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引用】厥阴阳明例证  

2012-01-25 23:3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liuyudong06429《厥阴阳明例证》

阳明屡遭强迫攻伐,显然致误(此当以补为通方法)。不大便则发厥,是知阳明虚极,致如热极旁流之状。阳明传导失职,合机废矣(绝非厥应下之之例 而犯虚而虚之之戒)。老衰阳明脉空,气血日偏,阴阳失于交恋。阳明厥阴,肝胃对峙。阳明空虚则厥阴肆虐不羁,厥由肝起,从下逆上。厥阳上冲,譬如风雷之摇震,郁极(阳浮独动 内风大震)而发动。其过胃,贯膈侵咽,危及少阴舌本,宫城心主(手厥阴心包络),旦夕倾危。见症神迷,眩晕,耳聋,舌缩言蹇,牙关不紧,呕逆(胃失和降),心痛(阴维为病主心痛 心包与胃别通 心痛近脘故), 身痹四肢牵引震摇(中无砥柱肝不凝然), 脉之细劲或细促等等。屡发无逆转之机,必至欲拔根荄而后已。斯存亡之机,在乎命脏之盈亏。

午后黄昏(阳消阴长),乃厥阴阳明旺时(阳明空虚 厥阴蠢蠢 伺机而发动)。

阴气竭绝 戌亥(阴尽阳生)当防。

厥发戌(戌心包手厥阴)亥,厥阴肝旺。

厥发子丑(一阳生时 胆肝主时得令得助)。

厥发丑寅,阳明少阳震动。

 

小定风珠:鸡子黄一枚 阿胶二钱 生龟板六钱 童便一杯 淡菜三钱 水五杯 生煮龟板 淡菜得二杯 去渣 入阿胶 烊化 纳鸡子黄 搅令相得 顿服之

滋阴熄风 温邪久羁下焦 烁肝液为厥 扰冲脉为哕 脉细弦

三甲复脉汤:炙甘草六钱 地黄六钱 白芍六钱 麦冬五钱 阿胶三钱 生牡蛎五钱 鳖甲八钱

温病邪热羁留下焦 热深厥甚 脉细促 心中憺憺大动 甚则心中痛者。

厥者,尽也。阴阳极造其偏,皆能致厥。伤寒之厥,足厥阴病也。温热之厥,手厥阴病也。舌卷囊缩,虽同系厥阴现症,要之舌属手,囊属足也。盖舌为心窍,包络代心用事,肾囊前后,皆肝经所过,断不可以阴阳二厥混而为一,若陶节庵所云:“冷过肘膝,便为阴寒”恣用大热。再热厥也有三等:有邪在络居多,而阳明证少者,则从芳香,安宫至宝紫雪是也;有邪搏阳明,阳明太实,上冲心包,神迷肢厥,甚至通体皆厥,当从下法;有日久邪杀阴亏而厥者,则从育阴潜阳法。(温病条辨 吴鞠通)

咸寒保肾水而安心体 生阴潜阳 

 

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

痉厥

李:先因呕吐腹痛,随即昏迷,此气火痰上蒙清神为厥。先用乌梅擦牙,令牙关得开。然后用药。

(痰火上闭)至宝丹三分。
    某:阳气暴张,精绝,令人煎厥。

细生地(一两)阿胶(三钱) 出山铅(打薄五钱)调珍珠末(一钱)

又:煎厥者,下焦阴液枯燥,冲气上逆为厥。议用咸寒降逆,血肉填阴。

细生地 元参 龟胶 阿胶 淡菜蚌水

又:液涸消渴,都是脏阴为病。前议填阴,药汁浓腻不能多进,但胃口不醒,生气何以再振? 阳明阳土,非甘凉不复,况肝病治胃,自来有诸。
    人参 麦冬 川斛 新会皮 白粳米 干佩兰叶

王41: 经云: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令人煎厥。夫劳动阳气弛张,则阴精不司留恋其阳,虽有若无,故曰绝。积之既久,逢夏季阳正开泄,五志火动风生。若煎熬者然,斯为晕厥耳。治法以清心益肾,使肝胆相火,内风不为暴起。然必薄味静养为稳。
    连翘心 元参心 竹叶心 知母 细生地 生白芍

某29:

肾厥,由背脊而升,发时手足逆冷,口吐涎沫,喉如刀刺。盖足少阴经脉,上循喉咙,挟舌本。阴浊自下上犯,必循经而至。仿许学士椒附意,通阳以泄浊阴耳。(肾厥)

炮附子 淡干姜 川椒 胡芦巴 半夏 茯苓 姜汁泛丸。
    某:肾厥,气逆至头。

玉贞丸20粒

盛49:脐上心下热炽,咽喉间陈腐气,遂神昏仆厥,经时汗出而醒,病来口涌血沫,乃膻中热拥以致心窍受蒙。若非芳香清透。不能宣通络中瘀痹。(膻中热郁心窍被蒙)生乌犀角(一两)天竺黄(一两)丹参(一两)郁金(一两)云茯神(一两)石菖蒲(五钱)麝香(一钱)冰片(五分)各生研。野赤豆皮煎汤泛丸。竹叶汤送下二钱。食后服。
    谢女:热郁于内,则机窍不灵。春令升泄,木火化风旋扰,瘛瘲搐搦。有癫痫之虑。不可进通经。再劫其阴液。
    细生地 郁金 犀角 丹参 石菖蒲 生白芍 竹沥

又:火淫于内,治以苦寒,佐以咸寒。
    黄连 黄芩 黄柏 黑山栀 牡蛎 生地 冲入方诸水

又:脉左坚,经阻半载。戌亥阴时,厥逆肢掣,逾时方苏,即欲渴饮。龙荟宣窍,咸苦清火未效,且大便两旬不解,定是热结在血。仿古人厥应下之义,用张子和玉烛散。玉烛散。
    罗:温邪内陷,津液被劫,厥阳挟内风上逆,遂致痉厥。(温邪劫液风阳上逆)

生牡蛎 阿胶 熟地炭 生白芍 炒远志 石菖蒲

又:厥阴误进刚药,五液劫尽,阳气与内风鸱张,遂变为痉。平昔内损,继以暴邪,本属难调,此阴气竭绝,戌亥当防。
    熟地炭 磁石 生白芍 木瓜 远志 茯神

毛:瘦人而病温热,神呆舌赤。诊脉时,两手牵掣震动,此津液受劫,肝风内鼓,是发痉之原。
    议以养胃汁,熄肝风,务在存阴耳。用仲景复脉汤法,去参、姜、桂。
    余:脉细促,神迷,舌缩言謇,耳聋,四肢牵引,牙关不紧,病已月余。乃温邪劫液。阳浮独行,内风大震,变幻痉厥危疴,议以育阴熄风法,必得痉止神清,方有转机。
    阿胶(二钱)鸡子黄(一枚)人参(秋石拌烘一钱)天冬(一钱)细生地(二钱)白芍(一钱半)

又:神气稍苏,脉来敛静。五液交涸,风阳尚动。滋液救其焚燎,清补和阳去热,用药全以甘寒。津液来复,可望向安。
    阿胶 人参 淡菜 鲜生地 天冬 川斛

毛:少阴不藏,温邪深入,喘促汗出,渴不多饮,舌本似缩,症非轻小。拟用复脉汤,为邪少虚多之治。去姜。
    又:舌绛汗泄,齿燥痰腻,热劫津液,最防痉厥。

复脉汤去姜桂。
    唐:积劳伏暑。欲寐时,心中轰然上升,自觉神魂缥缈,此皆阳气上冒,内风鼓动,所以陡然昏厥。(暑邪内陷胞络闭结)

石膏 知母 甘草 粳米 生地 麦冬 竹叶心

方:热闭神狂,因乎食复。畏人与肢筋牵动,仍属暑病变痉。通三焦以清神明,冀有转机。

紫雪丹二钱。
    又:舌欲痿,肤燥筋掣,热劫脂液殆尽为痉。用河间甘露饮,再服紫雪丹一钱。
    杨:暑由上受,先入肺络,日期渐多,气分热邪逆传入营,遂逼心胞络中。神昏欲躁,舌音缩,手足牵引,乃暑热深陷,谓之发痉。热闭在里,肢体反不发热,热邪内闭则外脱。岂非至急?考古人方法,清络热必兼芳香,开里窍以清神识。若重药攻邪,直走肠胃,与胞络结闭无干涉也。
    犀角 元参 鲜生地 连翘 鲜菖蒲 银花 化至宝丹四丸

金:暑热结聚于里,三焦交阻。上则神呆不语,牙关不开,下则少腹冲气,小溲不利。邪结皆无形之热闭塞,渐有痉厥之状。昨大便既下,而现此象,岂是垢滞?议芳香宣窍。通解在里蕴热。
    紫雪丹一钱五分开水化匀三服。
    鲍:舌白,渴欲冷饮,气促,呛咳而呃,胸闷昏谵。此暑风湿热秽浊痹塞,宿垢尚在小肠。旬日间渐变痉厥,是为险机,议逐秽结,以冀稍清。
    大杏仁 连翘心 竹叶心 川贝母 菖蒲根汁 辰砂益元散 煎药化牛黄丸 一服。
    蔡:暑湿热都着气分,乃消食苦降滋血乱治。热炽津涸,舌板成痉。究竟邪闭阻窍,势属不稳。
    人参 生甘草 石膏 知母 粳米

潘28:肝阳化风,上冒为厥。风阳内烁,脂液涸而作痛。此非实症,刚燥忌用。(肝风)生地 阿胶 牡蛎 天冬 茯神 生白芍

夏52:中年以后,阳气日衰,是下焦偏冷,阳不及护卫周身。气分更虚,右肢如痿,当春地气上升,身中肝风大震,心嘈嗔怒,痰涌音哑,乃厥象也。皆本气自病,最难见效。
    熟地 熟淡附子 牛膝炭 炒麦冬 远志炭 茯苓

马:面青晄白,入夜颧颊渐赤,耳聋,舌心干板而缩,并不渴饮,间有寒战后热,此厥阴肝脏液涸风旋,势成痉厥危症。勉从经旨之训,肝苦急,当食甘以缓之。
    甘麦大枣汤加阿胶。
    陆:面青,头痛动摇,手足搐搦牵掣,惊吓恼怒。病从肝起,如饥求食,昼夜无寐,都是肝风盘旋鼓舞,渐为痫厥,此乃五志之病。
    阿胶 牡蛎 生地 天冬 小麦 生白芍

某:冲气巅胀,厥。

龙荟丸一钱二分。
    顾:此痿厥也。盖厥阴风旋,阳冒神迷则为厥。阳明络空,四末不用,而为痿厥。午后黄昏,乃厥阴阳明旺时,病机发现矣。凡此皆属络病,金匮篇中有之。仲景云:诸厥宜下,下之利不止者死。明不下降之药,皆可止厥。但不可硝、黄再伤阴阳耳。但积年沉苛,非旦夕速效可知矣。
    活鳖甲 真阿胶 方诸水 鲜生地 元参 青黛

又:照前方去元参加天冬。
    厥从肝起,其病在下。木必得水而生,阴水亏,斯阳风烁筋,而络中热沸即厥。拙拟血属介类,味咸入阴,青色入肝,潜阳为法。
    又:阴络空隙,厥阳内风掀然,鼓动而为厥。余用咸味入阴和阳,介类有情之潜伏,颇见小效,但病根在下深远,汤剂轻浮,焉能填隙?改汤为膏,取药力味重以填实之,亦止厥一法。
    鲜鳖甲 败龟版 猪脊髓 羊骨髓 生地 天冬 阿胶 淡菜 黄柏 熬膏。早服七钱。午服四钱。
    林:据说六七年前,惊骇起病,气从左胁有声,攻及胸膈,心中胀极,气降胀减,必汗出溲溺,此属肝厥。凡烦劳动怒,即刻举发。肝木风火内寄,其来必骤,且有声音。久恙非汤药可投,缓调须用丸药,更发作自必轻减。
    人参 干姜 附子 桂枝 川椒 小川连 川楝子 当归 白芍 乌梅肉丸

顾:平昔肠红,阴络久伤,左胁下宿瘕。肝家风气易结,形瘦面青,阴虚阳气易冒,血络不得凝静。诸阳一并遂为厥,冲气自下犯胃为呃,症似蓄血为狂。奈脉细劲,咽喉皆痛,真阴枯槁之象。水液无有,风木大震,此刚剂强镇,不能熄其厥冒耳。
    生鸡子黄(一枚)真阿胶(二钱)淡菜(泡洗五钱)龟版(五钱)冲入热童便一杯。
    戴:酒客中虚多湿。阳明素虚,厥阴来乘。当谷雨土旺用事,风木与阳俱升逆,郁冒而厥。此平昔积劳内因,与外邪无涉。阅医多用风药,是再伤肌表护卫之阳,乃召风以致中耳。
    川桂枝 羚羊角 炒半夏 橘红 明天麻 茯苓 当归 钩藤

吴30:肝风痫厥,迅发莫制,都因肾真内怯,平素多遗,诊脉芤弱。议用固本丸。

固本加五味、萸肉、龙骨、金箔蜜丸。
    谢58:有年下虚,春木自地而升,阳浮上蒙清窍。经云:下虚上实,为厥癫疾。肝风内震,倘加恼怒。必致厥仆痱中。大忌攻痰祛风药。
    熟地 天冬 萸肉 五味 牛膝 龟甲 磁石 茯神 远志 菖蒲

夏19:少腹气攻有形,呕吐头胀。阴脉不至头,而厥阴脉上至巅顶。四肢逆冷,即厥象也。不是疟母宿冷。肝脉环绕阴器,为遗泄。(厥阴寒厥)

炒黑川椒 川楝子 炒橘核 青木香 小茴香 茯苓

王:右脉已伏,左小紧,四肢冰冷,干呕烦渴。厥阴浊泛,胃阳欲绝,此属痛厥。姑以辛热泄浊通阳。
    泡淡吴萸 制附子 川楝子 延胡索 淡干姜 茯苓

又:脉微为无阳。下利冷汗,呕逆不食,肢厥不肯回阳。一团浊阴阻蔽,却有闭脘之危。议四逆之属,护阳驱浊。
    人参 淡附子 枳实 茯苓 生淡干姜

又:肢厥、恶心、吞酸、胸满,大便不通有六日。
    川连 淡干姜 人参 枳实 陈皮 半夏 茯苓

史:温热已入厥阴。阴伤,致风阳上巅,遂为痉厥。厥发丑寅,阳明少阳之阳震动。昨进咸苦,清其阴分之热已效,今复入镇阳以止厥。(厥阴热邪)

生地 天冬 阿胶 鸡子黄 生龙骨 小麦

蒋:眩晕,心痛胀,呕吐涎沫,周身麻木,此厥阴肝脏中阳过胃贯膈,逆冲不已,有痉厥之意。
    川连(吴萸煮)干姜 川楝子 乌梅 牡蛎 白芍

又:开泄和阳入阴已效,当停煎药。

龙荟丸。
    程:厥邪热深。生姜性辛温,大泄肝阴,阳遂上冒,心热晕厥。但阴虚热炽,苦寒不可多进,以滋阴却热为稳。
    生鳖甲 鲜生地 生白芍 知母 山栀 橘红

张:未病先有惊恐,先寒战,后发热,心中极热,干呕烦躁,渴饮冷,仍不解渴。诊脉小弦,舌白无胎。曾肢冷如冰。此热邪已入厥阴肝经,所谓热深厥深也。病全入里,极为棘手。议用紫雪丹,开深伏之热结,取其芳香宣窍,冀得躁扰势缓,方有转机。

紫雪丹二钱。
    王:心中疼热,耳聋自利,热邪已入厥阴。三日不厥。方有好音。
    郁金 川连 秦皮 黄芩 连翘心 石菖蒲汁

某:先发水痘,已感冬温。小愈不忌荤腥,余邪复炽,热不可遏,入夜昏烦,辄云头痛。邪深走厥阴,所以发厥。诊脉两手俱细,是阳极似阴。鼻煤舌干,目黄,多属邪闭坏败,谅难挽回。用凉膈散。
    伍女:室女经来,冲脉自动,动则阳升。内风绕旋不息,为薄厥煎厥。阳明虚,胃失降。厥阴热,肝愈横。风阳上冒,清空神迷,诸窍似阻,皆入夏大地发泄之征。本虚标实,先理其实。议用局方龙荟丸,纯苦直降,非汤饮留连肠胃之比。每服三钱。不拘二、三次分服。接用复脉法,去参姜桂。(肝风烁阴)

施氏:诸厥属肝,肝病犯胃,为呕逆腹痛。乃定例也。诊脉虚小。望色白。据述怀妊。病竟不发。思中流砥柱。斯肝木凝然。则知培植胃土。乃治病法程矣。(肝逆胃虚)

六君子去术、皮加芍药、木瓜、煨姜、南枣。
    某氏:厥属肝病。几番病发,都因经水适来。夫血海贮聚既下,斯冲脉空乏,而风阳交动,厥之暴至之因由也。咸寒濡润,亦和阳泄内风之义,治之未应。下焦独冷,喉呛胸痹。思冲脉乃阳明所属,阳明虚则失阖,厥气上犯莫遏。内经治肝不应,当取阳明,制其侮也。暂用通补入腑,取乎腑以通为补。

小半夏汤加白糯米。
    龚31:诸厥皆隶厥阴。疝瘕,心热胁胀,中消便难,乃肝阳内风,妄动消烁,犯及阳明矣。经言治肝不应,当取阳明,肝胃一脏一腑相对。不耐温补者,是肝用太过,肝体不及也。
    九孔石决明 淮小麦 清阿胶 细生地 天冬 茯神

陈:嗔怒微厥,肝阳升举。宜益胃阴以制伏。(怒)

人参(冷冲)麦冬 茯神 鲜莲子 竹叶心 生甘草 微温服

叶氏:脉右大,热升风动,郁冒为厥。宗陈无择羚羊角散方。(奇脉虚风阳动)

羚羊角 小生地 元参 丹参 连翘 黑豆皮

又:厥后惊惕汗泄,阳风无制,都缘阴枯不主恋阳,议用六味益阴和阳。

炒六味去山药加人参秋石。
    又:渴不欲饮,阴不上乘。况寐醒神识不静,易惊汗出。法当敛补。
    人参 萸肉炭 熟地 五味 茯神 远志

又:半月经水两至,痛自下焦冲突而厥,病由阴维、冲任,盖八脉所司也。此养营仅到中宫,所以无效。
    苁蓉 鹿角霜 当归 柏子霜 桂枝木 茯苓

又:前法已中病情。须从奇经治义。照前方去桂枝木加鹿角胶。
    又:病去八九,仅以温补下元为法,不必穷治。
    淡苁蓉 炒杞子 当归 柏子仁 茯苓 小茴香

陶氏:脉数,厥止,热在营中。(心营热)

犀角 元参 丹皮 连翘心 胆星 橘红

王:口鼻触入异气,胃伤呕吐。土衰则木克,肝风内横,三虫扰动为痛。从蛔厥论治。(蛔厥呕吐)

川椒 干姜 桂枝木 川楝子 人参 川连 乌梅 生白芍

黄20:据述十一年前夏秋间,多用井水盐梅,因此昏厥。以后三五日一发,病愈虽醒,身瘦日减。间有语言不自接续。想其至理,水盐梅酸,大泄肝肾脏阴。厥者,阳气逆乱,冒神愦愦,势成沉痼,非痫厥门治痰治火清窍者。是脏阴受病,脏主乎藏蓄,医偏搜逐劫烁。凡阴涸欲绝,譬诸油尽,灯焰忽明忽昏,扑然息矣。先圣先贤从无成法,未敢凑药欺人。(阴涸欲绝)

常用人乳一杯。
    某:脉左动如数,右小濡弱。病起嗔怒,即寒热汗出心悸,继而神魂自觉散越。夫肝脏藏魂,因怒则诸阳皆动。所见病源,无非阳动变化内风而为厥。故凡属厥症,多隶厥阴肝病。考内经治肝,不外辛以理用,酸以治体,甘以缓急。今精彩散失,镇固收摄,犹虑弗及,而方书泄肝平肝抑肝方法尽多。至于补法,多以子母相生为治。此病全以肝肾下焦主法为正,所服医药,并无师古之方,未识何见。
    阿胶(一钱半)鸡子黄(一枚)人参(一钱)生地(三钱)金箔(五片)

某:冷自足上贯于心。初起周身麻木,今则口鼻皆有冷气。病起惊恐,内伤肝肾为厥。冲脉隶于肝肾,二脏失藏,冲气沸乱,其脉由至阴而上,故多冷耳。(肝肾虚冲气逆)

淡苁蓉 熟地炭 五味子 紫石英 茯苓 牛膝

汪:胃阳伤残,浊气上攻,将为痛厥,当治阳明之阳。(痛厥)吴茱萸姜汁半夏茯苓粳米

又:照前方去吴萸加广皮。
    某:热甚而厥,其热邪必在阴分,古称热深厥深。病中遗泄,阴伤邪陷。发表攻里,断难施用。和正托邪,是为正法。(疟厥)

草果 知母 人参 半夏 姜汁 乌梅

厥者,从下逆上之病也;痉者,明其风强之状也。所以二字每每并言。原与伤寒门所载者有间。想是症总由气血日偏,阴阳一并而成,譬如风雷之猛烈,郁极而发也。若发而渐复者,犹可转危为安。若发而转逆者,必至直拔根荄乃已。斯存亡之机,在乎命脏之盈亏耳。
    考方书之名目不一,致病之因由亦繁。

大抵可吐者,如痰食填塞于胸中,用瓜蒂散之类及烧盐探引方法;

可清可折者,如厥阳壮火升逆而莫制,用玉女煎及宣明龙荟丸法;

可开可降者如气厥、薄厥,而形气暴绝,有五磨饮子及蒲黄酒法;

秽浊蒙神,而昏乱无知,有牛黄至宝及苏合香丸之两法;

飞尸卒厥,先宜酒醴以引导,并可按穴而施针法及灸法;

若从虚而论者,如内夺而厥则为喑痱,有地黄饮子之通摄下焦法;

烦劳阳张,令人煎厥,有人参固本、加入金箔方诸水,为壮水制火法;

血厥而阳腾络沸,参乎从阴从阳法;

色厥而精脱于下,急与大剂挽元法;

肾厥宗许学士之椒附以通阳;

蛔厥有仲景之安蛔法;

阳极用救阴峻剂;

阴极有扶阳方法;

种种规模已为全备。及参案中,先生于是症独重在肝。 盖肝者,将军之官,善干他脏者也。要知肝气一逆,则诸气皆逆。气逆则痰生,遂火沸风旋神迷魂荡,无所不至矣。

若犯于上者,不免凌金烁液,有门冬汤及琼玉膏之补金柔制法;

若犯于中,而为呕为胀者,用六君去术加木瓜姜芍之类,及附子粳米汤加人参。为补胃凝肝法;

若震及心脾,而为悸为消者,用甘麦大枣汤,合龙蛎之属,为缓急重镇法;

若挟少阳之威而乘巅摇络者,用羚羊钩藤元参连翘之剂,为熄风清络法;

若本脏自病,而体用失和者,以椒梅桂芍之类,为益体宣用法;

若因母脏之虚,而扰及子脏之位者,用三才配合龟甲磁朱,及复脉减辛味,复入鸡黄之属,为安摄其子母法。

至于痿厥之治,尤觉神奇。取血肉介类,改汤为膏,谓其力味重实,填隙止厥最速。此岂非补前人之未备,开后学之法门者乎。参是案者,幸毋忽诸。(邵新甫)徐评案中所载甚杂,或有痫症、或有痉症、或有怔忡症、或有火郁症、或有惊恐症、或有痰迷症、皆谓之厥。此编书者之过也。至于当用人参,则厥症十不得一者,乃居其三四,恐留邪之害, 必有受之者矣。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