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转载】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六经辩证+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2013-11-29 04:4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

伤寒六经辩证法,无论在辩证方面或治疗方面,都有着极完整的系统性和系列性。所谓系统性,就是数百个伤寒的具体证候,以病位的、病性的同一性组成六个病理阶段,即六经。六经又以同一的病因组成一个伤寒整体,即伤寒病理发展变化的全过程。伤寒六经病理阶段过程中的若干具体证候之间纵的病理关系,形成了六经辩证的系统性。所谓系列性,即数百个伤寒具体证候,以病理趋势的特殊性相区别,以病因的同一性而组成一个伤寒证候的系列,又以同一的病性而组成阴性证系列与阳性证系列,又以病位病性的同一性形成六经证系列性。六经各证候之间的横的病理关系形成六经辩证法的系列性。从其系列性说,伤寒过程依据器官功能盛衰分化为阴阳两类证候。阴证类与阳证类又依据表、里、气机病位而分化为六经。六经各经中又依据不同的病理趋势分为若干具体的证候。从伤寒一病分六经,六经又各分为若干具体证候,都是以病因、病位、病性相联系,又以病位、病性相区分,形成一个辩证系统。辩证之目的为治疗。由于伤寒病为一种生物病原体所引起的病理过程,因而以“因势利导”为治疗的主导思想。从这一治疗思想出发,对伤寒阳性过程以祛邪为治疗原则,对伤寒阴性过程以扶正为治疗原则。在三阳病中,由于不同的病位有不同的功能特性而有不同的祛邪法;在三阴病中,也因不同病位有不同的功能特性而有不同的扶正法。如太阳为阳性表病而用汗法祛邪;阳明为阳性胃肠病而用吐法、清法、下法祛邪;少阳为阳性气机病而用和法;少阴病为阴性表病因而用助阳温经之扶正法;太阴病为阴性胃肠病而用助阳温里法扶正。祛邪法分汗、吐、清、下、和诸法;扶正分助阳温经、助阳温里、回阳救逆诸法。如此形成一个伤寒辩证治疗系统。略如下列图表: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 舍得 - 舍得


上述是伤寒六经系统与治疗法则。以下为六经辩证治疗系统的各经证治。

(一)太阳经证治系统

在太阳病理阶段,由于是表病位的阳性过程,体表组织在抗御反应中表现着功能亢进与代谢增高,体表组织因其功能特性而通过排汗的代谢机能以祛除病理物质,所以有发热自汗出与发热汗不出两种向外趋之势态。仲景根据太阳这种外趋之病势而因势利导用汗法祛邪。但汗法据自汗病势用解肌法,以桂枝汤为主方;据无汗病势用发汗法,以麻黄汤为主方。自汗病势之各具体证候因有太阳自汗病势的同一性,又各有其特殊性质,所以皆用桂枝汤加减法治疗。无汗病势之各具体证候也因有着太阳无汗病势的同一性及各自的特殊性质,也皆以麻黄汤加减方治疗。桂枝汤加减方共十五个都以桂枝为主体,都以脉浮、发热恶寒、自汗为病理依据。麻黄汤加减方包括葛根汤、大青龙汤、小青龙汤等四个,都以麻黄为主体,都以脉浮、发热恶寒、无汗为病理依据。这样组成一个伤寒太阳辩证治疗系统。但在太阳病理过程中,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而造成这样那样的并发或继发证。这些并发或继发证因为不是伤寒病因引起的,所以属杂病的范畴。如蓄血、水逆、热喘、水饮、虚烦、悸气、结胸、心下痞、胀满、停饮、滑脱等证。太阳阶段的辩证治疗系统略如下表: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 舍得 - 舍得


(二)阳明经证治系统
在阳明病理阶段,由于肠胃的生理特性(如胃的呕吐和肠的排便亦为保护和防御反应),在抗御过程中,表现为上越、里热、下夺三种趋势。仲景据上越趋势而用吐法,以涌吐而祛除病理物质;据里热之势而用清法,以通肠来祛除里热;据下夺之势而用下法,以排便来祛除病理物质。上越、里热、下夺以胃家实为共性,上越以愠愠欲吐,里热以汗出而渴,下夺以不大便为各自病理特性。吐清下三法皆祛邪法,以邪之所在不同,因其所趋之势而祛除之。在阳明阶段中亦有并发或继发证,例如黄疸、热入血室、蓄血、虚烦、热淋、便秘等。阳明经辩证治疗系统略如下表: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 舍得 - 舍得


(三)少阳经证治系统
少阳病理阶段是伤寒在气机病位引起的病理反应。由于气机的功能特性规定着它调节失常的病势。仲景则因势用和解法,以柴胡汤为主。对兼有表证里证或其他证的俱以柴胡汤加减法治疗。在少阳阶段中也有热入血室等并发性杂病。少阳经辩证治疗系统如下表: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 舍得 - 舍得


(四)少阴经证治系统
少阴病理阶段是表病位阴性过程,病理趋势为阳虚表寒。仲景治以助阳温经法,以附子汤为主方,在其阶段过程中的各具体证候,亦有着各自的特殊性质,如阳虚表热、阳虚水不化、亡阳厥逆证等。当少阴与太阴合并过程中则出现表里虚寒与亡阳阴竭之证。少阴阶段也由于不同原因而发生下利便脓血,吐利烦躁、阳虚咽疼、咽中生疮、虚烦等继发性杂病。少阴病阶段辩证治疗系统如下表: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 舍得 - 舍得


(五)太阴经病证治系统
太阴病理阶段是里病的阴性过程,其病势为阳虚里寒,因其势而治以助阳温里法,以四逆汤为主方。太阴过程之辩证治疗系统如下表: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 舍得 - 舍得

(六)厥阴经病证治系统
厥阴病理阶段为气机病的阴性过程。对厥阴病仲景未出示治法,但他揭示了厥阴病理阶段中四个证候是气机病的阴性过程,也就是在机能衰弱和体液不足状况下的气机障碍。其辩证系统如下表: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 舍得 - 舍得

六经病理阶段在辩证治疗上各成系统。六经证治系统又以病因的同一性连接为一个伤寒辩证治疗系统。六经之间既以病性、病位的特殊性相区分,又以病性、病位的同一性相联系。使千姿百态的具体伤寒证候,以类相属,而又分擘条理地编组为系统,连接为系列的东西,这不是别的,正是伤寒病理过程本身的病因、病性、病位、病势的特殊性质和同一性质。例如,同一病位依功能盛衰而分化为阴阳两性病理过程,它们又因功能进退变化而相互转化。同一病性的病理过程依据不同的病位而分化为三种过程,但又以同一的病性相联系。不同病性的过程皆以同一的病位相联系。如此地将伤寒病理发展过程中数以百计的特殊证候区分为六经,又连接为一个整体。六经病之间的传变皆取决于阴阳消长的变化:阴病转阳则病退,阳病转阴则病剧;阴病伤阳则病危,阳病伤阴则由表传里,阳病伤阳则向阴性发展;阴病伤阳则二阴合并,阴病伤阴则阴竭阳脱。在治疗方面,阳病治阴,治阴在保存津液;阴病治阳,治阳在扶正气。汗吐下清和诸法,皆祛邪法。邪气去则津液存、正气安。助阳温经、助阳温里、回阳救逆诸法皆扶正法。正气胜则邪气衰。六经辩证与治疗也是一个整体。因为辩证是方法,治疗是目的;辩证是治疗的根据,治疗是辩证的结果。因势利导是根据外界致病因素引起的伤寒病,在长期的实践中的总结,它本身即是按照客观规律去解决矛盾之意。阳性病以祛邪、阴性病以扶正的治疗原则,正是在因势利导思想的基础上,根据阴病和阳病的客观规律而产生的。例如,阳性病因功能强盛体液充足而发生功能亢进与代谢增高的抗御反应,自可根据病位的功能特性,顺应其抗御趋向以祛除病理物质。如太阳病在表用汗法;阳明病在上用吐法,在下用下法,里热用清法;少阳病在气机调节失常用和法。阴性病因功能衰退和代谢减低,这自应鼓舞机体功能提高抗御能力,以改变正邪之间的矛盾地位。如少阴病为表病的阴性过程,因体温不足而恶寒,身疼脉微欲寐,知为阳虚表寒之势,所以用助阳温表法以提高体表组织功能而利于抗病。太阴病为胃肠的阴性过程,胃肠因功能衰弱血循环不足而吐利腹疼,为阳虚里寒之势,所以用助阳温里法以提高胃肠功能而止其吐利疼痛。六经辩证与治疗是一个整体,虽然辩证可自成系统,而治疗方面亦自成系统。但辩证与治疗却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关系,一旦分割开来,便俱失存在的意义了。
伤寒六经是一个完整的辩证治疗体系。其纵的关系表现了它的系统性,其横的关系表现了它的系列性。如太阳病是由一个桂枝汤证的证治系列和一个麻黄汤证的证治系列所组成;阳明病是由一个瓜蒂散证的证治系列和一个白虎汤证的证治系列,及一个承气汤证的证治系列所组成;少阳病是由一个柴胡汤证治系列组成。太阳、阳明、少阳诸证为一个伤寒阳性病证治系列。少阴病是一个附子汤证治系列,太阴病是一个四逆汤证治系列。少阴、太阴诸证是一个伤寒阴性病证治系列。阴、阳两大系列为一个伤寒病的证治系列。伤寒六经辩证治疗体系,纵成系统、横成系列、辩证与治疗、理法与方药,井然有序,浑然一体,正是伤寒病理过程本身发展规律的反映,是长期临床实践认识的结果。它是祖国医学中最完美的辩证治疗系统,是祖国医学光辉的科学成就。但《中国医学史略》却说:“《伤寒杂病论》是一部条文式临床札记性的著作……既没有系统的专门论述,每条条文也不是加以明确的说明。”是的,所谓条文札记性,是《伤寒论》的简书的文字形式,但这并不妨碍条文之间的内在联系。六经本身即是专门的系统,只是仲景作出了《伤寒杂病论》,没有加以“明确的说明”,这也正如史前人类发明了钻木取火而没有说明摩擦生热一样!

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中国中医药报
□ 李永清 内蒙古医学院中医学院

六经为《伤寒论》的精髓,既是分病辨证的纲领,又是论治的准则。然而,由于六经理论缺乏系统性与合理性,因此,就一直存有争议。

  六经分病理论缺乏系统性与合理性

  东汉张仲景根据《素问·热论》关于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以及“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等论述,创立了外感病的六经分病辨证论治体系。由于六经理论未能把生理上相互依存、彼此为用,在病理情况下,又互相影响的脏腑合论,而是将在外感病发病过程中并无必然联系的脏腑相提并论。这种分类方法,由于自身缺乏系统性与合理性,因此就不可能全面、客观地阐释外感病的发生发展变化,并指导其辨证与治疗。如小肠与膀胱,肺与脾,心与肾,心包与肝等,它们虽同名,但无论从其所居位置、生理功能,还是从病邪的侵入途径、发病、发病后的病理机制、证候与治疗等,都各不相同,而《伤寒论》却将其合二为一。其结果,必然是以偏赅全、脱离实际,或丢三落四、顾此失彼,或自相矛盾、难圆其说,或张冠李戴、生搬硬套。

  六经传变观点严重脱离临床实际

  外感病的发生发展变化,基本是遵循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由轻到重、由实致虚的规律发展,即在其开始时,一般病位在表、病变较轻,尔后病邪逐渐深入、病变逐步加重,出现半表半里证、里证,或进一步损伤人体的正气而出现脏腑气血阴阳亏虚之证等,如以胃肠病的吐泻为例,表证,吐泻与发热恶寒同时出现;半表半里证,吐泻与发热恶寒交替出现;里证,吐泻与但发热而不恶寒、或但恶寒而不发热、或既不发热也无恶寒同时出现;虚证,在其发病过程中,或因吐泻频作、或因邪气伤正等,可使正气外脱而引发阳气欲脱或气随液脱之证,若病势趋缓,病情好转,则吐泻减轻或停止,可出现某些脾胃气虚或脾胃阳虚之证等。而《伤寒论》则依据《内经》的六经传变理论,认为外邪侵袭人体后,是按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之顺序发展。这种观点,由于严重脱离临床实际,同样也不可能全面、客观地阐释外感病的发生发展与变化。

  六经病证内容存在着明显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

  1.太阳病  被认为是外感病的初期,病位在表,主要包括经证与腑证。但从该篇所涉及的内容来看,已远远超出了太阳病的范畴。在太阳病篇,既论述了风寒表实证与风寒表虚证等所谓的太阳经证,也论述了蓄水证与蓄血证等所谓的太阳腑证;不仅论述了本不属太阳的半表半里之证,也论述了本属太阴的邪热壅肺之里证;不但论述了热盛阳明、燥结阳明之证,还论述了心阳虚、脾阳虚与肾阳虚之证。此外,其他诸如用六经难以归类的结胸、风湿等,也被纳入太阳病篇,可以说无所不包。这就难圆太阳包括手太阳小肠与足太阳膀胱,太阳主表、为六经病变的初期阶段之说。

  2.阳明病  被认为是外感病邪热灼盛的极期阶段,病位在里、病性属热实,主要包括经证与腑证。但就该篇的内容而言,同样难以自圆其说。如为了说明阳明病的完整性与客观性,该篇不仅论述了阳明病的里证、热证与实证,还论述了阳明病的表证、寒证与虚证,如原文“阳明病脉迟,汗出多,微恶寒者,表未解也,可发汗,宜桂枝汤”,“阳明病,若能食,名中风;不能食,名中寒”,“若胃中虚冷,不能食者,饮水则哕”;但为了解释阳明病属外感病邪热深重的里热实证阶段,则又将阳明病的病机确定为“胃家实”,将其脉证概括为“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与“脉大”。此外,还把本属厥阴病的湿热发黄也纳入阳明之中等。

  3.少阳病  被认为是半表半里病证。按外感病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的发展变化规律,其病位应在太阳与阳明之间,所以张仲景将半表半里证的主要内容均置于风寒表实与风寒表虚之后。然而,由于受《内经》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的影响,最终也没能摆脱将少阳放在阳明之后的局面。后世医家虽认为这种安排不妥,同样不敢轻易改动,以免招惹非议。至于少阳病的提纲证“口苦,咽干,目眩”,不仅不能确切反映半表半里之病位,还容易与其他里证相混淆。

  4.太阴病  太阴包括手太阴肺与足太阴脾。在《伤寒论》中,有关太阴病的内容不少,如既有风寒表实、水饮内停、肺失宣降的小青龙汤证,邪热壅肺、肺失宣降的麻杏石甘汤证等手太阴肺的常见证型;也有脾虚寒湿阻滞的理中丸证,脾虚水饮内停的苓桂术甘汤证等足太阴脾的常见证型。但这些内容,或因受太阴病属里证、寒证、虚证的限制,或因不能满足“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与“自利不渴者,属太阴,以其脏有寒故也,当温之” 等理论需求,就无一例外被排除在太阴之外。

  5.少阴病  被认为是六经病的后期,属心肾机能衰减、机体抗病能力极度低下的阶段,主要包括少阴寒化证与少阴热化证两大类型。同样,该篇除论述阳衰阴盛等寒化与阴虚火旺等热化的里证、虚证外,还论述了阳气虚衰、复感外邪的表证,热灼咽喉与燥实阻结等里热实证。

  6.厥阴病  厥阴病篇,历来被认为是疑篇、杂篇。第一,关于厥阴病的病位。厥阴包括心包与肝。心包为心之外围、代心用事,但厥阴置于少阴心、肾之后,既有悖中医理论,又不符临床,同时也难圆外感病由浅入深之说。第二,关于厥阴病的病性。厥阴病虽可出现一些寒证与虚证,但就总体而言,无论手厥阴心包、还是足厥阴肝,皆以热证、实证为主,因此,将厥阴置于六经病证之末,既脱离了厥阴病以热证、实证居多的实际,也不符合外感病由实致虚的发展变化规律。第三,关于厥阴篇的内容。厥阴病篇的内容不少,但真正属厥阴本证者不多。首先,以“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作为厥阴病的提纲证,不够准确;其次,除吴茱萸汤证、当归四逆汤证等少数方证与厥阴病相关外,其他方证置于厥阴病篇,实属牵强。尽管后世医家对该篇予以精心梳理,力求使之系统化、条理化,但终因内容缺失而难能如愿。清代吴鞠通不仅论述了热陷心包等手厥阴心包之证,同时也论述了热盛动风等足厥阴肝经之证,只因这些内容出自《温病条辨》,若作为厥阴病篇的补充,则言虽顺、但名不正。

  这样,在《伤寒论》中,就出现了诸如麻杏石甘汤证、炙甘草汤证等本不属太阳的内容被纳入太阳之中,大黄黄连泻心汤证、葛根芩连汤证等本属阳明的内容被排除在阳明之外;白头翁汤证、乌梅丸证等本不属厥阴的内容被纳入厥阴,而茵陈蒿汤证、四逆散证等本属厥阴的内容又未能进入厥阴的局面。至于将表证、半表半里证认为病属太阳与少阳,或把里热实证与阳明、里虚寒证与三阴相联系的观点,更属以偏赅全、脱离实际。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 - 舍得 - 舍得
六经辩证
  六经是指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经脉而言。六经辨证则是一种辨证纲领,它将外感疾病中错综复杂的证候表现,划分为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六个类型,并以此解释疾病部位,证候性质、邪正盛衰、传变规律,以及立法处方等问题。手足三阴三阳经脉及其络属脏腑是六经辨证的物质基础。
  一般来说:三阳病属表,三阴病属里。三阳病多热证、实证,三阴证多寒证、虚证。三阳病治疗,当以祛邪为主。三阴病治疗,当以扶正为先。
  在六经辨证中,六种类型病证关系并非彼此孤立,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传变的。病变由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的发展演变,反映了邪气由表入里,由阳入阴,正气渐衰的过程。
  在六经病证的转变中,循三阳三阴顺序而传者,称之为循经传,不循此顺序而传者,称越经传。表里相合两经的病证互相传变者,称表里传。疾病初起即见三阴病证者,称之为直中。一经病证未罢,又见它经病证者,称并病。二经病证同时出现者,称为合病。六经病证基础上,又有它证表现者,称为兼证。六经病证转变为其它病证者,叫做变证,误治伤正,病情恶化者,称为坏证。
  六经病证的传变,往往与正气的盛衰,邪气的强弱,治疗护理当否,患者体质偏差,以及疾病种类等因素有关。
  太阳病证
  太阳包括手太阳小肠、足太阳膀胱,与手少阴心、足少阴肾为表里。太阳主一身之表,统摄营卫,固护于外,居六经之首。
  太阳病系风寒袭表,是外感病的初期,以恶寒,发热,头项强痛,脉浮为主要脉证,病位在表,属表证。由于感邪不同,体质强弱的差异,所以太阳表证又有表寒、表热(温病)之分。表寒(又分太阳中风、太阳伤寒两证)与表热又统称为太阳经证。经证不愈,病邪可循经入腑,形成太阳腑证(脉证又有蓄水、蓄血之分),亦可内传于阳明等。
  太阳经证
  太阳中风(表寒虚证)
  症状: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脉浮缓。
  病因病机:风寒袭表,太阳经循行头项和肩背,则致太阳经气不利。
  太阳伤寒(表寒实证)
  症状:恶寒发热,无汗而喘,头项强痛,身疼腰痛,骨节疼痛,苔薄白,脉浮紧。
  病因病机:寒邪袭表,卫阳被遏,正邪交争。
  表热证(温病)
  症状:发热而渴,不恶寒,脉浮数。
  病因病机:外感温热之邪,或里阳素盛所致。
  太阳腑证
  蓄水证
  症状:小便不利,微热,渴欲饮水,甚则烦渴,水入则吐,苔白腻,脉浮或濡。
  病因病机:本证由太阳经而内传入腑,影响膀胱气化所致。
  蓄血证
  症状:少腹急结,或硬满痛,小便自利,其人如狂,舌见瘀斑,或紫暗,脉沉涩。
  病因病机:此证多系邪热入里,与瘀血相结于少腹所致。
  阳明病证
  阳明包括手阳明大肠、足阳明胃,与手太阴肺、足太阴脾相表里。阳明病是外感病过程中,邪热最盛的阶段,多由燥热之邪,或风寒之邪化热内传,或因津液素亏或胃阳偏亢等所致。其症状以胃肠之燥、热、实为特点,即所谓"胃家实"。胃家实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燥热亢盛,但肠中无燥屎阻塞,仅是无形邪热弥漫,又称为阳明经证;二是燥热之邪与肠中糟粕搏结而成燥屎,影响了腑气通降,又称为阳明腑证。
  阳明经证(胃热亢盛)
  症状:身大热,汗大出,口大渴,脉洪大,不恶寒,反恶热,面赤心烦,舌苔黄燥。
  病因病机:外邪入里化热,热与燥合于胃中,燥热亢盛于内,蒸腾于外。
  阳明腑证(肠腑燥结)
  症状:身热,日脯潮热,汗出连绵,大便秘结,腹满痛拒按,烦躁,谵语,脉沉实有力,舌苔黄燥或焦黑起芒刺。
  病因病机:阳明里热与燥屎相结,腑气不通,耗伤津液。
  少阳病证
  少阳包括手少阳三焦、足少阳胆,与手厥阴心包、足厥阴肝相表里。少阳属于太阳、阳明之间,又称半表半里。少阳病是外感病发展过程中,病邪已离太阳之表,而尚未入阳明之里,介于表里之间。其多由太阳表邪化热入里传变而来,亦可由少阳本经直接受邪而发病。其病证又称为"半表半里证"。
  少阳病证的症状为口干,咽干,目眩,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脉弦。
  其病因病机为病邪侵于少阳,正邪交争于半表半里,以致枢机不利,胆火上炎,上扰空窍,胃失和降。
  太阴病证
  太阴包括手太阴肺、足太阴脾,与手阳明大肠、足阳明胃相表里。太阴为三阴之屏障,病入太阴,太阴首当其冲。
  太阴病主要指脾的病变,其病位在里,多为脾阳虚弱、寒湿内阻的虚寒证。
  形成太阴病的原因,一是素体脾阳不振,外感寒邪;一是治疗失当,损伤脾阳,以致虚寒中生。由于脾与胃同居中焦,互为表里,其病变往往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而有虚实之分,所谓"实则阳明,虚则太阴"。如寒湿郁久化热,亦可转属阳明。
  其症状为腹满时痛,腹泻呕吐,食欲不振,喜温喜按,口不渴,舌淡苔白,脉迟或缓弱。病因病机为素体脾虚,寒邪直中;或三阳病治疗失当,损伤脾阳所致。中阳不足,脾失健运,寒湿内阻,升降失常。清阳不升则腹泻,浊阻不降则腹满呕吐,食欲不振;阳虚则寒生,故腹痛喜按,口不渴,脉迟或缓弱。
  少阴病证
  少阴包括手少阴心经、足少阴肾,与手太阳小肠、足太阳膀胱相表里。少阴病是外感病发展过程中,全身功能衰退,病情危重的阶段,主要是以心肾虚衰为特点。形成少阴病的原因,一是素体阳虚,寒邪直中少阴;一是阳明病失治,误治传变而来。如太阳表证,误治伤阳,邪即可陷入少阴,所谓"实则太阳,虚则少阴"。
  少阴经内连心肾,心属火为阳,肾属水为阴。正常生理状态下,心肾相交,水火既济,阴阳相通。在病理情况下,既可以出现肾阳虚衰为主的寒化证,又可以出现以肾阴虚而心火上亢为主的热化证。因此,少阴病就有从阴化寒、从阳化热两类证型。
  少阴寒化证的症状为畏寒倦卧,精神萎靡,手足厥冷,下利清谷,欲吐不吐,口不渴,或渴喜热饮,小便清长,舌淡苔白,脉沉微。病因病机为素体心肾阳虚,寒邪直中少阴;或外感失治、误治,损伤真阳所致。
  少阴热化证的症状为心烦不寐,口燥咽干,小便黄,舌尖红,干燥少苔,脉细数。病因病机为多由邪热不解,耗伤真阴,或素体阴虚,邪入少阴,从阳化热,灼伤真阴而致。
  厥阴病证
  厥阴包括手厥阴心包、足厥阴肝,与手少阳三焦、足少阳胆相表里。厥阴病是外感病发展过程中的复杂病变,为六经病的最后阶段,多由传经而来,或病邪直中,或治疗不当,邪气内陷所致。病邪侵犯厥阴,肝与心包皆受影响。
  由于正气衰竭,阴阳紊乱,故而厥阴病主要表现为寒热错杂和厥热胜复。若阴寒极盛,阳气不续而先绝,则病情危笃;若阴寒极盛,但阳气尚能与之抗争,则呈阴阳对峙,寒热错杂的证候。
  寒热错杂证的症状为口渴不饮,气上冲心,胸中疼热,饥不欲食,食则呕吐或吐蛔,厥逆不利。病因病机为或病于传经,或病于直中,或因治疗失当,邪气内陷厥阴。
  厥热胜复证的症状为先厥而后热,下利自止;或厥少热多;或寒多热少;或厥热等。病因病机为病入厥阴,阴气盛则厥逆,阳气复则发热。因寒盛致厥多与下利并见,阴寒内盛,故先厥;阳气未复,故后发热,下利自止,其病可愈。厥少热多,是阳胜阴退之故,是向病愈方面发展;寒多热少,是阴胜阳虚,是病势向严重方面发展,厥热相等,是阴阳已趋相对平衡,可知病能自愈。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六经辩证+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 舍得 - 舍得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六经辩证+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 舍得 - 舍得
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2008-11-07 10:49


一、历代对“六经”实质的不同认识

中医学中将疾病分属三阴三阳(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进行辨证论治的方行,习称“六经辨证”。张仲景的《伤寒论》全面采用六经分证,树立了中医临床辨证论治的光辉典范,对中医学的发展””生了极大影响。但是,也由此引起了对”六经”实质的许多争议,至今未有定伦。

北宋·朱肽在其《活人书》中首列经络图,专从足六经的循行分布及生理特点来分析六经病机,为六经经络说。经络说虽被后世许多医家所信奉,但也有不少医家认为六经并非经络而对经络说大张挞伐。

非经络论者中,又有各种不同见解。明·方有执认为“六经者,犹儒家六经之经,犹言部也。…天下之大,事物之众,六部尽之矣:人身之有,百级之多,六经尽之矣。”(《伤寒论条辨·图说》)“六经各一经络藏府”(《伤寒论条辨·后序》)方氏为并藏府经络而论大经又以藏府为主者。清·柯琴用“周礼分六官”来比喻六经,看法略同于方氏,但柯氏不以藏府而以地面经界为说,渭一仲景之六经,是经界主经,而非经络之经。”(《伤寒论翼·六经正义》)清·张志聪以六气阐发六经,云“此皆论六气之化木子司天在泉五运六气之旨,未尝论及手足之经脉”(《伤寒论集注·伤寒论本义》)创六经气化之说。它如宋·许叔微之八纲说,清·程应旅之形层说,近贤陆渊雷氏之阶段说,章次公等之症候群说,时振声等之阴阳消长研等。不能尽举。以上各种意见虽各有所见,不谓无据,但反对石也都能从相反角度提出质疑,可见各家看法都还不够全面,解释有欠圆满。

讨论六经实质,关键在“三阴三阳”。一般认为,三阴三阳是阴阳的再分。事物由阴阳两仪各生太少(太阴、少阴,太阳、少阳)而为四象,进而又化分出非太非少的阳明和厥阴,形成三阴三阳。原始的三阴三阳也许如此,但太阳是阳之最,为何位北主冬配寒水?太阴为阴之极,为何位西南而主长夏湿士?太阳主表,为何不入肺卫而入膀阶凡此种种问题,都不是原始的阴阳再分概念所能解释。实际上运用到中医学中的三阴三阳。已与经络、藏象、运气等结合起来形成一种系统模式,三阴三阳的模式不搞清楚,六经的实质就永远是个谜。

二、从河图、洛书探究六经起源

笔者近年来在医易关系的研究巾,发现三阴三阳系统模式的形成,与易学的河图。洛书有着密切关系。以往曾有人认为河图洛书为宋人附会汉人易注而作,非古易所有,但从《内经》及近代出土文物文献的记载,事实说明河图洛书起码在西汉初年以前已经流行,而且中医学的形成与其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对此,笔者已有专文讨论,这里不再赘述。

河图有生、成数之说。生数为先天,先天主气;成数为后夭,后天主运。五行五运以成数为用,六气则从生数而出。一般认为河图中一、二、三、四、五均为生数,但五居中央,各生数都与中五相加而为成数,五既是生数又是成数。(《素问。金匮真言论》所云:”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其数五”,即为五作成数之例)。故《内经》“以四时长四藏”,唯脾不得独主于时(《索问·太阴阳明论》)。除了五这个特殊数外,其它四个生数两相交会,可以有且也只能有六种组合。这六种组合恰恰构成了三阴三阳(见图2)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六经辩证+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 舍得 - 舍得

图2中一、三是阳数,故—、三相会为太阳:二、四是阴数二、四相合为太阴。一四、二三均相邻交会于外,一四合化于西北阳明,二三合化于东南少阳。一二、三四均相向对合于内,子午相对,一二合化为南北少阴,三四合化于东方厥阴。

《素问·阴阳离合论》说到三阴三阳的方位时日:“圣人南面而立,前日广明,后日太冲。太冲之地,名日少阴;少阴之上,名日太阳;……广明之下,名日太阴;大阴之前,名日阳明,……厥阴之表,名日少阳。”如用图示,正好与河图四生数交变化生三阴三阳的模式契合(见图3)。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六经辩证+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 舍得 - 舍得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六经辩证+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 舍得 - 舍得

易学中又有洛书九宫模式。洛书配”文王八卦”.主土的坤卦居西南.与太阴之位合(见图4);西南应长夏,长夏多湿,此“太阴湿上”之由来,《内经》的太阴脾士主长夏说,亦本于此。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六经辩证+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 舍得 - 舍得

三阴三阳与经络、藏府、六气的联系,是逐渐发展起来的。马王堆出士医帛《阴阳十一脉灸经》中以三阴三阳命名的只有八脉:足拒(太)阳脉、少阳脉、阳明脉,足经(太)阴脉、厥阴脉、少阴脉,臂银(太)阴脉和臂少阻脉(其余三脉分别称作“肩脉‘’、“耳脉”和“齿脉”)。这个现象很值得注意。八脉中两臂脉之名为后来加入,原始的名称只有太阳脉、少阳脉、阳明脉、太阴脉、厥阴脉、少阴脉六个,先与三阴三阳配应的是足六经,以后加上了臂太阴和臂少阴二脉。为什么只加二脉?又为什么加的是这二脉?较为合理的解释,只能是为了配应九宫八卦之需。将八脉填入九宫八方方位,若合符契(见图5)。这决不是偶然巧合,它留下了三阴三阳与经络相结合的早期形态的痕迹,也反映了三阴三阳学说与河图洛书间的不解之缘。
六经辩证的系统性+论《伤寒论》的六经理论+六经辩证+六经探原-六经非经络之经实河洛也 - 舍得 - 舍得

《索问·热论》描述的六经传变,只涉及足之六经,不谈手之六经。经朱的发挥,更有“六经传足不传手”之说。后人对此多存疑问,不知其所以然,也因此引起许多批评,成为非经络论者争论的焦点之一。如方有执在《伤寒论条辨·或问》中说:“手经之阴阳,居人身之半;足经之阴阳,亦居人身之半。若谓传一半不传一半,则是一身之中,当有病一半不病一半之人也。天下之病伤寒者,不为不多也,曾谓有人如此乎?”今从《阴阳十一脉灸经》可知,三阴三阳与经络的配应,确乎先从足六经始。《内经》的十二经脉说是以后逐步完成的。<素问·热伦》专论足六经,说明六经辨证的肇始,应在十二经脉理论完成之前,而且早于《阴阳十一脉灸经》,因为《阴阳十一脉灸经》中已多了 “臂少阴”和“臂知阴”二脉。六经辨证几不及肺,是六经理论中又一个使前人费解的“谜”,如知道了三阴三阳的早期模式伽此,这个谜也就不解自开了。

六经与藏府的配应,在马王堆医帛中还未出现。《素问·热论》所述仅“少阳主胆”。“太阳脉布胃中”,“少阴脉贯肾络于肺”和“反阴脉循阴貂而终于肝”四条,既不全面;构式也不统一,说明当时六经辩证与臧府的”关系.还不密切,而十二经脉与藏府的系属关系,在《灵枢·经脉》等篇中已有完整记载。后来六经与藏府的配应;基本按照十二经脉说。可见十二经脉系属藏府在先,六经辨证结合藏府在后。

三阴三阳在河图的方位,决定了三阴三阳的气化特点。河图洛书是时空统一的模型,每个方位都相应于一定的时令节气。如东方春温风气、西方秋凉燥气、西南长夏湿气等。但三阴三阳的“太阳寒水”、“阳明燥金”、”少阳相火”、“太阴湿士”、”少阴君火”、“厥阴风木”等名称,已不是简单的方位与时令节气的对应。将四季八方的气化组合为六气说,显然又经过了运气学说的演绎加工。六气概念向六经辨证中的渗透,只能在运气学说流行以后。运气学说形成于东汉时期,故六经气化在《素问·热论》中尚无痕迹,到东汉末年的《伤寒论》中才见端倪。

以上粗略地论述了三阴三阳的形成原理以及逐渐与经络、藏府、六气等说的融合发展过程。简而言之,三阴三阳的模式起源于河图生数的交变,继而系连经络而为分证纲领。六经的这一雏形在《阴阳十一脉炎经》,即西汉初年之前就已产生。以后的发展未脱离这一基本模式,故六经辨证始终偏重足六经。接着因配洛书九宫八卦而增“臂少阴”和 “臂担阴”两脉,进而完成手足三阳三阴十二经脉体系。由十二经脉为桥梁,连结三阴三阳与藏府的关系。东汉出现的运气学说又发挥了三阴三阳的气化特性。于是三阴三阳与经络、藏府、气化等相结合,最终完成六经辨证的系统理论模式。《伤寒论》的六经辨证是对这一系统理论模式的整体的运用,不能孤立地论经络、藏府或气化。

一、对六经理论中一些问题的重面认识

搞清了六经的易学模式,以在六经理论中的一些难题,可以得到较为合理的解释。试举几例如下:
1.六经表里相配,实则太阳,虚则少阴;实则阳明,虚则太阴;实则少阳,虚则厥阴。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从图2可知,:太阳与少阴同居北方,均含生数一; 阳明与大明同居西方,均含生数四;少阳与厥阴同居东方,均含生数三,它们之间宜乎互为表里。阳表阴理。实则阳,虚则阴,则是勿用解释的常理。
2.风寒外感,何以先犯太阳?前人以太阳主表为解,但肺主卫表,又合皮毛,太阳为什么不入肺而入膀既?从图式可知太阳位北偏东,北为寒,东为风,故风寒客人,宜乎先犯太阳良位。<易·说卦》曰:“又为门阀”,“为阎寺”(阎:守门人),即寓此理。六经辨证几不及肺,前已有述;伏邪说认为冬伤于寒,邪伏少阴肾,亦缘少阴居北之故。此皆模式使然。

3.六经的排列次序问题,是历来争议的又一焦点。从三阴三阳的模式看,六经各一方位,本无严格的先后顺序。《阴阳十一脉炎经》、《足四十一脉炎经》和《内经》的三阴三阳脱序革不相同。就说明了这一点。故不必拘泥于少阳阳明厥阴少阴在六经中的位序。
4.再如《素问·气厥论》中五藏寒热相移的次序,既非五行相生,也非五行相克,历代注家对此都不得其解。其实,这里严格遵循了八卦从先天位到后天位的规律。坤卦先天后北万相应于肾,后天居西南相应于脾,故肾移寒热于胸;巽卦先天居西南相应于肿,后天后东南相应于胆,故脾移寒热于肝胆属肝);离卦先天居东方相应于肝,后天居南方们应于心,故肝移寒热于心;乾卦先天后南方相应于心,后天居西北相应于大肠,故心移寒热于肺(大肠属肺);坎卦先天居西方相应于肺,后天居北方相应于肾,故肺移寒热于肾

5.《伤寒论》六经与《素问·热论》六经的关系,也是六经研究中争论较多的一个问题。有人认为《索问·热论》以表里分阴阳,六经相传均为热证:《伤寒论》以寒热别阴阳,三阳为热,三阴为寒,因而《伤寒论》六经与《索问》六经不是同一概念。其实,从六经辨证的发展过程可知,《伤寒论》六经是在《素问》六经基础上的发展与深化,尽管两者在证候的归纳上有所差异,但三阴三阳的基本原理是一致的。两者六经的顺序相同,更提示存在直接的源流关系。也许张仲景主观上无意据易立说,但研究古代医学思想,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背景。张仲景在《伤寒论》中引作辩证纲领的六经,是汉代通行的六经概念,这一概念早已深深地打上了易学模式的烙印。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