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试论《伤寒论》中的和+善用“调和”求佳效  

2017-06-27 22: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论《伤寒论》中的和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8人已访问

作者:赵蕾(湖北省黄石市中医院435000)邵菊花(湖北省黄石市中医院435000)

“汗、吐、下、和、温、清、消、补”是我国汉代医学家张仲景所创立的一整套较为完备的基本治疗法则,至今仍然在指导着我们的临床工作。八法中的和法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治疗方法,它既没有明显的祛邪作用,也没有明显的补益作用,而是通过缓和和解与调和疏解而达到气机调畅,使表里寒热、虚实的复杂证候、脏腑阴阳气血的偏盛偏衰,归于至复。寒热并用,补泻兼施、表里双解,苦辛分消,调和肝脾、气血,达到中和作用,即新的平衡的目的。在《伤寒论》[1]各种病证中的方剂均体现了和法。

1调和营卫法

在太阳病中,和法首推桂枝汤。《伤寒论》第53条:“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谐和故尔,以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营卫和则愈宜桂枝汤。”桂枝汤的功效为解肌发表,调和营卫。方中桂枝解肌祛风,配甘草辛甘化阳以解表。芍药敛阴和营,配甘草酸甘化阴以和在里的营阴;生姜温通,散寒止呕;佐桂枝行阳加强解肌散风寒之力;大枣益气和营,佐芍药引阴,一表一里,一阴一阳,共为解肌发表,调和营卫之功。

2调和肠胃法

调和肠胃法是阳明病中和法,乃缓泻法。《伤寒论》第208条“阳明病脉迟,虽汗出不恶寒者,其身必重,短气腹满而喘,有潮热者,此外欲解,可攻里也。手足氵戢然汗出者,此大便已硬也,大承气汤主之;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外未解也,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若腹大满不通者,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至大泄下。”第254条:“太阳病,若吐若下若发汗后,微烦,小便数,大便因硬者,与小承气汤和之愈。”第70条:“发汗后,恶寒者,虚故也。不恶寒,但热者,实也,当和胃气,与调胃承气汤”。从上述条文看,承气汤虽为泻下剂但能调和胃气,为泻热和胃之剂,在泻下中起到缓泻缓和的作用。

3和解少阳法

在少阳病中以和解为主要治疗原则,小柴胡汤是代表方剂。《伤寒论》第98条:“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苦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邪入少阳,枢机不利,正邪分争于半表半里之少阳病。其中“少阳不可发汗,发汗则谵语”,“不可吐下,吐下则悸而惊”。由于少阳病理机制特殊,并非汗、吐、下三法之所宜,故方中柴胡苦辛,气质轻清,气味最薄,既能透达少阳半表之邪,又能疏畅少阳郁滞之气机;黄芩苦寒,气味较重,能清泄半表半里之热;柴芩合用,能透达邪热,和解表里;生姜、半夏和胃降逆止呕;人参、大枣、甘草益气和中,扶正祛邪。全方有疏利三焦,和解少阳,宣通内外,调达上下,畅通气机的作用,为和解少阳的主方。

4表里双解法

表里双解法主要见于太阴兼太阳证,多因表证未解而误用下法,损伤脾阳,复感外邪所致。《伤寒论》第168条:“太阳病,外证未解,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表未解者,辛以散之;里不足者,甘以缓之。其方乃理中汤加桂枝而成。方中人参补益正气;干姜温中散寒;白术健脾燥湿;甘草益气和中,使之脾阳得运,寒湿得除;用桂枝解在表之邪,共达表里双解之效。

5调和肝脾法

伤寒论》第318条:“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四逆者,四肢不温也。本证四肢厥逆,是因为传经热邪深陷于里,阳气内郁不能达于阴经与阳经相交的四末,手足失于阳气的温煦所致,腹痛,泄痢下重均因肝脾失调,肝气郁滞,木乘脾土所致。方用柴胡疏肝解郁,调畅气机,使阳气透达于表,阳气通则四肢温;枳实、泻脾气之壅滞,调中焦之运作;柴枳相配,疏肝理脾和解表里;芍药柔肝敛阳,缓急止痛;甘草调和诸药,和中益气,并能协助芍药缓急止痛,缓中和胃。四药合用达到肝脾调和,气机条达,郁阳得伸,厥逆自复。

6调和寒热法

伤寒论》第338条:“伤寒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冷,其人躁无暂安时者,此为脏厥,非蛔厥也。蛔厥者,其人当吐蛔,今病者静,而复时烦者,此为脏寒,蛔上入其膈,故烦,须臾复止,得食而呕又烦者,蛔闻食臭出,其人常自吐蛔。蛔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蛔厥是因上热下寒,蛔虫内扰,阴阳之气不顺接而四肢厥逆。方中乌梅醋渍增其酸性为安蛔止痛主药;细辛、干姜、附子、当归、蜀椒、桂枝辛温散寒;黄连、黄柏苦寒清热;人参补益脾胃。全方酸苦辛热并用,蛔虫得甘则动,得苦则安,闻酸则静,得辛则止,为安蛔止痛的主方。

总之,和法是中医八法之一,是中医治病的精髓。张介宾曰:“调和六气不失中和之为贵也。”亦指出和法的宗旨,在《伤寒论》中,还有很多的方剂都有和解与调和的作用。但用药的关键,在于合理配伍。

本文转载自http://www.360doc.com/content/09/0621/10/134821_3979930.shtml

善用“调和”求佳效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9人已访问

作者:张存龙 连昌梅 甘肃省通渭县中医医院

调和法是《伤寒论》中最常用的治疗方法之一,是指通过调和手段达到化解、祛除病邪的目的。凡六经病症因阴阳不调出现营卫不和、肝脾不调、气血不畅、上热下寒等临床表现时,应用调和法治疗往往随手取效。

调和营卫

伤寒论》原文第12、13条曰:“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呜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第53、54条曰:“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谐和故尔,以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荣卫和则愈,宜桂枝汤。”

太阳为六经之藩篱,主一身之表,统周身之营卫,卫外而御邪,当人体正气相对不足,太阳卫外御邪功能减退,邪气侵犯时则营卫功能失调,发为太阳经病。

桂枝汤为《伤寒论》首方,取桂枝之辛温,解肌祛风,白芍之酸寒,敛阴和营,一发一收,相反相成;配生姜辛温之发散,合大枣甘温之补益、甘平之调和培中。虽5味成方,然内外相济、开敛有度。

验案

刘某,女,28岁,2011年6月7日就诊。

主诉:产后汗出、全身皮疹刺痒10天。患者10天前顺产1女婴后出现全身自汗,稍动则汗出加剧,伴见全身泛发性皮疹,刺痒剧烈,经服补益之品数日未见好转。

刻诊:汗多,伴恶风,背部感凉,全身泛发性皮疹,刺痒剧烈,纳差,舌淡略胖、苔薄白,脉浮缓。辨为产后太阳经伤风,营卫不和。治以调和营卫,固表祛风。方用桂枝汤加味。

处方:桂枝20克,白芍20克,生姜10克大枣10克防风10克,黄芪30克,煅龙牡各20克(先煎),炙甘草6克,浮萍10克。每日1剂,水煎服。

连服3剂后复诊,恶风,背部发凉感消失,胃口改善,自汗症状明显减轻,全身泛发性皮疹消失,微痒。舌质淡、苔薄白,脉浮。效不更方,予以桂枝汤原方续服2剂。

处方:桂枝10克,白芍10克,生姜10克,炙甘草6克,大枣20克。嘱饮食调理,电话随访告愈。

和解少阳

伤寒论》第96条曰:“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鞭,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欬者,小柴胡汤主之。”

少阳为枢,位居太阳、阳明之间,故谓之半表半里。若邪犯少阳枢机不利而致诸症,治当小柴胡汤以和解。正如成无己所说:“伤寒邪在表者,必渍形以为汗,邪在里者,必荡涤以为利,其不内不外,半表半里,既非发热之所宜,又非吐下之所对,是当和解则可矣。”

小柴胡汤为邪犯少阳之代表方,又叫三禁汤。当邪由表进入少阳,不全在表,又不全在里,邪处于半表半里时,禁汗、禁吐、禁下,只宜和解。

方中柴胡气质轻清,升达疏透能疏解少阳之郁滞,使少阳邪热外解;黄芩苦寒味重,清泻邪火,使少阳邪得内消,能清胸腹蕴热以除烦满,二者相配,外透内泻,故可解半表半里之邪,为方中之主药。半夏、生姜调理胃气,降逆止呕;人参、炙甘草、大枣益气和中扶正气。本方寒温并用,攻补兼施,升降协调,内外并举,具有疏利三焦、宣通内外、调达上下、和畅气机的作用。临床凡见少阳枢机不利之病证皆可用该方加减治疗。

验案

刘某,女,45岁,2012年8月12日就诊。

主诉:胁痛反复发作3年余,加剧1周。患者3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右侧胁部疼痛,每因饮食失节、情绪激动、劳累复发。彩超提示:慢性胆囊炎,胆囊息肉。辗转多家医院,按“胆囊炎”静滴抗生素及口服中药汤剂(具体不详)治疗,症状缓解不明显。1周前患者进食脂肪食物后胁痛症状加剧,因口服抗生素(具体不详)未见缓解转诊中医。

刻诊:精神倦怠,右侧胁部隐痛,口苦,便秘。舌质红、苔黄腻,脉弦数。查红细胞:11.5×109/L,中性:0.88。彩超提示:慢性胆囊炎,胆囊息肉。辨为少阳枢机不利,胆火内郁。治以和解少阳,小柴胡汤加味。

处方:柴胡24 克,黄芩12 克,半夏10克,大枣10克,党参10克,生姜10克,枳壳10克,甘草10克,金钱草30克。每天1剂,水煎服。

5剂后复诊,上症基本消失。守方稍作变通继进14剂,复查红细胞:6.3×109/L,中性:0.68。彩超提示:胆囊略大。右侧胁部隐痛及口苦、便秘诸症悉除。

调和胃肠

伤寒论》第155条、149条、157条、158条曰:“心下痞,而复恶寒汗出者,附子泻心汤主之。”“伤寒五六日,呕而发热者……若心下满而鞭痛者,此为结胸也,大陷胸汤主之。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不中与之,宜半夏泻心汤。”“伤寒汗出解之后,胃中不和,心下痞鞭,干噫食臭,胁下有水气,腹中雷鸣,下利者,生姜泻心汤主之。”“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各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鞭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但以胃中虚,客气上逆,故使鞭也,甘草泻心汤主之。”

泻心汤(辛开苦降)的立法依据是寒热(湿热)互结,此时之寒、湿非温不散,热非寒难清,单用辛温散寒之法则邪热更甚,单用苦寒泄热之法则脾阳更伤,惟有辛开与苦降有机结合,寒热(湿热)自平。

本法适用于正气轻微受损,脾胃气机升降紊乱所致的寒热错杂、虚实夹杂、升降失司的寒热互结,阻塞于中焦之痞证。代表方为半夏泻心汤。

方中黄连苦降、干姜辛散,两者配伍为典型的辛开苦降配伍法,降火散寒,调整气机升降,为治疗寒热夹杂的主药;半夏辛温、黄芩苦寒,二药配伍,亦属寒温并用,辅助黄连、干姜,以上4味为祛邪而设;人参、甘草、大枣益气和中,为扶正而设。诸药配伍,寒热并用,辛开苦降,补泻兼施,使邪去正复,脾胃升降之机恢复而心下痞满自除。

另外方后所注:“去渣再煎”,意在使药性纯和,并停留胃中,利于和解。若胃虚食滞,兼有水饮内停,则减干姜之量,加大生姜用量,以温胃散水,即生姜泻心汤。后世师其法,凡脾胃虚弱、客邪乘虚而入,寒热错杂、升降失调之痞、呕、利诸证,皆仿此化裁治之,每获良效,足见仲景遣药配方之妙。

验案

李某,男性,32岁,2012年11月就诊。上腹阵发性疼痛反复发作10余天。患者痛甚时呕吐,腹胀,按之柔软,舌淡白,苔黄腻。脉细数。服用“颠茄片、奥美拉唑”等西药症状缓解不明显。胃镜检查提示:萎缩性胃炎。

中医辨为寒热错杂之胃痞。治以和胃降逆、开结除痞、寒热并用、辛开苦降。以半夏泻心汤加减。

处方:黄连6克,黄芩9克,党参9克,茯苓12克,半夏9克,干姜9克,陈皮9克,灸甘草9克,大枣20克。水煎服,每日1剂。

患者服3剂后复诊,疼痛缓解,再进3剂,胃痛消失,舌质淡红,黄苔已退,饮食如常,痊愈出院。

调和肝脾

伤寒论》第318条云:“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本病之四逆为肝脾不和,阳郁不伸,气滞不畅所致。正如《医宗金鉴》云:“凡少阴四逆,虽属阴盛不能外温,然亦有阳为阴郁,不得宣达,而令四肢逆冷者……今但四逆而无诸寒热证,是既无可温之寒,又无可下之热,惟宜疏畅其阳,故用四逆散主之。”

方中柴胡轻清升散以疏肝理气,使肝气条达则气机宣畅;枳实行气散结,与柴胡升降相用,共奏气机枢转之用;配芍药、甘草和营缓急,取其酸敛以制柴枳,又有酸甘化阴而寓滋水涵木之用。诸药成方,肝气条达,郁阳得伸,肝脾调和则肢厥自愈。

验案

张某,女,33岁。2013年4月12就诊。

主诉:产后手脚冷凉半年。患者半年前产女后出现心情抑郁,不善言语,伴手足发凉,间断服用八珍汤、肾气丸等方治疗,收效欠佳。

刻诊:不爱言语,腹胀,纳呆,触之手足凉,躯干温,舌淡白、苔薄,脉弦略紧。辨证为肝郁气滞,阳气不伸。治以疏肝理脾,透达郁阳,用四逆散加味。

处方:柴胡10克,枳壳10克,白芍10克,厚朴10克,路路通10克,当归10克,香附15克,鸡血藤30克,合欢花20克,炙甘草6克。每日1剂,水煎服。

5剂后复诊,心情较前明显好转,能主动讲话,胃口改善,仍手足较凉,舌淡白、苔薄,脉弦紧。上方去厚朴,加桂枝10克,细辛4克。服5剂后再诊,手足温改善,精神较佳。嘱再服7剂,随访告愈。

本文转载自http://www.360doc.com/userhome/14727553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