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在临床的应用体会+JT叔叔谈麻黄附子细辛的药量比例+石国璧教授麻黄附子细辛汤方证应用举隅+黄煌教授——感冒发热与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细辛汤,原来还可以这样用!  

2017-03-05 13:3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在临床的应用体会
作者 毛国安各位老师,晚上好,我是毛国安。自从拙文出人意料的经方外用法 —穴位贴敷在中医书友会刊发后,受到业内同行较大的关注,点击阅读量已达6万人次。群主徐芳老师建议,就某个经方贴敷的应用,进行具体的交流,今晚我就把我应用最多且有体会的一张经方——麻黄附子细辛汤的贴敷应用情况,向各位老师作个汇报。麻黄附子细辛汤是各位老师耳熟能详的一首名方,虽简简单单的三味药,临床应用却十分广泛,疗效也常能令人惊叹。该方在伤寒论中涉及的原文只有一条,即“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临床时还要结合少阴病提纲,“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来运用。即,只要是见到阴证的发热,或精神萎靡,昏沉欲睡,脉沉,或微细的病症,都可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来治疗。我常将麻黄附子细辛汤用来贴敷,治疗发热感冒鼻炎,痛经,便秘等病症,临床十分好用,疗效显著。用前要将这三味药分别打粉,过100目筛,装棕色玻璃瓶中备用。应用是,麻黄细辛附子三药按2:2:5的比例混合,每天取总量1到1.5克,姜汁调成软糊状,不能太湿也不能太干。太湿,药物易下坠外流,太干易掉药渣,难以吸收,影响疗效。最恰当的干湿度应是贴药六到十二小时取下后,药饼仍是湿润的。关于姜汁,可以是市售的,也可以是自制的。市售的姜汁可以直接应用,自制的姜汁要注意浓度,生姜和水的比例大约为1:10,如10克生姜要加100毫升水,这个浓度,不会引起贴敷部位皮肤的灼伤。我一般不用市售姜汁,市售姜汁有添加剂,因对其成分不太了解,怕影响贴敷疗效。自制姜汁要现打现用,最好根据每天用量支取。自制姜汁最好不要过夜,过夜易变质发馊,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季。关于贴敷之前的准备工作,我就先介绍这么多,我们还是通过临床病案,来看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的临床应用。案例一,扁桃体炎发热案。肖X,男,七岁半,16年5月28日下午就诊。患儿因化脓性扁桃体炎住院五天,出院才两天,今天又发热,患儿体魄精神差,体温37.8℃,咽充血,双扁桃体二度肿大,舌质暗,舌苔白,布满全舌,脉沉无力。家长害怕患儿晚上发热加重,要求给其输液。我告诉家长,因患儿住院,输液过多,寒湿内盛,郁而发热,应该用中药治疗。但患儿拒服中药,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散,姜汁调,贴脐。次日二诊,告夜半热即退,查患儿精神明显好转,咽充血减,扁桃体缩小,白苔退去大半,再贴一剂麻附辛而愈。案例二,生病发热案。李父,68岁,15年4月15日就诊。主诉,低热,身困无力十余日,要求输液。患者患肾病四个月,在某肾病专科医院治疗后病情好转。但近十多天来,每遇下午五、六时开始发低热,体温在37.2℃到37.8℃之间波动,伴身困无力,口干欲饮,便秘。查体温37.3℃,面色无华,身蜷畏寒,苔白脉缓,诊断为阳虚发热。给患者及家属说明中药贴敷的好处后,同意中药贴敷治疗。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散一克,姜汁调贴脐,此次日患者复诊,诉变通者退精神好转,查脉仍缓,仍有轻度的畏寒。再贴一剂后,电话回访,低热再未发作。发热是临床每天都会遇到的病症,从中医角度讲,发热可分为外感发热和内伤发热,案例一就是外感发热,案例二是内伤发热。临床多见的还是外感发热,尤其是小儿患者,小儿发热,家长心急,一心只求速效,往往去医院输液。西医治疗不辨寒热,不分虚实,通通输液,不是用抗生素,就是用双黄连,清开灵,炎琥宁等寒凉的药,清热解毒。其结果往往是,虚寒体质的患儿发热,当时虽然退了,但过不了几天,患儿又再度发热。甚至有些患儿,即使输液十几天也难以退热。这种情况在感冒,扁桃体炎,肺炎患儿的后期是很常见的。内伤发热,常见于一些慢性病患者,如肾病,癌症的。不管外感发热还是内伤发热,也不管西医诊断为什么病,中医治疗辨证为阴证的发热或阳虚发热,都可考虑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一般都能收到很好的效果。案例三,感冒案。杨某,女,58岁,16年3月9日初诊,主诉,清涕流泪,头闷一天,右眼酸胀流泪,右侧鼻孔鼻塞清涕,感头闷不清醒。查体,无发热,精神差,舌苔白,脉沉无力。诊断为虚寒感冒,与麻黄附子细辛散贴脐。次日二诊,右眼酸胀减,流泪止,涕少,身感轻松。但仍感身困畏寒,轻微咳嗽,苔白脉仍沉,但较昨天有力。麻附辛散再贴一剂愈。案例四,眩晕案。张女士,四十岁,16年10月13日下午6时就诊。诉午睡起床后,头痛,身困无力,头晕欲吐,不能自持。在其丈夫搀扶下进入诊室后,即扶于诊座上。其丈夫要求赶快输液,晚上还要照顾八个月大的儿子,查精神差,嗜睡状,面?白,无发热,少许清涕,鼻塞,脉沉无力,典型的少阴病提纲证。向患者和家属介绍,用中药贴敷比输液疗效好,速度快,还省钱,少受痛苦。患者同意试用,遂用麻黄附子细辛散姜汁调贴脐。次日,患者一人来门诊,说贴药一小时后头晕渐止,头脑清,查精神明显好转,涕少鼻畅,仍有些身困。麻附辛再贴一剂,愈。这两案都是感冒,案四之所以诊断为眩晕,是因为患者主诉为眩晕,先以眩晕为主证罢了。临床上,感冒除常见的发热恶寒,无汗,头身疼痛的风寒表证和发热汗出,咽痛咳嗽的风热表证外,像这类精神萎靡,头痛欲睡,不发热或低热,脉沉无力的虚寒感冒或阳虚感冒并不少见,治疗时麻附辛贴敷,多能应手而愈。案例五,鼻炎案。张某某,女,65岁,15年4月9日初诊,清涕如水四五天,哈欠连连,身困欲睡,不欲饮食,查体无发热,无头身疼痛,不打喷嚏,口干不饮,舌苔白,诊断为鼻炎,与麻黄附子细辛散姜汁调贴脐。次日二诊,精神好转,睡意全无,清涕,哈欠大减,口干除,食欲增。再贴一剂,诸症全消。案例六,痛经案。李X,女,42岁,湖北人在本地打工,15年6月18就诊。主诉,经来腹痛,伴头痛四天。患者以前月经正常,经来无痛苦,此次经前上夜班,又用冷水洗头,次日即月经来潮,小腹阵痛经血色黑并感头疼沉重。身困欲睡,不想抬头。查体:精神差无发热,腹软,轻压痛,脉沉缓,诊断为痛经,经期头疼,阳虚寒凝,以麻附辛散姜汁调贴脐,一剂即愈。案例七,便秘案。李X,男,68岁,退休干部,胆管癌术后四个月,常感腹凉腹痛,便意频繁。虚坐努责,排出不爽,虽频频如厕,但只能日便出一次,且量少,如羊屎状。以致心烦不宁很是苦恼。15年1月14日来诊要求解决排便问题。观其面色晦暗,择衣厚重,穿有保暖衣、毛衣、棉衣外加军大衣达五、六件多。舌苔薄白,脉沉缓,诊断为阳虚便秘。遂用麻黄附子细辛散1克姜汁调贴脐,当天即排出许多大便。心烦随即而解。这个病人后来时间不长就去世了,但当时的一贴麻附辛散确实为病人减轻了痛苦。次日患者还专程来诊所表示感谢。麻黄附子细辛散贴敷治疗便秘是我偶然的发现。临床上我注意到许多患者在贴敷麻附辛后,不但治好了所求治之病,伴随的便秘竟也随之而愈。后来我就对一些阳虚便秘的患者贴敷麻附辛,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想想机理,也在情理之中。宋柏杉老师说过,辛可润下,麻附辛都是辛温的药,姜汁也是辛温的,附子温阳,麻黄宣肺降气。细辛既有助麻黄之力又有助附子之功。再配合姜汁辛温通经的作用就可以阳气得通,肺气得降,津液得下。大便自然得通而出。麻黄附子细辛散姜汁调贴脐治疗便秘是个很好的方法。现在妇女和老年人中的阳虚便秘患者很常见。大家碰到时不妨一试。以上几个临床案例。其实也都是可以水煎麻黄附子细辛汤口服的。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有些患者拒服中药,比如案例二的小儿扁桃体发炎案,就拒服中药。案例四的眩晕案也是要求输液的。对治疗方法和药物的选择,属于患者的知情同意权范围,临床时我们必须充分尊重患者的这个权利。二是细辛附子都是毒性较大的药物。临床上常碰到一些患者,看到处方上有这些药物就拒绝应用。要求改成其他的药物。用时要费些口舌。三是方中附子量大时要先煎。三味药也要煎上个把小时,费时费力,病人有时不配合。贴敷就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比如案例四的眩晕案,贴敷一小时后,眩晕即减。如果用水煎服,恐怕药还没有煎好。病人还处在痛苦中。中药贴敷,操作简便、省时省力、疗效迅速,这是这一疗法最大的优点。临床上应当充分发挥这个治疗的优势。听到这里,可能有些老师要问。你用麻黄附子细辛汤的效果这么好?我们用也能达到这个效果吗?你的经验能复制吗?我的答复是只要熟悉了麻黄附子细辛汤方证,掌握了麻附辛的中医使用指征,并能正确应用,这个经验是可以复制的。现在我再介绍两个别的老师使用麻附辛贴敷治疗的医案。第一个案例是乔春妮大夫,贴敷治疗小儿持续性发热十三天的案例。中药贴敷在基层已经开展得十分普遍。乔春妮大夫是西安市长安区的一个村卫生室的医生,我们常在一起交流中药贴敷的经验。她听了我对麻附辛贴敷治病的方法后,治疗了几例上感发烧患儿,效果十分显著,她报告了其中的一例。曹X,男四岁,2016年4月3日初诊,主诉,持续发热十三天。在西安521医院门诊,按上呼吸道感染治疗。静脉输头孢硫脒,六天无效。继而去儿童医院检查衣原体、支原体、血常规均正常。门诊输注头孢阿糖腺苷五天仍发热。查体38℃,咽部红,双肺呼吸音粗。其余正常。予麻附辛贴敷。其中附子是麻黄和细辛的三倍。二诊,热退。再贴一剂,随访未复发。第二个案例,是中医书友会一个叫悬崖上跳舞的书友的,他看了出人意料的经方外用法 —穴位贴敷受到启发,用麻附辛贴脐治好了自己扁桃体化脓引起的发热。他10月19日,在该文后留言写道:“现学现用,本人扁桃体化脓发热。自辨为少阴证。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打粉后醋调贴脐。居然贴一晚热退。”由此可见,只要正确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效果一定是显著的。限于我门诊的诊疗范围,我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散贴敷的病种还很有限。但许多经方大家对麻附辛的应用十分广泛。如今方经方大家黄煌教授,就把该方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老人或虚弱者的普通感冒、吐泻,心动过缓、房室传导阻滞、病态窦房结综合征、暴聋暴哑失音、咽喉暴痛、过敏性鼻炎、上颌窦炎、支气管哮喘、三叉神经痛,偏头痛、坐骨神经痛、牙痛、肾结石造成的肾绞痛、空调病、低血压病、疲劳综合症、关节炎、荨麻疹、嗜睡症等一二十种疾病。黄煌教授认为麻黄附子细辛汤的方证是精神萎靡,全身倦怠感,极度恶寒,四肢冷,脉沉细者。我使用该方的标准是:一,脉沉或沉缓无力。二,精神不振,萎靡欲睡。三,面色晦暗或?白,畏寒但无手足冰凉。我认为如果有手足冰冷,就是四逆汤证。四,舌苔白而不干。不管西医诊断为什么病也不管中医诊断为什么证。只要具备上面几条标准,就可用麻附辛贴敷,并一定能收到满意效果。以上是我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的一些体会。因所治病例都很简单。所以认识很肤浅也很片面。仅作抛砖引玉。望能对各位老师有所裨益。感谢大家的收听,再见。

根据JT的文章,我用的麻附细比例: 生麻黄10g  炮附子15g 细辛10g  , 是《伤寒论》原方的三分之一的量。

关于麻黄附子细辛汤,有一点大家要记得:

张仲景写的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枚,附子一枚大概有汉代的三到四两重。所以,我认为麻附辛比较好用的用量,是附子放得比麻黄、细辛多。而我们一般外面买的麻黄附子细辛汤,多半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那种比例,那种麻附辛有没有用呢?常常也是有用的。可是当它没有效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附子加量之后,就变得有效了。

所以,麻附辛,到底来讲,我觉得「附子出头」比较有用,你就当作这个年头附子质量已经下降了,麻黄跟细辛都是有些伤元气的药,质量都不会下降。所以附子放多,我觉得比较能够确保它的疗效。不然得少阴病,吃了药,这个人反而虚掉,就没有意思了。 

温病乎?少阴乎?

──月前北部伤寒所见所感──

最近,二○○五年春,北部(我住这儿,别处我不知)不少人得的感冒是,一开始病,就喉咙痛得很厉害……

去年冬至,暖得异乎寻常,中国人说「冬不藏精,春必温病」,元气该收敛的时候没有好好固藏温养它,到了来年春天,「病毒」为「细菌」护航,一发起来,不单是感冒(病毒),同时全身或局部会有「发炎」的细菌感染现象出现。

这种「温病」,本来是古有明训,而又合乎时下现状的。 

可是,实际在周遭见到的,却往往是令人不忍的中医做法:

有不少人春天发的是「伤寒」的「少阴病」,却被绝大部分的市面中医当作「温病」而医坏,差点死在阴沟里。 

温病,因为同时有细菌感染,有「发炎」的状况,是实火,所以脉是非常急劲,且时而带「滑」的调子,有点像是白虎汤证的那种脉而稍微圆滚滚一点,一个平频率颇虚的人,一得温病,脉也好像吃足了十年份补药一样劲猛有力。

而少阴病,病毒直中肾经,脉是非常沈而且细弱的,自己一把,就能发现:得少阴病时,脉比平时细、沈、微非常多,而且一定会很想躺,见了床就想仆上去,不想起来做事(不只是身体上的懒,心情上也懒)。 

这本来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病,照理说,是决不会搞错的,我写前面那些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废话啰嗦──不是学过一点点中医谁也晓得的事吗?

可是,台北的许许多多医生,见到少阴病,也当作是温病。温病要「发表清热解毒凉血」,少阴要「温经散寒」,治法等同天渊!结果,弄错,苦了病家,又坏了中医的名声。 

话先讲清楚:我并不是说台湾无温病,温病当然是有的。一得了,轻症银翘散(先喉微痛或破嘴巴者)或葛根汤(先伤津液后又感冒,一感冒就人发燥热,可说是温病伤寒,也可说是热伤风,常发于海边大晒一天玩回来后或坐飞机被空调抽干后)科中吃一吃就了事;重的话,如果要退高烧,白虎汤也可用(桂林古本有温病治法,我尚未一一试用到上手,只得退而求其次,待高贤指点);要偷懒,来个「专病专方」,银翘散或十味败毒散外挂中剂生地或重剂石膏也可,看是热在气分还是血分(这个蛮容易,气分较热右手脉强,血分热左手脉强,新手也能分辨),热在气分的话,生石膏一开要到四两(前述白虎汤亦然),捣碎一点煮,高烧才退得掉。如果是血分脉急而滑,生地、丹皮也可以下,大约三五钱开始试,分几次喝(因为生地之类的凉血药后作用蛮大的,弄不好凉坏了人,男人可能变鼻子过敏,女人下个月就延经了;反而是生石膏多用无妨,时下不少医师畏石膏而滥用生地,似乎是搞反了?),可以用科中,也会热退病愈。除此之外,科中普济消毒饮也可以用,效果不算太差,慢些,也稳些。 

(※注1.生石膏用法,可见于张氏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各处。其书之于温病,亦提及羚羊角之使用;而羚羊角之效,《名医心得丛集》谭氏述渠论之甚详可参。注2.白虎汤若因渴要加人参成白虎加人参汤,JT在此建议用党参,莫用人参。用了人参,烧会很难退。人参这味药不是那么好用的,我所见过很会用人参的高手,是指定一个产地固定品种的人参,一直试吃,吃到了然于胸,于是就只用那一种。不然效果随品种而千奇百怪,令人措手不及,恽铁樵先生等人之著作中就曾提及虚劳少女服老山参,一服即瞎的事实。再者,张仲景所说的人参,有可能药性较近似于今日之党参。而实际验之临床,如理中汤,则用党参效果远胜人参,用人参的吃了会有滞闷感,效力慢;用党参则见效甚速而服者感受甚畅。个中诸多不明之处,尚乞高贤有以教我。) 

可是,离谱的是,一见到喉痛,就判定为温病,什么普济消毒饮外挂龙胆泻肝汤再加板蓝根、连翘打去,这种做法就太不可取了。

 

不要忘记,少阴肾经接到人的扁桃腺,少阴受邪,元气上不来,扁桃腺失去生命能量的保护,没了抵抗力,细菌爱怎么长就怎么长,于是也会烂、会喉痛如刀割。这古时候叫作「喉痹」,我则戏称之为「少阴病.死喉咙」。西医可能都当作是发炎吧,但,同样是喉咙痛,来路却是大不相同的。 

一感冒就喉咙痛时,第一件事就是自己把自己的脉,分辨出是温病(洪滑)还是少阴(沈细),然后才好出手。 

如果是少阴,立刻,麻黄附子细辛汤(科中每次1.5克,一天四五次)或桂林古本的附辛芩连汤(用单味药配的话,黄连可稍较原书减量;或是用成方麻黄附子细辛汤2克搭葛根芩连汤1克,一天三次)立刻吃,也会很快好转,同时少阴病的特征「很想躺」或是连带的发烧症状也会缓解──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沈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

如果这一关慢了半拍,没守好,那也不要紧,照《伤寒论》看:如果是身体沉重、痛,或是原来不抖腿的人现在会抖腿了(可算作「身瞤动」乎?),或兼有拉肚子等兼证,用真武汤科中五克再挂两三克附子(科达的附子不错,比顺天、明通的有力很多,带些生附的药性,吃三克会全身麻),多吃几次,吃到舌根发麻,接着手脚也觉得又麻痹又重,等大约一两个小时,这阵麻的感觉退掉时,烧也会退,病也好了一大半。(※注3.科中的真武汤成方与古方相比,附子太轻而白朮太重,古方的附子一大约折为三两,现在当作一两来制药是略有偏差的。朮多附少的真武汤会很容易吃上火,补足附子的量、再加附子带白朮的药性之后会好很多。最近有一家「顺然」制药的真武汤,白朮的比例对了,只需补一点附子就好,还不错。)

又或者手脚一动会扯痛,脉又沈细得快把不到,当归四逆汤吃吃也会好,总之《伤寒论》中有成例可循,照书生病、照书吃药即可。 

但是,真是少阴病,若当温病医,就会医坏,不会好。偏偏眼下中医,医到病人送西医急诊打点滴的,很多。

 

JT叔叔论麻黄附子细辛汤

【桂11-21/宋】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

【麻黄附子细辛汤方】麻黄二两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细辛二两

右三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文写说:「少阴病始得之」,刚刚开始进入少阴病的时候,「反发热」,这个人反而发起烧来了。

一个人刚得少阴病,理论上是烧不太起来的──当然也有例外,因为真武汤、四逆汤也是标准的少阴病,但是它是烧得起来的──所以我这个说法是有点瑕疵的。

简单来说呀,张仲景这个辨证点,在临床上并不好用。

那么它说「脉沉者」,如果你遇到少阴病的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你把他这个脉,通常那个人的脉就是比正常的情况再更沉一些、更弱一些。那如果你要说开麻附辛有什么「确定的脉象」,好像也不太有耶:尺脉大浮的,有;尺脉大沉、大弱的,也有。所以尺脉比正常人沉或者浮,感冒的分类,大概都算到少阴,常常是开麻附辛或或者是真武汤,这是一点。

以麻黄附子细辛汤的方剂结构来讲的话,麻黄是外发的,附子是补阳的,那细辛,在这边我们可以说细辛是「通经驱寒」的药。身体里面哪里有水,而水里头有寒气,细辛就可以把这个寒气逼散。

与水气相关的经,一个是少阴经吧,一个是太阳经,但是我们通常也不会拿细辛作太阳经引经药,一般是用它来作少阴经引经药,就好像连属着往里的附子跟往外的麻黄,当做一个桥梁。少阴经走到最表面的时候,那个地方就可以用麻黄把邪气推出去了。在里面的时候,要用附子补阳,细辛就好像负责把附子补了阳气之后,但是那邪气、寒气还没有办法构到外面让麻黄推出去的话,中间那一段交给细辛。一般经方临床医家是这样看待细辛的。

那当然细辛在《神农本草经》的功能是什么?「通九窍」,对不对?所以后来麻黄附子细辛汤等也于是我们中国人「通九窍」的专病专方啰;这个另外再说。

还有一点就是,麻黄附子细辛汤呢,是一个我们今天临床非常好「滥用」的方子,好像有一个大陆什么地方的江湖传说,某位医生,几乎不管什么病人来,都开麻附辛,谁吃了也都有好。他就只是把脉,觉得这个人尺脉虚,就开麻附辛,就这样。

这样的开法,你觉得有没有道理?今天的人感冒,的确有很多人,乍看是太阳病,但其实也是可以用麻附辛的。比如说,有两种状况我们是感冒不分经,直接用麻附辛的:

第一种,就是一感冒,什么症状都没有,就只是流清鼻涕,那马上吃麻附辛,阳气就通上来了,你就不一定要用桂枝汤或麻黄汤。

然后另外一种,就是一感冒的当下,立刻就腰酸腰痛、一感冒腰就直不起来的,那也是直攻少阴的,那种情况下用麻附辛效果都不错。

还有一种看法是:如果照张仲景的讲法,这个人是「发热而脉沉」,发热,是一个人的身体亢奋、紧张,脉沉是这个人血压掉下来了,心、肾都衰弱了。你可以说在这个药物组里面,附子是一个可以「强心、强肾」但是会「降血压」的药,病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直接只开附子好不好?不一定行,那个人的血压不能更低了。而麻黄是发邪气,对心肾不太好,但是是「升血压」的药,所以这两个东西正好又是一个翘翘板,针对这个脉证来讲,「反发热.脉沉」这个状态,麻黄、附子同用是有意义的;大概是这样的思路。

像〈太阳篇〉的麻黄汤这个方子,有人就说,麻黄汤其实是一个「大寒药」,是「寒到你出汗」,这个说法是一个象征性的讲法,但是从药性这个面向而言,我觉得这个象征性的讲法是很有道理的。

咳嗽气喘之类的病,也有开麻附辛的时候;因为它也是一个调血压的方子。高血压我们不太用麻附辛,但是低血压我们常用麻附辛。而「低血压」的这种说法,也牵涉到嗜睡症(少阴病『但欲寐』嘛),通常是用麻附辛的。

麻附辛与扁桃腺的发炎

另外,一感冒立刻就扁桃腺发炎的,我觉得麻附辛也是可以用的主轴。

我们喉咙痛,也是有实热的喉咙痛的,像麻杏甘石汤证、银翘散证……那都是有实热的,怎么知道有实热?右寸,上焦的脉,跳得比平常有力、凶猛,就知道是有实热的。那个不属于少阴的守备范围,你要算温病也可以。

麻杏甘石汤证那种实热的喉咙痛先姑且不论,当人在得阴证、尤其是少阴病的时候,扁桃腺烂掉是常有的事情,这个阴证,把脉的时候,脉是沉细的,可是喉咙痛得不得了,人的三阴经都有走到喉咙这边,肝经、脾经、肾经在支撑人的喉咙,而最关系到扁桃腺的,是少阴肾经。

当少阴肾经受了邪气的时候,支持扁桃腺活下去的生命能就会被切断;一旦扁桃腺的生命能被被断电了,它就失去抵抗力、细菌就乱繁殖一通了。所以扁桃腺烂掉、痛得要死,你以为是实热、发炎,但其实很有可能是少阴经被断电了,这样当然是要用疏通少阴经的药来治疗它。

所以,如果你的扁桃腺痛得不得了,而你的脉又是偏比较沉细的,我们要想到从少阴治:这是一个阴证,要用阳药。

当然,也可以用一点点寒凉药来反佐,像上礼拜有讲到「附辛芩连汤」,是不是?那个方也是可以用的。没有麻黄也没关系,至少治得到这个喉咙的扁桃腺。少阴病刚发作、刚喉咙痛的时候,可以用附子、细辛加一点黄芩、黄连来治疗,这是一种做法。

效果好不好呢?这就要看各位够不够警觉了。一开始痛的那个当下就马上把脉确认,立刻吃药,就会很有效,喉咙一觉得刺痛,就马上配麻黄附子细辛汤吃,通常还蛮有效的。

关于麻黄附子细辛汤,有一点大家要记得:

张仲景写的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枚,附子一枚大概有汉代的三到四两重。所以,我认为麻附辛比较好用的用量,是附子放得比麻黄、细辛多。而我们一般外面买的麻黄附子细辛汤,多半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那种比例,那种麻附辛有没有用呢?常常也是有用的。可是当它没有效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附子加量之后,就变得有效了。

所以,麻附辛,到底来讲,我觉得「附子出头」比较有用,你就当作这个年头附子质量已经下降了,麻黄跟细辛都是有些伤元气的药,质量都不会下降。所以附子放多,我觉得比较能够确保它的疗效。不然得少阴病,吃了药,这个人反而虚掉,就没有意思了。

一般买得到的科学中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的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爱困」、「小便尿不出来」的有办法,治疗「喉咙痛」的少阴比较会失手。因为小便尿不出来,光是靠麻黄就可以发得动,可是,喉咙、扁桃腺烂掉,这是这个区块能量不足,必须要以补阳药为主才行,所以附子一定要出头。麻黄一、细辛一、附子二,这样下去的话感觉比较有到,或者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三,无论如何附子要它出头,这样才能确保它该有的疗效。如果你随便路上买一罐麻黄附子细辛汤想要治疗少阴病的喉咙痛,那通常是没什么效果,反而坏了这个方子的名声。

里头加点黄芩、黄连来反佐可不可以?可以啊。那,要不要去买黄芩、黄连这两种单味药?不必啦。家里如果有葛根芩连汤的话,挖一点来用就好了。反正只需要加一点点在里面,所以,「附子加量的」麻附辛汤两克、葛根芩连汤一克,半个钟头、一个钟头就吃一次,像打点滴一样,如果你的扁桃腺还没有真的烂掉、死透,那差不多在四个钟头里,这个喉咙痛会缓解、然后消失。

但是,如果你不能把握住「在第一时间(四个钟头内)把它修复」的话,扁桃腺烂开了,就比较难修了。之后在〈少阴篇〉里有好些方子是治疗喉咙痛的,但是,无论那些方子再怎么好用,你还是要先把少阴病医好,才能够用这些方子。不然,少阴病本身没有好,要光是单治一个喉咙痛、扁桃腺,这没办法。

石国璧教授麻黄附子细辛汤方证应用举隅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5人已访问

一、解析方证,抓住关键
患者,女,52岁。
主诉:失眠2年余。
现病史:近2年无明显诱因失眠,伴手足怕冷,头部发木,眼矇,健忘、乏力,总是打盹,但真正睡又睡不着,且易醒,醒后难以入睡,健忘,耳鸣,眼前有飞蚊,头晕,无汗。手足怕风,怕冷,脚一进空调屋就发木,下午全身疲乏无力,时有胸闷,痰少,腰酸痛,腹胀,尿黄少,尿急,大便时干时稀。以上诸症均与情志变化有关。舌边红苔薄黄,脉沉细,尺脉弱。血压正常。
当时有三位跟师学生,一位学生辨证为脾肾阳虚,治宜温阳健脾;第二位学生认为以上诸症均与心情有关,辨证为肝郁脾虚,方拟用逍遥散;第三位学生辨证为肾阳虚,方拟用八味地黄汤。
石老认为:脉微细,但欲寐,少阴病。方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桂枝汤。
方药:生麻黄6g(先煎)细辛5g沙参10g 黑附子10g(先煎) 五味子6g 麦冬10g桂枝10g 茯神15g 大枣6枚 生姜2片。6付。水煎。日1剂、分2次口服。
6剂后患者诸症好转,继服上方2个月,面色红润,睡眠好,无怕冷,无头晕耳鸣,二便正常。
按语:此患者病症复杂,症状似乎寒热错杂,虚实兼夹,三位学生各抒己见,众说纷纭。石老抓住患者总体怕冷,脉沉细,以脉定证,辨证为少阴证,方宗麻黄附子细辛汤。诊疗全程未用枣仁、龙骨、牡蛎安神之剂,而以辛温之法治疗失眠,可谓独辟蹊径之法,体现了石老谨守病机,方无定方,法无定法的学术思想。
二、谨守病机,扩大应用
患者,男,38岁。
主诉:睾丸抽痛2月。
现病史:患者主诉感冒后,头昏、疲乏无力、出虚汗、怕冷,已经2个月多。西医全面检查,各项都正常,但是患者感到头很沉重,而且一天比一天加重。经朋友介绍前来就诊。询问患者,病后无性欲,而且少腹、阴茎及睾丸有抽痛感。脉沉细无力。舌苔白,质胖。
辨证:此病属寒邪直中少阴证,非同寻常之外感,民间称之为“阴寒证”,正气大虚,寒邪直中少阴。治宜助正驱邪,表里双解。宗麻黄细辛附子汤加减。
方药:麻黄6g 制附子10g细辛5g桂枝10g 白芍10g吴茱萸5g 防风10g甘草6g 香附10g川楝子10g生姜2片红枣7枚。水煎分2次兑匀,分3次温服,6剂。
二诊:服药后怕冷、少腹及睾丸抽痛减轻。脉沉细。舌苔白,质胖。
方药:原方加黄芪、党参10g,6剂。
三诊:诸症消失,疲乏减轻,体力增加。怕冷消失,少腹及睾丸抽痛减轻。
方药:桂附地黄丸2瓶,每次服10粒,一日2次,淡盐水送服。
按语:《内经》要求医者“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而“谨守病机”的前提是准确地推求病机,即在尽可能详尽地审疾察症,完整地占有四诊资料的基础上,通过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归纳概括,分析综合,最后作出病机诊断,以利于遣选高效方药。如前所述,在《伤寒论》中,麻黄附子细辛汤证的基本病机是心肾阳虚,复感寒邪,表里同病。这是就外感时病而言。若系内伤杂病,其基本病机则为阳虚寒凝。该患者得病后,以为是一般感冒,服感冒药不应,且病情越来越重。患者原来好运动,爱打篮球,但是病后,走路都没有力气。而且特别怕冷,头昏不爽,少腹及阴茎抽痛。患者难受至极,但到西医院几次做全面的检查都说正常。中医辩证则是“寒中少阴,阳虚寒凝”,方以麻黄细辛汤加减起效。
三、体质辨证,灵活施治
患者,男,80岁。
主诉:咽痛一天。
现病史:近一天无明显诱因咽痛,发热,周身疲乏无力,昏昏欲睡,平素畏寒凉,肢体凉。舌淡红苔黄,脉沉细,查:咽不红肿。
方药:生麻黄6g(先煎)黑附子10g(先煎)细辛5g
一剂后,微汗出,周身轻松,咽痛愈,发热除。
按语:人之体质,禀于先天,成于后天。而人禀五行,各有偏重。早在《内经》上就记载着太阴之人、少阴之人、太阳之人、少阳之人、阴阳和平之人以及木形之人、火形之人、土形之人、金形之人、水形之人的心理、生理、病理特征与治疗宜忌等内容。《伤寒论》上提到的“酒客”、“淋家”、“疮家”、“衄家”、“亡血家”等,亦属于体质辨证的范畴。历代医家大多重视体质辨证,如近代名医张锡纯关于体质辨证的论说更为确切具体,且经得起临床验证。他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写道,“外感之著人,恒视人体之禀赋为转移,有如时气之流行,受病者或同室同时,而其病之偏凉偏热,或迥有不同。盖人脏腑素有积热者,外感触动之则其热益甚;其素有积寒者,外感触动之则其寒益甚也。”而麻黄附子细辛汤证的体质病理便是素体阳虚。该患者为“素体阳虚”之体质,虽有咽痛,发热,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汤一剂而愈。
张仲景《伤寒论·辨少阴病脉证并治第十一》中,第283条:“病人脉阴阳俱紧,反汗出者,亡阳也,此属少阴,法当咽痛而复吐利。”第311条:“少阴病,二三日,咽痛者,可与甘草汤,不差,与桔梗汤。”都论及少阴病之咽痛。现在我们一见咽痛,多用清热解毒药,石老认为咽红不甚,扁桃体不肿大,素体阳虚者,即可大胆应用辛温发散之法,这是石老灵活运用麻黄附子细辛汤之心法,达到了药少而效宏的效果。


黄煌教授——感冒发热与麻黄附子细辛汤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47人已访问

原创 黄煌老师 本文来源于经方医学论坛

编者按:麻黄附子细辛汤是经方中的辣咖啡和兴奋剂,所以它治疗的病种很多,常用于阳虚感冒,黄师曾称其为麻黄体质者的“伟哥”,让我们对此方印象深刻,临床发现,对于精神不振、性趣淡漠的麻黄体质者,无论男女,效果反馈都不错,但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运用此方前务必要做好体质辨识,确定是否有麻黄体质特征。下面让我们从阳虚感冒开始,跟随黄煌教授来体味这首神奇的经方。 
一夜乱梦,晨起咽喉干痛,白天头昏,鼻子流清涕。晚上回家后一量,体温37.9,感冒了。盖了两条被子还不觉得暖。还是老办法,服用麻黄附子细辛汤。生麻黄10克、附子15克、细辛10克。汤液淡,但入嘴舌麻。半夜里,全身发热,心跳加快,微微汗出。凌晨体温即为37.1。今天的感冒,麻黄附子细辛汤一剂而安。

我一年大约有两次左右的感冒,小时候感冒发热,妈妈从不给我打针,只是一粒APC,汗一出,人就爽了。后来我学医了,自己给自己看病,有用板蓝根,有用桑菊饮、银翘散加味的,后来就是用经方,或葛根汤,或麻黄附子细辛汤,比较下来,还是经方来得快,半剂就可发汗退热。

我的体质充实,肤色偏黑,皮肤粗糙,不易出汗,每次感冒大多有受凉疲劳的诱因。回想起来,大前天上午在家写东西,没开空调,自觉四肢冰凉,室外气温骤降,出门不觉打个寒噤。然后,前天去北京开会,千里一日还,难免起早带晚,也是疲劳伤阳气。然后就觉精神不足,而且面部皮肤如有蜘蛛丝,小便清长,且时有心悸。这便是所谓的阳虚感寒,麻黄附子细辛汤证。

很长时间,我总以为感冒是病毒所致,通常选用清热解毒药,后来临床多了才明白,其实中医看感冒不是针对病毒细菌的,而是看人体在感冒过程中所出现的何种反应状态,然后给以相对应的方药。寒者温之,热者清之,虚者补之,实者下之,有风者散之,有蕴湿者化之,……但是,理论上好说,而到临床上就往往寒热难分,虚实难辨。如何是好?古代医家常用方证来规范标识机体在疾病过程中的反应方式,从而让看病变得容易些,《伤寒论》中的许多方证就是典范。在方证相应的原则下,这些经方表面上似乎是药物的随意组合,而实际上是人体疾病过程中某种特定反应方式在方剂上的投影。桂枝汤是这样,麻黄汤是这样,麻黄附子细辛汤也是这样。

麻黄附子细辛汤药仅三味,针对阳虚感寒的疾病状态,以精神萎靡、恶寒无汗、身体疼痛、脉沉为特征。这种状态,在许多壮实的男士中间,反而多见。其人多面色黄暗,精神萎靡困倦、舌淡苔水滑、脉沉迟者,虽然感冒发热,只要见上述诸证,照常可以使用本方,不必为麻黄附子细辛的辛热发散而恐惧。日本岛根县疑难病研究所的龟井勉主任在日本《医学论坛报》上报告称,老年人耐药菌感染时,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可改善发热等症状,此经验,也值得借鉴。

麻黄附子细辛汤,原来还可以这样用!

导读:病窦是因为窦房结及其周围组织发生器质性改变所致。汤氏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该病,取得较好疗效。

麻黄附子细辛汤出自《伤寒论》,主治太少两感,病偏少阴(心肾里虚寒证)者。病窦是因为窦房结及其周围组织发生器质性改变所致。汤氏认为病窦中医辨证多属心肾阳虚、寒滞经脉。其症状可见:面色白或萎黄,胸闷心悸,头晕乏力,四肢欠温,舌淡紫,苔白腻,脉沉迟或结代。汤氏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该病,取得较好疗效。兹结合病案介绍如下。

1.通阳祛寒,增脉复律

病窦好发于素体阳虚、心气不足的中老年人。汤氏认为病窦属于中医学“心悸”范畴,以心肾阳虚、气虚血瘀为基本病理。《治脉撮要》曰:“迟来一息,阳不胜阴,气虚血寒。”《兰室秘藏》云:“三阴三阳经不流行,而足寒气逆为寒厥,其脉沉细,麻黄附子细辛汤为主。”汤氏对心肾阳虚,寒滞经脉,脉沉迟,心率40次/分左右,但无严重晕厥、黑蒙等心源性脑缺血的息者,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合益气活血之品,以通阳祛寒,增脉复律。

病案1:王某,男性,61岁。患者因头晕心悸、心率缓慢10余年,经食道心房调搏等测试,诊断为病窦。近日常感胸闷气短,心慌心悸,头晕乏力,面色萎黄,手足欠温,喜暖畏寒,食欲不振,夜寐多梦,二便调,舌淡红,边有瘀斑,苔白腻,脉沉细而缓。心电图:窦性心动过缓。阿托品实验阳性。中医辨证为心阳不振,气虚血瘀。治宜通阳祛寒,益气活血,增脉复律。方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炙麻黄6g,细辛3g,熟附片6g,丹参15g,川芎10g,黄芪20g,神曲12g,山楂15g。日1剂,水煎服。服上方20余剂后症状缓解,心率65次/分。随访半年未复发。

2.温经通络,散寒止痛

病窦常伴发于冠心病。由于冠状动脉狭窄或痉挛,心肌供血不足,不仅可以诱发心绞痛,而且可以导致缺损。汤氏指出,中医辨证为心阳不振,寒凝血滞。症见脉沉迟或沉细而弦缓,伴胸闷胸痛、心悸气短,遇寒或受凉加剧。《素问·举痛论》云:“经脉流行不止,环周不休,寒气入经而稽迟,泣而不行。”“寒气客于脉外则脉寒,脉寒则缩蜷,缩蜷则脉绌急,则外引小络,故卒然而痛。”故可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温经通络,散寒止痛。钱天来曰:“麻黄……以解在表之寒,以附子温少阴之里,以补命门之真阳,又以细辛之气温味辛专走少阴者,以助其辛温发散。三者合用,温散兼施……无损于阳气矣,故为温经散寒之神剂。”

病案2:黄某,男性,67岁。患者有冠心病心纹痛病史3一4年,一周前因遇寒而诱发胸痛。症见面色白,冷汗自出,手足不温,胸闷胸痛,心悸气短,遇寒加剧,得温稍舒,渴喜热饮,神疲乏力,夜尿频,舌淡紫,边有齿痕,舌下脉络瘀曲紫暗,脉沉迟而结代。心率46次/分,律不齐。心电图:V1一V4呈缺血性改变。辨证属胸阳不振,寒滞经脉,血瘀脉络。治宜温经通络,散寒止痛,活血化瘀。方选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炙麻黄6g,细辛5g,熟附片9g,黄芪25g,党参15g,丹参15g,川芎10g,水蛭6g。日1剂,水煎服。服上方15剂后症状缓解,心率66次/分。

3.温肾化气,振奋心阳

急性心肌梗死后,部分心肌缺血坏死,窦房结、房室结及部分传导系统受累,常出现缓慢性心律失常,亦称急性病窦综合征,可伴有急性心功能不全。临床上多见脉沉迟或细缓而结代,伴四肢厥冷,甚至晕厥,胸闷气促不能平卧,小便短少,双下肢浮肿等心肾俱寒、阳虚水泛证。汤氏认为可在强心、利尿的基础上配合麻黄附子细辛汤温肾化气,振奋心阳。《冉注伤寒论》云:“水气由手少阳三焦并注寒水之脏,即为少阴始病,水气下注,故脉沉……水脏之寒不与表气相接,故于麻黄附子汤中,用气辛味烈之细辛,温水脏而散其寒,使水气与表热相和而作汗。”然对于阳虚水泛严重者,可合五苓散或五皮饮等渗下利水,或配合三拗汤以宣上,平胃散以运中,共奏宣畅三焦之功。

病案3:杨某,女性,65岁。患者因急性下壁心梗而入院一周。经治疗胸痛好转,但出现房室传导阻滞和急性心衰。症见:胸闷气短,心悸心慌,动则喘促,面色白,四肢厥冷,神疲乏力,食欲不振,小便短少,双下肢浮肿,口唇及舌淡紫,舌边有瘀斑,舌下络脉瘀曲紫暗,苔白腻,脉沉迟而结代。心率46一52次/分,律不齐。心电图:急性下壁心梗,并II度房室传导阻滞。中医辨证为心肾俱寒,阳虚水泛。治宜温肾化气,振奋心阳,泻肺行水。方选麻黄附子细辛汤合葶苈大枣泻肺汤加减:炙麻黄6g,细辛5g,熟附片9g,黄芪25g,红参15g,丹参15g,川芎10g,葶苈子10g,桑白皮15g,木通15g,泽泻10g。日1剂,水煎服,另强心、利尿剂继续使用。3剂后小便清长,自觉胸闷气短、心悸心慌缓解。续服上方7剂后,胸闷气短、心悸心慌明显缓解,四肢回温,双下肢不肿,心率70次/分,复查心电图示窦性心律。

来源:现代名中医冠心病治疗绝技,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