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聂惠民传承创新伤寒学五部曲+初学《伤寒论》必知秘诀 中医泰斗任应秋倾心讲述  

2017-03-25 17:5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聂惠民传承创新伤寒学五部曲 
摘自2017-3-24中国中医药报
□郭华 李献平 北京中医药大学

聂惠民,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首都国医名师,著名的《伤寒论》研究专家。五十五年来致力于《伤寒论》六经辨证理论体系与防治疑难杂病的研究。她对《伤寒论》的探索研究博广精深,对六经辨证理论体系及理、法、方、药的运用规律具有独到的见解和诊疗技术。她治学严谨,笔耕不辍,撰写并出版《伤寒论》研究方面的学术著作十余部,发表《伤寒论》学术论文数篇。

笔者通过访谈聂惠民教授,介绍了她学识伤寒、讲授伤寒、诊用伤寒、创研伤寒、论写伤寒的传承创新伤寒学五部曲。

学识伤寒

聂惠民是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的首届毕业生。在校学习的六年中,她勤奋努力,认真研读中医四大经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其中《伤寒论》尤为诸名家们所推崇,而且授课老师中陈慎吾、刘渡舟、胡希恕等皆为名家,聂惠民有幸得到诸位名家的亲传和指导,在临床见习阶段,目睹诸位名家运用经方解决了诸多疑难杂病,愈来愈感觉到了《伤寒论》的魅力。

1961年,聂惠民得到焦树德带教,焦树德为她经方医案作业写了评语,她把这份作业一直珍藏至今。1999年焦树德为聂惠民的《经方方论荟要》一书作序时,看到这份已经暗黄色的病案纸,焦树德甚为激动。大学毕业后聂惠民到黑龙江中医学院(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伤寒教研室任教时,也认真向前辈学习,虚心向华庭芳、邹德深等老教师请教。

1978年,聂惠民作为教学骨干奉调回母校(北京中医药大学)伤寒教研室任教后,又得到了时任教研室主任刘渡舟的亲传与指导。聂惠民如饥似渴地向前辈学习,以不断提高自己学术水平。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学术交流比较活跃,聂惠民虚心向全国的伤寒界名家们求教,如南京的陈亦人、湖北的李培生均对她有过精心指导。1987年陈亦人还将其新著作《伤寒论求是》赠送给她。

聂惠民不仅注重请教名师,交流提高,自己更是勤奋努力,从古籍、文献中学习,汲取知识。学习《伤寒论》后世注家之著作,如王叔和的《脉经》,成无己的《注解伤寒论》《伤寒明理论》,方有执的《伤寒论条辨》,尤在泾的《伤寒贯珠集》,柯韵伯的《伤寒来苏集》等,均孜孜不倦,认真研读。研读陈修园的《长沙方歌括》时,聂惠民将学习体会,结合古今临床应用汇集成册,出版了《长沙方歌括白话解》。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为了搜集宝贵的古籍资料,跑遍了北京的各大图书馆,遍寻《伤寒论》相关古籍。当时在戏楼胡同的柏林寺(北京图书馆),珍藏了许多孤本、善本等宝贵书籍,只可阅览,不外借。聂惠民回忆说,那时候,她和丈夫张吉带着午餐,在图书馆一待就是一天,在那里研读、摘抄宝贵的古典医籍,所有的假期和星期日几乎都是在图书馆度过。图书馆管理员们都被聂、张两位教授执着求知的精神所感动。那时候还没有复印、拍照等条件,更没有电脑检索,只能靠手写手抄,自己动手翻书检索,其辛苦和付出真的难以想象。聂惠民硬是凭借着这种勤奋执着、锲而不舍的精神,研究、整理出了大量的宝贵文献,为后来撰写《经方方论荟要》《伤寒论集解》等专著,奠定了基础。

讲授伤寒

聂惠民讲授伤寒历经五十余载,曾为本科生、研究生及各高校中医教师、临床医师等不同层次的学员授课。她主张因材施教,针对不同受众选择不同教学内容及方式。

1979年,中医院校的研究生教育刚刚起步,聂惠民作为伤寒教研室的教学骨干,协助刘渡舟招收及培养研究生。当时缺少研究生培养的经验和规范。因此,聂惠民从研究生的招生面试、制定培养计划、授课、带教等方面均全程参与,亲力亲为。她提出培养模式要突出“熟读经典,跟诊临床”,并前往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门诊部协商,安排研究生上临床,她亲自带教,不仅协助刘渡舟培养了多名硕博研究生,也为伤寒专业的研究生教育树立了典范,奠定了基础。

1987年以后,聂惠民开始独立招收研究生,对于硕士、博士研究生的培养规范,她又有了更加系统和深入的主张。她强调培养模式应具备纵深、全面、横向、综合的特点,符合现代医学模式,紧扣《伤寒论》核心内涵,当精论伤寒。

聂惠民经常受邀参加各种学术会议,为高层次人员,如高校中医教师及优秀中医临床工作者讲课。为首届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培训,她讲了经方防治疑难病的经验;为全国中医院校伤寒教师培训,她进行了论《伤寒论》理论精髓的核心的主题论述;在第二届中国中医药发展大会“名医学术”论坛,她就《伤寒论》的学术成就做了大会发言,旨在弘扬仲景学术,促进学术创新。

聂惠民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担任伤寒教研室主任期间,十分注重教研室教师的课程审核、教师培训、合理分配师资、组建教学梯队等工作,并且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独具特色的《伤寒论》教学工作方法,大大提高了《伤寒论》的教学质量。她十分重视年轻教师的培养,亲自牵头主讲,创立了《伤寒论》品牌课程。她所带出的教学团队使北京中医药大学《伤寒论》教学成为该校的品牌课程,在全国中医药高等院校教学中影响卓著。

聂惠民担任伤寒教研室主任期间,主办过两期全国伤寒论师资进修班,为全国多所中医院校培养了高级师资人才。她曾多次赴国外讲学,传扬仲景学说,在美国、意大利等国家具有较强的学术影响力。

聂惠民于1997年被评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开始从事师带徒工作。她对徒弟严格要求,亲自检查他们的经典学习报告,认真批阅他们的医案,对理解有误的地方,马上讲解,其弟子们受益匪浅。她作为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培养了多批次学术继承人和传承博士后10余人,她自己培养的博硕研究生(含国际学生)、博士后共计20余人。她的学生、徒弟遍布国内外,均已成为业务骨干,其中有多位博士生导师,再传弟子已数百人。2016年她被南阳仲景书院聘为“仲景国医大师”,八十多岁高龄的她仍在为传承经典做贡献。

诊用伤寒

聂惠民诊用伤寒,可以说有以下几个阶段:

学用经方,初得入门 聂惠民记得自己在大学读书时,老师上课时最常说一句话,只有学好《伤寒论》才能成为名医。仲景的《伤寒论》难道真的这么有用吗?1963年春天,她在出诊时,遇到这样一个病人,21岁的未婚女孩,主诉尿频,一个上午要小便数次,每次尿量都不多。女孩烦恼于其求医的过程,曾去过多家医院就诊,医生都说她没有病,但她就是尿频。聂惠民问她小便时疼不疼,患者说不疼,就是小便憋不住。后诊其脉,脉沉象,舌苔薄白,化验指标均正常。聂惠民想小便频,不顺利,不就是张仲景《伤寒论》第七十一条所说的小便不利吗?张仲景治疗这种小便不利用的是五苓散。于是就用了五苓散原方,先开了三剂,每天一剂。三天之后,患者复诊,面有喜色,说病情减轻,目前小便量多了一点,次数也少了,症状好转。于是续服六剂,后随访痊愈。这是聂惠民第一次运用经方治疗的病人,竟然收到如此意想不到的效果,使她深感张仲景的方简而效神。

习用经方,爱不释手 自从尝到了经方的甜头,聂惠民便愈发热爱《伤寒论》,热爱经方。她善用经方,习用经方,已经到了爱不释手的程度。不论是常见病还是疑难病,她总是用看似平淡的经方,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一位低热八个月之久的高三中学生,历经各种西医检查未见异常,多方求医却始终无法退热。求治于聂惠民,她处方竹叶石膏汤加味,服用两周热退,体温正常。一位男童,患嗜酸性粒细胞增多症,西医治疗一月余,医疗费已花一万多,嗜酸性粒细胞仍达80%,居高不下,聂惠民以小柴胡汤加减治之,服药7剂后,嗜酸性粒细胞降至27%,治疗三周痊愈。一位女患者食不慎则吐,治疗不效后发展为几乎每顿饭必吐,聂惠民辨证为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证,服此汤7剂后,呕吐锐减,而后调养病愈。一位女孩,因减肥节食,患上神经性厌食而骨瘦如柴且闭经,聂惠民用大黄?虫丸加减化裁,经过近两年的治疗,月经来潮,恢复健康。

痼疾难医,求助伤寒 聂惠民在临床上凡遇到难治疾病,总是求助于《伤寒论》,求助于经方。有一个病例,她永远都不能忘怀。这个患者本身是西医医师,因腹痛,腹泻,早晨一起床就要泻,一泻多次,肚子一疼就要腹泻,一点不能耽搁。长期腹泻使患者消瘦疲乏,手脚发凉,脉沉缓无力。西医的诊断为“节段性小肠炎”,服用多种西药消炎药均不显效,求治过中医亦不见效。故慕名来求治于聂惠民,在诊治时,给患者进行腹诊,她发现患者腹部皮肤上都是花纹,呈紫颜色,按其腹部是柔软的,也没触及有包块。聂惠民于是就问:“你腹部花纹是怎么回事?”患者答曰:“我肚子一疼就得用暖水带,越热我的肚子越好受。”聂惠民再检视前医所开之药,针对炎症,全都是蒲公英、紫花地丁等清热解毒之品,心里也就明白了不效的原因。从症来看,喜暖喜温,泻下已久,脉沉缓无力。于是以太阴腹泻辨证论治,取仲景之理中汤与四神丸合方化裁治之,三剂症减,守方调治月余而愈。

又有一患者,70岁老妇人,被诊断为“舌癣”。家是东北辽阳的,曾经到沈阳治疗了一段时间,疗效不佳。以后转到天津、北京等地求治,仍不见效。其症为舌疼,什么都不能吃,只能喝一点稀的流食。舌头不敢动,不敢嚼,不吃饭的时候就用冰块含在嘴里,用冰镇着,疼就会缓解一些,舌面上半边是溃疡,已溃烂凹陷,舌色鲜红。西医院检查诊断不是舌癌,没什么好的办法治疗。病已两年,经中西药治疗未见收效。患者痛苦依旧,经人介绍前来求聂惠民诊治。聂惠民辨证论治,求助于《伤寒论》,取经方竹叶石膏汤化裁治之。七剂药吃下去以后,舌面疼痛居然减轻了,经治疗三个月以后,舌头溃烂凹下去的部位慢慢恢复正常色泽,舌肌生长平复,和正常人一样,病愈后十几年未见复发。

在聂惠民从医临证这五十多年中,感受到经方的神奇、多验,真是不可胜数。

创研伤寒

聂惠民始终认为对于《伤寒论》,对于仲景学说,应当本着“要继承、要发扬、要创新、要提高”的四项基本原则来进行研究与创新。她创研伤寒,主要体现在理论、临床与实验研究三方面。

理论研究方面,聂惠民承担原卫生部古典医籍校勘课题,采取对校、本教等方法,逐字校勘,完成《伤寒补亡论校注》;运用文献理论研究方法,采用条文注疏、病证分类、论理发微、专题讨论等方式,进行文献研究,对《伤寒论》全面系统注释、解疑研究,并开展了《伤寒论》类证、类方、类脉的综合研究,如柴胡剂、苓桂剂类方系列。仲景辨证论治理论体系及病机、方药的探讨为重点,完成了如《伤寒论析义》《经方方论荟要》等有关《伤寒论》等系列医籍。

临床研究和实验研究方面,聂惠民主要对《伤寒论》理、法、方、药的系统研究,六经辨证论治规律及经方临床运用规律进行了研究,开展了经方治疗中医、西医各种病证的研究,因其擅用经方治疗内、妇、儿科疑难杂病,故亦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进行有一定规模的临床研究。承担主持多项国家教育部博士点课题,如“经方改善儿童体质的研究”以提高免疫能力,增强体质为研究核心;“经方防治萎缩性胃炎的研究”从经方论治展开对慢性萎缩性胃炎的临床与实验研究,以及“桂枝剂治疗支气管哮喘的研究”等,获科技进步奖一项。研制纯中药制剂“健脾金丹”等,取得满意的科研成果。

论写伤寒

聂惠民治学严谨,锲而不舍,中医功底雄厚,在《伤寒论》研究方面,造诣颇深。她擅于总结经验,笔耕不辍,她主编或独立撰写的《伤寒论》研究的系列著作有十余部。这些专著将她50余年研究《伤寒论》与经方应用的学术成就及宝贵经验传授世人,她的创新思维和独到见解,对于经典理论与经方应用于临床,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是传承与发展《伤寒论》的宝贵财富。

其中《聂氏伤寒学》《伤寒论与临证》《经方方论荟要》《名医经方验案》等著作,从多个角度、不同学术层面阐述《伤寒论》的丰富内涵,全方位地对《伤寒论》的理论体系、六经辨证体系、经方应用规律等进行了深入研究,创新提出“伤寒学”的新理念。

她的代表作《聂氏伤寒学》93万字,是研究伤寒论的学术巨著,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临床实用性。本书2002年首次出版受到读者喜爱,其后三次重订,2010年修订为《三订聂氏伤寒学》,受到业界高度评价。著名伤寒学家刘渡舟阅后,题字“惠民教授,贵在创新”予以褒奖。

聂惠民公开发表论文数十篇,分别从理论、临床、科研不同角度,探讨了《伤寒论》的理、法、方、药辨证论治运用规律的应用与研究,如小柴胡汤的系列研究、《伤寒论》的治则与治法、论《伤寒论》合方治则的优势、《伤寒论》治喘诸方的应用、论《伤寒杂病论》对中医临床医学的贡献等,具有较高的理论水平和学术价值。

此外,她参编、合编著作二十余部,如《伤寒挈要》《伤寒论高校教学参考书》《中医脉诊学》等。

五十五年来,聂惠民为弘扬仲景学术锲而不舍,她创立聂氏伤寒学,见解独到,学术价值高,促进了伤寒学科发展。虽已八十三岁高龄,仍严尊经旨,孜孜以求,追求学术,永无止境。(郭华李献平)

初学《伤寒论》必知秘诀 中医泰斗任应秋倾心讲述

聂惠民传承创新伤寒学五部曲+初学《伤寒论》必知秘诀 中医泰斗任应秋倾心讲述 - 放下 - 放下
 

《伤寒论》是中医学习辨证施治较有系统的书,是后汉张仲景的杰出著作。学习中医,必须要读《伤寒论》的重要意义,已经为大家所熟知了。但是究竟如何阅读才好?我想从以下几方面谈一下,仅供初学《伤寒论》者的参考吧。

(一)选本

一般读《伤寒论》的,往往都是读注本的多,很少有从《伤寒论》白文本着手。其实这是研究伤寒论的关键问题,不应该忽略。因为白文本是仲景《伤寒论》的基本面貌各家注本于《伤寒论》的本来面目,或多或少都有所改变了。当然,所谓白文本,亦只是指北宋林亿等的校刊本而言,除了林校本而外,我们不可能再看到更接近仲景原论的白文本宁。北宋刊本,亦为稀世之珍,国内还没有访到是否有这个本子的存在。其次是明代赵开美的翻刻宋本,据《经籍访古志补遗》说:“此本为仲景全书中所收,曰翻刻宋板,其字面端正,颇存宋板体貌,盖伤寒论莫善于此本”。可惜这个刻本,亦流传甚少,不易购得。无已,下列几个本子,还不失为《伤寒论》白文本的善本。第一是民国元年武昌医馆刊本,其次是民国十二年恽铁樵托商务印书馆的影印本,又其次是民国二十年上海中华书局的影印本。这三个本子都是据赵氏翻刻本而校刊或影印的,在古旧书店时或可以买到。1955年重庆人民出版社发行的《新辑宋本伤寒论》,也是据赵刻本排印的,1959年又增附索引发行,仍不失为较好的白文本,只是删节去原本的辨脉法、平脉法、伤寒例、辨痉湿暍病脉证,辨不可发汗病脉证并治、辨可发汗病脉证并治、辨发汗后病脉证并治、辨不可吐、辨可吐、辨不可下病脉证并治、辨可下病脉证并治、辨发汗吐下后病脉证并治等十二篇,以及三阴三阳各篇篇首所列诸法条文,可以称做《伤寒论》的白文节本。


(二)选注

注《伤寒论》的,从宋至今,不下四百余家,要想尽读这些注本,既不可能,亦没有这个必要。但是较好的注本,不仅可以帮助对《伤寒论》的理解,还足以启发我们的思路。因此,在阅读了白文之后,选几家较好的注本来看,这是非常必要的。兹选列数家如下,以供参考。


1.《注解伤寒论》宋·聊摄成无己注

书凡十卷,这是通注《伤寒论》的第一部书。汪琥说:“成无己注解伤寒论,犹三太仆之注《内经》,所难者惟创始耳”。的确,没有蓝本可凭,而要注释这样一部经典著作,是不太容易的事。成氏注的唯一特点,基本是以《内经》为主要依据。仲景在自序里曾说:“撰用素问·九卷”。而一般人也说仲景《伤寒论》是在《内经》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读了成氏注,更可以说明这一点。如《伤寒论》说:“凡用栀子汤,病人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成注以《素问》标本病传论作解云:“病人旧微溏者,里虚而寒在下也,虽烦,则非蕴热,故不可与栀子汤”。《内经》曰:“先泄而后生他病者,治其本,必且调之,乃治其他病”。这条确是治病的标本先后问题,旧微溏里虚证是本病,栀子豉汤证是标病、新病。里虚者,只能先温其里,这既是《内经》治病求本的精神,亦是仲景最为丰富的经验。又如《伤寒论》说:“脉浮紧者,法当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迟者,不可发汗,何以知之然?以荣气不足,血少故也”。成注云:“《针经》曰,夺血者无汗,尺脉迟者,为荣血不足,故不可发汗”。凡此都可以说明仲景运用《内经》理论于临床,是非常纯熟的。尽管在《伤寒论》的文字中,很难看到仲景引用《内经》的成语,一经成氏注释,则知仲景立法,往往以《内经》为依据。足见仲景所说撰用《素问》、《九卷》,完全是有来历的。因此可以说,如果善读成氏注,实足以启发我们更好的运用《内经》理论于临床。成氏于晚年还著有《伤寒明理论》四卷,反复分析发热、恶寒等五十个症状的性质,亦大足以启迪我们临床辨证的思考方法,值得一读。


2.《尚论篇》清·西昌喻嘉言著

书凡四卷,本名“尚论张仲景伤寒论重编三百九十七法”。喻氏书是以明代方有执的《伤寒论条辨》为依据而著的,其立论要点有三:首先驳正王叔和叙例,认为多属不经之语;其次是从仲景三百九十七法中循其大纲细目,分别厘订;再次是指出《伤寒论》以冬月伤寒为大纲。六经中又以太阳一经为大纲,太阳经中又以风伤卫、寒伤荣、风寒两伤荣卫为大纲。因而他把《伤寒论》原文重新作了如下的调整:凡风伤卫证列于太阳上篇,寒伤荣证列于太阳中篇,风寒两伤荣卫证列于太阳下篇。太阳阳明证列于阳明上篇,正阳明证列于阳明中篇,少阳阳明证列于阳明下篇。合病、并病、坏病,悉附入阳篇。据腹之或满或痛而当下当温者列于太阴篇。凡本经宜温之证列于少阴前篇,凡少阴经传经热邪正治之法列于少阴后篇。凡肝肾厥热进退诸法列于厥阴篇,并以过经不解、差后劳复、阴阳易诸病悉附入之。总之,喻氏是持错简方法治《伤寒论》的中心人物,前继方有执,后启张璐、黄元御、吴仪洛、周禹载、程郊倩、章虚谷诸家。把《尚论篇》阅读了,诸家之说,便可一以贯之。


3.《伤寒论集注》清·钱塘张志聪著

书凡六卷,是他晚年的定本,未曾完稿,便即死去,后来是由高士宗给他完成的。张志聪认为王叔和叙例自称热病,证候既非,条例又非,大纲与本论且相矛盾,便削去了叔和叙例。他又以成无己阐发风伤卫、寒伤荣之说,而以脉缓、脉紧、恶风、恶寒、有汗、无汗等,分列桂枝、麻黄两大证,与风寒两感、荣卫俱伤的大青龙证鼎足而三诸说,为始差毫厘,终失千里,反足以蒙蔽仲景之学,不足为训。他尤其认为六经编次,自有条理贯通,不容妄为诠次。这一点是和喻嘉言一派持错简论的完全相反,他把六经诸篇三百九十八条,按照原本次序分做一百章,自为起迄,各具精义,决不能把《伤寒论》当做断简残篇,遽然予以条例节割,应该是拈其总纲,明其大旨,从汇节分章,使其理明义尽而后已。至其治《伤寒论》主要思想,期在阐明人体“经气”的变化。他认为,三阴三阳、六经六气,在天地之间有,在人身之中亦有。无病则六气运行,上合于天,外感风寒,便以邪伤正,始则气与气相感,继则从气而入经。懂得“经气”的道理,从而读《伤寒论》,便能因证而识正气之出入,因治而知经脉之循行。他的这个主张,又经张锡驹的继续发挥,陈修园的不断宣扬,于是他便成为维护伤寒旧论一派的中坚人物,并且对后学的影响很大。


4.《伤寒来苏集》清·慈谿柯韵伯著

书凡八卷,包括《伤寒论注》四卷、《伤寒论翼》二卷、《伤寒论附翼》二卷。他认为《伤寒论》经王叔和编次后,仲景原篇,不可复见,章次虽或混淆,距离仲景面貌,还不甚远。而方有执、喻嘉言等重为更订,只是于仲景愈离愈远。惟《伤寒论》里既有太阳证、桂枝证、柴胡证等说法,必然它是以辨证为主的,要想把《伤寒论》的理论更好地运用于临床,最实际的就是其中辨证的方法。因此,他主张不必孜孜于传仲景旧论的编次,更重要的是传仲景辨证的心法。例如太阳篇,他分列了桂枝汤、麻黄汤、葛根汤、大青龙汤、五苓散、十枣汤、陷胸汤、泻心汤、抵当汤、火逆、痉湿暑等十一证类,桂枝汤里汇列有关的凭脉辨证十六条,桂枝坏证十八条,桂枝疑似证一条,有关桂枝证的十八方,如桂枝二麻黄一、桂枝加附子等汤统列于此。麻黄汤证里汇列有关麻黄汤脉证的十四条,麻黄汤柴胡汤相关脉证一条,汗后虚证八条,麻黄汤变证四条,有关麻黄汤证五方,如麻黄汤、麻杏甘石汤等统列于此。其他诸证,亦无不按此类分条列。这就是柯氏以证为主,汇集六经诸论,各以类从的方法。他这样分篇汇论,挈纲详目,证因类聚,方即附之,对于临证来说,是比较适用的。同时他在《伤寒论翼》里将全篇大法,六经病解、六经正义、以及合病并病、风寒、温暑、痉湿等问题,都作了系统的分析,足以启发学思不少。童炳麟氏谓柯韵伯能识《伤寒论》大体,就是指这几篇议论而说的。后来徐大椿著《伤寒论类方》,也是以方类证。不过他和柯韵伯的不同点是:韵伯分经类证,以方名证,徐大椿则以方分证,方不分经。这两种方法,在临证时都有现实意义。


5.《伤寒贯珠集》清.长洲尤在泾著

书凡八卷。全书各篇分立正治法、权变法、斡旋法、救逆法、类病法、明辨法、杂治法等,为其组编的骨干。如太阳篇分做太阳正治法、太阳权变法、太阳斡旋法、太阳救逆法、太阳类病法五章。其他阳明、少阳、三阴诸篇亦无不如此辨治立法分条。如治伤寒者,审其脉之或缓或紧,辨其证之有汗无汗,从而用桂枝麻黄等法汗以解之,这是正治法。顾人体有虚实之殊,脏腑有阴阳之异,是虽同为伤寒之候,不得迳用麻桂法,必须考虑到小建中、炙甘草、大小青龙等汤,这是权变法。治疗中常常发生过与不及的流弊,或汗出不澈,或汗多亡阳,因而又有更发汗以及温经等法,这是斡旋法。不幸而误治、或当汗而反下,或既下而复汗,致成结胸、协热下利等证,于是乎有大小陷胸、诸泻心汤等方法,是为救逆法。太阳受邪,绝非一种,如风湿、温病,风温、中暍等,形与伤寒相似,治则不能雷同,而有麻黄、白术、瓜蒂、人参、白虎等方治,这是类病法。说明尤氏是通过临床实践,从伤寒条文中体会出仲景的种种立法的,使人便于掌握,实有惠于后学不少。

(三)阅读方法

《伤寒论》是理论密切联系实践,将辨证施治的方法,贯穿在理法方药之中的最有系统、最有条理的书,因而它是学习祖国医学的必读书籍。我这里所谓读,必须是读得烂熟。最低限度要能背诵六经条文,在读的时候,最好用白文本,不要用注本。例如谈到桂枝汤证,便能把前后有关桂枝汤证的条文都能列举出来,谈到麻黄汤证,便把有关麻黄汤证的条文都能列举出来,这才基本叫做熟读了。


熟读以后,才来细细地研读注本。前面所列举的几个注本,是最起码的。如研读成注有心得,能帮助我们把《内经》里许多理论与《伤寒论》联系起来,学习张仲景如何运用《内经》理论于临床。于研读成注之后,再研读张注。读张注时,他的凡例、本义、最不要疏忽,因为从这里可以了解他的中心思想。最好是能按照他所分的—百章,扼要地写出提纲来,这样有帮助我们对《伤寒论》的全面分析。读张注后再读喻注,喻注是以三百九十七法和三纲分立说为基础的。姑无论我们同不同意他的分类方法,但三阴三阳、风寒营卫等是研究《伤寒论》的基本问题,我们可以取其经验,更好地来处理这些问题。读喻注后再读柯注,读柯注应先读他的论翼部分,因为这部分都是研究《伤寒论》的基本问题,尤其是“全论大法”、“六经正义”、“风寒辨惑”三篇,最关紧要。从这里识得大体以后,再阅读他的“论注”部分,不仅易于深入,对我们辨识伤寒方证的关系,很有好处。读柯注后再读尤注,尤注是研究《伤寒论》的立法为主的,领悟其阐述伤寒确立治法的所以然,足以启迪我们临证立法施治之机。我之所以介绍这几个注家,并不是说他们可以概四百余注家之全,而是从成注以溯仲景的学术思想渊源,从张注以识伤寒论的立论大法,从喻注以辨阴病阳病传变之奥,从柯注以察辨证立方之微,从尤注以判施治立法之所以。这几方面都下了一定的工夫,庶几可以比较全面地了解伤寒论的辨证论治的法则,对于指导临床实践也有一定帮助。当然,各个注家之间,有许多不同看法甚至还有相互排斥、相互非议的地方,可以不必过于追究这些问题,而是取其各家之长,弃其各家之短。取长弃短的唯一标准,亦以能通过临证实践为指归。如成注“衄家不可发汗,汗出必额上陷脉急紧,直视不能眴,不得眠”条说,“衄者,上焦亡血也,若发汗,则上焦津液枯竭,经络干涩,故额上陷脉急紧。诸脉者皆属于目,筋脉紧急,则牵引其目,故直视不能眴,眴,瞬合目也。”而一般注家均解释为“额上陷,脉紧急”。这不仅是临证时所未曾见,而理亦难通,深藏内在的经脉,称为陷脉,内经固有此说也。成注栀子豉汤方说:“酸苦涌泄为阴,苦以涌吐,寒以胜热,栀子豉汤相合,吐剂宜矣”。这里成氏虽依据内经为说,诸家亦不乏同意成氏之说者,但临证时用栀子豉汤,从未发生涌吐。前者成氏之说,和者无多,但理足事明,我们取之,后者成氏之说,虽注家多有和者,但非临证事实,我们弃之,从不阿其所好。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