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一文理解桂枝汤方的方义及应用+桂枝汤的真正方解意义+归纳经方桂枝汤  

2017-01-20 23:1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文理解桂枝汤方的方义及应用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4人已访问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伤寒论经方学堂

《伤寒论》中的桂枝汤类方,仅只有19味药,而演变为20余方,可见仲景组方的原则性和灵活性。通过桂枝汤类方的讨论,可以进一步体现“辨证施治”的特点。现就桂枝汤类方的若干问题,作一粗略的归纳和探讨。

一、桂枝汤概说

桂枝汤方是由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大枣五味药所组成。论其性味,桂枝性温味辛甘,芍药性微寒味苦酸,甘草炙用性微温味甘,生姜性温味辛,大枣性微温味甘,诸药合用具有辛甘苦酸四味,是调和营卫、滋阴和阳的良方。

论其组织,桂枝汤是由两队药所组成,桂枝配甘草入生姜,辛甘温养阳气,亦即辛甘化阳之意;芍药伍甘草入大枣,酸甘滋养阴血,亦即酸甘化阴之义。柯韵伯说“此为仲景群方之魁,乃滋阴和阳,调和营卫,解肌发汗之总方。”

还有的医家说,桂枝汤是“无汗能发,有汗能收”之剂,这样估价(释:估价即对人或事物给以评价)桂枝汤的作用是很确切的。因为桂枝汤方的组织,“阳中有阴,刚中有柔;攻中有补,发中有收。”所以说,桂枝汤的功用并非是单方面的。

概括地说,桂枝汤方的组织包含了“对立统一”的辩证法则,方中既有阴阳的对立,又有动静的结合,既相反而又相成,药味之间互相是对立的,但又是以对方的存在而发挥自己的作用,以达到相对的统一。这就是桂枝汤被称为“群方之魁”的理由所在。

有人认为,桂枝汤的作用,是培养汗源,取正汗以祛邪汗。如果说从桂枝汤的主治功用来看,笔者是赞同这一说的。因为桂枝汤确有培补中焦、兴奋胃气之功。谷气旺盛,汗源则充沛。

所以说服桂枝汤后所取之汗是正汗,正汗出而使营卫不和的邪汗自止,这是符合病机的。同时,结合方后“……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的服法来看,培养汗源,取正汗的用意就不言而喻了。

此外,前人有“桂枝下咽,阳盛则毙”之戒,这是指桂枝汤全方而言,非指桂枝单味药。如果说桂枝单味药,也能下咽则毙,那就又当别论。还必须指出,仲景提出“酒客”不可用桂枝汤。这是因为桂枝汤方具有辛温助阳、攻中有补的作用,所以凡是湿热蕴中、阳热内盛者,无疑是不能用桂枝汤,这是有临床意义的。

二、桂枝汤证的本证

桂枝汤证的本证,即是太阳表虚证。《伤寒论》说:“太阳中风……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又说:“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者,桂枝汤主之。”

再结合“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等原文综合来看,桂枝汤证必须具备头痛、发热、恶风寒、自汗出、脉浮缓、舌苔薄白等主症。

因为太阳主一身之表,风寒之邪客于肌表,在表之卫气不固,内外合因,邪正交争于体表,营卫不和,脏无他病。所以,发热自汗出、恶风、脉浮缓是桂枝汤证的辨证要点,也是区别于表实证的鉴别之处。

三、桂枝汤证的兼证

桂枝汤证的兼症,内容繁多,牵涉面广,在《伤寒论》中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兹分述于后。

(一)兼项强症

太阳的经腧部位为寒邪所束,经气不舒,表现为“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用桂枝汤解肌,加葛根以散经腧之邪。此即论中“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的意思。这与表实无汗之“项背强几几”比较,一者有汗,一者无汗,有表实与表虚之别。

临床用本方治“落枕”,疗效甚捷,亦有经年项部不适者用之亦验。近年用本方加生黄芪、姜黄、秦艽之类,治疗颈椎增生症,亦能改善症状,获得疗效。

(二)兼喘症

凡有宿喘之人,多有肺气不足,新感风寒,可以用桂枝加朴杏汤主治,《伤寒论》说“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但应明确,本方用于喘家,应有表虚证悉具,如系表实兼喘似无效益。

若与小青龙汤比较,彼则重在寒水射肺,有饮邪可征;此则以喘为著,且有表虚诸症。至于论中“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仍主以桂枝加朴杏汤,这就应当活看。因为它只是下后表未解的治法,既不能认定“微喘”一证,亦不可执定桂枝加朴杏一法。

(三)兼风湿证

《伤寒论》说:“伤寒八九日,风湿相搏,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者,桂枝附子汤主之。”这是太阳病的类似症,属杂病范畴。《内经》称为痹症。日人丹波元坚说:“风非中风,盖总括风寒之词。”

体现了《素问·痹论》“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的意思。三气杂合的痹证,与风寒致病虽有类似之处,但性质上又略有区別,临床证候亦不尽相同。

本方实即桂枝汤去芍加附子,且附子用量(三枚)特大,皆在驱散寒湿以镇痛,有别于回阳救逆的附子之用法。若“骨节疼烦,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的风湿留着关节证,则用甘草附子汤,温经散寒以定痛。

(四)兼郁热证

《伤寒论》说:“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宜桂枝二越婢一汤。”此即太阳表邪未解,因循失汗,里热已成。究其病机亦属表实内传阳明,故必有口渴、心烦、舌苔薄黄、脉浮数等症,若与大青龙汤比较,病机大致相同,且二者的禁忌一样。所不同者仅病势有轻重之别,应当细辨。

论中还有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面有热色,不能得小汗出而身痒,用桂枝麻黄各半汤;或如疟状一日再发的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前者发汗力较强,后者发汗力稍逊,二者皆属于桂枝汤的权变法。

(五)兼阳虚证

本证是表虚证的常见证,柯韵伯说:“太阳病……虚则易陷少阴”,证之临床确实如是。如表病汗不如法,损伤心阳,以至心下悸欲得按,用桂枝甘草汤主治,二味扶阳补中,是阳虚之轻证,笔者常以此方合枳实栝萎薤白半夏汤,治胸痹短气,属痰浊闭阻心阳者,常获疗效。

又如“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的表邪未解、卫阳已虚之证,用桂枝加附子汤主治,其效甚捷,往往以小剂一、二服即取效。再如,烧针令汗发奔豚的桂枝加桂汤,是属心阳损伤,寒气乘之上犯。

其实,未经发汗,素禀阳气不足而见“气上冲”者,用之亦验。他如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以及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等,均属汗后伤阳,随其病机不同,变证各异,而以桂枝汤为基础加减运用,其辨证立法、组方用药都是十分严密的。

(六)兼营虚证

《伤寒论》说:“发汗后,身疼痛,脉沉迟”的汗多伤营血证,用新加汤主治。因为桂枝汤原方旨在调和营卫,但因汗出过多而使营血耗损过甚,故加芍药以滋养营血,复加人参以补汗后之虚,所以能治营血失养的身痛症。本方与后世补中益气汤加桂枝治气虚感冒身痛,一则偏重营弱,一则偏重气虚,两相比较,病机殊别,各有侧重。

(七)兼里实证

本太阳病下后大实痛,是因腐秽积滞于肠胃,其病属实,用桂枝加大黄汤除邪止痛。许宏说:“表邪未罢,若便下之,则虚其中,邪气反入里。……若脉沉实,大实而痛,以手按之不止者,乃脾实也,急宜再下,以桂枝汤以和表,加大黄以攻其里。”

许氏补出了脉沉实、按之痛不止的腹症,这样更为贴切。但此证属太阴,是否当行大黄之攻下,尤当审慎,不可粗疏。至于桂枝加芍药汤所主治的腹满,是阳邪下陷,脾气不和,这里就不赘述。

四、桂枝汤证的变证

桂枝汤证的变证,与上述兼证稍有不同,其所同者是表虚的变证,虽以桂枝汤之法,而易桂枝汤之方,这就有必要分开来论述。

(一)阳虚停水证

《伤寒论》说:“……心下逆满,气上冲胸,起则头眩,脉沉紧……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主之。”本条应与《金匮》“膈间支饮,其人喘满,心下痞坚,其脉沉紧”和“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等合参。

因为脾胃中阳不足,水气内停,蒙闭清阳;有形之饮停聚中焦,故头眩心下痞满,用苓桂术甘汤健脾利水以化饮。这就是“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的意思。

此外,苓桂甘枣汤证,是因汗后欲作奔豚,其人脐下悸,属心阳不足,下焦水气偏胜,故变桂枝汤为苓桂甘枣汤以利水气,平冲逆。至于桂枝去桂加苓术汤,病机与上述有相同之处,但因其去桂去芍争议甚多,这里就略而不谈。

(二)中阳不足证

《伤寒论》说:“伤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烦者,小建中汤主之”。所谓二三日是指未经汗吐下而“心中悸而烦”,《医宗金鉴》说:“心悸而烦,必其人中气素虚”。故用小建中汤补虚建中。

论中尚有土虚木旺、木抑土中的“腹中急痛”,亦可用上方主治,其所以悸烦腹痛均可以小建中汤治疗,因为甘药之用,足以资养脾胃,生长营血,所谓“肝得之而木气疏和,心得之而火用修明”,故腹中急痛、心悸而烦二者都能获效。

五、病案举例

桂枝加附子汤案

吴XX,男,32岁,农民。1970年3月就诊。患者因劳动时淋雨,当晚头身重痛,恶寒发热无汗,次日就诊时,体温38.8℃,脉象浮数,舌苔薄白,二便如常,不呕不渴。

已用羌活,独活、荆芥、防风、蔓荆子、川芎、白芷等祛风胜湿药,服1剂,汗出甚多,身痛反剧,不发热,身寒怕冷,围帐覆被而睡且身不热,体温36.5℃,舌苔白润,脉象微细。

处方:制附片6克、桂枝6克、西党参15克、白芍6克、炙甘草5克、生姜3片、大枣3枚。服1剂后,肢体暖和,恶寒减轻,汗少身不痛。继服1剂后,恶寒知饥索食,诸症痊愈。休息2天后恢复劳动。

按:风寒外感虽未用麻桂发汗,而祛风胜湿药亦可过汗。本例即发汗伤阳,故汗后身寒更甚,用桂枝加附子汤温阳益卫,加党参益气补虚而获效。

桂枝加葛根汤案

宙XX,女,41岁,教师。1978年2月初就诊。自述颈项部不灵活,转动不自如已2~3个月,且伴有上肢麻木感,手臂举动不便,其他如常。脉缓,舌苔薄润。当即以桂枝加葛根汤方数剂,并嘱其摄片检查。

二诊,经X线摄片检査,确诊为颈椎增生症,并诉服前方后,颈项部略感转动灵活,脉舌均正常。处方:桂枝6克、赤白芍各6克、生黄芪15克、秦艽10克、姜黄10克、葛根15克、生姜3片、大枣3枚、炙甘草5克,服20余剂,自觉颈部俯仰灵活,手麻木减轻。近1年多,病未复发。

按:此虽颈椎增生症,表现仍为“项背强几几”,病位属太阳经,故以桂枝汤滋阴养阳,加益气活络升津药取得近效。是否能巩固,还有待长期观察。

桂枝甘草汤案

王xx,女,41岁,教师,1978年4月初就诊。

主诉:胸闭闷憋,时而感气促,气不足息,喜欢叹气,遇阴雨天,胸闷更甚,心悸心慌,疲乏无力,舌苔白润滑,脉缓而弱,偶见间歇。心电图正常。诊为心阳不足、胸阳闭阻。拟用桂枝甘草汤合枳实栝萎薤白汤加味。处方:桂枝6克、生黄芪15克、瓜蒌壳20克、薤白12克、枳壳10克、炙甘草10克、橘络10克,服5剂。

二诊,服前方后,胸闷减轻,心胸舒畅而欢快,不叹气,心悸减,脉息平和无间歌。守前方加党参15克,继进5剂。

三诊,服前方10余剂,诸症已罢,一切正常。瞩其服归脾丸以善后调理。随访至今,心悸气短之症未复发。

按:桂枝甘草汤温养心阳,加参芪益气,合枳实栝蒌薤白汤宣通胸阳,故能主治心悸气短的胸痹证。如确诊为冠心病者,加活血化瘀药合用,亦可缓解症状,能获近期疗效。

桂麻各半汤案

王XX,女,28岁,工人,1979年2月就诊。病者患荨麻疹多年,经常反复发作,遍身瘙痒,尤以身体暴露部分疹块特多,痒得难以坚持工作。检查所见,头面四肢一经风吹即起红色疹,高出于皮肤,瘙痒特甚,烦躁不宁,饮食无异常,二便正常,月经先期。

脉息如常,不缓不紧,舌苔薄润。曾服清热祛风凉血药,以及西药镇静剂、抗过敏药均罔效。姑拟麻桂各半汤合四物汤试治。处方:麻黄5克、桂枝5克、赤白芍各6克、杏仁10克、生地15克、当归10克、川芎5克、甘草5克、路路通15克、生姜3片、大枣3枚。服5剂。

2个月后,曾为她诊治的医师转告,病者服上药5剂后,疹块消失,病未复发,一切良好。

按:麻桂各半汤本为治风寒外束于皮肤之表证,合变通四物汤,养血良血以疏风,内外合治,故能主治本证。

苓桂术甘汤案

黄XX,女,42岁,技术员,1973年4月就诊。患者被确诊为“风湿性心脏病”,已多次住院治疗,病史3年。胸闷心悸心慌,面部及两脚浮肿,呼吸气短,喘咳吐稀痰,甚至口唇发绀,恶寒身形振颤,睡寐不宁,食少腹胀,大便稀溏,小便短少,脉细弱,舌苔白润质淡。

用苓桂术甘汤加味试治。处方:茯苓15克、白术12克、桂枝10克、炙甘草10克、广陈皮10克、法半夏10克、生黄芪15克、防己10克、车前仁12克。服5剂。

二诊,服前方后,心悸、浮肿减轻,呼吸较畅利,咳减痰少,小便增多,食纳稍增,脉仍细弱,舌苔薄白润,守前方加制附片10克,继服5剂。

三诊,前方继进5剂后,心悸浮肿再度减轻,呼吸均匀,唇不发紫,不恶寒,咳仍吐稀痰,睡寐安宁,脉缓而弱,舌质淡红苔白。处方:制附片10克、生黄芪15克、桂枝6克、白术12克、茯苓15克、炙甘草10克、法半夏10克、五味子5克、党参15克,服5剂。

四诊,上药服10余剂,诸症悉减,浮肿消退,心不悸,咳减痰少,饮食倍增,脉缓有力,舌苔薄润。嘱前方再进10剂以巩固疗效。

两年后随访,病者坚持上半班。如遇心悸发作,或感冒引起身痛,胸闷心悸,即用第三诊方,服数剂后诸症悉减,至1978年底,患者陆续服上药近100余剂,体略发胖,病未复发。

按:本案虽为“风心”病,但究其病机,乃中阳不足,痰饮停聚,故用苓桂术甘汤加味主治。由于病者素体脾肾不足,症药相符,虽长期服用,未见不良反应,且成了常备之药。

总之,桂枝汤及其类方,在《伤寒论》中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这一类方是围绕着桂枝汤加减化裁,既可治外感疾病,也可治内伤杂病,临床运用甚广。对于其病理药理如何用现代科学的手段进一步研究,使它的适应症、临床指征更加明确,便于掌握运用,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有待于整理提高。

桂枝汤的真正方解意义

发表者:冯盛才 1777人已访问

     如果有人对伤寒感兴趣吗,伤寒里24条"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 却与桂枝汤则愈."您对它的看法如何?

     有许多学者都在研究伤寒论,为什么在张仲景时代就有那么多伤寒患者,为什么现在好像没有了,或者很少见,这些也许是在中医药历史上温病论常常占优势的原因。许多伤寒患者淹没在西药治疗的过程中,并且入里形成了其他病症。

     冯认为:桂枝汤是个治疗有害的物质分子感染人体的基本方剂,使用针灸针针刺后增加了机体内的一些纤维状蛋白等生物高分子物质分子的能量,再使用了桂枝汤后就容易清除这些有害物质分子的感染,所以就很快好转了。

      如果你要理解该方的意义吗?建议你先了解冯氏的机体内的能量传递系统理论,发表在按摩与导引的杂志上的相关文章。并且了解经络的理论与实践,并且了解或者读一读发表在按摩与导引杂志上的另外一篇文章:经络动力学等方面的文章。有关方面的文章在本人的这个网站上都可以找得到。

      这方面的研究课题可以成为有志于此的博士研究生与硕士研究生的好课题

归纳经方桂枝汤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3234人已访问

桂枝汤条文学习

学习方法

一、涉及桂枝汤条文,一一择出。

二、按照主之、宜、可与、不可与四类归类。

三、删除描述性、解释性词语,便于记忆。

四、不同条文进行比对,进一步归纳。

太阳病提纲: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太阳中风提纲: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

太阳伤寒提纲:太阳病,或以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一、涉及桂枝汤条文(25条)

(一)主之条文(2)

12、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归纳一:12、太阳中风,热自发,汗自出,恶寒,恶风,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阳浮而阴弱,阳浮者,阴弱者,,啬啬,淅淅,翕翕,为解释语或修饰语可简化)

归纳二:12、发热,汗出,恶风,脉缓,鼻鸣干呕,桂枝汤主之。(结合太阳病中风提纲,归纳)

13、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

归纳:13.发热,汗出,恶风,脉浮,头痛而恶寒,桂枝汤主之。

综上两条:桂枝汤主治之证共同症状为====发热,汗出,恶风,脉浮或缓,头痛或鼻鸣干呕。所区别者: 12条为典型太阳中风症状===发热,汗出,恶风,脉缓;13条不是中风典型症状,有头痛症状。值得注意的是:12条冠以太阳中风,13条冠以太阳病,还是有细微差别。12条,讲脉缓,13条,未明确讲脉象,我理解,12条应该是脉浮缓,13条应该是脉浮,即太阳病提纲之脉,虽然浮,可能介于浮紧之间,不好辨别,总之是脉浮。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12条和13条的区别就在:一是脉浮与脉浮缓;二是鼻鸣干呕与头痛,这可能与汗出畅否有关。当然,次数推测,并无实际观察。

因此,桂枝汤主之条目四要件可以概括如下:发热,汗出,恶风,脉浮。凡见此四要件,当首先想到桂枝汤,然后再看有无鼻鸣干呕或头痛症状。

(二)宜条文(15):

42、太阳病,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当以汗解,宜桂枝汤。

归纳:42. 太阳病,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宜桂枝汤。(当以汗解,是说明治则)

44、太阳病,外证未解,不可下也,下之为逆,欲解外者,宜桂枝汤。

归纳:太阳病,外证未解,宜桂枝汤。(不可下也,下之为逆,说明治则)

45、太阳病,先发汗不解,而复下之,脉浮者不愈。浮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脉浮,故在外。当须解外则愈,宜桂枝汤。

归纳:太阳病,汗复下,脉浮,当须解外,宜桂枝汤。(说明先发汗不解,而复下之治法错误;脉浮者不愈。浮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脉浮,故在外,说明浮为在外。)

小结:

一、42、44、45三条,可谓用心良苦。42条首先明确治则: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当以汗解,宜桂枝汤;44条再次声明,外证在,不可下;45条庸医乱治,外证未解而下之,幸好外证仍在,欲解外者,宜桂枝汤。此三条,次第明确:外证在,先解外;外证在,不可下;外证在,庸医下,有外仍解外。解外则为桂枝汤。

二、中间插入43条: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先师用心良苦,果然下了,怎么办,微喘者,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要我看来,此条放在45条,更为合适,即原文的42.43.44.45,为42.44.45.43。这样,四个条文的逻辑关系为:怎么治、不能怎么治、误治以后两个结果,即45。43,外证在,桂枝汤;微喘者,桂枝加厚朴杏子汤。

三、何为外证?其实读伤寒论,真的没有表里半表半里的说法,经常提到的是外证、外、里、半在里半在外。特别是半在里半在外,可能真的不能理解为就是半表半里。当然这里有胡希恕老和刘邵武老等大家的解释,非我一个门外汉可以理解的,我姑且按照自己的想法理解一番。42.44均提到外证,到底什么是外证?45条透露了一点信息,就是浮为在外。如果这条联系43条,有提到了表,表未解故也。那么外证和表有什么关系?也许表比较浅,或许说的就是表皮,外可能要深一些,比如包括肌肉,也许和胡老说的表差不多,伤寒论之外证即胡老所言之表证乎?从43条,可以看出,表未解,则微喘,联想到肺主皮毛,表大概应该是皮毛。胡思乱想,呵呵呵!

四、总之,42.43.44.45,告诉我们,必须先解外,解外桂枝汤。何为外,脉浮也!!!!!!!!

53、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谐和故尔。以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荣卫和则愈,宜桂枝汤。

归纳:自汗出,宜桂枝汤。(中间为解释语,观伤寒论全文,抑或不为仲景语)

54、病人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

归纳:时发热自汗出,宜桂枝汤。(脏无他病===排除他时,卫气不和===解释原因,先其时发汗===治疗办法)

小结:53.54两条,再次指示桂枝汤用药指证:自汗出或有热。

56、伤寒,不大便六七日,头痛有热者,与承气汤。其小便清者,知不在里,仍在表也,当须发汗。若头痛者,必衄。宜桂枝汤。

归纳:伤寒,不大便六七日,头痛有热者,与承气汤;小便清者,当须发汗,宜桂枝汤。

57、伤寒,发汗己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宜桂枝汤。

归纳:伤寒,发汗己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宜桂枝汤。

小结:56.57两条,分析了伤寒的两个变证:一是六七日不大便,二是半日许复烦,并明确了辩证依据:一是小便清;二是脉浮数。

91、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

归纳:伤寒,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宜四逆汤;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表宜桂枝汤。

95、太阳病,发热汗出者,此为荣弱卫强,故使汗出,欲救邪风者,宜桂枝汤。

归纳:太阳病,发热汗出者,宜桂枝汤。(此条重复,详加解释,抑或非原文)

164、伤寒大下后,复发汗,心下痞,恶寒者,表未解也。不可攻痞,当先解表,表解乃可攻痞。解表宜桂枝汤,攻痞宜大黄黄连泻心汤。

归纳:伤寒大下后,复发汗,心下痞,恶寒者,表未解也。解表宜桂枝汤,攻痞宜大黄黄连泻心汤。

234、阳明病,脉迟,汗出多,微恶寒者,表未解也,可发汗,宜桂枝汤。

归纳:阳明病,脉迟,汗出多,微恶寒者,宜桂枝汤。

240、病人烦热,汗出则解。又如疟状,日晡所发热者,属阳明也。脉实者,宜下之;脉浮虚者,宜发汗。下之与大承气汤,发汗宜桂枝汤。

归纳:病人烦热,汗出则解。又如疟状,日晡所发热者,属阳明也。脉实者,宜承气汤;脉浮虚者,宜桂枝汤。

276、太阴病,脉浮者,可发汗,宜桂枝汤。

归纳:太阴病,脉浮者,宜桂枝汤。

372、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者,先温其里,乃攻其表。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

归纳: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者,先温其里,宜四逆汤;后攻表,宜桂枝汤。

387、吐利止,而身痛不休者,当消息和解其外,宜桂枝汤小和之。

归纳:吐利止, 身痛不休者,宜桂枝汤。

小结:

1、91.372.387三条,均有身体痛症状,说明“桂枝本为解肌”,有治疗身痛作用。

2、164.234两条,均为表未解,宜桂枝汤。

3、240.276两条,强调脉浮或脉浮虚,仍有表证。

(三)可与条文(4):

15、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

归纳: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

24、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则愈。

归纳: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

25、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形似疟,一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

归纳: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存疑)

208、阳明病,脉迟,虽汗出不恶寒者,其身必重,短气,腹满而喘,有潮热者,此外欲解,可攻里也。手足濈然汗出者,此大便已硬也,大承气汤主之。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外未解也,一法与桂枝汤。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若腹大满不通者,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至大泄下。大承气汤。

归纳:阳明病,脉迟===1.虽汗出不恶寒者,其身必重,短气,腹满而喘,有潮热者,,手足濈然汗出者,大承气汤主之;2.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与桂枝汤;3.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4.若腹大满不通者,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至大泄下。

(四)不可与条文(4):

15、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

归纳:太阳病,下之后==1.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2.不上冲者,不得与之。

17、若酒客病,不可与桂枝汤,得之则呕,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归纳:酒客病,不可与桂枝汤。

63、发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

归纳:63、发汗后,汗出而喘,无大热者,不可更行桂枝汤,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此条宜调整顺序)

162、下后,不可更行桂枝汤,若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

归纳一:162、下后,汗出而喘,无大热者,不可更行桂枝汤,可与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此条宜调整顺序)

归纳二:63.162条可以合并为===发汗或下后,汗出而喘,无大热者,不可更行桂枝汤,可与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

小结:不可与,为三种情况:一是下后,气不上冲;二是酒客,有湿热者。此酒客当是常饮白酒者,非现在饮啤酒者。常饮白酒,湿热;常饮啤酒寒湿,我的推测,呵呵;三是发汗或下后,汗出而喘,无大热者

二、各条文归纳汇总

(一)主之条文(2):

归纳一:热自发,汗自出,恶寒,恶风,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归纳二:发热,汗出,恶风,脉缓,鼻鸣干呕,桂枝汤主之。

归纳三:发热,汗出,恶风,脉浮,头痛而恶寒,桂枝汤主之。

小结:

1、共同症状:发热,汗出,恶风,脉浮或缓,头痛或鼻鸣干呕。

2、所区别者: 12条为典型太阳中风症状===发热,汗出,恶风,脉缓;13条不是中风典型症状,有头痛症状。值得注意的是:12条冠以太阳中风,13条冠以太阳病,还是有细微差别。12条,讲脉缓,13条,未明确讲脉象,我理解,12条应该是脉浮缓,13条应该是脉浮,即太阳病提纲之脉,虽然浮,可能介于浮紧之间,不好辨别,总之是脉浮。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12条和13条的区别就在:一是脉浮与脉浮缓;二是鼻鸣干呕与头痛,这可能与汗出畅否有关。当然,次数推测,并无实际观察。

3、初步结论:桂枝汤主治之条目要件有四:发热,汗出,恶风,脉浮。凡见此四要件,当首先想到桂枝汤,然后再看有无鼻鸣干呕或头痛症状。

(二)宜条文(15)

42、44、45三条

归纳一:太阳病,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宜桂枝汤。

归纳二:太阳病,外证未解,宜桂枝汤。

归纳三:太阳病,脉浮,当须解外,宜桂枝汤。

小结:

1、外证未解,宜桂枝汤。42、44、45三条,可谓用心良苦。42条首先明确治则: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当以汗解,宜桂枝汤;44条再次声明,外证在,不可下;45条庸医乱治,外证未解而下之,幸好外证仍在,欲解外者,宜桂枝汤。此三条,次第明确:外证在,先解外;外证在,不可下;外证在,庸医下,有外仍解外。解外则为桂枝汤。

2、下后变证。中间插入43条: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先师用心良苦,果然下了,怎么办,微喘者,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要我看来,此条放在45条,更为合适,即原文的42.43.44.45,为42.44.45.43。这样,四个条文的逻辑关系为:怎么治、不能怎么治、误治以后两个结果,即45。43,外证在,桂枝汤;微喘者,桂枝加厚朴杏子汤。

3、初步结论。总之,42.43.44.45,告诉我们,必须先解外,解外桂枝汤。何为外,脉浮也!!!!!!!!

53.54两条

归纳一:自汗出,宜桂枝汤。

归纳二:时发热自汗出,宜桂枝汤。

小结:53.54两条,再次指示桂枝汤用药指证:自汗出或有热。

56.57两条

归纳一:伤寒,不大便六七日,小便清者,当须发汗,宜桂枝汤。

归纳二:伤寒,发汗己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宜桂枝汤。

小结:56.57两条,分析了伤寒的两个变证:一是六七日不大便,二是半日许复烦,并明确了辩证依据:一是小便清;二是脉浮数。

91.95.372.387.164.234.240.276八条

1、91.372.387三条,均有身体痛症状,说明“桂枝本为解肌”,有治疗身痛作用。

2、164.234两条,均为表未解,宜桂枝汤。

3、240.276两条,强调脉浮或脉浮虚,仍有表证。

(三)可与条文(4):

归纳一: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

归纳二: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

归纳三: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存疑)

归纳三:阳明病,脉迟,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与桂枝汤。

(四)不可与条文(4):

归纳一:下之后,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

归纳二:酒客病,不可与桂枝汤。

归纳三:发汗后,汗出而喘,无大热者,不可更行桂枝汤。

归纳四:1下后,汗出而喘,无大热者,不可更行桂枝汤,

归纳五:63.162条可以合并为===发汗或下后,汗出而喘,无大热者,不可更行桂枝汤。

小结:不可与,为三种情况:一是下后,气不上冲;二是酒客,有湿热者。此酒客当是常饮白酒者,非现在饮啤酒者。常饮白酒,湿热;常饮啤酒寒湿,我的推测,呵呵;三是发汗或下后,汗出而喘,无大热者

三、桂枝汤学习小结

(一)典型桂枝汤证的四要件:发热,汗出,恶风,脉浮。

(二)凡外证未解,均应当考虑桂枝汤。

(三)有身疼痛者,可考虑桂枝汤。

四.题外话

1.何为外证?其实读伤寒论,真的没有表里半表半里的说法,经常提到的是外证、外、里、半在里半在外。特别是半在里半在外,可能真的不能理解为就是半表半里。当然这里有胡希恕老和刘邵武老等大家的解释,非我一个门外汉可以理解的,我姑且按照自己的想法理解一番。42.44均提到外证,到底什么是外证?45条透露了一点信息,就是浮为在外。如果这条联系43条,有提到了表,表未解故也。那么外证和表有什么关系?也许表比较浅,或许说的就是表皮,外可能要深一些,比如包括肌肉,也许和胡老说的表差不多,伤寒论之外证即胡老所言之表证乎?从43条,可以看出,表未解,则微喘,联想到肺主皮毛,表大概应该是皮毛。胡思乱想,呵呵呵!

2.喘者辨。

15、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

43条: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

162、下后,不可更行桂枝汤,若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

63、发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

18、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

以上五条:

1、说明,下后仍有用桂枝汤的机会,15条==气上冲者,可与;43条==微喘着,桂枝汤加,这是表未解之喘,但是临床如何区别呢?;162条===汗出而喘,无大热者,不可更行!!为什么呢?也许从脉象看,没有浮脉,所谓无外证。

2、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是说,喘家得了桂枝汤证,需要加厚朴杏子,不加也行,但是效果也许会打折扣。

3、63.162条,两条从文字看,发汗或下后,均会产生汗出而喘,无大热症状,应当绝对禁止桂枝汤。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