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治病也分先后顺序,很多人都不知道己安先生讲伤寒+再论“六病时位”是《伤寒论》的证治程序  

2016-11-01 00:1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治病也分先后顺序,很多人都不知道己安先生讲伤寒

整个伤寒论的用药是有法度的,我们称之为定法。初学中医的朋友一定要牢记,以便我们在临床中灵活运用和反复体会。


脾胃虚弱(里虚)加上有表证,可以实里和解表同时进行。

而如果里有热,同时有表证在,一定要先解表,然后再攻里。

《伤寒论》第164条

第164条,“伤寒大下后,复发汗心下痞,恶寒者,表未解也。不可攻痞,当先解表,表解乃可攻痞。解表宜桂枝汤,攻痞宜大黄黄连泻心汤”。

得了太阳伤寒本应用发汗解表的办法,整个太阳病篇我们遇到了多次这种情况,本来应该发汗,结果用了吐法,用了下法这些错误的治疗。本条用了大下之法,就是用了承气汤,热跟着由表及里了,没至于导致阳明实热证,却导致了心下痞,实际上就是里有热了,这个热可以用大黄黄连泻心汤来解决这个痞。

同时还有表证在,因为还存在恶寒的情况,应该先解表,再去攻里,解表用桂枝汤,攻里用大黄黄连泻心汤。

本条和上一条 (桂枝人参汤)实际上起到一个呼应的作用,上一条实际上是想给我们强调里虚同时有表证,可以同时实里而解表。如果是想攻里的话,那要先解表再攻里,这是伤寒的定法,一定要牢记于心。

《伤寒论》第154条,“心下痞,按之濡,其关上浮者,大黄黄连泻心汤主之”。

大黄黄连泻心汤方

大黄二两 黄连一两


再论“六病时位”是《伤寒论》的证治程序
           臧东来    

摘要:“六病时位”是依据“天人合一”的思想,学习研究《伤寒论》,通过“六时”与人体生物钟的内在联系,观察人体的生理现象和病理现象,从“病时”和“病位”的两个方面对“伤寒病”进行“寒热虚实”辩证治疗的一种方法程序。

关键词:《伤寒论》伤寒 六病  六时 欲解时 病时 病位 病程 

《素问热论》云:“今夫热病,皆伤寒之类也”,东汉末年,“伤寒”肆虐,死者甚多,仲景立志习医而著《伤寒卒病论》,其论言简义奥,医理精深,对汉代以前医学做了高度总结,又对后世中医发展起了积极作用,被中医视为经典名著。但由于该书成书年代已久,几经传抄,数为变易,失漏误抄之处在所难免,使后世实习者再学习借鉴的同时,常以此为憾事。
虽历代前贤和当代医家再这方面做了很大贡献,有各种注书版本出现,对我们的学习提供了很大帮助,但由于注释并非出自仲景本人,后人为书做注者又各有不同的学识背景,其对《伤寒论》的理解也必然有所偏悖。笔者在学习研究《伤寒论》以及临床应用的过程中发现人们在理解“六病”的 “时位”上有着很大的不足与疏漏,故将“六病时位”是《伤寒论》的证治程序一文发表于《中医药研究》杂志上,该文引起学术界诸多同道的共鸣,其中部分同志提出了一些疑问,今就此增补新的内容,再次论证“六病时位”是《伤寒论》的证治程序,以进一步与同道商榷。

1    “六病”与“六病时位”

1.1    “六病”
“六病”就是《伤寒论》中所说的 “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或简称 “三阴”与“三阳”。即:“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六病”在《伤寒论》中占又很大份额,粗略统计,《伤寒论》言“太阳、太阳病”者71条;言“阳明、阳明病”者60条;言“少阳、少阳病”者12条;言“太阴、太阴病”者 9条;言“少阴、少阴病”者46条;言“厥阴、厥阴病”者5条。共计言“六病”之条文203条,占《伤寒论》398条一半以上,因而认识“六病”的实质是掌握《伤寒论》的关键。

1.2    “六病时位”
为说明“六病时位”,首先要明白“病时”与“病程”的异同关系。“病时”是指病发痛苦的主要时辰(即“六时”的某个时间):“病程”则是为病后的发展过程。“病时”有着“病程”的特异性;“病程”有着“病时”的连续性(包括天数、日期及转变)。
“六病”都有一定的“病时”和一定的“病位”,亦都有“病程”发展的过程,这就是“六病时位”的基本含义。
“六病时位”的基本框架是由《伤寒论》中的“六病”提纲条文配“六病”欲解时条文构成的。“六病”中的每一种病都具有自身不同于它病的“病时”和“病位”,其概况如下表:

六病    病时    病位
少阳病    从寅至辰上(3-9时)    口苦、粘(“咽”字当为“粘”字)干、目眩也。
太阳病    从巳至未上(9-15时)    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阳明病    从申至戌上(15-21时)    胃家实是也。
太阴病    从亥至丑上(21-3时)    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或时腹自痛,若下之必心下结硬。
少阴病    从子至寅上(23-5时)    脉微细,咽(“但”字当为“咽”字)欲寐。
厥阴病    从丑至卯上(1-7时)    消渴,气上冲心,心中痛热,饥不能食,食之则吐(?)下厥利不止。

2    《伤寒论》立论于“六病时位”
生物在数百万年的进化中,与阳光形成了生存依赖的关系,具有分辨阴阳(昼夜)“两时”,调整作息的机能。时间与天气对生物的存在有着密切的联系,正如《内经》所言:“阴阳四时者,万物之始终也,生杀之本也”。人类从分辨阴阳“四时”,到分辨阴阳“六时”同样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汉代没有钟表,天干地支的计时方法只有少数人运用掌握,相对大众的计时方法是“六时”,即日出前后、中午前后、日落前后、前半夜、深夜、后半夜。这就是“六时”的基础。事实上直到今天,在现实生活中也会碰到这样的问题:例如医生问患者几点钟开始发烧,能烧几个小时?患者回答:傍晚开始发烧,一直烧到深夜方退。所以说“六时”既是“天时”,亦是汉代临床的需要。
“六时”能反映人体生物钟的基本特征:人在夜间得到充分的睡眠后,晨起精深焕发耳聪目明,就像初生的日头,在天则为“少阳”,在临床上发热内有湿热之“伤寒”――“口苦”、“粘干、目眩”的患者大多病发这个时候;中午前后,人的气血趋向于“表”,人的身心最为活跃,脉相对有力,在天则为“太阳”,在临床上发热风寒束“表”之“伤寒”――“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的患者大多病发这个时间;日落前后,人的气血逐渐趋向于“里”,人的体力由兴奋逐渐趋于抑制,在天则为“阳明”,在临床上发热,由“表”入“里”热入气分或内有实热之“伤寒”――不恶寒“日晡潮热”、“胃家实”的患者大多病发这个时间;前半夜人的气血趋向于“里”,人由逐渐抑制进入睡眠,在天则为“太阴”,在临床上发热内伤饮食外感暑湿之“伤寒”――“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或时腹自痛,若下之必心下结硬”的患者大多病发这个时间;到了深夜,人处在熟睡之中,心跳减慢,气血活动减弱,在天则为“少阴”,在临床上发热内郁水火之“伤寒”――“脉微细,咽欲寐”的患者大多病发这个时间;后半夜,人由睡眠转入苏醒,由阴向阳转化,在天则为“厥阴”,在临床上发热,由“气分热”的大汗大渴转入“血分热”口干不欲饮但欲漱,热深厥亦深之“伤寒”――“消渴,气上冲心,心中痛热,饥不能食,食之则吐(?)下厥利不止”的患者大多病发这个时间。
“六时”与人体生物钟的吻合,体现了中医“天人合一”的哲学观点,仲景借助“六时”与人的生理、病理变化规律和自身临床经验,从时间和空间立论,以“六病时位”为框架,写成了《伤寒卒病论》。
例如:太阳病提纲“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分析:太阳,是“太阳为病”的省略。
之,结构助词,强调本条的纲领性。又起取消句子独立性的作用,使“太阳为病”这已完整句子变成了语义未尽的主谓性词组,并充当全句的时间状语,这是上古汉语表示时间修饰常用的一种语法。
故“太阳之为病……”其意是说在“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的基础上再具有“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的个性,既传为典型性“太阳病”。
此条明确“太阳病”的“病位”症候,又对“太阳病”的“病时”作了伏笔。那么“太阳病”的“病时”是何时呢?《伤寒论》第9条:“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回答了这个问题。“欲解时”其意是说:需要弄清、弄懂、弄明白“太阳病”这一称谓含有的“病时”概念。“病时”是什么呢?――“从巳至未上”,实际补写了“太阳之为病……”的“病时”。《伤寒论》第3条:“太阳病,或巳(“已”字当为“巳”字)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就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也说明发热是“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的必备条件。

3    “时位”证治是“伤寒”与“六病”的辩证程序。
《伤寒论》条文冠名“伤寒”者有93条,冠名“六病”者有162条。“伤寒”既是一切外感热病的总称谓(1),又是外感“六病”的原发证。换言之外感病若在“病时病位”上与“六病时位”相统一相一致的《伤寒论》条文则冠名“六病”(xx病);外感病若“病时病位”与“六病时位”不统一不一致的《伤寒论》条文则冠名“伤寒”。“伤寒”与“六病”是一个“时位”辩证过程。“时位”辩证,又称“两辩并治”,“两辩”即辩“病时”、辩“病位”。辩“病时”就是弄清病发“六时”的具体时间;辩“病位”就是 弄清病发部位“寒热虚实”的具体状态。“并治”就是在“两辩”的基础上依据中医的基本理论,制定出相应的治疗方法。所以《伤寒论》“六病”各篇皆以“辩xx病(病时)脉证(病位)并治”为标题,《伤寒论》中的诸多条文都体现着这种程序。如:13条“太阳病(病时)头痛发热汗出恶风(病位)者桂枝汤(并治)主之”。
“时位”证治的程序,能克服临床中的随意性。如:阴虚型再障贫血,感邪后出现下利乏力、心烦失眠、恶风脉弱、面色皎白、舌淡白,“病时”特点夜重昼轻。此病若单从“病位”辩治,最易辩为“阳虚”感邪下利,这是因为贫血掩盖了“阴虚”的面红、舌红等症状造成的。如果再从“病时”辩证就可发现,夜重昼轻不是“阳虚”感邪下利的“病时”特点,因而不能按“阳虚感邪”论治。“阳虚感邪”的“病时”特点是昼重夜轻,如《伤寒论》第61条:“下之后,复发汗,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不呕不渴,无表实证,脉沉微,身无大热者,干姜附子汤主之”。所以说这种程序既有必要性,又有实用性。

4    讨论
本文对《伤寒论》“六病时位”作了简略论述,笔者认为当前在《伤寒论》的研究方面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如:
1)    对“六病”提纲条文只注意了“病位”症候的注释,忽略了对“病时”的研究,忽略了“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是“六病”纲领证的基础证。
2)    把“六病”欲解时条文错误地注释为病程后期欲愈的“欲解时”,因而出现大的偏悖。因为判断病势的欲解必须有“病时”欲愈的症候,作这样的判断,也只是判断欲愈的大略时期,而不判断具体时辰,因为“伤寒”,病发时辰是具体的,而 病愈时辰则是不具体的。
3)    《伤寒论》第3条中的“已”字当为“巳”字。“或巳发热,或未发热”都是发热开始的时辰,是说“伤寒”或从“巳”时开始发热或从“未”时开始发热,都算“太阳”发热,因为发热,才有了“必恶寒……”。若“已”字不更正为“巳”字,其后的“或未发热”就和时辰没有了关系,变成没有发热,没有发热就与“必恶寒……”没有内在的必然联系。“已”字不更正为“巳”字,与理不通,与临床不符。
4)    “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此条存在的问题是没有具体的病位。那么“少阴病”的病位是什么呢?笔者根据“少阴”篇诸条的共性按着纲举目张纲必系目的原则提出“但欲寐”当为“咽欲寐”。《说文通训定声》云:“合目曰眠,眠而无知曰寐”。咽部有病痛痒不适则影响睡眠。咽部欲求无痛无知而安寐者称之谓“咽欲寐”。咽部病常发出吭吭、咯咯的清嗓音,或咳,或嚏,或呕。所以“少阴篇”的猪肤汤、甘草汤、桔梗汤、半下散及汤、苦酒汤,皆治咽痛为主证;还有“干呕烦”的白通加猪胆汁汤,“其人或咳或呕”的真武汤,四逆散,“咳而呕渴”的猪苓汤,“口燥咽干”的大承气汤,“膈上有寒干呕”的吴茱萸汤,四逆汤证皆冠名为“少阴病”。如282条“渴者属少阴虚故引水自救”,283条“此属少阴法当咽痛”都证明咽部是“少阴病”的病位。
5)    少阳病的“咽干”当为“粘干”。因为“少阳病”主肝胆湿热,湿为粘腻之邪。湿热为病口苦粘干目眩是临床突显的证状,比“咽干”要确切的多。
[转载]三部六病臧东来先生相关资料收集整理三部六病臧东来先生相关资料收集整理作者:黎小裕的经方医学博客再论“六病时位”是《伤寒论》的证治程序 臧东来 摘要:“六病时位”是依据“天人合一”的思想,学习研究《伤寒论》,通过“六时”与人体生物钟的内在联系,观察人体的生理现象和病理现象,从“病时”和“病位”的两个方面对“伤寒病”进行“寒热虚实”辩证治疗的一种方法程序。我们再辨太阳病的病位和病性。
第42条:“太阳病,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当以汗解,宜桂枝汤。”、第44条:“太阳病,外证未解,不可下也,下之为逆;欲解外者,宜桂枝汤。”若定义太阳病是表证,此二条中“太阳病,外证未解,”其义即为“表证,表证未解”,明显语义重复,不易理解,理应直接写为“太阳病未解”。在少阴病的时辰上可以病发少阴病四逆汤证、阳明病大承气汤证等。也就是说病性与天时相应时,可以病发典型性六病,六病的病时、病位、病性相统一。
以少阴病和厥阴病提纲证进行鉴别:少阴病证应为半表半里(中)阴,因为表阴病证不可能有“脉微细,但欲寐”,脉微细和但欲寐都是邪气入里的表现;故厥阴病提纲证之“气上冲心”和“下之利不止”明确了厥阴病证之病位属表,则表阴病属厥阴无疑。伤寒论有“太阳病中风”等“六病”中风及“妇人中风”和“伤寒中风”共8个病名。经曰:“但见一证便是”,厥阴病证有“三证”之表阴证特点,足以说明厥阴病证为表阴病。
我观 “病发于阳、发于阴”的本意   《伤寒论》第七条:“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发于阳,七日愈;发于阴,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胡希恕说:“病始在表,若发热恶寒者,为太阳病,故谓发于阳也;若无热恶寒者,为少阴病,故谓发于阴也。”《胡希恕越辨越明释伤寒》痞证的形成,有伤寒误下,也有中风误下,也不论伤寒或中风,只要是病发于阴(即无热恶寒者),错用下法就很有可能造成痞证。
对此,梁华龙先生解释说:风热表证发展可不恶寒,但初期必是发热、恶寒并见,故云“发热恶寒者,发于阳。”笔者认为,“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论述的不仅仅是风热表证,应囊括外感风寒、风热的三阳证,而以风寒为主。梁华龙先生认为:风寒表证初期有发热,也有未发热,但必定恶寒,故云“无热恶寒者,发于阴”。值得注意的是,文中前一个“恶寒”是表证恶寒,是麻黄汤、桂枝汤的适应症(见于《伤寒论》35条、54条);
据体质辨邪气是《伤寒论》的证治精神摘要:一切疾病的发生,都是津液在人体组织、脉络中运行不利,积滞停运变为邪气所致。《伤寒论》中桂枝汤证“名为中风”,麻黄汤证“名为伤寒”,白虎加人参汤证“为温病”,白虎汤证“名风温”,都只是取名而已。伤寒及三阳合病之始,就有病发为白虎汤证的“风温”。以《伤寒论》第2条“太阳病,…名为中风。”第3条“太阳病,…名为伤寒。”第6条“太阳病,…名风温。”为证。
上焦胸内结实,机体正气跑到上焦祛邪,正邪交战,邪不退正气也走不脱,全结在上焦,骑虎难下,寸脉就要浮;因病主要在上焦,中焦还没收到大的影响,所以“饮食如故”,“时时下利” 病为寒性,出现时时下利,肯定与太阴有关了,“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腹时自痛,胸下坚结,下之益甚”,太阴病之自利和胸下坚结,与藏结甚有相似之处,寒饮泛滥,下则下利,上则上攻心胸,结于心下。
李培生.《伤寒论》标本学说应用。解表宜桂枝汤,攻痞宜大黄黄连泻心汤及“阳明病,脉迟,……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外未解也,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208条)等等皆是。如合病中用麻黄汤、葛根汤之解表发汗,白虎汤独清阳明经热,并病中如用大承气汤以峻下热结,推而广之,有表证而用四逆汤以回阳救逆等数条,均略同于“甚者独行”之治法。如太阳伤寒大青龙证之重于麻黄汤证,而少阳小柴胡证自较大柴胡为轻也。
(12)据体质辨邪气是《伤寒论》的证治精神。对比《伤寒论》第6条:“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发汗已,身灼热者,名风温。风温为病,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和第176条“伤寒脉浮滑,此以表有热、里有寒,白虎汤主之。”第219条:“三阳合病,腹满、身重,难以转侧,口不仁、面垢、谵语、遗尿。…若自汗出者,白虎汤主之。”就可以看出,太阳病之始,就有病发为白虎加人参汤证的“温病”。
【中医】小神童(596408389) 10:28:14就是干咳【中医】小神童(596408389) 10:28:38舌苔中根部白腻【中医】小神童(596408389) 10:28:43脉搏没把黑糊糊(535958204) 10:28:49快慢当然也是在特定的时间段来考虑的,要有一个参照系,才可以把握【中医】小神童(596408389) 10:28:50干咳2个月了黑糊糊(535958204) 10:29:09脉都没把,就别看了,要看的话,重新详细诊断【中医】小神童(596408389) 10:29:24哦。
下面,151 条"心下痞,而复恶寒汗出者,附子泻心汤主之",心下痞,是热痞,无形热邪留扰中焦,干扰了中焦的斡旋作用,使气机壅滞在中焦,这个恶寒和汗出,是肾阳虚,表阳不固他才汗出,肾阳虚,表阳当然就不固啦,肾阳虚,表阳不固,就会有汗出,肾阳虚,表阳不足,温煦失司,他就有恶寒,你怎么知道这个恶寒汗出不是表证?半夏泻心汤证是伴有痰邪的干扰,生姜泻心汤证是伴有水邪的干扰,甘草泻心汤证是伴有外来客热邪的干扰。
解读“六病”“欲解时”与人体阳气位置的关系“太阳病”是人体阳气在最体表的位置被寒邪所遏,“从巳至未上”,大自然的阳气在最外的位置隆盛,人体的阳气得天阳之助而有“欲解”之势。我们再辨太阳病的病位和病性。先辨病位,太阳病有太阳中风、太阳伤寒和太阳温病。这样分辨的结果是,太阳病包含了麻黄汤证、葛根汤证、桂枝汤证和白虎加人参汤证等,既有表部实证,又有表部虚寒证,还有半表半里部热证,病位与病性都不一致。
(12)伤寒论第1-10第1条:“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本条是太阳病证的总纲。在第3条已经说过了太阳病是在太阳的时辰上始得病,那么太阳病以及“六病”就包含病时的概念,也就是说在某六个特定的时辰段上开始得病,称其为“六病”。如第220条:“二阳并病,太阳证罢,但发潮热,手足漐漐汗出、大便难而谵语者,下之则愈,宜大承气汤。”此条所说的“太阳证”就不包含病时,因为太阳证不是特定在某一个时辰上才作罢。
“六病”即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不大便,烦燥发热,切脉微实,再倍发热,日晡时烦躁者,不食,食则谵语,至夜即越,宜大承气汤主之。”经文是说“太阳证罢”、“无太阳证”,而不是说“太阳病罢”、“无太阳病”,就是因为太阳病与太阳证的含义有所不同。以桂枝汤证为例,如第13条“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这是在太阳的时辰上得了桂枝汤证,就是太阳病桂枝证;
“伤寒病”在《伤寒论》里是一个病种,与“太阳伤寒”不同。如“若太阳病证不罢者,不可下,下之为逆”,不说太阳病不罢,而是说太阳病证不罢,太阳病与太阳病证的含义是不一样的。那太阳病证是否包括了太阳病和太阳证,而太阳病又包含了太阳证?太阳病证得在阳明时辰上,称为阳明病,不能称为太阳阳明合病,如 235 条:“阳明病,脉浮、无汗而喘者,发汗则愈,宜麻黄汤。”这是太阳证得在阳明时辰上,所以称为阳明病。
[每日学伤寒】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32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医宗金鉴》对于阳明经证又作了歌诀以概括:.葛根浮长表阳明,缘缘面赤额头痛,发热恶寒身无汗,目痛鼻干卧不宁。.这里所说的葛根汤证也就是阳明经证,是阳明经脉受邪,经气被遏所表现的证候。如果太阳病证偏重的,可用麻黄汤,如第C37条.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者,不可下,宜麻黄汤.就是个例子。
川桂枝钱半 大白芍钱半 炙甘草钱半 生姜两片 红枣四枚 六神曲三钱 谷麦芽(炒)各三钱 赤茯苓三钱。二、方证直解:1、辨病位:脉浮恶寒则病在表,下利、腹痛后重、小便短赤说明病在里,故为表里合病。伤寒论第276条:“太阴病,脉浮者,可发汗,宜桂枝汤。”也是下利脉浮的证治,根据胡老的讲解,下利脉浮者(不包括真正里虚寒的太阴病),说明病欲自表解,无汗脉浮紧者用葛根汤,汗出脉浮缓者用桂枝汤,说明此案为桂枝汤方证。
葛根汤治疗感冒咽痛发热背后的奥秘。出汗情况不十分明显的人,一般是葛根汤的适应症。所有葛根汤使用的机率最大。日本汉方家读懂了太阳病的实质性含义,所以自由自在地使用葛根汤治疗感冒咽痛发热。同时葛根汤证广泛地出现在五官科、皮肤科、神经科、骨伤科等疾病的某一阶段。只要方证相对应使用葛根汤就能取得卓越的疗效。
伤寒论临证指要(7)为了说明问题,现将八纲辨证与六经辨证具体结合起来试述如下: 一、阴阳 (一)太阳病的阴阳:太阳与少阴为表里,"实则太阳,虚则少阴",故有阴、阳两种病证发生之分。(一)太阳病的表里证 1.太阳病表证:六经为病,只有太阳病属于表证的提纲。2.太阳病里证:太阳病还能有里证?2.少阴病里证:是指少阴心肾之病。(一)太阳病的寒热证 1.太阳病寒证:太阳主表,表受邪而有寒热之分,实不可不察。
有汗为太阳中风,宜用桂枝汤,无汗为太阳伤寒,宜用麻黄汤。第二章 《伤寒论》中几个基本概念的认识学习《伤寒论》,首先遇到的是下面一些问题:一是《伤寒论》所论的伤寒,究竟是广义的,还是狭义的?就是说包不包括温病在内?二是《伤寒论》以三阴三阳名篇,即所谓六经,六经的概念究竟如何?三是伤寒有传经之说,传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些问题,是历代注家争论得非常激烈的问题,也是学习《伤寒论》必须首先弄清楚的问题。
第二步辨病,病发于阳辨三阳,病发于阴辨三阴;辨病的阴阳主要有以下三个方法:第一个方法,《伤寒论》在太阳病篇讲“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这句话是辨阴阳的总纲。这时只需辨三条经,病发于阳就是三阳——太阳病、少阳病、阳明病,病发于阴就是三阴——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辨六经为病脉证提纲,这句话已经说明了四个内容,一是辨六经,二是辨病,《伤寒论》是辨病的,是在辨病的基础上再去辨证。
(二)营阴卫阳说 喻嘉言认为:“风为阳,卫亦阳,故病起于阳;寒为阴,营亦阴,故病起于阴。无热恶寒,指寒邪初受未郁为热而言也,少顷郁勃于营间,则仍发热矣。”《医宗金鉴》亦说:“病谓中风伤寒也。有初病即发热而恶寒者,是谓之病发于卫阳者也;有初病不发热而恶寒者,是谓伤寒之病,发于营阴者也。”把风、寒及营、卫硬性割裂开来,不免有些牵强。病延既久,形体受损,真阴被伐,阳气更无支持,故而转为三阴病。
[同修伤寒]“中医志愿者”的互动分享。“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中的阴阳,可否用第9条“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来注释?131条有“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一段,是说病症初起为阳证,误下致结胸,因有“热入”一语,判定属表阳证,即太阳病;那么,表阳证的太阳病误下后是否可以转致“痞(块)”?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篇的第1、2、3、6条是太阳病表证的概念和分类,定义了表寒证和表热证,而第7条则是太阳病表证的成因,发于阳、发于阴是对太阳表证发病成因的概括,这里的阴、阳应该是指病因属性,寒邪属阴,热邪属阳。一发病就发热恶寒的是表热证,是感受温热邪气所致,所以说是发于阳;依据“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阳”就是指感受温热邪气而产生表热证,阳指温热邪气,病指表热证。
学习研究《伤寒论》,首先要弄清伤寒和杂病的真正含义,在仲景时代,伤寒二字的意义是非常宽泛的,《难经》有言“伤寒有五,有中风,有伤寒,有湿温,有热病,有温病”,在这句话中,“伤寒有五”的“伤寒”二字是外感疾病的统称,“有伤寒”的“伤寒”二字是指麻黄汤证的伤寒,因汉时对疾病的分科,只将外感急性发热的疾病统称之为伤寒,除伤寒以外的疾病则统称为杂病,伤寒与杂病是两种不同的疾病。
“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太阳病确实是发热恶寒同见,发于阳就是发于太阳,符合临床实际,符合《伤寒论》对于太阳病的认识。“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阴是指的太阳伤寒,原文第3条说“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在它的起病之初,对于太阳伤寒来说,它就是无热恶寒,所以说发热恶寒是太阳中风的初起阶段,无热恶寒是太阳伤寒的初起阶段,和临床实际情况也相符合。
《伤寒论》第7条云:“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这里的“阳”指外感伤寒在太阳经,是外感伤于人体最表浅的最轻的外感;对于外感必有恶寒(怕冷)一个病状,如果恶寒与发热并见则是病发于太阳经,其病位浅,病性轻,如果只有恶寒一个症状没有发热出现则是病发于少阴经,其病位深,病性重。其实这是太阳与少阴两感,如果发热恶寒而脉浮则是单纯的太阳经病;
学习《伤寒论》读于无字处。({医宗金鉴))认为: “得汤反剧,非中焦阳明之胃寒,乃上焦太阳之表热。吴茱萸气味俱热,药病不合,故反剧也。”程郊倩则认为;病发于阴,阴指寒伤荣。“伤寒五、六日,呕而发热者,柴胡汤症具,而以他药下之,柴胡症仍在者,复与柴胡汤,此虽已下之不为逆,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若心下满而硬痛者,此为结胸也,大陷胸汤主之。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不中与之,宜半夏泻心汤”。
太阳病,寒伤于营,当用麻黄汤,误用承气汤下之,因成痞满。细玩寒伤营发于阴,无汗之表邪症,重于风伤卫有汗之表邪,何故误下反不成结胸反成不痛之痞满,反用泻心汤轻方,按此明明以症之轻重,命名立方。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汤不中与之,宜半夏泻心汤。故曰伤寒五六日,呕而发热,柴胡汤症,反用他药下之,若发热表症仍在,不成结胸者,当复与柴胡汤,必蒸蒸发热汗出而解。若失汗误下,热邪内陷,作痛胸腹,用大陷胸汤丸。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