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伤寒论上桂、桂枝、桂心、官桂的区别+国医大师郭诚杰:附子、川乌、草乌应用经验  

2017-06-27 22:5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寒论上桂、桂枝、桂心、官桂的区别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7人已访问

今本《伤寒杂病论》涉及桂类药物以桂枝最多,但据真柳诚考证这些桂枝皆是宋代林亿等校正医书时所改,原来所使用者是桂、桂肉或桂心。宋代之所以兴师动众地作这样大规模的修改,汉唐以来桂类药物处方名与本草名不统一有关,这也与苏颂在《本草图经》中将混乱的桂类药物统一为“桂”的行动遥相呼应。

桂枝 桂枝的名称见于《新修本草》,谓系牡桂的嫩枝皮,苏敬言:“其牡桂嫩枝皮,名为肉桂,亦名桂枝。”而按苏颂的意见“今岭表所出,则有筒桂、肉桂、桂心、官桂、板桂之名,而医家用之罕有分别者。”

肉桂与桂心 林亿、苏颂主张包括肉桂、桂心在内的诸桂统一为桂枝,所用系桂的枝皮,那干皮又如何处理呢?对此苏颂未提及,而寇宗奭则说到:“其木身粗厚处,亦不中用。”陈承也说:“桂枝者枝条,非身干也。”由此看来,北宋确实不使用干皮。 官桂与上桂 官桂之名初见于宋代,但奇怪的是,宋人对此桂的来历就不太清楚,如寇宗奭所言:“今又谓之官桂,不知缘何而立名,虑后世为别物,故书之。” 第一个提出官桂之名的《本草图经》用推测的语气说:“牡桂,皮薄色黄少脂肉,气如木兰,味亦相类,削去皮名桂心,今所谓官桂,疑是此也。”这是以桂心为官桂。还有一种说法,《本草蒙筌》云:“官桂,品极高而堪充进贡,却出观、宾。” 《本草纲目》批评王好古之说云:“此误,《图经》今观乃今视之意,岭南无观州。曰官桂者,乃上等供官之桂也。” , 陈嘉谟、李时珍之说差近情理,但如果宋代确将进贡的桂呼为“官桂”。

简单的总结下,桂枝是桂树的嫩枝,上桂和官桂是不同的说法,也特指优质的桂枝,桂心是除去老皮的嫩枝。

本文转载自http://www.360doc.com/userhome/29052758

国医大师郭诚杰:附子、川乌、草乌应用经验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5人已访问

附子:小量补阳,助补气血;中量通阳,以行气血;量大散寒,通络化痰。

·川乌、草乌:驱寒止痛之力较强,配合使用治疗寒痹,对此临床大剂量使用才能获得较佳疗效。

·疾病对证、配伍得当、量小渐增、久煎频服可使附子、川乌和草乌应用更加安全有效。

国医大师郭诚杰从事临床、教学、科研工作数十载,经验丰富。他师古不泥,勇于创新,善于将现代的研究方法与临床相结合,其治疗手段多样,或针或药,或针药并用,灵活自如,收效显著,尤其是在用药方面独有建树和创新。本文就其临床应用附子、川乌和草乌的经验总结如下。

附子、川乌和草乌均属乌头属植物,附子和川乌分别为毛茛科多年生草本植物乌头的子根和干燥的母根,草乌为毛茛科多年生野生植物北乌头的块根。三者均具有祛风除湿、温经止痛之功。附子的助阳作用较强,常常用于亡阳证和脾胃阳虚证的治疗;川乌较草乌温里散寒之力强,还可治疗心腹冷痛,寒疝作痛等里寒证;草乌的药力及毒性较川乌峻猛,但温阳之力稍弱,长于除痹止痛,麻醉、止痛也多用。郭诚杰对附子、川乌和草乌的应用,在传承经方的基础上,临床大胆实践,多有发挥和创新。

附子的应用

小量补阳,助补气血

明代李中梓云:“火者阳气也,天非此火不能发育万物,人非此火不能生养命根,是以物生必本于阳。”附子为辛甘大热之品,峻补元阳。对于气血虚弱之人,郭诚杰往往善于加用少量附子,一般用量3~6克,常可取得较佳疗效。

应用举例:王某,女,34岁,头晕1月余,伴有面色无华,倦怠嗜卧,便稀,心悸气短,失眠多梦,舌淡,脉细弱。诊断为眩晕,证属气血虚弱,方用八珍汤加熟附子3克。二诊诉其服用5剂后头晕减轻,体力增加,继用原方,熟附子增加至6 克。三诊续服10剂后诸症消失。

郭诚杰认为,附子可上助心阳、中温脾阳、下补肾阳,而气血的生成与此三脏之阳有关,故方中佐以少量附子可助气血而生。

中量通阳,以行气血

《本草正义》言:“附子,本是辛温大热,其性善走,故为通十二经纯阳之要药,外则达皮毛以除表寒,里则达下元而温痼冷,凡三焦经络,诸脏诸腑,果有真寒,无不可治。”临床中,但见寒、冷、麻、痛诸症,郭诚杰每每用之,其用量每剂多为9克。

应用举例:顷某,女,31岁,面颊、口唇麻木半年,四肢发凉,甲色发白,脉细无力。诊断为血痹,证属寒凝血瘀。《伤寒论》言:“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施以当归四逆汤加熟附子9克,以温阳通末,散寒除痹,先后服用10剂后,病人麻木感消失,四肢转温,甲色微红。

郭诚杰认为,方中加用熟附子,意在于附子之性走而不守,能温通阳气,推动气血行于周身。

量大散寒,通络化痰

《灵枢·百病始生》云:“积之始生,得寒乃生,厥乃成积。”《本草汇言》云:“附子,回阳气,散阴寒,逐冷痰,通关节之猛药也。”郭诚杰临床凡遇冷结积块之症,治疗以温为主,以消为贵,以通为用,附子用量一般为12克。

应用举例:闫某,女,30岁,右乳房内有多个结节一年余,触之质硬疼痛,表面光滑,周围皮肤与肿块黏连,已有一处破溃,分泌物呈豆腐渣样,平素喜食寒凉,舌淡苔薄白脉沉细,经病理检查确诊为乳疬,证属寒痰阻络。郭诚杰处以阳和汤加熟附子12 克,并配合局部外敷药物。服5剂后乳痛减轻,肿块略减,破溃处豆腐渣样分泌物减少,续服30余剂,疼痛、肿块消失而愈。

郭诚杰认为,方中熟附子旨在散寒通络、温化寒痰,即“阳气所生,寒积乃除”。

川乌、草乌的应用

川乌、草乌具有驱寒逐冷、温经止痛之功。《长沙药解》曰:“乌头,温燥下行,其性疏利迅速,开通关腠,驱逐寒湿之力甚捷。”郭诚杰多将川乌、草乌配合使用治疗寒痹,认为川乌、草乌驱寒止痛之力较强,对此临床大剂量使用才能获得较佳疗效。

应用举例:刘某,女,61岁,颈肩背畏寒十余年,遇冷加重,遇热稍减,脉细缓,血沉32mm/h,抗“O”(+),RF(+)。诊断为痹病,证属风寒湿型,寒邪偏胜。郭诚杰处以《金匮要略》中的乌头汤加当归15克化裁。方药:制川乌12克(先煎),制草乌12克(先煎),麻黄6克,白芍9克,生黄芪10克,炙甘草9克,5剂,水煎,饭后服。

二诊:药后自觉患处冷感有所减轻。上方制川乌、制草乌各增至15克(先煎),再加用金毛狗脊20 克,羌活15克,秦艽15克,桑寄生12克,10剂。半月后随访,药后局部畏寒、痛感消失。

一诊加用当归15克,取其“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意。二诊增加川乌、草乌之量,重在散寒止痛,通阳温经,加用金毛狗脊、羌活、秦艽、桑寄生,意在患者年岁六旬,肾气渐衰,治疗中除散寒温通外,还应加强祛风除湿、补肾固元之力。

经验配伍

郭诚杰通过多年临床经验的积累,总结出行之有效的附子、川乌和草乌的配伍。用治三焦阳虚则熟附子配伍干姜,以增其力;用治下焦元阳不足则熟附子配伍肉桂,以强温壮之效;用治下元虚寒,宫冷腹痛则炮附子、艾叶、炮姜相伍,可增暖宫散寒止痛之功;用治气血双虚则阿胶配伍熟附子,可增补益气血作用;如肢体经脉寒痹则川乌、草乌配伍秦艽、桂枝、细辛,可增散寒除湿、通痹止痛之功;用治上焦有寒,痰饮停肺则附子配伍白芥子,可增温化寒痰之用。

用量有度

对于附子的用量,一般为3~12克,即可达到应有的药效,若病重药轻,非大剂量应用而不能奏效者,在综合考虑病人病情、年龄、体质、心肝肾功能正常与否等情况下可逐渐增加剂量,一般以3~5克为一个增加单位,1剂用量最多可达15克。

对于川乌、草乌的用量,病程短、病情轻者,用量10克左右即可;病程长、病情重、心肝肾功能正常、非重用不能奏功者,一剂用量可达15~20克。

久煎为要

郭诚杰要求在煎煮附子、川乌和草乌时,均应先煎至少0.5~1小时,其煎熬时间的长短以口尝时舌头无麻感为度。现代药理研究证明,乌头碱、中乌头碱、次乌头碱等双脂型生物碱是乌头的主要有毒成分,遇水、加热可双重水解为氨基类乌头原碱,其毒性可大大降低。强调煎前加水,液面至少应超过药物表面2~3横指;且应文火煎煮,不断搅拌,以使药物受热均匀、充分,以达解毒全面。饭后分2~3次服用,日1剂,大剂量者一般连服超过20剂,中病即止,以防毒性蓄积。若在服用过程中唇舌出现麻热感则为早期轻度中毒现象,停服药物即可自行缓解。

附子、川乌和草乌均为有毒之品,多数医家常畏之。但郭诚杰经过长期的临床实践认为,疾病对证、配伍得当、量小渐增、久煎频服可使附子、川乌和草乌应用更加安全有效。

作者:张卫华 郭琳娟 陕西中医药大学

摘自 中国中医药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