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JT叔叔的中医基础讲座 秘讲伤寒辩证  

2017-03-09 19:0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T叔叔的中医基础讲座 秘讲伤寒辩证 
  秘讲伤寒辩证
  温病乎?少阴乎?(中医辩证的重要)
  这是二○○五年夏写的旧作,那一年台湾发少阴和温病的人很多,今年倒是大青龙汤煎剂用得挺多的。岁岁五运六气不同,亦不足为怪。仅供参考。
  
  少阴乎?──月前北部伤寒所见所感──
  
  最近,二○○五年春,北部(我住这儿,别处我不知)不少人得的感冒是,一开始病,就喉咙痛得很厉害……
  
  去年冬至,暖得异乎寻常,中国人说「冬不藏精,春必温病」,元气该收敛的时候没有好好固藏温养它,到了来年春天,「病毒」为「细菌」护航,一发起来,不单是感冒(病毒),同时全身或局部会有「发炎」的细菌感染现象出现。
  
  这种「温病」,本来是古有明训,而又合乎时下现状的。可是,实际在周遭见到的,却往往是令人不忍的中医做法:
  
  有不少人春天发的是「伤寒」的「少阴病」,却被绝大部分的市面中医当作「温病」而医坏,差点死在阴沟里。
  
  温病,因为同时有细菌感染,有「发炎」的状况,是实火,所以脉是非常急劲,且时而带「滑」的调子,有点像是白虎汤证的那种脉而稍微圆滚滚一点,一个平频率颇虚的人,一得温病,脉也好像吃足了十年份补药一样劲猛有力。
  
  而少阴病,病毒直中肾经,脉是非常沉而且细弱的,自己一把,就能发现:得少阴病时,脉比平时细、沉、微非常多,而且一定会很想躺,见了床就想仆上去,不想起来做事(不只是身体上的懒,心情上也懒)
  
  这本来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病,照理说,是决不会搞错的,我写前面那些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废话啰嗦──不是学过一点点中医谁也晓得的事吗?
  
  可是,台北的许许多多医生,见到少阴病,也当作是温病。温病要「发表清热解毒凉血」,少阴要「温经散寒」,治法等同天渊!结果,弄错,苦了病家,又坏了中医的名声。
  
  话先讲清楚:我并不是说台湾无温病,温病当然是有的。一得了温病,轻症银翘散(先喉微痛或破嘴巴者)或葛根汤(先伤津液后又感冒,一感冒就人发燥热,可说是温病伤寒,也可说是热伤风,常发于海边大晒一天玩回来后或坐飞机被空调抽干后)科中吃一吃就了事;重的话,如果要退高烧,白虎汤也可用(桂林古本有温病治法,我尚未一一试用到上手,只得退而求其次,待高贤指点);要偷懒,来个「专病专方」,银翘散或十味败毒散外挂中剂生地或重剂石膏也可,看是热在气分还是血分(这个蛮容易,气分较热右手脉强,血分热左手脉强,新手也能分辨),热在气分的话,生石膏一开要到四两(前述白虎汤亦然),捣碎一点煮,高烧才退得掉。如果是血分脉急而滑,生地、丹皮也可以下,大约三五钱开始试,分几次喝(因为生地之类的凉血药后作用蛮大的,弄不好凉坏了人,男人可能变鼻子过敏,女人下个月就延经了;反而是生石膏多用无妨,时下不少医师畏石膏而滥用生地,似乎是搞反了?),可以用科中,也会热退病愈。除此之外,科中普济消毒饮也可以用,效果不算太差,慢些,也稳些。
  
  (※注1.生石膏用法,可见于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各处。其书之于温病,亦提及羚羊角之使用;而羚羊角之效,《名医心得丛集》谭氏述渠论之甚详可参。※注2.白虎汤若因渴要加人参成白虎加人参汤,JT在此建议用党参,莫用人参。用了人参,烧会很难退。人参这味药不是那么好用的,我所见过很会用人参的高手,是指定一个产地固定品种的人参,一直试吃,吃到了然于胸,于是就只用那一种。不然效果随品种而千奇百怪,令人措手不及,恽铁樵先生等人之著作中就曾提及虚劳少女服老山参,一服即瞎的事实。再者,张仲景所说的人参,有可能药性较近似于今日之党参。而实际验之临床,如理中汤,则用党参效果远胜人参,用人参的吃了会有滞闷感,效力慢;用党参则见效甚速而服者感受甚畅。个中诸多不明之处,尚乞高贤有以教我。)
  
  可是,离谱的是,一见到喉痛,就判定为温病,什么普济消毒饮外挂龙胆泻肝汤再加板蓝根、连翘打去,这种做法就太不可取了。
  
  不要忘记,少阴肾经连接到人的扁桃腺,少阴受邪,元气上不来,扁桃腺失去生命能量的保护,没了抵抗力,细菌爱怎么长就怎么长,于是也会烂、会喉痛如刀割。这古时候叫作「喉痹」,西医可能都当作是发炎吧,但,同样是喉咙痛,来路却是大不相同的。
  
  一感冒就喉咙痛时,第一件事就是自己把自己的脉,分辨出是温病(洪滑)还是少阴(沉细),然后才好出手。如果是少阴,麻黄附子细辛汤(科中每次1.5克,一天四五次)或桂林古本的附辛芩连汤(用单味药配的话,黄连可稍较原书减量;或是用成方麻黄附子细辛汤2克搭葛根芩连汤1克,一天三次)立刻吃,也会很快好转,同时少阴病的特征「很想躺」或是连带的发烧症状也会缓解──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
  
  如果这一关慢了半拍,没守好,那也不要紧,《伤寒论》:如果是身体沉重、痛,或是原来不抖腿的人现在会抖腿了(可算作「身瞤动」乎?),或兼有拉肚子等兼证,用真武汤科中五克再挂两三克附子,多吃几次,吃到舌根发麻,接着手脚也觉得又麻痹又重,等大约一两个小时,这阵麻的感觉退掉时,烧也会退,病也好了一大半。又或者手脚一动会扯痛,脉又沉细得快把不到,当归四逆汤吃吃也会好,总之《伤寒论》中有成例可循,照书生病、照书吃药即可。
  
  (※注3.科中的真武汤成方与古方相比,附子太轻而白朮太重,古方的附子一大约折为三两,现在当作一两来制药是略有偏差的。朮多附少的真武汤会很容易吃上火,补足附子的量、再加附子带白朮的药性之后会好很多。最近有一家「顺然」制药的真武汤,白朮的比例对了,只需补一点附子就好,还不错。)
  
  但是,真是少阴病,若当温病医,就会医坏,不会好。偏偏眼下中医,医到病人送西医急诊打点滴的,很多。
  
  明明大陆在1972年红斑狼疮就曾以几帖《金匮》升麻鳖甲汤医好过(当然,是要「证」合,不是在推销专病专方),我朋友得这个病,某中医系的大教授亲口跟他打包票说:「这个中医没办法医!一定要交给西医!」这样你有办法吗?
  
  朋友在新竹问中药铺:「有卖石膏吗?」他们说:「有,『熟』石膏。」又问:「有人用吗?」答曰:「有,做豆花用。」──这是在告诉我们,那一带的医生无人会用生石膏吗?──(我在台北药铺看到的都是生石膏,还蛮可以放心,请台北以南的朋友千万不要用到熟石膏!生石膏是直条纹的结晶体,熟石膏是白灰;生石膏煮过在汤底像碎玻璃渣一粒粒分开的,熟石膏会结成一整块石膏像那样的东西。用熟石膏不但不能退热,反有大害。)
  
  中医的世界自己乱来,弄得人民对中医失去信心,这个罪过,可就不能推卸给「西医打压中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