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仲景方药的煎煮法与服法总结+《伤寒论》方中药物先煎的机理探讨+5伤寒论6方药煎煮时间浅析  

2017-02-13 02:1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仲景方药的煎煮法与服法总结

  • 时间:2010-06-02

《伤寒论》、《金匮要略》所载方分别为112方、179方(除去重复),以汤剂居多。仲景在每首方后面,总是不厌其烦地写明煮法与服法,是因为不仅关系到进入人体的药量,而且直接关系到药效。

<金匮要略>(以下简称<金匮>),由北宋林亿等人根据张仲景<伤寒杂病论>杂病部分编次校订而成.书中载方205首,所载之方组方严谨,配伍精妙,疗效卓识,被后世尊为"方书之祖,医方之经".每首方后,书中对药物的炮制、煎煮、服法等都作了较为详细的论述,其中蕴含的科学性和实用性,对临床都有很大的指导意义.为方便临床应用,笔者从<金匮>方药的煎法、服法两个方面作了如下分析

(一) 一般煮法:

1. (口父)咀。即将药碎成小块,有利于煮出药味,更有效地发挥药物的作用。这只在桂枝汤条下注明,其他方条下则省去,这只是省文,并不是说其他方不必口父咀。唯大乌头煎一方注明“不必咀”。

2. 水若干升,煮取若干升,去渣。用水量大致以药味药量的多少而定,如桂枝汤是水七升,煮取三升;黄芩汤用水一斗,煮取三升。用多少水,煮取多少,即寓煮药的时间在内,如小半夏汤,仲景取半夏皆用生半夏,久煮则去其毒而不致戟人咽喉,此方水七升,煮取一升半,则煎煮时间一个小时以上。煮药用火,有微火、急火、中火之分,凡未写明微火、急火煮者,皆为中火。半夏汤以水一升,煎七沸即是急火。桂枝汤即明白告知用“微火煮”。

3. 仲景用汤剂,率皆每剂只煮一次。推究其道理,一是药味无多,少则一、二味,最多也不超过十二味;二是“(口父)咀”之后,药物成分易于析出;三是煎煮时间较长;四是有的方用酒煎或酒水各半煎,酒助药力,又是极好的溶媒。

4. 仲景药方多用诸药同煮的方法。

(二) 特殊煮法:

1. 先煮:

需先煮的药,取义不尽相同。如麻黄汤、大小青龙汤、麻杏石甘汤、麻黄附子细辛汤等,凡用麻黄的药方,都明确注明:麻黄先煮去上沫,因为不先煮去沫,服后会有引起心烦的副作用。而大承气汤,先煮枳实、厚朴,水一斗煮取五升,然后再下大黄,煮至二升,再入芒硝,更上微火一、二沸就可以了。其意是取枳朴行气散满在先,黄、硝荡实润燥居后,秩序井然。

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的石膏,仲景并不先煎,而是与其它药同煎,米熟汤成。四逆汤类方中的附子,亦不先煎,如四逆汤用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真武汤用水八升,煮取三升,推测其煎煮时间当在40分钟至90分钟,不致有中毒之虞。

茵陈蒿汤先煮茵陈,然后才入大黄、栀子,徐灵胎说先煮茵陈,是仲景的秘法。方后注亦谓服后“小便当利,尿如皂角汁状,色正赤,一宿腹减,病从小便去也”。

葛根汤先煮葛根,是因表邪下陷,故先煮之意在引下陷之邪出表。而桂枝人参则先煮参、朮、姜、草,后入桂枝,是因为里证十之七八,表证十之一二,故在急当救里药中,用桂枝越出于表,以散表邪。

酸枣仁汤先煮酸枣仁,则无疑是为了突出主药补肝宁心的作用。小陷胸汤先煮栝蒌,也是突出主药栝蒌泻下痰热的作用,“下黄涎,便安也”,即主要是栝蒌的药效。

2. 后下:

有先煎即有后下。此外,还有后下者如小建中汤之饴糖,黄连阿胶鸡子黄汤之鸡子黄,大承气汤之芒硝,桃花汤之赤石脂末,白通加猪胆汁汤之猪胆汁、人尿,皆属后下之列。

3. 汤泡:

大黄黄连泻心汤用麻沸汤(滚开水)二升浸泡,须臾,绞去渣,分温再服。徐灵胎称此法为“法之奇者”。他认为是欲其轻扬清淡,以涤上焦之邪,味厚则入中焦矣。此固一说也。但用此法通便,其效最迅捷,得利即不再服,此张介宾说的“欲其速下,汤泡便吞也”。柯韵伯也说过“生者锐而先行”。

4. 再煮:

即将方中某味药煮好,再下另一味药或几味药置汤中再煮。这种方法目的在于使药性较为峻烈的药得以缓和,毋使伤正。如葶苈大枣泻肺汤,先把葶苈子熬令黄色,捣丸(比不加工的易于发挥药效),水三升,然后煮枣,去枣,入葶苈,煮取一升,顿服。葶苈子味辛寒,性滑利,《本经》说它“主症瘕积聚结气,破坚逐邪”,通利水道。黄宫绣说它“性急不减硝黄”,黄树曾说它“寓巴豆、大黄两物之性,故极速降”,所以仲景将它与大枣相配,加上这样的煮法,更可以有效地缓和峻烈。

(三) 煮药用水:

一般情况下,仲景只说用水多少,没有特别注明用什么水,则其所用者多为日用食水而已。但也有偶用其它水煮。

1. 潦水:

见麻黄连翘赤小豆汤,徐注为“无根之水”,李铁君注谓“地面积水”,实即雨水。或有取于轻清洁净乎?

2. 浆水:

见蜀漆散等方。浆水,即淘米水发酵后的水,或煮粟米令熟,投于水中浸五六日制成。其意或为养护胃气,盖蜀漆气味俱劣也。

3. 泉水:

见百合病诸方。泉水寒洌,有利于除心肺邪热。井华水近之。

4. 甘澜水:

见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方后注造甘澜水法:取水二斗,置大盆内,以杓扬之,上有珠子五六千颗相逐,取用之也。徐灵胎恐怕不大懂甘澜水的意义,他说大约是取动极思静的意思。尤怡说“扬之令轻,使不益肾邪也”,倒有点意思。

5. 东流水:

见泽漆汤,大约取其急流荡涤之意。

此外,还有:

1. 酒水各半煎:

仲景用酒,皆取其辛热善行以助药力,此外也有利于药物的有效成分的析出,如炙甘草汤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合为一斗五升,煮至三升(久煎可知),温服一升,日三服。此证为气阴两虚而脉道不适,故重用大枣、生地、炙甘草配合人参、麦冬、阿胶、麻仁,复以清酒助桂枝、生姜通脉。

2. 酒煎:

栝蒌薤白白酒汤用白酒七升,栝蒌薤白半夏汤用白酒一斗煎药,不加水。则是因心气痹阻,胸痹疼痛非酒性慓悍不足以开之。红蓝花酒亦只用酒煎。

3. 水醋煎:

方如茋芍桂酒汤,方中苦酒即醋,用醋一升,水七升相合,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治黄汗,用茋、桂、芍调畅营卫,更以苦酒入煎,则气益和而行益周,盖苦酒有行有收,能助桂芍之力也。

4. 蜜煎:

大乌头汤,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渣,再纳蜜二升,煎令水气尽,取二升。强人服七合,弱人五合,一天只服一次,不差明日更服。蜜煎既缓乌头之毒,又可缓急止痛。

(四) 服法:

1. 常规服法:

多数处方系常规服法,即一剂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日再夜一服;或日三服;或煮取二升,分温再服。如小青龙汤、旋覆代赭石汤,黄芩汤、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白虎汤等名方,都见采用这种常规服法。常规服法中,还有日三夜一,即一日四次的,须注意。

2. 桂枝汤服法:

此为仲景用心最精细者。桂枝汤服法:水七升,微火煮至三升,适寒温,先服一升;然后啜热粥一升,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取微汗,病即愈,余约二升就毋须再服。若不汗,则依前法再服;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即缩短服药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中病即止。如果还没有好,可以依法服到二、三剂。

3. 大承气汤服法:

水一斗,煮取二升后,服一升。这一升服下去即利,就无须再服。即所谓“止后服”,“得下余勿服”。大承气汤也是服后得利则止;不得利,则将一升二合之半尽饮之。已经很明白了,最后还又郑重地补上一句:“若更衣者,勿服之”。

仲景用汗法、下法,都极为勇敢果断而又特别谨慎小心。勇敢果断,是当用必用,不容瞻前顾后,即使少阴病,阳邪入阴,肾水欲涸,也必须急下以存阴,原文中一连三个“急下之”,可见其坚决;谨慎小心,则中病即止,最大限度地减轻攻邪药对正气的损伤。那像我们今天,解表攻下药一开就是几剂!

4. 小柴胡汤服法:

小柴胡汤水一斗二升,煎取六升(一半),去渣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再煎目的是去掉一部分水分,使之浓厚而已。徐灵胎说少阳介于两阳之间,此和解之剂,再煎则药性和合,能使经气相融,不复往来出入。这种说法有点似是而非。大柴胡汤亦用去渣再煎法。

5. 顿服:

即一剂为一服(一剂只煎一次喝一次),如桂枝甘草汤,治发汗过多,伤及心阳,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故急用此方扶阳补中。葶苈大枣泻肺汤也用顿服,则是取直捣黄龙,一战成功,毋使频频进药伤正的意思。

6. 含咽:苦酒汤治少阴病咽中生疮,不能言语,声不出者。用此方敛火降气,是内服外治相结合的方法

《伤寒论》方中药物先煎的机理探讨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372人已访问

先煎,是《伤寒论》常用的煎药方法,但为什么先煎,古今看法不尽相同。笔者对此试以麻黄为主作一探讨,希求指正。麻黄先煎,利于去沫,因为“沫令人烦”。多数医家认为,先煎能够缓解麻黄峻烈之性,去沫是因为沫能够令人产生心烦。但笔者认为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在于先煎能够使含有麻黄的方剂功效更显著,组方更合理。去沫更重要的存于沫能令人生厌,难以服用。麻黄先煎去沫法出《伤寒论》,但仲景并没有提到为什么要先煮去沫。

现代药理研究证明,麻黄上沫含麻黄碱,麻黄碱具有兴奋交感神经,使心跳加快,血压升高等作用,故令人烦。《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病脉证并治》篇之竹叶汤“用大附子一枚,破之如豆大,煎煮扬去沫”。可见在仲景书中不独有麻黄先煮去上沫,亦有附子“煎煮扬去沫”,而且还有百合先泡,去上沫等等。实际上,沫能令人生厌,难以人口饮服,不独麻黄之沫,凡沫均令人难以下咽。不论古人还是今人都是如此,所以沫要去之,它的道理如同“去滓”一样,因为药滓也是难以下咽的。如《金匮玉函经·卷七》言“凡煎药,皆去沫,沫浊难饮,令人烦。”因此笔者认为“沫令人烦”之“烦”字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心烦或心里烦躁,而是恶心的意思。麻黄先煎去沫,能破坏少量麻黄碱,适当减少毒性。煎煮药物时,先煮麻黄去上沫,有利于消除服麻黄汤致胃中不适感,去上沫者减其不足,用其所长也。

伤寒论》中提出,葛根汤中应先煎麻黄与葛根,后入其他药物。经过研究发现,如此煎法是因为葛根中淀粉先溶于水成胶状,能防麻黄碱的挥发,可以帮助麻黄素溶解,能够形成复合物,且使麻黄素在水中稳定,不易受蒸汽、温度等破坏,所含黄酮又能拮抗麻黄碱拟交感神经收缩血管的作用,减少麻黄毒性。煮药物时,适当先煮麻黄、葛根,去其燥烈之性,使麻黄、葛根药性趋和以达到祛邪舒筋升津而不伤正之效应。⑴由此可见,在仲景方中,麻黄先煎有时并不是要去除燥烈之性,而是要通过方中的配伍来保存其有效成分,以免挥发,以达到组方更科学、功效更突出。

所谓先煎,是将一些药物先放在药锅内15- 20min,然后再放人其他的药物同煎。属于先煎的药物主要有2类,一类是矿石和贝类药物,如磁石、生石膏、龙骨、鳖甲等,这些药物不仅需先煎,而且还应打碎,这样才能使有效成分充分煎出;另一类是一些毒性较大的药物,如生附子、生半夏、生乌头、马钱子等,这些药物煎的时间长一些可以减少其毒性。刘渡舟认为,煎煮方法根据药物人煎的顺序,分为先煎、后下2种基本方法。先煎者,多为各方之主药,或者用量较大而又易于加热时间较长者,以使其药性充分析出,突出其功效;或缓和毒性,减轻副作用。后下者, 常用于易于析出而加热时间过长会影响其疗效者。后下之目的,减少挥发性药物有效成分的损失;充分利用贵重而量微之药物;避免胶性糖类溶出过多后 影响其他药物有效成分的析出。

在《伤寒论》中有很多药物需要先煎的记载,多为减少该药物或他药的毒性,增加药液中有效成分含量。如蜀漆先煎是为了破坏部分常山碱。大黄在大陷胸汤中先煎是为了破坏部分恩醌类化合物,减缓泻下的作用,并使有消炎收敛作用的有效成分尽量煎出。大枣在十枣汤中先煎,以减少大戟,甘遂,芫花对胃的直接刺激。茯苓在苓桂甘枣汤中先煎是因为其量大,保证煎取其有效含量,以发挥宁神利水的功效。 瓜蒌先煎取其味厚,导痰气下降而不伤胃。茵陈先煎既保证煎出液清热利胆有效成分的浓度,又可破坏挥发油,缓解对胃肠的刺激。笔者认为先煎其道理是多方面的或因药物质地坚硬,或因质轻量大,不先煮不足以煮透取性,或因不先煮不足以强化气味之效力,或不先煮不足以钝化药物之锐性。

来自:johnney908  > 《上古真人医话选刊》

5伤寒论6方药煎煮时间浅析

任红艳 田永衍 梁晶 李金田 甘肃中医学院(兰州73000)

摘要:本文通过对5伤寒论6方药煎煮时间长短的比较分析,探讨了5伤寒论6方药煎煮时间与相应证型间的联系,发现5伤寒论6方药的煎煮时间长短常跟病势的轻重缓急、病位的高下表里及病证的属类等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关键词:5伤寒论6;方药;煎法

5伤寒论6对方药煎煮时间的长短是以煎去量的多少来计算的,其常用行文为/以水几升,煎取几升0(本文所论的升均以汉代度量衡计)。所以笔者将5伤寒论6中方药的煎煮时间大概划分为短时间煎煮、一般煎煮和久煎三种,以求寻找其规律性。

1 短时间煎煮

短时间煎煮指煎去量不到3升,一般在1~2升者。5伤寒论6之甘草干姜汤系列方、桂枝甘草汤系列方、四逆汤系列方、栀子豉汤系列方、抵当汤、茯苓甘草汤、大小陷胸汤、猪苓汤、调味承气汤等方均为短时间煎煮。甘草干姜汤系列方、桂枝甘草汤系列方及四逆汤系列方专为阳虚、阳亡于顷刻而设,更以短时间煎煮者可峻补阳气;栀子豉汤系列方证及茯苓甘草汤、大小陷胸汤证因其病邪居高,故短时间煎煮以取方药轻扬之性而不欲其重下;抵当汤尽管为病位在下之下焦蓄血而设,但本证病势较急,且病邪在下者亦近外也,故应急逐之而不得和缓,因而煎煮时也应短时间煎煮;猪苓汤采用短时间煎煮者,因不欲其味厚而欲其味薄渗利也;调味承气汤亦采用短时煎煮者,因相对于大小承气汤证而言调味承气汤证乃燥热初结,痞满不甚,宜于清泄而不应大泻,因此以短时间煎煮为佳。通过以上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方药短时间煎煮,可使药性猛锐、轻扬,可使药味淡薄,故适合于峻补剂、急逐剂、缓泻剂及邪热结于上焦证、水热结于下焦证所需方药。2 一般煎煮

一般煎煮是指煎去量不到5升,一般在3~4升者。一般煎煮者仅将药物常用性味煎出而已,没什么特殊之处,在5伤寒论6方药的煎煮中,用于一般扶正祛邪方药,如麻黄汤系列方、  桂枝汤系列方、麻杏石甘汤、葛根黄芩黄连汤、小承气汤及苓桂术甘汤等便采用一般煎煮的方法。

3 久煎

久煎是指煎去量在5升以上者。5伤寒论6之大承

x气汤、桃核承气汤、黄芩汤、白头翁汤、桃花汤、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桂枝人参汤、理中汤、吴茱萸汤、当归四逆汤、真武汤、附子汤、桂枝新加汤、炙甘草汤、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和苓桂枣甘汤以及小柴胡汤系列方、半夏泻心汤类方(包括旋覆代赭汤)、白虎汤系列方均为久煎。大承气汤久煎者因其病势深重,而久煎可取药物雄浑之性;桃核承气汤证、黄芩汤证、白头翁汤证及桃花汤证病位均在下焦,而久煎则可取药物厚重之性以祛邪外出,厚肠止利,故亦久煎;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桂枝人参汤、理中汤、吴茱萸汤、当归四逆汤、真武汤、附子汤等方久煎者以行持久温补之功,而有别于峻补也;更有桂枝新加汤和炙甘草汤则以久煎来补养营阴;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和苓桂枣甘汤久煎者,因其病邪居于下焦,故而久煎以趋下逐邪;小柴胡系列方、半夏泻心汤类方(包括旋覆代赭汤)之特殊久煎,即去滓重煎旨在取方药和合之性以益其调和之功;尚有白虎汤系列方亦久煎者,其旨亦在温养胃气使得津生有源,而更保清热无患。由此可见,久煎可取方药雄浑、厚重、持久之力及趋下、和合之性,所以5伤寒论6中的泻下剂、治利剂、温补剂、补阴剂、和解剂及邪居下焦证所用方药多久煎取液。

从以上对方药煎煮时间的分析可见,5伤寒论6方药的煎煮时间跟病势的轻重缓急、病位的高下表里及病证的属类等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简而言之,病势急者宜短时间煎煮,如甘草干姜及四逆汤等方便是;病势缓者宜长时间煎煮,如桂枝人参汤、厚朴半夏生姜甘草人参汤等方便是。病势轻浅者宜短时间煎煮,病势深重者宜长时间煎煮,如承气汤之调味承气汤为短时间煎煮,小承气汤为一般煎煮,而大承气汤则为长时间煎煮。病位居高者宜短时间煎煮,病位居下者宜长时间煎煮,如大小陷胸汤及栀子豉汤系列方便为短时间煎煮,而桃核承气汤及治利诸方等便为长时间煎煮;在苓桂术甘汤系列方中,苓桂姜甘汤为短时间煎煮,苓桂术甘汤为一般煎煮,而苓桂枣甘汤则为长时间煎煮。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