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学李可如何给太阳病开方 原创 雒晓东  

2017-02-06 12:5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 2006 年开始,我就在跟李可老中医,我花了很多精力搜集、琢磨他的一些病案资料,有一些体验,想跟大家分享。
 
首先看这个太阳的方子
麻黄5g,制附片24g,辽细辛23g(后5 分),生姜10 片,葱白4 寸。加减:咳嗽痰多,加生半夏30g,干姜20g,五味子10g;鼻流清涕,嚏,加辛夷45g,苍耳子10g,白芷10g(后5 分);精神不振,厌食便溏,加红参10g(另炖),焦三仙各10g,炒谷芽10g;怠惰思卧,加炙甘草48g,肾四味各10g。
 
我为什么把这个方子放在第一呢?是因为李老用了很多加减,像张仲景一样,这些加减就基本上让你掌握这一经的情况。我们临床上的病是千变万化的,像桂枝汤、麻黄汤这样原方不动的病证是比较少见的,所以这些加减对我们来说就显得格外重要。这是一个麻附细的方子,葱白和生姜是内和胃气、发散风寒、兼温阳的佐使之剂。
 
为什么李老要用半量,因为这是给小孩拟的一个方子,一般在12 岁以下李老就拟半量的方。辽细辛后面写着后5分,就是在最后5 分钟再把它下进去。刘沛然先生的《细辛与临床》中专门谈细辛,他用细辛最大量用到120g,23g 差不多就是45g 的半量。细辛在《伤寒论》里面,像小青龙汤,常规都是用三两。加减方面,咳嗽痰多加生半夏30g,干姜20g,五味子10g,也是半量的用法。在陈修园的《医学三字经》里面就提到咳嗽痰多的时候用姜辛味或姜辛味夏,实际上是小青龙的用法,可以看出来是痰饮。鼻流清涕,嚏,加辛夷45g,苍耳子10g,白芷10g(后5 分),就是苍耳散。辛夷用到那么大量就相当于细辛,因为它的毒性比较小,所以用相当于三两的量。苍耳子因为有毒性,所以用10g。白芷因为怕它的香气走散,就在最后5分钟下进去。
 
太阳表证中一般是三大病机,最轻的叫伤风,大多数伤风都是上窍不利,有风寒,也有风热。风寒表现为感到一些鼻塞,喉咙发紧,身上发皱不舒服,这些葱豉汤就可以搞定;风热用桑菊饮就可以了。温病的方,像桑菊饮也可以调和营卫,用于上窍不利、营卫不和。一般寒伤风用葱豉汤,热伤风用桑菊饮就可以解决。到了营卫不和,就有寒热身痛,营卫不通则痛。营卫不和、卫阳被郁就发热,卫阳受到影响则恶寒。凡是有表证、寒热身痛的情况,都已经到营卫不和这个程度了,再进一个层面就有肺气不畅。表证实际上就是上窍不利、营卫不和、肺气不畅这三大病机,都是有寒有热有燥有湿。在湿热病的芳散表湿汤里面,就论述得比较好。在燥气里面,像桑杏汤、桑菊饮都可以用于燥热初期,凉燥用杏苏散。像一般风寒的葱豉汤就可以了,到营卫不和的层面采用桂枝汤,到偏热的营卫不和阶段,银翘散也是可以用的。李老的观点是,所有的外感必含内伤,感冒必然因为正气不足,正气不足就是少阴阳气不足。这个观念导致对所有的外感都用麻附细来治
 
对体表虚之人就加乌梅、党参或人参,一方面不伤正气,另一方面不要让麻黄疏散太过。精神不振,厌食便溏,加红参10g(另炖),焦三仙各10g,炒谷芽10g。精神不振说明病人正气有问题,焦三仙、炒谷芽说明他有伤食的问题。小孩子比较容易伤食,李老用了焦三仙、炒谷芽。倦怠思卧,有肾气不足的情况,李老就加炙甘草48g、肾四味各10g。炙甘草48g 正好是附片的一倍来预防它的毒性,让附子助阳但不要让发热加重。按语方面,李老认为阳虚证占得多,多到90% 以上。还有一个观点就是一切外感必夹内伤,所以李老多用麻附细治外感,麻黄汤、桂枝汤就用得少一些。
 
虚人外感方面,李老就用麻附细梅参,细看有点像生脉散。乌梅、山萸肉、五味子在厥阴病是收敛阳气的药,使阳气不要太耗散,用在太阳证就可以抵消麻附细疏散太过的情况。麻附细基础用法就是托透法,对所有正气损伤而又外感的都可以用麻附细托透。麻黄是开太阳最好的药,不但是表证,所有的通行阳气最猛的药就是麻黄。像阳和汤里面为什么要用麻黄,因为它通阳气最厉害。有一些药是六经都可以用的,比如说甘草、参;有些药是典型代表一个经的,用石膏、大黄就基本是阳明经证、阳明腑证,大黄和石膏是阳明药;麻桂是太阳之药,尤其是麻黄;附子就是少阴之药;麻杏石甘汤说明已经不仅是太阳,还跨入阳明;葛根看上去是太阳之药,其实它是阳明经药;白术、干姜、茯苓都是太阴之药;真武汤已经是横跨太阴、少阴;柴胡是少阳之药。
 
我们有六经的药、有六经的方、有六经的证,黄煌老师甚至研究六经体质,这都是为了一体化,为了用药更方便。肾四味是李老常用的方,在成人一般用30g,分别是菟丝子、枸杞子、补骨脂、淫羊藿。到发热38℃以上加生石膏250g,有白虎之意。石膏250g 是白虎汤的量,无论是大白虎、小白虎、竹叶石膏汤
 
总 结:无论是跟李老学,还是跟张仲景学,首先看一个病不是辨方证,而是分六经。不管是杂病、眼科、内外妇儿,首先要定六经,定了六经以后再定治法、定方药。
 看李老太阳的第二个方。麻黄10g,制黄附片45g,干姜30g,辽细辛45g(后一刻),辛夷30g,白芷10g(后5 分),生半夏45g,高粱米50g,炙甘草90g,红参15g(另炖),生姜45g,葱白4 寸。煎服法:加水2000mL,文火煮取1000mL 时加入参汁,于子、午初刻各服1 次(附子逐日增加10g,加至四肢发热、口舌微麻为度,连服30 剂。附子超过100g 后,水加至3000mL)。

这里我们要看到一些与张仲景的区别。张仲景的细辛是不后下的,李老是仿张仲景小青龙的量。张仲景用半夏有几个档次,最多用两升,大约260g。大半夏汤用两升,有蜜和人参反佐;小半夏汤用一升,约130g;大多数情况下,张仲景用半夏都用半升,比如说小柴胡汤、大柴胡汤,约65g。这个方就是半夏秫米汤,是《黄帝内经》的方子,治“胃不和,则卧不安”,在李老那里,半夏用生半夏,秫米用高粱米。我个人经验认为《黄帝内经》里面的半夏秫米汤,秫米用的是黄秫米,这个各家还是有争议的。一看半夏秫米汤里面用高粱米,就知道李老用它来治失眠的。炙甘草用90g,一方面减少制附片的毒性,控制它的峻烈之性,让它的阳气潜藏,而不让它的阳气升发,以土伏火,使阳气既充足又潜蓄细辛是交阴阳之药,是交通太阳和少阴最好的药。辛夷、白芷就是有苍耳散的意思在里面,病人必定有鼻塞流涕的上窍不利的表现。用生姜、葱白说明病人有寒伤风。用红参说明病人还是有虚象。煎服法为加水2000mL,温火煮取1000mL 时入参汁,于子、午时初刻各服1 次。现在90% 以上的医生是不写煎服法的,张仲景每一个方子都写煎服法,而且是有区别的。李老在这方面是仿仲景最多的,而且煎服法非常慎重。下面继续写道:10 剂以后加枸杞子30g,菟丝子30g(白酒浸一刻),仙灵脾30g,补骨脂30g。附子逐日增加10g,加至四肢发热,口舌微麻为度,连服30 剂,附子超过100g 后水加至3000mL。一般李老用附子超过100g 有中毒可能,用水3000mL 煎成500 或600mL,分3 次服,大多数人都不会中毒。这个方子值得学的是,大家在没有把握的时候或病人年龄较大的时候,附子每天增加10g。菟丝子有白酒浸这一习惯,仙灵脾用羊油炒。

第三个方:麻黄120g,生姜30g,大枣30g,葱白1 尺,黑大豆30g,核桃6 枚。这是一首太阳无汗的方。我们知道麻黄汤能够解决痛的问题,能够解决没汗的问题,能够解决喘的问题。张仲景的麻黄最大量用到六两即90g,我们看到李老用到120g。张仲景的大小青龙、麻黄汤都是分三次服。麻黄汤用三两,大青龙用六两,越婢汤用六两,为什么这个时候可以用,因为有石膏牵制它。这个方子,李老用麻黄120g,生姜30g,大枣30 枚,葱白1 尺,黑大豆30g,核桃6 枚。核桃有滋肾补少阴之意,黑大豆有类似之意。这个方很像《外台秘要》的麻黄葱豉汤。李老用麻黄不放心的时候是先煎的,分三次或五次服,服了半个小时后李老会到床边摸病人的尺肤部位,如果已经有汗或湿润了,就把麻黄倒掉。如果病人是有心律失常或者体质较差的话,麻黄慎用大量。孙其新老师把这个方命名为“麻黄五虎汤”,病人一定是玄府闭塞,并要考虑到它对心脏的影响

第四个方是太阳虚化方:制附片50g,桂枝45g,杭芍45g,炙甘草60g,肾四味各30g,生晒参30g,三石(龙牡、磁石)各30g,生姜45g,大枣20枚。煎服法:加水4 斤(2000mL),文火煮取1 斤(500mL),分2 次服。李老发明了“太阳虚化”这个词,是少阴太阳同病,少阴比较虚不能资助太阳,比如有麻黄汤的虚化、桂枝汤的虚化、小青龙汤的虚化张仲景不但有虚化,还有寒化、热化,像麻杏石甘汤是热化,热象到了阳明,虚化就是到了少阴阳气不足了这个方是桂枝汤的虚化,即桂枝加附子汤。张仲景的桂枝加附子汤是用于阳虚漏汗不止,是太阳病发汗太过造成的漏汗不止。前面说“太阳”,肯定有“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的表现,后面写到“自汗,背部如冷水浇灌”。方用制附片50g,桂枝、杭芍各45g,炙甘草60g,肾四味、生晒参(另炖)各30g,三石各30g,生姜45g,大枣20 枚,以水4 斤(2000mL),文火煮取1 斤(500mL),分2 次服。桂枝、芍药、甘草实际上就是桂枝汤,用的量也和张仲景一样,张仲景在桂枝汤里面用甘草30g,这里用60g,主要是要制附子的毒性。三石就是龙骨、牡蛎、磁石。这个病人是感冒,但有自汗、背部如冷水浇灌这一特殊地方,感冒有自汗肯定是一个桂枝汤证。背部为阳位,若背部如冷水浇灌,说明阳气不足,也反映少阴阳气不能上来。这里再说一下芍药的问题,李老用桂枝汤一般用白芍,我用桂枝汤一般用赤芍。虚化就是少阴阳气不足,治疗虚化就是加一味附子进去。

总结,无论是跟李老学,还是跟张仲景学,首先看一个病不是辨方证,而是分六经。不管是杂病、眼科、内外妇儿,首先要定六经,定了六经以后再定治法、定方药。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