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阳主阴从+论“阳主阴从”+卢氏的“阳主阴从”理论  

2012-04-05 10:4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主阴从(作者???)
说到阳主阴从,就不得不说说火神派,因为这是火神最先提出来的。记得卢崇汉老师说过“扶阳基于重阳,亦即以阳为主导的思想,而这个思想几乎贯穿了中国文化的始末。为什么重阳呢?因为这是生命之所需。《素问*生气通天论》云“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阳气对于人身而言,它是维系生命的根本,其重要性就像自然的天与日一样……”。
火神派主张阳主阴从,与主张阴阳平衡似有矛盾。阳者太阳也,阴者太阴也,即月亮,月亮的光是反射太阳光来的,故阳主阴从,无阳则无阴,养阴必需阳。其实就像家庭一样,没有男人这个家就不算是一个家,再者男人强大了,这个家当然也就强大了啊。男人是主体啊,为什么,因为男人挣钱比女人多(我是说和谐情况的时候),就像古代一样,是男人的天下,如果变成女人的天下,就像唐清两朝,国家简直是苦不堪言,我在这里要说唐后周时的武则天,她完全是仰仗着唐初时候的,如若没有李世民的贞观之治肯定不会有武则天的。
天尊地卑,其实很好理解啊,你仰头看天时那么的大,而你坐飞机时看地下是那么的渺小。乾,健也,坤,顺也。阳主阴从乃天之道,阴阳平和是阳主阴从的和谐态,阴阳平和是统观,阳主阴从是机制,如言“这夫妻俩恩爱和睦”,而其所以和睦却是夫唱妇随。
张介宾曰:“火,天地之阳气也,天非此火,不能生万物;人非此火,不能有生,故万物之生皆由阳气。”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周易》又言:“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故坤为乾所统,而乾三连为纯阳之卦,坤六断为纯阴之卦,故阴为阳所统。
《素问·生气通天论》明确指出:“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阴不胜其阳,则脉流薄疾,并乃狂。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争,九窍不通。”“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密,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也认为:“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
其实我感觉没有阳就不会有阴,就像西瓜,西红柿等水果一样,没有太阳光的普照,就不会有甜美的果实,当然就不会有阴液了啊,人也一样啊,没有阳光照耀大地,我们也不会有更好的长大,为什么要晒太阳,不就是养阳气,进而为了养阴液么。阳密乃固,不就是阳气充足了,就不会有病了么。都说阴阳平衡,但是我不这么认为,首先我觉得中医是产于中国古代几千年以前,前人根据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其实就是阳主阴从的思想,记得汉代时崇阳思想最鼎盛的时代啊,什么三纲思想,不就是阳为主的体现么。
为什么内经有一句是阳生阴长,阳杀阴藏。其实这句话是介绍了自然界的规律生长杀(收)藏。内经之所以这么写,是有一定得道理的,我感觉是阳为主啊,所以才是阳在前面啊。阳生了,阴才长啊,阳杀了,阴才藏啊!
记得火神派卢崇汉说过:人体阳气一生,则身体各处都得以濡养。也就是说阳气一生,阴液也会上升啊。
所以我感觉,内经也好,伤寒也好,金匮也好,都是以阳为主的啊。就是阳主阴从啊!

论“阳主阴从”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金元时代朱丹溪创“阳有余阴不足”论,至明代张景岳已四百余年,其被部分医家奉为圭臬,却不知此论亦有不足。其认为阴易损故不足,殊不知“温柔之盛于体,声音之盛于耳,颜色之盛于目,馨香之盛于鼻”最易伤阳。正如张介宾云:“阳气难得而易失,易损而难复。”自古至今,从宇宙到生物,无不体现“阳主阴从”之至理。所谓阳主阴从者,以阴平阳秘为基,而阳气起主导作用。

  丹溪之论执其一端,张景岳在《景岳全书》中严厉指出其害人至深,且清代温病学以来,一见热象但用寒凉,其伤阳气甚矣。近代医家郑钦安耗20余年探求医理,穷究《周易》、《内经》、《伤寒论》、《神农本草经》,阅读70余部著作方悟出“人身阴阳合一之道,仲景垂法立方之旨”,以阴阳辨证为纲,化繁为简,在元阴元阳上探求至理。《内经》曰:“治病必求于本。”本立而道生。本者,阴阳也。郑钦安在书中体现了阳主阴从的思想,处方多用姜桂附,立起沉疴,起死回生。其所形成火神一派运用姜桂附量之大,令众多医家咋舌,然往往能药到病除。其核心思想就是重阳,即“以扶阳为纲”。

  张介宾曰:“火,天地之阳气也,天非此火,不能生万物;人非此火,不能有生,故万物之生皆由阳气。”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周易》又言:“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故坤为乾所统,而乾三连为纯阳之卦,坤六断为纯阴之卦,故阴为阳所统。

  《类经·疾病类》曰:“然则天之阳气,惟日为本,天无此日,则昼夜不分,四季失序,万物不彰矣;其在于人,则自表自里,自上自下,亦惟此阳气而已。人而无阳,犹天之无日,欲保天年,其可得乎?”夫冬至一阳生,夏至一阴生,一阴生者,阳气收藏尔,非阴盛于阳也。故《内经》云:“阳生阴长,阳杀阴藏。”当然,阳虽主事,但不能离开阴,否则孤阳不生。人惟得坎中一阳方生化无穷,水中有一阳,方能源清流长,否则毫无生机。水之流动,因阳动也,水之沉静,因阳藏也。《素问·上古天真论》以肾气消长论人之生长盛衰,则女子七七,男子八八。丹溪认为此乃阴气渐衰,其不知阴气渐衰乃阳之渐竭也。正因为如此,人之少年筋骨柔活,精力充沛,至老年则筋骨解堕,生机将尽,因“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故也。

  医圣张仲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方为《伤寒杂病论》。取名“伤寒”,其“宗族死亡者,伤寒十居其七”是其一也。寒者,阴也,最易伤阳,而阳者,人生之大宝。《素问·举痛论》所列痛者十四种,因于寒者十有三。故取名“伤寒”,意在告诫后人阳气之重要但易伤。《伤寒论》113方法法神奇,而用桂枝、附子、干姜90余方,《金匮要略》用姜桂附更是俯拾即是,方药精简,而几尽愈天下病。

  后世大多医家不察仲景之用心良苦,至清温病学派窥其一斑,后世学者又不详察其情,人人皆知清热解毒。或曰:“当今之世,全球气候越来越暖,人们更容易上火,不用寒凉来制所用者何?”殊不知部分用清热解毒很有效或当时好了,但后来反复发作,何也?阳气渐伤故也。然当今阳气之伤不止于此,不仅中医多用寒凉,并且大多中西医都喜用抗生素,已达到泛滥的地步,而抗生素又属寒凉之品。再者人们多嗜食生冷寒凉,又工作繁忙,肆行房事,非时作息,其由来久矣。故圣人教人收心养性,以养正气。过劳者必然耗伤阳气,而“阳气者,烦劳则张”。阳气过度弛张在外就会慢慢耗竭,更加不能回归本位,藏于阴中。故养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早睡,最迟不过子时,因子时一阳生呀,世人不察,夜生活相当频繁,晚上大量运动劳作,过子时后仍不收心令阳气潜藏。阳气耗散太过又加之生发不够,故当今疾病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多的亚健康。故《内经》首篇就告知我们养生之道:“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方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令春夏夜卧(不晚于子时)早起,秋则早卧早起,冬则早卧晚起。吴清忠所著《人体使用手册》告诉人们保健法门有二:一曰早睡早起,二曰晨起按摩心包经,拍胆经。很多人遵此法得以健康,其奥秘便在其重视阳气,呵护阳气。或曰:古人讲“奉阴者寿”,为何?因阳者,躁也,阴者,静也。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阳易动而脱离本位,故需常静来收摄阳气,使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故《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曰:“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疴疾不起。”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此先贤已道破天机,吾等当识之,谨之,笃之。 


转载请明确注明出处及链接,或完整保留此版权信息。
来源:唐汉中医药网   网址:http://www.Chinesemedicines.net

卢氏的“阳主阴从”理论
通读《扶阳讲记》,我们不难发现,卢氏强调“阳主阴从”,他说:“在上个世纪70年代,我提出了一个看法,在中医阴阳学说里面,它存在“阳主阴从”的关系。”并且这一点一直贯穿于他的著作中。我们先看看他的“阳主阴从”的立论理论依据。
1.《周易》说:“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能统天。”坤元呢?在论述坤元的时候,它提出了“乃顺承天”并且在《乾凿度》里面提到了“气者生之充也。”“夫有形者生于无形。”
2《素问?生气通天论》说:“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
“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
在判定卢氏立论的依据是否合乎《内经》、《伤寒论》的原旨之前。有必要看看卢氏是如何理解上述引文并得出“阳主阴从”的理论的。
卢说:“在先秦的时候,先秦诸子百家在他们的一些著述里面,也明确的谈到了这些问题,都可以找到很多重要的思想。比如在《周易》,它的论述,在这个著述里面,它明确的谈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能统天’。坤元呢?在论述坤元的时候,它提出了‘乃顺承天’。它强调了什么呢?在这个著述里,它强调了‘阳’在万物的生命活动当中,它应该居主导地位。‘阴’应属于从属地位。并且在《乾凿度》里面提到了‘气者生之充也。’‘夫有形者生于无形。’这说明阳气是构成我们机体化生四肢百骸的原动力。如果没有阳气,也就不能够温煦化育,如果没有阳气的温煦化育,阴也就不能够独立存在,更不能够发展壮大。在《内经》里面,实际上重阳的思想也是很突出的。在《素问.上古天真论》,它指出了我们人生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存真阳之气,才能够达到‘恬淡虚无,真气从之’。”
“钦安的弟子卢铸之,也就是我祖父,他在他的著述里面就谈到了,“人之生存,纯在天地之中。阴阳之内,五行之间。一切动静都随阴阳之机而转。业医者,须识得《内经》所论‘凡阴阳之要,阳秘乃固。’‘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等奥义,说明了阴阳之虚实、变化之盈缩,刻刻都随五行变化之中,上、下、内、外,息息相通,一刻都不停息,昼作夜息,为养生治病之一大纲领。他说的这个纲领,实质上是提示我们应该认识到阳气的极端重要性。”
由此认为,“我们人体生命有活动,它始终存在着阳主阴从的关系。就是在正常的生理状态下,都是存在着阳主阴从的关系。也就是在阴阳的动态平衡的、阴平阳秘的状态也是以阳为主导的阴阳的动态平衡,以阳为主导的阴平阳秘”。“阳”在万物的生命活动当中,它应该居主导地位。“阴”应属于从属地位。论病识病力主“阳主阴从”的相术观点,崇尚“阳气宜通”。
“在疾病的病因、病理方面,卢氏认为,很多疾病的病因病理,都是因为机体的阳气的虚损、郁结,或者邪气伤阳。这样导致的发病。”
“在治疗方面,从治疗的角度来看,卢氏强调扶持和温通阳气是一个极端重要的治疗原则。”
在这个理论思想的指导下,卢氏提出了“人身立命,在于以火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的这一种学术见解。谈到治病立法应当以扶阳为核心。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他在《扶阳讲记》的第67页写出了这么一段话:“我认为《内经》的作者和仲景也都受了重阳的思想。郑钦安也好,卢铸之也好,都始终强调以阳为根本,甚至提出了‘天下没有阴虚’的观点。”卢铸之的著作我没有读到,但说郑钦安认为“天下没有阴虚”值得怀疑,不仅在郑的著作中没有看到这句话,而且郑氏在他的著作中始终以阴阳为纲,讨论温阳的时候并没忽视益阴治疗论述!是否我的阅读有疏漏、看法不正确,请诸位明哲指点迷津。
“病在阳者,扶阳抑阴”来自郑的观点,符合经旨,对临床有很大指导作用。
对于卢氏提出的“病在阴者,用阳化阴,所用的药都是以姜桂附为主的药”则令人难以理解,卢氏的自我解释是“在临证上,阴虚的本质仍然是阳气不足,这是由于阳气化生阴精的功能受到影响,才会出现阴阳两者关系的失调。所以……姜、附、桂不但不会伤阴液,反而能够促进津液回生,从而起到阳生阴长的作用”,但这一理论的在具体运用,卢氏并未举例加以说明。按常理来说阴虚证予以大辛温之品无疑是火上浇油,“病在阴者,用阳化阴”实难使人理解。此与郑氏的“阴虚真面目,治当益阴以破阳”的治法是大相径庭。已完全摆脱了郑钦安的告诫:“阴虚一切病症忌温补也……若扶其阳,则阳愈旺而阴愈消,每每酿出亢龙有悔之候,不可不知”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