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伤寒论》神志病治疗十法+《伤寒论》中下利的10种治法 +《伤寒论》37个“小便不利”可分4类+张仲景经方用酒探微体会  

2017-01-23 05:18: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寒论》神志病治疗十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6人已访问

神志疾病可以表现为烦躁、不得眠、喜忘、惊悸、谵语、郑声、发狂、神志不清等症状。心为十二官之主宰,神志思维活动的中枢,故《素问·灵兰秘典论》说:“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故主明则下安,主不明则十二官危。”基于《内经》之整体观,神志活动与五脏功能密切相关,故《素问·宣明五气》篇又说:“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是谓五脏所藏。”是以《伤寒论》中不独心少阴经病可见神志病症,凡六经病均可导致神志病变。仲景治疗神志病的方药体现了辨证论治的原则,兹将其治法归纳为10种。

清宣郁热法

“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 ,栀子豉汤主之”(78条)。凡邪在表宜汗,在上脘宜吐,在腹宜下。今汗吐下后,有形之邪已去,而余热未尽,留扰于胸膈,热扰心神,故心烦不得眠。若病情较重,则可出现心中烦郁更甚,莫可名状,卧起不安之“懊 ”现象。此皆郁热未除所致,治宜清宣。方中栀子苦寒,清热除烦;豆豉其性轻浮,功能宣透解郁,二药配伍,为清宣胸中郁热,治虚烦懊 之良方。

若兼短气者,为热邪损伤中气所致,可加甘草以补中;若兼呕吐者,是胃气因热扰而上逆所致,可加生姜以和胃;若兼腹满,乃气机壅滞,可加厚朴以宽中;若兼心下痞塞,乃气滞上脘,可加枳实以行气;若兼中寒证,则加干姜,以清上温下。

温阳重镇法

伤寒,脉浮,医以火迫劫之,亡阳,必惊狂,卧起不安者,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主之。”(112条)伤寒脉浮,主病在表,应如法汗解。若用烧针等法强行发汗,汗出过多必亡心阳,致心神不敛;又因心胸阳气不足,水饮痰邪乘机上扰,也会使神明失守,故见惊狂、卧起不安等症。《素问·至真要大论》云“诸躁狂越,皆属于火”,《难经》亦云“重阳者狂”,这均说明躁狂证候,多因火盛而致。然而《金匮要略》载“阳气衰者为狂”,可见狂亦有阳虚所致者。本条“亡阳,必惊狂”之机理,即为阳虚而心神浮越。

治用桂枝汤去芍药之酸苦阴柔,而取桂枝、甘草相配,以复心阳;生姜、大枣补益中焦,调和营卫,且能助桂、甘以通阳气。亡心阳之证,常有浊痰凝聚,影响神明,故加蜀漆以消痰。因心神浮越较重,故用重镇之牡蛎、龙骨,潜镇心神而止惊狂。

活血逐瘀法

“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气汤。”(106条)此乃太阳蓄血证之治法。太阳病不解,在表之邪热随经深入下焦,与血相结于少腹部位,形成少腹急结,神志错乱如狂者,称为蓄血证。血热结于下,故少腹急结,甚至硬痛;邪热循经上扰,心神不安,故神志错乱如狂。其证会随着人体正气之强弱、病邪之盛衰而反映出不同的情况,若血结轻浅,蓄血自下,邪热可随瘀血而去,病可痊愈,故称“血自下,下者愈”。若邪热与瘀血相结较深,血不能自下,则蓄血已成,此时非活血攻瘀不可,瘀血去,血脉流畅,则神明白安,故用桃核承气汤攻下瘀热。

又如“太阳病六七日,表证仍在,脉微而沉,反不结胸,其人发狂者,热在下焦,少腹当硬满,小便自利者,下血乃愈。所以然者,以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故也,抵当汤主之”(124条)。上条之蓄血尚有自下而愈者,本条必下血乃愈,用抵当汤破血逐瘀,较上证更重一层。

辛寒清热法

“三阳合病,腹满身重,难以转侧,口不仁,面垢,谵语遗尿,发汗则谵语……若自汗出者,白虎汤主之。”(219条)此言三阳合病,是有三阳合病之名,而无三阳合病之实,或初为三阳病,目前已成阳明病。《灵枢·经别》云:“足阳明之正,上至髀,入于腹里,属胃,散之脾,上通于心。”阳明胃热大盛,循经上扰心宫,神明不安,则见谵语。故用石膏辛寒清热,知母苦寒而润,二药合用,可清阳明独盛之热;甘草、粳米调中,使大寒之剂不致伤胃。如此热去神清,谵语自除。

攻下实热法

邪传中焦,胃中热盛,影响肠腑,出现大便燥结,蒸蒸发热,或日晡潮热,腹部胀满,甚或烦躁谵语,舌苔黄燥,或灰黑起芒刺,脉实有力,此乃肠腑燥结,邪热循经上扰神明所致。法当据情分别用三承气汤苦寒攻下,以荡涤燥实,泄热和胃,使邪热从肠腑而出。如此釜底抽薪,水自不沸,烦躁谵语等症随之自除。后世温病学家更从三承气汤中化裁出增液承气、牛黄承气、新加黄龙等汤剂,寓泻于补中,更适宜于多种复杂的病情。

温中补虚法

伤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烦者,小建中汤主之。”(102条)伤寒仅二三日,尚属新病,若未经误治即见心悸而烦者,必是里气先虚,心脾不足,气血双亏,复被邪扰所致。宜投小建中汤温养中气,中气立则邪自解。此方是桂枝汤倍芍药另加饴糖组成。饴糖合桂枝,甘温相得能温中补虚。饴糖、甘草合芍药,甘苦相须,能和里缓急。又以生姜之辛温,大枣之甘温,辛甘相合,能健脾胃而和营卫。因此本方具有温中补虚、和里缓急的作用。其治心悸而烦,是通过调营卫,和阴阳,使正气得复,气血充沛而实现的。

平肝镇惊法

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主之。”(107条)本条是太阳伤寒,误用攻下,造成邪热内陷,弥漫全身,表里俱病,虚实互见的变证。邪陷少阳则见胸满。下后正气受伤,而少阳相火上炎,心神被劫,加上胃热上扰,故令心烦、惊惕、谵语。邪入少阳,枢机不利,三焦决渎失职,故小便不利。阳气内郁,不得宣通,故一身尽重,不可转侧。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是由小柴胡汤加味而成。小柴胡汤加桂枝,可使内陷之邪从外解;加龙骨、牡蛎、铅丹,重以镇怯平肝而止烦惊;加大黄泻热和胃而止谵语;加茯苓,宁神通利小便。因邪热弥漫,故去甘草之缓,以求病邪速去,使错杂之邪,得从内外而解。少阳厥阴相表里,肝藏魂,故少阳病可致神魂病变,治少阳亦治肝也,故曰平肝镇惊。

温阳养血法

伤寒,脉结代,心动悸,炙甘草汤主之。”(177条)本方证是由于阴阳不足,气血亏虚,心失所养,致脏神不宁,心脏不能依次搏动,故发心动悸,脉结代。

炙甘草汤以炙甘草为主药,补中益气,亦可“通血脉,利血气”(《本经别录》),大枣“补少气,少津液”(《神农本草经》),三药相合以益气血生化之源。人参气血双补,配生地、阿胶、麦冬、麻仁以滋阴养血,配桂枝、生姜可益气温阳,更以清酒和气血,通经脉。诸药合用,可使阴阳得平,气血充实,神有所主,脉复而心悸自安。

降火滋阴法

“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303条)少阴病,若平素肾阳不足,邪易于从阴化寒;若平素阴虚之人,则邪入少阴易从阳化热。本证心烦不得卧,无脉微、肢厥等症,乃外邪从阳化热。少阴包括手少阴心与足少阴肾。在正常情况下,心火下蛰于肾,肾水上奉于心,是为水火既济。今邪从热化,肾水无以上济于心,心火不能下蛰于肾而独亢于上,故心烦不得安眠。

治以黄连、黄芩清心降火而除烦热,阿胶、芍药滋肾养阴,鸡子黄混元一气交通心肾。如是水火既济,则心烦不得卧之症自愈。

急救回阳法

“下之后,复发汗,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不呕,不渴,无表证,脉沉微,身无大热者,干姜附子汤主之。”(61条)下后复汗,致阳气大伤,阴寒内盛,阳衰心神不敛,故发烦躁。昼日阳气旺,阳虚之体,因天时阳助,并与阴争,故昼日烦躁明显。夜间阳气衰,阴气盛,以阳虚之体,无阳相助,不与阴争,则其人安静。然安静是与烦躁相对而言,实为烦躁过后,精神疲惫已极,呈似睡非睡之状,并非安静如常。因其病不属三阳,故不呕,不渴,无表证。阳气衰微,则身无大热。

本证以阳虚烦躁为主,病情发展迅速,常为虚脱之先兆,故急需投干姜附子汤以急救回阳,免生他变。本方是四逆汤去甘草而成。用辛热之姜附,以急救回阳,附子生用破阴回阳之力更强。不用甘草者,是不欲其缓,以免牵制姜附单刀直人之势。一次顿服,药力集中,收效迅速。“此法不用甘草,较四逆尤峻,取其直破阴霾,复还阳气。”(《伤寒寻源·干姜附子汤》)本法较前之温阳重镇更重一层。

《伤寒论》中下利的10种治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6人已访问
《伤寒论》涉及下利的条文90余条,现将主要治法总结出10种,列举如下。
一、表里双解法
32条,“太阳阳明合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以疏解二阳经表之邪,表解里和,下利证自愈。
34条,“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脉促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
163条,“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
二、健脾除痞法
158条,“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硬满,干呕心烦不得安……甘草泻心汤主之”。
157条,“伤寒汗出解之后,胃中不和,心下痞硬,干噎食臭,胁下有水气,腹中雷鸣下利者,生姜泻心汤主之”。
三、泻热通滞法
256条,“阳明少阳合病,必下利……脉滑而数者,有宿食也,当下之,宜大承气汤”。
321条,“少阴病自利清水、色纯青,心下必痛、口干燥者可下之,宜大承气汤”。
374条,“厥阴下利沾语者,有燥屎也,宜大承气汤”。
四、刺灸壮阳法
308条,“少阴并,下利便脓血者,可刺。拟选关元、天枢、脾俞”。
292条,“少阴病,吐利……脉不至者,灸少阴七壮”。
325条,“少阴病,下利脉微涩、呕而汗出,必数更衣……反小者,当温其上,灸之”。
362条,“下利,手足厥冷,无脉者,灸之”。
五、清热解毒法
172条,“太阳与少阳合病,自下利者,与黄芩汤”。
371条,“热利下重者”。
373条,“下利欲饮水者,以有热故也”。
258条,“脉数不解,必协热便脓血”。可用白头翁汤主治。
六、温健固涩法
159条,“伤寒服汤药,下利不止,心下痞硬,服泻心汤已,复以他药下之利不止,医以理中与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必利在下焦,赤石脂禹粮汤主之;复利不止者,当利其小便”。
七、涤水逐饮法
316条,“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者,……真武汤主之,咳而呕渴心烦不得眠,猪苓汤主之”。
八、温里回阳法
354条,“大汗,若大下利而厥冷者,四逆汤主之”。
91条,“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急当救里,宜四逆汤”。
370条,“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汗出而厥,通脉四逆汤主之”。
314条,“少阴病、下利、白通汤主之”。
九、疏达阳郁法
318条,“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疼,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
十、温清并施法
338条,“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痛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久利,乌梅丸主之”。
357条,“伤寒、六七日,大下后,寸脉沉而迟,手足厥逆,下部脉不至,喉咽不利,唯脓血,泄利不止者,为治,麻黄升麻汤主之”。

《伤寒论》37个“小便不利”可分4类

作者/马胜英

I导读:作者从《伤寒论》中涉及小便不利的条文出发,条分缕析其发生机理及治法,并归纳为四种,分别是热证、虚证、津伤、气化不行,希望能对大家临床有所启发。如果作者还有遗漏,欢迎大家补充。

伤寒论》之小便不利探析

伤寒论》中涉及小便不利(小便难、小便少、不尿)的条文达37条,其中大多在太阳病篇、阳明病篇及少阴病篇中。现就其发生机理及治法作一探析。

1、热证小便不利

伤寒论》之湿热证多出现小便不利,如“太阳病身黄,脉沉结,少腹硬,小便不利者”(第125条)、“太阳病……若不结胸,但头汗出,余处无汗,剂颈而还,小便不利,身必发黄”(第134条)、“阳明病,被火,额上微汗出,而小便不利者,必发黄”(第200条)、“阳明病……色黄者,小便不利也”(第206条)、“阳明病……但头汗出,身无汗,剂颈而还,小便不利,渴引水浆者,此为瘀热在里,身必发黄”(第236条)、“伤寒七八曰,身黄如橘子色,小便不利,腹微满者,茵陈蒿汤主之”(第260条),均为因湿热证出现小便不利的条文。

综上可知,小便不利既是湿热证的一个重要症状,又是湿热发黄的一个主要病机。湿热阻滞故小便不利,而小便不利又使湿热之邪无出路,如此互为因果,遂成恶性循环,终则黄疸、腹满等症随之而起。其治法则宜清利湿热、宣畅气机。另外,邪陷少阳亦可出现小便不利,如第107条所云“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即是本证,为因伤寒误下酿成邪热内陷、弥漫全身、表里俱病、虚实互见的变证,其“小便不利”乃邪入少阳、枢机不利、三焦阻滞、决渎失职所致。又如第231条“阳明中风……一身及目悉黄,小便难……耳前后肿”所述“小便难”症,亦为少阳经邪热壅聚不通所致,治当以和解少阳、清利胆热为主。

2、虚证小便不利

中焦虚寒,运化失职

小便不利之因于中焦脾胃阳虚、运化无力、水湿内停较为常见,如第28条“服桂枝汤,或下之……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第98条“得病六七日……小便难者”,第191条“阳明病,若中寒者,不能食,小便不利”,第195条“阳明病,脉迟,食难用饱,饱则微烦头眩,必小便难”,第232条“阳明中风……若不尿,腹满加哕者,不治”等。

第28条所述乃是表里同病,由感邪后表邪未罢,兼有脾虚水停,故其小便不利当为脾不转输、水气内阻所致,治宜解表与利水并行。第98条所述属脾阳素虚、感受风寒、邪入里而表未解之证,脾失转输之职、水不下行,故小便难,第28条与第98条,二条病机相似。第191条之“小便不利”,是由于素有胃阳不足、复感寒邪、中焦阳虚,以致运化水液之功能受阻所致。第195条所述证与第191条相似,本论“阳明”,实质上属阳明中寒证。阳明病脉本应洪大或沉实,若见脉迟(迟而无力),必是胃阳虚弱、内有寒邪、胃阳不足、脾湿内生、水不下泄,则小便难。第232条所述之“不尿”,当属小便不利之重证,本证三阳合病而证情危急,若见不尿伴“腹满加哕”,则提示证情转重、胃气衰竭、三焦气机闭阻、邪无出路,故仲景断为“不治”之候。

肾阳虚衰,气不化水

伤寒论》中论及肾阳不足、不能蒸发水液而致水液内停、小便不利之证,原文有3条,如第316条“少阴病……小便不利”,第307条“少阴病……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第110条“太阳病二日……欲小便不得”(可参阅原文)。

第316条论述了少阴阳虚水停之证。少阴肾为主水之脏、人身阴阳之根本,人体水液的运化、输布与排泄,无不关乎肾阳的蒸化与温煦,若肾阳虚衰、下焦寒盛、水气不化、停蓄于体内,则可见小便不利,甚则全身浮肿。第307条之“小便不利”,乃少阴虚寒下利不止、水液丢失较重所致。本证不仅阳虚,而且液竭,其液竭乃阳虚所引起,与第316条相比,虽同属少阴病,然其病机不完全相同。对本证的治疗只需使下利停止,则水津自能敷布,这一点可与第59条互参。至于第113条之“欲小便不得”,乃因阳虚于下、气机不利所致。

火邪下灼,阴液枯竭

伤寒论》第111条所曰:“太阳病中风……阴虚小便难”,论述了太阳中风用火劫的变证。太阳中风治当调和营卫、解肌祛风。若误用火劫发汗,则风火相煽、热毒炽盛、火毒下灼、阴液枯竭,则“小便难”,其治法当滋阴泻火。

总之,小便不利属虚证者(或虚实夹杂,并以虚为主),不外阳虚与阴亏,而以阳虚为主,其中尤以脾、肾阳虚多见。伤寒以伤阳为主,其治法当偏重于救阳,于此亦可见一斑。

3、津伤小便不利

伤寒论》论述小便不利属津液耗伤所致之条文共有10条。如原文第6条“太阳病……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视失溲”,第20条“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第59条“大下之后,复发汗,小便不利者,亡津液故也”,第88条“汗家,重发汗,必恍惚心乱,小便已阴疼”,第189条“阳明中风……若下之,则腹满,小便难也”,第203条“阳明病……今为小便数少,以津液当还入胃中,故知不久必大便也”,第223条“阳明病……若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者,猪苓汤主之”,第242条“病人小便不利”,第251条“得病二三日……若不大便六七日,小便少者,虽不受食,但初头硬,后必溏,未定成硬,攻之必溏,须小便利,屎定硬,乃可攻之,宜大承气汤”,第284条“少阴病……小便必难,以强责少阴汗也”。

诸条文“小便不利”的基本病理均属津液亏虚,但引起津亏的原因又有区别。第6条所述为温病误用辛通发汗而津伤热炽转为风温(此与后世温病学说之风温病不同),风若再用误下而重伤津液、化源枯竭,则小便不利,甚至"直视失溲”。第20条之“小便不利”,由于太阳病发汗太过、阳虚不能化气,更兼汗出过多、津伤于内所致,其治只需扶阳解表,阳气恢复自可化气生津。第59条所述为大下之后重发其汗而重伤津液,以致小便不利。此种小便不利切忌用利水之法,后世温病学家在此基础上悟出,温病伤津不可用淡渗利尿,而宜甘寒生津。第88条所述为平素多汗之人重用发汗,必致阴阳两虚,故小便之后尿道疼痛。第189条论述为阳明里实兼有表寒,若单纯用下法则里实虽去但表邪复入于里而又亡津液,改腹满而小便难。第203条所述为阳明病胃中干、大便结硬,若小便次数減少则提示津还胃中,故知大便不久当下,此亦寓有不可攻下之意,后世温病学家“增水行舟”之法就是从此发展而来。第223条所述之“小便不利”,乃是下后津伤而水热互结之证,治当养阴清热利水。第242条所述之“小便不利”,乃是阳明燥屎内结、耗伤胃津、津液内亡,故使小便不利。第251条之“小便少”,说明津液还于胃中,未致燥屎内结。第284条为少阴病误用火劫发汗而津液损伤,故“小便难”。

总之,《伤寒论》中小便不利属津伤者,大多由汗下不当误伤津液所致,但多兼伤阳或兼有热。究其实质,总属津液亏虚。因其与上述虚证有侧重之不同,故专列讨论。这种小便不利,总以“救津液”为治疗大法。

4、气化不行而小便不利

伤寒论》中小便不利属气化不行所致者最多,共11条,如原文第40条“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为表寒实证兼水饮的证治,因寒邪束表、水饮内停、蓄于下焦、气化失职,则小便不利。第71条“太阳病……若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主之”,第126条“伤寒有热,少腹满,应小便不利”,第127条“太阳病……小便少者,必苦里急也”、第156条“本以下之……小便不利者,五苓散主之”,四条均属蓄水证表邪未解、邪热随经入腑,而影响膀胱气化功能、津液无以输布、水道失调,故小便不利,治当以五苓散化气行水,兼解外邪。

阳明病亦可见小便不利,如第192条“阳明病,初欲食,小便反不利”、第199条“阳明病,无汗,小便不利”即是其例。其中,第192条之“小便反不利”为阳明病兼有水湿郁滞、气化不利,但成无己认为是阳明病未成实、热气散漫、热灼津液所致。第199条之“小便不利”伴有无汗、心中懊憹,为湿热内郁、水湿不得下行所致。第192条与第199条均为阳明有湿之证,治当在清解阳明之邪的同时兼顾祛湿。

少阳病亦可见小便不利,如原文第96条“伤寒五六日……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第147条“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即是。其中,第96条之“小便不利”为少阳病的或然证,这是由于胆与三焦经脉相连,邪入少阳则三焦亦可为之阻滞,而水道不利、饮邪内停所致;第147条之“小便不利”为少阳兼水饮证,虽口渴而不呕,究其病机与第96条相似,但其小便不利是必然证。其治原则,当是和解少阳,兼以化饮。

另外,厥阴病气郁证与太阳类似证的风湿留着关节证亦可出现小便不利,如原文第318条“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小便不利……四逆散主之”、第175条“风湿相搏……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者,甘草附子汤主之”即是。前者的病机为肝郁气滞、水道不能通调,后者的病机为湿阻于内、三焦失司、气化受阻。其治疗,前者以疏肝解郁为主,后者以温阳散寒为法。

(注:本文之条文序号,以《伤寒论讲义》统编五版教材为准)

张仲景经方用酒探微体会

发表者:赵东奇 147人已访问

祖国医学用酒入药时来久远,《素问。汤液醪醴论篇》中就有关于酒的论述。酒主要有引行药势,温通经脉、活血祛瘀、散寒止痛、通阳宣痹、调和气血、平和阴阳等作用。张仲景在《伤寒论》、《金匮要略》中有不少方药的炮制,煎服中佐用酒,以治疗气滞血瘀证、久冷寒凝痛证、阳气不宣的胸痹及气血阴阳不足等证,而有的方药则不用或禁用之。今举例说明。

1 用酒活血祛瘀

《金匮》“病疟以月一发……名曰疟母,急治之,宜鳖甲煎丸。”用法:“右二十三味为末。取煅灶下灰一斗,清酒一斛五斗,浸灰,侯酒尽一半,着鳖甲于中,煮令泛烂如胶膝,绞取汁,内诸药,煎为丸,如梧子大,空心服,日三服。”鳖甲煎丸是攻补兼施、扶正祛邪之剂,丸中重用鳖甲软坚散结,配大黄、桃仁、虫、蜣螂等活血化瘀,……用清酒入药为丸在于深入营血,通行气血,加强活血化瘀、祛邪的作用。

《金匮》“五劳虚极羸瘦,………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缓中补虚,大黄虫丸主之。”此为虚劳有瘀血的证治。服法:“右十二味,末之,炼蜜和丸小豆大,酒饮服五丸,日三服。”方用酒以通血脉,助诸药活血化瘀。

《金匮》“带下经水不利,少腹满痛,经一月再见者,土瓜根散主之。”“土瓜根、芍药、桂枝、虫各三两。右四味杵为散,酒服方寸匕,日三服。”此为因瘀血而致月经不调的证治。方中桂枝、芍药调营,土瓜根、虫破瘀,用酒吞服,以其能行血之功,故用之,以助活血祛瘀的功效。

2 用酒行药势兼通阳开痹

《金匮》“胸痹之病,……栝蒌薤白白酒汤主之。”“栝蒌薤白白酒汤方:栝蒌实一枚(捣)、薤白半升,白酒七升,右三味,同煮,取二升,分温再服。”又“胸痹不得卧,……栝蒌薤白半夏汤主之。栝蒌实一枚(捣),薤白三两,半夏半升,白酒一斗,右四味,同煮,取四升,温服一升,日三服。”此皆因胸阳不足,浊阴之邪内阻。方中栝蒌开胸散结,薤白辛温通阳下气,白酒之气轻扬,引药上行,共奏通阳散结、豁痰下气之功,使阳气环转于周身,贯通于胸背之前后,则胸中豁然矣。此如《金匮玉函经二注》云:“……栝蒌实最足开结豁痰,得薤白、白酒佐之,即辛散而复下达,则所痹之阳自通矣。”又《金匮要略心典》曰:“薤白、白酒辛以开痹,温以行阳。”

3 用酒温阳散寒、活血止痛

《金匮》九痛丸治九种心痛,其方药及用法:“附子三两(炮)、生狼牙一两(炙香)、巴豆一两(去皮心、熬研如脂)、人参、干姜、吴茱萸各一两,右六味,末之,炼蜜丸如桐子大,酒下。……又治连年积冷,流注心胸痛,并冷冲上气,落马坠车血疾等,皆主之”。《金匮要略心典》云:“九痛者,一虫、二注、三风、四悸、五食、六饮、七冷、八热、九去来痛是也。而并以一药治之者,岂痛虽有九,其因于积冷结气所致者多耶。”可见诸证用酒意在通血脉,温阳散寒,兼活血止痛。

伤寒论》“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若其人内有久寒者,宜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方:……上九味,以水六升,清酒六升和,煮取五升,去滓,温分五服。”此乃血虚寒凝致厥兼内有久寒,当归四逆汤加吴茱萸、生姜以温中散寒,降逆和胃,兼加清酒同煎,以其助诸药活血而散久寒。正如尤在泾所说“若其人内有久寒者,必加吴茱萸、生姜以散之,而尤借清酒之濡经温脉,以散其久伏之寒也。”又若寒凝于经,可有四肢关节疼痛,或身疼腰痛等证;寒凝于胞宫,可致月经不调或经来腹痛等,说明寒凝日久必有痛证。故推论用清酒尚可温养经脉,散寒止痛。

《金匮》“妇人六十二种风,及腹中血气刺痛,红蓝花酒主之。”“红蓝花一两,右一味,以酒一大升,煎减半,顿服一半,未止再服。”此论妇人感受六十二种风及腹中血气刺痛的证治。因妇人经后或产后,容易感受风邪(或兼寒邪),风邪(或寒邪)袭入腹中与血气相搏,以致腹中刺痛。“六十二种风”泛指风邪。红蓝花辛温活血散淤,得酒则可加强活血温经止痛之功效。其不用风药,亦即血行风自灭之意。正如《金匮玉函经二注》“……用红花酒,则血开气行,而风亦散矣。”又《金匮要略方论本义》:“……酒以温和气血,红蓝花以散其淤,而痛可止。”又《金匮要略心典》“……红蓝花苦辛温,活血止痛,得酒尤良,不更用风药者,血行而风自去耳。”

4 用酒通血脉、和气血、平阴阳

《金匮》“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主之。”“肾气丸方:干地黄八两、山药、山茱萸各四两、泽泻、丹皮、茯苓各三两,桂枝、附子(炮)各一两。右八味末之,炼蜜和丸梧桐子大,酒下十五丸加至二十丸,日再服。”此论虚劳肾阴阳两虚的证治。

《金匮》“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右二十一味,末之,炼蜜和丸,如弹子大,空腹酒服一丸,一百丸为剂。”此论虚劳兼有风气的证治。

伤寒论》“伤寒,脉结代,心动悸,炙甘草汤主之。”“上九味,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内胶烊消尽,温服一升,日三服。”此心阴阳两虚的证治。

上三例乃虚劳、气血阴阳诸虚不足的证治,其用酒,意均在温通经隧,调和气血,平和阴阳达到治疗诸虚不足的目的。

5 张仲景禁忌用酒病证

酒既能治病疗伤,还能伤害身体,综观张仲景两部经典方药中,对表证、内热、实证、痒疹、阳亢、津伤等证均禁用之,此因酒为大辛大热之品,诸证饮之则无异于火上加油,病必深重。而对呕、利、痹证、湿病、历节病、痰证、饮证、咳喘证、眩晕等证亦均未用酒,此因酒为甘热之品,能厚肠胃,酿湿化热;又明。张志聪《侣山堂类辩》“……盖酒者,水谷之訰液也……”,酒外能达卫表,内能通营血,有引邪入里之嫌,且酒虽然能温通血脉,使病情有一时之好转,但能酿湿生痰,停留肌肉、关节等处,滞邪恋邪,导致寒湿痹缠绵不愈。因此,张仲景在太阳篇桂枝汤方中特别强调:“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麻黄汤方“余如桂枝法将息。”即使在风寒湿所致的痹证、湿病、历节病等篇中亦未用酒,其意可想而知。

赵五味注:

在经方所用药物中,其用酒者计22方,用酒之法分为5种,有酒煎药(方有下瘀血汤、红蓝药酒、瓜蒌薤白白酒汤、瓜蒌薤白半夏汤),酒水合煎(方有炙甘草汤、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芎归胶艾汤)、酒送服(方有薯蓣丸、肾气丸、九痛丸、赤丸、大黄蟅虫丸、天雄散、侯氏黑散、士瓜根散、当归芍药散、当归散、白术散)酒浸药(方有防已地黄汤)、酒洗药(方有大承气汤、小承气汤、调胃承气汤) 

相关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