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伤寒论》治病与不治病+《伤寒论》的名言: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2016-11-19 04:1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寒论》治病与不治病

王寿臣

《伤寒论》是医圣张仲景的一部流传千古的中医学巨著,为中医者以及西医大夫无人不知,而且民间也有相当多与中西医无关的人也对《伤寒论》这三个字不陌生。单就知名度而言,张仲景《伤寒论》和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不分伯仲。

能够流传下来的多是经典,经典的东西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四大文学名著《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一版再版,流传至今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常读常新,是无可替代的警世通言、喻世明言、醒世恒言。同样,《伤寒论》作为中医学四大经典书籍之一,千百年间在中医界的广为流传,与其颠扑不破的理、法、方、药的严谨,尤其是那些“知其道者”的中医耆宿、娴熟经方的大师们辨证施治后所产生的“一剂知,二剂已”的惊奇效果是分不开的。

《伤寒论》全书总共不到4万字,条文398条,114个方剂,用的中草药仅涉及80几种。条文论述从太阳经到厥阴经,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法度谨严。每一条条文看起来都是独立的,实际上上下连贯,而且承前启后,步步递进。在措辞上,十分简约,每一个字都是恰如其分,每一个词都是切中要害,句句精到,条条分明。非研读百遍,博采众长者,难以洞悉堂奥。

《伤寒论》是张仲景从医一生的经验总结,他把人的所有疾病归为六经之病。换言之,人的所有疾病都可以通过六经辨证后进行治疗,而且可以治愈。在辩证上,不差分毫,在牵方用药上,短小精悍,能一味药解决疾病,绝不用两味,再大的方子也不超过10味药。处方君臣佐使,一目了然。药与药之间既有合力又有牵制,无一药不对症,更无一药是多余。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同心协力,集团作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凡是把《伤寒论》研究透彻,又对《医宗金鉴》、《内经》、《神农本草经》等中医经典著作了如指掌,具有足够的临床经验者,按照《伤寒论》所言,“有是证用是药”,必能“一剂知二剂已”,效如桴鼓,药到病除。

凡被后世称为经方大师者,都是运用《伤寒论》治病的高手。他们严守师道,从辩证到用药有条不紊,一箭中的。历代医学大家的实践证明,《伤寒论》的理法方药是经得起临床检验的却病指南,放之临床而皆准。

这样一部治病经典巨著,未能广泛普及临床至今,实是中医界一大憾事。

有些东西因为年代久远,随着时代的变迁会逐渐被淘汰或者泯灭,但是,《伤寒论》这部治病救命的中医著作却是久经考验,屡试不爽。


《伤寒论》不被重视的原因,一是西医的广泛浸淫和过度宣传以及依赖;二是对中医的轻薄和无视;三是一些离经叛道者自以为是的对中医经典的曲解和亵渎;四是中药材大量种植后对疗效的影响,以及以次充好、以假乱真导致混乱不堪的中药材交易市场。

这里只说说第三条和第四条。《伤寒论》成书于东汉年代,虽然条文精炼,但是经过历代伤寒大家的诠释,只要有心还是可以了解透彻的。现在的经方大师为什么寥若晨星?问题就在于那些学中医者没有彻底弄懂,甚至很多连条文都背不上来,即使背诵了一些条文,也不知其所以然。一个把“强几几”读成“qiang ji ji”(应该读qiang jin jin“紧”)的所谓中医大夫,他对《伤寒论》的理解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更别说使用了。

据考证,东汉时的一斤约等于现在250克,一两约等于15克。现在也有人说是3克,药典也标注3克。仲景麻黄汤中麻黄用量是3两,合现在的45克。如果用9克的话,再按照仲景的煎服方法显然不会有仲景那样的疗效。防己地黄汤地黄用2斤(500克),炙甘草汤地黄用1斤(250克),如果判证准确,没有这个量,怎么会达到经方的效力?如今,能够用到这个量的老中医已经极少。日本人在用中药治病时就是以量小为主,有时一服就服上一年。这种马拉松式治疗,有点像在折磨病。至于像附子、乌头等有毒药物,如果辩证不准,又煎煮不得法,很容易偾事,就更不敢用了。致使这些对某些病不可或缺的药物束之高阁。半夏是仲景常用的一味药,用的都是生半夏,在煎煮的时候要先行汤洗去滑,而且量也很大。现在,用生半夏的医生还有多少,即使用药房也没有。经过明矾炮制的半夏还有效果吗?据说姜半夏有的不法药商是用姜黄“炮制”的。试想想,医和药都不遵守法度,何以取效?当然,笔者并非要中医学子一定要像仲景那样论斤论两的用药,而是要因人制宜,有轻重缓急。

古方不仅能治古人的病,更能治现在人的病。中医离开了经方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经方的剂量是可以变通的,急重症1两可以折合成15克,慢性病1两折合成3克、5克、7克,也未尝不可。但是,经方药物的比例不可随便变动。比如,经方中,桂枝与芍药的比例一改变,方剂就改变了。桂枝与芍药1比1,是桂枝汤;桂枝与芍药1比2,是小建中汤;桂枝与芍药2比1,桂枝加桂汤,等等,不一而足。

清代的医学大师徐灵胎,在《慎疾刍言》一文中指出:“一切道术,必有本源,未有目不睹汉唐以前之书,徒记时尚之药数种,而可为医者。”《医宗金鉴·凡例》中说:“医者书不熟则理不明,理不明则识不清,临证游移,漫无定见,药证不合,难以奏效。”

所以,说《伤寒论》治病,那就得按仲景的要求辨证施治,有是证用是药,鲜有治不了的疾病。说《伤寒论》不治病或者不治今天的疾病,那是在打着《伤寒论》的旗号折磨病人、糊弄病人。

《伤寒论》的名言: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导读:在《伤寒论》里有一句经典名言,那就是“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这句话其实就是在讲述的一种千人千面的个性化的辨证施治的方案。但是,要达到这种境界,谈何容易!

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桂枝本为解肌,若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之也。常须识此,勿令误也。

首先,条文先说了太阳病三日,已发汗,(注意,条文中这里是逗号)这里的“已发汗”,我个人理解它代表的不是结果,而是用了发汗的这种方法。但是这里没有说是太阳伤寒还是中风,也就不知道这里是用麻黄汤还是桂枝汤。但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在于用解表的方法去治疗,之后从大角度讲会有两种情况:

一是汗出适量而病愈(不管是桂枝汤或者是麻黄汤,都不能大汗淋漓);


二是仍不解,前一种好了就不说了,后一种呢?结合第12条桂枝汤服用的方法看(因为服用麻黄汤的一些禁忌方法是——余如桂枝汤将息,及禁忌法,其实和桂枝汤是一样的),不解者,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过汗了,12条里头的服药方法说了,如果过汗了,病必不除!这个时候会根据病人具体的体质有偏寒的桂枝加附子汤的转化或者是偏热的白虎加人参汤的转化,根据情况,选择方剂,正治即可。第二种情况,就是药力不够,虽然采用了发汗的方法,但是没出汗,那就结合脉象,密切观察,可以继续服用的,同时还能结合着经络疗法,可以刺风池、风府从而促进汗出。相关条文先列出来,自己先预习。

桂枝加附子汤:

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

白虎加人参汤:

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但是这里的16条,却没有根据实际的情况采取相应的正治的措施,而是采取了其他方法,也就是后面说的——若吐、若下、若温针,这样治疗不是正治,因此肯定会出现多种误治而导致的坏病,病不仅不会好,反而会加重的,成了坏病。这个时候,桂枝汤肯定是不能再服用了(条文中的桂枝,代表桂枝汤),因为已经不对症了。而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最后的12个字啊,必须牢记,这12个字是伤寒杂病论的精华或者说灵魂——“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仔细体会,对于灵活运用伤寒杂病论,很有帮助,其实太阳篇乃至整部伤寒论,很多条文都是在说误治导致的各种情况以及应该怎么处理的。这里的误治,可能还会出现三阴的症状(少阴,太阴,厥阴)具体往后再说。

这条注意看几点,还要结合前面的条文看就会明白,桂枝汤主证是汗出恶风,脉浮缓,这里呢?脉浮紧,汗呢?不出汗,其实这里应该对应的是太阳伤寒了,也就是麻黄汤了,因此,当然是不可与之也。

意思就是说,临床中,太阳伤寒,太阳中风的症状的区别点在于脉的紧还是缓,汗出还是不出。另外,骨节酸痛也可以加上,也算是一个常见的区分点。如果用错了,也会衍生出来其他的症状,也就是坏证,一定要注意。

这里略提一下吧,桂枝汤和麻黄汤,其实是一柔一刚的两个方剂,桂枝汤是补法,就如和事老,调和营卫之间的“矛盾”,这个过程,是一个双向调节的过程,既可以从有汗出调节到无汗出,也可以从无汗出调理到微微有汗出。因为这个调节的过程的本质不是发汗,而是调和营卫,营卫你可以把他们看成两个小朋友,他们闹矛盾了,就需要去调解。也就是所谓的解肌,解,有化解的意思,化解营卫之间的不和,是这么个意思。


而麻黄汤呢,是一种泻法,泻的是闭塞的卫气,就好像在一个十字路口,今天车很多,堵得水泄不通,而旁边有一座大桥,但是平时不让开放,这个时候如果能应急的开放通车的话,车流一下子就泻出去了,路口拥堵的情况很快就能恢复了。而麻黄汤本身以及往后的一些方剂,比如大青龙汤,时间长了还会出现烦躁的情况,就如堵车堵得时间长了,人能高兴吗?能不烦吗?而麻黄汤里头的红汗(就是鼻子流血,这个讲到麻黄汤的时候会细说),其实就是某些司机们,堵得受不了了,另辟蹊径,发现个小道,绕过去先走了,这其实都是一种泻的方法,简单可以理解为找出路,这也就是解肌和发汗的区别与联系。解肌和发汗的本质是不同的。

本文作者为马腾飞中医师。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