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国学堂—文化太美—天象原理与风水学第五讲文字版  

2013-02-06 16:57:53|  分类: 中医太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学堂—文化太美—天象原理与风水学第五讲文字版

主讲:张一指     主持:梁 冬

播出时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之声 2009-11-08 23:00~24:00

整理人员:墨者、慧从卢溪、晓杰、猪光宝器、雪狐、敦敏、文清、佩之

音频及同步字幕下载:http://hi.baidu.com/eajian/blog/item/239ba94b79462afa83025c5c.html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依然是有请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客座教授张一指老师和我们分享《易经》的“六十四卦”。感谢张老师到我们现场,谢谢张老师。
       张一指:好,谢谢。
       梁冬:那个,在上一周的时候,我们从“豫卦”讲到了“颐卦”和“大过卦”。
       张一指:对!
       梁冬:讲到颐卦和大过卦呢,我记得你当时说过一个很有趣的一个现象:颐卦呢,你看上去呢,就是,它上面是一横,最下是一横,中间是四个两横……
       张一指:阴爻。
       梁冬:阴爻,就是阴爻嘛。上下都是阳爻,中间四个阴爻。你把它比喻成为一个“张开大口”的意思。
       张一指:它的象,感觉起来就是张开嘴巴吃东西。
       梁冬:对!
       张一指:阴虽然是虚的,小的,但是呢,多了也会塞住你。
       梁冬:对!
       张一指:比如说,你吃一个面包,你看着好像面包就是虚虚惶惶的,但是给你一大块面包,也照样会塞住你,
       梁冬:对,果冻也能塞死人!
       张一指:是,是这样子,呵呵,果冻也能塞死人。
       梁冬:哈哈!所以呢,因为如果你对这个困难判断得不够的话,觉得好像很轻松的话呢,之后出现的问题就会是“大过”。
       张一指:对。
       梁冬:大过这卦呢,跟颐卦很不一样,它正好是相反的。
       张一指:相错的。
       梁冬:相错。怎么个错法呢?
       张一指:就是最上面的和最下面的正好变成阴了,中间的变成四个阳了。
       梁冬:噢!就是说,所谓的错综复杂,错综复杂呀,啊,“错”卦呢,指的是呢……
       张一指:完全不一样!
       梁冬:完全不一样,这个位置是阳爻的,就改成阴爻,这个位置是阴爻的,就改成阳爻。
       张一指:对,对,对!
       梁冬:正好相反的,这叫做错卦。那么现在看到的大过卦呢,就是上面和下面都是阴爻,中间四个阳爻。
       张一指:这也好比是拿筷子夹鸡蛋,是夹不住的。
       梁冬:噢!
       张一指:你那个力量太小。
       梁冬:对。
       张一指:因为阳太壮大了,必然呢,就是“蚂蚁撼大树了”,就像一个蚂蚁去撼动大树是撼不动的。所以,往往是癫狂之象,颠覆之象。
       梁冬:就是大过?
       张一指:大过!
       梁冬:那何为大过呢?
       张一指:就是从事了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诶,你本来力量很弱,力小而承大,就承载的大,必然是不能胜任嘛,就是癫狂。
       梁冬:很多年轻的朋友呢,由于命运使然,一下子呢,在二十来岁,刚刚出道的时候呢,就被赋予很重要的责任。表面上看呢,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但其实由于他的能力还不够,所以呢,对他来说呢,他一定会犯很多的错误。
       张一指:就是力所能及和力所不能及。他是承载不了的,阳太壮大了,阴是把它拿不住的,驾驭不了。那必然是出现大的过失,也就是癫狂之象。
       梁冬:嗯!
       张一指:也有很多这样的,现实生活中碰到就是这样的,比较典型的成语故事“螳臂挡车”。
       梁冬:嗯!
       张一指:就是螳螂,很小的一个昆虫,它竟然想挡住一个车子的去路,那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一种狂妄。“夜郎自大”,这都是大过之象。那么,联系到我们身边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比如,有的人拥有了很大的财富,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怎么办,他往往也就癫狂了,过失了,导致了灾难过来了。这对于我们是一个启发吧
       梁冬:对,搂不住!就是一句话,搂不住!
       张一指:搂不住,驾驭不了。就是你这个,两边是阴爻,中间是阳爻,阳太重了。
       梁冬:而且呢,阳和阴的关系是这样的,就是说,我理解啊,因为阴是往里收的,阳是往外凸,往外张的。“阳者,扬也”嘛,就是说,开扬的意思嘛,阳者扬也。“阴者,隐也”,就是阴呢,是往里收的。所以,如果你的外面是一层很薄的纸,但是,你要包住里面巨大的,往外冲破的那种能量的时候呢……
       张一指:你是包不住的。
       梁冬:你是搂不住的嘛。所以呢,就出现了大过。
       张一指:对,所以呢,我觉得,从这角度讲,我突然觉得比尔?盖茨挺圣明的。
       梁冬:对。
       张一指:把那个财富呢,就捐给社会——慈善化。如果他留给他的子孙的话,他的子孙会撑死。
       梁冬:搂不住。
       张一指:就会被财富压住,压死,驾驭不了。就是突然得到了,驾驭不了,完全力所不能及,承载不了。
       梁冬:对,巴菲特也是这样嘛。
       张一指:所以说,他们都是。这是成功以后呢,就是把社会财富~把财富呢,社会化。诶,就是自己呢,成就一番,像抛物线一样的,从零开始到了最高点,然后再抛完。诶,这可能是一个真正的精彩的人生过程。
       梁冬:这个跟西方的,啊,很多哲学有关系。在基督教认为呢,清教徒认为,这个人呢,你在社会上获得的财富,这些财富都不是你的,尽管这个时候,在你的银行账下。但是呢,你只不过是社会财富的看守者。这个阶段呢,聚集到你那里呢,是给你有使命的,让你做一些你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自己花,花掉了。
       张一指:如果你把它不释放出去,不还原于社会的话,恐怕这会对你不利。就是完全像“大过”一样,承载不了。阳太张扬了,你拿不住。这是“大过”,是第二十八卦。呃,这个孔子《序卦论》呢,把《易经》的六十四卦,分成了《上经》和《下经》。《上经》呢,分了三十卦,《下经》呢,是三十四卦。他不是一半一半的分啊。为什么要分三十卦?因为《上经》的最后两个卦呢,是“坎”和“离”,就是重“坎”卦和重“离”卦。三爻画的“坎”卦呢,是一个阳爻,在中间,两边两个阴爻。那么六爻画的“坎”卦呢,就是两个这样的“坎”卦叠起来,叫坎重卦。我们刚才讲“大过”会导致什么结果?就是下陷,掉下去。掉下去——沉陷,“坎”就是掉下去,沉陷的意思。因为“坎”的五行属水。水呢,是往下走的。所以“坎”就往下走,这是“大过”所必然导致的,有了过失以后呢,就沉陷了。
       梁冬:沦陷。
       张一指:沦陷。这就是“坎”卦。所以这“坎”卦跟在“大过”卦之后。第三十卦,《上经》的最后一卦就是“离”卦,就是沉陷了怎么办?“离”是攀附之象。为什么有攀附之象呢?它的卦的形象上看,是一个阴爻处在两个阳爻中间,就两个阳爻可以把一个阴爻给驾驭起来,就托起来。那么阴爻对阳爻来说就是攀着你,附着你,这是卦的象。而它的意义呢,“离”卦的五行属火。我们知道,火着了以后,火焰往上走。就“坎”下而“离”上,连起来解释呢,就是“坎”卦是掉下去,“离”卦是爬上来。这就是《上经》的最后两个卦。结束,画个分号,《上经》为止,三十卦。
       梁冬:说到离卦这个地方呢,就是我之前听到,王博(音)老师讲的一个东西,他说,这个“离”呀,就是“离”火,“离”火麻。这个火这个东西呢,很有意思,它的确有攀附性。比如说,我手上点了一个火柴,这个火呢,拿去点纸呢,这个火就从火柴到纸上了,再从纸呢,又到别的地方。它是由此及彼,由此及彼的那么一个一个……
       张一指:诶,它得永远有承载之~必须有东西承载它。
       梁冬:对,但是呢,火苗必须要有个东西可以承载它。
       张一指:啊,它自己单独不能存在的。永远都有个东西去承载它,它得有个载体,就是攀附一个东西。所以“离”为火,“离”与火为附,攀附一个东西。真正代表火的东西是不能单独存在的。
       梁冬:火是自己不能立的。
       张一指:诶,自己不能立,它必须攀附,要有载体,驾驭它,承载它,它才能着起来。那么你点个火柴,点张纸,纸成了承载的载体。所以这就充分证明了它的攀附性,火的攀附性。
       梁冬:那水的特性是什么?是往下的渗透性吗?
       张一指:渗透性。就是永远往下走的,渗、润、穿、浸润,所以是叫“坎”下而“离”上。因为“坎”的五行属水。在卦象上的话就是,你一个阳沉在两阴中间的话,就沉陷嘛,那么一个阴沉在~放在两个阳爻之间的话,叫攀附嘛。这也能够完全理解,就象和意是完全相通的。这就是《上经》结束了。总结一下呢,就是,《上经》为什么以“坎”、“离”结束呢?这个孔子六十四卦的解释呢,在宋朝一个程子,就二程啊——朱熹的老师。他们的解释呢,就是孔子为什么这么排列?分成《上经》、《下经》?“乾”、“坤”是天地阴阳之本,而“坎”、“离”呢,是天地之~阴阳之成质。就是已经成了的质地,质量的“质”。什么意思呢?就是有了天地以后啊,最先诞生的物质就是水火。
       梁冬:那为什么中间还经历了这么多,一会“师”啊,“蒙”啊,“巽”呢,等等,等等。
       张一指:就物质而言,它最先诞生的纯物质就是水火。万物之先呢,是从水开始。生命是从水开始的。有了水以后呢,火能够是让这个有水的生命呢,质化。诶,这个在讲这个《河图术》的时候,把火放在第二位,叫水一火二嘛,天一天生的是水,就宇宙间诞生是……
       梁冬:天二生火?
       张一指:诶,先诞生的是水,然后水有了以后呢,火能够让这个水质化。所以你看任何东西在胚胎时期都是苦的,为什么是苦的呢?它加了火的成分,火的味儿是苦的。火味儿苦,你上火了会嘴苦嘛。所以呢,这个天地之间,最初的物质,就是阴阳之成质呢,就是水火。说阴阳,也可以是说水火。而恰好水火这两样东西呢,都是虚的。物质的诞生呢,从无到有的,从虚到实的,所以老子在说的时候,他说,“无名为天地之母”啊,你要问天地的母亲是什么?那是没有名称的,是无形的,无象的。而“有名为万物之始”,有名乃万物之始,万物一开始就有了名称了,哦,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而万物开始,生命开始最先的本质的东西呢,就是从无形往有形转化的过程,就是水和火。水和火呢,介于无形和有形之间。因为,刚才讲,火呢,要借助一个载体附着,而水呢,你是抓不住的。水火是天地的阴阳的成质。讲一个东西更好理解了……
       梁冬: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对不起大家,稍事休息一下,马上回来,请张一指老师用举一个例子跟我们讲,什么是水火?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张老师刚才讲到,讲一个东西跟大家分享一下,讲什么呢?
       张一指:就说,今天为什么我们把去买商品叫做买东西?这是一个与我们这个水火有关的东西。
       梁冬:是吗?
       张一指:诶,为什么这么讲呢?东和西呢,它在方位上,代表的是方位,我们地球的方位的东和西,而东面呢,在我们地球上的方位上来讲呢,五行里面属木,西面的五行属金,在我们地球自身的方位里面,东面属木,西面属金。而木和金这种物质呢,它都可以看得见,拿得着。那么我们地球的方位,南面是属火的,北面是属水的。这个水和火刚才讲,它拿不住,它是无形的。物质的开始是从无形到有形的,水和火是在最先的,它拿不住。所以呢,引申到方位上去,我们后来只能买“东西”。它有金和木的成质嘛,我们不能买“南北”。因为给你水和火你都拿不住啊,尤其给你火,你是拿不住的。
       梁冬:所以说,说你这个人不是东西,那也就是骂人的话啦。
       张一指:就是你是无形的,琢磨不透的嘛。
       梁冬:拿不住。
       张一指:拿不住嘛,无法去驾驭和揣摩嘛。
       梁冬:对,真不是个东西。
       张一指:那么买商品,就是东和西呢,就是我们确实拿到了,水和火都是拿不住的,它是从虚到实的转换,就是天地之成质,是从无形到有形的。
       梁冬:这样的呀,是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的。所以呀,就是看似平常的东西,就怕你认真的问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张一指:叫所以然吧。
       梁冬:所以然。好,讲到了,孔子讲到的这个前三十卦,就是《上经》,就是从乾、坤到坎、离,这样的一个变换。
       张一指:诶,乾、坤为阴阳之根本,坎、离为阴阳之成质。《上经》结束。讲的都是天道。那么《下经》开始呢,就要讲人事了。
       梁冬:怪不得,怪不得。
       张一指:诶,要分开,上下经的,人事从哪里讲起呢?这个,大家可以想一下,人事嘛,
       梁冬:都是父母喽?
       张一指:男女情爱,从男女情爱开始讲起的。人伦发端,男女生育之情啊。
       梁冬:对,“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张一指:哎,对对对!从这儿开始讲起人伦之道。天地之道从乾坤讲起,人伦之道要从男女情爱讲起,这才是人伦生育发端之初。这个《下经》的第一卦,《易经》,孔子《序卦传》中的第三十一卦,叫做“咸卦”。
       梁冬:“咸”。
       张一指:先说这个xián是哪个xián,xián就是咸阳的“咸”。
       梁冬:感情的“感”没有“心”。
       张一指:没有“心”。而这个,在所有的解释里面,“咸”就是感情的意思。
       梁冬:那为什么没有“心”呢?
       张一指:诶,你问得太好了!为什么,他解释就是,“咸者,感也”。它必须用咸,而不能用感。
       梁冬:为什么?
       张一指:这个在卦诞生的时候就叫咸卦,不叫感卦,但它表达的意思就是感。我们先看这个卦的组成吧。这个卦的组成,上卦是个“兑”,“兑为泽”,为少女,在人事上为少女。而下卦呢,是一个,“艮”,“艮为山”,对应人事的时候呢,为少男。诶,你一看就是少女和少男在一起的卦,那就是感情的卦。但是为什么叫“咸”而不叫“感”(就是感情的“感”,没有“心”)?里面有两个基本含义。第一个基本含义,这个,感啊,感情啊,真正的感情呢,是无心的概念。你如果加了心的话,就是你有动机不纯了。男~少男少女在一起,互相有好感的时候,完全无欲的,无心的。
       梁冬:太对了,全然的生理反应。
       张一指:诶,他就是完全没有任何动机的一种好感。
       梁冬:就是——这男孩儿就觉得这女孩漂亮,女孩儿就觉得这男孩帅。这是中学生时期,哈,没有那种功利心。
       张一指:情窦初开,没有任何功利心。
       梁冬:不看说,你爸干嘛,我妈干嘛的,也不看你成绩好坏,就两个人喜欢,需要理由吗?
       张一指:对,对,对,不需要理由,无心的。
       梁冬:有理由,就是有心了。所以呢,“咸”呢,是指那样的一种……
       张一指:必需是无心的感情。
       梁冬:那是很纯粹的,哈?
       张一指:这是人伦发端之初嘛。情窦初开,那是最美好的,完全无心,没有任何动机和邪念。
       梁冬:就是,一个眼神看过来,就来电的那种,是吧?
       张一指:诶,对,对,对!
       梁冬:就那首歌,“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张一指:哈哈!
       梁冬:哈哈!“只要你一个……”好,继续!
       张一指:讲一个小故事,啊。这个,两个秀才要去考试,看能不能考中状元,到一个测字先生那儿去问字。一个秀才就先问了,说呀,“这个,我要考试,你看我能考中吗?”心里没底嘛,测个字。然后,先生说,“你写个字,测一下。”他就写了个“串”(一连串的那个“串”,串起来那个“串”)。这先生一看,是望文生义呀,说,“哦,你能够连中,恭喜你呀,你可以连中两元啊!”说,“怎么讲?”说,“你看这个‘串'啊,是把两个串起来了嘛,必然是连中两元……”说,“你中完乡试,还可以中省试的。”就是,可以中得进士,可以连中两元,都能考中。“很好,恭喜你!”旁边一个秀才一看,这个,不以为然啊,说,“你这个解释太牵强了,‘串’就是连中两元?”不服气吧。然后,他也说,“我也问一下,我也要考取功名,秀才,考取功名,我能不能考中?”先生说,“那你也写个字。”他拿起来也写了个“串”。这时候先生说了,说是,“哎呀,不好,大事不好,你将会灾难临头啊!”
       梁冬:怎么会呢?
       张一指:诶,这个,他秀才也这么问。说是,“岂不怪哉!刚才那个秀才写了个‘串’,你说他能连中两元,我依然写了个‘串’,你就说我有灾难、灾祸到来,你做何解释?”先生说了,说,“那个秀才,前面写‘串’的那个秀才,他是无心的,他必然是连中两元。你此番写‘串’的时候呢,你是有心的,要把那个‘心’给你加上,成了‘患’了。‘串’下面加个‘心’……”
       梁冬:就是“患”。
       张一指:“你就得有患,患就是灾也。”结果,果真如此。
       梁冬:所以说,中国古代测字,他也是一种心理感应?
       张一指:就同一个字,他可以给出不同的结果来。据说,当年曾国藩呢,这个,也有一个测字的故事。
       梁冬:是吗?
       张一指:诶,他是这么记录的。说这个……
       梁冬:话说……
       张一指:话说吧,呵呵!曾国藩呢,对这个街边摆测字那个先生呢,不以为然。他就好奇嘛,他识人,善于用人,识人。他就打发他的随从啊,就去旁边看。他就路过的时候,看一个测字先生。那个,有人呢,就写了个囚犯的“囚”。测字先生就说,“哦,人在牢中啊,这是有牢狱之灾的。”曾国藩呢,就特别不以为然,说,“这些人太……”
       梁冬:太低级。
       张一指:“太低级了,这,望文生义,在那儿骗人啊。”然后,这个是,打发随从,说,“你去依然写一个囚犯的‘囚’,看他怎么说。”诶,曾国藩的随从呢,就来到这个测字先生跟前,也依然写了个囚犯的“囚”,说,“测个字。”这个,测字先生就告诉他说,“你是一个随从,你是跟着一个大人物,随从。”曾国藩听了以后,就很诧异。说,“同样一个字,他居然断出了两种不同的结果。”
       梁冬:对。
       张一指:而且,给他的这个随从断得居然很准——他就是个随从啊。
       梁冬:对。
       张一指:曾国藩就特别地好奇。他自己呢,也就前去写了一个“囚”,也就是前去一探究竟嘛。他说,“先生,我也测个字。”他依然呢,写了个囚犯的“囚”。
       梁冬:对。
       张一指:这个测字先生说,“啊呀,大人,不知大人驾临啊,大人一定是高官厚禄啊,重权在握。”
       梁冬:为什么呢?
       张一指:同样一个字,断了三种结果。
       梁冬:他怎么断的?
       张一指:一个是囚犯,一个是随从,一个是大人。
       梁冬:对。
       张一指:那么,曾国藩就特别好奇,就一问究竟啊。诶,说,“先生,后面两个字,写囚犯的囚,都是我派人写的。第一个是你随便说了,我以为你是来糊弄人的。但是你在后面,第二个‘囚’和第三个囚犯的‘囚’断得都这么精彩,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个测字先生就对他说了,说,“第一个写囚犯的‘囚’的那个人的那个字,‘人’在里面是晃晃悠悠啊,颤颤巍巍呀,必然是牢狱之灾,已经困于其中了,没法解救了。诶,你派的那个人呢,写的那个囚犯的‘囚’,那个‘人’在边儿上……”就旁边嘛,都不在中间,在那个“口”字的边儿上,那必然是随从,不能按牢狱去断。”那么说,“我写的囚犯为什么成大人了,为什么有权在握呢?高官厚禄呢?”他说,“大人,你写的这个囚犯的‘囚’,那个‘人’字出了头了。”
       梁冬:哦。
       张一指:都~那个“人”的那一撇,都出了那个“口”字了,就是到口外面了,这就是大官在握呀,你一口说了算的。人能够驾驭“口”了,而不是人在“口”中,是人要去驾驭“口”了。人口人口嘛,你能够驾得住人口你是~
       梁冬:喷薄欲出那个气势。
       张一指:就是他写的时候呢,一笔带出来了。就是那个“口”,简直装不下那个“人”了。
       梁冬:以前呢,我们觉得呢,这个东西叫新~叫封建迷信啊。现在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们可以做某种的揣测,就是说,比如曾国藩在写这个“囚”字的时候,它那个“人”字呀,无意之中,他写得比那个“口”字还大。
       张一指:喷薄出来了。
       梁冬:那说明什么呢?其实他有一个心理投射。他认为,就是说,他在写这个“人”的时候呢,投射的是我。他觉得~这个“人”实际上是什么呢?是一种外化的表现,是我的,那个内心的那个“我”已经突破出来,已经喷薄欲出,已经超越了一些限制,已经就是说,变成是一种超脱的那种“我”——是谓“大人”嘛。
       张一指:对,大人,真是大“人”、“口”嘛。人大口小嘛,那么也可以,或者说呢,他这个测字先生在观察的时候呢,就是~他一个“口”写的时候,可能笔比较~笔触比较细、淡。而“人”呢,可能比较粗和浓,那么写得也比较凸现,那必然也是“大人”呀。你看人往口字上一凸起就是大人了嘛,必然是有权在握的人嘛。所以这个是很有道理,在当时那个~那个身份的鉴定就在那一刻表现出来了。
       广告片花……
       张一指:好,我们回到我们这个话题说“咸”吧。
       梁冬:啊,“咸”——没有“心”的“感”。是吧?
       张一指:没有心的感。
       梁冬:所以,之前说,“咸者,感也。”是吧?其实,我觉得更精准的说法应该是,“咸者,无心之感也”。哈哈!
       张一指:对,对对对对!还有第二个意思。
       梁冬:是什么意思呢?
       张一指:他用“咸”不用“感”的原因,还有第二个意思,就是朴实性。这个,古人认为呢,感情不是人类独有的。三千大世界——人类大世界、动物大世界和植物大世界,都是有情感可言的。那么为什么要用“咸”不用“感”呢?“咸”有普遍的意思,“皆”的意思。老少咸宜嘛,就是“都”的意思。就是都有感情,不是人类独有,所以不能用“心”。用“心”的话成了专制的感情了,没有这个普遍的意思了。而把“心”去掉呢,具有朴实性,老少咸宜呀。
       梁冬:虚其心嘛。
       张一指:大家都需要,都是拥有感情的。
       梁冬:有道理。你看那个,有那个磁石呀,磁铁石呀,“砰”,就吸在一起的。那为什么叫磁石呢?就是它中间是有“感情”的磁石。
       张一指:这就有阴阳的吸附嘛。
       梁冬:吸附,它不能说用心去吸附。它就是“性”上的,因为它是阴的,因为它是阳的,所以它就吸在一起。
       张一指:在物理学上叫,同性相斥嘛,异性相吸嘛。
       梁冬:对!所以呢,这个“咸”呢,说它是一个普世性的东西。是世间万物都皆因为它自己的“性”——本性,不一定因为它有心,是因为它有这个“性”。
       张一指:本来面目就是吸引——互相吸引。
       梁冬:对!所以,以前的那个刘力红老师呀,有一次呢,到我们这个节目里面来讲这个“身”、“心”~“身”、“心”、“性”的关系。他说心和性呢,还是不同层面的。当时我就不理解,现在我就越来越理解了。“心”呢,还是有理性的成分,还是有主观意识的成分。而性呢?是先天的……
       张一指:本能的东西。
       梁冬:是本能的,甚至是超越人的。
       张一指:对。是与生俱来的,本能的东西。所以,真正的感情,第一,无心。第二,它是朴实的,不是人类独有的。
       梁冬:嗯,生命本能系统。
       张一指:诶,它用“咸”而不用“感”。但这个咸卦,表示就是感情。因为《下经》讲的是人伦发端嘛,要从男女情感交合开始说起。好,现在再看这个感情是怎么个表达法?少男少女是必然的要素了,这是两个必然的元素,男女交合才能够繁衍人类嘛。但是,位置就不一样,这是很有意思的。这个……
       梁冬:少女在上吗?
       张一指:诶,兑为少女,在上,叫泽山咸。艮为少男在下。
       梁冬:就是咸卦也很有意思,它是两个……两个卦组成的。上面呢,是水……是少女的水卦,是吧?
       张一指:泽,兑为泽。
       梁冬:泽,就是说,像泽一样那个兑,兑泽那个那个卦叫上卦。下面呢,是艮卦,
       张一指:艮为山,为少男卦。
       梁冬:为少男卦。就是,跟大家补充一下,啊,《易经》呢,它是一个互相比喻的一个系统。就是说,咸卦,它其实是由艮卦和泽卦,上面是泽,下面是艮,来组合的。而这个艮呢,又可以比喻为少男,这个泽呢,又可以比喻为少女。
       张一指:这个问题呢,我们以后再讲,这属于八卦万物类像。我们前面……最早也讲过,八卦之所以无所不包,是因为它只有符号,抽象到了只有符号,所以它有无限大的外延,可以类像万物。我们说在自然界,兑为泽,代表的是自然界,兑为泽,艮为山,自然物像。但对应人事的时候,兑成少女了,艮就成少男了。今天我们说,比如说有首歌上唱: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阿里山的小伙壮如山嘛。
       梁冬:所以水呢,要取的是灵动。山呢,取的是墩实。
       张一指:墩实、厚重。
       梁冬:所以,这个地方,我们可以稍微展开讲一下啊。家里面有小朋友,培养,如果是个女儿呢?要朝灵动方向培养。男孩子呢?要向墩实方向培养。你把男孩子培养得太过机灵呀,把一个女孩子培养得太过憨厚啊,都不好。
       张一指:阴阳都不协调了,都不平衡了。
       梁冬:对,是吧。
       张一指:这个应用是个很有道理的应用。
       梁冬:很有道理的!
       张一指:男孩子一定要伟岸、傲然、个性独立。象艮(艮为山)一样,比较就是,有那种……
       梁冬:有一点担当啊,小男子汉嘛。
       张一指:对对对,要,要拙一点,不能太巧。天道恶巧,巧的话对男性不好。要大巧若拙,拙一点好。笨笨的挺好。
       梁冬:对,就是,傻傻的呢,女生喜欢。
       张一指:对,傻傻笨笨的男的挺好,往往能沉得往大气。当然,这是延伸开的话题了。我们还是说这个“感”吧。咸卦,代表感情。它的必要元素,必然是少男少女才能产生感情,这是必要元素。但是位置很有意思,它是把少女,兑为泽,为少女,放在了上面。而把艮为山呢,放在了下面。也就是说,感情在开始的时候呢,都是女在上而男在下。
       梁冬:什么意思?
       张一指:这个很好理解了,你看,这个……先说动物吧。动物界里面的这个雌性的,到了交配期以后,雌性的总是在逃避呀,雄性在争夺交配权。我记得特别清楚,前些年放过那个“动物世界”里面,有个赵忠祥老师介绍的,解说那个《蚂蚁》。到了交配期以后呢,那个母蚁呀,雌蚁就在前面跑,然后,公蚁就在后面……雄的蚁就在后面追,要追多长时间呢?要追六天到七天,一个礼拜呀。天天很辛苦地去追,人家就是不理,就在前面跑。然后那个雄蚁就在后面追,使劲追,使劲追。赵忠祥老师配了句解说词,我觉得特别耐人寻味儿,他说,“是呀,总是要比追一追,才能显出身份的高贵来。”诶,这就是雌性的,它在……它高高在上。联想到我们人类社会呢,你看,西方就更加明显。诶,女士在先。你要求婚的时候得单腿跪地,举上玫瑰,得把那个女的放在上面去,那才能欢喜。
       梁冬:这事儿才能符合以后的发展。
       张一指:这就是……谈感情的时候呢,一定要哄着来,哄着女孩子来。
       梁冬:哄着!诶,有一年呢,我在这个广西的一个山里面呢,碰见了一个研究大熊猫的老师。他跟我~姓潘的这个教授,他跟我讲哦,他说,这些年呢,这个为什么大熊猫都不爱交配了?我说,为什么啊?他说啊,因为呀,以前的大熊猫呀,是一个母大熊猫,在发情的时候它坐着,然后呢,几个公大熊猫在它面前打架,谁打赢了……
       张一指:争夺交配权。
       梁冬:谁打赢了,这个母大熊猫呢,才会有这种兴致。现在呢,由于都稀少了,动物园呢,直接就是指……指腹为婚。你是男的,你是女的,就把你们放一个房间里面……”
       张一指:人家没兴趣。
       梁冬:就没兴趣,这个女……不是女大学生了,这个女大熊猫……哈哈!这个女大熊猫呢,就……就觉得这个就是只有这一个,没什么选择的,也就不觉得有尊贵感。所以呢,就没兴致。这个说明什么呢?在感情初期——结婚前,还是要……怎么着,也要把女性捧出来,捧在上面,这样的话呢,男追女呢,会比较好一点点的。
       张一指:这样的话,就又更加吻合常理。这样的“咸”呢……
       梁冬:吻合天道。
       张一指:吻合天道吧,咸就是……它是女在上而男在下。但是这个时间呢,不能长久。在《易经》里面的解释呢,就是“咸者,速也”。速,就是速度那个“速”,就是很快,一瞬间。
       梁冬:差不多行了。
       张一指:诶,差不多行了。哈哈!你要天天……
       梁冬:做一做姿态,得摆一摆。
       张一指:诶,你天天去追的话,也会累死。所以这个……这个叫“咸者,速也”。它是瞬间的,而且也只有瞬间呢,才能够留下更深刻的印象,才能恒久。
       梁冬:一刹那就是永恒嘛。
       张一指:诶,一刹那就是永恒。这个很有道理了。所以咸卦呢,也代表速。但是这是短暂的,不是长久的。它讲究呢,人伦发端,生生欲欲呢,不可能老停留在这么灼热的情感阶段。一定要平静下来,平平淡淡才是真嘛。怎么样就平淡下来了呢?把那个咸卦呢,倒过来。不能老处在热火朝天当中。你看我们……人类结婚都有蜜月嘛,蜜月完了就完了。你天天蜜月呢,两个都受不了。所以呢,叫咸,是瞬间的。那么,夫妇之道,必须长远才能谈婚论嫁……
       梁冬:对,夫妇之道如何才能长远呢?我们在《易经》之中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启示呢?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依然请张老师为我们解释。这个咸卦呢,上面是一个泽,下面是一个山呢。这种女在上,男在下,过程呢,差不多就行了,因为它叫咸,速嘛,速度的速。那如何才能保持长久呢?
       张一指:我们前面不是讲阴阳平衡吗?
       梁冬:对。
       张一指:阴阳平衡的要点,就在于男主阴从,男主女从。
       梁冬:这话吧,这个,咱们不是说反对男女平等,这个男女平等……
       张一指:这是真正的男女平等。
       梁冬: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
       张一指: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就是完全平衡,就是男的比女强一些,这是和谐的根本。你见到如果一个家里面女的强,男的弱,那是不和谐的。
       梁冬:或者男女一样强,也不和谐的?
       张一指:一样强的话,还可以维持。总是男强女弱一点,就能为好。咱俩,这个不是,给天下女同胞说一声,咱们不是宣扬男权主义。
       梁冬:对,对!
       张一指:咱们是在讲一个道。
       梁冬:对,对,对。学术上是这么说的,是吧?咱们回家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是吧?
       张一指:回家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梁冬:回家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行,行,行,咱们明白道理就行。
       张一指:道是这个道,咱们让别人去效法。
       梁冬:哈哈!
       张一指:其实,梁老师,我知道也处在水深火热当中。
       梁冬:哈哈!不能笑得太猖狂,以示呢,显得好像很认同的样子。我们继续往下聊吧,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张一指:各表一枝。道是道,做法是做法。
       梁冬:对,对,对!
       张一指:好,这个,咸速恒久,感情永远是短暂的,家庭才是恒久的,恒久的前提是平平淡淡,不是再那么激烈和热烈,一定要回到原处,蜜月完了以后呢,就要离开耳鬓厮磨。相濡以沫呢,就是内心的平静和平淡才是真。人家说,要想久远必须是真的,平淡的。有的人呢,特别是女性啊,老想梦幻那种浪漫啊,情调啊,激情啊,实际上整得大家都很累。
       梁冬: 对!年轻人读琼瑶读多了之后吧,就没过心理奶水期。
       张一指:唉,对,对,对!心理奶水期,对。这个时候呢,后面跟了一个卦,很有意思,叫“遁”。就是矛盾的“盾”加个走字旁。叫隐遁,逃遁。它告诫你,不能老沉在温柔乡里面,不能够老沉陷于温柔乡中。
       梁冬:所以我观察、研究了一下,很多事业特别成功的男性啊,老婆都不是特别完美。
       张一指:呵呵!
       梁冬:否则的话呢,他就会陷入温柔乡里面嘛,他也就没有什么动力去创造一番更大的事业了。
       张一指:所以呢,后面一个卦叫逃遁,就是离开家庭,出去做事,叫什么呢?叫好儿男志在四方,不要沉醉在温柔乡里面。
       梁冬:嗯。
       张一指:这个,舒婷有一句诗,我觉得写得特别好。就是这个,两个人在两处啊,一直都很难以相见一次,老是不在一起,但是心在一起。她怎么说,她说:“我在你的航程里,你在我的视野里”。就说,虽然我俩各在一处,但是呢,往往你出航行,而你呢,在我的视野里。
       梁冬:哦!
       张一指:就这种感觉,实际上是很好的。不见得耳鬓厮磨,后面还会讲到,如果你老耳鬓厮磨的话,就会出问题。
       梁冬:对。
       张一指:所以呢,这个,作为男人来说,要想真正的恒久,就是呢,要距离产生美。
       梁冬:所以呢,女人,就是聪明的女人,应该在结婚之后呢,把老公放出去。
       张一指:唉~!懂得让老公去世界打拼。
       梁冬:所以这个事情说明什么呢?说明,人类其实没有什么进步,几千年前是如此,现在是这样,可能再过几千年,依然如此。
       张一指:依然如此。要遵循一个道嘛,这是天地之道嘛。
       梁冬:所以说,技术在进步,不过关于人生,最重要的几件事情,生老病死,男欢女爱,都没有什么变化。
       张一指:道是不会变的,规律都是永远不会变的。不变的是规律。
       梁冬:所以呢,在谈恋爱这种事情,多听一下父母的说法是有道理的。
       张一指:而且一定要阳主阴从,阳气上升。
       梁冬:嗯!
       张一指:在风水学上讲到,就是左青龙要高大,因为它代表了阳,右白虎要低矮,它代表了阴。它也是一种,就是地理环境,建筑形体的平衡,阴阳平衡。
       梁冬:嗯。
       张一指:于人,于事,都是一样的。
       梁冬:就是要互相契合的。
       张一指:唉,互相契合的,那是平衡。你如果代表阳的方面低了,代表阴的方面高了,它就有凶险,往往就有灾难。
       梁冬:就是说,在家里面,比如说你们家,左边如果对着明堂,就是外面都是很亮的,对着大的窗户哈,左手边呢,是高的,那还好点。那如果右手边高的话,家里面通常都是老婆比较历害。
       张一指:还有凶险。在大小上说,如果你的房间,面对着明堂,就是面对着朝向,你的左手方要是空间比较大,那就阳得位,家里面基本上事业很兴旺,家里面基本上都很和谐。如果右边的空间相对大的话,就完了,就叫阴气做主了,阳气退却了。这样的话,首先呢,家里面的兴旺程度会减弱,然后呢,还会伴有凶险,这是风水学上讲的。
       梁冬:你在平常这个实战案例当中,常常发现这样的例子吗?
       张一指:太多了。以后有机会我们进一步讲讲这些。其实呢,我们一开篇就讲,风水学是对天象原理的表达。通过什么表达呢?通过建筑形体,大小、高低、多少,长、短、宽、窄来表达天象原理的。
       梁冬:什么叫明堂呢?
       张一指:明堂就是你能看着的那个空间区,叫明堂。这是个名称而已,它不重要,
       梁冬:所以,很多人呢,以为就是说,我们家非得坐南朝北才行。现在很多房子都没有坐南朝北了,那就以你们家最大的那个窗户,最亮的那部分,最开阳的部分。
       张一指:上方的那个前面的空间部分叫明堂,
       梁冬:在那个地方呢,你要面对它,这样的话,你的左手边就是青龙位,右手边呢,就是白虎位。
       张一指:这又谈到风水学去了。
       梁冬:扯远了。稍事休息一下,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依然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向张老师请教,讲了这个“遁卦”。遁呢,就是一个矛盾的“盾”,再加一个走之底,就是逃遁的“遁”。
       张一指:对,逃遁的“遁”!
       梁冬:遁这个卦,是为什么在这个位置上出现了呢?
       张一指:根本意思是说,从情感到家庭,然后呢,逃遁出来。实际上,也不叫真的逃遁。就是人要离开家庭,不要沉浸在温柔之乡,去做该做的事情,完成大的抱负。遁卦呢,它的爻画组成呢,是上面是四个阳爻,那么底下是两个阴爻。那么它的趋势呢,是阳在退,阴在长。也就是结婚以后,完成了一个什么过程呢?把家庭呢,交给妻子,交给夫人,女主内。让阴呢,往大里长。而阳呢,要逐渐地退却。退却不是离开社会,而是从家庭退出。进入哪里呢?进入社会。是阳在退,阴在长。女主内,男主外嘛。就像是《天仙配》里面唱的:诶,你挑水来我浇田,诶,你种田来我织布,我在家里坐着织布就行了。
       梁冬:这个是个意思,就是说,在家里面,该放权的就要放权。
       张一指: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放权。
       梁冬:是吧,就是把钱挣回来之后,就交给老婆。
       张一指:诶,交给老婆就行了,哈哈!让阴呢,操持家务,长大。阳要退出来,退出哪里去呢?离开家庭,走入社会,走入大世界。所以呢,遁的含义是阳要出来,阳要隐遁出来。这个指的是从家庭离开,走向四方,走向更大的世界。诶,所以说叫“遁卦”。
       梁冬:诶,有一个观点说,这个,“肾主水”呀,“主志向”,是吧?我们都知道中医里面,肾主,在五情里面“主志向”。所以呢,如果结婚之后,太过于沉迷于温柔乡呢,你的肾气受损了,就没什么志向了。
       张一指:所以呢,这个卦还,你就谈到深处,还代表什么呢?叫肾阴要还原。
       梁冬:对。
       张一指:把你的精力呢,分散到事业上去,不要老是恩恩爱爱。就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何必在朝朝暮暮”吧?
       梁冬:对,我,我碰见一些真正旺夫的女人很厉害,她们都是把男人往外面赶的。
       张一指:对,赶出去,到外面做事儿。男主外,女主内嘛。
       梁冬:对。
       张一指:要想久长得恩恩爱爱,但是不能够朝朝暮暮。两情若是久长时,又何必在于朝朝暮暮?
       梁冬:此话,刚才张老师重复了两遍,足可见多么重要!好了,“遁卦”之后呢?
       张一指:“大壮”。
       梁冬:大壮?
       张一指:就说你离开了温柔乡,你的生理上,你的志向上就要强壮起来。“雷天大壮”,就说有大的抱负。壮是强壮的“壮”。那么,这个时候,你就走向更大的世界了。在儒学讲的话,儒家讲的话,“男人三十而立”。“立”是什么,就是你成了家了。那么,这时候,你要走向社会,把你自己在社会上立起来。大壮。
       梁冬:大壮的卦象是什么样子的呢?
       张一指:诶,雷天大壮的卦象呢,是底下四个阳,上面两个阴爻。那么就说,阳在往大里长。
       梁冬:就是在社会上的时候,阳就要往大里长了?
       张一指:诶,你就要突显你个人的个性嘛,魅力嘛。
       梁冬:嗯。
       张一指:跟那个遁卦呢,是刚好相综的。遁卦是底下两个阴爻,那么上面四个阳爻,是阴在逐渐地取代阳。反过来说呢,阳呢,也要逐渐地把阴的位置让给阴,要退出来。阳退出来干什么呢?阳~你看,刚好,这个“大壮卦”呢,就是阳在往大里长,阴在往小里退。所以,是底下四个阳,上面两个阴。与那个卦,与那个遁卦相比的话,大壮卦刚好是阳在长,阴在消。所以呢,从家庭到社会,就是一个阳长阴消的过程。这个话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实际上呢,历来都是英雄气长,儿女情短。很多人呢,陶醉在温柔乡里了,失去了很多创业的机会,没有让阳壮大起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嘛。
       梁冬:所以,在古代呀,那些政治家啊,为了搞垮政治对手,都是发条美女给他的。
       张一指:对,对,对,来个美人计嘛。
       梁冬:对。所以呢,这也是一个叫美丽的诅咒,很多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子,在婚姻之后呢,家庭生活都不是很幸福。其中有一个结,有一个其中的原因就是,男人呢,天天腻着她。同时呢,由于老婆很漂亮呀,通常男人没有安全感。
       张一指:呵呵!
       梁冬:没有安全感呢,就又有问题喽。
       张一指:要守住嘛,看住嘛,越看越看不住的。
       梁冬:这话说得太对了!
       张一指:心哪里能看得住呢?心是看不住的。
       梁冬:心如火嘛,火是无形的。
       张一指:无形的,你看不住。
       梁冬:对。
       张一指:它有什么意识,想法,你根本不知道。诶,你这个理解很到位,说火是无形的,抓不住的。
       梁冬:嗯,所以看心是没有必要看的。用什么来收呢?只能用土。
       张一指:你可以看住身,但是看不住心。
       梁冬:拿什么东西来收住火呢?
       张一指:诶,土啊。
       梁冬:用土来收?
       张一指:土呢,就把火的劲儿给泄下来了。
       梁冬:对。
       张一指:就把她的意识能够物化出来。那么,土就是说,让真正的看呢,就是不管呗。你要去绑缚她,是绑不住的。
       梁冬:因为大地是为坤德嘛。
       梁冬:对。
       张一指:坤德是为顺从嘛。
       张一指:对,顺从嘛。你根本不要去管她,顺着她,她反而就没什么招儿了。你越想管她,她越想挣脱。
       梁冬:这话太深刻了!太深刻了!有的时候啊,我有的时候跟那些父母在聊这个子女教育的问题。他们说,这个小孩子啊,在青春期的时候,特别叛逆。这个时候呢,就变成了父母和儿女之间的战争:老是想控制他。其实,就算他不听话,就算他不懂事儿,长大了,也就慢慢懂了。
       张一指:有一个朋友这么说,他说(他现在四十开外了),他说,“我现在想起来,我爸当年说的那些话,都对。”
       梁冬:对呀。
       张一指:“当年我就认为他的话都对,但是,我必须得亲自尝试一遍。”没用!
       梁冬:对,所以,有些朋友,现在有四十多岁,又有十几二十岁的这个小朋友的时候呢,他是犯错误了,但是,你要知道,过些年,他还是会回来的。
       张一指:诶,你这一说,我突然想起了,于丹老师在她那个讲《论语》心得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她说是,什么叫父母啊?父母就陪着孩子摔跤的啊。
       梁冬:对,知道他要摔,也让他摔,陪着他就完了。
       张一指:对,陪着他摔啊,别抱怨,别指责,我觉得这是一种境界。
       梁冬:是的。
       张一指:一种很好的教育子女的手段,让他完成他的叛逆,撞了南墙,哪怕撞破了,我们再给他包扎一下,他照样很好,他就记住了,挡是挡不住的。
       梁冬:对,他摸电门的时候呢,差不多就行了,让他摸一摸。
       张一指:对,对,对,要摸一摸也可以摸一摸嘛。
       梁冬:有些父母,就是天天让他别摸电门,这个小孩子有叛逆心,你别让我摸啊,我就想摸一下有什么感觉。
       张一指:对,导致了更大的过失。
       梁冬:是啊,是啊,所以这个就是“遁”之后的“大壮”。
       张一指:对,大壮。大壮实际上就是阳要往大里长,让它自己立起来,要现出形状来,所以不要阻挡,它是立起来。但大壮通常也会有代价。
       梁冬:什么代价呢?
       张一指:这个……,后面隔一个卦呢,就是代价。先说大壮是干什么?你说你壮壮的,你立起来了,你干什么?后面一卦呢叫“晋”,晋是晋升的“晋”,晋升。
       梁冬:对,就是山西那个“晋”嘛。
       张一指:诶,山西的那个“晋”,晋升。晋这个卦呢,它的卦义的组成是“火地晋”。火呢,上面是个“离”卦,离为火,火为太阳。下面是个“坤”为大地。诶,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所以“晋升、晋升”嘛,象征白昼。诶,这就是你强壮以后干什么。干什么?就是为了获得更大的晋升和更大的进步,像初升的太阳一样,旭日东升,冉冉升起,一片美好。这是一个人离开家庭以后,诶,世界很大很精彩,去征服这个世界。让这个阳长大,自己立起来,树立抱负和志向,然后呢,逐渐地做一番有作为的事情。但通常啊,在你感觉到万事都很顺利的时候,还是那句话,“福兮祸所依”,它也会显现出一些你想象不到那些祸患来。这个呢,跟那个滋生腐败还不太一样,就说你,人的经验不成熟,难免会马失前蹄。其实人在三十岁以后啊,立起来了以后,再去做事,还会因为经验的欠缺而导致过失。
       梁冬:对,所以有的时候,你看有些单位里面啊,还是要找一些老人,哈?
       张一指:经验!也能够让你呢,就是走得更加稳当一些。
       梁冬:我发现,那个互联网公司有个特点,因为互联网整个行业很年轻哈,所以,很多的互联网公司都很,平均年龄都很小。所以这种公司呢,虽然有的时候爆发力很强,但是呢,很多互联网公司呢,往往在一个很受关注,很辉煌的时候,突然出现很多变故。
       张一指:出现问题。这就是“晋极则伤”嘛。晋到极限了就伤嘛。
       梁冬:哪个伤?
       张一指:伤害的“伤”。有什么灾啦,伤灾啦。伤灾怎么表达呢?把这个“火地晋”倒过来,那么就是倒过来以后呢,“坤”为地,就在上面啦,那么离为火,象征太阳的离为火,就到下面去了。叫“地火明夷”。明是光明的“明”,夷就是伤害的意思,满目疮痍的“痍”(在此处“夷”通“痍”——编者注),满目都是伤疤。这个地方伤害啊,不是说你人受伤害了,而是明受伤害了,光明受伤害了。你火到地下去了,就是让太阳落了吧,日落西山,所以延伸成了光明受伤,就是你的抱负呢,没有实现,被人家夭折了,碰壁了。
       梁冬:这是哪一卦呢?
       张一指:这是,跟在晋卦后面的,第三十六卦,叫“地火明夷”卦。
       梁冬:地火明夷。
       张一指:和上一卦呢,是完全的相综。你刚才讲的晋卦呢,是太阳升起来了,叫火地晋,诶,东方地平线上升起了太阳,晋升之象,代表白天。倒过来以后呢,就成了“地火明夷”了,太阳落山了,太阳落到地下去了,这是综过来一看。
       梁冬:所以,在今天这个节目结束之前呢,我们后面就不讲了,就讲到这个“夷卦”。我有个特别有意思的感触,你看整个卦象的安排啊,它总是好的就意味着坏,坏的就意味着好……
       张一指:就完全是“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的概念。
       梁冬:所以,总体上来说呢,如果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就是,特别顺的时候,你心里面要产生警惕,特别糟糕的时候呢,你心里要升起光明。
       张一指:完全正确,这就是它给你的智慧和启发,叫做“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等等吧。反正给你一些昭示,千万不要得意忘形,在成功的时候呢,要懂得谦卑,而在不顺的时候要懂得去比较,要争取战略优势,在遇到困境的时候要与人合作,等等,教给你很多方法。
       梁冬:所以呢,这个儒家讲的这个“致中和”啊,就是说,当你差的时候呢,你的心里面,可以乐观一点,这样回到中的位置。当你好的时候呢,你也可以再稍微冷静一点……
       张一指:也要回到中的位置。
       梁冬:对,也要回到中的位置。所以,致中和,就是说,到中,取其中的时候呢,人生呢,是一个比较健康的这种心态和状态。
       张一指:而且,不光是心态健康,身体也是安全的,也不会有什么凶险和意外诞生。
       梁冬:嗯。
       张一指:而且,这个“明痍”呢,讲的主要是什么呢?是光明受伤。引申开去讲,就是你的志向,你的抱负受到伤害。它并不是身体受到伤害。你要做事,你刚刚立起来,做个事儿,可能做错了。这不要紧,摔一跤就摔一跤。它指的是光明受伤,那么说的是你做的这个事儿败了。
       梁冬:对,所以很多人,在三十多岁,四十岁的时候,三十多岁的时候,事业大反转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些变化,是吧?有些人呢,就一下子,这个志向就受到打击了,遁入空门。另外一些人呢,就是,又再重新积蓄能量……
       张一指:得到了磨砺。
       梁冬:得到了磨砺,心态变得更成熟。男人变得更有魅力。
       张一指:对,对,对,是这样的。人家,现在就是流行说,有的公司问说,“你成功过多少次?”招聘的时候。但有的公司反过来问,说“你失败过多少次?”因为你失败过次数越多,你还能这么坚强地站起来,证明你是一个有耐力的,有韧劲儿的人。诶,问你,如果你失败次数多,诶,人家反而喜欢用你这样的人,至少你的意志不会被摧垮。
       梁冬:难道不是说,这个,一个人常常失败,是因为他本身性格的里面就有奔向失败的因子吗?
       张一指:这你当然理解,宿命的说法吧。
       梁冬:对。
       张一指:其实我们~话又说到“命”这个话题上了。
       梁冬:嗯。
       张一指:古人是论命的,但古人绝不是宿命的。而他让你知命的唯一目的,就是让你去把握和改变命运。所以呢,这个……
       梁冬:所以,基本上来说,中国人还是比较乐观的,哈?
       张一指:他通常希望你,说,你知道命以后呢,最起码你就知道,钱没有李嘉诚多的时候,你能够平衡,不得红眼病,你心里面是快乐的。
       梁冬:对。
       张一指:叫“乐天知命而不忧”。
       梁冬:对。
       张一指:而且知命以后呢,你知道了命运的趋势变化,你就可以顺势而为。当命运走得旺的时候,诶,你就使劲折腾。当命运走得衰的时候呢,你就耐住寂寞,守住困顿,诶,待时而动。这就是最起码的把握了。但是,前提是,你得先知道它是什么样子。所以,孔子在论语的结篇里面有“三知”嘛,他结出三知,叫“知言”,言就是语言的“言”。“知礼”,礼是你借助社会的必要的手段。
       梁冬:对。
       张一指:然后,就“知命”。并且呢,他强调地认为呢,知命是修为的最高境界。君子,“不知命不以为君子”嘛。所以,君子以知命为贵。所以,你刚刚谈到知命的问题。其实呢,这与我们的要讲的“明夷”卦呢,是有相通之处的。明夷卦,指的是光明受伤,通常指的是我们的志向,我们的那个抱定的一个抱负,可能没有得到证实和印证,就是受伤了。它并不是我们的身体受到伤害了。你看它前面是“晋”,就是我们要立志干一个事情,啊,像旭日东升一样,充满了希望。但是呢,很可能走得~因为“晋”极了,极限的“极”,它就会伤。伤不是我们这个人受伤害了,是我们做了公司可能赔钱了。那么,这个,不要紧,就说你通过历练,这是必要的历练,你还可以东山再起嘛。太阳落了,明天还会再升起来。它有一个,就是说,有一个缓冲的过程。而实际上呢,真正的大成功,都是经历过磨砺的。没有哪一个人从一开始就成功,最后还成功。
       梁冬:呵呵。
       张一指:是经过,中间都是跌过很多次跤的。只要人还在,不受伤,就没有问题。
       梁冬:嗯。
       张一指:说,大年三十算一账,人在本钱在嘛,失败是不要紧的。
       梁冬:嗯,对,所以说,“心还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
       张一指:还再来,对,对,对!哈哈!
       梁冬:有一天,《南方都市报》上面有一个消息,说,有一群严重的刑事犯罪分子,在判决完之后,突然,高喊,“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
       张一指: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
       梁冬:你说是报道,还是不报道这种新闻。哎呀,真是,也是有趣的一件事情。好了,特别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国学堂。特别感谢张老师,我们期待下一周的来临,谢谢!
       张一指:好,下一周再见!好,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