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金匮要略之水饮研究 +金匮要略——湿之研究 +金匮要略——水气之研究+金匮要略之防己类研究  

2017-02-12 19:4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匮要略之水饮研究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4人已访问

     在研究《金匮要略》水气病的时候,把黄汗和血痹也附带的在一起写成了一篇;今天开始研究水饮了,痰应该是水饮的一种状态,水为毒,导致人体患病,就这三种:湿、水气、水饮。先看看原文:

   1、痰饮:其人素盛今瘦,水走肠间,沥沥有声,谓之痰饮。对于这条我的感觉,好像现今之糖尿病

   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俺的感觉,此条应该是“水饮”的治疗总原则。

 “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

   2、夫病人食少饮多,水停心下,甚者则悸,微者短气。

“夫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之,苓桂术甘汤主之;肾气丸亦主之。”

   3、留饮:夫心下有留饮,其人背寒冷如手大。

留饮者,胁下痛引缺盆,咳嗽则辄已;胸中有留饮,其人短气而渴,四肢历节痛;

“病者脉伏,其人欲自利,利反快,虽利,心下续坚满,此为留饮;(欲去故也,)甘遂半夏汤主之。”

   4、悬饮:饮后水流在胁下,咳唾引痛,谓之悬饮。

(脉沉而弦者)悬饮内痛。病悬饮者,十枣汤主之。

咳家,其脉弦,为有水,十枣汤主之。

夫有支饮家,咳烦胸中痛者,不卒死,至一百日,或一岁,宜十枣汤。

   5、溢饮:饮水流行,归于四肢,当汗出而不汗出,身体痛重,谓之溢饮。病溢饮者,当发其汗,大青龙汤主之,小青龙汤也主之。

   6、支饮:咳逆依息,短气不得卧,其人形如肿,谓之支饮;

膈间支饮,其人喘满,心下痞坚,面色黧黑,其脉沉紧,(得之数十日。医吐下不愈),木防己汤主之。虚者即愈,实者三日复发,复与不愈者,宜木防己汤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主之。

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泽泻汤主之。

支饮胸满者,厚朴大黄汤主之。

支饮不得息,葶苈大枣泄肺汤主之。

呕家本渴,渴者为欲解,今反不渴,心下有支饮故也,小半夏汤主之。

夫有支饮家,咳烦胸中痛者,不卒死,至一百日,或一岁,宜十枣汤。

   7、“腹满,口舌干燥,(此肠间有水气)己椒苈黄丸主之。”

   8、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半夏加茯苓汤主之。

先渴后呕,(为水停心下,)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

   9、假令瘦人,脐下悸,吐涎沫而癫眩,(此水也),五苓散主之。

   10、茯苓饮:治心胸中有停痰宿水,自吐出后,心胸间虚,气满,不能食,(消痰气,令能食。)

   以上为摘抄《金匮要略》的原文。小青龙汤的那一段治疗过程下一篇专门论述。括号内加红色的文字我认为是老师讲解时的解释,是学生的记录,不能等同于方证的原条文。所以加红色标记。

   研究应从易到难,本篇的溢饮应该好分辨。大小青龙汤的对症治疗。从原文看,我认为,溢饮应该是心下有水气,四肢微肿的一种病,(有里复有表)。由于有水气,所以好像该归入水气篇,而在里也有水气,所以归入了水饮篇,由于在里的水饮偏轻,所以老师就处以热药了对症治疗了。呵呵。

    下面看看“留饮和悬饮”。从文字上来感觉,两者都是饮比较的重(水成型)。肠胃系统潴留了较多的水饮,导致人体的背寒或刺痛。留饮的位置偏下,量多,所以虽然自利,而依然如故。尽管饮多,对人体上部的冲击仅仅是短气,所以留饮对上面肺部的影响较小,所以,老师就用甘遂半夏汤攻之。帮助患者,协助患者的本能,把多余的“水饮”从小便驱逐出体外。对于这样的患者,体质应该是很棒的,否则,不能轻易的去用甘遂半夏汤来攻击。

    悬饮,就好说了,与留饮的比较,应该是位置偏上,影响到肺部即附近的器官,所以疼痛,咳逆。故用十枣汤。大量的大枣,其最直接的作用就是保护人体的胃粘膜,就是护胃,由于要用猛药进行攻击,所以要用大量了的大枣来保卫人体的肠胃系统。

    从甘遂半夏汤和十枣汤的对比中,我们可以学习到。中药在猛烈利(攻)水时,根据患者症状的不同、部位的不同,选择的药也不同。在胃部及其以上为主的,用甘遂,芫花,大戟。并用大枣来护驾。在胃及其肠道部位为主的,用甘遂、半夏、芍药、甘草。此时用蜂蜜护驾。此时可能也有些许的腹痛,所以芍药也是必不可少了。

    溢饮、悬饮、留饮都学习完了,剩下的就是支饮了(我把痰饮=水饮,综陆渊雷老师)。我感觉其他的都属支饮。

先看看苓桂术甘汤:

   水停心下,甚者则悸,微者短气,胸胁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苓桂术甘汤的水饮情况较轻,短气,是水停心下,是微饮的主要症状,由于胸胁满,目眩,气上冲,所以用“苓桂术甘汤”主之。

   当然,肾气丸也有短气的症状,但此时短气的症状不是主要症状,肾气丸的主要症状是虚劳腰痛,小便不利。

   下面看看“支饮不得息,葶苈大枣泄肺汤主之”的葶苈大枣泄肺汤:从症状上分析,葶苈大枣泄肺汤的症状就是不得息,应该是气短之甚者。短气轻者,有苓桂术甘汤。

   “支饮胸满者,厚朴大黄汤主之”。厚朴大黄汤就是小承气汤。根据小承气汤,应该不仅有水饮,同时也有结实的情况。

    “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泽泻汤主之”。冒者,神不清,眩者,目玄也。比苓桂术甘汤多了神不清,没有气上冲。为胃内之水气上攻大脑。

   小半夏汤就是治疗呕吐的主药,不管渴与不渴都治。不渴,表示有水饮。

    由于“呕吐后”,所以心下痞与不渴一个道理,就是有水饮。同时还有眩悸这个症状,所以,在治疗时用小半夏加茯苓汤。感觉就是这个道理。茯苓主眩悸。

    茯苓饮就是治疗“不能食”的,其原因是心胸间虚。

    防己类方剂,准备专门一篇进行对比,在此就不列了。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1034408815

金匮要略——湿之研究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4人已访问

金匮要略开篇就是《痉湿暍》,其中湿类计五首,录之如下:

1、湿家身烦痛,可与麻黄加术汤发其汗为宜,慎不可以火攻之。麻黄三两,桂枝二两,甘草一两,杏仁七十个,白术四两。

2、病者一身尽疼,发热,日晡所剧者,名风湿。可与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麻黄半两,甘草一两,杏仁十个,薏苡仁半两。

3、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己黄芪汤主之。防己一两,甘草半两,黄芪一两一分,白术七钱半。生姜四片,大枣一枚。

4、伤寒{MOD}日,风湿相搏,身体烦痛,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者,桂枝附子汤主之;桂枝四两,生姜三两,附子三枚,甘草二两,大枣十二枚。

若大便坚,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术汤主之。白术二两,生姜一两,附子一枚半,甘草一两,大枣六枚。

5、风湿相搏,骨节疼烦挚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微肿者,甘草附子汤主之。白术二两,桂枝汤四两,附子二枚,甘草二两

以上是湿篇的五个处方。

湿、水汽、痰饮都是水在人体的泛滥,只不过形态不同,以前想把他们放在一起研究,现在还是分开了。

从张仲景对湿的归类看,湿是以关节的烦痛为主诉。从1 到5,患者的疼痛是从轻到重。只有3是以身重为主诉。这从前面的论述中可以看出:“太阳病,关节疼痛而烦,脉沉而细者,此名湿痹;湿家为病,一身尽痛,发热,身色如熏黄也。”

从形态上看,湿与水汽相比,湿流关节,水气充斥肌腠间。所以,湿是关节疼痛为主,水气是全身肿胀为主。

从3看,应该是湿与水汽并存。汗出恶风,为什么不用桂枝呢?

既然患者“身重汗出恶风”,说明一直在出汗,可是“湿”反而留在在了肌腠和关节里,产生疾患。而桂枝的作用是恢复人体缺乏的津液的,所以不能用桂枝。而黄芪对实表有专长,所以用黄芪。由于肌腠和关节都有水气(湿),所以用防己,白术,生姜,大枣。

从药量是分析。麻黄加术汤应该是急性发作的早期,所以用药的量就大,到了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的时候,应该是从急性发作期迁延到了稳定期,所以药量也相对的减少。特别是到防己黄芪汤的时候,很多的研究者都认为药量经过了后市医家的修改,我认为,后世医家的修改是可以理解的,疾病到了慢性期的时候,治病就应该慢慢的来,急不得。张仲景专门写了一段论“风湿相搏,一身尽疼痛,法当汗出而解,值天阴雨不止,医云此可发汗,汗之病不愈者何?发其汗,汗大出,但风气去,湿气在,是故不愈也。若治风湿者,法其汗,但微微似欲出汗者,风湿俱去也”。

到了桂枝附子汤等三个附子汤的时候,患者的病情又发生了新的变化,疼痛的厉害。以疼痛为主诉。四肢不能屈伸,所以,就把附子用上了。为了镇痛,桂枝也用了,白术也用了是为了除湿。同时,甘草附子汤证,患者不但身体疼痛,并且胃有水饮,同时身体肌腠有水气。可以是三者兼具——湿、水气、痰饮。够厉害的了。呵呵。

 以上是对湿篇的理解,欢迎拍砖。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660890100wka7.html

金匮要略——水气之研究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7人已访问

      自从一门心思研究《金匮要略》一来,对"湿"病也专门进行了研究并写下心得,接下来就是水气及水饮了。今天先把水气的研究心得录下来。为一总结。

    水气在金匮要略书本里,分为“风水、皮水、正水、石水”等多种。但是,接下来的论中并没有进行定义,治疗也没有按照分类给予处方。所以,我认为暂时不研究前面的“论”。直接研究脉证条,于是就录下来,个人认为:如果“疼痛”是“湿”病的关键,那么“肿”就是“水气”病的主证。下面先看看原书是怎么说的:

   1、里水者,一身面目黄肿,其脉沉,小便不利,(故令病水。假如小便自利,此亡津液,故令渴也)。越婢加术汤主之。

   条文中加红色的字,我认为,这些文字应该不是原文,而是在传抄的过程中,把一些解释、讲解的文字掺到了正文里了。——呵呵,一家之言。这还是在读费微光老师的书里一个日本研究者的见解,我给拿过来了。下同。

    2、风水,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己黄芪汤主之。腹痛者加芍药。

    3、风水恶风,一身悉肿,脉浮不渴,续自汗出,无大热,越婢汤主之。麻黄6两,石膏半斤,生姜3两,大枣15枚,甘草2两

    4、皮水为病,四肢肿,(水气在皮肤中),四肢聂聂动者,防己茯苓汤主之。防己3两,黄芪3两,桂枝3两,茯苓6两,甘草2两。

    5、里水,越婢加术汤主之。甘草麻黄汤亦主之。甘草2两,麻黄4两。

    6、水之为病,其脉沉小,属少阴;(浮者为风,无水虚胀者为气,水,发其汗即已,脉沉者)宜麻黄附子汤,麻黄3两,甘草2两,附子1枚,炮。浮者宜杏子汤。

    7、厥而皮水者,蒲灰散主之。(方见消渴中)

    8、黄汗之为病,身体肿,发热汗出而渴,状如风水,汗沾衣,色正黄如柏汁,脉自沉,(何从得之?师曰:以汗出入水中浴,水从汗孔入得之),宜芪芍桂酒汤主之。黄芪5两,芍药3两桂枝3两。

    9、黄汗之病,两胫自冷。(假令发热,此属历节。食已汗出,又身常暮盗汗出者,此劳气也,若汗出已反发热者,久久其身必甲错,发热不知者,必生恶疮,若身重,汗出已  轻者,久久必身膶,膶即胸中痛,)又从腰以上必汗出,下无汗,腰髋驰痛,如有物在皮中状,剧者不能食,身疼重,烦躁,小便不利,此为黄汗,桂枝加黄芪汤主之。

    10、气分,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杯,水饮所作,桂枝去芍药加黄辛附子汤主之。

    11、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杯,水饮所作,枳术汤主之。

    林林总总,《金匮要略》里关于“水气”的就这11条,第10、11两条,应该属水饮,,所以拿到下一篇研究。本次仅仅研究以上的9条。

     首先看看越婢加术汤,第1条和5条;黄肿表示里有热又身肿,小便不利、脉沉表示里有水。由于患者“一身黄肿、小便不利”所以用越婢加术汤对症治疗,而甘草麻黄汤应不宜。

    第2汤的防己黄芪汤汤证,在水气篇就有,我认为防己黄芪汤应该是患者不仅有水气的身肿,同时也有疼痛,同时也脉浮身重,汗出恶风的症状,所以用防己黄芪汤。

    第3条是越婢汤证,身肿表明体表有水气,没有小便不利,排除了里存在“水之潴留”的可能,为了与越婢加术汤进行鉴别。同时,越婢加术汤的体表为黄肿,表明体内热盛,蒸发到体表,无汗,一致于黄肿。而越婢汤无大热,还是表明内有热,仅仅热不盛,所以续自汗出。内热而用石膏,体表有水气之潴留而用麻黄。内有热而无小便不利,恐人体丧失过多的体液,所以加大枣、生姜、甘草。“大枣、生姜、甘草”这三者的组合,有解表的作用,其最重要的作用我认为是“增加人体的体液”,不至于产生“脱水”的恶果。

    第4条是防己茯苓汤汤证。这个汤证的全身不怎么肿,仅仅是“四肢肿且震颤”的特别明显。为什么患者的四肢仅仅肿且震颤呢?我认为,由于人体的正气不足,,导致营养之体液没有能力去滋润全身,所以就专供于首脑机关,于是“四肢”就缺乏了营养。

    5、6、7不释了,一个在少阴篇,一个在消渴篇。

   第8、9两条属黄汗,由于黄汗的身体也肿,所以就归类到水气篇了。芪芍桂酒汤与越婢加术汤的不同在于:黄汗的汗出色黄(不一定黄,如9条)。渴,而越婢加术汤的是无汗,不渴。黄汗应该属表证,

   第9条即第8条去苦酒加甘草、大枣、生姜,这3味味开胃生津之主力,故应为人体正气不足,津液不达四肢所致。黄汗之自汗,应为表虚,实为正气之虚。前方为黄汗的正治,本方为胫冷之专方?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1034408815

金匮要略之防己类研究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6人已访问

胡希恕老师讲过,人体生病,有三种:一是食伤;一是水伤;一是血液伤(呵呵,不是原文)。提高研究水饮类的“湿、水气、水饮”篇,发现防己类方剂在这三种了都有,感觉到有必要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比较,好加深印象。先看原文:

1、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己黄芪汤主之。  

    防已黄芪汤方    

    防己一两甘草半两(炒) 白术七钱半 黄芪一两一分(去芦)  

    右锉麻豆大,每抄五钱匕,生姜四片,大枣一枚,水盏半,煎八分,去滓温

2、风水,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已黄芪汤主之。腹痛者加芍药。  

    防已黄芪汤方

    防己一两黄芪一两一分 白术三分 甘草半两(炙)

    右锉,每服五钱匕,生姜四片,枣一枚,水盏半,煎取八分,去滓,渴服,良久再服。

3、皮水为病,四肢肿,水气在皮肤中,四肢聂聂动者,防已茯苓汤主之。

    防已茯苓汤方

    防己三两黄芪三两 桂枝三两 茯苓六两 甘草二两

    右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

4、 膈间支饮,其人喘满,心下痞坚,面色黧黑,其脉沉紧,(得之数十日,医吐下之不愈,)木防己汤主之。(虚者即愈,实者三日复发,复与)不愈者,宜木防己汤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主之。

    木防已汤方

    木防已三两石膏十二枚(鸡子大) 桂枝二两 人参四两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再服。

    木防己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方

    木防已二两桂枝二两 人参四两 芒硝三合 茯苓四两

    右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内芒硝,再微煎,分温再服,微利则愈。

5、腹满,口舌干燥,(此肠间有水气),已椒苈黄丸主之。

   己椒苈黄丸方

    防己 椒目葶苈(熬)大黄各一两

    右四味,末之,蜜丸如梧子大,先食饮服一丸,日三服,稍增,口中有津液。渴者加芒硝半两。

   在《金匮要略》里,有以上方剂是以防己为主的,说明了防己主治水。现代中医把防己归入祛湿剂中。功效为:祛风湿止痛,利水消肿。

   我们可以再看看《本经》上是怎样讲的:气味辛平,无毒,主治风寒温虐邪气诸痫,除邪,利大小便。

  《中药学》:苦、辛、寒。功效:祛风湿,止痛,利水。应用:用于风湿痹痛;用于水肿、腹水、脚气浮肿。

   在看看这5个方剂。

     第1和第2第3,基本一样,都是汗出、浮肿,可能还有疼痛。都属表病,按照伤寒论,应该归入太阳病的范畴。第4,应该是腹水,第五页是腹水,但是感觉书本讲的不全。不好解释。

   通篇。感觉写的不好。

  为什么用防己类治“浮肿、汗出”? 麻黄类或其他?

  应该好好思索思索。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660890100wk9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