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伤寒论》特殊辨证思维方法探析+《伤寒论》难辨之虚实证辨证方法浅析  

2015-09-27 16:0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寒论》特殊辨证思维方法探析

发表者:赵东奇 855人已访问

伤寒论》是一部阐述多种疾病辨证论治的专书, 创造性地应用了多种辨证思维方法, 奠定了中医辨证学基础。在六经病证的论治过程中除贯穿使用八纲、脏腑、经络辨证外, 还应用了病证辨证、动态辨证、时相辨证、错杂辨证、反馈辨证等多种特殊的辨证方法, 为诊治各种疾病提供了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临床辨证思维方法, 从而使六经辨证能够广泛地适应于临床各科。本文主要从辨证思维学角度, 对《伤寒论》六经辨证中所包含的特殊辨证思维方法作以归纳。

1 病证辨证法 

即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的辨证方法。病, 是相对独立的诊断学概念, 是对在病史和临床表现上具有一定共同特征, 不因患者和地域差异而改变的一组临床表现的综合概括。证,则是对疾病发展过程中某一阶段病机特征的概括。在一个疾病的发展过程中, 可以表现出若干个相应的证。从病的全过程来看, 正是由一个个互相联系的证构成了疾病发展变化的轨迹。辨病, 是从总体上把握疾病的基本矛盾, 是对疾病全过程的纵向认识; 辨证, 则可掌握疾病某一阶段的主要矛盾, 是对疾病发展过程中某一阶段的横断面认识。《伤寒论》首创了病证辨证法, 张仲景正是从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入手, 来辨治六经病证的。如《伤寒论》六经病证的篇目皆曰“辨××病脉证并治”, 即明确体现了这一点。在诸经病证之下, 又根据病因、病位、病性区分为多种证候予以施治。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的病证辨证法, 具有纲举目张的作用,不仅对中医临床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而且对现代中西医结合工作也有重要的借鉴作用。

2 动态辨证法 

疾病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动态演变过程。因此, 只有用动态思维的方法去观察病情, 才能全面、准确地把握疾病, 进行恰当的施治。根据疾病的动态变化去辨证分析, 把握其发展趋势, 并指导治疗的辨证分析方法称为动态辨证法。

伤寒论》在六经病证的辨治过程中, 始终注意运用动态思维去观察六经病证的变化, 分析邪正消长及病理演变过程, 以明确病机, 进而判断其传变、转归及预后, 指导治疗。如第4、5 条都是从临床脉证的动态变化角度, 来判断疾病是否发生传变。尽管在受邪之初, 如果脉证发生了变化, 则说明疾病发生了传变; 相反, 尽管受邪已二三日,如果脉证没有变化, 则提示疾病没有传变。又如339 条则根据肢厥, 饮食、小便的动态变化判断热厥轻证的两种发展趋向。在伤寒阳热内郁之热厥轻证的病变过程中, 经过“数日”之后, 若肢厥消失而手足温暖, 小便由黄而转清长, 由不欲食而渐食欲增加, 则提示里热已除, 胃气已和, 病情向愈; 反之若见四肢厥逆加重, 并发生呕吐, 胸胁烦满, 小便仍然短赤等, 是邪热内郁加重, 病势加剧之征。

3 时相辨证法 

由于疾病都处于动态变化过程中, 在各个发展阶段, 其病位、病性、病机、证候特点及病势趋向各不相同。根据疾病在发生发展转归过程中的阶段性和时间性进辨证, 叫做时相辨证法。

伤寒是多种外感疾病的总称。外感病具有发病急, 变化快, 阶段性明显的特点。张仲景在运用六经辨证的过程中, 有机地融入时相辨证方法, 用以分析病机, 区别病期、病位, 说明发病形式、证候特点, 判断病势趋向等。六经病证, 是以六经所属的经络脏腑为依据, 综合多种因素对外感疾病的发展规律加以总结, 概括而成的六大病证类型。鉴于六经所属的经络脏腑及生理持点各异, 反映出的病证也具有明显的阶段性, 亦即在整个疾病演变过程中所处的病期时相不同, 因此按照病期时相就可区分六经病证。

太阳病见于外感病之初期阶段, 属表证; 阳明病是六经病中期阳热极盛阶段, 属于里热实证; 少阳病多见于六经病证中前期阶段, 属于半表半里之热证; 太阴病见于六经病证中期之虚寒阶段; 少阴病多值六经病变过程中后期危重阶段; 厥阴病多见于六经病变之末期阶段。六经病之病位, 统言之有表里之异, 分言之则有三阳三阴之殊。张仲景一般根据发病日数、病程长短以区别其病位。三阳病多处于疾病的中期以前, 初感邪气, 病势趋外, 其病程一般较短。三阴病或诸多变证, 病位较深, 一般发病时日较久。这是时相辨证法辨别病位的一般规律。病程是指疾病发生、发展、转归的自然时间期限。任何疾病都有一个自然期限, 伤寒六经病证亦592 陕西中医2005 年第26 卷第6 期不例外。如第8、10 条, 则提示太阳表证一般七日左右病情将减轻, 由病邪初解到正气恢复尚需三~ 五日, 故太阳病从发病至机体完全康复的自然病程约为十日左右。

4 反馈辨证法 

临床实践过程中, 根据初次诊断治疗后出现的各种反应而进行再次辨证, 从而进一步把握疾病本质的辨证方法, 称为反馈辨证法。按照患者服药后反馈的信息资料去进行分析, 综合判断, 是临床常用的思维方法。从哲学角度讲, 是通过实践以检验认识, 修正认识的再认识过程。《伤寒论》在六经病证的辨治过程中, 广泛地应用了这种认识疾病的思维方法。由四诊收集资料, 到分析、综合辨证, 得出初步诊断, 确定治法和方药, 是一个具体的临床医疗过程。鉴于医生对疾病的认识受主观或客观条件的限制, 初次诊断往往难以完全准确地把握疾病的本质; 况且诊断治疗正确与否, 也只有通过实践检验才能确定。所以患者在初次治疗后的种种反应, 就成为下次辨证的重要依据。张仲景特别注意收集病人用药后的变化情况, 并与原病证对比分析, 以检验辨证治疗是否得当, 以便及时地修正诊断及治法, 调整方药。214 条:“阳明病. . . . . . 小承气汤主之。因与承气汤一升, 腹中转气者, 更服一升; 若不转气者, 勿更与之。明日又不大便, 脉反微涩者, 为难治, 不可更与承气汤也”, 即是其例。针对错综复杂、暂时难以明确诊断的疑难病证,《伤寒论》多借助类比推理法, 把问题局限在可能性最大的范围内, 提出假设性诊断, 并施以相应的治疗。通过有目的地试探性治疗, 及时了解病人的反馈信息, 不断地修正原诊断, 最后达到正确认识疾病之目的。159 条是张仲景将反馈辨证法用于试探性诊治的典型条文。归纳反馈辨证法在《伤寒论》中的应用意义主要有验证辨治、试探诊治、了解病势、判断药效、提示治禁等几方面。

5 错杂辨证法 

疾病的临床表现是错综复杂的, 一般单纯的寒证、热证、表证、里证、虚证、实, 而大多呈寒热错杂、表里同病、虚实夹杂等情况。针对这些复杂的病情, 如果仅单纯的辨表里、辨寒热、辨虚实, 往往难以准确地把握疾病的本质; 只有将多种辨证有机的结合起来, 应用错杂辨证法, 才有可能准确地把握疾病的本质。所谓错杂辨证法, 是针对寒热错杂、表里同病、虚实夹杂等复杂病情所采用的辨证分析方法。《伤寒论》中有大量的表里同病、寒热互见、虚实夹杂等阴阳错杂的证候; 针对这些错杂证候, 张仲景善于应用错杂辨证分析方法, 创制表里双解、寒热并用、攻补兼施等治法及方药, 可谓开错杂辨证及治疗之先河。

学习《伤寒论》错杂辨证这种辨证思维方法, 掌握寒热并用、补泻兼施、表里同治的治法及散收并用、刚柔共济等特殊的药物配伍, 对于解决临床诸多复杂的疑难病证具有极大的指导价值。(董正华 杨 轶)

《伤寒论》难辨之虚实证辨证方法浅析

发表者:任辉杰 1306人已访问

关键词:伤寒论    虚实    辨证

今人时常感叹于伤寒论辨证的神奇,出人意料,特别是虚实辨证更是关键,实乃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那么仲景究竟是如何辨虚实呢,如何看来一派虚象却能用攻伐峻剂呢?笔者就此对伤寒论相关条文进行比较分析,发现大多仲景指出“此实证”“此为虚”之类,多为相对难辨之证,故而指出以示后人,本篇亦仅就此类证候对伤寒论的虚实辨证特点进行探讨,以便于更好地掌握运用和指导临床。

切脉象辨虚实

脉诊作为中医四诊之一,自古为医家所重视,但因其晦涩艰深,人往往“心中易了,指下难明”,甚而“相对斯须,便处汤药,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伤寒论》则以大量的条文证明脉诊之于辨证的必要性,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不止体现了仲景对脉诊的重视,更在提醒后人要重视脉诊,如此方可全面辨证,准确辨证。这样的条文很多,在此仅举数例。如《伤寒论》第23条:“……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 以脉微辨正虚,此时脉微为主要矛盾,则此恶寒当为阳虚失煦,切不可以恶寒而不见脉微,断为表证,实证,及汗之,吐之,下之,则犯虚虚之谬矣。仲景乃是虑及后人易见恶寒而难察脉微,特于此处指出“此阴阳俱虚”,以戒于此。又如115条:“脉浮热甚,反灸之,此为实。实以虚治,因火而动,必咽燥唾血。”此处很可能病家是一派虚象,独脉浮热甚,医者却不察其“脉浮热甚”,致误信其假虚之象,故以灸治之,以致“实以虚治”,动火动血,即如116条之“微数之脉”尚“慎不可灸”,何况此处之“脉浮热甚”,可见中医诊病忽视脉诊实不足取,仲师当时即已察觉此风,乃出此言以纠时弊,可知圣人虑之至真至远。

同样能否察得实象中之微虚之脉亦是能否正确辨证的关键,而又最终对疾病的治疗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第30条:“问曰:证象阳旦,按法治之而增剧,……谵语。……寸口脉浮而大,浮则为风,大则为虚,风则生微热,虚则两胫挛。……” 伤寒辨脉法云“若脉浮大者,气实血虚也。”表证兼有里虚,如不知里虚而徒解表,则诸证转剧更伤阴血,证治向左,则祸不旋踵。证中虽有谵语之阳明内结,却不可不察脉浮大而徒用通里泻下,正如伤寒辨脉法所述“寸口脉浮大,而医反下之,此为大逆。”

在脉诊过程中仲景更重视尺脉在辨证中的地位,《伤寒论》以不少的条文提醒后人不可忽视尺脉的诊察,如第49条:“脉浮数者,法当汗出而愈。若下之,身重心悸者,不可发汗,当自汗出乃解。所以然者,尺中脉微,此里虚,须表里实,津液自和,便自汗出愈。”仲景由尺中脉微得出“此里虚”,下之则“身重心悸”,虽有脉浮数,亦不可发汗,可见尺脉在此类证型中的提示作用举足轻重。又如伤寒论第50条“脉浮紧者,法当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迟者,不可发汗。何以知之然?以荣气不足,血少故也。” 由“尺中迟”而知“荣气不足,血少”,“夺血者无汗”尽人皆知,如不能准确判断此尺中迟,但见脉浮紧而汗之,则不免伤人于无形。可见圣人所言“按寸不及尺”实非过虑,如此漏掉许多很重要的信息而导致错误的判断和用药。

此外,脉证不能统一甚至相反时的脉诊对于指导疾病诊断治疗及预后意义尤为重大。在此仅举两例以资佐证,《伤寒论》第214条:“阳明病,……明日不大便,脉反微涩者,里虚也,为难治,不可更与承气汤也。”及369条:“伤寒下利,日十余行,脉反实者死。”前者仲景明确指出虽有不大便,但不可与承气汤,因之里虚,此处脉反微涩即为辨证之关键,后者则由“脉反实”判断疾病的预后。

观药后辨虚实

观察病家的服药反应以作为辨证依据,在伤寒论中有多处发挥,仲景不仅用来辨虚实,多种辨证中都有用到。这种方法对于辨别临床中的模糊证型及难辨之证,有其独到之处。在此仅举与虚实辨证相关的条文,《伤寒论》第243条:“食谷欲呕者,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得汤反剧者,属上焦也。”此条中由“食谷欲呕”等症,医家仅可辨知“属阳明”,但究属上焦还是中焦,则难于辨知,但仲景示于后人此时可予吴茱萸汤,如“得汤反剧”,则可确定属上焦。在此我们当首先认识和掌握这种辨证方法,于临床中注意从患者的服药反应获取信息,至于何以如此则根本原因在于各方有其严格的适用证型,此处吴茱萸汤乃是主阳明虚寒之剂,得汤反剧,可知非阳明虚寒,当属上焦,或为“太阳之表热”,抑或“上焦隔膜中之热”,则均属热实证,因“上焦主内”,“胃为之市” ,二者均可致“食谷欲呕”,仲景意在非此即彼。

观察病家的服药反应亦可用于测知疾病的虚实转化,及时调整用药以取得更好的治疗效果。这和因人因地因时制宜的基本原则是根本一致的。如伤寒论第68条:“发汗,病不解,反恶寒者,虚故也,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及第70条:“发汗后,恶寒者,虚故也;不恶寒,但热者,实也。当和胃气,与调胃承气汤。”原为表证,当以发汗解表治之,病不解,反而更加恶寒,仲景示人以此为里虚,但未发汗时虚证不明显,及发汗后虚者更虚,成为主要矛盾。同样,发汗后不恶寒但热者,胃家实已成为主要矛盾。可见及时感知服药反应,并作出分析判断,对良好的临床疗效的取得何其重要,因为许多疾病并非可一药而愈,而往往是在不断的调整治法后才获效。如第194条:“阳明病,不能食,攻其热必哕。所以然者。胃中虚冷故也。以其人本虚,故攻其热必哕。”第380条:“伤寒大吐大下之,极虚,复极汗出者,以其人外气怫郁,复与之水,以发其汗,因得哕。所以然者,胃中寒冷故也。”前者由攻其热必哕得知胃中虚冷;后者则由“发其汗,因得哕”得知此系胃中虚冷,此时当祛邪兼顾扶正。

审既往辨虚实

仲景在辨证中极重视既往之治疗,特别是有无经过汗吐下之治法,一方面汗吐下易于伤正,可以之辨别有无正气之损伤,并在以后的治疗中注意顾护正气,至少祛邪而不伤正,另一方面,仲景示人以汗吐下之剂虽非虎狼之药,亦不可随意为之,必须明辨其证,确有可汗吐下之证方可用之。如伤寒论153条:“太阳病,医发汗,遂发热恶寒,因复下之,心下痞,表里俱虚,阴阳气并竭,……”汗之则易表虚,下之则易里虚,此医之共识,确有可汗下之症汗之下之则效如桴鼓,汗下不当则易伤人正气。

明确既往之治疗还对某些疑似难辨之证亦有鉴别作用。如153条,唯知“医发汗”“复下之”,方可明“心下痞”乃是“表里俱虚”之虚痞。

明确既往之治疗亦可对病程中出现的情况作出合理可信的判断和解释。如伤寒论第38条下大青龙汤之服法:“一服汗者,停后服。汗多亡阳,遂虚,恶风烦躁,不得眠也。”阳虚不固则恶风,阳浮于外则烦躁,阳不入阴则不得眠。此处主要是从既往辨虚证,有发汗太过的病史,如不了解曾发汗,但见“恶风烦躁,不得眠”则难免会疑惑。

察反常辨虚实

现代临床诊断中重视阳性症状和体征对于提示某种疾病的意义,同时也重视阴性症状和体征对于排除某种疾病的意义。伤寒论不少条文中有“反”字,乃仲景示后人此系反常症,亦是辨证的紧要之处,故明示之。至于其难于理解之处,参照上述之现代诊断学的鉴别方法或可有利于对这种辨证方法的理解。此反常症状之条文大多为脉症不一时的辨证分析和病机解释,如《伤寒论》第105条:“伤寒十三日不解,……若小便利者,大便当硬,而反下利,脉调和者,知医以丸药下之,非其治也。若自下利者,脉当微厥,今反和者,此为内实也,调胃承气汤主之。”此条有“反下利”和“反和者”两个反常症,小便利者,大便当硬,反下利,加之脉调和,可知正气未损,当为“医以丸药下之”,而非“自下利”。下利,如属虚寒利,脉当微厥,脉反和,而知证属肠虚胃热。又如第122条:“病人脉数,数为热,当消谷引食,而反吐者,此以发汗,……以胃中虚冷,故吐也。”脉数当消谷引食,而反吐是辩证的关键,当两者结合辨识何者为真何者为假,何者为主何者为客。他如第214条,369条,不一一列举。

不仅应用于脉证相反时,此方法广泛应用于临床辨证中,关键在于准确定位何者为反常症状,这有赖于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对疾病发展转归的熟悉和理解。如第121条:“太阳病吐之,但太阳病当恶寒,今反不恶寒,不欲近衣,此为吐之内烦也。”太阳病当恶寒,知此乃知“不恶寒,不欲近衣”为太阳病之反常。六经病各有其必然症,不出现或出现他经症状则多可视为反常,如第196条:“阳明病法多汗,反无汗,其身如虫行皮中状者,此以久虚,故也。”在此不一一举例,仅为说明方法而已。

以上微举数例,从脉.证.治等方面浅谈了伤寒论辨虚实证的方法,切实感到仲景辨证之微妙和用心之良苦。限于篇幅,加之个人能力不足,在此不可能悉举伤寒论之辨虚实的精华。

参考文献

①李培生.伤寒论讲义.第一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

②郭霭春,张海玲.伤寒论校注语译.第一版.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6:164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