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方机对应”用经方+方证对应显神效验+辨证准,疗效狠---经方运用心得+漫谈“方证对应”与“证机相符”在经方临床运用中的地位+基于中医学“方证相关”内涵治疗运动神经元病  

2017-06-27 23:3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机对应”用经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0人已访问

作者:毓涵斋主人(发表于《中国中医药报》2015年8月26

“方证对应”是胡希恕先生伤寒学术之要点,被其誉为“辨证的尖端”。此辨证者,先辨六经,再辨方证,要求对应点较多。为了探究经方的功效多维性和对应证机多向性,拓展经方适应范围,灵活机动运用经方,发挥经方最大效果,余提出“方机对应”观点,与诸同道分享。

一、经方功效多维性

所谓“经方功效多维性”,即指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视点来考察的话,一个经方的功效就不是单一的,而是多维的,也可以说,于经方存在一方多法、一方多效、一方多证的特点。

一方数证之用,常贯穿于整个《伤寒杂病论》中,如甘草泻心汤除治心下痞外,还治狐惑病;炙甘草汤除主“伤寒脉结代,心动悸”外,还治“肺痿涎唾多,心中温温液液”。

若将经方的功效“扳机点”比作“钥匙”的话,一个经方就有数把“钥匙”(可以称为“方钥”),可以开不同病证的“锁”。

例如,大青龙汤既可治疗“表寒外束、阳气内郁、化热扰心”之“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伤寒论》38条),又可治疗“风湿困表、表阳郁闭”之“伤寒脉浮缓,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无少阴证者”(《伤寒论》39条);桂枝汤既可以解肌和营卫以祛风解表,主治太阳中风表虚证,也可以化气助生发以育阴培阳,主治虚劳虚寒之证,还可治疗初孕而气血一时不足、脾胃运化一时无力之妊娠恶阻;小柴胡汤既可以治邪郁少阳、半表半里、枢机不利者,又可治妇人热入血室者,还可以治木郁土虚、阴阳不交、生发不畅者,如《金匮》以之治疗妇人产后血亏郁冒、孤阳上厥之证。如此者不胜枚举。

如何考究经方功效的多维性?一是从仲师“一方多用”中可以获得,二是可以通过不同视点、不同角度考察方中各个药物功效的多样性,再把方中药物的这些“别样”功效重新配伍组合,便可获取此方的其他重要功效点。

以葛根芩连汤为例说明。葛根汤在《伤寒论》本为误下致太阳表邪内陷、下合阳明湿热、正邪激荡、上迫下逼而成喘、汗、利所设;但以另一个角度考察其中药物之功效,则葛根尚有走上宣痹、通经活络之效,由此可知,葛根芩连汤尚可疏通头颈肩背部湿热阻滞经络者,此乃葛根芩连汤另一功效“扳机点”,亦即其另一把“方钥”也。

二、何为“方机对应”

再说辨证,方证对应模式者多始于辨病终于辨证,然后以“证”考索获取所对应之经方。窃以为,于辨证的基础上,还应该继续辨“机”,即此证的内在病理机转或核心机要点。

当然,这个“辨机”不止于六经辨证,亦可基于脏腑、经络、八纲等其他辨证模式,如此追究病证内在核心机转,直入病证之本质,便尤为精准。这个病理核心机转,可以看作是病证的“锁”,即“证锁”。

辨证要准、要深入、要本质、要核心,须从辨病到辨证,再到辨机,方能找到“证锁”。运用经方要“活、灵、准、稳”,精心考察,准确找到“证锁”,并熟练掌握经方内在、多维功效“扳机点”或“方钥”,用最恰当的“方钥”打开“证锁”,此即经方运用之“方机对应”。

譬如,不论是发热、便秘,还是失眠,只要其内在病理机转之“证锁”合乎小柴胡汤之“方钥”,便可用小柴胡汤治疗。

三、“方机对应”之优势

临证中,余常以葛根芩连汤加味治疗一些颈椎病、肩周炎、心脑血管病、中枢神经病等属湿热腐浊阻滞头脑、颈项、肩背部经络者,效果显著而稳健。

又如厚朴七物汤乃桂枝汤去芍药合厚朴三物汤而成,在《金匮要略》中为外疏表邪、内泄里实之表里双解方,然结合其药物组成、以另外角度研判,方中厚朴三物汤合桂枝亦可通阳泄满,而姜、枣、草安中和药,故此方如用于阳郁而下焦滞满之证,则亦恰合机宜。

余曾治一患,小腹坠胀,入夜尤甚,食后呃逆,便秘溲利,舌暗,苔腻而后泛黄,脉滑紧。析其病机“证锁”,当属下焦阳郁、热邪滞满,正合厚朴七物汤之另一把“方钥”,遂以此方去大枣加半夏、杏仁治之,5剂减而10剂愈。

此案如以“方证对应”角度观之,似有不合,然其病机“证锁”和此方另一内在“方钥”功效点甚有通合之处,故疗效亦佳,此即“方机对应”之优矣!

为什么在经方的运用上要如此费心?因为经方结构严谨,配伍精妙,方义合乎“自然之道”,故疗效确切而稳定,但最为重要的是,“方机对应”用经方!

方证对应显神效验(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5人已访问

导读:“我现在用方都是‘方证对应’,淡化医理,重视方证,方证相应,取效就是硬道理。”这是于医生在回答我疑虑的时候给我的回复,文中的几则医案可以清楚地读懂他的思维。坐骨神经痛用大黄附子汤,小产后月经淋漓不用祛瘀活血的桂枝茯苓丸或生化汤,用的是胶艾汤,为什么呢?

作者:于医生

经方小个案

一、坐骨神经痛—大黄附子汤

杨姓女患,75岁,退休医务工作者,住西安泾河工业园龙凤园。2013年9月4日下午电话求诊。诉今年6月1日摔伤左腿,当地医院处理后好了。继之出现右侧坐骨神经痛,表现为右侧臀部(自述环跳穴部位)、右侧大腿后外侧明显疼痛、呈刀割样痛,主要是行走时痛、越走越痛、不能多走,遇寒冷加重。当地医院CT等检查,诊为“坐骨神经炎”。给予芬必得、氯唑沙宗、甲钴胺。仅吃芬必得二次,有临时效果,怕副作用大,没有多吃。同时口苦、口干、便秘(大便干少、数日勉强一行)、腹无所苦、平素怕冷。常服抗抑郁药米氮平(自述该药可致口干)。舌红少苔(医务工作者,基本会自看舌象)。即处予大黄附子汤原方:生大黄9、黑附子12、细辛6,三剂(一付约2元)。嘱大黄不用后下、附子不用先煎,三味药同煎约30分钟。刚才(9月7日下午)来电,直言“好多了”、大便通畅、口也不苦了、吃饭也好、舌上生出了些薄白苔,感言“你这个药还真灵了”。现走路多时会有轻微疼痛、不走时完全不痛。嘱可原方再服二剂巩固。

按语:

大黄附子汤出自《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原文为“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以温药下之,宜大黄附子汤。大黄附子汤方:大黄三两 附子三枚(炮) 细辛二两 上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若强人煮二升半,分温三服,服后如人行四、五里,进一服”。

胡希恕对本方描述:“凡是偏于身体一侧的痛热用之皆有奇效。温经散寒、通便止痛。”

院校方剂学描述:“寒积里实证。腹痛便秘,胁下偏痛,发热,畏寒肢冷,舌苔白腻,脉弦紧。”

综合学习资料理解总结:用于一侧胁下、胸腹或腰腿疼痛伴有便秘者。应该多少有寒象、而无无明显热象(可发热)、手足冷、脉紧弦,比如肾结石、胆结石、坐骨神经痛、肋间神经痛等。有附子又有大黄,寒热偏向不著应也可用,舌无定象。大黄9、附子15、细辛6,同煎约15分钟,大黄不后下、附子不久煎。

本例用方眼目是:偏侧腰腿痛、有寒象(遇冷加重、平素怕冷)、便秘。毅然用之,果然显效。因有口苦、舌红少苔,后世理论认为阴虚有热,容易碍手本方应用。但鉴于经方方证条文大多没有舌象、临证应用经方当抓主证(尤其患者自身感觉)、不宜为后世舌象理论所惑;口苦容易首先想到热象或是否存在少阳证,但仅有口苦而无少阳证的其他六大症象,当舍此局部症象遵从全身整体症象。另外,同时服用西药(本患者自知米氮平可致口干),也是症象干扰因素,临证也当考量之。至于用法,本方大黄不后下、附子不先煎,也是注意点(编者按:针对此大黄附子的煎法小编还特意请教了于医生,他是这样回答我的:首先,大黄不后下,不是用于通下,是用于活血为主;附子不先煎,因为附子的用量不大时,比如只有十几克时,《伤寒论》里是没有先煎的。除非大剂量应用时,20克以上时,是要先煎的。关键在于辨证,如果辨证正确,用附子不先煎是没有问题的。另外,大黄附子汤应用时,前人总结的经验就是一起煎煮,不用先煎后下,这也是前人经验)。不过对于身热、舌红、苔黄、阳脉等确有明显热象者,常量附子即可出现中毒反应,且不说不先煎减毒了。提醒同道临证注意。(2013-9-7下午,书于兰州小西湖)

二、月经淋漓不尽—胶艾汤

例1:周姓女患,33岁,住广西柳州,2012年8月2日电话诊疗。患者诉:今年7月4日,因怀孕2月左右(B超证实看到胚胎),在当地医院行人流手术。之后持续阴道流血不止,量不多,但每天都流血,血色淡,无其他所苦。因持续流血近一个月了,于8月2日在当地医院复诊,说是清宫不全,要再次清宫。患者既往剖腹产生育一男孩,怕再次清宫对子宫损伤大,故当天来电求诊。即刻想到金匮条文“妇人半产后因续下血都不绝者”,即与胶艾汤。当时还受西医“清宫不全,胚胎排出不彻底”思维影响,想合用桂枝茯苓丸,因一时拿不准,且担心导致出血过猛(患者瘦弱体型),未敢轻用,先单独应用胶艾汤以观动静。处方:阿胶6、艾叶9、生地18、白芍12、当归9、川芎6、甘草6。嘱先抓三剂(一剂大约十元)。8月6日来电,言当天服药,当晚出血增加,“像来月经一样”(患者原话),排出较多血块,血色也红了(之前色淡),无不适感觉。嘱原方原量再抓三剂。二天后血止,完全干净,一切良好。因避免了再次清宫,表示感谢。

例2:雅姓女患,30岁,甘肃庆阳籍,住兰州市,2012年8月2日晚间药店坐堂诊疗。诉月经淋漓不断一月左右,没有明确诱因,血量不多,色红,无血块,无腹痛,感觉乏力。既往月经正常,未生育。期间曾服用其他坐堂医生中药(含有鬼见愁),出血停了数日。此后还是同前一样出血不止。平时晨起胃脘不适,似不消化之感,未曾诊治。体型偏瘦,舌有齿痕,舌质舌苔无明显特殊,脉大致平。同样给予胶艾汤:阿胶9、艾叶9、生地18、白芍12、当归9、川芎6、甘草6。四剂(一剂十几元)。当时患者看到只有七味药,言之前坐堂医所开处方约有二十味药,有些疑虑、担心药少起不了作用。次日开始服用,服药当天血量增多,即来电询问:如同上例,患者原话也是血量增多“像来月经一样”,无任何不适,嘱继续服用。约3天后,出血完全停止。后来电话交流,言:好了,没有再出血,已经出差工作中。

按语:

胶艾汤出自《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原文:“师曰:妇人有漏下者,有半产后因续下血都不绝者,有妊娠下血者,假令妊娠腹中痛,为胞阻,胶艾汤主之。芎归胶艾汤方:芎穹、阿胶、甘草各二两,艾叶、当归各三两,芍药四两,干地黄六两。上七味,以水五升,清酒三升,合煮,取三升,去滓,内胶,令消尽,温服一升,日三服。不差,更作”。

方剂学对本方方证描述:“妇人冲任虚损、血虚有寒证。崩漏下血,月经过多,淋漓不止,产后或流产损伤冲任,下血不绝;或妊娠胞阻,胎漏下血,腹中疼痛。”

胡希恕:“用于习惯性流产,怀孕后多多少少见血,服此方效果很好,虚象严重,与四君子汤合方,可安胎。”

矢数道明:“用于各种持续出血,出现贫血,无热象(虚寒象),主要用于子宫出血、痔出血、血尿等。有瘀血见证:左腹直肌挛急、腹部多软弱无力、下腹痛、四肢烦热等。”

津村汉方手册:“效能效果:痔出血。使用目标(方证):用于体力比较低下之痔出血、下血等。出血时间长、贫血、头晕、手足冷等。”

综合资料学习总结:

1.冲任虚损、崩漏下血:月经过多、淋漓不止;

2.产后或流产小产后下血不绝;

3.妊娠胞阻、胎漏下血、腹中疼痛。用于功血、先兆流产、不全流产、产后子宫复旧不全等出血血虚者。养血止血、调经安胎:用于安胎,加黄芩9-12g、白术6-9g、寄生20-30g、川断12-18g。习惯性流产见血—本方,习惯性流产不见血—当归芍药散。本方用于虚寒出血;虚热出血用黄连阿胶汤、实热出血用三黄泻心汤。。

用方眼目:二例患者都是持续阴道出血月余,血量不多、淋漓不尽,有些虚象(体瘦、乏力等),无热象。分别按照原条文“半产后下血不绝”“妇人有漏下者”用方而收效。

二例患者服本方后都表现为:先是出血明显增多“像来月经一样”、并排出血块,继之出血完全停止。可以理解为:持续出血不止提示“当有所去”,本方类似“通因通用”“因势利导”、促使瘀血积血排出而表现为一过性出血增多。本方微妙之处可能是“有瘀当化”“有血当止”的双向功效。毕竟方中有归芎可活血,阿胶艾叶可止血,活血止血兼顾。

(2012-8-16下午,书于兰州小西湖。2014-2-10下午,修订于深圳福田红岭大厦)

辨证准,疗效狠---经方运用心得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6人已访问

不读张仲景,辨证无要领;不读《伤寒论》,下手没分寸;不读《本草经》,用药总不应。

“六经为纲,阴阳为本,主辨方证,经方活用”。临证主以《伤寒论》六经为纲,方证思辨,活用经方,不论是外感病证,还是内伤杂病,以及急、慢性疑难病证和重症,法依《伤寒杂病论》,药遵《神农本草经》,善抓主证,首选经方,所治病证皆圆机活法应用经方原方或合方,方证对应,不仅见效快,而且疗效好。

1.辨准方证,方证对应

要想达到辨证准确的目的,就要学好《伤寒论》的六经辨证之法,辨方证,抓主证,活用经方,方证对应,遣方用药要精当,重在解决主要矛盾。经方用药的特点就是方药精当,出神入化,效如桴鼓。经方方证的作用靶点很明确,如果辨准了,确能出手的。

病案一:

喘证(重度慢性持续期的支气管哮喘):李某某,女,反复发作喘息、气短伴胸胁部满闷不适伴咳嗽、咳痰1年余,2010-02-21初诊。

患者素体虚弱,且属于过敏性体质,怕寒冷,易感冒。1年前因感冒治之失当而出现喘息气短,咳嗽咳痰,此后即反复发作,常年如此,走约50米就喘息、胸闷难耐,干轻微家务都很困难,且感冒频繁,每次感冒即加重病情,曾于2009年9月22日在某大学附属医院住院半月,出院后病情如故,平日里靠吸入舒利迭喷雾剂(丙酸氟替卡松鼻喷雾剂)缓解病情,来诊时神疲乏力,嗜卧欲寐,喘息、气短、胸胁满闷,咳嗽频发,咳出黄白相兼粘液痰,量较多,不时干呕,畏冷,口苦,咽干,口渴不欲饮,无汗,纳可,二便调,唇暗,舌淡暗嫩,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苔白腻中微罩黄滑,脉沉弦数。胸部CT示:1.肺气肿征象。2.双下肺感染。

六经方证辨析:咳嗽,咳痰,畏冷,无汗,口渴欲饮热水,唇暗,舌淡暗嫩,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苔腻滑,脉数为太阳伤寒表实兼挟痰饮。

胸胁满闷,口苦,咽干,干呕,脉弦为少阳病。神疲乏力,嗜卧欲寐,脉沉为少阴里寒饮重。

四诊合参,辨证为太阳、少阳、少阴合病兼挟痰饮,治宜解表平喘,调达枢机,温化痰饮。方拟小青龙汤、小柴胡汤、四逆汤合方加味:柴胡45g,炮附子(先煎1h)、法半夏、茯苓、生姜各30g,党参、炙甘草、麻黄、桂枝、干姜、白芍、五味子、细辛各18g,红枣12枚(掰开)。7剂,日1剂水煎分3次服。

二诊:诉胸闷气短、咳嗽、咳痰明显减轻,走路有力了,舒利选喷雾剂药前每天要喷2次,现在2天喷一次,口苦,咽干,干呕消失,仍有喘息,咳嗽、咳痰、痰量已经减少,唇暗,舌淡暗嫩,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苔腻滑,脉细,少阳证罢,仍有太阳、少阴寒饮兼瘀,方拟四逆汤、小青龙汤、桂枝茯苓丸化裁:炮附子(先煎1h)、法半夏、茯苓各30g,党参、炙甘草、麻黄、桂枝、干姜、白芍、五味子、细辛、丹皮、桃仁各20g。7剂,日1剂水煎分3次服。

三诊:精神转佳,走2、3里地也不喘息了,可正常干家务,又在上方基础上据证加减服药35剂,诸症悉除,这期间,因为久病少阴虚寒较甚,炮附子量用至60g。

体会:对于顽固的咳嗽、咳痰喘息患者,往往久病虚寒较甚,又加之病久瘀血、痰饮积伏于体内,乃本虚标实之证,一遇外感或七情理化等因素即引起发病。该案患者素体虚弱,病久损及少阴元阳,根本不固则气失摄纳,逆气上奔而为喘。诊时又有外感表证未解,邪犯少阳。经气不利而胸胁满闷,少阳热郁上扰则口苦咽干。标实乃久病痰饮瘀血互阻,既有外邪内饮,又有瘀血在里,瘀血潜伏于体内,一旦遇外感等诱使瘀血与痰饮相互搏结,阻塞上焦致使肺气上逆而发为哮喘

一诊治则主要是温经扶阳,和解少阳,兼以化痰蠲饮,故方以小青龙汤辛温散寒,化痰涤饮而疗咳喘、咳痰。合以小柴胡汤寒温并用,升降协调,疏利三焦而畅达气机使邪去病解。合以四逆汤非常重要,一是在于振奋少阴根本之阳以助纳气归元,二是温中化饮以助痰消咳止。

二诊少阳已罢,病久瘀血、痰饮互结,化瘀亦为愈病的重要方面,故桂枝茯苓丸方祛瘀活血,渗湿化痰,以加强治疗痰饮气逆,咳嗽气喘之证。

一般来说,哮喘经久不愈者,多有瘀血为患,所以加用桂枝茯苓丸方,疗效颇佳,胡希恕教授最善于应用该方治疗各种瘀血为患,认为,哮喘的主因为痰饮瘀血,即所谓宿根,诱因是外感物理化学七情等因素,常常以该方相合治疗哮喘,往往应手取效。有是证则用是方,方证对应,这个比较顽固棘手的病纯服中药治愈,患者对中医的疗效非常赞叹。

《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的经方,是历代济世救人的秘方、良方、高效方,要想当一个好中医,要想实实在在地为病人解除痛苦,非掌握和会用经方不可,清代医家陈修园有一句名言:“儒者不能舍圣贤之书而求道,医者岂能外仲景之书以治疗?”。确实,儒家修身、处世、齐家治国,言必称孔孟,行则遵《论语》,我们中医治病舍弃了医圣张仲景《伤寒》经方,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疗效会打折扣。

中医界所指的“经方”,主要是指《伤寒论》《金匮要略》上所载的方子,即《伤寒论》的113方和《金匮要略》的262方,张仲景历经临证实践,“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既保留了一部分佚失古籍如《伊尹汤液经法》中的经验方之精华,也创制了一部分疗效确凿的名方,《伤寒杂病论》被后世医家称之为“方书之祖”,是当之无愧的,其中的经方,法度谨严,药少而精,出神入化,疗效肯定,可重复性强而被历代医家公认为最能体现中医药学价值的精华,因此,学好、用好经方,是提高中医临床水平的关键。

清代医家俞根初曾说,《伤寒论》是“以六经钤百病”,《伤寒》经方不仅可辨治外感,更重要的是可以超出伤寒的范围,以病机而统百病,一切杂病皆可辨治。应用经方的要点实际上就是以病机统病,不拘病名,见病知源,方证对应。也就是说,应用经方辨治,可不考虑西医病名或中医病名,一切以三阴三阳六经为纲,这种六经辨治之法,能使我们洞悉病源,统病机而执万病之牛耳,析证侯以明病机,有是证则用是方,有是症则加是药,病变治亦变,证变方亦变,精辨方证,活用经方,不论急、慢性病证以及危重难症,皆可收到显著疗效。

笔者临证经方的使用率是100%,不仅见效快,而且疗效好。

一、关于辨方证

方证就是经方的适应证。辨方证就是辨六经之病证而准确地选用某方的指征和证据,活用经方的首要条件就是要会辨方证,可以说方证就是药物作用的靶点,临床疗效的关键在于方证是否对应。

经方大师胡希恕教授有句名言:“方证是六经八纲辨证的继续,亦即辨证的尖端”,并特别强调:“中医治病有无疗效,其主要关键就在于方证辨得是否准确”,这充分说明了用《伤寒》经方治病辨方证的重要性。在辨方证上,胡老的研究最为透彻,其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逐渐体会到不论是脏腑、经络、八纲辨证,还是六经辨证,最终都要落实在方证上,开创性地提出了辨证论治的具体实施方法:辨六经—析八纲—再辨方证,简要来说就是首辨病位,再辨病性,最终再辨方证,这种辨方证的方法是在八纲辨证基础上的进一步深化和细化,也就是说,《伤寒论》虽然有辨六经的方法,但具体辨别出不同的方证,才是其中最根本的辨证方法,才是真正掌握住了经方活用的精髓,所以说,辨方证而论治是一种由博返约、大道至简的辨治方法,也是一个十分严谨的,有科学性、规范性,可重复性很强的中医学术。

张仲景是最早提出方证相应的观点的,《伤寒论》第317条少阴病通脉四逆汤证条文中说的“病皆与方相应者,乃服之”,就已经直接点出了“方证相应”的主旨,那就是所辨病证与某方相符合,就是某方的应用指征,就可以服用某方。

后世不少医家在学习应用《伤寒杂病论》时,对于经方辨治的方证相应多有体悟,如清代医家陈修园临证就特别重视病证与方药相应,如其在《长沙方歌括》中指出:“大抵入手工夫,……有此病必用此方,用此方必用此药,其义精,其法严,毫厘千里之判,无一不了然于心,而后从心变化而不穷”,说明其对经方方证相应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

当代经方大家冯世纶教授、黄煌教授等各位老师学术思想的精髓也是辨方证,并且造诣很深,救治了不少的疑难重症,信誉很高。

俗话说,不读张仲景,辨证无要领;不读《伤寒论》,下手没分寸;不读《本草经》,用药总不应。我在长期的临证实践中总结了活用经方的要诀:明辨六经,顾及兼证,重视两本,方证对应,据机合方,药参神农。

明辨六经:辨方证首先要明辨六经,太阳病——表阳证,阳明病——里阳证,少阳病——半表半里阳证;少阴病——表阴证,太阴病——里阴证,厥阴病——半表半里阴证。临床辨证时,遇见一个病,不论其多么错综复杂,首先要明辨六经阴阳属性,辨清属于六经中哪一经的病证,或哪几经合病、并病,确定病位,即确定病变现阶段证候所在的位置,如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在表、在里、或在半表半里。然后分辨病性(病证的性质),即区分基本病性:阴阳盛衰所表现的寒、热、虚、实病性为主。

顾及兼证:而人之病症是复杂多变的,辨六经,辨方证,还要注意顾及病证所挟杂的兼症。在病变过程中,水、湿、痰、饮、郁、瘀、积、痞这八个兼证是非常普遍的,既是发病因素,又是病理产物。然后据证选方用药,治疗主证的同时,顾及兼症,通盘考虑,全面调治。

重视两本:经方辨治,还要重视正气,一部《伤寒论》全书共12卷,22篇,397法,扶正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伤寒论》主旨就是扶阳气、存津液、保胃气,扶正亦是这三大法。扶正重在两本:先天之本元阳和后天之本中阳(胃气),活用经方时重视扶元阳(先天之本),保胃气(后天之本)是至关重要的。

据机合方:临床所见病症复杂,合病、并病较多,故使用合方的机会也较多。经方不加减,固守一方而无变化,是不对的,根据病机变化而加减活用,才能有效。中医治病有无疗效就是看方证是否对应,辨证是否准确,加减是否得当。

药参神农:用经方必须学习《神农本草经》,经方加减,应当在《本经》药理上加减,效果才好。《本经》是秦汉时期众多医家总结、搜集、整理当时药学经验的专著。《伤寒杂病论》与《本经》的成书年代基本相同,《伤寒杂病论》中所用药物的绝大多数是本于《本经》的,《本经》中记述的药物分类、四气五味及君臣佐使的配伍原则,是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组方用药的基础。

本文转载自http://www.360doc.com/userhome/11385461

漫谈“方证对应”与“证机相符”在经方临床运用中的地位

发表者:李宗强 221人已访问


“方证对应”与“证机相符”是经方长期临床抓方证和抓病机治病过程中产生的愈病理念。《伤寒论》的主要内容是讲方证对应与证机相符。宋代高保衡、孙奇、林亿等在宋刻《伤寒论》序中写到:“是仲景本伊尹之法,伊尹本神农本草之经”,道明了《神农本草经》、《汤液经法》、《伤寒论》一脉相承,即《伤寒论》的方证,包括单方方证和复方方证,是由《神农本草经》的单方方证及《汤液经法》的单复方方证发展而来。而证机相符则是在漫长的经方运用过程中,为了更好的适应临床千变万化的临床症候与病机,扩大临床使用范围而提出的新的经方运用指导思路。“方证对应”与“证机相符”之间即有着密切的联系,又有着一定的不同之处;可以说后者来自于前者长时间的临床运用实践,而前者的方证也是离不开病机变化的影响。笔者近年来一直致力于经方的理论研究与临床实践,在总结前人方证对应思想的基础上,在《经方三十六首临床发挥》一书中提出了“证机相符”的个人运用思路,今借此机会对此作一简要的讨论,望同仁们给予指证:

一、论方证对应

1、方证对应释义和源流论

方、指医方,又称方剂。剂,古作齐,指调剂,方剂就是治病的药方。中国古代很早已使用单味药物治疗疾病。经过长期的医疗实践,又学会将几种药物配合起来,经过煎煮制成汤液,即是最早的医方。方一般由君药、臣药、佐药、使药四部分组成。现代科学技术为方剂的临床应用、实验研究和剂型研制等提供了有利条件。在临床应用方面,根据中医辨证论治的特点,针对现代临床的多发病、常见病, 广泛使用古今方剂。《隋书·经籍志》:“医方者,所以除疾疢保性命之术者也。方是治法的体现,是根据配伍原则,总结临床经验,以若干药物配合组成的药方。

战国时期的《内经》虽仅载方13首,但对中医治疗原则、方剂的组成结构、药物的配伍规律以及服药宜忌等方面都有较详细的论述,奠定了方剂学的理论基础。在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发现的《五十二病方》,是现存最早的一部方书。书中收载临床各科医方283首, 还记述有汤、丸、散等剂型。在《汉书·艺文志》中载有经方十一家,其中除有大量当时医家的经验方外,还有方剂专著《汤液经法》,对方剂理论进行了初步总结。汉代的《神农本草经》中已有关于如何选择剂型的理论。张仲景的《伤寒论》载方113首,《金匮要略》载方262首,由于组方合法,选药精当,用量准确,变化巧妙,疗效卓著,被后世尊为经方。在伤寒方中所使用的剂型有汤剂、丸剂、散剂、栓剂、软膏剂、酒剂、醋剂、灌肠剂、洗剂、浴剂、熏剂、滴耳剂、灌鼻剂、吹鼻剂等,几乎包括了除注射剂以外的所有传统剂型。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方书著述的数量倍增,但多已亡佚。晋代仅存的葛洪《肘后方》中收载了大量验、便、廉的有效方剂,并首次提出成品药的概念,主张将药物加工成一定剂型,贮之以备急用,隋代的《四海类聚方》多达2600卷,《四海类聚单方》300卷,足见方剂发展之迅速。唐代孙思邈著《千金要方》,载方5300首。宋代出现了由政府组织编写的《太平圣惠方》, 载方16834首,《圣济总录》载方2万余首,《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载方297首,是官方和剂局制售中药成药的处方和制剂规范,也是第一部由朝廷颁发的成药典。金元时期有刘、张、朱、李四大家。刘河间善用寒凉,著有《宣明论方》、《伤寒直格方》等;张子和主张攻下,著有《儒门事亲》;朱丹溪长于滋阴,著有《丹溪心法》、《格致余论》等;李东垣专于补益脾胃,著有《脾胃论》、《兰室秘藏》等,都对医方的运用有所创建和发挥。宋元时期局方盛行,金元诸家又提倡不泥古方,主张临证拟方,出现了与经方对峙的时方。金代成无己著《伤寒明理药方论》,选伤寒方20首,依《内经》理论为之作解,首开为方作论之先河。明代《普济方》,载方61739首,为方书之最。《医方考》综编历代医家名方,并对其方药、见证一一作考,详析方义,为第一部方论专著。清代,方论专著大量涌现,如王子接的《绛雪园古方选注》、罗美的《名医方论》、汪昂的《医方集解》、吴仪洛的《成方切用》等,丰富了研讨方剂的理论。为了便于阅读和记忆,这时还出现了大量方歌手册,如汪昂的《汤头歌诀》(张秉承的《成方便读》、陈修园的 《伤寒方歌括》、《长沙方歌括》、《时方歌括》等。以叶天士、薛雪、吴鞠通等医家为代表的温病学派的建立,创制了大量治疗温热病的有效方剂,促进了方剂学的发展。西医传入中国后,中医界出现了中西汇通的新思潮,如张锡纯著《医学衷中参西录》,载方160首,立法处方均有新见解,对后世有一定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对古代方书和民间秘方、验方进行了大量发掘、整理,并开展了中西医结合工作,在古方新用和创制新方方面都有较大发展。

证,即方证或某方的运用指征,是在中医学几千年的发展历程中总结的某方的应用指征。如桂枝汤证即恶风,发热,汗出,脉缓等;小柴胡汤即口苦,咽干,目眩,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不得眠,喜呕等;大柴胡汤证即在小柴胡汤证的基础上伴有大便秘结等;桂枝加葛根汤证即在桂枝汤方证的基础上伴见项背强痛等。

对应,比喻在一个系统中的某一项在性质、作用或数量上等情况中,同另一系统中的某一项相当。在此即指患者的症状、体征与相应方剂所主的症候性质相符合,即称为对应。

方证对应,是经方长期临床以方证治病过程中产生的愈病理念,是运用经方的主要指导思想和经验依据。

2、方证对应的发展与运用

以八纲为基础理论之方证,既涵方药,亦涵相适应的证,既有理,亦有法;每一个方证都是经过几代、几十代反复实践验证取得的经验总结。

方证对应长期应用的经验,产生了六经辨证理论体系,而六经辨证理论的形成,则更能正确指导辨方证,求得方证对应。

方证对应不是简单的方和证的“对号”,而是涵盖了方与证、药与病情的严格对应,即寒、热、虚、实、表、里等的对应。中医学所有的辨证方法和理论,最终都要落实到方证对应;方证对应是中医所有辨证方法的尖端。

方证对应的长期应用产生了六经辨证,方药与证的对应、药量与病情对应、煎服法与病情对应等就产生了临床疗效。

二、论证机相符

证机相符,是笔者在研读经方典籍、借鉴前人用方经验与技巧、总结个人用方经验的基础上加以创新,而提出的一个新名词。

所谓的证机相符,即是在中医学“四诊合参”的前提下,运用六经辩证、八纲辨证、脏腑辨证等思想进行综合分析、判断,确定患者为某证或某病机,再根据“辨证论治”和“方证对应”思想的指导给予相应的医方进行治疗;由于全过程中集中体现了“方证对应”与“方机对应”,为了更好的统一经方临床运用指导思想和便于记忆与掌握,故提出“证机相符”的新观点。

证,包括用方的指征和用药的指征,也就是黄煌教授所谓的“方证”和“药证”。证的组成可以包括患者的主观感受、主要症状、主要体征等方面,也可以是某种体质状态、某些症候群等。

机,即病机。即指疾病发生、发展、变化及其结局的机理。病机学说是以阴阳五行、气血津液、藏象、经络、病因和发病等基础理论为依据,探讨和阐述疾病发生、发展、变化和结局的机理及其基本规律的学科领域。无论任何疾病的发生、发展、预后都离不开病机学说的涵盖范围。每一首经方的主证都是由病机所主,只要抓准病机,无论主证明显与否,均可投以相应的经方进行治疗;但是,这就要求我们要扎实掌握中医学基础理论与辨证方法,平时加强对 “以方测证”“以机测证”的练习,使自己达到“心中明了,有是机,见是证,即用是方,加减是药。”

相符,即相合;彼此一致的意思。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漾水》:“是以经云: 漾水出氐道县,东至沮县为汉水,东南至广魏 白水,诊其沿注,似与三说相符。” 宋《春渚纪闻·丑年世科第》:“元丰乙丑,嘉甫登乙科;大观己丑, 嘉甫之兄大成 中甲科;重和 辛丑,嘉甫之弟大受复中乙科。此亦人事地理相符之异也。” 明郭瑛《七修类稿·奇谑·宋兴亡》:“周 有太后在上,禅位于宋,宋亦有太后在上,归附于元,何其事事相符,岂非报应之说耶?”清 平步青《霞外攟屑·杂觚·集部传讹》:“而所引 马头娘一段,弁以《搜神记》。及考晋干寳《搜神记》内载,迥不相符。”在此运用本词也是用其说明主证和病机与相应经方的方证和主证病机相合,彼此一致的意思。只有这样一一对应,才能求得临床疗效的明显。

三、方证对应与证机相符得在经方临床运用中的地位

经方运用在我国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在漫长的运用实践中,前辈们积累了丰富的运用经验与技巧。方证对应一支贯穿于经方的临床应用过程中,经得起实践的检验,是经方理论研究、临床实践与现代应用研究的前提。

证机相符是笔者借鉴前人经验、立足经方理论基础、总结个人经方运用经验,加以创新而提出的新观点。虽说此观点还不够成熟,但对经方的运用范围拓宽还是有很大推动意义的。

总之,方证对应是千古流传的一个经方运用指导思想,经过了长时间的实践检验。证机相符是最新提出的一个新观点,所说与前者时间上有很大的差异,但对经方的“古方今用”还是有一定的指导意义的。也在此相信经过中医界各位同道的不断努力,一定能将古方灵活的用之于现代病的治疗,并能在疑难病的中医康复方面发挥极大的作用。 

基于中医学“方证相关”内涵治疗运动神经元病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2人已访问

作者:宋玉明,张良登,张月,逯阳,张吉

【关键词】中医学;方证相关;运动神经元病;痿证

“方证相关”是中医辨证论治的核心,是方剂学中一个重要的逻辑命题,已成为临床防治疾病的最基本技术规范。方药与病证一脉相承,两者之间具有高度的相关性或针对性。运动神经元病(motor nerve disease,mnd)是神经科的疑难病症,属于中医“痿证”范畴。我们基于中医学“方证相关”的内涵,即“方证相关”是在中医学整体观念与辨证论治基础上探求与患者疾病及其病变状态高度契合“最佳匹配方”,并趋向兼合具体定量、微观精确的临床思想体系来治疗运动神经元病。

1中医学方证的相关内涵

“方证相关”学说是探讨临床处方药物应用规律的学说之一。“方从法出,法随证立”,方剂与证候是中医学两个最基本的概念。病证是疾病处于某一阶段的病因、病性、病位、病势、邪盛正衰等病理要素的综合性表征;方剂是在一定的治则、治法指导下,针对所主病证的基本病机,根据药物的性味功能及其配伍关系,将多味药物合并在一起运用的形式,并在长期医疗实践中逐渐固化;“方证相关”则是指一个方剂内的药味及其配伍关系与其针对的病证病机或病理环节之间具有高度相关性或针对性1-2,强调了方剂的功用是特定方药与其作用对象特定证之间相互作用的效应程度及其结果,即“方药-机体”密切的整体相关性。作为医疗实践过程中的基本要素,病、证、方、药在理论上存在必然的相关性3。《素问?至真要大论》曰:“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盛者责之,虚者责之。”其中“求之”、“责之”均与“病机”相应,是“方证相关”内涵的体现。笔者现将其学术内涵分述如下。

1.1“方证相关”是中医学整体观念与辨证论治的有机统一体

辨证论治一直被认为是中医学理论体系中最具特色的学术精髓,而且作为一种普遍适用的临床指导原则、最基本的技术规范,支撑与支配着中医临床实践的全过程1-2。“方证相关”理论是在整体观的基础上对辨证论治的具体应用,达到“有是证用是方,用是方而治是证”。方剂作为一复杂系统干预了复杂系统的人体,病证亦是一个非线性的“内实外虚”、“动态时空”、“多维界面”的复杂巨系统4-5,“方证相关”规律是一种复杂的对应关联性规律,反映了方证在多系统、多靶点、多环节、多层次、多时空效应的整体相关性。方药-机体密切关联性的整体观即“方证相关”是中医学临床辨证论治的核心,而以方证相关性为核心的中医学辨证论治体系则是临床辨证、立法、选方、遣药的有机统一体,也是中医学整体观念与辨证论治的有机统一体。

1.2“方证相关”是探求与患者疾病及其病变状态高度契合“最佳匹配方”的有效途径张仲景在《伤寒论》中指出“证以方名,方由证立”。孙思邈亦主张“方证同条,比类相附”,有是证用是方,方证相关,方证一体。“方证相关”包含着证与方之间相关性的程度,方证的高度相关性是临床所寻求的,从而在理、法、方、药、效的一体上反映了医者的水平。所谓“同证异治”、“异证同治”的法则,也取决于临床方证相关性。方剂的本质是关系学6,方药与证实质上都是关系学7,方与证之间存在着特定的关系,一首方剂总是有其适应的病证,而机体的一种病证在方证相关体系的指导下定会有与其最佳匹配的方药。故方证之间的关系具有类似锁-钥间的对应关系8。中医临床寻求最佳匹配方主要依靠经验摸索,丰富的临证经验与实现方证高度相关性之间成正比关系,名老中医在临床上治疗病证取得的较高疗效,表明了临床实践对正确发挥中医疗效的重要性。因而,方药与病证高度相关性及针对性的原则是指导临床从中医理、法、术上探求与患者疾病及其病变状态高度契合的“最佳匹配方”。

1.3“方证相关”是中医临床指向兼合具体定量、微观精确特征的循证中医学趋势纵观中医学的发展史,是一个继承-总结-创新-继承的过程9,是建立在实践上的以经验为主的医学科学。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是遵循证据的医学,是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当前所能获得的最好研究依据,同时结合临床医生个人专业技能和多年临床经验,考虑患者的权利价值和期望,三者完美地结合制定出患者的治疗措施。可见,循证的特点是中医本身已具有的。然而,如何构筑中医学从抽象到具体、从定性到定量、从宏观到微观、从模糊到精确,以及兼而有之的循证辨证论治体系,“方证相关”体系显然成为其最好的指导原则。证的物质基础应是一组相关物质10,随着对“方证相关”疗效物质结构与功能的逐渐深入研究,方与证的相关性研究必然使中医临床导向具体、定量、精确、微观的趋势,以及兼合抽象、定性、宏观、模糊自身特点的更为完善的循证中医学体系。“方证相关”是中医药现代化研究思路取向的逻辑依据1,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医药与世界主流医学接轨的桥梁。由此可见,“方证相关”实质上是在中医学整体观念与辨证论治基础上探求与患者疾病及其病变状态高度契合“最佳匹配方”,并趋向兼合具体定量、微观精确的临床思想体系。

2基于“方证相关”内涵治疗运动神经元病

mnd是指一组病因未明,选择性地侵犯脊髓前角细胞、脑干颅神经运动核及大脑运动皮质锥体细胞及锥体束受损的上、下运动神经元的运动系统进行性变性病,包括运动神经元障碍和运动神经病,属于中医“痿证”范畴。方证相关体系在临床上具有很强的指导性,我们结合临床经验,基于“方证相关”内涵将mnd分为以下7个证型。

2.1血虚肝热,筋脉拘急

由于感受寒湿之邪,寒湿侵犯于下,血虚不养筋,故以筋急而挛为主。如《素问?痿论》云:“肝气热则胆泄口苦,筋膜干,筋膜干则筋急而挛。”以两上肢痉挛性瘫痪为主,肌肉拘急,或有大小便失禁,晚期可有强哭强笑,并有肝气郁滞、情志失常等症状,脉弦数,舌质红,苔薄黄。肌电图和肌活检提示神经源性损害。治宜养血清肝、柔筋通络,取大定风珠加减。若伴下肢抽搐、肌肉僵硬者加白僵蚕、全蝎、白花蛇舌草;大小便失禁者加覆盆子、菟丝子;强哭强笑甚至神志不宁、失眠者加茯苓、茯神、远志。

2.2肝肾阴虚,筋肌枯萎

久病内伤精血,肝肾阴虚。肝主筋,肾主骨,精血亏损,精虚不能濡养筋骨,血虚失于灌溉肌肉,则筋骨失荣、肌肉萎缩消瘦。首先多见于两手肌肉,以大小鱼际肌肉、骨间肌、蚓状肌肌肉萎缩为主,严重则成爪形手、握固无力。肌肉萎缩从远端向上发展则有前臂、上臂及肩胛肌萎缩,前臂抬举困难,形体消瘦,情绪不稳,脉沉细,舌体萎缩,舌红,少苔。肌容积变小,肌电图提示运动神经传导速度异常。治宜滋补肝肾、养血柔筋,施地黄饮子加减。若伴四肢萎缩、肌肉挛急者加地龙、僵蚕;肌肤干涩、握力不固者加女贞子、白芍;阴虚有热、掌热颧红者加玄参、知母。

2.3脾胃气虚,精血不足

久病气虚,脾胃不足,精微亏虚,肌肉失于水谷精微之溉养,上肢肌肉萎缩,下肢萎缩无力,此即《素问?太阳阳明论》“脾病而四肢不用……令脾不能为胃行其津液,四肢不得禀水谷气,气日以衰,脉道不利,筋骨肌肉,皆无气以生,故不用焉”。临床见上肢肌肉萎软,其后相隔数日,下肢也发生肌肉无力,或僵直,动作不协调,行走困难,疲乏无力,但无明显肌肉萎缩;由于肌肉拘挛,行路呈痉挛步态,肌张力增高,肌肉拘紧,运动不灵活,或肢体麻木、发凉,脉沉弱无力,舌体胖大,质淡,苔薄白。肌电图提示运动神经传导速度异常。治宜益气养血、生精润脉,方用补中益气汤加减。若伴食少腹胀者加砂仁、枳壳、焦三仙;四肢乏力者加枸杞子、冬虫夏草、刺五加;气虚心悸者加龙眼肉、远志、柏子仁。

2.4阴虚内热,精亏肉陷

由于体弱,病久伤阴,精血不足,筋肌失养,肌肉陷下。主要症状为肌肉枯萎,手掌肌肉最为明显,肌肤干枯,肉消陷下,手指间肌肉萎枯,肌腱间呈现凹沟,握之无力,或见肌颤,伴有头晕耳鸣,两目昏花,或见两颧潮红,阴虚盗汗,口燥咽干,心烦口渴,声音嘶哑,脉沉细数,舌质红绛少津、有裂纹,少苔。患者的血清和脑脊液中可能存在免疫复合物增高,肌电图提示运动神经传导速度改变。治应益精填髓、育阴清热,取大补阴丸合左归丸加减。若伴腰背疼痛酸软、肌肉消瘦者加续断、狗脊、肉苁蓉、巴戟天;声音嘶哑、言语蹇涩明显者加木蝴蝶、锦灯笼;阴虚内热明显者加秦艽、鸡血藤、银柴胡。

2.5脾肾两虚,津精匮乏

脾主津液,肾主藏精;脾主肌肉,肾主闭藏;脾主仓廪,肾主作强。脾气虚则津液匮乏,肌肉痿软无力;肾气不固,精关失守。临床表现为肢体痿软,活动乏力,肌肉瘦剥,皮肤松弛,举握无力,精神疲惫,面浮气短,面色不华,或伴肾虚阳痿,精关不固,遗精早泄,脉沉细,舌体胖质淡,苔薄白。生化检查提示神经营养因子缺乏,肌电图提示运动神经传导速度改变。治以温肾健脾、固精生肌,方从右归丸加减。若伴阳气虚衰者加人参、黄芪;遗精者加金樱子、莲须、生龙骨、生牡蛎;阳痿者加巴戟天、肉苁蓉、淫羊藿。

2.6气虚血滞,筋肌失煦

由于气虚不能运血,血滞肌肤,肌筋失于温煦,故肌肉枯萎,筋弛无力。主要症状为手指及手肌肉削陷萎软,双手痿软无力,运动功能障碍,抬举握固无力,神疲乏力,肌倦懈怠,易汗出肢冷,心慌气短,口不干,纳食可,二便调,舌质黯、有瘀斑,脉细涩。血清抗神经节苷脂抗体阳性,肌电图提示运动神经传导速度异常。治宜益气活血、壮筋起痿,方取人参归脾汤合虎潜丸加减。若伴气虚明显者加紫河车、冬虫夏草;肌肉萎枯明显者加川芎、白芍、丹参;肌束颤动者加白僵蚕、蜈蚣、钩藤。

2.7邪中廉泉,喑痱失语

病久缠绵不愈,病邪侵入,内犯廉泉,发声障碍,而为喑痱失语症,多属于疾病的晚期。临床可见构音不清,声音嘶哑,鼻音重,饮水呛咳,吞咽困难,流涎,可兼见表情淡漠,呆板,强哭强笑,肢体痿软无力等症。电生理可能显示多灶性传导阻滞,肌电图提示运动神经传导速度改变。治从滋补肝肾、开关通窍,投以地黄饮子加减。若伴痰盛者加贝母、竹沥、胆南星、天竺黄;口流涎、吞咽困难者加旋覆花、法半夏。

3结语

在中医学整体观念与辨证论治基础上,探求与患者疾病及其病变状态高度契合“最佳匹配方”并趋向兼合具体定量、微观精确的临床辨治体系即“方证相关”的指导下治疗mnd取得较好疗效。《素问?上古天真论》曰:“女子七岁……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丈夫八岁……八八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因此,肾之精气亏损应为mnd之本。现代医学认为,mnd主要损害脑与脊髓,即延脑及上下运动神经元。中医认为,肾主骨生髓,脑为髓之海,肾精亏损必脑髓空虚,精气亏损无以化生气血,可见肌肉萎缩、肢体软弱无力之气血不足之虚象,临证分析应为阴血亏虚、内风扰动、筋骨失养、痰热内盛、经络阻滞之证,病位涉及脑髓、肾、脾、肝及三脏相应的经络。若三脏受损或邪气侵袭可生“筋痿”、“肉痿”、“骨痿”,即所谓“三痿”。本病的病机应概括为髓海不足、肾精亏损、肝血不足、脾虚失健、痰瘀阻络,临床表现为“三痿”并存。mnd的现代医学检查包括肌电图、肌活检、血生化、免疫组化检查以及基因诊断等。早期阶段症状单一,仅涉及单一肢体、单侧肢体,或仅现吞咽、语言困难,以经络病变为主,脏腑之气未见大衰,治疗以调理脾胃、疏通经络、涤痰化瘀祛邪为主;中期病情加重,病损范围扩大;晚期易合并呼吸麻痹,以脏腑病变为主,病势由浅入深,脏腑之气衰败,病情较复杂,治疗以填精补髓、补益肝肾、化痰熄风、开窍补虚为主。总之,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最为重要,做到“方证相关”,有的放矢,可减轻症状,能稳定病情,或延缓病情的发展。

【参考文献】

1谢鸣.“方证相关”逻辑命题及其意义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3,26(2):11-12.

2朱邦贤.“方证相对”是中医辨证论治法则之魂j.上海中医药杂志,2006,40(8):52-54.

3谢元华,张京春,陈可冀.病证方药相应及其意义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08,6(1):1-2.

4陈家旭.试论开展方证相关内涵研究的意义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7,30(9):581-582.

5郭蕾,王永炎,张志斌.关于证候概念的诠释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3,26(2):5.

6蒋明.药物的规律性组合研究及其方剂学意义j.中医杂志,2006,47(4):243-246.

7郭文娟,烟建华.基于《内经》对“证”内涵的认识解读方药与证的关系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8,31(8):519-521.

8范颖.方证相关的系统论探讨j.中医杂志,2005,46(4):249-250.

9李明奎.循证医学思维在《伤寒论》“方证对应”研究中的思考j.中华中医药学刊,2007,25(4):683-684.

10张杰.利用方证相应学说探寻中医证的物质基础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05,12(11):3-5.

本文转载自http://www.360doc.com/userhome/7502727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