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转载】《伤寒论》【原文】【注释】辨不可发汗病脉证并治辨可发汗病脉证并治辨发汗后病脉证并治辨可吐辨不可下病脉证并治辨可下病脉证并治  

2015-10-07 02: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辨不可发汗病脉证并治
【原文】
夫以为疾病至急,仓卒寻按,要者难得,故重集诸“可”与“不可”方治,比之三阴三阳篇中,此易见也。又时有不止是三阴三阳,出在诸“可”与“不可”中也。

【译文】
我以为疾病发展迅速,病情十分危急,要想在仓促间内寻求到辨证治疗的要领,是不容易做到的,故重新收集各种可与不可的诊治原则和方法,整理成可与不可诸篇。这与三阴、三阳篇中相比,更容易查找。同时,还有三阴、三阳篇中没有的内容,也补充在可与不可各篇中。

【评析】
本条说明重集可与不可与诸篇的动机和目的。
本条主要说明重新收集整理,编写可与不可与各篇的目的意义,旨在便于了解和掌握汗、吐、下等法的宜忌,从而有助于提高辨证论治水平,同时并补充了六经病篇没有涉及的部分内容,更有利于解决仓促寻按,要者难得的困难。

【原文】
脉濡①而弱②,弱反在关,濡反在巅③,微反在上④,涩反在下⑤。微则阳气不足,涩则无血⑥,阳气反微,中风汗出,而反躁烦,涩则无血,厥而且寒。阳微发汗,躁不得眠。

【注释】
①濡(rú):脉搏浮而无力。
②弱:脉搏沉而无力。
③巅:这里是指关脉的部位,即高骨也,故名曰“巅”。
④上:寸脉的部位。
⑤下:尺脉的部位。
⑥无血:阴虚血不足,不是谓没有血。

【译文】
关脉濡而弱,寸脉反见微,尺脉反见涩。微主阳气不足,涩主阴血亏虚。阳气虚弱而又阴亏,则易出现中风多汗、烦躁不安、形寒怕冷、四肢厥冷。阳虚发汗,就会引起亡阳,出现烦躁、不得安眠的变症。

【评析】
本条说明脉见濡弱微涩,不可发汗。
脉象濡弱,含有柔和之意,即《内经》“脉有胃气”,但必须寸、关、尺三部均濡弱而不弦硬,方为无病。今濡弱仅见于关部,不能上及于寸,下至于尺,是为胃气不足,所以说“弱反在关,濡反在巅”。寸脉在上主阳,寸脉微为阳气不足;尺脉在下主阴,尺脉涩是阴血虚少。阳气不足则卫虚不固,是以中风多汗,汗出则阴阳更虚,遂致躁烦。血少不能荣于四肢,于是肢厥且寒。阳气已虚,再误用发汗,必致阳气更虚,所以躁扰不得安眠。

【原文】
动气在左,不可发汗。发汗则头眩,汗不止,筋惕肉瞤。

【译文】
脐左有气筑筑然跳动,是肝气虚,不能发汗。误发其汗,则会引起头晕目眩、汗出不止、筋肉跳动的变症。

【评析】
本条讲肝气虚误汗的变症。
动气在左,是为肝气虚,故不可发汗。肝为风木之脏,藏血而主筋。误用发汗,必致肝气更虚,虚风上扰,则头晕目眩,即《内经》所说的“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汗出不止则阴液阳气俱伤,筋脉与肌肉得不到温煦和濡养,则发生筋惕肉。

【原文】
动气在上,不可发汗。发汗则气上冲,正在心端。

【译文】
动气在脐的上部,不可发汗。误汗就会发生气上攻冲,正当心端。

【评析】
心气虚误汗的变症。
动气在上,乃心气虚弱,心阳不振,所以不可发汗。误用发汗则心阳更虚,势必导致下焦水寒之气,上逆凌心,故气向上冲而直抵心端。

【原文】
动气在下,不可发汗。发汗则无汗,心中大烦,骨节苦疼,目运恶寒,食则反吐,谷不得前。

【译文】
脐下有气筑筑然跳动,是肾气虚,不能发汗。误发其汗,则会出现汗闭不出、心中烦躁厉害、骨节疼痛、头晕目眩、怕冷、进食即吐、食物不能进的变症。


【评析】
本条讲肾气虚误汗的变症。
动气在脐之下,是肾气虚,故不可发汗。肾主水,为闭蛰封藏之本,虽用发汗方药,亦不得汗出,反致肾气愈虚,肾水不能上交于心,而心火无制,因而心中大烦;肾主骨,肾虚寒滞,故骨节苦疼;骨之精为瞳子,肾虚而精不荣于目,故目运眩;肾虚火衰,故恶寒;火衰无以生土,则食人反吐而不得下行。

【原文】
咽中闭塞,不可发汗。发汗则吐血,气微绝,手足厥冷,欲得踡卧,不能自温。

【译文】
咽中闭塞不利,不可发汗。误汗会发生吐血,气微欲绝,手足厥冷,喜欢蜷卧,不能自动回复温暖。

【评析】
本条讲咽中闭塞误汗的变症。
少阴之脉循喉咙,系舌本。咽中闭塞,是少阴之气不能上通,所以不可发汗。如误用发汗,就会损伤阳络,随虚阳浮越而吐血。少阴之根本被夺,则气微欲绝。手足为诸阳之本,少阴之阳大虚,故手足厥冷,欲得蜷卧而不能自温。

【原文】
诸脉得数动微弱者,不可发汗。发汗则大便难,腹中干,(一云小便难胞中干)胃躁而烦。其形相象,根本异源。

【译文】
凡是见到动数微弱脉象的,不能发汗。误发其汗,就会导致肠胃干燥,出现大便难以解出、心烦不安等变症。其表现虽然相似于阳明腑实症,但病源却有本质的区别。

【评析】
本条讲阳盛阴虚误汗的变症。
脉数动而按之微弱,多属于阳盛阴虚,或表实里虚,因此不可发汗。假使只据数动,认为邪势盛实于外,忽略了按之微弱的里虚病机,而误用发汗之法,必致津液更伤,肠干胃燥,发生大便难、躁烦等变症。

【原文】
咳者则剧,数吐涎沫,咽中必干,小便不利,心中饥烦,晬时而发,其形似疟,有寒无热,虚而寒栗。咳而发汗,踡而苦满,腹中复坚。

【译文】
咳嗽剧烈,频频吐出涎沫,咽喉干燥,小便不通畅,腹中感觉饥饿,心中烦躁不安,一昼夜一发,似疟疾,但只有畏寒甚至寒战而并不发热,这是肺虚寒饮内停所致。若把咳嗽当做表寒而发汗,就会出现身体蜷曲而卧、胸中满闷、腹中坚硬的变症。

【评析】
本条讲寒饮剧咳误汗的变症。
寒饮所致的咳嗽,当咳剧时,多频频吐出涎沫,由于津液停聚为饮,不得输布上下,所以咽中必干,小便不利。寒饮阻于胸膈,胸阳被遏而失展,所以心中饥嘈繁杂。同时为气血流注大会于肺的时刻,与停饮相搏,故晬时而发,好像疟疾的定时发作。不过,是寒饮为病,不是外邪,所以有寒无热,寒饮既停,阳必不足,所以虚而寒栗。这种剧咳,自然不可发汗,不可发而误发,势必阳气更虚,不能外温肢体,则身体蜷曲;寒饮凝聚更甚,则胸中苦满而腹中胀硬。

【原文】
厥,脉紧,不可发汗。发汗则声乱咽嘶①,舌萎②,声不得前。

【注释】
①声乱咽嘶:语声散乱,咽喉嘶哑。
②舌萎:舌体萎软无力。

【译文】
手足厥而脉紧,不可用发汗法。误用发汗,就会语声散乱,咽喉嘶哑,舌体萎软无力,声音不能发出。

【评析】
本条讲寒盛阳虚误汗的变症。
手足厥冷,脉紧,症属阴盛阳虚,自当禁用发汗。足少阴之脉,循喉咙,挟舌本;手少阴之脉,从心系上挟咽,舌为心苗,言为心言,不应汗而误发其汗,则心肾之气大伤,因而咽喉嘶哑,舌萎无力而声难外发。

【原文】
诸逆发汗,病微者难差,剧者言乱,目眩者死,(一云谵言目眩睛乱者)死命将难全。

【译文】
各种四肢厥冷症,不能发汗。若误发其汗,病变轻的,不易治愈;病加重的,就会导致神昏语言错乱、目眩等变症,难以保全其性命。

【评析】
本条讲阴盛阳衰厥逆误汗的变症。
诸逆,应是指各种厥逆,一般都不可发汗,而阴盛阳衰的厥逆,尤其不可发汗。如果误用发汗,轻者,阳气更虚,比较难治;重者,阳气外越,精气衰竭,出现语乱目眩,成为死候。即使暂时未死,命亦终难保全。

【原文】
咳而小便利,若失小便者,不可发汗。汗出则四肢厥逆冷。

【译文】
咳嗽而小便多,或小便失禁的,不可用发汗方药。如误用发汗而汗出,就会发生四肢厥逆。

【评析】
本条讲阳虚咳嗽,误汗的变症。
咳为肺气失于宣降,不能通调水道而下输膀胱,理应小便少而不利。今咳而小便自利,或咳时小便失禁,乃因下焦阳虚,膀胱不能约束所致。治当温下焦之阳为主,而严禁发汗。倘使误汗,则下焦之阳虚更甚,不能温煦肢体,四肢失温,必致手足厥冷。
辨可发汗病脉证并治
【原文】
大法,春夏宜发汗。
【译文】
在春夏季节,适宜发汗,这是使用汗法的一般原则。
【评析】
本条讲概言治法运用当结合时令。
春天阳气初升,夏天阳气旺盛。在春夏季节,人体的阳气也应之而浮盛于外,感邪后亦以表症为多,所以治宜发汗。《内经》上说:“必先岁气,无伐天和。”正是指治病应适应天时变化而因势利导的原则。当然,不是绝对的,主要还是辨证为前提,随症治之。
【原文】
凡服汤发汗,中病即止,不必尽剂也。
【译文】
大凡服汤药发汗,汗出病愈就应停止服药,无须一剂药都服完。
【评析】
本条讲服药应注意中病即止。
服药的目的,是扶助正气,祛除病邪,邪去正复,即应停药,以防过剂伤正。“中病即止,不必尽剂”,不单指发汗方药,其他吐下诸法,都应遵循这个原则。
【原文】
凡云可发汗,无汤者,丸散亦可用,要以汗出为解。然不如汤随证良验。

【译文】
凡是应该发汗,如没有汤剂,丸剂和散剂也可以使用,总需要得到汗出,病始可解。然而毕竟不如汤剂那样,便于随症加减的效果良好。
【评析】
本条讲发汗以汤剂最好,丸散只可从权使用。
方药剂型有汤、丸、散、膏等多种,各有所宜。发汗最好使用汤剂,因为药力发挥快,特别是可以随症加减化裁,使之更切合于病情,从而有利于提高疗效。丸、散剂的剂型固定,不能随症加减,而且药力发挥缓慢,用于发汗,一般不如汤剂。但是,如果一时取不到汤药,丸散也可暂时使用,不过,仍应以汗出方可病解。

【原文】
夫病脉浮大,问病者,言但便硬耳。设利者,为大逆。硬为实,汗出而解。何以故?脉浮,当以汗解。
【译文】
症见脉浮大,询问病人,回答道只有大便硬结。若使用泻下法,即为严重错误的治疗方法。这是因为脉浮主表,大便硬为实,症属表里皆病,应当用发汗解表,汗出邪散则里自和。
【评析】
本条讲表症便硬,治当发汗解表。
脉浮大,是邪气盛实于外,自当治以发汗解表,然而必须没有虚象,这时询问大便情况,颇有参考价值。如大便干硬,表明里气不虚,汗出则病解,因为脉浮为正气抗邪向外,所以当用汗解。如果不是便硬,而是里虚下利,则表邪极易内陷,所以断为大逆。所谓硬为实,说明里气不虚,并不是已具阳明里实。这种便硬,一般不须治疗,迨汗出表解之后,邪去正复,大便可能自通。假使未通,再略进通下,也不为晚。
辨发汗后病脉证并治
【原文】
发汗多,亡阳谵语者,不可下,与柴胡桂枝汤,和其荣卫,以通津液,后自愈。
【译文】
发汗过多,导致阳气外亡而谵语的,不可攻下,可用柴胡桂枝汤,以调和营卫、和解少阳,使邪气得散,经气得畅,且通津液,疾病则可愈。
【评析】
本条讲表病过汗,亡阳谵语的症治。
服发汗汤药,以微微汗出为宜,切不可出汗过多,汗出太多,不仅是邪不外解,而且有伤津亡阳之变,《论》中已有详细的说明,并且有针对性的救误方药,本条更补充出汗多亡阳谵语的另一种特殊情况与治误方法。这种亡阳,既不同于少阴病肾阳外亡的脉微肢厥,也不同于心神浮越的烦躁惊狂,而是精神紊乱。所以,胡言乱语,治疗这一谵语,自然非温阳所宜,更非阳明里实,亦不可用攻下方药,而应当调其营卫、和其枢机,使得营卫调和,枢机畅利,而津液通调,则谵语自愈。近世用柴胡桂枝汤治疗许多精神失调症,取得较好的疗效,就是很好的证明。
辨可吐
【原文】
大法,春宜吐。
【译文】
就一般的治疗规则而言,春季宜使用吐法。
【评析】
本条讲宜用吐法的季节。
春季生气上升,万物发陈,涌吐亦有发陈上升之义,所以春令宜用吐法以治病。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必须实邪在膈上,又有欲吐之势,才是吐法所宜,否则就不应使用。由于吐法会损伤胃气,假使用之不当,易生变逆,即使有可吐之症,亦必须结合病史和体质情况斟酌选用。如体虚、久病、产后、素有吐血宿疾等患者,最好不用。
【原文】
凡用吐汤,中病便止,不必尽剂也。
【译文】
大凡服用涌吐的汤药,取得效果后,便当停药,不必将全剂服完。
【评析】
本条说明服吐剂应遵守中病即止的原则。
凡是攻邪的药物,都应当中病即止,以免过剂伤正,引起其他变化。
【原文】
病胸上诸实,胸中郁郁而痛,不能食,欲使人按之,而反有涎唾,下利日十余行,其脉反迟,寸口脉微滑,此可吐之,吐之利则止。
【译文】
症见胸中郁闷疼痛,想让人按压胸部,按后反而有痰涎唾出,一日腹泻十余次,脉象反迟,寸口脉微滑,这是实邪壅塞胸中,治疗可用涌吐法,吐后实邪得去,则腹泻就会停止。
【评析】
本条讲胸中邪实下利的辨治。
病胸上诸实,是指上焦有痰涎或宿食等实邪阻塞。根据本条见症,是属痰饮为病。痰涎壅塞上焦,故胸中闷而疼痛,不能饮食;气机闭塞不通,不能从上而下,以致反有涎唾;下利十余行者,是因天气闭塞则地气不升,邪实在上则水不下输膀胱而偏渗于大肠所致。气机阻滞,肠道不畅,故脉迟;邪实于上,故寸口微滑,与《金匮》所说的“下利脉迟而滑者,实也”,颇相符合。病症属实,又在上焦,故宜使用催吐治疗。上焦得通,气机通畅,下利即可自止。所用方剂,不外乎瓜蒂散之类。
【原文】
宿食在上管①者,当吐之。
【注释】
①上管:上脘,就是胃的上端。
【译文】
宿食滞留于胃的上端,应当治以涌吐方法。
【评析】
本条讲宿食在上,治宜涌吐。
《内经》说:“其高者,因而越之。”本症宿食停滞在上脘,所以治用吐法。如果在中脘、下脘,就非吐法所宜。
【原文】
病手足逆冷,脉乍结①,以客气②在胸中,心下满而烦,欲食不能食者,病在胸中,当吐之。
【注释】
①乍结:忽然见到结脉。
②客气:邪气。
【译文】
病人手足厥冷,脉象突然现结的,这是实邪壅塞在胸中。由于实邪结于胸中,所以胸脘满闷、烦躁,想饮食却又吃不进东西的,治疗时应当用吐法。
【评析】
本条讲食厥治宜涌吐。
辨不可下病脉证并治
脉濡而弱,弱反在关,濡反在巅,微反在上,涩反在下。微则阳气不足,涩则无血。阳气反微,中风汗出,而反躁烦;涩则无血,厥而且寒。阳微则不可下,下之则心下痞硬。
【译文】
关脉濡而弱,寸脉反见微,尺脉反见涩。微主阳气不足,涩主阴血亏虚。阳气不足,就容易出现中风多汗,烦躁;阴血不足,就会出现形寒怕冷、四肢厥冷。阳虚不能用攻下法,误用攻下,就会导致心下痞结胀硬的变症。
【评析】
本条讲脉见濡弱微涩,不可用下。
【原文】
动气在左,不可下。下之则腹内拘急,食不下,动气更剧,虽有身热,卧则欲踡。
【译文】
脐左有气筑筑然跳动,是肝气虚,不能攻下。误用攻下,就会形成腹中拘挛疼痛,饮食不进,气筑筑然跳动更加厉害,身体虽发热,却要蜷曲而卧。
【评析】
本条讲肝气虚误下的变症。
脐左动气,原属肝虚,误用下法,中气被伤,中虚而肝气反逆,木横克土,因之食不下,腹内拘急,而动气更剧。身有热似乎邪实,实际是里气大虚,所以卧则欲蜷。这是真虚假实,应当明辨。
【原文】
动气在上,不可下。下之则掌握热烦,身上浮冷①,热汗自泄,欲得水自灌②。
【注释】
①浮冷:体表发冷。
②欲得水自灌:想要用水浇洗。
【译文】
动气在脐的上面,不可用攻下。误下则会掌心烦热,身体表面发冷,热汗外泄,想要用水浇洗。
【评析】
本条讲心气虚误下的变症。
脐上有动气,原属心虚,当然不可攻下。误下则损伤心阴,而心火更炽,所以掌心烦热,热汗自泄,体表之热,随汗外泄,所以身上不热而是浮冷。这种浮冷是指体表皮肤寒冷,其机制与“病人身大寒,反不欲近衣者,寒在皮肤,热在骨髓也”是一样的,并不是恶寒,所以欲得水自灌。
【原文】
动气在下,不可下。下之则腹胀满,卒起头眩,食则下清谷,心下痞也。
【译文】
脐下有气筑筑然跳动,是肾气虚,故不能用攻下法。若误用攻下法,则可导致肾阳更虚,阴寒更甚,出现腰部胀满、骤然站起即感头晕、饮食不消化、泻下的全是不消化的食物、心下痞塞等症。
【评析】
本条讲肾气虚误下的变症。
脐下动气,为肾气虚,自然也不可攻下。误用苦寒攻下,不但肾气大伤,而且损伤肾阳,阳伤则阴盛,阴寒之气上逆,则腹胀满而心下痞塞。头为诸阳之会,肾阳虚而浊阴上逆,故猝起头眩。火衰于下,不能蒸化熟腐水谷,所以食则下清谷。
【原文】
诸虚者,不可下。下之则大渴,求水者易愈,恶水者剧。
【译文】
凡属虚症,都不可用下法。如误用下法,就会发生大渴,要喝水的,容易治愈;厌恶饮水的,病情严重。
【评析】
本条讲诸虚误下的变症。
诸虚,泛指身体虚弱和各种虚症,都不可攻下。本条下后大渴,是气阴两伤,如渴欲得水,知胃气损伤的程度尚轻,较易治愈;如厌恶喝水,乃胃气损伤的程度较甚,所以病情严重。
【原文】
脉濡而弱,弱反在关,濡反在巅,浮反在上,数反在下。浮为阳虚,数为亡血。浮为虚,数为热。浮为虚,自汗出而恶寒;数为痛,振寒而栗。微弱在关,胸下为急,喘汗而不得呼吸,呼吸之中,痛在于胁,振寒相搏,形如疟状。医反下之,故令脉数发热,狂走见鬼,心下为痞,小便淋漓,少腹甚硬,小便则尿血也。
【译文】
关脉濡而弱,寸脉反见微,尺脉反见涩。寸脉浮是阳气虚,尺脉数是血气虚。寸脉阳气虚,尺脉血气虚。关脉浮濡沉弱,寸脉反浮,尺脉反数。寸脉浮是阳气虚,故自汗出而恶寒;尺脉数是血虚生热,故身体痛,震颤而寒栗。微弱脉见于关部,胸部以下感到急迫,气喘汗出,而呼吸困难,呼吸之间,胁部作痛,振寒发作,形似疟状。医生反用下法,以致脉数发热,发狂奔跑如见鬼状,心下痞硬,小便淋漓不爽,少腹甚硬,小便则有血尿出。
【评析】
本条讲阳虚血少误下的变症。
寸脉浮为阳虚,必是浮而无力,尺脉数为血少,亦必数而无力。阳气虚,则卫表不固,所以自汗出而恶寒;阴血少,则筋脉失养,所以身体痛而战栗。关部微弱,为中气虚乏,虚而气机不运,所以胸下急迫,喘汗而不得呼吸。呼吸时牵引胁肋疼痛,时发寒战战栗,好像疟疾的作止有时。如误用攻下,则里气虚寒愈甚,因之心下为痞;寒甚而虚阳浮躁,于是外显假热而发热脉数;如果波及心肾,心虚神浮则狂走妄见;肾虚失固则小便淋漓,少腹硬而尿血。
【原文】
脉濡而紧,濡则卫气微,紧则荣中寒。阳微卫中风,发热而恶寒,荣紧胃气冷,微呕心内烦。医谓有大热,解肌而发汗,亡阳虚烦躁,心下苦痞坚,表里俱虚竭,卒起而头眩,客热在皮肤,怅怏①不得眠。不知胃气冷,紧寒在关元,技巧无所施,汲水灌其身。客热应时罢,栗栗而振寒,重被而覆之,汗出而冒巅,体惕而又振,小便为微难。寒气因水发,清谷不容间,呕变②反肠出③,颠倒不得安,手足为微逆,身冷而内烦,迟欲从后救,安可复追还。
【注释】
①怅怏:失意不乐的神态。
②呕变:呕吐带有异味。
③反肠出:直肠脱出,就是脱肛。
【译文】
脉象濡而紧,濡是卫气虚弱,紧是营中受寒。阳气不足,卫中风邪,故发热、怕冷;营受寒邪,胃中虚冷,故微微呕吐、心烦不安。症属阳虚兼表,治当扶阳解表。医生却认为肌表热甚,治疗时单用解肌发表药,致汗出亡阳,故烦躁不安,胃脘部痞胀硬结;表里皆虚,故骤然站起即感头晕,自觉肌表发热,苦闷不能安眠。医生仍不知道胃中虚寒、下焦寒甚,不循辨证论治规律,反而误用冷水浇灌病人身上,体表之热虽然可立即消退,却又引起寒栗震颤,须盖几床棉被。结果又导致汗出、头目昏晕、全身筋肉跳动、身体震颤。里寒因用冷水浇灌治疗而更甚,故出现腹泻不止,腹泻完谷不化,脱肛,呕吐,起卧不安,手足微有厥冷,身上发冷而心中烦躁。若治疗稍迟,后果不堪设想。
【评析】
本条讲虚入外感,误汗的变症。
【原文】
脉浮大,应发汗,医反下之,此为大逆也。
【译文】
脉象浮大,为表实邪盛,治疗时医生当用发汗法。却反而用攻下法治疗,这是严重的治疗错误。
【评析】
本条说明病在表者,不可下。
脉浮主病在表,大而有力,为正气不虚,能抗邪于外,故治宜因势利导,用汗法以散邪解表。病在表,反用下法,是逆其抗邪向外之势,必正伤邪陷,导致病变增重,这是治疗原则的违反,所以说此为大逆。
【原文】
病欲吐者,不可下。
【译文】
病泛泛欲吐的,不可攻下。
【评析】
本条讲病势向上,不可下。
治病应因势利导,欲吐为病势向上,不论虚症、实症,都不可用攻下的方法。
【原文】
夫病阳多者热,下之则硬。
【译文】
凡病属阳气亢盛的发热,不能攻下。若误用攻下,则会引起心下痞结胀硬的变症。
【评析】
本条讲阳盛偏热,误下的变症。
阳盛素质的人,易病热症,但必须是有形邪实,方可用下法;如仅是无形热盛,就只宜清而不可下,假使误下,则热陷于胃而胃气壅滞,所以心下痞硬。
【原文】
伤寒发热,口中勃勃①气出,头痛目黄,衄不可制,贪水者,必呕,恶水者厥。若下之,咽中生疮,假令手足温者,必下重便脓血。头痛目黄者,若下之,则目闭。贪水者,若下之,其脉必厥,其声嘤②,咽喉塞。若发汗,则战栗,阴阳俱虚。恶水者,若下之,则里冷不嗜食,大便完谷出;若发汗,则口中伤,舌上白胎,烦躁。脉数实,不大便六七日,后必便血;若发汗,则小便自利也。
【注释】
①勃勃:出气粗盛貌。
②声嘤:声音不明了。
【译文】
外感病,发热,口中热气勃勃而出,头痛,眼睛发黄,衄血不止,若想要喝水的,喝水后就一定呕吐,不愿喝水的,就会产生手足厥冷。若误用攻下,就会引起咽中溃烂生疮,其手足温暖的,还会出现泻下脓血、里急后重的症状。病人头痛目黄的,若误用攻下,就会导致双目紧闭懒睁。病人想喝水的,若误用攻下,就会引起脉厥、声音不清晰、咽喉闭塞疼痛;误用发汗,就会导致阴阳皆虚,出现畏寒战栗。病人不愿喝水的,若误用攻下,致阴寒内感,就会出现不思饮食、大便完谷不化;误用发汗,就会引起口中生疮、烦躁不安、舌生白苔等变症。若脉象数实,六七天不解大便的,是热郁于内,以后可能出现便血;倘若治疗时再用发汗法,则会引起小便自遗的变症。
【评析】
本条讲热淤入络,误治的变症。
辨可下病脉证并治
【原文】
大法,秋宜下。
【译文】
就一般的治疗原则而言,秋季适宜使用攻下法。
【评析】
本条讲适宜用下法的季节。
秋季属燥金司令,其气主降,万物开始渐入收藏之令,人体随着秋令的到来,也相应地起着变化,因此,关于疾病的治疗,有秋宜下的法则。但这不是绝对的,临床上还应根据具体症候和病机,选用治疗方法。
【原文】
凡可下者,用汤①胜丸散②,中病便止,不必尽剂也。
【注释】
①汤:煎剂。
②丸散:丸(或作圆),即丸剂;散,即散剂。
【译文】
凡可以用攻下药的病症,采用汤剂,比丸散剂力量大,疗效速。服攻下药得大便一通,就当停止后服,不需要服完全剂。
【评析】
本条指出在用药上选择剂型的重要性,以及服药后的注意事项。
【原文】
下利,不欲食者,以有宿食故也,当下之,宜大承气汤。
【译文】
腹泻,不想进食,因为里有宿食的缘故,应当治以下法,宜用大承气汤。
【评析】
因宿食而致腹泻的辨治。
宿食阻滞,一般应是大便秘结,今却发生下利,当亦属于热结旁流。由于宿食内停,胃气必滞而不和,所以不欲进食,因而即以不欲食,作为宿食的诊断依据。既然是宿食在内,自然不可见泻止泻,而宜通因通用,用大承气汤下其宿食,宿食去则腹泻自止。但本条叙症简略,还应参考有无腹部胀满疼痛、嗳腐吞酸、利下臭秽等症,才够全面。
【原文】
下利差后,至其年月日时复发者,以病不尽故也,当下之,宜大承气汤。
【译文】
腹泻愈后,到了次年的同一时间又复发的,这是病邪未除尽的缘故,应当攻下,宜用大承气汤。
【评析】
本条讲复发性下利的病机和治法。
下利已愈,有至来年同一时令季节日期和时间而复发的,乃因病根未拔,余邪未尽,至次年同样的自然条件下,下利复发。治疗这样的下利,必须逐其余邪,所以用大承气汤攻下。但是也必须注意没有其他虚症的,方可使用下法。
【原文】
病腹中满痛者,此为实也,当下之,宜大承气、大柴胡汤。
【译文】
病腹部胀满疼痛的,这是因为里有实邪阻滞,应当治以攻下,宜用大承气汤或大柴胡汤。
【评析】
本条讲里实腹满痛,治宜攻下。
腹满疼痛,为阳明燥屎阻结的主症之一,所以治宜大承气汤攻下;如果兼有少阳见症,可用大柴胡汤。然而腹满疼痛也有因虚寒所致,那就绝非攻下所宜。
【原文】
下利,脉反滑,当有所去,下乃愈,宜大承气汤。
【译文】
腹泻,脉反见滑的,为宿食停滞于内的征象,攻下宿食就可痊愈,宜用大承气汤。
【评析】
本条讲下利由于里实的,治当攻下。
脉滑主内有宿食,下利反见脉滑,从而断定下利不是虚候,而是里之实邪所致,所以说当有所去,下乃愈。这一经验,是十分可贵的。然而这仅是突出脉象,并不是说不要结合其他症状,还是应该综合全部病情来分析判断,才能避免误诊。
【原文】
伤寒后,脉沉,沉者,内实也,下之解,宜大柴胡汤。
【译文】
伤寒病瘥以后,脉沉有力,脉沉,标志着内有实邪,用下法可解,宜用大柴胡汤。
【评析】
病后内实,宜用下法。
伤寒后,指病解以后,此处只提出脉沉,作为内实用下的根据,是不符实际的,一定还有其他见症,这从“差后劳复篇”中“伤寒差以后,更发热,小柴胡汤主之。脉浮者,以汗解之,脉沉实者,以下解之。”得到印证。由此可见,发热当是必具见证,可能还有“心下急,郁郁微烦”以及胸中痞硬,喜呕等症,所以治宜大柴胡汤和解兼下。
【原文】
脉双弦而迟者,必心下硬;脉大而紧者,阳中有阴也,可下之,宜大承气汤。
【译文】
掌叶榕脉象左右都弦而迟的,是寒饮内停的征象,病人多有心下痞胀硬结。脉象大而紧的,是阳盛邪实的征象,可以攻下,适宜用大承气汤主治。
【评析】
据脉参症,确定是否可以攻下。
脉双弦主饮,脉迟主寒,今脉双弦而迟,症见心下硬,当是脾胃之阳不足,寒饮凝聚结于心下而为痞硬,自然非下法所宜。脉象大而紧,大为阳盛于外,紧主邪实于里,所谓阳中有阴,似指阳热亢盛,里气壅滞,所以可用下法,而与大承气汤。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