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仲景用细辛组方配伍探要+“细辛不过钱”争议+细辛临床用量及毒副作用分析  

2012-03-02 10:0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仲景用细辛组方配伍探要
来源 中国中医药报

    《伤寒论》中虽仅有5方计7处用了细辛,其用量少则一两,多则六两,然可窥仲师善于妙用细辛组方之一斑。简要分析如下。
    细辛与干姜、五味子配伍
    细辛味辛性温,为少阴经之表药,能疏腠散寒,通阳化饮;干姜可温中散寒,健脾化饮;五味子酸收敛肺,降逆止咳,并可防姜、辛过散之弊。细辛与姜、味配伍的方剂是主治太阳伤寒兼里停水饮之证的小青龙汤。仲景治寒饮阻肺的咳喘证,最喜用细辛与干姜、五味子配伍,首创姜、辛、味伍用以止咳平喘之妙法,开后世散、敛并用之先河。细辛助五味子宣降肺气,协干姜温化痰饮。《本草求原》曰:“五味子为咳嗽要药,然必合细辛、干姜以升散风寒,用此以敛之,则升降灵,咳嗽自止”。陈修园更明言:“干姜以司肺之开,五味子以司肺之合,细辛以发动其开合活动之机……”三药合用其妙天成,故仿此之方叠出。如《普济本事方》中的五味子丸、《太平圣惠方》中的干姜散等。
    细辛与麻黄、桂枝配伍
    麻黄味辛性温质轻,以轻去实,长于升散,其发汗解表之力冠辛温解表药之首;桂枝通阳宣散,透达营卫;细辛则能外散风寒,内化寒饮,上疏头风,下通肾气,助麻黄以辛通窍泄闭,协桂枝温经和营,引营分之邪达于肌表,令汗出而解。细辛与麻、桂配伍使用的方剂是小青龙汤。本方系麻黄汤去杏仁,桂枝汤去生姜,加干姜、细辛、五味子、半夏而成。方中,麻、桂除外寒而宣肺气,伍姜、辛温肺化饮并助麻、桂鼓动内外之阳气,加强解表散寒之力;配五味子敛气、芍药养血并制诸药辛温宣散之性,以防耗气折阴之弊;半夏降逆化痰以利气道,炙甘草和中兼以调和诸药。共奏温经散寒、解表涤饮之功。
    细辛与当归、芍药伍用
    细辛与归、芍伍用的方剂是当归四逆汤和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当归四逆汤是桂枝汤去干姜、倍大枣加当归、细辛、通草而成。方中白芍补血偏于养阴,其性静而主守;当归补血偏于温阳,其性动而主走;细辛温通行散,使芍药静而欲动,补其阴以生血,促当归行而欲速通其阳,以泄厥阴血分之寒;佐桂枝温经以散厥阴血分之风;协通草通行血脉;甘草、大枣补中益气,助当归、白芍补血,助桂枝、细辛通阳。全方有和厥阴以温经散寒之功,调营血以通阳气之效。主治血虚寒凝所致的手足厥逆、脉微欲绝之证。
    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治当归四逆汤证而内有久寒者,见大便溏薄、腹痛、呕吐等症。加吴茱萸、生姜增强温中散寒之功,并借酒力以行药势,助归、芍、桂、辛温经通脉。
    细辛与乌梅、黄连伍用
    黄连大苦大寒,与辛散的细辛合用,辛苦共施,寒热并用;乌梅酸涩,有收敛肺气、固肠止泻、和胃安蛔之功,三药合用,酸收、辛散、苦降,性味虽别,功效异殊。细辛与乌梅、黄连伍用的方剂是乌梅丸。主治脏寒蛔厥及久痢。方中重用乌梅、苦酒之酸配椒、桂、姜、辛、附之辛与连、柏之苦,使蛔虫得酸则静,得苦则下,遇辛而伏;并佐参、归益气养血,祛邪而不伤正。此方酸甘化阴,酸苦泄热,辛甘温阳,辛苦通降,酸甘辛苦兼收并蓄,刚柔相济,共奏滋阴泄热、温阳通降、安蛔止痛之功,为治“厥阴防少阳,护阳明之全剂”,又被后世奉为治蛔之祖方。
    细辛与附子配伍使用
    附子辛温大热,纯阳有毒,通行十二经脉,为补先天命门真火、壮肾阳之要药,偏散里寒;细辛偏散表寒,二药合用,表里同治内外兼顾,在内则附子治之,细辛托之散之;在外则细辛疏之,附子鼓之助之。性则善走通行,功则散寒止痛。细辛与附子配伍的方剂是麻黄细辛附子汤,主治少阴病兼表之“太少两感证”。细辛内助附子以兴阳,外协麻黄以解表,三药合用温阳以促进解表,解表而不伤阳气。


“细辛不过钱”争议  

发表:admin 文章摘自:医学论文 【摘要】细辛临床广泛应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且疗效肯定。然而由于其具有一定的毒副作用,曾一度限制了其药效更好的发挥。对此,我们应当采取积极审慎的态度,大胆采用现代科学研究手段,努力探索细辛的合理使用剂量、制剂及服法,深入开展疗效及毒理研究,以..
【摘要】细辛临床广泛应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且疗效肯定。然而由于其具有一定的毒副作用,曾一度限制了其药效更好的发挥。对此,我们应当采取积极审慎的态度,大胆采用现代科学研究手段,努力探索细辛的合理使用剂量、制剂及服法,深入开展疗效及毒理研究,以确保临床安全有效地使用细辛,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 
【关键词】细辛;过量;中毒“Asarum only the money” the disputeGao Fenglan 
【Abstract】Asarum clinical widely applies to the many kinds of diseases treatment, also curative effect affirmation. However because it has the certain poisonous side effect, once has limited its drug efficacy better display. Regarding this, we must have the positive careful manner, boldly uses the modern scientific research method, diligently explores asarum the reasonable use dosage, the preparation and abide by the law, thoroughly develops the curative effect and the toxicology research, guarantees the clinical security effectively to use asarum, relieves the indisposition for more patients. 
【Key words】Asarum; Excessive; Is poisoned“细辛不过钱”之说源出自南宋陈承的《本草别说》(此书已佚,内容散见于《证类奉草》、 
《本草纲目》等书),后被李时珍《本草纲目》所收录。据考证,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载有“细辛单用末不可过一钱,多则气闷塞不通者死。”一条即是收录陈承的。陈承的“细辛不过钱”之说,影响深远,直至今日。似乎已成为掌握细辛用量的准则。推究其之所以产生并被历代众多医家认可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服用过量细辛后发生了中毒 
医者辨证失当、以热作寒,或是患者体质素弱、不堪药力,或是服法不当、以煎剂作散剂等,导致了一次细辛中毒事件的发生,医者深感不安,多次尝试终于发现了安全的剂量,并广为告知他人,久之,“细辛不过钱”的说法为人们所认可并流传下来。 
2中医作为一门经验医学的特点决定了“细辛不过钱”学说产生后能够得以广泛流传中医是一门经验医学,其继承性就显得非常突出;而且,医者的决策直接关系到患者的生命。多数医家在缺乏临证经验的情况下,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何况“细辛不过钱”之说源出于南宋陈承,后又被李时珍所收录,这就无怪乎“细辛不过钱”之说能广为流传了。 
3长期以来对中草药的成份和作用缺乏系统研究 
由于中草药长期以来仅停留在经验应用阶段且中医学没有很好地与其他自然科学相结合,没有吸取西医及现代科学的研究手段为己用,长期以来对细辛成份和中毒机理缺乏必要的认识,致使“细辛不过钱”之说长期在中医界占主导地位。其实,只要稍加推究,我们就会对细辛的用量提出异议。如早于陈承的东汉张仲景,在其所著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二书中计有13首汤方中用了细辛,少者用二两,如麻黄附子细辛汤;多者用三两,如小青龙汤。据吴承洛《中国度量衡史》考证,后汉一两相当于现代13.92g,而据《新修本草》引苏恭说,后汉药称一两是当时普通用秤的二分之一,所以书中的一两约合现代的6.69g,那么仲景方中细辛用量少则为13.92g,多则为22.88g,可见畏细辛如蛇蝎是很有根据的。又如晚于陈承的清代陈士择,他在《石室秘录·完治法》中有两张治疗头痛的方子,分别用细辛五钱和一两。我们知道,清代一两等于现代30g,一钱等于3g,那么陈士铎的两张方子中细辛的用量分别是15g和30g,这也说明临证医家用细辛并未拘泥于“细辛不过钱”之说。 
      当代诸多医家在临证中的经验也证明“细辛不过钱”之说并不尽然。夏氏在辨证的基础上加用细辛6~9g对偏正头痛证属风寒外袭、肝肾经气寒、肝风内动型患者取得较好的治疗效果,未见不良反应;夏氏还报道了对牙痛症属胃肠积热者用清热通便药配细辛5g治愈的一则案例。谢氏用小青龙汤加细辛12~15g治愈顽固性痰饮,未出现不良反应。曲氏报道处方以细辛为主,细辛用量从6g开始,以3~5g逐次增加,直至31g,用以治疗缓慢性心律失常60例,总有效率93%,也未发现中毒反应。苏氏报道用香砂六君子汤加细辛5g,厚朴10g,生苡仁15g,治愈一慢性糜烂性浅表性胃炎轻度肠腺化生的病例,亦未见不良反应。李氏报道以自拟驱痹汤(组成:细辛12~15g、制川乌12g、制草乌12g、麻黄12g、牛膝20g,木瓜20g,乳香10g、没药10g)。治疗坐骨神经痛百余例,均取得较好效果,未发现不良反应。冯氏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用细辛30~160g服用半年之久,疗效显著;蒋氏报道55例四肢骨折、脱位、身体各部位软组织损伤之肿痛重者,在活血化瘀方中加入细辛6~9g,后加大量至12~18g,取得较好疗效;王氏报道用细辛10g、灸甘草30g,治愈阳痿之证属寒邪外袭、肾窍郁闭、宗筋失用痛案1例;谢氏临证以定癫丸加细辛5g长服,减少癫痫患者发作次数,缩短发作时问;刘氏报道以阳和汤、桂枝附子汤、麻黄附子细辛汤化裁(方中细辛用量20g)治愈血栓性闭塞性脉管炎1例。以上均未发现不良反应。本人在临证时用大剂量细辛(初始量6g,每3天加1次量3g,直至总量为18g维持量)治愈风湿性关节炎、心室传导阻滞、面神经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变应性皮肤血管炎多例,亦未发现毒副作用。 
      当然,这并不是说细辛是无毒的,现代药理研究发现,细辛含挥发油2.7~3.0%,其中药用有效成份主要是甲基丁香酚(占60%),有毒成份是黄樟醚(占8%),且黄樟醚的挥发性胜于甲基丁香粉,所以经煎煮30分钟后,煎汁中还保存着一定量的有效成份甲基丁香酚,而有毒成份黄樟醚的含量已大大下降,不足以引起中毒。但如果单以细辛研末冲服,用量仅4~5g即出现胸闷、恶心、呕吐等毒副反应,这与《本草纲目》所言“ 
单用末不可过钱,多则气闷塞不通者死”十分吻合。柯氏药理研究证明,挥发油中的黄樟醚确有使动物呼吸中枢麻痹的作用。鉴于以上情况,我们在临床应用细辛时就特别应该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要辨证准确,“有故无损”。临证时确实为阴寒重证及痛甚者,方可大量使用细辛。并注意地域、季节、患者体质强弱,以及机体对药物耐受性等情况,灵活调整用量,确保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二是注意配伍。细辛不可单用,而应当与其他药相配伍使用,这样不仅能降低其毒性,还能增强药效。故《本草纲目》曰:“细辛,佐姜桂能驱脏腑之寒,佐附子能散诸疾之冷,佐独活能除少阴头痛,佐荆防能散诸药之风。”值得指出的是,细辛若用于热证则必须配伍寒凉药,且用量宜轻。 
三是要区别剂型。细辛作丸散剂直接吞服应牢记“细辛不过钱”的警语,以确保用药安全;细辛用作汤剂时可用大剂量,但宜久煎,时间以30~60分钟为好,以防中毒,还可采取煎浓汁少量频服的方法。 
四是要根据细辛品种不同,斟酌用量。我国细辛品种目前有31种、4个变种和1个变型,其中北细辛含有效成份甲基丁香酚最多(约占40%),用量宜轻;而南细辛质量较差,有效成份偏低,剂量可稍大。 
综上所述,细辛临床广泛应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且疗效肯定。然而由于其具有一定的毒副作用,曾一度限制了其药效更好的发挥。对此,我们应当采取积极审慎的态度,大胆采用现代科学研究手段,努力探索细辛的合理使用剂量、制剂及服法,深入开展疗效及毒理研究,以确保临床安全有效地使用细辛,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 http://www.yixuelunwen.net/html/show-1793.htm
细辛临床用量及毒副作用分析

  提要 讨论了细辛的临床用量及毒副作用,指出临床细辛用量关键在于正确的辨证,还必须以品种、剂型、古今用量折算、煎服法等几方面综合考虑。

  关键词 细辛;临床用量;毒副作用

  细辛的临床用量及毒副作用,古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一般临床医者也因囿于古有“细辛不过钱”,“以其气味俱厚而性过烈耳”之说而不敢重用细辛。笔者综合古今有关资料,反复进行分析,认为细辛的临床用量多寡及毒副作用,关键在于正确的辨证,还必须从品种、剂型、古今用量折算,煎服法等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1 关于应用细辛的辨证

  《河北中医》1984年第1期报道,细辛用量高至30 g,其中部分患者产生“心悸,恶心,呕吐,甚至出现心律紊乱”。《上海中医药杂志》1965年第8期报道“1例因头痛牙痛在80 min内共服细辛五钱中毒,呼吸急迫,汗出,神志昏迷,经抢救而愈”。古代重用细辛,早有记载,历代医家曾用大剂量细辛治疗沉寒痛冷的重证,取得良好的效果。张仲景在《伤寒论》中细辛用至二两至三两,换算成今天重量,就分别是32 g和48 g.《金匮要略》中应用细辛,量轻者一两,一般2~3两,如主治伤寒表寒不解,心下有水气的小青龙汤,细辛用3两;治手足厥寒,脉细欲绝的当归四逆汤,细辛也用3两之多等等。今贤黑龙江中医学院华延芳教授,自服9 g细辛,未见不良反应,可见细辛用量的多寡及毒副作用,关键在于正确的辨证。

  综观历代医家临床应用细辛,一般用于阴盛寒湿水气凝重的咳喘及风寒湿痹,也用于对症的头痛齿痛,耳聋,鼻塞;张仲景用于少阴证反发热者,能发少阴之汗;细辛之辛亦用于反治法辛散浮热;根据细辛能行水气以润之的功用,药效更显。在半身不遂证与肢端动脉痉挛症,病态窦房结综合征中加用可增强疗效。

  当代医家也注意到细辛不适用于严重心血管病、实证高血压、肾功能减退、肾性高血压等。实验证明、过量细辛可致肾脏中毒,尿检时可出现红、白细胞、蛋白和管型。因而认为细辛临床用量当因人,因证,因时制宜,不可拘一。但细辛毕竟系辛温燥烈之品,一般以5~10 g为宜。如药后感烦躁,眩晕,汗出过多,皮肤显现红疹,当减量或停用。

  2 关于细辛的品种

  北京中医学院中药系1987年首次确定我国细辛有31种,4个变种,1个变型。对细辛挥发油分析,中医习用的北细辛(华细辛)、朝鲜细辛,含甲基丁香酚均可达40%以上,与历来中医认为该两种细辛质优的看法相吻合,医学教|育网搜集整理故临床北细辛用量不宜过大。实验证明,北细辛煎剂给小鼠灌服静注的CD50分别为123.75 mg/kg和7.78 mg/kd.给犬0.75g则发生呕吐,犬的致死量,皮下注射或内服均为1 g/kg.细辛挥发油少量长时间给猫及家畜,则引起磷中毒样的肝、肾脂肪变性。其他如短尾细辛、川北细辛、青城细辛、灯笼细辛质差,用量可稍重。尤其应当注意是一种紫背细辛和深绿细辛含黄樟醚高达60%以上,对肝细胞有损害,而且有致癌作用。

  3 关于临床运用细辛的剂型

  《本草纲目》卷十三:“华州真细辛,根细而味极辛,故名细辛。”又曰:“细辛非华阴者不得为真,若单用末,不可过钱,多则气闷塞不通者死,虽死无伤………非本有毒,但不识多寡耳”。这明确地指出“细辛不过钱”是指散剂而言,且品种指华细辛。实验证明,在相同剂量情况下,根中挥发油含量几乎是全草煎服20 min后的12倍。若为达到相同的疗效,则汤剂的用量至少应增加到散剂的12倍,这是因为煎剂中挥发油及黄樟醚含量随煎煮时间增加而降低。故汤剂大剂量治疗顽症痼疾可用至15~20 g,但必须久煎40 min以上减其毒性。据现代分析细辛挥发油有镇静作用,超量可致呼吸麻痹,故曰“气闭不通而死”。

  4 关于古今用量折算

  中医历来医界师徒相传,以讹传讹,在普遍使用汤剂时限制了细辛的用量。故当代医界认为“古方药少量重,今方药多量轻”。东汉时一两分二十四铢。宋以后度量衡才与今渐一致,故《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药量均需折算。据近贤柯雪帆考证,东汉一两约等于现在16 g,而后世《本草经疏》《本草汇言》等,均主张少用,“以其味俱厚而性过烈耳”。故《证类本草》引用南宋陈承《本草别说》中“细辛不过钱”之说。这里的“不过钱”是指的散剂,换算成今天重量就是1.6 g,而汤剂用量至少增加到散剂的12倍。也就是说,一般煎剂配伍中,细辛量至少可以用至19.2 g.故张仲景在《伤寒论》《金匮要略》方中细辛用量一般在2~3两,也未引起不良反应。历代医家曾用大剂量细辛治疗沉寒痛冷的重证,取得良好的效果,但必须久煎40min以上减其毒性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