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认识疾病的方法论略谈——兼论如何理解《伤寒论》“六经辨证”中的“六经”、中医外治法辨证工具的缺乏+再谈中医外治法辨证手段的缺失  

2012-01-10 07:3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帝内经》是中医到目前为止最早的、最权威、最全面的中医理论著作。不过其偏于理论,具体药方很少。《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则是在《黄帝内经》之后全面具体论述疾病与方药之书,故被视为“方书之祖、医方之经”,张仲景也因此被称为“医圣”。《伤寒论》以“太阳、少阳、阳明、少阴、厥阴、太阴”来总论外感病(也有人认为《金匮要略》也是如此,并非脏腑辨证),后人通称为“六经。但是这里的“六经”到底何所指,则是众说纷纭。写书注解《伤寒论》的人据说已达700多、书籍1000多,但在这个问题上却没有被大家所接受的权威定论,最常见的是将“六经”视为经络中的“六经”。有人认为此“六经”非彼“六经”,为避免混淆,应将《伤寒论》中的“六经”改为“六纲”为妥。我认为此观点是正确的,但是在论述上仍然没有说到点子上。实际上《伤寒论》中的”六经“是一种认识外感病、将外感病分门别类的一种纯粹的“工具”手段、“工具”方法而已,与《黄帝内经》中将经络分为“六经”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名虽同而实质异。举例来说,很多男孩子叫“李刚”,但是靠在工厂打工为生的湖北人“李刚”绝对不是河北的那个污吏“我爸是李刚”。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写作的年代,汉字、书写和形式逻辑都不发达,张仲景借用六经络之名来表达六种外感病,也许是情有可原,却造成了后人认识上的大混乱,延续至今天,有必要对此加以澄清。

    不同的医学在世界观、方法论、治疗法则和治病方式上都是不同的。西医、中医、蒙医、壮医、苗医、印度的吠陀医学,,,,等等,都各有一套,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各自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治病救人。比如,冻感冒了,西医认为是病毒,治法是用抗生素抗病毒。中医认为是卫阳不足,不能抵御风寒,因此要调和营卫。就调和营卫来说,不同的中医治法又不一样。内科医生用桂枝汤,针灸医生则针灸大椎等穴位。

     在中医内部,对疾病也存在不同的辨证方式,即认识病的方法论,如“阴阳辨证”(请看火神派鼻祖《郑钦安医术阐述》)、“脏腑辨证”、“八纲辨证”。《伤寒论》的“六经”实际上就是张仲景对外感病的“辨证”手段。“有是证就用是方”,对号入座,就可以了。古往今来的各种解释其实是想多了。在这里,我要化繁为简,回归其本来面目,也给学习者扫清障碍。

      虽然辨证方法不同,但是这些辨证与《内经》并不矛盾,是在《内经》之下的具体化而已。有人为了拨乱反正,又走上另外一个极端,认为《伤寒论》的“六经”辨证,与《黄帝内经》完全不相干,是两套理论来源系统(如刘志杰,大家可以看他写的书)。我认为这也是不成立的。

      以上是就医学来谈医学。上升到哲学层面来说,世界虽然都是物质的,但是在“工具理性”层面上,则各个领域有各个领域的方法论。如数学上的两进制、十进制、十二进制,度量衡上的十进制、十六进制。不同的医学的不同方法论、中医内部不同辨证手段,都是这一哲学原理的体现。

   “阴阳辨证”也罢,“脏腑辨证”、“八纲辨证”也罢,都是中医开药方即内科、内治法的辩证手段。在外治法(拔罐、按摩、放血、针、灸,等)来说,则很少见外治法辨证手段方面的论述,或者等同于上述内治法辨证。实际上,二者是不同的,读书的时候也应做到心中有数,注意分清楚。目前,以我所见的有限范围,除了已故周楣声老先生的《灸绳》论及此之外,尚没有见到有关理论上的论述(在郝万山的《伤寒论》视频讲座中,他曾谈到为何针法能起到有补有泄的效果时,说他也搞不懂,曾向专家请教,结果是借鉴病人“喜按为虚、不喜按为实”的现象来理解针刺手法导致补泄效果的不同)。希望能看到有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以指导实践。

再谈中医外治法辨证手段的缺失  
     写完《认识疾病的方法论略谈——兼论如何理解《伤寒论》“六经辨证”中的“六经”以及中医外治法辨证工具的缺乏》后,我与一位医生交流。她是比较集中应用外治法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在外治法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她认为外治法与内治法的辨证是一样的,我的问题很幼稚,懒的和我交流。真的吗?

    中医开方,即内科,有明确的辨证方法,如,八纲辨证、五脏辨证、六经辨证,等等。辨证是为了治疗,因此这些辨证必须与中药对应。按照中医理论,天地之间为一气也。人为气,药物也为气。人得天地之正气,草木动物等得天地之偏气。药物有“寒热温凉、生降浮沉、辛、甘、酸、苦、咸”之药性,人的身体(五脏等)也有此特性。人病了,就是气偏了,不平衡了。治病就是以药物之偏纠正人气之偏,所谓“寒者热之,热之寒之,上者下之、下者上之、实实、虚虚”等等是也。

     辨证是为了治病,在外治时,如果辨证不和治病的“外治方”联系起来,辨证毫无意义。现在流行的理论是外治法与内科开药方所采取的辨证是一样的。真的吗?果真如此,有几个疑问:

   一、外治法包括针、灸、按摩、拔罐、放血,等等(不含药物外敷)。针、灌这些工具本身并无“寒热温凉、生降浮沉、辛、甘、酸、苦、咸”之药性,又如何与内科辨证对应呢?  

  二、病有千万种,药性就几种,针、灌这些工具更是没药性,能将外治法与内治法的辨证等同吗?

  三、如果真的是等同于内治法,那么,举例来说,太阳伤寒(感冒)无汗,内科认为应当发汗,用麻黄汤,那么拔罐、针、艾灸又如何发汗?水肿,按照《金匮要略》的治法,腰以上当发汗,腰以下则利小便,那么,拔罐、针、艾灸又如何发汗、利小便?

  四、目前,普遍的看法是针有补泄之分,实则泻之,虚则补之。这一点能与内科辨证对应上。但是很多长期的慢性病并无明显的虚实之分,针又如何起到治疗作用的?

  五、药物是通过化学反应产生作用,拔罐、针则是通过物理方式产生作用。如拔罐可以直接拔出水、津液、血。二者的作用方式是等同的吗?相应地,二者的辨证是一样的吗?

  六、普遍的观点认为艾灸是热性的,适应于各种寒症,但是周楣声老教授以自己亲身用艾灸治好80年代安徽砀山县流行的瘟疫——流行性出血热的经历反驳了这个理论。周老先生还用艾灸治好过阴虚发热者。按照内治法辨证,热者应予寒之,阴虚发热应予滋阴。但是这里确是热者热之。这能用内治法辨证解释吗?

      有人认为(如刘志杰)经络理论是专门适用于外治法的。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如内科治病基本上不用经络理论,针则需要用经络来找穴位。但是周楣声在《灸绳》一书中用大量事例证明人在生病时候,“穴位”并不具有固定性、定位性,很多非穴位处都可以引起“得气”和“气向病区走”的效应。周将此解释为人在生病的时候的经络不同于正常状态的经络,提出了一个新名词“病理性经络”,并用“水到渠成”理论来解释。因此,经络理论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用来做外治法的辨证法也是有问题的。可以肯定的是,“压痛辨证”(阿是穴辨证)是有效的。不管你这病那病,对准压痛处治疗会有效果。

  希望有精于此者好好研究这个问题。研究的时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例如,罐和针就不一样。针有手法,罐无手法,任你千病万病,它都是拔罐。针有补泄,罐有没有补泄呢(按摩重则为泄,轻则为补。传统的火罐无轻重之分,但是抽气罐也可以做到轻重之分,那么,是不是也存在补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