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伤寒论宜忌基本条文汇编+《伤寒》以方名证+伤寒论一些方证药证的区别  

2017-01-14 04:2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寒论宜忌基本条文汇编 

伤寒,有热,少腹满,应小便不利,今反利者,为有血也,当下之,可不余药,宜抵当丸。

抵当丸方水蛭二十个(熬) 虻虫二十个(去翅足、熬)桃仁二十五个(去皮尖)大黄三两(酒洗)

伤寒六七日,结胸热实,脉沉紧而实,心下痛,按之石鞕者,大陷胸汤主之

大陷胸汤方大黄六两 芒硝一升 甘遂一钱匙

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者,与大柴胡汤。

伤寒,无大热,口燥渴,心烦,背微恶寒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伤寒,胸中有热,胃中有邪气,腹中痛,欲呕者,黄连汤主之。

黄连汤方 黄连三两 甘草三两(炙) 干姜三两 桂枝三两

人参二两 半夏半升(洗) 大枣十二枚(劈)

伤寒六七日,目中不了了,睛不和,无表里证,大便难,身微热者,此为实也,急下之,宜大承气汤

伤寒七八日,身黄如橘子色,小便不利,腹微满者,茵陈蒿汤主之。

茵陈蒿汤方 茵陈蒿六两 栀子十四枚(劈) 大黄二两(去皮)

伤寒,身黄、发热者,栀子柏皮汤主之。 栀子柏皮汤方 栀子十五个(劈)甘草一两(炙) 黄柏二两

伤寒,脉滑而厥者,里有热也,白虎汤主之。

伤寒解后,虚羸少气,气逆欲吐者,竹叶石膏汤主之。



1忌发汗第一

少阴病,脉细沉数,病在里,忌发其汗。

脉浮而紧,法当身体疼痛,当以汗解,假令尺中脉迟者,忌发其汗,何以知然,此为荣气不足,血气微少故也。

少阴病,脉微忌发其汗,无阳故也。

咽中闭塞忌发其汗,发其汗,即吐血,气微绝逆冷。

厥忌发其汗,发其汗即声乱,咽嘶,舌萎。

太阳病,发热恶寒,寒多热少脉微弱,则无阳也,忌复发其汗。

咽喉干燥者忌发其汗。

亡血家忌攻其表,汗出则寒栗而振。

衄家忌攻其表,汗出必额上促急。

汗家重发其汗,必恍惚心乱,小便已阴疼。

淋家忌发其汗,发其汗必便血。

疮家虽身疼痛,忌攻其表,汗出则痓。

冬时忌发其汗,发其汗必吐利,口中烂生疮,咳而小便利,若失小便,忌攻其表,汗则厥逆冷。

太阳病,发其汗,因致痓。

2宜发汗第二

大法,春夏宜发汗。

凡发汗,欲令手足皆周,絷絷一时间益佳,不欲流离,若病不解,当重发汗,汗多则亡阳,阳虚不得重发汗也。

凡服汤药发汗,中病便止,不必尽剂也。

凡云宜发汗,而无汤者,丸散亦可用,然不如汤药也。

凡脉浮者病在外,宜发其汗。

太阳病,脉浮而数者宜发其汗。

阳明病,脉浮虚者宜发其汗。

阳明病,其脉迟汗出多而微恶寒者,表为未解,宜发其汗。

太阴病,脉浮宜发其汗。

太阳中风,阳浮而阴濡弱,浮者热自发,濡弱者,汗自出,涩涩恶寒,浙浙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桂枝汤主之。

太阳,头痛发热,身体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麻黄汤主之。

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体疼痛,不汗出而烦躁,大青龙汤主之。

少阴病,得之二三日,麻黄附子甘草汤微发汗。.

3忌吐第三

太阳病,恶寒而发热,今自汗出,反不恶寒而发热,关上脉细而数,此吐之过也。

少阴病,其人饮食入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若膈上有寒饮,干呕,忌吐,当温之。

诸四逆病厥,忌吐,虚家亦然。

4宜吐第四

大法,春宜吐。

凡服吐汤,中病便止,不必尽剂也。

病如桂枝证,其头项不强痛,寸口脉浮,胸中痞坚,上撞咽喉不得息,此为有寒,宜吐之。

病胸上诸实,胸中郁郁而痛,不能食,欲使人按之,而反有涎唾,下利日十余行,其脉反迟,寸口微滑,此宜吐之,利即止。

少阴病,其人饮食入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宜吐之。

病者手足逆冷,脉乍紧,邪结在胸中,心下满而烦,饥不能食,病在胸中,宜吐之。

宿食在上管,宜吐之。

5忌下第五

咽中闭塞,忌下,下之则上轻下重,水浆不下,诸外实忌下,下之皆发微热,亡脉则厥。

诸虚忌下,下之则渴,引水易愈,恶水者剧。

脉数者忌下,下之必烦,利不止。

尺中弱涩者,复忌下。

脉浮大,医反下之,此为大逆。

太阳证不罢忌下,下之为逆。

结胸证其脉浮大忌下,下之即死。

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者忌下。

太阳与少阳合病,心下痞坚,颈项强而眩忌下。

凡四逆病厥者忌下,虚家亦然。

病欲吐者忌下。

病有外证未解,忌下,下之为逆。

少阴病,食入即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此胸中实,忌下。
伤寒五六日,不结胸腹濡脉虚复厥者,忌下,下之亡血则死。

6宜下第六

大法,秋宜下。

凡宜下以汤,胜丸散。

凡服汤下,中病则止,不必尽齐服。

阳明病,发热汗多者,急下之。

少阴病,得之二三日,口燥咽干者,急下之。

少阴病,五六日,腹满不大便者,急下之。

少阴病,下利清水色青者,心下必痛,口干者,宜下之。

下利,三部脉皆浮,按其心下坚者,宜下之。

下利,脉迟而滑者,实也,利未欲止,宜下之。

阳明与少阳合病,利而脉不负者为顺,脉数而滑者有宿食,宜下之。

问曰:人病有宿食,何以别之?答日:寸口脉浮大,按之反涩,尺中亦微而涩,故知有宿食,宜下之。

下利,不欲食者,有宿食,宜下之。

下利差,至其时复发,此为病不尽,宜复下之。

凡病腹中满痛者为寒,宜下之。

腹满不减,减不足言,宜下之。

伤寒,六七日,目中不了了,睛不和,无表里证,大便难,微热者,此为实,急下之。

脉双弦而迟,心下坚,脉大而紧者,阳中有阴,宜下之。

病者无表里证,发热七八日,虽脉浮数,宜下之。

伤寒有热,而少腹满,应小便不利,今反利此为血,宜下之。

病者烦热,汗出即解,复如疟,日脯所发者属阳明,脉实者当下之。

7宜温第七

大法,冬宜服温热药。

师曰:病发热头痛,脉反沉,若不差,身体更疼痛,当救其里,宜温药四逆汤。

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先温其里,宜四逆汤。下利脉迟紧,为痛未欲止,宜温之。

下利,脉浮大者,此为虚,以强下之故也,宜温之,与水必哕。

少阴病,下利脉微呕者,宜温之。

自利不渴者属太阴,其藏有寒故也,宜温之。

少阴病,其人饮食入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若膈上有寒饮、干呕宜温之。

少阴病脉沉者,宜急温之。

下利欲食者,宜就温之。

8忌火第八

伤寒,加火针必惊。

伤寒,脉浮,而医以火迫劫之,亡阳必惊狂,卧起不安。

伤寒,其脉不弦紧而弱,弱者必渴,被火必谵语。

太阳病,以火熏之不得汗,其人必躁,到经不解,必清血。

阳明病,被火额上微汗出,而小便不利,必发黄。

少阴病,咳而下利,谵语,是为被火气劫故也,小便必难,为强责少阴汗也。

9宜火第九

凡下利,谷道中痛,宜灸枳实,若熬盐等熨之。

10忌灸第十

微数之脉,慎不可灸,因火为邪则为烦逆。

脉浮,当以汗解,而反灸之,邪无从去,因火而盛,病从腰以下,必重而痹,此为火逆。

脉浮,热甚而反灸之,此为实,实以虚治,因火而动,咽燥必唾血。

11宜灸第十一

少阴病,一二日,口中和,其背恶寒,宜灸之。

少阴病,吐利,手足逆而脉不足,灸其少阴七壮。

少阴病,下利脉微涩者即呕,汗者必数更衣,反少者,宜温其上,灸之。(一云灸厥阴伍拾壮)

下利手足厥无脉,灸之主厥,厥阴是也,灸不温,反微喘者死。

伤寒,六七日,其脉微,手足厥烦躁,灸其厥阴,厥不还者死。

脉促,手足厥者宜灸之。

12忌刺第十二

大怒无刺、新内无刺、大劳无刺、大醉无刺、大饱无刺、大渴无刺、

大惊无刺、无刺熇熇之热,无刺渌渌之汗,无刺浑浑之脉,无刺病与脉相逆者。

上工刺未生,其次刺其衰,工逆此者,是谓伐形。

13宜刺第十三

太阳病,头痛至七日自当愈,其经竟故也,若欲作再经者,宜刺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

太阳病,初服桂枝汤而反烦不解,宜先刺风池风府,乃却与桂枝汤则愈。

伤寒,腹满而谵语,寸口脉浮而紧者,此为肝脉脾,名曰纵,宜刺期门。

伤寒发热,涩涩恶寒,其人大渴,欲饮酢浆者,其腹必满而自汗出,小便利其病欲解,此为肝乘肺,名曰横,宜刺期门。

阳明病,下血而谵语,此为热入血室,但头汗出者刺期门,随其实而写之。

太阳与少阳合病,心下痞坚,颈项强而眩,宜刺大椎、肺俞、肝俞,勿下之。

妇人伤寒,怀身,腹满不得小便,加从腰以下重,如有水气状,怀身七月,太阴当养不养,此心气实,宜刺,写劳宫及关元,小便利则愈。

伤寒喉痹,刺手少阴穴,在腕当小指後动脉是也,针入叁分补之。

少阴病,下利便脓血者宜刺。

14忌水第十四

发汗後,饮水多者必喘,以水灌之亦喘。

下利其脉浮大,此为虚,以强下之故也,设脉浮革,因尔肠鸣,当温之,与水必哕。

太阳病,小便利者为水多,心下必悸。

15宜水第十五

太阳病,发汗後,若大汗出,胃中干,燥烦不得眠,其人欲饮水,当稍饮之,令胃气和则愈。

厥阴,渴欲饮水,与水饮之即愈。

呕而吐膈上者,必思煮饼,急思水者,与五苓散饮之,水亦得也。

《伤寒》以方名证 

作者:冯世纶 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 北京市胡希恕名家研究室

伤寒》以方名证,是古人长期医疗经验的总结,也是经方发展的特点。随着临床经方治病经验的不断积累,我们就会越来越感悟到经方的无穷魅力。

第一次跟随胡希恕先生抄方,见其一上午诊治30人许,他诊完后常叮嘱:“此患者用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这个病人用五苓散……”因熟悉了用经络脏腑辨证,感到胡老治病奇特,贸然问之:“老师,您怎么不辨证啊?”已显疲惫的胡老微微一笑:“慢慢给您讲吧!”听胡老星期天讲授经方知识,才启开认识方证之门,渐渐意识到中医还存在经方医学体系。不过几经春秋,仍感对方证认识浮浅,还须进行深入探讨,今出示不成熟的看法,望与同道共切磋。

方证是《伤寒杂病论》的基本构成

历代皆重视《伤寒杂病论》(以下简称《伤寒》)的方证研究,是因书中出现了方证概念,其主要内容以方名证,如桂枝证(第34条)(赵开美本以下同)、柴胡证(第104条)等名称,是以方名证的范例。《伤寒》主要构成内容是“证以方名,名由证立,有一证必有一方,有是证必有是方,方证一体”的诸多方证,是论述某方剂的适应证即某方证,如桂枝汤方证、麻黄汤方证、承气汤方证等。凡读过《伤寒》的人都清楚,它的主要内容是260多个方剂和其适应证,故有人把仲景书以方类证述其概要,如柯韵伯的《伤寒论注》、吉益东洞的《类聚方》、胡希恕的《经方传真》等,把《伤寒》书中有关每一方证集中在一起,考证体悟每一方证,以便于进一步认识和临床运用其方证治病。

伤寒》以方名证的形成,是古人长期医疗经验的总结,是经方发展的特点,也即构成《伤寒》的主要内容和理论体系的特点。方证概念不但见于《伤寒》,而且还见于《汤液经法》(简称《汤液》)、《神农本草经》(简称《本经》),可见其起源在《伤寒》之前。通过仔细读《伤寒》和考证可知,方证不但是《伤寒》成书的基础,而且是《伤寒》理论的形成基础,是经方医学理论的基础。

方证起源于神农时代

胡希恕先生指出,中医治病的主要方法是辨证施治,而辨证主要是根据症状反应。传说“神农一日遇七十毒,”是先民与疾病斗争写照的缩影,标明我们的祖先,在寻找、积累应对疾病有效药物时,经历了反复探索和艰苦漫长的历程。在远古时代,没有文字时已心记口头相传,我们的祖先生活于大自然界,受四季气候、黑夜白昼寒热影响,难免生病,病后据反应出的症状,寻用对应有效药物治疗,渐渐积累了用什么药治疗什么证的经验,这即方证的起源,在没有文字的时代,心记口传,当有文字时便记载成册,其代表著作即《本经》。

《本经》中“治寒以热药,治热以寒药”的论述,是说根据症状反应用相对应的药物治疗,反映了经方方证的起源,是根据人患病后出现的症状,以八纲辨证、以八纲辨药,开创了以八纲辨证的经方医学体系。《神农本草经》所记载:“麻黄,味苦,温。主中风、伤寒头痛”;“柴胡,味苦,平。主心腹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推陈致新”;“大黄,味苦,寒。下瘀血……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谷”……所记载365味药,显示了神农时代用药总结,用单方药治愈疾病的经验总结,亦即用单方方证对应的经验总结,反映了神农时代即用八纲理论,标志了经方基础理论的起源。

《本经》对每味药的性味,功能主治的记载,实质是以八纲理论的单方证,如“瓜蒂:味苦,寒。主治大水……咳逆上气,食诸果不消,病在胸腹中。”而在《伤寒》以方证记载,即《金匮要略·痉湿暍》第27条:“太阳中暍,身热疼重,而脉微弱,此以夏月伤冷水,水行皮中所致也,一物瓜蒂汤主之。”一物瓜蒂散方证,是渊源于《本经》瓜蒂的适应证。又如:“苦参:味苦,寒。主治心腹结气……溺有余沥,逐水,除痈肿。”而在《伤寒》以方证记载,即《金匮要略·百合狐惑阴阳毒》第11条:“蚀于下部则咽干,苦参汤主之。”又如:“乌头:味辛,温。主治中风,恶风洗洗,出汗,除寒湿痹。”在《伤寒》以方证记载,即《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第17条:“腹痛,脉弦而紧,……即为寒疝,绕脐痛,若发则冷汗出、手足厥冷而脉沉紧者,以大乌头煎主之。”另《伤寒》还有很多单方方证,如瓜蒂汤方证、千金麻黄醇酒汤方证、猪肤汤方证、甘草汤方证、百合洗方证、文蛤散证、狼牙汤证、大猪胆汁方证、红蓝花酒方证、雄黄熏方证、蛇床子散方证、诃梨勒散方证、鸡屎白散方证、蜜煎导方证、烧裈散方证……《伤寒》记载有很多单方方证,说明其方证来源于《本经》,同时说明单方方证产生于远古神农时代,至汉代逐渐丰富,且逐渐细化、标准化。《伤寒论》的主要内容是讲方证对应,宋代高保衡、孙奇、林亿等在宋刻《伤寒论》序写到:“是仲景本伊尹之法,伊尹本神农本草之经”,道明了《神农本草经》、《汤液经法》、《伤寒论》一脉相承,即《伤寒论》的方证,包括单方方证和复方方证,是由《神农本草经》的单方方证及《汤液经法》的单复方方证发展而来。

方证的积累发展产生了六经辨证

由《本经》可知,古人先用单味药治病,即积累了单方方证经验,渐渐认识到,有些病需要二味、三味……组成方剂治疗,这样逐渐积累了用什么复方,治疗什么证,即复方方证经验,反映这一发展历程者即《汤液》。该书在《汉书·艺文志·方技略》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记载,证明汉前确有此书,并简述了经方医学特点:“经方者,本草石之寒温,量疾病之浅深,假药味之滋,因气感之宜,辨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齐,以通闭解结,反之于平;及失其宜者,以热益热,以寒增寒,精气内伤,不见于外,是所独失也。”更进一步说明,经方的复方亦是用药物的寒热温凉,治疗疾病的寒热虚实,并明确了据疾病症状反应在表还是在里的不同,治用不同的方法,使疾病治愈。这里的基本理论即沿用八纲,是与《本经》一脉相承。

对于《伤寒》六经的来源,历来存有争议,李心机教授指出:“尽管业内的人士都在说着《伤寒论》,但是未必都认真地读过和读懂《伤寒论》。这是因为《伤寒论》研究史上的误读传统”,是评述以《内经》释《伤寒》、认为张仲景根据《内经》撰成《伤寒》、《伤寒》的六经来自于《内经》的错误认识。实际经方的六经来自用方证治病的经验总结,即方证的不断积累、不断丰富及分类,孕育着六经辨证理论的形成,经方的六经并非出自《内经》。一些考证资料已说明,《伤寒》原序中有“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是王叔和加入,张仲景不是据《内经》撰写《伤寒》,不是先有鸡后有蛋的关系,而是由论广《汤液》而成。生于张仲景稍后的皇甫谧确证了这一点,其《甲乙经·序》云:“伊尹以元圣之才,撰用《神农本草》以为《汤液》,汉张仲景《论广汤液》为十数卷,用之多验”。民国时期的杨绍伊考证指出:《汤液经法》一字无遗的保存在《伤寒》中。这样可知,《伤寒》是由古代的方证发展而来,即其主要内容,是经由《本经》的单方证,发展到《汤液》的复方方证,又发展到《伤寒》的复方方证,而发展为六经辨证。

这里要探讨的是,《本经》及《汤液》的方证都是八纲辨证,《伤寒》为六经辨证,那么是怎样由八纲发展为六经呢?此仔细读仲景书则可得到解答:通过《汤液》和《伤寒》的方证对比研究,可求得考证。首先明了,从《伤寒》的构成看,对表证的论治和对里证的论治占据了绝大的篇幅,证治论述精详,而对半表半里的论治较少而不完善,其中显示了前辈医家先认识表证和里证,后认识半表半里证,一些条文显示了其轨迹,如《伤寒》第97条:“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于胁下。正邪分争,往来寒热,休作有时,嘿嘿不欲饮食,……小柴胡汤主之。服柴胡汤已,渴者,属阳明,以法治之。”及第148条:“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也。……此为半在里半在外也”,提供了有力证据。

考证经方发展史说明,汉以前的方证运用,由单方至复方有着漫长的历史过程,理论一直沿用八纲,即《汉书·艺文志·方技略》所记载“本草石之寒温,量疾病之浅深,”即病位概念只有表和里,治疗,在表用汗法,在里用吐下法。但发展至《伤寒》增加了半表半里病位概念,而治疗增加了和法,因使八纲辨证上升至六经辨证。仲景最伟大功绩之一,是总结出半表半里理念,由此创建了六经辨证体系。

胡希恕先生通过长期研究《伤寒》,根据提纲及全书内容,以“始终理会”的方法研究经方理论,率先提出:仲景书本与《内经》无关,《伤寒》的六经来自八纲。

伤寒论一些方证药证的区别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79人已访问

薤白证 瓜蒌实证 枳实证的区别:
枳实偏于腹痛;薤白偏于胸痛,可伴背痛;瓜蒌实偏于心下按之痛,薤白则胸闷痛而无按处。
白术 茯苓治水之别
白术重在治渴,茯苓重在治悸。白术健脾生津,茯苓安神利水。腹满者用茯苓而不用白术,关节肿痛用白术而少用茯苓。茯苓能治水停心下,白术能治水气在肌表。
仲景方,去半夏加瓜蒌根(天花粉)依据:
半夏证口不干渴而呕,瓜蒌根证口干渴而不呕。
泽泻 五味子治冒
泽泻治水肿而冒且眩,伴小便不利;五味子治气逆(咳逆上气)而冒,伴有汗出心慌失寐。
大黄证,芒硝证的区别:
大黄证有腹痛,烦躁。芒硝证腹中有燥屎,按之磊磊如卵石,舌苔厚而干燥无津,说话常舌难转动。
石膏 黄芪都治多汗
黄芪证的多汗多伴水肿,面色黄;也即汗出而肿,不烦。
石膏证的多汗多有身热烦渴感,汗出而渴,且烦。
桂枝证的多汗,心悸而汗,表虚而汗,常伴心悸、腹痛;
石膏证的多汗,烦渴而汗,身热而汗,也即多伴有烦渴,身热。
脉象:桂枝证脉浮缓,石膏证脉滑数。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