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经方也可这样用——从治验案例谈经方贴敷在临床的应用及体会+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在临床的应用体会  

2017-01-19 13:4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方也可这样用——从治验案例谈经方贴敷在临床的应用及体会

“灵兰书院”的各位老师,晚上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毛国安,网名若谷,来自西北古城西安,自己经营着一家中医诊所。根据中医书友会王超老师的安排,今晚由我来和各位老师交流一下学习经方、应用经方的体会。

在进入正式交流之前,我先向大家提问一个问题:

当你面对一个小儿患者,他不愿意服用中药,或者说服用中药即吐,无法进行中药治疗时,你该怎么办?当一个成人患者说煎药没有时间,或者说没有煎药条件时,你该怎么办?我是一个个体中医从业者,每天在门诊都会遇到这个问题。我们是中医人,中药就是我们治疗疾病——还病人以健康的武器。病人不愿服用中药或者无法服用中药,那我们手中的武器,我们的经方、我们的中药,还有用武之地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中医治病的方式方法是多种多样的,即有内治,还有外治。即有内治的煎剂、膏、丹、丸、散等剂型,还有外治的熏蒸、外洗、灌肠、贴敷等方法。

今晚,我就和大家交流一下有关经方贴敷的问题。

中药贴敷疗法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是人们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为求生存,经过无数代人的经验,逐渐积累而成。至清代已发展为治法多样、理论比较完善的一门学科,吴师机的《理瀹骈文》就是其集大成者。

中药贴敷有简单方便,价廉效验的特点,广受基层群众和患者欢迎。贴敷所用药方,可用时方、经方,也可用自拟方。但我为什么要单提用经方贴敷呢?因为经方已经过至少1800多年的历史检验,虽药味少,但力专效宏,疗效可靠,我们直接应用就行了。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这样的高起点,我们何乐而不为呢?经方不但内服效果显著,贴敷同样效果很好,有时甚至是很惊人的。下面我通过十个临床案例来说明。

【案例1】发热案

王姓小儿,男,5个月,2016年4月23日下午初诊。

其母诉患儿黎明时发热,上午烦躁不安,哭闹不食。查体温38℃,身热无汗,皮肤干燥,咽部轻度充血,舌苔薄白,诊断为“发热,风寒感冒”。予麻黄散1.0克,姜汁调,贴脐8小时。次日二诊,患儿母夜半去掉药贴时,感觉患儿热退。早晨起床时测患儿体温37.1℃,上午精神好转,自己玩耍,吃奶排便正常。门诊查体温36.6℃,无涕嚔,不咳嗽,咽部轻度充血,苔薄白。予小柴胡散0.6克,细辛0.1克,姜汁调,贴脐后愈。该患儿治疗期间未服用任何中西药,治疗两天,贴敷两次而愈。

按:初诊时因发热无汗,苔薄白而诊断为风寒表证,用麻黄汤贴敷;二诊时热退表解,但仍有轻度咽充血,再予小柴胡散和解半表半里之余邪而效。

小儿病的病理特点是易虚易实、易寒易热、易轻易重,变化迅速。贴敷是每天一次,根据病情变化调整处方,能恰当、迅速地应对小儿病情的变化,这是贴敷有别于其它治疗方法的一大特点。

【案例2】腹泻案

张某,男,1岁8个月,2016年4月24日初诊。

主诉:发热腹泻3天。发热第一天上午就在县妇幼保健院就诊,予口服药回家,至下午发热腹泻加重,再次在妇保院就诊,开始输液。但输液3天发热不退,腹泻不止,经别人介绍来我门诊。查患儿精神尚可,体温38℃,咽部充血,心肺无异常,身热腹软,肛周红,诊断为“发热,协热利”,予葛根芩连散解表清里,方用葛根0.4克,黄芩0.2克,黄连0.2克,甘草0.1克,水蔓青液调,贴脐;再以小柴胡散1.0克,姜汁调,贴中脘。次日二诊,发热退,从昨天治疗到现在就诊,共大便两次,糊状,量少,有少许食物残渣,再以葛根芩连散佐少许干姜贴脐而愈。

按:小儿贴敷,病情较轻时可每天每次一贴,病情较重或病情较复杂时,可每天每次二贴。该患儿的治疗主方是葛根芩连散,因有阵发性发热,有寒热往来之意,故加用小柴胡散,第二天热退后停用。和所有的治疗方法一样,在保证疗效的前提下,应该用尽可能少的药物治疗小儿病,以达到疗效最大化,副作用最小化,贴敷也应遵循这一原则。

【案例3】咳喘案

杨某,男,6个月,2016年1月19日初诊。

主诉:咳喘7、8天。在县中医院诊断为“毛细支气管炎”,门诊输液3天,雾化5天仍咳喘不止。查精神尚可,无发热,呼吸喘促,双肺听诊闻及较多痰喘鸣。患儿“咳而上气,喉中如水鸡声”,这是典型的射干麻黄汤证,遂用射干麻黄散0.8克,姜汁调贴膻中。次日二诊,双肺痰喘鸣仍很多,没有减轻。这是病重药轻之故,所以再加一贴,仍用射干麻黄散,分别贴于膻中、肺俞两个穴位。三诊时咳喘大减,只早晨起床后较明显,上午不太喘,听诊双肺痰少喘止,继续用射干麻黄散贴敷膻中、肺俞。四诊,夜未咳,睡眠安,晨起轻咳,双肺痰喘鸣完全消失,射干麻黄散再贴敷一次而愈。

按:毛细支气管炎是由呼吸道病毒引起的一种常见病,好发于冬季,一岁以内的婴幼儿易感。由于婴幼儿不好喂药,父母又心疼孩子输液,中药贴敷有很好的用武之地。对这类患儿,我常用射干麻黄散或小青龙散贴敷,不用口服任何中西药,就能收到很好的效果,甚至优于口服或输液的效果。

经方贴敷不但对小儿发热、咳喘、腹泻这些儿科常见病多发病效果很好,对儿科一些急证也有不错的疗效。

【案例4】汗后啼哭不止案

李某,男,10个月,2015年8月18日下午6时来诊。

其母诉患儿黎明2点时,突发高热,烧至39℃,随即去县妇幼保健院急诊,输液两瓶后汗出热退。当时出汗较多,浸透了衣服。回家后仍汗出,并烦躁不安,啼哭不止,家长怎么哄也不能使患儿安静下来。刻诊:患儿烦躁哭闹,面色?白,头身凉,皮肤湿,手不温。头有汗珠,咽轻度充血,腹软,心肺无异常。视其病历,输液中有地塞米松3mg,诊断为“大汗亡阳,耗伤阴液”。《伤寒论》第20条有“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桂枝加附子汤主之”之训,遂用附子0.3克,桂枝0.2克,白芍0.2克,甘草0.2克,姜汁调,贴脐。贴敷后患儿啼哭渐少,半小时后患儿身温汗停,啼止神安而愈。

按:小儿外感发热当用汗解,西医汗解的方法除用解热镇痛剂就是使用激素。激素退热疗效确实肯定,而且迅速,但使用不当往往会出现过汗伤阳、损伤阴液的现象。该例10个月大患儿,用地塞米松3mg,显然剂量过大。小儿输液后哭闹不止,甚至大汗淋漓的病例临床并不少见。究其原因,是用抗生素、激素,并输用寒凉的液体,损伤了患儿的阳气。遇到这些病例,我常使用桂枝加附子散或四逆汤(制成散剂)贴脐,大都能收到一贴即愈的效果。

以上4个案例表明,经方贴敷儿科常见病有很好的疗效。对内科患者来说,也常能碰到患者不愿服用中药,或者说工作忙,没有时间或没有煎药条件等推托之辞,经方贴敷也是解决这个问题不错的选择。其实,经方贴敷对内科常见病及杂症也有很好的、甚至是惊人的效果,再举数案予以阐明。

【案例5】感冒案

朱某,女,60岁。

主诉:“流清涕、头痛两天”。身困无力,头脑不清,想睡又睡不着。察其面色萎黄,精神差,无发热,脉沉缓。予麻黄0.2克,附子0.5克,甘草0.2克,姜汁调。贴脐后清涕头痛止,精神好转,自觉无明显不适,再贴一剂,巩固而愈。

按:“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这是虚人感冒的常见表现,临床上这种病人很多,我常用麻黄附子甘草散或麻黄附子细辛散贴敷,大多都能收到一贴知、二贴已的效果。

【案例6】眩晕案

李某,女,65岁,2016年1月8日初诊。

主诉:“眩晕5小时”。早晨起床时突发头晕,并呕吐2次。因眩晕不缓解,头晕欲仆,不能支持,来诊所要求输液。患者素有高血压、颈椎病史,眩晕经常发作,每次发作都是输液治疗。查体:胖,神志清,体倦容,BP140/80mmHg,舌体胖大,舌苔薄白,舌边齿痕,脉沉缓。我告诉患者这是体内水液过盛,不能排出,向上犯逆而致眩晕,不适宜输液治疗。患者听后说:“你说的太对了,十天前我两下肢水肿,还住院了。”并同意贴敷治疗。予茯苓0.4克,桂枝0.3克,白术0.2克,甘草0.1克,姜汁调,贴脐。

次日二诊,一见面患者就说:“你的贴太神了,我昨天回家走到半路上,就不眩晕了,直至晚上睡觉前,眩晕都没有再发作。但昨晚我洗了两件衣服,今晨起床眩晕又发作,呕吐4、5次,并出现畏寒项强,坐着不动头晕慢,动则眩晕剧烈。”诊断为水饮未除,又感外寒,继续用苓桂术甘散贴脐,再加用葛根0.4克,麻黄0.1克,桂枝0.2克,白芍0.2克,甘草0.1克,姜汁调,贴大椎。三诊诉,晨起眩晕未发作,也无任何不适,再贴苓桂术甘散,葛根(汤)散巩固而愈。

按:眩晕是内科的常见病,而比较多见的是心源性眩晕和颈源性眩晕。心源性眩晕多是水液代谢失常引起,主要表现为“起则头眩”,而颈源性眩晕常和受寒有关,寒邪导致膀胱经经脉不利,临床主要表现为“项背强几几”。遇见这些眩晕患者,我常用苓桂术甘散或葛根散贴大椎或肚脐,两方单用或合用,往往能收到比口服还快的效果。

【案例7】胁痛案

王某,女,38岁,2016年4月6日初诊。

主诉:左后背靠近季肋部疼痛反复发作一年多。每于生气、劳累、天冷或月经来潮时发作,近几天因劳累胁痛又发作。查无明显体征,仅患部酸困疼痛不适。胁痛在生气、劳累、天冷、月经来潮时发作,表明病患为寒凝血瘀所致。用大黄附子散以散寒祛瘀,方用大黄0.3克,附子0.5克,细辛0.2克,姜汁调,贴患处。次日二诊,患部疼痛已除,仅有酸困不适,用大黄附子散再贴一剂愈。

按:《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并治第十》篇第十五条说:“胁下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以温药下之,宜大黄附子汤。”胡派传人冯世伦教授在《解读张仲景医学》一书中指出:“本方不仅治胁下偏痛,无论哪一体部,凡偏于一侧痛者,大多属于久寒夹瘀所致,用之均效。”说明大黄附子汤治疗胁痛等偏于一侧的疼痛,效果很好,临床应用广泛。但用这个方贴敷有没有效果,效果又怎么样呢?我的这个病案表明,贴敷治疗不但有效,而且效果很好。

【案例8】痛经案

贾女士,38岁,2015年6月19日下午初诊。

主诉:“月经来2天,小腹胀痛1天”。患者前晚在吃冷食后,小腹胀痛,经血色黑,今小腹胀痛加剧,并伴胸闷、口苦、呕吐,诊断为“痛经”。予柴胡0.3克,黄芩0.2克,党参0.2克,半夏0.2克,甘草0.2克,姜汁调贴脐。次日二诊,患者诉当晚即小腹痛止,胸闷、口渴、呕吐解除,唯精神稍差,再贴小柴胡散一剂而愈。

按:我门诊以儿科、内科病人较多,妇科病人很少,对这例痛经患者的诊断治疗,并无太大把握。但患者有胸闷、口苦、呕吐等小柴胡汤主症,就果断应用,效果居然很好。说明经方对证不对病,有是证,用是方,只要方证对应,用来贴敷,同样效果好。

经方贴敷不但对常见病有很好的疗效,甚至对一些重症,按常规需要住院治疗的病证,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案例9】心源性哮喘

杨某,男,61岁,2015年4月23日上午就诊。

主诉:“痰多咳嗽气短十余日”。来诊所要求输液。患者痰白泡沫状,气短,活动则甚。近几天频发夜间阵发性呼吸困难,常于睡眠中憋醒,坐起方能缓解,一夜反复发作5、6次。观其体型肥胖高大,面色晦暗,唇色青紫,左上睑肿胀(喜左侧卧位),呼吸急促,三凹征明显,双肺哮鸣,上腹痞硬。患者感胃脘痞硬则发气喘,胃脘变软则喘止,饮食二便可,下肢不肿。诊断为“心源性哮喘,慢性心衰,心功能三级”,建议患者立即去住院。

患者说此种情况反复发作,每次都要住院,输液5、6天才能缓解。这次他不想住院,他害怕了住院,想在我这儿输液。我说你已心衰,输液只能加重心脏负担,建议中药治疗。他嫌麻烦,说无药锅也无法煎。我说那就用中药贴敷吧!病轻了咱们继续治疗,病不缓解你明天一定要去住院。遂用桂枝0.2克,茯苓0.3克,白术0.2克,甘草0.2克,姜汁调,贴膻中。

次日二诊,患者连声夸赞说:“你的方法太神奇了!我昨晚睡眠很好,只夜解小手起床一次,今天咳嗽大减,咯痰也少,气短减轻,胃脘痞满也大减”。察其面唇青紫大为好转,左上睑肿消,三凹征不明显,再用苓桂术甘散贴敷一次,哮喘心衰竟然而愈,我对这样的疗效感到不可思议!

以上九个案例都是经方贴敷治疗成功的案例,有没有治疗效果不好、甚至失败的案例呢?有!我现在介绍一个至今让我不能忘怀的败案。

【案例10】腹泻亡阳误治案

王某,男,7个月,是我同学的孙子,2015年6月15日下午5时来诊。

主诉:“吐泻2小时”。2小时内吐3次,水样便4次。视其神疲,触其头不温,手足凉。诊断为“腹泻”,予理中汤贴敷,嘱注意保暖,并用口服补液盐补液。下午7时同学来电话,说孙子又腹泻2次,但头部手足已热,嘱继续口服补液。次日下午5时去电话询问病情,同学告诉昨晚10点,去掉药贴后(我告诉他贴敷5小时)又水泻2次,去医院急诊,随收住院。

按:这个败案有二点教训:一是辨证不准,选方失当。患儿短时间内吐泻7、8次,阳气已随失津耗伤。头不温,手足凉,为亡阳之象,病已入少阴而非太阴。治疗当急用四逆汤以回阳救逆,却用理中汤温中健脾,虽有收效,而终于阳气不复,病重住院。理中、四逆虽然均为温阳祛寒之方,但证治却有很大差别。理中意在温中健脾力较缓,四逆重在回阳救逆力较急。看来,经方之用,贵在准确。否则,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二是处理不当,没有向家长告知病情变化的后果及应对措施。本例腹泻病情较重,本应立即住院,贴敷只能做为应急之法。由于处置不当,险酿大祸,教训深刻,永当难忘。经方贴敷在临床的应用,今天就介绍这么多。

总结

通过以上十个临床案例的介绍分析,相信各位老师对经方贴敷已经有了大概了解。下面,再谈谈我运用经方贴敷的体会。经过大量经方贴敷的临床实践,我对经方贴敷治疗常见病有以下体会。

一,只要辨证准确,方证对应,经方贴敷疗效显著。经方不仅口服有一剂知、二剂已的效果,经方贴敷同样能做到,甚至有比口服更快捷、更好的疗效。经方贴敷可配合经方口服,形成互补,做为一种替代的选择,甚至在某些病种如腹泻的治疗上,可以成为主导治疗方法。

二,经方贴敷和口服在疗效上有速度和程度上的差异。虽然“外治之法即内治之法,外治之药即内治之药”,但“所异者法尔”。由于给药途径不一样,机体对药物的吸收能力也不一样,进而造成疗效上的差别。例如,发热是临床上的常见证,发热无汗的表实证用麻黄汤,半剂甚至一服就可汗出热退;而用麻黄汤贴敷,若不配合其它疗法,半天也不见得能汗出热退。但用苓桂剂治疗水饮眩晕,贴敷疗效好像要好于口服。同一药物给药途径不一样,可以有不同的效果。

如大家熟知的硫酸镁,有消炎利胆、镇静降压解痉、泻下通便、消肿止痛的作用,但却是通过不同的给药途径来实现的:口服可以消炎利胆,泻下通便;静脉注射则镇静降压解痉;而外敷治疗疖肿包块却能消肿止痛。经方方药做为一种混合药剂,是否也有如此规律呢?同一经方贴敷,是否还有内服所不具备的作用呢?这都是未知答案,需要更多的同仁来研究和探讨。

三,经方贴敷是有适应范围的。和任何一种治疗方法一样,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包打天下,也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包治百病。高热、严重脱水等是不适宜经方贴敷的,或是要配合其它疗法。

我学习经方、应用贴敷还不到两年时间,所看疾病也都是基层诊所的小病和常见病。所以以上认识有很大的局限性或偏颇,所举病案在诊断和治疗处方上,有可能不太准确,目的不是为了让大家效仿,而是想告诉大家一个事实,经方还可以这样用,经方还能贴敷治病。

经方药简力专,疗效可靠;而贴敷操作简单,使用方便,患者可以随治随贴,随贴随走。经方和贴敷两者结合,经方贴敷可以扩展经方的使用范围,最大程度发挥两者的优势,更好地服务于临床。

我的交流到此就结束了。由于水平有限,错误在所难免,希望各位老师批评指正。谢谢各位老师的收听,再见。

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在临床的应用体会

作者 毛国安

各位老师,晚上好,我是毛国安。自从拙文出人意料的经方外用法 — 穴位贴敷在中医书友会刊发后,受到业内同行较大的关注,点击阅读量已达6万人次。群主徐芳老师建议,就某个经方贴敷的应用,进行具体的交流,今晚我就把我应用最多且有体会的一张经方——麻黄附子细辛汤的贴敷应用情况,向各位老师作个汇报。

麻黄附子细辛汤是各位老师耳熟能详的一首名方,虽简简单单的三味药,临床应用却十分广泛,疗效也常能令人惊叹。该方在伤寒论中涉及的原文只有一条,即“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临床时还要结合少阴病提纲,“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来运用。即,只要是见到阴证的发热,或精神萎靡,昏沉欲睡,脉沉,或微细的病症,都可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来治疗。

我常将麻黄附子细辛汤用来贴敷,治疗发热感冒鼻炎,痛经,便秘等病症,临床十分好用,疗效显著。用前要将这三味药分别打粉,过100目筛,装棕色玻璃瓶中备用。应用是,麻黄细辛附子三药按2:2:5的比例混合,每天取总量1到1.5克,姜汁调成软糊状,不能太湿也不能太干。太湿,药物易下坠外流,太干易掉药渣,难以吸收,影响疗效。最恰当的干湿度应是贴药六到十二小时取下后,药饼仍是湿润的。关于姜汁,可以是市售的,也可以是自制的。市售的姜汁可以直接应用,自制的姜汁要注意浓度,生姜和水的比例大约为1:10,如10克生姜要加100毫升水,这个浓度,不会引起贴敷部位皮肤的灼伤。我一般不用市售姜汁,市售姜汁有添加剂,因对其成分不太了解,怕影响贴敷疗效。自制姜汁要现打现用,最好根据每天用量支取。自制姜汁最好不要过夜,过夜易变质发馊,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季。

关于贴敷之前的准备工作,我就先介绍这么多,我们还是通过临床病案,来看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的临床应用。

案例一,扁桃体炎发热案。

肖X,男,七岁半,16年5月28日下午就诊。患儿因化脓性扁桃体炎住院五天,出院才两天,今天又发热,患儿体魄精神差,体温37.8℃,咽充血,双扁桃体二度肿大,舌质暗,舌苔白,布满全舌,脉沉无力。家长害怕患儿晚上发热加重,要求给其输液。我告诉家长,因患儿住院,输液过多,寒湿内盛,郁而发热,应该用中药治疗。但患儿拒服中药,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散,姜汁调,贴脐。

次日二诊,告夜半热即退,查患儿精神明显好转,咽充血减,扁桃体缩小,白苔退去大半,再贴一剂麻附辛而愈。

案例二,生病发热案。

李父,68岁,15年4月15日就诊。主诉,低热,身困无力十余日,要求输液。患者患肾病四个月,在某肾病专科医院治疗后病情好转。但近十多天来,每遇下午五、六时开始发低热,体温在37.2℃到37.8℃之间波动,伴身困无力,口干欲饮,便秘。查体温37.3℃,面色无华,身蜷畏寒,苔白脉缓,诊断为阳虚发热。给患者及家属说明中药贴敷的好处后,同意中药贴敷治疗。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散一克,姜汁调贴脐,此次日患者复诊,诉变通者退精神好转,查脉仍缓,仍有轻度的畏寒。再贴一剂后,电话回访,低热再未发作。

发热是临床每天都会遇到的病症,从中医角度讲,发热可分为外感发热和内伤发热,案例一就是外感发热,案例二是内伤发热。临床多见的还是外感发热,尤其是小儿患者,小儿发热,家长心急,一心只求速效,往往去医院输液。西医治疗不辨寒热,不分虚实,通通输液,不是用抗生素,就是用双黄连,清开灵,炎琥宁等寒凉的药,清热解毒。其结果往往是,虚寒体质的患儿发热,当时虽然退了,但过不了几天,患儿又再度发热。甚至有些患儿,即使输液十几天也难以退热。这种情况在感冒,扁桃体炎,肺炎患儿的后期是很常见的。内伤发热,常见于一些慢性病患者,如肾病,癌症的。不管外感发热还是内伤发热,也不管西医诊断为什么病,中医治疗辨证为阴证的发热或阳虚发热,都可考虑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一般都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案例三,感冒案。

杨某,女,58岁,16年3月9日初诊,主诉,清涕流泪,头闷一天,右眼酸胀流泪,右侧鼻孔鼻塞清涕,感头闷不清醒。查体,无发热,精神差,舌苔白,脉沉无力。诊断为虚寒感冒,与麻黄附子细辛散贴脐。次日二诊,右眼酸胀减,流泪止,涕少,身感轻松。但仍感身困畏寒,轻微咳嗽,苔白脉仍沉,但较昨天有力。麻附辛散再贴一剂愈。

案例四,眩晕案。

张女士,四十岁,16年10月13日下午6时就诊。诉午睡起床后,头痛,身困无力,头晕欲吐,不能自持。在其丈夫搀扶下进入诊室后,即扶于诊座上。其丈夫要求赶快输液,晚上还要照顾八个月大的儿子,查精神差,嗜睡状,面?白,无发热,少许清涕,鼻塞,脉沉无力,典型的少阴病提纲证。向患者和家属介绍,用中药贴敷比输液疗效好,速度快,还省钱,少受痛苦。患者同意试用,遂用麻黄附子细辛散姜汁调贴脐。次日,患者一人来门诊,说贴药一小时后头晕渐止,头脑清,查精神明显好转,涕少鼻畅,仍有些身困。麻附辛再贴一剂,愈。

这两案都是感冒,案四之所以诊断为眩晕,是因为患者主诉为眩晕,先以眩晕为主证罢了。临床上,感冒除常见的发热恶寒,无汗,头身疼痛的风寒表证和发热汗出,咽痛咳嗽的风热表证外,像这类精神萎靡,头痛欲睡,不发热或低热,脉沉无力的虚寒感冒或阳虚感冒并不少见,治疗时麻附辛贴敷,多能应手而愈。

案例五,鼻炎案。

张某某,女,65岁,15年4月9日初诊,清涕如水四五天,哈欠连连,身困欲睡,不欲饮食,查体无发热,无头身疼痛,不打喷嚏,口干不饮,舌苔白,诊断为鼻炎,与麻黄附子细辛散姜汁调贴脐。次日二诊,精神好转,睡意全无,清涕,哈欠大减,口干除,食欲增。再贴一剂,诸症全消。

案例六,痛经案。

李X,女,42岁,湖北人在本地打工,15年6月18就诊。主诉,经来腹痛,伴头痛四天。患者以前月经正常,经来无痛苦,此次经前上夜班,又用冷水洗头,次日即月经来潮,小腹阵痛经血色黑并感头疼沉重。身困欲睡,不想抬头。查体:精神差无发热,腹软,轻压痛,脉沉缓,诊断为痛经,经期头疼,阳虚寒凝,以麻附辛散姜汁调贴脐,一剂即愈。

案例七,便秘案。

李X,男,68岁,退休干部,胆管癌术后四个月,常感腹凉腹痛,便意频繁。虚坐努责,排出不爽,虽频频如厕,但只能日便出一次,且量少,如羊屎状。以致心烦不宁很是苦恼。15年1月14日来诊要求解决排便问题。观其面色晦暗,择衣厚重,穿有保暖衣、毛衣、棉衣外加军大衣达五、六件多。舌苔薄白,脉沉缓,诊断为阳虚便秘。遂用麻黄附子细辛散1克姜汁调贴脐,当天即排出许多大便。心烦随即而解。这个病人后来时间不长就去世了,但当时的一贴麻附辛散确实为病人减轻了痛苦。次日患者还专程来诊所表示感谢。

麻黄附子细辛散贴敷治疗便秘是我偶然的发现。临床上我注意到许多患者在贴敷麻附辛后,不但治好了所求治之病,伴随的便秘竟也随之而愈。后来我就对一些阳虚便秘的患者贴敷麻附辛,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想想机理,也在情理之中。宋柏杉老师说过,辛可润下,麻附辛都是辛温的药,姜汁也是辛温的,附子温阳,麻黄宣肺降气。细辛既有助麻黄之力又有助附子之功。再配合姜汁辛温通经的作用就可以阳气得通,肺气得降,津液得下。大便自然得通而出。

麻黄附子细辛散姜汁调贴脐治疗便秘是个很好的方法。现在妇女和老年人中的阳虚便秘患者很常见。大家碰到时不妨一试。

以上几个临床案例。其实也都是可以水煎麻黄附子细辛汤口服的。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有些患者拒服中药,比如案例二的小儿扁桃体发炎案,就拒服中药。案例四的眩晕案也是要求输液的。对治疗方法和药物的选择,属于患者的知情同意权范围,临床时我们必须充分尊重患者的这个权利。二是细辛附子都是毒性较大的药物。临床上常碰到一些患者,看到处方上有这些药物就拒绝应用。要求改成其他的药物。用时要费些口舌。三是方中附子量大时要先煎。三味药也要煎上个把小时,费时费力,病人有时不配合。贴敷就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比如案例四的眩晕案,贴敷一小时后,眩晕即减。如果用水煎服,恐怕药还没有煎好。病人还处在痛苦中。中药贴敷,操作简便、省时省力、疗效迅速,这是这一疗法最大的优点。临床上应当充分发挥这个治疗的优势。

听到这里,可能有些老师要问。你用麻黄附子细辛汤的效果这么好?我们用也能达到这个效果吗?你的经验能复制吗?我的答复是只要熟悉了麻黄附子细辛汤方证,掌握了麻附辛的中医使用指征,并能正确应用,这个经验是可以复制的。

现在我再介绍两个别的老师使用麻附辛贴敷治疗的医案。第一个案例是乔春妮大夫,贴敷治疗小儿持续性发热十三天的案例。

中药贴敷在基层已经开展得十分普遍。乔春妮大夫是西安市长安区的一个村卫生室的医生,我们常在一起交流中药贴敷的经验。她听了我对麻附辛贴敷治病的方法后,治疗了几例上感发烧患儿,效果十分显著,她报告了其中的一例。

曹X,男四岁,2016年4月3日初诊,主诉,持续发热十三天。在西安521医院门诊,按上呼吸道感染治疗。静脉输头孢硫脒,六天无效。继而去儿童医院检查衣原体、支原体、血常规均正常。门诊输注头孢阿糖腺苷五天仍发热。查体38℃,咽部红,双肺呼吸音粗。其余正常。予麻附辛贴敷。其中附子是麻黄和细辛的三倍。二诊,热退。再贴一剂,随访未复发。

第二个案例,是中医书友会一个叫悬崖上跳舞的书友的,他看了出人意料的经方外用法 — 穴位贴敷受到启发,用麻附辛贴脐治好了自己扁桃体化脓引起的发热。他10月19日,在该文后留言写道:“现学现用,本人扁桃体化脓发热。自辨为少阴证。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打粉后醋调贴脐。居然贴一晚热退。”

由此可见,只要正确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效果一定是显著的。限于我门诊的诊疗范围,我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散贴敷的病种还很有限。但许多经方大家对麻附辛的应用十分广泛。如今方经方大家黄煌教授,就把该方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老人或虚弱者的普通感冒、吐泻,心动过缓、房室传导阻滞、病态窦房结综合征、暴聋暴哑失音、咽喉暴痛、过敏性鼻炎、上颌窦炎、支气管哮喘、三叉神经痛,偏头痛、坐骨神经痛、牙痛、肾结石造成的肾绞痛、空调病、低血压病、疲劳综合症、关节炎、荨麻疹、嗜睡症等一二十种疾病。黄煌教授认为麻黄附子细辛汤的方证是精神萎靡,全身倦怠感,极度恶寒,四肢冷,脉沉细者。

我使用该方的标准是:一,脉沉或沉缓无力。二,精神不振,萎靡欲睡。三,面色晦暗或?白,畏寒但无手足冰凉。我认为如果有手足冰冷,就是四逆汤证。四,舌苔白而不干。不管西医诊断为什么病也不管中医诊断为什么证。只要具备上面几条标准,就可用麻附辛贴敷,并一定能收到满意效果。以上是我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贴敷的一些体会。因所治病例都很简单。所以认识很肤浅也很片面。仅作抛砖引玉。望能对各位老师有所裨益。感谢大家的收听,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