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伤寒论的原理+六经气化的原理+《伤寒论》“六经”之名实  

2017-01-12 23:4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寒论的原理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0人已访问

一、寒温异气

1、阳气规律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说的是阳气一年四季的变化规律,阳气是天人的根本。

2、寒病由来

伤寒中风,邪从外来,因风寒外感而发,病在经络,不在脏腑,脏腑无病,解表即愈。

3、温病由来

冬不藏精即是冬伤于寒,精不能藏,阳气外泄,相火逆升,精液消亡,则内有郁热,冬不即病者,以其时令为寒,热不能发也。一到春夏,木火司气,若偶因风露侵伤,郁其内热,温病发矣,春则为温,夏则为热,实一也。

4、传经缘由

若外感风寒,脏腑无病,解表即愈。若脏腑本有病,一经外感,则引发内邪,故传经。

若里阳素旺,则传入阳明之腑而为热,里阴素旺,则传入太阴之脏而为寒。

5、病是自病

如果脏腑无病,则外感解表即愈,如果脏腑有病,外感引发内邪,则发病,所以人体之病,是因为里气本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所以人病是自病,感外邪而发。

6、叔和错误

叔和混热病于伤寒,叔和叙例,引热病之文以释伤寒,寒热始混。遂启后来传经为热之讹,注伤寒者数十百家,无不背仲景而遵叔和。

二、传经大凡

1、伤寒传经

伤寒传经,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日传一经,亦与温病相同。所谓发于阳者,七日愈,发于阴者,六日愈,一定之数也。六日经尽,邪退正复,汗出而解,伤寒之常。

2、传脏传腑

伤寒是外感之邪,人若里气无亏,则不传脏腑,二三日内,或经传阳明而汗解,或经传少阳而汗解,亦偶尔见之。此不过千百之十一,未可以概寻常伤寒之家也。

人若里气有亏,若里阳素旺,外感伤寒,则传于腑,若里阴素旺,外感伤寒,则传于脏。所以伤寒不传脏腑有之,无不传经之理。

3、温病传经

温病传经,与伤寒同,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日传一经。

4、传脏传腑

温病原有里邪,郁热于内,正气有亏,若外感风寒,则必触里邪,所以温病是一定要传脏腑的,是故温病既传经又传脏腑。

三、解期早晚

1、伤寒汗解

外感伤寒,里气无亏,六日经尽,则汗出而解。其六七日后经尽而不解者,必是里气有亏,邪入脏腑矣。

2、循经内传

未经汗解,则经热内郁,日积日盛,明日自当传于阳明,后日自当传于少阳,六日六经,必然之事。以六经部次相捱,经热不泄,势必捱经而内传,安有数日犹在太阳,数日方过阳明之理。更安有或从太阳而阳明,或从太阳而少阳之理。更安有或从太阳而解,或从阳明而解之理。

3、解无定期

六日经尽,经热不泄,势必捱经而内传,惟入腑入脏,则传无定所,解无定期,邪盛则传,正复则解耳。

四、寒热死生

1、寒热之异

伤寒中风,原无内热,脏腑和平,寒热不偏,营卫不至内陷,故六经既尽,自能汗解。温病在脏在腑,总是内热,是故伤寒是外感,温病是里亏。

2、伤寒之变

若里气有亏,外感伤寒,阳盛则腑热内作,从此但热而不寒,阴盛则脏寒里动,从此但寒而不热。入腑入脏,则营卫内陷,死机攸伏,解无定期矣。

3、伤寒生死

阳盛而腑热则吉,其死者,阳亢而失下也;明盛而脏寒则凶,其生者,阴退而用温也。阳生阴杀,显见之理。后世庸工,乃至滋阴而伐阳,泻火而补水,人随药死,枉杀多矣。

五、营卫殊病

1、营卫殊异

肝司营血,肺司卫气,营行脉中,卫行脉外,而总统于太阳之一经者,以太阳在六经之表,主一身之皮毛故也。

2、风邪伤卫

风则伤卫,卫秉肺金之气,其性清降而收敛,得风邪之疏泄,而卫气愈敛,则营郁而发热。里阳素旺者,多传阳明之腑,里阳非旺,不入腑也。

3、寒邪伤营

寒则伤营,营秉肝木之气,其性温升而发散,得寒邪之束闭,而营血愈发,则卫郁而恶寒。里阴素旺者,多传太阴之脏,里阴非旺,不入脏也。

阴阳均平,不入脏腑,营卫无内陷之路,是以经尽而汗解。

4、卫气之陷

胃为化气之原也,阳明主卫,卫气之不陷者,阳明之旺,阳明虚则脏寒动而卫气陷。卫气陷者,阳复则生,阴胜则死。

5、营血之陷

脾为生血之本也,太阴主营,营血之不陷者,太阴之旺,太阴虚则腑热作而营气陷。营气陷者,阴复则生,阳胜则死。

六、六经分篇

1、太阳经病

六经之病,总统于太阳一经,其不入脏腑,而但在经脉者,虽遍传六经,而未经汗解,则必有太阳之表证。既有太阳表证,则不拘传至何经,凡在六七日之内者,中风俱用桂枝,伤寒俱用麻黄。此太阳之经病,而实统六经之经病,不须另立六经之法也。

2、太阳坏病

惟阳盛亡阴而入阳明之腑,阴盛亡阳而入太阴之脏,他经之里证已作,而太阳之表邪未罢,此在太阳,则为坏病,而在诸经,则为本病。故于太阳,立坏病之门,而于太阳之外,又设诸经之篇。

3、阳明腑病

阳明篇,全言腑病。阳明之经病,如葛根汤证,乃腑病之连经,非第经病也。若桂枝、麻黄二证,则太阳之所统,而复述于阳明者也。

4、三阴本病

三阴篇,全言脏病。太阴之桂枝、少阴之麻黄细辛、厥阴之麻黄升麻诸证,皆脏病之连经,非第经病也。

5、少阳本病

少阳篇,半言脏病,半言腑病。少阳居半表半里之中,乃表里之枢机,阴阳之门户,阳盛则入腑,阴盛则入脏。少阳之经病,如小柴胡汤证,乃脏病腑病之连经,非第经病也。

七、六气司令

1、伤寒六经

人有十二经,伤寒但立六经,从六气也,主化者六,从化者六,以六气而统十二经也。

2、六经气化

足太阳膀胱以寒水主令,手太阳小肠之火从而化寒;手阳明大肠以燥金主令,足阳明胃之土从而化燥,手少阳三焦以相火主令,足少阳胆之木从而化火,足太阴脾以湿土主令,手太阴肺之金从而化湿,手少阴心以君火主令,足少阴肾之水从而化火,足厥阴肝以风木主令,手厥阴心包之火从而化风,此六经之常也。

3、化气原则

当令者旺,失令者从,已用者贱,当来者贵。

4、六经之病

病则太阳是寒,阳明是燥,少阳是火,太阴是湿,厥阴是风。

少阴则不从热化而从寒化。以火胜则热,水胜则寒,病则水能胜火而火不胜水,故从壬水而化寒,不从丁火而化热也。

阳明,阳盛则从庚金而化燥,阴盛则从己土而化湿,不皆燥盛也。阳明上篇,是燥盛者,阳明下篇,是湿盛者。

至于少阳,阳盛则火旺而传腑,阳虚则火衰而传脏,不皆火胜也。

八、一气独胜

1、一气独胜

此因其余之气虚也,若六气和平,则一气不至独胜,诸气败北,一气独胜,故见一腑一脏之病。

2、阳盛阴盛

阳莫盛于阳明,阴莫盛于少阴,曰阳明之为病,是少阴水负而趺阳土盛者也,曰少阴之为病,是趺阳土负而少阴水胜者也。

3、顺逆之奥

土胜水负则为顺,水胜土负则为逆。阳明腑病,是土胜之证,三阴脏病,是水胜之证.燮理阴阳,补泻水土之奥,仲景既没,后世庸工,一丝不解也。

九、篇章次第

1、次第乱由

伤寒》次第,乱于叔和,《伤寒》之亡,亡于次第紊乱而下士不解也。

2、伤寒乱矣

叔和而后,注《伤寒》者数十百家,著作愈多,而《伤寒》愈亡.

六经气化的原理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6人已访问

1、六经根源

天有六气,风、热、暑、湿、燥、寒,地有五行,木、火、土、金、水也。天地合气,名之为人。人感天之六气而生六腑,故六腑为阳,感地之五行而生五脏,故五脏为阴。五脏者,肝、心、脾、肺、肾也,六腑者,胆、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也。脏五而腑六,《灵枢·胀论》:膻中者,心主之宫城也,是为心包,合为六脏。

六脏六腑,是生十二经。经气内根于脏腑,外络于肢节。脾、肾、肝、胆、胃、膀胱经行于足,是为足之六经,肺、心、心包、三焦、大肠、小肠经行于手,是为手之六经。手有三阴三阳,足有三阴三阳。脾肺之经,太阴也。心肾之经,少阴也。肝与心包之经,厥阴也。胆与三焦之经,少阳也。胃与大肠之经,阳明也。膀胱小肠之经,太阳也。经有十二,六气统之,两经一气,故亦曰六经。太阳与少阴为表里,阳明与太阴为表里,少阳与厥阴为表里也。

2、六经气化

天有六气,初之气,厥阴风木,二之气,少阴君火,三之气,少阳相火,四之气,太阴湿土,五之气,阳明燥金,六之气,太阳寒水。(这是讲的主气)天人同气也,足厥阴肝之经,是为风木,心手少阴之经,是为君火,三焦手少阳之经,是为相火,脾足太阴之经,是为湿土,大肠手阳明之经,是为燥金,膀胱足太阳之经,是为寒水。

经有十二,六气统之,厥阴以风木主令,手厥阴火也,从母化气而为风,少阴以君火主令,足少阴水也,从妻化气而为热,少阳以相火主令,足少阳木也,从子化气而为暑,太阴以湿土主令,手太阴金也,从母化气而为湿,阳明以燥金主令,足阳明土也,从子化气而为燥,太阳以寒水主令,手太阳火也,从夫化气而为寒。经气对化,自然之理。

3、气化原理

《内经》:显明之右,君火之位也;君火之右,退行一步,相火治之;复行一步,土气治之;复行一步,金气治之;复行一步,水气治之;复行一步,木气治之;复行一步,君火治之。

以上是《内经》对主气运行顺序的说明,日出谓之显明,故显明即是春分的卯位,显明之右,即从卯至巳,从春分到小满这步运是少阴君火,然后是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太阳寒水,具体的运行顺序是: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太阳寒水→厥阴风木,主气就是按照这六步的顺序,循环往复,运行不息的。

六经气化有两条原则:当令者旺,失令者从;已用者贱,当来者贵。

所谓当令不当令,是根据一年内当时的季节时令来判断的,六气分主春夏秋冬二十四节气,依次为初之气厥阴风木,主大寒,立春、雨水、惊蛰这四个节气这一时段,这时候木气最旺,称为当令,在这一时段内厥阴风木之气最盛,即是主气,手厥阴心包经相火就是从气。二之气少阴君火,主春分,清明、谷雨、立夏,这时火气旺盛,所以手少阴君火当令为主气,足少阴肾经水为从气。三之气少阳相火,主小满、芒种、夏至、小暑,这时火气依然旺盛,故手少阳三焦经相火当令为主气,足少阳甲木为从气。四之气太阴湿土,主大暑、立秋、处暑、白露,这时候湿气最旺,故足太阴脾经湿土当令为主气,手太阴肺金为从气。五之气阳明燥金,主秋分、寒露、霜降、立冬,这时侯金气最旺,故手阳明大肠燥金当令为主气,而足阳明胃经土为从气。六之气太阳寒水,主小雪、大雪、冬至、小寒,这时候寒气最盛,水最旺盛,故足太阳膀胱经寒水为主气,手太阳小肠经火为从气。

厥阴风木司令之时,木气得令而旺,足厥阴肝经为主气而旺,手厥阴心包经相火为从而失令,则随从主气由相火而化风木,这就叫当令者旺,失令者从,失令者没有决定权,要听从当令者的指挥,这个化气的原则就是根据经气的盛衰来决定的,经气盛的就是旺,就当令,就有说话权,经气衰的就没有决定权,同一阵营的经气都要以经气盛的为主,听其指挥,好比两个人合伙做生意,拿钱多的就是大股东,就有经营决定权,大股东就是当令者,小股东要跟随大股东的步伐。足厥阴为风木,手厥阴为相火,木能生火,所以木为火母,此处相火随风木而化,故称手厥阴从母化气而为风。

其他五经气化原理同此。足少阴肾经为水,手少阴心经为火,肾水左升而化心火,心火当令,则水从火化,又称夫从妻化,因火为水之妻也。手少阳三焦相火当令,足少阳甲木则从相火而化,木来化火,故又称从子化气而为暑。足太阴湿土当令,则手太阴肺金从湿化气,又称从母化气而为湿。手阳明大肠经为燥当金令,则足阳明胃经从子化气而为燥。

 已用者贱,当来者贵,这是讲的时机的问题。足少阴肾经水当令之时为水旺之时,手少阴心经火当令之时为火旺之时,当肾水而化心火之后,肾水失令而衰,心火当令而旺,肾水之节气已成为过去,已经衰败,故称为已用者贱,心火之节令刚刚来临,正在旺盛的时侯,故称为将来者贵,其实是说的因时气节令的变化,经气的循行随之变得盛与衰的问题,不过这是动态的,可以理解为六气运行气化的时间性,而当令者旺,失令者从可理解为静态的,有空间性,所以这两条气化原则就概括了时空在内,则宇宙世界之万化不出其外矣!

4、气化结果

阴易盛而阳易衰,凡人之病,阴盛者多,阳盛者少。

太阳之病,足太阳主令于寒水者十之六七,手太阳化气于君火者十之二三。所以太阳病总寒为主,而兼见发热,寒证多,热证少,故主方是麻桂也。

阳明之病,足阳明化气于燥金者十之一二,足阳明化气于湿土者十之八九。《伤寒论》六经病,只有阳明病是土气化燥,土燥克水,所以温病少而伤寒病多也,故主方为白虎也。

少阳之病,足少阳化气于相火者十之三四,足少阳化气于风木者十之六七。

太阴之病,足太阴主令于湿土者不止十之八九,手太阴化气于燥金者未能十之一二。土生于火而火灭于水,土燥则克水,土湿则水气泛滥,侮土而灭火。水泛土湿,木气不达,则生意盘塞,但能贼土,不能生火以培土,此土气所以困败也。血藏于肝而化于脾,太阴土燥,则肝血枯而胆火炎,未尝不病。但足太阴脾以湿土主令,足阳明胃从燥金化气,湿为本气而燥为化气,是以燥气不敌湿气之旺。阴易盛而阳易衰,土燥为病者,除阳明伤寒承气证外不多见,一切内外感伤杂病,尽缘土湿也。

少阴之病,足少阴化气于寒水者无人非是,足少阴化气于君火者千百之一。

厥阴之病,足厥阴主令于风木者十之八九,手厥阴化气于相火者十之一二。木为水火之中气,病则土木郁迫,水火不交,外燥而内湿,下寒而上热。手厥阴,火也,木气畅遂,则厥阴心主从令而化风,木气抑郁,则厥阴心主自现其本气。是以厥阴之病,下之则寒湿俱盛,上之则风热兼作,其气然也。

阳从阴化则易,阴从阳化则难,气数如此,无如何也。

《伤寒论》“六经”之名实 

原创 姜元安 张清苓

学习和研究《伤寒论》,必定会涉及到“六经病”和“六经辨证”这二个重要概念。其实,“六经病”和“六经辨证”这二个概念都是后人在研究《伤寒论》过程中作为对三阳三阴病和三阳三阴辨证的简称而提出来的,张仲景《伤寒论》中并没有六经病和六经辨证的提法。
 
与“六经病”及“六经辨证”直接相关的是“六经”的提法。因为《伤寒论》中的三阳三阴病被概括为或简称为“六经病”,才会出现后来的众说纷纭的有关《伤寒论》“六经”实质的争鸣。一方面,对《伤寒论》“六经”实质的争鸣在一定意义上拓宽了学术发展的空间; 但另一方面,由于对《伤寒论》“六经”实质的争鸣偏离了文献研究所必须面对的学术发展史的根据,因而又在不同程度上导致了学术认识上的混乱,甚至有些人不顾文献事实而加以任意曲解,在客观上阻碍了认识《伤寒论》所论之伤寒病。所以,从文献研究的角度应该对《伤寒论》“六经”的名实要有一个基本的认识。
 
1 《黄帝内经》中的“六经”
 
“六经”这一概念,最早见于《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 “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气。”相对于肠胃而言,“六经”是一个纵向的概念,主要指人身之经脉而言。《灵枢·逆顺肥瘦篇》说: “手之三阴,从脏走手,手之三阳,从手走头; 足之三阳,从头走足,足之三阴,从足走腹。”说明了经脉纵向行走的特点。当然,作为经脉概念的六经实际上是包括了手足十二经脉。分而言之,则为手足十二经脉; 合而言之,则为六经。手在上而足在下,故手足经脉又以上下来分。如《灵枢·刺节真邪篇》曾说: “六经调者,谓之不病。虽病,谓之自已也。一经上实下虚而不通者,此必有横络盛加于大经,令之不通。”因此,在《黄帝内经》中“六经”的概念就是指经脉而言。

2 《伤寒论》中没有“六经”之提法
 
仲景在《伤寒论》中并没有直接用“六经”的称谓,而是以“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这种方式予以表述对伤寒病的认识,这种表述方式实际上就是三阳三阴病。那么,是从何时开始《伤寒论》中的三阳三阴病被称为“六经病”? 以“六经病”之简称代替三阳三阴病,是否依然能够完整地反映出《伤寒论》之本意?
 
在研究《伤寒论》的过程中,最早用“六经病”来代表三阳三阴病的是宋代医家朱肱。朱肱著有《类证活人书》,又称《南阳活人书》,其著作以问答形式,论述伤寒证治及与湿热、暑热诸证的异同。由于其书具有简明易晓的特点,对于推广《伤寒论》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以至于《医剩》中说:“宜乎世之言伤寒者,只知有《活人书》而不知有长沙之书也。”朱肱研究《伤寒论》,最重视经脉的作用,他指出: “治伤寒先须识经络,不识经络,触途冥行,不知邪气之所在。往往病在太阳,反攻少阴; 证是厥阴,乃和少阳; 寒邪未除,真气受毙。”朱肱认为《伤寒论》中所谓的“太阳病”就是足太阳膀胱经的病变,“阳明病”就是足阳明胃经的病变,“少阳病”就是足少阳胆经的病变,“太阴病”就是足太阴脾经的病变,“少阴病”就是足少阴肾经的病变,“厥阴病”就是足厥阴肝经的病变。从而将《伤寒论》中的三阳三阴病与经脉之六经病变直接等同起来。如此一来,“六经病”就成了三阳三阴病的代名词了。
 
将三阳三阴的病变与经脉密切联系起来,本来也无可非议。《伤寒论》中所述三阳三阴病变与经脉之六经确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如《太阳病》中: “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如果离开了经脉之六经,则其中的“头项强痛”就不能得到最具说服力的解释。但是,如果将《伤寒论》中的三阳三阴病变等同于经脉之六经病变,则难免有些武断和机械。毕竟,《伤寒论》没有以“辨太阳经病脉证并治”等形式提出,其论述的内容也不是仅仅靠经脉之六经所能完全解释的。所以,后世的一些医家并不赞同将《伤寒论》之三阳三阴与经脉之六经的简单等同。
 
朱肱首先提出了《伤寒论》的三阳三阴病就是“六经病”,但有关《伤寒论》“六经”名实之争则肇始于明朝方有执。自方有执提出“六经者,犹儒家六经之经,犹言部也。部犹今之六部之部。……天下之大,事物之众,六部尽之矣。人身之有,百骸之多,六经尽之矣。由此观之,则百病皆可得而原委”之后,由于方有执只取“六经”以概“三阳三阴”,从而引发了有关《伤寒论》“六经”名实之争。
 
应该注意到的事实是,如果就“六经”一词的本身意义而言,在《黄帝内经》中指的是经脉,而朱肱也认为“六经”就是经脉。从这个意义上说,“六经”之名实是没有异议的。但从宋元以来,在伤寒学术自成体系后,“六经”的概念已经超越了经脉的限定,“六经”已经成了三阳三阴的代名词。即,自方有执之后,有关《伤寒论》“六经”名实之争实际上关系到对三阳三阴的认识。

3 三阳三阴之名实
 
现在所谓的“六经病”,实际上是指《伤寒论》中的三阳三阴病,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伤寒论》中的三阳三阴病,是仲景在特定条件下所论述的三阳三阴病,而不是在漫无边际地谈论与三阳三阴有关的病变。即,仲景是在伤寒病这一特定条件下论述在风寒邪气影响下的人体三阳三阴所发生的病变,包括其发病特点、发展变化规律、传变及预后等。所以,要讨论《伤寒论》中有关伤寒病三阳三阴之名实,必须明确这一点。
 
3. 1 《黄帝内经》之三阳三阴与脏腑经脉的关系
 
在讨论与伤寒病相关的三阳三阴名实这一问题之前,还是应该先回到《黄帝内经》中来认识三阳三阴。
 
三阳三阴是《黄帝内经》阴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古代认识宇宙和自然的主要思想和方法。三阳三阴的阴阳模式是由一分为二,二分为三的方法而来的,即由最初之一阴一阳( 阴阳) ,发展出二阴二阳( 太阴、少阴、太阳、少阳) ,进而发展出三阴三阳( 太阴、少阴、厥阴,太阳、阳明、少阳) 。《素问·至真要大论》说: “愿闻阴阳之三也,何谓?岐伯曰: 气有多少异用也。帝曰: 阳明何谓也: 岐伯曰: 两阳合明也。帝曰: 厥阴何谓也? 岐伯曰: 两阴交尽也。”故《素问·天元纪大论》中有“阴阳之气,各有多少,故曰三阴三阳也”之语。三阳三阴的不同名称本身代表着阴阳气的多少,具体而言,少阳为一阳、阳明为二阳、太阳为三阳; 厥阴为一阴、少阴为二阴、太阴为三阴。这在《素问·阴阳别论》和《素问·阴阳类论》中都有明确的描述。
 
当三阳三阴落实到人体脏腑经脉时,是直接用之以代表不同的脏腑经脉,而不只是代表经脉。《灵枢·海论》说:“夫十二经脉者,内属于腑脏,外络于肢节。”指出了在脏腑与经脉的关系上,是脏腑为本,经脉为枝。离开了脏腑而单言经脉,则经脉就成为了无本之枝。因此,《灵枢·经脉》中所说的“肺手太阴脉”、“脾足太阴脉”、“胃足阳明脉”、“大肠手阳明脉”、“小肠手太阳脉”、“心手少阴脉”、“肾足少阴脉”、“膀胱足太阳脉”、“心主手厥阴脉”、“三焦手少阳脉”、“胆足少阳脉”和“肝足厥阴脉”等称谓,必将脏腑之名冠以经脉之前。十二经脉的这种命名方式,不仅明确了脏腑与经脉之间的相互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建立了在阴阳属性上脏腑与经脉之间的不可分割性。
 
以此可见《黄帝内经》中所谓“六经”与“三阳三阴”不同概念之区别。“六经”只指经脉而言,而人体中之“三阳三阴”则直接将脏腑与经脉联系在一起。
 
3. 2 《伤寒论》三阳三阴病之源
 
虽然说人体中之三阳三阴直接将脏腑经脉联系在一起,但它又不完全等同于其所代表的脏腑经脉。因为以三阳三阴为说理方法的最重要而且最显着特点在于阴阳气之多少。《伤寒论》所论之伤寒病,始终以阳气为立论中心。虽然在伤寒病过程中脏腑经脉功能失常是其疾病过程中证候形成的基础,但仲景仍然是以“辨太阳病( 或阳明病、或少阳病、或太阴病、或少阴病、或厥阴病) ”之模式作为认识伤寒病之发病及其传变的方法,而不是以“辨膀胱及太阳经病( 或胃及阳明经病等)”之方法来论述伤寒病之发病与传变。
 
虽然在《素问·热论》中曾以经脉为主而论三阳三阴病,如“伤寒一日,巨阳受之,故头项痛,腰脊强。二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脉侠鼻络于目,故身热目疼而鼻干,不得卧也。三日少阳受之,少阳主胆,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耳聋。三阳经络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藏者,故可汗而已。四日太阴受之,太阴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嗌干。五日少阴受之,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六日厥阴受之,厥阴脉循阴器而络于肝,故烦满额囊缩。三阴三阳,五脏六腑皆受病,营卫不行,五脏不通,则死矣。”但《黄帝内经》并没有将经脉独立于“五脏六腑”之外。所以,在继承《黄帝内经》学术理论的基础上,仲景创立了三阳三阴辨证方法以认识伤寒病之发病特点及其传变规律。《伤寒论》中运用三阳三阴方法认识伤寒病实际上是源自于《素问·热论》。

4 经脉之“六经”不能取代《伤寒论》之三阳三阴
 
如果朱肱最初以经络之“六经病”取代《伤寒论》之三阳三阴病可以完全说明伤寒病之发生、发展及传变规律,之后恐怕也不会发生所谓的《伤寒论》“六经”实质之争。
 
4. 1 伤寒传足不传手
 
当朱肱以经脉之“六经病”取代三阳三阴病时,则将《伤寒论》之三阳三阴病完全定位于足之六经。《类证活人书》中第一卷即论经络: “足太阳膀胱之经,从目内眦上头连于风府,分为四道,下项并别脉上下六道以行于背与身为经。太阳之经为诸阳主气,或中寒邪,必发热而恶寒。缘头项腰脊,是太阳经所过处,今头项痛,身疼疼,腰脊强,其脉尺寸俱浮者,故知太阳经受病也。”为了强调三阳三阴为足之六经病变,在卷第四中更明确指出: “此一卷论阴阳。治伤寒须识阴阳二证。手足各有三阴三阳,合为十二经。在手背者为阳,属表,为腑; 在手掌里者为阴,属里,为脏。足经仿此。伤寒只传足经,不传手经。《素问·热论》亦只说足三阴三阳受病。巢氏言一日太阳属小肠,误矣。”
 
《素问·热论》是论述伤寒病,《伤寒论》亦是论述伤寒病。从这一层面看,朱肱提出“伤寒传足不传手”是依据《热论》和《伤寒论》中所论之伤寒病,反映出在伤寒病的传变过程中,主要涉及足之三阳三阴这一事实。但是,朱肱对伤寒病的认识是将《伤寒论》中的三阳三阴病与经脉之六经病变直接等同起来,因而难以在理论上澄清“伤寒传足不传手”这一事实。医家们或从气血运行与经脉之关系的角度提倡“但言足经,则其左右前后,阴阳诸证,无不可按而得,而手经亦在其中,不必言矣”,或从伤寒病中脏腑经脉所表现出来的具体病证而谓“伤寒传经,手足俱病”,似乎言之有理,但又与事实上的“伤寒传足不传手”不符。众说不一,莫可一衷。正如周学海所言: “观于诸家之论,不亦可以恍惚矣乎?”
 
伤寒传足不传手”这一命题,关系到两个主题: 其一是“伤寒病”,其二是伤寒病的传变。其实,医家们在论述“伤寒传足不传手”时,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即在伤寒病过程中,为什么会发生传变?

4. 2 伤寒病的传变基础
 
传变问题所涉及到的是伤寒病的发生、发展及变化规律。伤寒病是在风寒邪气作用下人体发生的病变。风寒邪气伤人,由表入里、由浅而深,有其自身发生、发展及变化的规律。邪气往往始于经络而后渐次深入脏腑,进而引起脏腑经络的不同病理变化。由于三阳三阴所属的脏腑经络具有不同的阴阳属性,决定了在同一风寒邪气作用下会产生不同的病理反应并引起不同的发展变化。导致伤寒病的风寒邪气具有伤人阳气的特点,所以,在伤寒病中,风寒邪气与人体阳气之间的相互作用及消长关系,始终影响着疾病的发展变化。换言之,风寒邪气伤人阳气始终是伤寒病发生、发展和变化的中心。当疾病是以阳气之盛衰消长为中心而发展变化时,所涉及的脏腑经脉也必定与阳气有着密切的关系。
 
太阳,又称巨阳,以其脉连于风府( 即督脉) ,故为诸阳主气; 阳明,谓之“两阳合明”,亦是阳气昌盛之意; 少阳,又称“小阳”,非谓其阳气弱小,而是指其为阳气初生,具升发之特点; 太阴,与阳明为表里,能借阳明之阳而转输水谷精微之气,使之上输于肺而化为营卫气血; 少阴,为先天之本,一身水火阴阳之根,阳气之存亡关乎少阴; 厥阴,谓之“两阴交尽”,为阴尽阳生之藏。而上述三阳、三阴所属之阳气特点,皆本于与其相关的脏腑特性。即太阳之阳本于膀胱,阳明之阳本于胃,少阳之阳本于胆,太阴之阳本于脾,少阴之阳本于肾,厥阴之阳本于肝。显而易见,三阳、三阴阳气之本主要关乎足之三阳三阴,而非手之三阳三阴。所以,无论是《素问·热论》中,还是《伤寒论》中,所呈现出伤寒病主要涉及足之三阳三阴反映了伤寒病以风寒邪气伤人阳气这一事实。如果从风寒邪气伤人阳气这一事实立论来阐述伤寒病之发病与传变,则“伤寒传足不传手”之理易明。
 
所以,根据伤寒病由表入里,以次浅深的发病特点,仲景确立了以三阳三阴为主的辨证方法。运用这一方法,将伤寒病分别归属于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和厥阴。不但可以阐明伤寒病发病时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和厥阴病各自的发病特点,还可以明确伤寒病由阳入阴,由表入里的发展变化规律,以及三阳三阴病之间相互影响的关系。因此,运用三阳三阴辨证方法能够正确地判断和把握伤寒病的发生、发展和变化规律。
 
由此可见,朱肱以经络之“六经病”取代《伤寒论》之三阳三阴病无法说明伤寒病之发生、发展及传变规律,因此,经脉之“六经”亦根本不能取代三阴三阳。
 
5 结语
 
当“六经病”的概念随着朱肱《类证活人书》而得以传播,随着明、清以来的学术争鸣而逐渐定型时,人们对“六经病”与伤寒病相关之最初意义却变得模糊不清。有关《伤寒论》“六经”名实之争在偏离伤寒病的前提下纷纷而起,但对《伤寒论》中以三阴三阳的方法认识伤寒病则越离越远,使得世人难以认识《伤寒论》专论伤寒病之真面目。《伤寒论》中以认识伤寒病为中心的三阳三阴辨证方法与体系已经难以为世人所识。
 
虽然“六经病”在名义上取代《伤寒论》之三阳三阴病为时已久,虽然自明、清以来有关《伤寒论》“六经”实质之争迄今尚未止息,但是,必须承认以下二点事实:
 
其一,今天研究《伤寒论》所提之“六经”与朱肱所言之六经,或者说与《黄帝内经》之以经脉为本之六经已经是不同的概念;
 
其二,如果以约定俗成的态度将《伤寒论》之三阳三阴病定型为“六经病”,则必须将《伤寒论》之“六经”还原到三阳三阴,用三阳三阴的方法来认识《伤寒论》所论之伤寒病。
 
【本文来源:姜元安,张清苓.《伤寒论》“六经”之名实[J].环球中医药.2012,5(12):932-935.】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