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胡希恕讲伤寒论方证辨证  

2016-12-12 00:0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希恕讲伤寒论方证辨证1

 

这就是我研究这个伤寒论呀,伤寒论它是,张仲景他这个辨证的体系呀就我写那引言,他是讲六经八纲,最后辨方证。这个方证在张仲景这个辨证呀就是一个最重要,最具体,最末的这么一个阶段。那么解释这个方证,方证是这简单的话了。方证就是方剂的适应证。那么方剂的适应证就叫什么方证。在张仲景这个书里头他也曾经提过。他不强调这个,这意思是这么个意思。但是看这个书的人都把他忽略了。你象他常提的是桂枝汤证呀,柴胡汤证呀,白虎汤证,承气汤证。这都在伤寒论里头提过,金匮要略里也提过。可是读这个书呀,大家在这上头不注意,注意的人呀,首先是陈修园。陈修园的书我们可以看一看。陈修园说是呀,他就这么提的,他说桂枝汤证,柴胡汤证,白虎汤证这是仲景书里最大眼目。最大着眼处了。也就象我说的这个,他是最重要最具体,辨证到最具体了,最末的一个阶段。也就是我以前用那个简单的话,咱们那引言里头也有吗,我说他是辨证的尖端。他这个尖端就是逻辑上讲的内包外延的关系。这个内包,越具体了,这个外延越小了。你比方说动物。脊椎动物。又**在一种人类。所以你光说个动物那多了去了。你要说到脊椎动物呢,又是缩小他这个内包,外延也就小了。你要说到人,那只是两条腿的人了,能说话。那么他这个辨证也是,开始是大面积的,你象咱们说的六经吧,就是表里阴阳,就是每一个病位都要反应这么两类证候的,这是肯定的,这我说这个是千真万确的,但是从有他这个书到现在没有这么讲的。这就是六个类型。
       这现在临床上还这六个类型。你象太阳病吧,咱们常见着。太阳病也就这么两个,一个中风一个伤寒。这么两个类型。那么他就是。所以他这个六经辨证,在分析八纲。张仲景辨证的这么一个程序,体系。最后了,光辨证还不行,得辨方证。那么那个方证,这是很重要一个事情。那么一个大夫,尽管他对于这个辨证念经治的这种体系,理论他什么也不知道。但是就对方剂心里有个数。这是什么呢,就是方证。就是这个方剂适应证心里有个数。他就会运用这个方剂治病。这很多了。这个乡间的秘方就是如此了。他对这个方子呀,那王老太也是呀,那个中医医院的王老太太,他专用那种座药治这个妇科,那治得很好。可是他一看这个病呢,她说这药行,你准行。说是这个药不能治,你这个病我不能治,就是对她那个方证不适应。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所以他这是一个辨证的尖端。要读张仲景这个书呀,要是不知道方证那根本是不行的,所以他这个方证也并不多,连伤寒带金匮就二百多。常用的东西。可是这里头挺复杂,我这一回就把做一个经方方证类结。我写的这个东西呀,头前你看看这就有了。开头就是桂枝汤类。
       那么在表证他有两个系列的方证,他为什么就从中风伤寒上起的,一个他是要用桂枝汤法,就是自汗出这类的,一个他要用麻黄汤法。那么随着这个证候的出入,那方剂就得改。所以这个方证最具体了。他要将桂枝汤形成一大系列的方剂,麻黄汤类也形成一大系列的方剂。所以对于太阳病。少阴病的研究也就只是这个,就是发汗剂,发汗剂有这么两个。你象这桂枝汤我写完了。这回呀不象以前,这回我把方证特别强调一下子。这就是桂枝汤方证探讨最后是这样子。基于以上论述可见桂枝汤为一太阳病的发汗解热剂,从这个方剂的性质他是这样子。发汗解热。但于药味偏于甘温,这是拿抽象的来说这个方剂了,他净用甜药,温性药,而有益胃滋液的作用,他能够对胃有好处。就是咱们说这个能够,培补中气了。那么它有滋液的作用,就是滋津液,所以他的应用益于津液不足的表虚证,津液不足。所以这个桂的认识大家有些问题了,我这个是根据实际的情况,要体液充盈的表实证,或者有里热,里不但不需要补益。且还有热。你象酒客不可与桂枝汤就是这个东西。不可与之。有关具体的适应证可归纳为以下几点。这根据仲景说的。桂枝汤的适应证究竟是什么呢,就在这些情景之下,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而脉动浮弱者。,病常自汗出,或时发热汗出者。他都得损失津液,头一个也是,发热他都发热,桂枝汤解热,都汗出,所以脉也弱,脉虽浮而弱,所以脉迟呀,脉弱呀,脉浮而虚呀。
       这都是说明身上这个体液亏损了。病常自汗出或时发热汗出者,发汗或下者都是伤人津液呀,那么表未解你肯定还得用桂枝汤,麻黄汤不能用了。阳明病脉迟,阳明病脉迟他是不及的脉呀,脉迟呀在张仲景的书迟中迟者就是津虚血少,那么虽汗出多,汗出多就象阳明病发多汗那个情景似的,但是而微恶寒者,而表未解者,他表未解,这个解这个表除那个脉迟,汗多,他那个津液伤的更厉害了,也得用桂枝汤.病下利而脉动浮弱者这个他本来是一太阴病脉浮者,你看这个太阴病我都讲过了,可发汗易桂枝汤,这个都是王叔和给搞的,这都不对了,他那个本文呀,根本是对的。他那个太阴病脉浮呀,这个太阴病是指下利说的,就是利证,利证脉浮,有用葛根汤的机会,也有用桂枝汤的机会,共旁的发汗法一样,他得脉浮,脉浮就说明是表证,就是表里并病。表里并病是一个阳性证,他当然得先解表。所以在葛根汤呢他这个书上写的,太阳阳明和病,那么在这里边桂枝汤呢他又写一个太阴病脉浮者,所以大家注意呀,太阴病也有表证,不是,他指的下利说的,为什么这个他写个太阴病,那个写个阳明病,也太阳阳明合病呢,他就是病有虚实的关系,他这个脉准是浮弱,他如果这个脉紧,他也用葛根汤。合着有汗出等等。读古人书死于句下不行,他这个书年久了,经过王叔和的编次呀。我认为有很多的问题。再就是霍乱吐利。上吐下泻损人的津液更凶了。那么这个他表还没解,而身痛不休者也可以用,稍与桂枝汤。这都不能用其它的发汗方。那么这几项都在特殊情形之下,就他具体的适应证。
       研究中医呀,有些问题,你象拿这个桂枝加桂汤,这我也写了,这个仲景呢,他就这么一节,这也值的讨论的,烧针另其汗,针出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气从少腹上冲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壮,与桂枝加桂汤。这奔豚是一个,你看看,我这回注解用点心,金匮要略里,师曰。奔豚病,从少腹起,上冲咽喉,发做欲死,要是不发作,复还止,那就是好人一样,那么根据这个情景呢,奔豚病用这个来介绍一下,可见奔豚病是一种发作性的神经证,他是发作性的,不发作没有,这么一种病。这么一种病很多呀,所以这个注伤寒论呀,又说桂枝泻奔豚气,他也没明白这个奔豚,这个原因很多,在伤寒论就有两个,他这一节说的什么呢,说病在表,应该发汗,但以烧针确使大汗出呀,乃非法的治疗,这我注的伤寒论也这么注的,这是一种非法的治疗,他由于大汗出病必不除,大汗表不解,本易导致气上冲,就是容易使气上冲,这个咱们讲桂枝甘草汤都讲了。如果针处补寒,这个被寒,古人的看法了,拿到现在说就是感染。红肿如核者,这更促进气上冲的加剧。他又加上感染了。这更促进气上冲的加剧了。故必发奔豚。气从少腹,上冲心者,即其后也。
       这个奔豚病呀就是气从少腹上冲心胸,咽喉呀,这就是他这个证候。一灸其核上各一壮,以至针出被寒.与桂枝加桂汤以解外,并治奔豚也。这个奔豚呀,需要桂枝加桂治。他妈那赵小钦混蛋。他遇到一人病呀,是这个,我说用桂枝加桂,他治好了。下回他又遇到一个,又用桂枝加桂,他又问我,怎么不好使了呢。我说你大爷真是的,我说那个呀,他是在表证的基础上,他气上冲,由于气上冲而引的这种神经证候。要不是气上冲,要用气上冲下水上冲,那就是苓桂枣甘呀。他脐下悸,你象那什么那个,那个《金匮要略》明明就是三段,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奔豚汤,奔豚汤在这里李根白皮,葛根黄芩这一类的药。他是一种,以在少阳这种证候下热,这种的奔豚,所奔豚的造成是多种多样的,就是辨证,总而方这辨方证呀,这也是很清楚呀,他不能拿,见到奔豚就他吗吃桂枝加桂,那哪对呀,他不对,所以这个就是关于桂枝加桂汤证的探讨。书中论治虽仅上述一条,但也很清楚说明了桂枝加桂汤证或者桂枝汤证而气上冲剧甚者,剧甚者达到高度了,他就发展到这个情景,那么你要说是奔豚,奔豚它也治吧。可是它得在桂枝汤证基础上,他有表证.他表证没好,要是没有表证他这种奔豚汤证用桂枝汤哪行,那不行。所以我这回呀,把这个东西,费点心思把它。
       我以前这个都有,就是这个末了,这个方证呀,没解释,没讨论。尤其这个**节的需要讨论。你象那个桂枝加芍药,桂枝加芍药,他明明底下说,他这个太阴病,那一段呀,那也很精彩。张仲景的意思呀,你象太阳病也是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所以包括这一些的证候说明这个太阳病。你光一个头痛能说太阳病吧吗?阳明病也头痛,你要说光一个恶寒也不行,那三阴病也都恶寒呀,他准得头项强痛而恶寒,这才是太阳病。这个太阴病也是,太阴病的提纲明明写的,太阴之为病,他有腹满,他要是吐,他里头停水。他那么个腹满。而且这种水呀,他那个肠胃太虚了,也失去收涩,还下利,自下利。所以他自利益甚。自利益甚实属少阴。你看张仲景特别把这一段,本太阳病,医反下之,因而腹满时痛者,属太阴也。他不是说属在阴病呀,他说这个太阴病也有腹满时痛,这个腹满时痛就证候来说,个别的这个证,证候属太阴。但是对于太阴不一样呀,他这个腹满既不是虚满,他这个疼痛,也不是他那个寒痛。他这个纯粹寒刺激肠粘膜,你看他大便。。。,那个腹皮起伏,那就刺激到那个分子上。他能不疼呀,他疼的厉害的呢,这个不是呀,这个纯粹是由于他那个吃泻药,他是误治了。因而使这个腹肌发痉挛。怎痉挛?肌肉不和了,这个他没整个陷到里头去。就是肌肉不和了。他肌肉发痉挛就是咱们说急,小腹急那个急,急就是满。他这个拘挛的厉害,肌肉拘挛都用芍药呀,芍药好使的很呀,他达到一个相当程度,他病人自然感觉有满,憋的慌。而且呢,有时候他也痛,这都是这个痉挛造成的。他就是。。腹肌不和了,他吃泻药了,整这么一个,当年特别提这个干什么呢?他让你辨证不要片面看问题,片面看问题弄错了,那就当太阴病治就行了。所以呢怕你不明白。大实痛者,这个没陷里呢,要是陷到里了,他变成阳明病了。大实痛,那还得加大黄了,你光这个还不够了。当然也有这些病存在,但是同时里头也实了。所以他叫做桂枝加大黄汤主之。加芍药还要加大黄。这治什么呢,治太阴病,这统统是王叔和干的,他这个张仲景这一段不知在哪儿呢?王叔和他编次的时候呀看到太阴病,他都往里头归,你再看看这个伤寒论那就笑话了。
       你看看太阴病,太阴病变成现在这么三个方子,一个桂枝汤方,一个就是桂枝加芍药,一个就是桂枝加大黄。旁的没了。这他妈太阴病叫什么太阴病呀,那个提纲怎么来解释呀?所以他们这些呀,从古到今呀,研究这个书呀,他在这上面就没看出问题来,我敢说,我没有那个,我不是抄人的东西。我看这东西有问题,他妈太阴病,桂枝汤,桂枝加芍药,这都是一种解表解热的基础上呀,那么太阴病他不能发汗呀。反发其汗那不行的,那么虚寒的东西。所以他主要的张仲景这个东西只不定在太阳篇哪块。见到有属太阴,给弄这儿来了,他就把太阴病弄的他妈不是玩艺了。所以我写那三阴篇,我费了挺大力气,这个方证就是这样,这个主要的精髓。你要是片面来用药那是十有八九要错呀,就是一个方剂有他一个一定的适应证。得研究。根据仲景的这个议论。咱们通过他的议论,咱们要做一个小结。我现在要做这步工作。以前我那东西都有,但是我这个,是他妈王八吃秤砣,心里有数。没写出来。我这回都把他提出来。
       你要有时间我还希望你好好搞。这个东西呀,这个人呀,这个柴胡剂呀,在仲景书里头呀,共计有八首。这大家都知道这个,那么这个其中呀,柴胡去半夏加瓜蒌根,柴胡加龙骨牡蛎,柴胡桂枝汤,还有一个是柴胡加芒硝汤,那么这几个方剂呀都是小柴胡的一个加减方,或者合方。所以我们今天不讲了,我们讲这个加减方呀合方呀。
       一、小柴胡汤证解
       那么今天要讨论的呢就是小柴胡汤,大柴胡汤,柴胡桂姜汤,四逆散。这四个,那么这四个之中呀,小柴胡是个基础。那么我们必需把小柴胡汤搞明白。那么对其它的柴胡剂呀才能够更容易理解。那么现在我们就先谈一谈这个小柴胡汤。
       1、小柴胡汤方解
       那么小柴胡汤这个药物组成呀,这个大概诸位清楚就不必写了。我只是说一说就得了。那么小柴胡汤呢是以柴胡为主药,这个柴胡的主治呀我们首先要把它明确。那么这个柴胡在《本经》上讲呀是苦平,那么这个主治呢是心腹肠胃中结气。心腹就是心腹间,就是心下的心呀,这个中间那就是这个半表半里,部位就是胸腹两个腔间,腹腔,胸腔。肠胃中,他不但能治这个胸腹腔间在肠胃中里头有结气,积聚。这个积聚是。。。。。。那么这个气呀是个无形的,聚是个有形的,无论是胸腹腔间之结气,或肠胃中的积聚,他都能治。寒热邪气,这个指的外邪了,外邪入内,发寒热,他也能去这个。那么这个主要是去热的,古人虽然说了寒热邪气,他是发烧怕冷了,在这个柴胡剂里往来寒热呀,他主要还是热,那么根据这个说柴胡主什么呢?它既主无形的结气,与这个有形的积聚,所以他治胸肋苦满,这个地方,他结气也好,有东西也好,在这个胸腹间呀,尤其他这个柴胡剂偏于治两肋。在这个地方的满。苦满,苦满就是满之甚也,以满为苦。他治这个,同时他还能够去热,他是一种解热药,他是有一个舒气,行滞,舒气行滞的这么一种解热药。那么他表现就是胸肋苦满了,在仲景这个书里并没有胸肋苦满.我们根据这个也知道他有胸肋苦满,那么他这个作用起什么做用呢?推陈致新,他能去这个陈旧的腐秽东西,而能生新,所以这个是柴胡这个药从本经上来看他起的作用。这个我们得知道。
       有些对于柴胡又是升提了,又是发散了,这是错误的。所以我人必需首先研究柴胡剂,柴胡这个主治必需搞清楚。那么这个方子经它为主。那么同时呢,它佐以黄芩,这个黄芩是苦寒药了,是除热解烦的,那么佐以黄芩就是为除热解烦的,同时这个药呢还有半夏生姜,就是小半夏汤了,这个咱们知道治呕,这个半夏下清治呕,它也去水气。生姜治呕这个都知道了。他搁半夏生姜就是治呕,停饮停水而发生呕逆。所以他这时里头搁个半夏生姜。那么另外他有些健胃的药,人参,甘草,大枣,这个是很重要的。
       2、正邪纷争论
       那么这个柴胡剂呀,这个为什么他搁补药呢?那么就是这个邪,由表进入半表半里,他都由于这个胃气虚,这个一会儿我们详细讲呀,那么健胃呢,就能生津液,这个胃就是水谷之海,营卫之源吗。那么他健胃就要生气血,生津液,徐灵胎讲过,他说小柴胡汤之妙,在于人参。就是这个道理。底下我们讲两段呀。。。。头一段我不讲了。这个伤寒五六日呀,胸肋苦满这段我不讲了。这个大概同志们从伤寒论上得到,有那么一节,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于肋下。这个我们必须要知道,那么这个知道人参的重要,这个病从表进到半表半里,为什么?所以这个在中医里头呀,常讲这个正邪分争,这在中医临床上是个重要问题,这个人的机体呀,他是老对付病邪的,一时也不停。所以在表证的时候,这个邪气交争于骨肉,这是表证,前面我们都讲过了,你看桂枝汤证就是这样的。你们看一看这个内经呀,刺热病论,其间有这么一段,“夫邪气交争于骨肉”,这个病在表的时候,邪,气,气是什么呀?讲的阴气,也就是正气,他在表的时候呀,这个人身往体表输送大量的津液,就是气血。血管里头液体也多,血管外头液体也多,就是津液,精气者就是养人之精人之气呀。那么拿现在的话说呢,就是饮食入胃吸收这个营养成份。就是水谷化做物了。拿我们的西医观点看。那么这个古人叫做精气。这个精气和邪在体表打仗,体表就是这个躯窍就是骨肉筋皮肤所组成的躯窍了,在这个地方交争于骨肉,为什么想发汗,他那段说的很好了,汗出者精胜,那个精气就胜了。那就是身上一出汗就好了。也有精不胜的,就是精不胜。不讲这些闲话,那么这少阳病他是发汗,他这个精气不足于表了,在表上他打不胜仗了。这个人体呀还想对付邪气,他要转移防线了,他把体表这个精气呀往里边撤。就是汇于内。那么这时候血弱气尽,血弱气尽这么来的,它这个邪气呀由表往里头来,人的精气想从表往外去,想要发汗,那么在这段的这个交争呀,这个正不足以胜邪了,怎么办呢?他也不坐以待毙。他要转移防线,所以在体表这儿呀这个正气不足了,就是精气不足了,所以这个时候血弱气尽,不是身上虚,血也没有了,气也没有了,那人要死了,腠理开。
       在体表血弱气尽,所以呀这个腠理疏松,那么邪气因入。那么这个本书就是我说的这个,与正气相搏,结于肋下,就是结气了,结于肋下,这一段很重要,要不你不知道柴胡汤怎么回事,那么这个邪气往里头入呀,这个正气可是他不退确呀,他就在这个胸腹腔间肋下这个部位,与邪气在这块开始斗争,那么这个时候呀邪往里头,正把他往外推,方才讲的那个太阳病有恶寒,我们讲阳明病有恶热,这个时候,这个正呀,有的时候往外推得相当有力量,接近于表,他就恶寒,有的是候邪分争的力量,这个正气有些不足,近于里,就有恶热,所以往来寒热,那么这个正邪的分争,往来寒热就作,也有时候他停止,就休息,所以休作有时。这个往来寒热这么来的。
       根据咱们的论述,完了他又说邪高痛下,故使呕也。邪高指这肋这个地方说的。肋下这个部位,邪在这个地方。比哪儿高呢,比这个胃肠高。胃肠在肋以下了,这个半表半里呀,他提出了脏腑相连吗,邪高痛下,这个地方上边心肺,它就是胸腹腔间了,总之半表半里这个部位,上边有心,左边心,右边肺。那么旁边呢,右边肝,左边脾。下边紧接胃肠。所以脏腑相连呀,那么半表半里这个部位呀,脏腑所在之地呀,他是脏腑相连的,那么邪在肋下,而胃肠就在肋下呀,这个在上,这个在下。邪在上,那么胃肠与它相连。这块有邪,影响胃肠。所以小柴胡汤也治肚子疼,邪高痛下,指的这个胃肠疼呀,故使呕也。上下夹攻,他哪有不呕的,这个用小柴胡汤。这一段很得要,这段说明什么呀,我们就说明加人参的问题,血弱气尽,这就是胃气呀他不振作,那么这个时候你要,我们来健胃,益气。这是治疗的主要的一个妙举吧,他一则防止这个疾病继续往里侵,第二个助正去邪呀。助下,血弱气尽了,那么这个时候必须要健胃。胃气一振,血气充。血气冲,这个邪气在加上药物的治疗,所以小柴胡汤妙,妙在人参。那么这个方剂的解释就到这儿了。
       3、灵活应用析
       那么对于这个伤寒论和金匮要略里头呀,多少节,我今天没法分开细讲了。这个同志们回去自己看一看就行了。那么我们现在呢,根据仲景书中我们可以做个总结,底下有,大概是这么几条,咱们这个柴胡剂有四个主证呀,就是否胸肋苦满,往来寒热,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这是用小柴胡汤的四个主证。那么他有些或然证状。这个就我们方才讲的。半表半里这个部伴呀,脏腑相连。这个邪充实在这个部位。能够波及到许多脏腑发病。那都是发一个器质的病变了,影响到这个功能。所以我们这个或很多,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咳,或渴,肋下痞硬,他影响到肝脾,肋下痞硬,影响到胃,胃不和就要渴,影响到肺他就要咳,可是这些或然的客证,不是个主要的,只要有四证存在都可以治疗,所以这个书呀,你们看这个伤寒论上有些加减方不对,那个要不得。他为什么有这些或然的证状,无论**都用小柴胡汤呢,小柴胡汤呀它是驱这个半表半里部位之邪,邪去了,自然就没问题了,都可以好了,所以这也是中医的妙处。不要加味,你们看后头这个,有些事实可以告诉我们,那么总结仲景这个书呀,第一条就是四个主要证状,那么他还说,这个病呀见柴胡证,见一即是,不必悉俱,也就指这四个主证说的,但是也不是随便有一个证状你就要用小柴胡汤。也得详细观察。他这里头有例子。那么根据书的这个总结,有这么九项,一个就是四个主证,要是具备的话,那是没问题的。
       第二个就是太阳病,脉浮细,嗜卧而胸满肋痛者。这个我略略说一说了,这都是书上有的。这段不过也挺重要,在我们临床上你们自管看,这很多了,有的这个感冒呀,或者流感,他没过几天,这个人呀身上没力气,这时你摸他脉,虽然浮,但是细,为什么细呀?就是血弱气尽,在表的津液虚了,气血不足,不足于表,所以虽浮而细。这人怎么样,而嗜卧。困倦的很。这在临床太多了,有的是感冒经过发汗,吃点去寒的表药。也是经过西医的注射,表是没有了,可是病人呀就是烧不退。这个临床多的很呀,这个都是小柴胡汤证,那么再有热的加上石膏了,在我年轻的时候,用柴胡的人很少,不敢用,尤其吴鞠通说的,这个热病呀,吃点柴有就受不了,简直不能治了,更吓人,就没人敢用,实质不是这样,那么这一章就说明这一点。太阳病,脉浮细,而嗜卧,胸满肋痛,就可以用。身热恶风,颈项强,肋下痛,手足温而渴。这个颈项,咱们这个脖子呀,两侧为颈,后头为项。这个两侧呀属少阳,后头属太阳,也是太阳病没办法。他不光项强,颈也强,颈是两侧。肋下满,肋下满这是个柴胡证的一个主要证候,手足温而渴,那么这个手足温而渴呀,这个病就热在太阴,看这个病又有表,又有里,为什么用小柴胡汤呢?这个要注意,凡是有柴胡证,既不汗,又不能下。这个少阳病也如此,少阳病禁汗,禁下。因为他在半表半里吗,所以有表证,有里证,只是见柴胡证,用柴胡剂没错了。这段也挺重要。再有一段。。。往来寒热呀,。。。胸肋满也可以用小柴胡汤,那么他推陈致新的作用吗。发潮热,大便溏,小便自可,胸肋满不去者,也可以用小柴胡汤。这个发潮热他是阳明里实的一个问题了,也就是因为胸肋满不去。柴胡证存在,你用柴胡汤就行。这个大便溏他是泻肚,他由于热,咱们在这个热利这类的病呀,说他痢疾,有热,有用柴胡汤的机会,呕,再有胸肋满,那就用小柴胡汤,没错。肋下硬满,不大便,而呕。不大便这也是阳明里实的一个反应呀,但是而呕,肋下又硬满,这柴胡证,所以这个小柴胡汤既能够治大但泄溏,也能治大便不通。所以他这个方子应用起来很多。这个治大便不通书上有,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你们回去看看伤寒论就好了,这个我就不细讲了,没法细讲,太多。呕而发热者,也可以用,所以见一即是呀,呕这是柴胡证的一个证,他要是没有发热的这个呕不行,那是小半夏汤证。要发热呢,那就是小柴胡汤证。所以伤寒论说的,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俱,也不是随便说的。呕尔发热肯定是小柴胡汤,诸黄腹痛而呕者,黄疸病呀,现在咱们这个急性黄疸性肝炎也在。要是有呕,再有腹痛,所以小柴胡治腹痛,咱们在头一节那邪高痛下,我们也可以用它。心一怵然都是金匮上的。昏迷而悸。昏迷就是。金匮要略里他说的是欲冒,妇人欲冒,这个欲冒就是昏迷。同时抽,大便干,那么这个呢,小柴胡汤可以治疗。这个我们看出来这个柴胡呀,与脑系起做用,他默默不欲饮食,就是昏昏然呀。那么这个呀,在金匮要略里呀,呕不能食,这是柴胡证,那么这个妇人的三种病同时发作:昏迷,抽,大便干。那么要是呕而不能食,用小柴胡汤。所以中医讲辨证呀,他没有柴胡证,你用柴胡汤那是有害无益。有了柴胡证,无论什么病,用了都有效。所以呀,我的主张这个方药的知识非有不可,不然的话,你不会有效。到这里呀,我们这个小柴胡汤根据仲景书中的归纳,做个结论,这个同志们回去呀,你们看看伤寒。
       这个就是西医为什么要把。。。。这不是中医的辨证论治,脑袋痛搁点什么药,搁点白芷吧,治脑袋痛,发烧吧,搁点什么药,去热,肚子疼搁点什么药,这叫做记药以病,这个不行,这个在徐灵胎讲的好,这个叫做有药无方,一大堆药组到一起,什么也不是,看着这个药是治头痛,其实他是坏了,不治头痛的,药与药之间有作用,那么守方以治病行不行?也不行,你看我们讲的柴胡证,在仲景说的够详细了,就根据他这个守住它治病,行不行,也不行,那个叫做有方无药,人类上呀,这个疾病万变呀,他没有恰好的小柴胡汤证,很少,稍有出入,这个方子你就得想法变化,这是咱们说加减呀。再不就是合方。合方加减,就加减,你需要合方你这个方子合用就行了。否则不易言医也,这是我的看法。你也不能见柴胡汤就用,但凡是你要是遇到我们上面所说的这个用小柴胡汤是可以的,可惜,这个病恰好的来的少,那你怎么办呢,就不能见柴胡汤就用,所以徐灵胎他讲的,在这个徐氏。。就有,他说既要忌。。治病有药无方,或者是持方以治病守株待兔。你也不会治病,这个叫做有方无药,所以一个当代夫的,既要知方,又要知药。方剂心里边有数。。。小柴胡汤做个了解。同时你得知道药,..那个药起什么作用。哪个药与哪个药配伍发挥什么作用,你心里边得有数,没有不行。这样子你才能应变无穷。你象这个小柴胡汤证吧,他既是个柴胡证,我们心里边说他得用柴胡,可是它变化不恰好小柴胡汤,你得想着该加减,你加减,该合方你合方。这才能够应变无穷。而广才能致用。对于小柴胡汤应用呀,你才能够有所发挥。才能。。不然的话不行。那么现在这个加减合方这东西太多了,太广泛了。
       4、加减应用
       今天我讲的,就是我经常用的,没用的,我一个也不讲,而且绝对灵验的,我们略微讲这么一些。
       ①小柴胡汤加石膏方
       这个最常用了。那么这个石膏加多少呢,这石膏一般呀也就是40克到100克,其码要用五六十克,四五十克。四十克以上。石膏这个药要知道。有些人怕。他是个石头,质重,而溶解相当的困难。溶解的成分相当的少呀,假若你加的分量不够,旁的药起作用了,石膏没起作用。这个我见到很多了,就是麻杏石甘汤这个药,也配上石膏了,可石膏用的非常的少,麻黄作用发作了,出大汗,本来麻黄配伍石膏是止汗的,你们看那个麻杏石甘汤,汗出而喘,他用麻杏石甘,汗出呀,他治汗出,你石膏用少了,他非大出汗不可,那倒糟糕了,所以这个石膏你必须分量用对头,它质重,非常沉,所以用小柴胡加石膏这个石膏量呀,我一般起码用45克,也可以少用,小孩子,也可以少用,尤其这个小柴胡汤,方才我们讲了,有健胃药,这个石膏害胃呀,可在它有些健胃药在里头呢,它没有什么大问题,那么这个方子治什么呢?这个临床的这个范围呀,我们先从感冒讲起,感冒呀流感呀,以至于一般的急性传染病,在开始都得的是表证,就是太阳病呀,可是这个阶段,经过治疗,或者他没治,很快,两三天,不必到四五天,他这表证就没了,没了这个人所现的就我们方才讲的这个,脉浮细而嗜卧,或者是恶心呕吐呀,胸肋满呀,这就是小柴胡汤证,那么小柴胡汤再进一步,他内热就要有了,就是里热了,口干舌燥,甚至于渴,那么这个时候用小柴胡汤就不行了,得加石膏,这个病人反应的呀,很多呀,头痛如裂,这在临床上很多了,高烧不退,经过打过针,输过液,也许吃过发汗药,没有表证,但是高烧不退,那么这个时候我们看到柴胡证,确然,另外有石膏证,石膏证他得有,就是口干,舌燥,薄白苔,白苔发燥,不水滑,这时候你加上石膏没错,他有些特殊的反应,脑袋特别疼,或者是晕,这个热也能使头痛,也能使的头晕,也有不头痛,不头晕的,他感觉什么呢?口鼻如冒火呀,他自己就说,唉呀,我这出气呀,热的很。
       好你小柴胡汤,也得加石膏。小柴胡汤的解热呀,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总而言之,他口舌干燥,起码口舌干燥,他得有柴胡证呀,你光听我讲石膏这不行,他得有柴胡证,柴胡证什么呢?就我们上边所讲那个,胸肋满呀,呕而发热呀,等等的吧,这个你用小柴胡加石膏,百试百验,这是我在临床上老用。可是有些同志们不这么用,不这么用你们再试试就不行。这个多的很。那么这是说由表证,传到半表半里首先要发生柴胡证,进一步,他病还往里了,里边有热了,就伴有石膏证,那么什么病有的呢?这个小柴胡加石膏有一些特殊的作用呀,你象我们遇到的腮腺炎。。。耳上下肿,淋巴腺肿,妇人的这个乳腺炎。就是这个奶肿,它都治,只要没到化脓的这个程度,用它呢,马上就灵验。那么再有呢,小儿肺炎最多,这种个我用它治很多很多了,这个小儿肺炎呀现小柴胡汤证,所以小柴胡汤加石膏最合适不过。非常好使。那么就是用麻杏石甘汤之后呀,我方才说麻杏石甘汤呀,这个是发汗的药物,这个麻黄这个药物用过之后不能再用,发生小柴胡加石膏证,这个我治多了,那么这个小儿呀,甚至没满月的小孩子,我都治过。用奶瓶呀,给小孩子频服,你别一下就给他吃多了,也非常的快,这很多很多呀,后头也有例子,有例子不象我说的这么清楚,这个也多的很。我记的咱们有个同学呢,叫刘玉竹,现在这个人在中医院。他的小孩子得肺炎。因为他是咱们这儿毕业的学生,所以找我给看的,我就给他吃的这药,很快就好,他以前吃麻杏石甘汤,越吃越不行。这是我们根据常见疾病而见小柴胡加石膏。略略举几个例子。
       ②小柴胡加芍药
       这个芍药咱们都知道。它治腹急痛,这个小建中汤不是有个加芍药吗,芍药加量,也就是小柴胡汤这个芍药加12克到18克,这个芍药不止治肚了疼,所以在这个泻肚的时候有时候也用它,那么小柴胡加芍药呢,当然是小柴胡汤证,同是他肚子疼的特别厉害,急痛,有点拘急痛,那更好了,我们可以加芍药,那么他这个痢疾呀,拧肠刮肚的这么疼,用小柴胡加芍药就可以治。
       头前我们讲小柴胡汤。不也治大便稀吗,胸肋满不去,大但稀,大便溏,小便自可,不小柴胡汤主之吗?这也是伤寒论里头有的,那么我们遇到这种下利,就是痢疾,有柴胡证,没柴胡证你可不能用,有柴胡证,而腹痛厉害的话,可以用小柴胡加芍药。这个小孩子痢疾比较多,这也很奇怪。这个小孩子病呀,现小柴胡汤证多的很,这个让我说这个道理我也没法说。根据这个客观事实了。小孩子现这个病最多,大人也有。尤其这个呕吐,有呕,我们治痢疾,开始多攻少补呀,可是呕。所以伤寒呕多,不可下,这时候大概柴胡证是没问题的,你用大柴胡汤也没问题,他不象那个承气汤。但是这个痢疾,我们加芍药,他口舌干呢,又有石膏证,你再加石膏也没问题。如果里急后重,蹲肚,蹲的厉害,你还得加大黄,所以这个加减的,我们用其它的治利也是一样。要是里急后重,你非用黄不可。
       ③小柴胡加桔梗汤
       这个方子也常用,这个桔梗呀,就是加9克。这个不要加多,这个桔梗加多了,他出再呕吐。这个方子,我们一般,这个桔梗汤呀,桔梗,甘草叫桔梗汤呀,常用于治疗这就是我一般所见的那个扁桃体发炎。这个病很多很多的。可是也得现柴胡证,我们不要认为。扁桃体一发炎有用小柴胡加桔梗的机会,可不能遇到嗓子疼,没有柴胡证,你也用小柴胡加桔梗阻,那就坏了。都是这样的,话不用说了。有柴胡证,嗓子痛,那么就是一般常见的扁桃体发炎最多,可以加桔梗,如果口舌干燥,还加桔梗也不行,还得加石膏。
       ④小柴胡加吴茱萸汤
       这个小柴胡汤呀,可以加吴茱萸。吴茱萸就是9克,到12克,这个吴茱萸大家都知道,它治呕呀,食入即呕者,吴茱萸汤主之。这个头痛,头晕,呕呃甚者,就是呕吐厉害的,这是吴茱萸汤证。我们平时见到这个说美尼尔氏证呀,就是头晕,要是呕吐厉害的,就是用吴茱萸汤就行,吴茱汤就是吴茱萸,人参,生姜,大枣,那么但是有柴胡证,你光用吴茱汤不行,你非配合柴胡汤不可,那么就是小柴胡汤证,你加上吴茱萸,就等于小柴胡汤与吴茱萸汤的合方。这个病也挺多呀,不管他美尼尔证不美尼尔证,在临床上遇到人呀,呕吐的厉害,比这小柴胡汤的厉害,甚至于不敢起来,头晕的厉害,头疼的厉害,你可以用小柴胡加吴茱萸。,同时他口舌干燥呢,你加石膏也没问题的,不是说吴茱萸是温药,石膏是个寒性药,那没关系。这个方子也常用,也常见的。
       ⑤小柴胡加桔皮汤
       这个在小柴胡汤方里头,加桔皮,这个桔皮呀,20克到30克,这个桔皮这个药,说法不一了,这个最常用的药,没什么大了去了的,你多用没关系,不是破气,古人用它治哕逆呀,那个桔皮汤,它有生姜吗,这有下气,镇咳,进食的一些作用,能够治咳嗽,能够进食,强进食欲,所以治胃病的时候也常用,大量用没关系的。那么这个方了子,就是小柴胡汤证,有这些情形,哕逆,或者是咳,或者不爱吃东西。都可以加桔皮。
       那么最常用的就是小孩子干嗽,没有痰,干咳嗽,所以这个百日咳,有用它的机会,这个我也试验过。把这个大枣呀,增量。我们小柴胡汤大枣是四个,你可以增量,七八个,治这个干嗽,就是百日嗽这类的小孩子,。。他也咳嗽吐呀,哕逆吗,所以桔皮大量加,挺好使。
       上面这几个呀,都是常用的加味。其它还多了,没法普遍说。底下大概介绍几个合方。
       ⑥小柴胡汤与葛根汤合方
       这个合方呀,我把这个合方办法说一说,那么葛根汤这个方子呢,怎么个合方的法了呀,这么合方。这两个方子,相同的药,取大量,不相同药,你把它列出来就行了。你看看这个,这两个方子,小柴胡汤与葛根汤,相同的药,有这个药,生姜,这个相同,有大枣,有炙草,其它没有了,所以在葛根汤里头呀,这几个。。都一样,就不要往里头加这个了,你就葛根,桂枝,麻黄,白芍就行了,他哪果这个生姜6克,那么你就用这个9克就行了,不能搁6克。相同的,取其量大,不相同的,加进去,这就是合方的一个办法。那么这个葛根汤,与小柴胡汤的合方就根据上述这个办法,把药物呀,并成一个方子,那么当然第一个方子对这个病上来说呀,既有柴胡汤证,又有葛根汤证,那么呢你这个证相合方也相合用就行,这个很多很多了。那么他就是表证轻,而又有柴胡证,你比方喘吧,小柴胡汤怎么样的加味它也不治喘。他有麻黄证也没关系,其它的恶寒也挺厉害,你就把葛根汤,合用小柴胡汤就行,其它的柴胡证,我们方才讲了,说这个少阳病呀,不能发汗,但是一起用行,就象我们讲那个太阳病,太阳病不可下,但是你有表证,有里证,先解表固然是没问题的,表里合用行不行,行呀,你桂枝汤加大黄就是了,他有表证,你不能不用解表药,而就下,那不行,这个少阳病也这样,有柴胡证,你不能发汗,可是用柴胡汤,配伍发汗药行不行呢,行。。。那么这个就不是了,这个方应用的方面也挺多,就我们初得病的时候,他就是我们所谓合病,又有表,又有半表半里,就一同来的,这个重感冒,或者说流感什么的,常有这个现象,你就把两个方子合起来用吧,比单独发汗还**尤其是我们平时临床上这个哮喘呀,他如果是经过感冒诱发起来,他以前固然是有这个喘根了,他寻常很好,可是得了感冒了,这个喘起来了,同是地现柴胡证,你就用葛根合用小柴胡汤,非常好使这个,这个后头我也有病例,挺多。如果口舌干燥呢,也可以加石膏,所以这个加减这个药物你心里得有,他口舌干燥,他不但有表,有半表半里,同实也有里了,这是一个。
       ⑦小柴胡汤与小陷胸汤合方
       就是小柴胡汤加瓜蒌,黄连就行了,它这半夏有了,方才我们讲这合方都知道了。半夏有,半夏就不必搁了,这个瓜蒌这个药呀,它是宽胸解里,去痰。也治咳嗽,因为小柴胡汤有这些情景,你可以与小陷胸汤合方。既有小柴胡汤证,又有小陷胸汤证,胸满闷了,那么心下这个地方堵的慌,痰也多,就可以加小陷胸汤。这个方剂呀,一般应用的并不太多,但是肺结核应用的可不少,胸,心下闷塞,痰嗽,有用的机会,但是肺结核单用这个合方呢,也有,有的时候他要是骨蒸痨热呀,你还要配合黄连解毒,这一类的药。这个黄连解毒丸按理说,我看咱们医院就有,以前这个药,是药铺就有卖的,要有带血的,有的时候可以兼用泻心汤。这个肺结核这个病这是一个虚热证,那么用柴胡证那是挺好的,咱们讲柴胡证不是有这个吗,党参又有补药吗,他是健胃的,去热,所以我们有这个大宗补药不行的,他是一个虚,热,虚是应该吃点补药,但热呢得用寒性药,你不能用温性药,所以这个肺结核没有吃黄芪的,那么有。
       那么用石膏就不行,这个肺结核有用石膏的机会,不是没有。你看咱们用这个竹叶石膏汤也常用。咱们讲着柴胡剂,就不讲这些了。那么这个小柴胡汤呀,这个加减合方今天就讲到这儿。
       二、大柴胡汤
       1、方解
       大柴胡汤它没有人参,可是它加上芍药枳实,去甘草,人参。那么大柴胡汤它为什么这么组成呢?对于这个药这么用的道理,这个大柴胡汤。。。。我们还讲小柴胡加石膏了,那么这个病,柴胡证,它没有波及到里,也波及到胃。起码是到胃。只热而不实,那么就是小柴胡加石膏,他有热不实,实就是实在的实,那么如果实就是这个大柴胡汤。实就是病已经侵到里而实。偏于实。大柴胡汤就是偏于实。我们讲小柴胡汤它里没有病,所以他搁人参。起码是不实呀。他这个病呀往里头侵。那么里既实了,你就不要补了。补就关门抓贼了。所以这个人参甘草补益之品,反道碍事。为驱邪为主了,所经他加上芍药枳实大黄。枳实消胀
       那么由于这个证候不一样,这个主治也不一样。这个大柴胡汤呀,他也是柴胡证,也有胸肋胀满,也有呕水欲食,心烦更不用说了。这都有了。多了什么呢?心下,就是胃这个部位,急。这个急字呀就是咱们平常讲的就是这个憋,讲这个憋,痞塞,就是这个意思。不痛快,而且觉堵的慌。这个急字呀,就这个意思。他这个心下这部位结得轻,急,结的更厉害,满胀。
       那么这个柴胡证,有了这个情形,说明里头呀,半陷于里而为实的证候。那么非驱邪不可了所以他搁芍药枳实大黄。那么邪在里不能补,得攻。所以人参甘草补益之品去掉。那么其它就大同小异了。就是这个病半陷于里而成里实这候者,其表现,他有枳实了。枳实就是治胀满吗。心下急,甚至于胀满者,我们用大柴胡汤。那么在书的原来,这个。。。。你们可以看一下,我不介意。
       2、加减应用
       那么底下呢,就是关于这个大柴胡汤的临床加味或者合方。同小柴胡汤是一样的。当然了。要有大柴胡证。恰好用大柴胡汤没问题的。可是有大柴胡汤证,又牵涉到其它问题,你光用大柴胡汤是不行的。
       ①大柴胡加石膏汤
       这个与小柴胡加石膏汤呀,这是挺衔接的一个。他不但里头有实,而且有热。那么这个石膏的量呢,和小柴胡加石膏的量是一样的。这。。。。。小柴胡汤那一套。如果大便干,舌黄苔,他这个里一热,舌苔就发黄。那你就只用小柴胡加石膏汤。我们方才讲发高烧这个病还多呢。也就是表证解除了,发高烧,但是他,。。小柴胡加石膏的量。。。。可是舌苔黄,大便干,这个小柴胡加石膏汤就不行了,你非用大柴胡加石膏不可。
       这个临床上很多了,这个临床我治很多很多了。那么后头有的这一个,我现在给你们说一个就我治的这么一个人,发了五十多天的烧。这是一个于外国回来的,那么这个人呐,他就是当初是个流感,发高烧,老是40度上下,五十多天了,医院没办法了,请各医院的专家呀来会诊。那么大家一看呢。。。输液,据西医的观点呢,这个都。。。。高烧不退,恐怕是癌变。。。。吓死。这个人呢就是以前咱们北京站的。后来就找癌吧。怎么也找不着癌细胞。这儿有个小包也给做切片。后来实在没办法了。主治大夫和我熟,后来就找我了。找我这么一说呀,我就跟他说了,恐怕是流感。这个病有的是呀。他非让我去,我就去看去了。这个人呀就象我跟大家说的,舌黄苔厚呕逆,不愿吃东西。心下满,大便干。这都拒按。这么一个情景。我说用大柴胡汤加石膏,吃了就好。就吃一付药,后来大概吃了三付药,后来我回来了,他不烧了,他也挨着吃了。后来住了一个礼拜就出院了。到现在这个人我常见他,他也没有癌。
       治愈这个多的很呀,我随便举一个严重的病例。我们在临床上遇着高烧,是由外感而来的,大便不干的,我们用小柴胡加石膏百试百验。如果有里实之后,也有柴胡证,便用大柴胡加石膏,也是百试百验的。这个我用多了。这个很多呀,你不给他,他就不下去。
       ②大柴胡加芒硝汤
       那么这个就是大柴胡汤与这个调胃承气汤的合方。发潮热,大便秘结,有其它的柴胡证,你就加芒硝吧。这个潮热,大但硬,他应该用承气汤,那么我说的这个痢疾呀,有毒。这个毒性痢疾我就用这个方子加减。也是大柴胡加芒硝。我用的加石膏。因为他高烧的厉害,口舌干燥,这个挺好使。那么发潮热,再现柴胡证,用这个吧,就对了。这个不过他没这个大柴胡加石膏应用的机会多。
       ③大柴胡加桔皮汤
       这个当初伤食,吃肉。这个桔皮这个药奇怪呀。你要一般用这个泻药呢。有的时候他要是胃里有吃的东西存。古人你看金匮要略里有呀,他说由于吃了这个鱼呀肉呀,那个大便秘结呀,他用大黄桔皮汤。所以桔皮这个药呢,起作用。如果说咱们这个宿食呀有的时候你只用大柴胡汤。。。。。。那么大便不通甚至于打嗝。。。。。。
       ④大柴胡汤与葛根汤合方
       这个与小柴胡汤和葛根汤合方一样。这都是合用的一类的。那么也是在这个哮喘病的时候多,这里边也用到。这很好使。你比方说临床那个小柴胡汤加葛根汤,如果大便不通,舌黄苔,这个心下这个部位拒按,那你非通大便不可。那就得用大柴胡汤和葛根根汤合方了那么这个证与小柴胡加葛根汤主证差不多,既有表证,又有半表半里证,同时又有里证。这不一种合病吗?这个病呀一齐来,这个在这个哮喘里头,临床上很多。
       ⑤大柴胡汤与桃仁承气汤合方
       桃核承气汤了,桃核承气汤这个方子用的机会挺多的,挺多的,就是有瘀血证。你象我刚才说的这个热入血室,热入血室,他哪果有其人如狂,你只用小柴胡汤就不行。少腹这块儿急结,这儿纯粹是瘀血证,你就得用这个大柴胡汤配桃仁承气汤。得有柴胡证,这都是有柴胡证,这个很多很多的这个不是。。。。。。
       ⑥大柴胡汤桂枝茯苓丸合方
       桂枝茯苓丸,桂枝茯苓丸去癥,咱们金匮要略上说这个妇人有癥,常常有这个血瘀,血瘀他用桂枝茯苓丸,不可下。但是他这个桂枝茯苓丸与桃核承气汤呀有些不同的地方。这个桃核承气汤有芒硝,那个桂枝茯苓丸里头呢既没大黄也没芒硝。我们与大柴胡汤配伍只有大黄。所以他没有谵语,大便也不是这样子的干燥,一般。。这么这一类,你象桃核承气汤。。在什么病多呀?旧社会说脑血管,心血管病以至于脑系上的一系列的瘀血证的反应,都可以用这个,这个很多很多的。那么如果口舌干燥,也要加石膏。尤其这个大柴胡桂枝茯苓丸合方,我们治这个心脏的疾患,应用的机会多的很,也是我一个学生,他就拿这个做一个心血管一个常用的一个药,这个不是我瞎说,这好很的很,这我们临床上遇着这个冠心病很多了。如果有心绞痛,这个方子更好使。血压高就可以加石膏。这个石膏对这个血压挺起作用那么这个在临床上遇到的也挺多。脑血管意外呀也都可以使。那么其它的你象这个,出血,有的时候有瘀血的关系,要现柴胡证也有这种机会。
       ⑦大柴胡汤与牡丹皮汤合方
       这个大黄牡丹皮呀他没有桂枝。这个桂枝这个药呀主要是治上逆。在上边的病呀都是桃核承气汤,桂枝茯苓丸,都是瘀血证。这个大黄牡丹皮汤就不然了。没有桂枝同时他有这个消痈肿结。。。消痈肿所以要有痈肿出现。这组瘀血证都要用大黄牡丹皮汤。咱们在这个金匮里讲了可以治肠痈的,这是现在的阑尾炎呀。阑尾炎单独用大黄牡丹皮汤的机会少。也是用大柴胡汤的机会多,所以通过临床就可以看出来,呕呃,胸肋满,不吃东西。这是最普通的,你要合用这个大黄牡丹皮汤,非常有效这个我治的例子也很多很多,那么再有这个大黄牡丹皮汤呢合上大柴胡汤呀,不但治这个阑尾炎也治胆囊炎.胆囊炎,胰腺炎我都试验过。我方才说的那个小孩子他也得这个病了,他那个胆呀,肿的手一摸都能摸到,挺厉害。他这个孩子叫小明呀。就吃这个药,快的很。急性发作最好使。疼的得怎么样的剧烈,尤其胸肋这个部位涨气他都显到胸肋满,胸肋痛,这都是柴胡证。这个方很好使很好使。我一个外甥,他胰腺这儿起一个。。。现在也没确定他是不是癌变,是不是其它的囊肿。拒他们医院说是发生癌变,但是他这个病已经小一年子了。我就给他吃这个药,疼痛早消失了,他这个肿呀也小的很多,从他这个吃药的结果恐怕不象癌。那么这个大黄牡丹皮汤他起这个作用。也是祛瘀药配合大柴胡汤,他以桂枝。。桂枝这个脑系。。。你象我们说这个脑震荡有瘀血的,或者是脑系上由于有这个瘀血的头痛也有呀,一会我们后头有这个例子。那你用大黄牡丹皮汤不行,非用桂枝不可。如果大便秘实的厉害,你就合用桃仁承气汤。如果里微实而没有潮热谵语等情况,你可以用桂枝茯苓丸。所以这个全。。小柴胡汤有没这个情景,也有,所以我这个前后的加味呀,合方呀,错不了那么多。但是我在临床上这个体会就这个,他小柴胡汤有瘀血证你也可以,。。这是大柴胡汤。
       ⑧大柴胡与茵陈蒿汤合方
       这个也很多很多。咱们治这个黄疸呀,黄疸用茵陈蒿汤这大家都知道,他有柴胡证呀,你光用茵陈蒿不行,要配合大柴胡汤。这茵陈蒿汤就是栀子茵陈大黄这三个药。这个也很多。这个我们治这个黄疸型的急性传染性肝炎呀,这都是我用过的。。这个都相当有效。那么这个大柴胡汤的加味呀,就这么举一下,或者合方。等我们都讲完了,讲病例的时候,我都举一些要紧的病例,大家做个参考。
       三、柴胡桂枝干姜汤
       这个方剂在这个临床的应用也挺广,那么这个方剂我们看起来呀,他没有半夏,所以他不治呕,那么在这个书上呢,也是不呕而渴。他这个瓜蒌牡蛎也是个方剂呀,你看那个金匮要略里有,瓜蒌牡蛎散呀,他治这个治渴。那么不呕而渴的柴胡证,那么现这个方剂的很多。这个方剂同时呢,他有桂枝,甘草,心悸气上冲,这个气上冲呀,常常的这个水伴气伴上,。。。这个瓜蒌配合牡蛎,不但止渴,他也是里面有微结,所以这个方剂需要大便秘结,偏干,不是大便稀,里头有微结,他没显出大柴胡汤心下急那个样子。但是大便偏干,咱们说这个瓜蒌根同这个瓜蒌呀,他有共同之点,但是他是一个滋阴解渴,那瓜蒌也有一点,瓜蒌有点缓下作用,这瓜蒌根也有一点。瓜蒌根是苦寒的,他以解渴表现的特殊,所以这个方子,柴胡证不呕,他特殊,而渴,那么如果心下,这病人感觉心下有个结子,但是也不象那个大柴胡汤的厉害。他是微结,我们可以用这个方子。再有气上冲了,或者心悸呀,都可以用。这个方子我们根据药物分析,在临床上应用挺特别,有很多的这个顽固低烧,现这个方子的很多,可以是根据这个情况,有柴胡证,渴,特别无力。这个瓜蒌根这药呀,他是强壮性的滋阴药,他起强壮作用。我们小柴胡汤就感觉是疲倦无力。这个柴胡桂姜汤呀,更疲倦无力。我们常遇着肝炎患者就知道了,特别的疲倦无力,甚至于肩背痛,他就是桂枝的关系了,有些这个西医诊断的无名低烧呀,用柴胡桂姜的机会很多。而这个方剂呢,由于他是多少有点补虚的作用,。。所以对于慢性的疾病最多见,一般慢性的疾病最多见。但是他胃并不坏,所以大便还偏干吗,他要偏稀还不行这个方子。所以他。。这个书里头呀,就这么一节我们可以介绍一点。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肋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此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那么也是伤寒五六日。这个病呀,已由表传到半表半里。那么在这以前,已经发汗,而且还给吃了泻药。那么五六日的时候就传到少阳而发生柴胡证了,所以这种发汗还有泻药,这都是逆治。错了,可是这个病人呀,胸肋满,。。而且微结。他由于吃泻药,所以引邪入内了,里头稍稍有点微结,由于气上冲,那么小便不利于下,也就是两。。一种这个误汗,误下,津液亏,也影响小便不利,那么再气上冲呢,更影响小便不利了。由于津液亏,所以他渴,但是胃没有停水。他不呕,那么头汗出,也是气上冲的关系了。他这个热是往上不往下,所以但头汗出。往来寒热还是柴胡证。心烦易怒这都是柴胡证。往来寒热,心烦胸肋满,柴胡证倶在。但是主要的是不呕而渴。他不是一般的柴胡证,得用柴胡桂姜汤。就这么一段,可是临床上体会呢,这个方子。。主要的是柴胡证,不呕而渴,病人感觉有点自觉着结子,在心下部。同时,特别感觉身上无力。就用这个方子比较主要的一个证候。那么这个方子我们最常用的全是慢性病。尤其我们治这个肝炎呀。常用这个方子。慢性肝炎,就是用柴胡桂姜汤合用当归芍药散。这个当归芍药工散呀,这个当归配这个芎穷这个药芎穷就是川芎了。也是祛瘀药,咱们一般的时候用他补血了。其实他的。。。。。。就不要用桃仁丹皮呀,或者水蛭虻虫呀这一类药。他也祛瘀。那么这个我们在这个临床上有的是呀,你看经汤,他那里头四物一吃,比。。下血还快呢,他也祛瘀呀,不过他这个虚证,你得用强壮性的祛瘀药。我们这个慢性肝炎也是这样,他里头有瘀血,但是人虚,你就不适于我们方子上边的那种方剂,桃核承气汤呀,桂枝茯苓丸呀。大黄牡丹皮汤这一些,你就要用强壮性的祛瘀活血药。就是一般常用当归芍药散。当归芍药散就是芍药当归,川芎茯苓,泽泻就这么几个药。这个最常用,不只是,。。我随便说一个慢性肝炎的,不只慢性肝炎,就我刚才说的那个低烧,我用这个方子还治低烧呢。他既有柴胡桂姜汤证,又有咱们说的这个贫血性的瘀血证。他贫血自然有瘀血呀。。。。这么一种虚型的瘀血证。你就可以用,那么这个方子用这个,你象慢性肾炎呀,慢性肝炎呀,都有这个方子,还有这个身上疼痛,找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确有瘀血证,你无论看他,也许有这个瘀斑呀,咱们这个瘀血证很多了,喜忘了,当然了。这个虚衰的这种瘀血证呀,没有发黄呀,你象我们用桃核承气的证候没有,他也现一种虚衰的一种反应。精神不正常,他就是不发疯。那么也有这个妇女的经血不调,由于这个发生身上血虚的疼痛也有的,也可以用。所以这个应用的方面也很广的。那么一般我们就是用它治这个慢性肝炎呀,或者慢性肾炎腰痛如。。。。。胸肋满,那么他不呕,渴。心下这个地方呀也觉着发闷。按着当然不痛,。。。特殊的表现疲乏无力。那么大便如果偏干,就可以吃这个。我们治慢性肝炎这个方剂呢,在临床上最常见。那么如果是肝功能不好,可以再加丹参,茵陈。丹参量不过要大一点,他也是个。。。所以丹参能代替四物吗,它也是祛瘀活血的药。这个茵陈这个药呀,有一些人都知道它是治胆的祛湿热的,肝胆他是为表里的。有的时候肝炎,肝功能呢破坏的特别厉害了,你一搁这个利胆的药反倒有效。这个我根据临床呀,一般的肝炎见这个证候的最多。那么如果肋痛的厉害呢可以加王不留。就是王不留行呀。这个王不留行这个药本来外科用。它去瘀定痛,所以肝区痛有时用它很好,但时也是利于虚寒,不利于湿热这东西。它是个温性药。那么柴胡桂姜汤其它的加味合方,常常以上,也有加石膏呀也可以他口舌干燥也可以加。有些这个粘腻的情景呢,渴,也可以加桔皮吗,这个头前讲过的现在就不要管这么多了。
       四、四逆散
       那么这个方剂在伤寒论上,提出了一段与实际临床应用果不相符。那么这个就是柴胡,芍药,枳实,甘草这四味药。他古人本来是用散呀,面子药。我们现在呢拿它做汤剂。汤剂就是把这四味药,九克以上,九克到十二克,就行,做煎剂,我现在就拿它做煎剂。这个药应用的机会倒是挺多的。
       我们看看那个书上怎么说的,在伤寒论里有这么一断: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它列到少阴篇里了。那么为什么悸?这个虚寒的证候呀,经常有四肢逆厥。可是这个方子呢你们看一看,柴胡芍药枳实甘草。哪个也不是治虚寒的。所以这个厥逆也是热厥,而非寒厥。那么热在这个,。。柴胡它治胸肋。所以胸肋这个地方呀,郁热太甚。影响到这个血液,血液有点受阻,也影响到这个四肢厥逆。所以这个热厥。。。/但是热厥它不是少阴病。仲景这个书呀他常是这样,他让你鉴别,形是少阴,实是不是少阴,它在少阳。通过临床这类四逆我还没见着过。这个四逆散治四逆的时代的情况不多见,反到以这个其它的这个他这个。。的兼证不少。你象这个治咳嗽呀,治下利呀,这个四逆散治下利。我们头前讲那个大柴胡汤证,这个大柴胡汤证不可下。而不呕,可以用,它也用枳实,芍药,心下这个地方发闭塞。那么这个地方发闭塞,而有柴胡证,主要的呀胸肋满呀。有这个证候不可下,里无实这是。大概都用四逆散,所以这个方应用机会并不少。那么一般单独用这个方的机会也不太多。也都是合方或者是加味。我们常用的加味还得参考以前的,与这个方子特别常用的加味我就介绍。
       四逆散加龙骨牡蛎。这个方子用的挺有意思。就是这一个四逆散呀,龙骨牡蛎各加十二克。这个龙骨牡蛎咱们都知道。在这个伤寒论里常治的惊狂呀,那么历来对这个龙骨牡蛎的认识呢,也不一样。有说这个收敛固精呀,其实他是一个精神不正常。咱们说这个胸腹这个地方悸动,人的这个发惊,发恐惧,这全是龙骨牡蛎证。所以对易惊什么的都用龙骨牡蛎。他这个地方都由于神经的关系。那么我这个方子四逆散加龙骨牡蛎。不治神经病,他能治什么呢。咱们说这个临床上也很常见,说个痿证,就是阳痿,这挺好使这我们可以试验。他这个四逆散呀主要的是舒畅胸肋,那么与肝就有关系了,拿中医观点。所以这个肝主筋,肝气畅动,如果再加上治神经,那么这与神经是有关系的,我个人的看法,不一定是对的。加龙骨牡蛎这个我治些病例,挺好使。这个在头前都没有的。古人说这个龙骨牡蛎治三惊呀,就是害怕那个惊。那么四逆散那些需要也可以,桂枝茯苓丸呀都可以用。这个不详细说了,假使四逆散有瘀血证也可以这么加。那么最常用的就是加当归芍药散。就方才说的这个。他加桂枝茯苓丸也很多,这个四逆散加桂枝茯苓丸后世有一个方子,就血府逐瘀汤呀,这是王清任的方子,我也用过这个方子治过类似的病。如果四逆散加桂枝茯苓丸再加红花呀那就和这个方子差不多了。也可加牛膝,但不必那样的瞎加。就加桂枝茯苓丸就行。咱们说这个血府逐瘀汤的应用呀可以用四逆散加桂枝茯苓丸。我们最常用的合当归芍药散。
       这个四逆散我们细的说过,它有这么几种药,枳实芍药散,芍药甘草汤,这个方子非常小呀,它包涵的东西不少,它里面有枳实芍药就包涵了枳实芍药散了。这个枳实芍药散治腹痛。所以产后腹中痛,应该吃枳实芍药散,它这个行气,行气也和血。这芍药甘草汤更知道了,至于这个痿软,古人这两味药叫做去杖方吗,腿痛不得拄着拐棍吗,这个药可以去拐棍。取它这个对下肢的病常用这个芍药甘草汤。同时也治肚子痛,这个当归芍药散也治腹痛,那么如果腹痛心下闭塞。有柴胡证,用这个方子呀,一般不用当归芍药散,这是有柴胡证的话,。。
       那么什么病有这种方剂的反应呢?我们说这个头前讲的那个大柴胡汤,与这个大黄牡丹皮汤治阑尾炎的时候,那么如果慢性,不是在急性,没有那么热象,也有柴胡证,大致都是四逆散与当归芍药散合方。不过当归,川芎温性药不要用的太多。都搁六克就行。这个我也在实践中用过。那么。。呢要加这个薏仁米,薏仁米这个药呀,它有排脓的作用,加上这个陈久性的阑尾炎,他有些化脓的。。但是不显。而腹痛经常的这个..这个四逆散合用当归芍药汤.这个我用过。
       那么再一个说就是慢性肝炎,慢性肝炎我们头前有一个,柴胡桂姜汤当归芍药散,那个是偏于治大便干,这个偏于治大便稀,你看看这个或下利,这个四逆散治下利,假使我们遇到这种肝炎,他心下这个地方闭塞,有柴胡证,大便偏稀,你用柴胡桂姜汤就不行,所以这个用药这东西差一点也不行,越吃,大便越稀。你就用这个四逆散为主药,配合当归芍药散,那么其它加减,肝区痛也可以加王不留。肝功能破坏的厉害的那都一样,所以说我们治肝炎呀就两套方剂。那么如果胃的疾患明显,下利就大便偏溏,如果再有不爱吃东西,打嗝,你这个方子也可以合用茯苓饮。茯苓饮这个方子就是桔皮,人参,生姜,茯苓,苍术。有人参。现在用这个党参就行,就这六味药,桔皮,人参,生姜,苓术。茯苓,搁白术也行,苍术也行。我经常搁苍术。那么就是枳实,枳实咱们这个四逆散有了,就不必搁了。就搁这几味药就行。这茯苓饮呀,在金匮上就有。它是外台上的方子。就是消痰气,另能食。那么不爱吃东西,打嗝,那么他这个胃里头多少有停水,所以大便也稀。那么总而言之,这个四逆散配伍这种药,偏于胃肠疾患的多。这个肝炎的疾患呀,常常有胃肠疾患。所以胃肠疾患多,我们用四逆散的,配合当归芍药散的机会多。否则疲倦乏力的方面明显,那就是柴胡桂姜汤当归芍药散的机会多。这就是治肝炎的体会,这么两套方剂。当然其它的还有了,还有了比较少见的。这两个比较多。今天咱们这个课题就到这里。就介绍到这里边。底下呀有些这个治例,挑要紧的我举几个,大家听一听做个参考。
       小柴胡加石膏汤病例举要
       那么关于这个感冒发高烧的,就这个病例来谈。那么有一个人呀,感冒发高烧。也经过注射,也经过吃其它的药。当然了表解了。就是这个烧不退。这个得这个没有几天。他的舅舅呀也来这儿看着他,他的舅舅也吃药。也会治病。但是烧不退。后来他们找我会诊,他这个脉呀,就是浮细,数细。脉浮细也快,发热头痛,呕不能食,这就是小柴胡加石膏汤证,所以就吃这个药,吃了就好,这个方剂用到是一付药,大概一剂两剂就会好使,这个比较轻。那么还有一个,就是我还有个亲戚,他是个工程师,平时呀,他不信中医,他更不喜欢吃中药,他也是开始是感冒,发烧。他那会儿住协合。吃了些西药,但是他这烧呀比较是减了。可是头痛如裂,脑袋疼的叫,那个时候他才三十多岁。那么一个壮小伙子疼的直哭。后来。。。他就后来没办法了找我,当时他这个情形呀脉弦数,胸肋满,心烦口舌干,头痛忍不住,也是个小柴胡加石膏证,我们方才讲的这个加石膏的或者头痛如裂呀,。。。。这个也挺多挺多的,那么他吃了药就好了。后来,他现在有病也找我了。他也信中医了。还有就是这个肺炎。我刚才说的这个小柴胡加石膏治肺炎呀。咱们有几个同学,大概老的人都知道有个叫吴国频的,现在是在新疆吧。他在咱们这儿住院的时候得肺炎了。我给他看的时候也就三四天的时候,那个时候呀身热汗出。他盖个毛巾被我到里边看时,好家伙,那真是蒸蒸发热,胸肋满,干呕。那时候,对于他的。。。。也是一个老代夫。我就给他开小柴胡加石膏。他说不行,我给他用这个药了,我说你怎么用的?他柴胡开了四钱,四钱才十二克,石膏用了一两半,我说不行,我说这么样的热,你那么用哪行呀,我说不是你药错了,分量不对头,当时我给他开呀这个石膏不是三两就是二两。柴胡开了二十四克,吃了就好了。。。所以这个治病呀,分量不对头也不行。那么他就是很快就出院了。还有一个小孩也是得这个肺炎。这个就是空军医院的,。。这个孩子的姓我是记不得了。不过那个岁数是七八岁。那个已经都晚了,十点钟了。他那个中医大夫是我的学生,他就来到找我来了。找我来了我逆。我都要睡觉了,我说这时候你怎么找我来会诊,唉,你不知道,这个病特别重,他那个时候那就是想推诿。他是西医把这个病号送出来让中医治。中医吃药也越吃越烧。他这个院长害怕了,说这要死了没请人家会诊,其码没请中医会诊呀,所以说你去,这个人呀非要明天来找我来。他说你别等明天了。这个病人还等明天,今天去吧,我就来了,他跟我说这情景,我也莫不开,我就去了。去了这个孩子在我治的这个肺炎呀这是最重的,他那个得病呀,光晕迷就是四天了。人事不醒。那么吃的什么,滴水不入。那就象个死孩子一样。那么我看他这个方子他开的什么呀,。。他那个眼不睁,口不开的,这么一个情景,就听这个呼吸呀,嘶拉嘶拉的嘶鸣。痰鸣呀,我说这你还吃发汗药呀?当时我用的也用的小柴胡加石膏,我石膏用了四两,这是最多的时候。小柴胡汤。。这么用。我告诉他,我说别次让他吃下去。我说一宿把这一付药吃净,频服,他那得灌了,他不会吃药了,就拿那个调羮呀往里头灌。我说你别一会给他灌多了,我说这一宿,两煎吃净。我说我看这个病人危险。他就这么样子给他用。后来呀,也有一两个月了,他也没给我信,我想这孩子已死了。后来他又找我会诊,治旁的病。那阵空军医院我每个礼拜大概都要去。当那会去我想着那个孩子呢。我说那个孩子你老没说了,他是不是死了?他说你放心,可好了。他说就吃那个药。他说逐渐的好,我也没改方子。我也老是这么办。。。出院。好的倒是挺快。这在我治病这个肺炎,是最重不过了。所以今天我举这个例子都是觉挺重的。重要的,值的参考。还有头前我们说的那个治下利。也有那么一个人,他是个商人。现在这个前门外这个观音寺的那个口有个天得和利布店。他兄弟有病,他我不认识,这人姓周。他得这病用这个方子治的也挺身奇怪,就是为禁口痢。什么叫禁口痢呀。吃就吐,而下利如注。这一天呀就是老拉。那么这一类的病。那阵我也是反复的想,不敢吃泻药,可又有里急后重,因为那个呕太厉害了。所以呕多者你这个吃泻药危险。那么也有位代夫主张吃承气汤,我没给。我就给他开的小柴胡加石膏。

胡希恕讲伤寒论方证辨证论2

胡希恕讲痹症
       这个范围相当的广啊,现代的风湿性关节痛当然属于这种,那么,像这个类风湿啊,骨质增生啊,都概括在内的。以至于这个神经发炎,骨节疼痛,古人啊分不开的,都叫做痹痛,现在呢,我们有几节书,要温习温习。在金匮要略里头,在痉湿夜篇里头,专门提出了一个湿痹。他说太阳病,关节疼痛而烦,脉沉而细,此名湿痹。湿痹之候,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当利其小便。这节说是啊,他就指这风湿。所以他也当太阳病了,也有关节疼痛,发热而烦。那么这种病,要是太阳病呢,这个关节疼痛而烦,这是一个表实这样一个证候。太阳伤寒,他是一个身痛,腰痛,骨节疼痛。那么要是真正的太阳伤寒证呢,他脉他要浮紧的。那么现在这个脉呢,沉而细,这个沉脉呀,古人认为,这个沉脉也主里,也主寒,也主水,所以在这个《
金匮要略》里头,这个水,就是这个水肿这类的病,他说脉得之沉,当责有水。那么这个,这一段,这个病主要的是这个里虚,所以脉沉细嘛,而饮不行。水不行,所以这个叫湿痹,这个不是太阳伤寒。太阳伤寒应该脉浮紧呐,这里脉沉而细,说明是里虚有停水。那么古人呢,管这种的身体疼痛叫作湿痹。
       湿痹之候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当利其小便。从这节上说,这个温痹的证候也不一样。那么要假设这种情况,小便不利,大便反快,那我们遇到关节炎这种情况,身体疼痛而烦,类似表证,他这个主要由于小便不利,咱们这个讲伤寒论也有啊,那么里头有停饮,小便不利,你不利小便表不解。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利小便,里气一通畅,内外也和,也自然汗出而后解。这一段就说明这个问题。那么这个湿痹啊,所以有这种表热的证候。就由于水不行于里,可表气也闭塞,所以发生这种表证。那么这个呢,不要误于表的证候,一味发汗不行的,咱们在伤寒论,有多少节了。
       有一节我还记得,说这个太阳病,发汗或下之,仍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恶寒,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者,他要用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那个去桂不对的,应该去芍药,跟这个是一样的。那么要不利水,是不治的,我们治这个一般的关节炎呐,要注意有这么一种,但当利其小便。湿家烦痛,可与麻黄加术汤,发其汗为宜,慎不可以火攻之。这也是痉湿夜的一章里头的。我讲,我很少几节把他集中了,然后等会讨论这个痹疼怎样治疗,这个地方。这个治疗,也不外乎古人这些原则了。这个湿家古人就指的这个风湿,身烦痛,那么痛而至烦呐,可与麻黄加术汤,他是可与之,不是主之。那么这个,尤其这个风湿关节炎呐,始终在表,我们这个要注意,那么这几节,他都说的是原则的治法。那么这个在表,可以发汗,得加术,因为这个风湿这类的病啊,头前说利小便,这个又说可发汗,但是发汗呢,应该用麻黄加术,发汗是解表了,去风了,湿去不了,他得加术,慎不可以火攻,这句话顶要紧,那么这个病呢,他是来表,应该由里往外从表解外,所以从外往里用火攻就错了。用火攻,火攻的法子多的很了,那么古人,这个火攻呢,开始大汗,咱们这个伤寒论讲得很多了。那么火邪他往里头,不但他不能够出来,这个,这种热,那湿更不用说了,反而往里头去。
       所以从外往里治,有很多的湿家这么治啊,治出肾炎来了。那么这一节,我们可以看一个问题,现在西医啊,就是就到现在了,有时候爱用火攻,所以电疗啊,蜡疗啊,都是这一类。我认为这个,这个痹证我在临床中间见得最多了,大概整理有个五十例,这五十例都是咋得的,是一个西医,是一个西医跟我讲,他做的五十个卡片,那么他姓张的,张树娟,是一个西医,跟我实习一年了,那个时候痹证多的很,所以就没见着,我没见着一个用电疗好这种关节炎的,没有。所以这个就是,古人早就以这个为戒的。还有一节,也是类似的。都是一章里头,病人一身尽疼,发热,日晡所剧者,风湿这类的病啊,他是阴天下雨都厉害,所以他日晡的时候,他就加重。一身尽疼,这个疼的就比上边这个严重一些了,同时发热,那么到这个日落的时候啊,这个疼痛加剧,这个叫风湿。此名风湿,那么这种病呢,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这个说的病因了,那么湿哪来的呢,这个说着病因啊,他不是从外边来,是有湿邪了,这就由于汗出当风,这个汗这个东西,他是排这个毒素的,毒物、废物,应该排出体外,所以现在关节啊,很容易犯这个病啊。热天呐出汗,弄个电风扇吹一吹,这个最容易坏,这个汗呢,本来他是离开组织,他是要出来的,里面全是废物,遇着风一闭,就把这个东西啊闭到皮肤腠理之间。一开始就在皮肤里头啊。那么一次不要紧,久而久之,他这种毒素啊,他就怎么到关节,关节的空隙,就是筋骨交界的地方。他就到那个地方了,筋骨交界的地方,他就发炎生病了,这就属于关节炎了。这个说得很有道理。或者久伤取冷,久伤取冷跟这个是一样,比如我们出一身大汗,这个冰其淋你拿起来就吃,这个汗马上就回去了,其实这个汗早就出来了。这跟这个汗出当风是一样的。那么这个古人呐提出这个风湿的成因,还有就是我们身上多停湿的人,一得感冒也容易得这个风湿。那么这类病呢,可与
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这与麻黄汤差不多。由于这个他偏于有热,所以他不用术。他用薏苡仁,生苡仁啊,生苡仁这个药他是一个寒性的去湿药。还有一种这种风湿,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已黄芪汤主之。脉浮为在表啊,身重,这个湿特别多,身子就沉,这个组织里边都是水分,感觉就重,身子就沉。汗出,表虚。恶风,这个恶风,黄芪剂啊,这个恶风特别敏感,这个我亲身体会过。那么这个伏天呐,他这个屋子关得都非常严,你拿个扇子他都害怕,那真是恶风。
       要遇着这种的风湿,要用
黄芪剂。黄芪剂他就是皮肤这个方面特别虚,古人有一句话了,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皮肤这块虚,你身上无论哪个地方停湿,他也往外来。就在皮肤这里呆着了。你皮肤这个虚不恢复啊,这个湿不会去的。所以这个时候呀,只用发汗药也不行。非大量用黄芪不可。也不要大量用,三四钱就行了。那么这个药,他这个恶风特别敏感。这都是我们在这个临床上啊,你自己遭遇这种证的人自己知道,我就给人治这么一个病人,我去了就拿着扇子,这也是夏天。我一进屋他就摆手,我一摇啊,热坏了,他屋子关得严啊,他就是怕风,出汗,那么这类的病,非用黄芪不可。所以这个治病啊,不是说哪个药就治什么病,没有这个事儿!你像这类的这个痹证,你不用黄芪干脆治不了。所以这个黄芪这个药,据我体会啊,要把他治这个恶疮,大风,在这个神农本草,恶败疮,全是皮肤虚,这个虚,就咱们说得这个正气不足于表了,他的坏东西他出不去,非恢复他不可,什么药呢,就是黄芪黄芪治皮肤的,非常有效,有时候滥用黄芪,补气,哪是那个事儿!他那个就是皮肤虚衰,这个地方啊,拿着现代的话说就是营养不良,皮肤营养不良,所以这个时候,他这个病啊来这个地方他不去,他虚,你真得把他恢复了,他这个病邪呆不住了,他自然就好了。拿得这个去湿去风湿的药啊,他自然就好了,这个特别恶风,他用防已黄芪汤主之,这个防已黄芪汤,就是防已、黄芪、术,也是根据前边这个湿痹啊,要利小便的。去湿嘛,他既用防已,又加术,他搁黄芪呢,就恢复这个表虚。
       另外就是
生姜甘草大枣,这个方子,他从这个桂枝去芍药变化而来的,他把这个桂枝啊代替黄芪了,所以他就是桂枝去芍药汤,他以黄芪代替桂枝了。另外加去湿的药,加防已,加术,这个术啊,我们用啊全是苍术,不要用白术,尤其治这个风湿,这个我们拿以前的这个温以前的书,我是啊,这个方子有变化,不怎么,以后咱再讲。在这个伤寒论里头也有,风湿相搏,身体痛,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者,桂枝附子汤主之。若大便硬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术汤主之。这个都讲过的了。这伤寒论里头说风湿相搏,这个也疼得厉害,风湿俱盛,同时也陷于阴寒,那么内经上说,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那么这个既有风,又有湿,又有寒,这个寒呢,不是外边积累的寒,人的机能沉衰,发生阴寒证,所以他这个疼得特别凶,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自已,是凭自己的力量不能翻身。疼得厉害。不呕,说明这里头没停水,也就说没有少阳病了,不渴,里头也没有热,有热得里边渴,也没有阳明病,所以还在表嘛。他一个意思就是这个风湿,自表入里,由阳入阴也在表,这在少阴病,脉仍然浮,但是虚,微而涩,那么里头血液也不流畅,他为湿所主嘛,那么这个就说明少阴病了。少阴病,脉微细嘛。桂枝附子汤主之。这个桂枝附子汤主之,现在我不常用这个方子,这个就是桂枝去芍药加附子
       
附子这个药,你们看神农本草就有,他不但能够驱阴回阳啊,这个附子啊,他还能够去湿痹,缓拘挛,这个疼的拘急不利,附子都起这个作用所以我们治这个慢性关节炎,这个附子,大概是必用的药,没有……陷三阴证的多。三阴病里多。若大便硬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术汤主之,可是在风湿这地方,是不能用发汗药,这个底下说的小便自利,这个是小便频数,这个小便利和这个小便不利是一个问题。咱们在临床上,你看失眠和不眠这是一个问题。他不光表现在一个利字方面,一个行字方面,就是一个问题,统统都是膀胱的问题,这个小便。他这个肌肉啊,失去收缩的力量,这就虚嘛,这个小便就数。如果这个肌肉收缩而不开,这就是小便不利。这个收缩呀大概都是属于阳性证,失去收缩,那就小便利,那么这种情形,就是用术、苓这种利尿药啊,也治小便不利,也治小便利,尤其这个术,他起这个相当作用,尤其配合附子,他能够恢复这个机能,使他不松弛,那小便他就恢复了,小便恢复了大便也不硬啊,这个大便硬不是阳明病。使不得大黄,由小便数造成的大便硬。小便不数了,大便自然就好了。那么由于这个附子这个术,一方面治小便自利,一方面去湿解痹。所以这一段书啊,让学的人啊很不好理解。大便硬,小便利,为什么还搁术啊,倒去桂枝啊,这个在金匮里头啊,水气篇就有,他说小便数,或者渴,下利,都不可发汗,咱们讲的伤寒论不是有些发汗禁忌嘛,那么这个也应列到禁忌里头,小便频数,不能发汗。亡失津液嘛,你再发汗,还亡失津液。想法子治小便利,你像真武汤啊,都治小便利。也治小便不利,尤其老人啊,那么他这个精气虚衰了,常常有尿就得去。
       我们开会就看出来了,是一个老头啊,一会就跑了。他们都是,小便非常频,但是泡不大。这个也就是他应该尽量排除但他排除不了。他一会想上一会想上,有了他收摄不住。淌到裤子里头了,他就得去。所以这个情形用
附子配合利尿药,都好使。那么这一段呢就讲这些问题。这些问题为什么今天都要讲一讲呢,这也是和这个痹疼啊很有关系的,原则上啊这些都是一样的。底下,风湿相搏,骨节疼痛,全身掣疼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者,甘草附子汤主之。这个比上边这个桂枝附子汤更重了。他这个湿,停水,他小便不利了。所以这个湿越盛,寒越盛,这个痛越厉害。他这个痛的比上边就厉害。掣痛,他是一种牵掣的痛,而以至于不得屈伸,伸开不能屈回来,屈回来不能伸开,这痛得厉害了,近之则痛剧。不容人摸他碰他,你离他近他都受不了。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这个阴寒得的厉害。这种情况要是特别恶风敏感也有用黄芪的机会,不敏感一般就桂枝汤的情况,桂枝汤也是恶风啊,他汗出恶风,那么像我说的这么厉害,得用黄芪剂,他这个用桂枝甘草汤加术、附。头前那个他有附子,没有术,这个桂枝甘草汤就是桂枝汤的一个最简单的方子,这个咱们也讲过。这个身有微肿小便不利,他这个湿盛,所以这个附子还要配合术。还有就是足肢节疼痛。身体魍羸,脚肿如脱,头旋短气,温温欲吐,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这个也是历节,中风历节当中的,金匮要略,诸肢节疼痛,就是多发性关节痛了,身体魍羸,这个魍羸啊,医宗金鉴里头呢改个快羸,魍羸就是关节变形。羸者,瘦也,魍,块的意思,那么可见,就一段说的是类风湿。脚肿如脱,所以这个方子也治脚气,脚肿如脱,下肢特别疼,这个脚气病,他这个脚肿如脱,如脱者,就是行路困难,头眩,短气,这个水往上冲的脑袋病,这个胃有停水他短气,这个湿也挺重。温温欲吐,所以胃有停水他就想吐,老想吐。吐不出来,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这个方子啊,也常用,他就是桂枝汤去大枣,另外加防风麻黄大黄附子,术,他这个生姜啊,加知母生姜的量比较重,我们在临床上对这个方子,不要守着方子用,要类似这个证候他不想吐,这个生姜量就不要这么大。他这个生姜量很大,大概有四钱。我用这个方子治过风湿热,很好使加石膏,加石膏就是越婢汤的临床实际应用。那么头前讲的呀,就是要利小便,这个方子啊,大概在伤寒论里,咱们现在讲少阴病嘛,有两个方子相似,我也把他搁到这里来了,少阴病,身体疼,手足寒,骨节疼痛,脉沉者,附子汤主之。
       咱们这个没讲了,下次咱们就讲了。这个少阴病,也在表嘛,身体疼,手足疼,骨节疼,就个骨节疼就是指的风湿这一类的。脉沉者,主要的这个脉不浮了,脉沉者,就是有水饮,里边有水呀。
附子汤主之,这个附子汤与真武汤,里边就差一味,这个附子汤他有人参没有生姜,真武汤有生姜没有人参。就是苓、术、附在一起,附子茯苓、术,来一起加人参、芍药,甘草,这就是附子汤,伤寒论有,这个写不写都行,下回咱们要讲了。那么这个就是里头有水,表不解。跟我们方才说的那个一样,你利水就行。这个药主要的利水,去寒湿,这个方子我用过,就是附子汤,如果下肢疼,腿疼的厉害,而且发拘挛,这与芍药有关系,而脉沉,这类的痹疼好使。四肢疼痛,重,自下利者,真武汤主之,这个头前我们讲湿痹。小便不利,大便反快,这真武汤就是。四肢沉重疼痛,这个湿重他就沉,那么这个湿痹呢,他就疼,自下利者,大便反快呀,当然他里边没说小便不利,肯定是小便不利,用这个真武汤治水的嘛。他利小便,就跟我刚才说的那个附子汤啊就差一味药。他没有人参生姜。也是苓术附三个药都有,有芍药有生姜甘草,那么这段就是我们说的但利小便,就是说的这类方剂,就是附子汤啊真武汤啊这一类的。那么到这样我们就介绍了头前仲景的书里头。那么现在我们可以看出些问题来了。这个痹痛这类的治疗啊,利小便发汗,这是原则上的,尤其这个风湿病,始终在表。总是以解表这个方剂兼去湿利水的药为正治。这根据头前讲的,那么这个病的得来呢,大概就汗出当风,这个贪凉饮冷,或久伤取冷,大概这样子得的多,这个的多阴,最忌的不能够从外治,不可火攻,还有一个临床上常遇着,小便频数,而大便反硬,这个发汗药要注意,不要用。只是用这个附术为基础的方子就行,这个就是桂枝附子汤,把桂枝去了,加上术,那里头剩什么了,就是附子生姜大枣加上甘草、术,这几个药,这就是在这个时候啊,不要用发表药了,麻黄更不能用了,是不是?这些就是以前讲的,这些段文里就看出这些问题来了。
       那么如果陷于阴证了,不是阴证,你像
麻黄加术啊,叫麻杏苡甘汤,麻黄杏仁薏苡仁甘草汤,这个都是在急性发作的时候。这个病我们在临床上遇到的非常少,因为到我们这里都是慢性的多,经过西医治疗的不好,找中医吧,都是这样,所以我们遇着的都是慢性的。都是慢性的,全变成了这个脉浮虚,或者沉,那么这类的这个风湿也算,全是属于少阴病的范畴。都要用这个,发汗药里头都要加附子的。这就根据方才讲的,可以得出这些的结论。那么我在治这个病啊,我把这个方子概括起来有这么三四个方,我不用这个桂枝附子汤,我用这个整个的桂枝汤。这个桂枝汤咱们都知道了,是太阳病用的,脉浮缓或者浮弱,汗出,但是光用桂枝汤是不行的,就像我刚才说的,全是变成阴虚的证候了。那就用桂枝汤加术附,这个药,这个方剂的应用的机会最多了,无论是风湿,或者是这个骨刺啊,骨质增生都好使,这个你们敞开用,我用这个方子治好的病人太多了。就是桂枝汤加术加苍术附子,这个附子用啊,要注意一点,这个附子用啊,人常脑袋冒眩,他这个附子这个药啊,他有毒啊,那么在伤寒论里头,风湿相搏那里他也说了,他说阴雨连绵的时候啊,其人冒,如虫行皮中状,勿怪,这是这个药啊,病已中,水气没去,所以脑袋眩冒,这个不要紧的。我临床上也有过这个,究竟是他附子有毒的关系,所以我们用附子的时候啊,开始不要大量用,但是我们现在啊,要用十克,十几克,这个没有问题的。总而言之开始要少量用,逐步的增加,这没有问题的。附子中毒,大量用可以中毒的,现在用的附子都是制附子啊,没有生附子啊。治关节疼啊,也不用,用不着生的,我们一般都是用这个炮附子,就是咱们这个川附子就行,有这么几个问题。所以一般这种关节疼,汗出啊,脉浮虚啊,甚至于脉沉。我们用桂枝加术附子,都可以治疗的。但是有几样你要注意,根据方才头前讲的。真正特殊恶风敏感的,特别的恶风,我们在这个方子可以加黄芪,不用那个防已加黄芪汤就行。就在这个桂枝加术附再加黄芪。他汗也多,恶风特别厉害,没有附子证,脉不虚也不沉,挺浮的,不用搁附子也好使,我就用桂枝黄芪也治过一个挺重的一个痹证。
       这还是在红楼那边,也是遇着一个人来看病来了,他也不说他恶风啊,像我们说这么敏感。开始用
附子剂啊,越吃越不好,下次来看呢我就问他了,你是不是怕风啊,他说我是怕的厉害。他就是特别敏感这个恶风,后来我就用这个桂枝黄芪就好了。十几副药就好了。所以这个药要不对呀,那就对这个病人这样,他吃得这个药不好,咱们不要太主观了,就应该自己找变化,好好问一问。因为这个病人主诉的这个证候啊,常常的搞不清。问他怕冷他说怕。可是这个怕呀就不一样了,你看这个桂枝汤也治恶风,葛根汤也恶风,他不那么厉害,这个恶风他特别厉害。我说这人姓刘吧,他是一个,将解放的……但是已经国营了,公私合营了,一九五八年大概是,他得这个病啊得了十来多年,但是很快就好了。这是一。所以那个桂枝加术附,如果特别恶风,可以加黄芪,这是一。二,第二个,如果有小便不利的情形,不是说一点尿没有啊,尿较为少。
       有些心悸,我们用这个方子啊,
桂枝加量。可以搁12克,现在咱们一般都搁10克。加茯苓,就是桂枝汤增量桂枝再加苓、术、附。茯苓茯苓这个药,他治心悸,当然了,配合这个苍术,他利尿的作用也有力量,所以要小便有些不利,心悸明显,或者身上有颤抖的情形,就用桂枝汤加苓、术、附。还有,尤其这个骨质增生啊,大概是还有尤其这个无论是颈椎脊椎的骨质增生,这个都是压迫神经啊,都是一面的多,影响一半的身子疼,我们遇到这种情形的病啊,要加大黄。这个要注意啊,尤其这个骨质增生最多,加大黄是根据什么呢?这也根据仲景这个书来的。凡是偏疼,他说这个肋下偏疼的,那么这个脉紧弦,寒也。应该以温药下之。温药下之他是用大黄附子细辛。我就根据这段找的这个。这个我有体会。古人说凡是这个沉寒客冷,他是偏重一侧,这是辨证的说法了,那时那个西医,他根据这个,这个骨质增生并不是沉寒客冷,古人他这个想啊,为什么他是一侧,搁这个附子配合大黄这类药啊。他认为这种啊你非搁这个下药才能下寒,要不这个寒呀去不了。这是中医辨证的看法。但是这个一面疼啊,你要用这个附子细辛必须配合大黄才有效。尤其这个关节疼,这是我自己摸索的,还没遇着这个,书上还找不着。就是桂枝加术附,他一侧疼,加上这个大黄,好使得很。不要太多,六克,就是二钱。这个加二钱,我治好很多很多的,这个方子都这样。他们农垦部啊这些人们都给治过了,从那个书记以下吧,办公厅主任我都给看过。他们有得这个病的,就开这个方子,这都是文化大革命过去了,他们来我这串门,来跟我谈,说你这个方子可好使了,我开了也治不少呢。我说,他就用这个,骨质增生啊,慢性关节炎啊,他也会这么用,因为我给他们常看,这个我都看过。这个方子应用的机会最多了。这是一个方子,加减变化就这样子。
       还有一个方子我常用啊,就是
葛根汤。葛根汤这个方子啊,你们看这个伤寒论里讲得很好,他说太阳病啊,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者,葛根汤主之。项背强,我们在临床上也确实是这么用,你看项背强,肩膀,光肩膀疼,疼,运转不自由,这么一种关节病,用葛根汤非常好使,也要加术附。他因为对着这个项背,后头的这个关系,尤其咱们现在说的这个脊髓痨啊,就是结核性的脊髓炎,这葛根汤应用的机会多极了。也是用葛根附子。还有一种最常见的病,就是腰肌劳损,我自己也得过,我试验过,非常好使,这个不要加术附,就是用葛根汤。这个最常用的遭遇这个。他就是项背这个肌肉啊,失和,所以就这个项背强几几,他这个程度要是加重,他就疼,他不光这个拘急了,他要疼。他这个腰肌劳损啊,我是自己得过,这是说这话啊,也有十来年了。怎么也不好……他们后来给我拿点卡的沙啊,那东西也好,火攻一样热得很,就是用火攻啊,也不行。后来我说得了,我试试葛根汤吧。就一副药,吃了就不疼了。这个不要加附子,这个我深有体会,真好使。咱们院的以前的那个叫崔什么?他的儿子就得这个病了,我也看了,他就问谁了,他说葛根汤能治这个?我说你试试,他吃了就好了。这东西多去了,这个我治好多,多得多。所以凡是腰疼,与脊髓有关系的,一般大概都用葛根汤比较好,葛根汤加术附。另外也有一个方子也很常用,就是越婢汤。这几个方子都很常用的,这个越婢加术啊,这个也在金匮要略里头。他治水肿、风水,越婢汤就治风水。他这个证候上是续自汗出,身肿,古人叫风水。他就用越婢汤,加术呢,他不叫风水,叫里水。这个书上都给改了。我认为这个不对呀。这个里水说明他小便不利。就是越婢加术啊。你像我们临床上也是,他是论起这个原因,不是论起这个水肿之所在。水肿当然都在外头肿了,所以这个医宗金鉴里改一个皮水,这都不对的。他认为这个水在外头,他说里水怎么搁麻黄啊?其实里水啊他搁麻黄的机会太多了。尤其咱们临床上常遇见这个肾脏炎呐,尤其并发腹水的时候,你看看肾脏炎这个腹水啊,我们用治肝硬变腹水的那个法子不行。你用这个越婢加术,非常好使,但是麻黄得重用。他这个原量麻黄是六钱的,应该18克的。我一般都用顶少用四钱,用12克。咱们在红楼那会病房有一个人啊,就是大肚子,腹水,是肾炎并发腹水。那我给会诊来,我就给吃的这个越婢加术。很快就消了。这个东西好使的很。这个我自己也……但是治关节疼呢,根据这个方剂的基础的治疗,他这个效用,凡是关节疼的有水肿,关节肿。不但疼,他肿。这个你用桂枝葛根汤都不如这个越婢加术附。
       也是用的这个越婢加术他去水,加
附子呢,加苓术附他统统去湿。去风湿。这个很好使。所以这三个方子啊,桂枝汤加术附,葛根汤加术附,越婢汤加术附,这总在这个治痹疼嘛,最常用不过了。但是这个加减的法子呢,就是头前说的。发汗,利尿,特别恶风的要加黄芪。但是这个麻黄剂,用麻黄的加黄芪的机会,不是没有,也有,但是少。真正遇这种情况也可以加黄芪,不是不可以。真正恶风,表虚的厉害,也可以加。那么这是这个越婢加术附。这三个方子啊,以桂枝汤加术附这个病证啊我们最常遭遇。但是葛根加术附、越婢加术附也常有的,不是没有。尤其这个脚肿啊,脚气这类的病,由于脚肿这种关节疼,大概都都是越婢加术汤的机会多。我们方才讲的这个,桂枝芍药知母汤,也兼有。就是关节变形,脚肿,用这个桂枝芍药知母汤的机会也有。就是我们说的这个类风湿啊,这个越婢加术附的机会多。这个我治过一个姓薛的,他这个一犯起来啊,发烧,疼得不得了,他一犯病就这样,我就用的越婢加术附,后来他烧也不烧了,他也没那个肿疼了。
       他那个一发作起来,是关节都肿。现在他好了,他上香港了,他是那个原籍?他的父亲大概就是侨民。那么这个
桂枝芍药知母汤,也有,不是没有。这个他专限于脚肿,你根据这个,我们刚才讲的那个也是,如果脚肿的明显,其他不肿,足关节痛,有些变形的,用这个桂枝芍药知母汤,可以。尤其像这个刚才讲的风湿热,我用这个方子加石膏,取过捷效。那么这个方子还有一个应用,大家也可以知道。咱们的这个属于脉管炎嘛,这个我用这方治过。尤其这个下肢。我一个邻居啊他姓尹,他得这个病,他愁得,他到这个同仁医院,说你这个将来得截肢,他愁得。他害怕了,他是工人,我说用不着吧。我用的就是这个方子,这个方子得加驱血淤的药我们最常用的就是桂枝茯苓丸。他这个有桂枝就不用加桂枝了,就再加桃仁、丹皮、茯苓就行了。这个挺好使这个。他们外科用的这个氧化糖,与这个方子差不多。这个方子挺好使,你想想这个咱们讲的节节性的关节炎哪,就是粗指般的,你也这么用,不但用这个方子这么加,你像那个越婢汤、葛根汤也可以这么加。总而言之我们得辨证,那么以这个为多。身体魍羸嘛。脚肿如脱,关节变形。还有一种,这在临床上挺奇怪。他也身上疼,但是不关于风湿。或者是他这个疼啊,疼得不剧烈,但是啊没完没了的。甚至于麻痹不仁。尤其这个四肢。这个我常用这个柴胡桂姜汤加当归芍药散,我常用。治几个,我给你们说几个特殊的病。有一个人呐,他是一个脑血栓后遗证。他先得脑血栓的,当时就眩冒而人事不知。后来他住医院了,完了他不会动弹。他下肢瘫痪。也疼,我就用这个方子,柴胡桂姜汤,常治肝炎用的这个方子。这个方子起什么作用呢?据我个的理解,他是一个舒肝和血,这个肝主筋呐,我是按着设想,想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个方子我治了很多很多的,他这个算是一个大病了。还有一个,王洋这个,这个人叫李,他影响全身证候,无力,我也是用这个方子,一点没变,就是用柴胡桂姜加上当归芍药散,现在这个人蛮好。所以我们在临床上这个痹疼啊,有些风湿也好,类风湿也好。他这个疼痛都比较的特别得厉害。唯独这个,他不厉害他就不好使。你像这还有肌肉萎缩,肌肉萎缩的人我也用这个方子,也是也挺好。你们家乡?因为那边有两个人,跟我实习的两个大夫,叫什么市呢,不是平顶山,是焦作市,两个大夫跟我实习。所以他那儿找看病,就有一个人是肌肉萎缩,肌肉萎缩他也是迈步啊,他这个脚啊,没准。我也用这个方子,后来这个肌肉的确恢复了。所以这个也可以列到那个痹疼里头。麻痹,麻痹不仁,疼痛,这个疼痛都那么剧烈,但是时间相当的久,或者有低烧。这个方子可,尤其有特殊并病,都挺好使。所以有说这个方子也是治痹疼,不是关节疼,他这个与一般的风湿,类风湿都不同。那么再有呢,就是咱们所说的,这个东西都可以,你像这个肾着啊,腰冷腹重,只是腰疼,他特别冷,特别沉。我现在还遇到过这么一例。这个就吃苓姜术甘汤就行。这个很特殊的病。再有这个脉微细,那么就是寒腿这一类的,这一类的就用当归四逆,这个方子,也有时候加减的。他寒的厉害了根据伤寒论说的加吴茱萸生姜啊,他那有肚子疼什么,要没有的话,只是用当归四逆就行。
       
当归四逆他就是细辛生姜,另外他加的木通,他这个细辛的作用,他与这个附子差不多,他偏于去水,也治这个关节拘挛疼。但是那方子来啊,就是寒腿好使。他这个平时不怎么的,一受寒腿疼,就用这个当归四逆啊原方就行。这个方子就在这个伤寒论里头。在厥阴篇里就有。咱们今天就讲到这吧。我说这些当归四逆,这些肾着病啊,都比较少见。最多的还是方才我们讲的这些。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