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圆运动的古中医学11  

2011-10-09 14:07:49|  分类: 圓運動的古中醫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硝矾散
 
硝石熬黄矾石烧等分治黄汗之得于女劳者。
 
女劳伤损肝肾,不能化水,则成黄汗。其证足下热,额上黑,腹满,日晡发热而反恶寒。木气下陷,则足下热而腹满,阳气不能上达,则额上黑,日晡阳气入于土下,增其瘀热,则发热,病属肾虚,肾阳不达于外则恶寒。虽属肾虚,此时却不能治肾,惟当治其瘀热。硝石矾石去其瘀热也。瘀热去后,乃可治肾。
 
茵陈五苓散
 
五苓散加茵陈统治黄汗病者。
 
茵陈最能去黄,故于五苓去湿之中,加之以统治黄病也。
 
猪膏发煎
 
猪膏即猪油八钱乱发如鸡子大三枚烧灰治诸黄病者。
 
湿热瘀阻,尿道不通,猪油发灰利尿道以去湿热也。
 
桂枝加黄芪汤
 
即桂枝汤加黄芪治黄病脉浮者。
 
治黄病,当利小便以去湿热。脉浮则当汗解。桂枝汤加黄芪以发汗也。
 
大黄硝石汤
 
大黄四钱硝石四钱栀子四钱黄柏四钱治黄瘅。腹满,小便短赤,自汗出者。
 
自汗出为里气热,腹满尿赤为里气实。大黄硝石栀子黄柏,下里实之湿热也。

小半夏汤
 
方见前治黄瘅误服下药而作哕者。
 
黄瘅之病,若小便色不变赤,腹满而喘,欲自下利者,乃脾肾寒湿,不可用大黄栀子寒下之药以除热。若热除去,则阳败作哕。
 
哕者,用半夏生姜以温降胃阳也。
 
小柴胡汤
 
方见前治黄瘅腹满而呕者。
 
呕为少阳胆经不和之病,黄为胆经上逆之色。胆经不和,是以腹满。小柴胡和胆经也。
 
小建中汤
 
方见前治诸黄瘅,小便自利者。
 
小便利则无湿,既无湿而病黄,此胆经上逆之病,与湿热无关。宜小建中汤降胆经也。黄瘅之病,亦有属于湿寒者。伤寒论曰,当于湿寒中求之是也。干姜最要,干姜白术与茵陈并用为宜。
 
内伤趺蹶手指臂肿转筋狐疝蛔虫
 
刺腨方
 
腨足肚也。刺入一寸。古时一寸合今五分,只刺五分可也。治趺蹶病,但能前不能却者。
 
但能前走,不能后移。太阳膀胱经,伤于寒湿之故。膀胱经自头足行身之后,刺腨以泄膀胱经之寒湿也。
 
藜芦甘草汤
 
藜芦三钱炙甘草三钱治手指臂肿,其人身体瞤瞤者。
 
痰阻经络,故手指臂肿。风木之气不能流通,故动而瞤瞤。藜芦吐痰,甘草保中也。
 
鸡矢白散
 
鸡屎白治转筋为病。臂脚硬直,脉上下行,微弦者。
 
此肝经风盛,木气结聚之病。鸡属木气,屎能通结。木气之结病,用木气之通药以通之也。鸡属木气,白属金色,金能制木故效,亦通。
蜘蛛散
 
蜘蛛十四枚熬桂枝二钱治阴狐疝气,偏有大小时时上下者。
 
疝结阴囊,上下不定,有如狐妖。此肝木结陷,阳气不能上达之病。蜘蛛散木气之结,桂枝达木气之阳而升木气之陷也。
 
甘草粉蜜汤
 
炙甘草二钱白粉一钱蜂蜜四钱白粉即铅粉。治蛔虫为病,吐涎心痛,发作有时者。
 
蛔乃木气所生,蛔动而上行,故心痛而吐涎沫。蛔动不定,故发作有时。白粉杀虫,甘草蜜蜂保中气也。
 
乌梅丸
 
乌梅三十个细辛六钱桂枝六钱川椒六钱当归六钱干姜一两附子六钱黄连一两六钱黄柏六钱党参六钱治吐蛔心烦者。
 
吐蛔心烦,此虫病之虚证。故用乌梅丸。心病吐涎,不烦,不吐蛔,此虫病之实证。故用甘草粉蜜汤。虚证而用杀虫之法,非将人杀死不可。
 
乌梅丸,寒热并用,乃调木气之法,亦即治虫之法。治虫者,治木气也。离开木气而曰治虫,所以只知杀虫了。
 
外科疮痈肠痈浸淫疮
 
大黄牡丹汤
 
大黄四钱芒硝三钱瓜子丹皮桃仁各三钱治肠痈。其脉迟紧,脓未成,可下者。
 
薏苡附子败酱散
 
薏苡五钱附子三钱败酱一两败酱即苦菜,即做冬菜之青菜。治肠痈,其脉数,脓已成不可下者。
 
大黄牡丹汤证之脉迟,言不数也。不数而紧为实,数为虚。脓未成而脉紧,热聚脉紧,故下之。脓已成故脉虚。故薏苡附子以补之。败酱能涤脓也。
 
排脓汤
 
炙甘草二钱桔梗三钱生姜一钱大枣五钱治疮痈脓已成者。
 
此方姜枣补中气,甘草桔梗排脓。
 
排脓散
 
枳实芍药桔梗为散,鸡子黄一枚调服。药与黄相等。治疮痈脓已成者。
此方枳芍桔梗,皆无补性。故以鸡子黄以补之。
 
王不留行散
 
王不留行十分炙甘草十八分厚朴二分黄芩二分芍药二分桑白皮十分干姜二分川椒三分小疮则粉之,大疮但服之。治金疮者。
 
金疮失血,内寒木燥,脉络滞濇,椒姜温寒,芍芩润燥,桑白皮厚朴王不留行活脉络,甘草扶中气也。
 
黄连粉
 
黄连一味作粉治浸淫疮者。
 
湿热之气,淫于四肢为浸淫疮。黄连收湿清热也。
 
外感历节中风
 
桂枝芍药知母汤
 
桂枝四钱白芍三钱麻黄二钱防风四钱生姜五钱炙甘草二钱白术四钱知母四钱附子二钱治诸肢节疼痛,身体尪羸。脚痛如脱,头眩短气,温温欲吐者。
 
荣卫闭濇,则肢痛身羸。下焦阳少,则脚痛如脱。肺胃热逆,则头眩短气,温温欲吐。桂枝白芍麻黄防风生姜甘草以调理荣卫,知母清降上逆之热。附子以补下焦之阳,白术补中土以资旋转而培荣卫升降之力也。
 
乌头汤
 
乌头一两炙草三钱白芍三钱麻黄三钱黄芪三钱白蜜一两治历节疼痛,不可屈伸者。
 
湿寒伤筋着骨,荣卫不通则疼痛不可屈伸。乌头温寒逐湿,白芍麻黄调理荣卫,黄芪大补卫阳以利关节,白蜜润养津液,炙草补中以资荣卫之运行也。历节之证,肢节肿大,体肉瘦削。
 
外感痉湿暍疟
 
栝蒌桂枝汤
 
栝蒌根四钱桂枝白芍炙草生姜各三钱大枣六钱治荣卫外感,身体强,几几然汗出恶风,脉反沉迟,病柔痉者。
 
恶风汗出,此中风之桂枝汤证,而背却几几欲向后折,此津液亏伤,是为痉病。恶风汗出,痉病之柔者。脉反沉迟津亏之象。桂枝调和荣卫,栝蒌清热生津降足阳明也。
 
葛根汤
 
葛根四钱麻黄桂枝白芍生姜炙甘草各三钱红枣六钱治荣卫痉病,状如栝蒌桂枝汤证。不恶风而恶寒,不汗出,小便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者。
 

荣卫病而恶寒无汗,仍伤寒麻黄汤证。小便少,津液伤而膀胱气不降也。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津液伤而胃经胆经不降也。是欲作刚痉。此病卫气闭而不降,阳明胃经不降,少阳胆经不降。麻桂甘草姜枣,以开卫气之闭,而降膀胱之经。芍药以降胆经,葛根以降胃经,葛根之降胃经,乃升大肠经之作用。手阳明经上升,足阳明经自然下降。几几反折,乃手阳明后陷之象。手阳明后陷,故足阳明前逆也。几几反折,津液亏伤之证。芍药葛根最生津液。
 
大承气汤
 
方见前治痉病胸满,口噤,卧不着席,脚挛急,龄齿者。
 
痉病在荣卫,不速汗解,表郁里急,津液胃热,故现以上诸证。大承气下胃热也。此即刚痉。
 
麻黄加术汤
 
麻黄四钱杏仁桂枝炙甘草各三钱白术四钱治湿家身烦痛者。
 
湿郁经络,则生烦痛。麻黄汤发汗以去湿加白术补土气以去湿气也。
 
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
 
麻黄四钱杏仁薏苡炙甘草各三钱治湿家一身尽痛,发热,日晡所剧者。
 
此病由于汗出当风,闭其皮毛,荣卫阻滞,故身痛发热。日晡乃申酉之时,阳明金气当旺,将风湿收敛。荣卫难于流通,故日晡加剧。麻黄杏仁发散金气之收敛,薏苡甘草泄湿补土,则荣卫和而风湿去也。
 
防己黄芪汤
 
防己三钱黄芪白术各四钱炙草三钱治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
 
卫气不足,不能收敛,故脉浮汗出,恶风。湿凝经络,故身重。黄芪大补卫气,收敛作用与??疏泄作用调和,荣卫运行能圆,湿气乃能流通。此与麻黄散卫闭,为相对之治法。白术防己补土除湿,炙草补中也。防己除湿有散性,故与黄芪之补卫气同用。
 
桂枝附子汤
 
桂枝生姜各三钱红枣六钱炙草附子各三钱治风湿相搏,身体疼痛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濇者。
 
风湿相搏,荣卫不通,故身痛不能转侧。不呕不渴,言无热也。脉浮虚而濇,言无阳也。桂草姜枣,补中气达肝阳,以调荣卫。附子补阳气也。若小便利,大便坚者,去桂枝加白术汤主之。因湿家木气不能疏泄,当小便不利,大便不坚。今尿利便坚,木气疏泄伤津,宜于附子桂枝汤内,加白术以补中土之津液,去桂枝之疏泄木气,以减少尿量,而润大便也。白术能去土湿,又能生津,乃白术之特长。凡湿病,大便溏者湿易去,大便坚者湿难去,最宜注意。
 
甘草附子汤
 
炙草白术桂枝附子各三钱治风湿相搏,骨节疼痛而烦,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者。
 
身微肿,汗出,短气,恶风,不欲去衣,肾阳虚也。小便不利,骨节烦痛,土湿也。白术除土湿,附子补肾阳,桂枝固表阳以止汗,并利小便以除湿,炙草补中气也。湿病术附为要药。骨内阳虚,故近之痛剧。汗出而又恶风之证,肾阳虚者居多,必不渴,其脉必重按虚微。
 
白虎加人参汤
 
生石膏八钱知母四钱炙甘草三钱粳米四钱人参五钱治暍病。感冒风寒,身热而渴,汗出恶寒者。
 
暍病即暑病。内热蒸发则汗出。内燥热则外恶寒。暑伤肺气,津液枯燥,则身热而渴。白虎养中气清肺燥,加人参益气生津也。暑病之脉甚虚,身热又复恶寒,内气必有燥结。石膏善清暑热,最开燥结。凡用石膏之病,必有燥热在肺之证。恶寒而渴是也。暑脉虽虚,而用石膏之脉,必重按滑而有力。最宜细辨。
一物瓜蒂汤
 
瓜蒂治暍病,身热重痛,而脉微弱者。
 
此夏月浴于冷水,水入汗孔,闭住内热。热伤肺气,故脉微弱,此微字,作虚字看。瓜蒂能泄皮中之水。使汗孔仍开,暑热仍散。病身重,即肺热之故。
 
白虎加桂枝汤
 
即白虎汤加桂枝。治疟病,脉如平人,身无寒但热,骨节时痛,烦而呕者。
 
无寒但热而烦呕,乃肺胃肾皆热之象,石膏清热。疟病必结,石膏又能散结。故治之。骨节时痛,此必由于外感荣卫不调而来,故加桂枝以和荣卫也。谨按此方,经文谓治温疟。此温字作热字解。非温病之温字也。
 
蜀漆散
 
蜀漆即常山根云母龙骨各等分为散治疟多寒者。
 
寒主收敛,收敛则结聚。蜀漆云母龙骨,扫除结聚,使阴阳之气易于通调也。
 
鳖甲煎丸
 
鳖甲十二分桃仁二分蛰虫五分鼠妇三分螳螂六分蜂窠四分葶苈一分大黄五分厚朴五分石苇五分赤硝十二分乌扇三分即射干紫威五分即凌霄半夏五分柴胡六分黄芩三分桂枝五分白芍五分瞿麦二分阿胶五分人参三分丹皮五分干姜五分治疟病,日久必发,名疟母者。

 
此疟邪内结,成为症瘕,名为疟母。治以消结为治,而以温补中气为主。丹皮桃仁乌扇紫威螳螂鼠妇蜂窠蛰虫破瘀以消结。葶苈石苇瞿麦赤硝利湿以消结。大黄厚朴泄胃热滞气以消结,桂枝白芍阿胶鳖甲调木气以消结。半夏柴胡黄芩清相火调胆胃以消结。
 
人参干姜温补中气以运行结聚也。用人参不用炙草,炙草壅满助结之故。用丸缓缓治之,病去人不伤也。
 
外感百合狐惑阴阳毒
 
百合知母汤
 
百合一两知母三钱治百合病。欲食不能食,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行,饮食有美时或不欲闻欲食臭时,常默默如寒无寒,如热无热,口舌小便赤,诸药不能治者。
 
肺朝百脉,肺热百脉皆热,故现诸证。百合知母清除肺热,故诸病愈也。
 
滑石代赭汤
 
百合一两赭石三钱滑石三钱治百合病。得之于下之后者。
 
下伤中气,湿动胃逆,热郁于肺,故成此病。代赭石降胃逆,滑石除湿气,百合清肺热,故愈。
 
百合鸡子黄汤
 
百合一两鸡子黄一枚治百合病。得之于吐之后者。
 
吐伤津液又伤阳气。鸡子黄补津液,补阳气,百合清肺热也。
 
百合地黄汤
 
百合一两地黄汁三钱治百合病。不经吐下发汗,病形如初者。
吐下發汗,可以解除內熱。今不經吐下發汗,病形如初。內熱瘀塞,地黃滌蕩瘀熱。百合清百脈之熱也。
 
百合洗方
 
百合水浸一宿,取水洗身。洗畢,將百合煮餅淡食。治百合病,一月不解,變成瘡者。
 
脈熱溢於皮膚,則變成瘡。百合洗瘡以去熱也。煮餅淡食,內外并清。鹽性熱,故忌之。
 
栝蔞牡蠣散
 
栝蔞五錢牡蠣五錢治百合病渴者。
 
相火刑金故渴。栝蔞清肺金潤燥,牡蠣斂肺止渴也。
 
百合滑石散
 
百合五錢滑石五錢治百合病變發熱者。
 
濕熱瘀住肺氣,故病變熱,滑石清利濕熱,百合清肺也。
 
甘草瀉心湯
 
炙草五錢人參三錢大棗六錢乾薑三錢黃連二錢黃芩二錢半夏三錢治狐惑,狀如傷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開,起臥不安,不欲飲食,惡聞食臭,面目乍赤乍白乍黑,上部被蝕聲啞者。
 
此病中氣虛寒,土濕木鬱,木鬱生熱,則蟲生焉。濕熱入肺,則有默默欲眠等證。蟲時動時靜,則面目乍赤乍白乍黑,起臥不安。蟲蝕上部則聲啞。炙草人參大棗,補中氣之虛。乾薑溫中氣之寒。黃連黃芩半夏除濕熱也。此病實際是蟲,病狀則如狐之惑人也。有謂惑字乃蜮字之誤者。
 
苦參湯
 
苦參二兩治狐惑蝕於下部,咽乾者。
 
腎脈上循喉咽。蟲蝕前陰則咽乾。苦參洗前陰以去蟲。仍服甘草瀉心湯,以治病本也。
 
雄黃散
 
雄黃二兩治狐惑蝕於肛門者。
 
雄黃燒熏肛門以去蟲也,仍服甘草瀉心湯。
 
赤小豆當歸散
 
方見前治狐惑汗出目赤如鳩眼,四眥皆黑者。
 
狐惑汗出,木氣疏洩。濕熱蒸熏,故目赤眥黑。赤小豆除濕調木,當歸養木氣也。此赤小豆乃紅飯豆。
 
升麻鱉甲湯
 
升麻二錢鱉甲一片甘草二錢當歸一錢蜀椒一錢雄黃四錢治陽毒為病。面赤如錦紋,咽喉痛,唾膿血者。
 
此病膽經上逆,相火刑金,故面赤咽喉痛而吐膿血。升麻甘草清利咽喉,鱉甲當歸排除膿腐,蜀椒降膽經相火,雄黃洩濕氣也。此方升麻上升之性,對於咽痛吐膿,恐有疑義。吐膿咽痛,皆上逆之病。升麻升之,豈不更逆,後學慎用,毒之由來,不得其解。
 
升麻鱉甲去雄黃蜀椒湯
 
即前方去雄黃蜀椒。治陰毒為病。面目青,咽喉痛,身痛如被杖者。
 
此病肝經下陷,肝陽不能上達,故面目皆青。肝經下陷,則膽經上逆,故咽喉痛。肝陽不能運於全身,故身痛有如被杖。升麻當歸,升肝陽之下陷,甘草清利咽喉,鱉甲調木通滯也。謹按,咽痛用升麻,危險。曾見咽喉痛用升麻,半日即死者。
 
婦人妊娠產後病及雜病
 
桂枝茯苓丸
 
桂枝茯苓芍藥各三錢桃仁二錢丹皮二錢治婦人妊娠三月,血漏不止者。
 
婦人宿有癥瘕之病,胎氣漸大,與癥瘕相礙,則血不止。桃仁丹皮去癥瘕,桂芍調木,茯苓培土。癥瘕去則血流通而不漏也。
 
附子湯
 
附子白朮人參茯苓各三錢治懷胎六七月腹痛惡寒,腹脹如扇,脈弦發熱者。
 
腹痛惡寒而加腹脹,脾腎陽虛之象。弦乃木寒之脈。內寒而熱發於外,陽氣外洩。附子溫腎陽,參朮茯苓補脾土也。胎熱誤服附子,則陽動而胎墮。胎寒則宜急用附子以溫寒也。此湯即傷寒少陰附子湯去芍藥。
 
膠艾湯
 
阿膠四錢艾葉一錢炙甘草二錢當歸一錢川芎一錢地黃一錢芍藥一錢治妊娠下血,或妊娠腹中痛者。
 
血虛風動,則下血腹痛。歸芍芎地以養血,阿膠以息風。艾葉溫養木氣,使經脈流通以復其常,溫而不熱,最和木氣,甘草補中氣也。
 
當歸芍藥散
 
當歸芍藥川芎各一錢茯苓二錢白朮二錢澤瀉一錢治懷孕腹中瘀痛者。
 
懷孕之病,多在肝脾。肝脾之氣不足,則生瘀痛。歸芍川芎以補肝經。苓朮澤瀉以補脾經。土木二氣充足,則升降調而瘀痛止也。土木兼醫婦科要訣。
 
薑參半夏丸
 
乾薑二錢人參四錢半夏二錢治妊娠嘔吐者。
 
妊娠而嘔吐,乃胎氣阻礙胃氣之故。薑參溫補胃氣,半夏降逆也。謹按,妊娠嘔吐,諸藥不效時,用烏梅六枚,冰糖二兩,頻服即愈。因嘔吐既久,膽經受傷,膽逆不降,木氣根虛。烏梅大補木氣,大降膽經,冰糖補胃氣也。
 
當歸貝母苦參丸
 
當歸二錢貝母二錢苦參一錢治懷孕小便難,飲食如故者。
 
肝氣虛陷,肺氣熱逆,則小便難。當歸補木氣以升陷,貝母清肺熱以降逆,金降則木升,木升則尿利也。苦參洩濕利水。飲食如故,中氣不虛也。
 
葵子茯苓散
 
葵子五錢茯苓五錢治懷孕身重,小便不利,惡寒頭眩者。
 
小便不利而身重,此有水氣。頭眩惡寒者,水阻經絡,陽氣不達,茯苓洩水,葵子滑竅以利小便也。
 
當歸散
 
當歸二錢白朮三錢黃芩一錢芍藥一錢川芎一錢妊娠常服此散最宜。
 
胎氣以土木為主,白朮補土,當歸川芎補木,芍藥黃芩清熱以養血固胎也。胎熱則動而不固,故於當歸川芎溫性之中,加芍芩以調之。
 
白朮散
 
白朮三錢川芎二錢蜀椒一錢牡蠣二錢養胎之方。
 
土濕水寒,木氣鬱結,則胎氣失養。白朮補土除濕,川芎溫達木氣,蜀椒溫水寒,牡蠣散木結也。
 
小柴胡湯
 
方見前治產後大便堅,嘔不能食者。
 
產後血去津虧,則大便艱難。膽火上逆,則嘔不能食。黃芩清降膽經上逆之相火,火降則津液得下。參草薑棗補中生血,半夏降胃,柴胡升三焦相火之陷也。足少陽相火上逆,手少陽相火即陷。小柴胡湯之柴芩,所以能解少陽之結者,升降並用之法也。
 
大承氣湯
 
方見前治產後便難,嘔不能食,病已解,七八日更發熱,胃實者。
 
胃中熱實,故病解後又復發熱。故宜大承氣湯下胃實也。胃實者,有宿食也。產後三病,一曰病痙二曰鬱冒三曰便難。皆血去津虧使然。血去津虧,木氣疏洩,易於出汗傷風,則病痙。津虧不能養陽,陽熱上浮,則鬱而昏冒。津虧則大便艱難也。
 
當歸生薑羊肉湯
 
方見前治產後腹中寒痛者。
 
產後肝陽不足,故易寒痛。當歸羊肉,溫潤滋補,以益肝陽。生薑散寒也。
 
枳實芍藥散
 
枳實芍藥各二錢治產後腹中熱痛,煩滿不得臥者。
 
膽胃熱逆,氣實不降,故腹痛煩滿不得眠臥,芍枳清降膽胃之熱也。
 
下瘀血湯
 
大黃二錢桃仁三錢蟄蟲一錢治產後瘀血腹痛者。
 
服枳實芍藥散,腹痛不愈,此為瘀血著於臍下。大黃桃仁蟄蟲下瘀血也。謹按此病,吞服五靈脂五分最效。
 
大承氣湯
 
方見前治產後七八日少腹堅痛不大便,煩躁,發熱,日晡為甚,食則譫語,夜半即愈,熱結膀胱者。
 
熱結在裏,故食即譫語,夜半之後,陽氣上升,熱結得鬆,故愈。大承氣下裏熱也。凡陰液不足,而病陽熱之病。皆夜半前重,夜半後輕。夜半前陽氣實,夜半後陽氣升,升則虛矣。此亦冬至後下陽虛之理。
 
陽旦湯
 
即桂枝湯治產後外感。續續數十日不解,微惡寒發熱,頭痛汗出,短氣,乾嘔,心悶者。
 
外感而惡寒發熱汗出頭痛,此為桂枝湯證,膽經上逆,故亦短氣心悶乾嘔。桂枝湯補中氣而解榮衛之鬱,芍藥降膽經也。
 
竹葉湯
 
竹葉三錢葛根二錢桔梗一錢桂枝二錢防風一錢附子三錢人參三錢炙甘草二錢生薑三錢大棗六錢治產後外感,發熱面正赤,喘而頭痛者。
 
面赤乃陽戴於上之證。陽戴於上,則虛於下,附子補下虛之陽。喘而發熱頭痛,肺胃不降,竹葉桔梗葛根以降肺胃。桂枝防風以解榮衛,人參甘草薑棗以補中氣也。
竹皮大丸
 
生竹茹三錢生石膏三錢桂枝二錢白薇一錢炙甘草二錢治婦人乳中,虛,煩亂,嘔逆者。
 
乳子之中,而病嘔煩,此中虛而肺胃之熱上逆。甘草安中,竹茹石膏白薇清降肺胃,桂枝達肝陽以降逆衝也。
 
白頭翁加阿膠甘草湯
 
即白頭翁湯加阿膠炙甘草。方見前治產後下利虛極者。
 
產後血去木熱,疏洩下利,中氣與津液極虛。黃連黃柏秦皮白頭翁清木熱,阿膠補津液以止疏洩,甘草補中氣也。
 
小柴胡湯
 
方見前治婦人外感,續來寒熱,發作有時,經水適斷者。
 
此為熱入血室。小柴胡升降少陽之氣,以解血室之熱也。又治婦人外感,經水適來,晝日明瞭,夜則譫語,如見鬼狀者。此亦熱入血室,故小柴胡湯治之。經水適來適斷,三焦相火發動之時。故外感即熱入血室。戌亥時,三焦相火主事,故夜則譫語。此病之脈,右尺必特別緊動也。
 
旋覆花湯
 
旋覆花三錢新絳三錢蔥白三個治婦人半產漏下者。
 
此為瘀血使然。旋覆花新絳,善行瘀血。蔥白舒達血中陽氣,使經脈調和,仍復升降運動之常,則半產漏下均愈也。
 
膠薑湯
 
阿膠三錢乾薑一錢治婦人經陷,漏下色黑者。
 
此中寒不運,木氣下陷,木鬱生風之病。乾薑溫運中氣以升木氣,阿膠平疏洩以止漏也。木氣通達,中氣運化,清陽四布,血色不黑。色黑為陰寒,故用乾薑。用乾薑之脈,必有寒象。因色黑亦有熱者。
 
抵當湯
 
水蛭二錢蟄蟲桃仁各三錢大黃二錢治婦人經水不利者。
 
經水不利,有氣血虛者,有瘀血壅阻者。瘀血壅阻,抵當湯下瘀血也。虛實之分,以脈為主。
 
溫經湯
 
當歸二錢川芎一錢桂枝芍藥阿膠半夏麥冬各二錢人參炙草各三錢丹皮二錢生薑吳茱萸各一錢治婦人經水諸病。
 
歸芎桂芍,以調木氣。阿膠冬夏,以調金氣。參草生薑,以調中氣。丹皮吳萸,以調血分之滯氣。整個的運動圓,然後經調也。麥冬能開腹中一切結氣。
 
土瓜根散
 
土瓜根一兩蟄蟲桂枝白芍各二錢治婦人經水不利少腹滿痛,經一月再見者。
 
血瘀於下,則少腹痛滿。經脈熱滯,則一月再見。蟄蟲去瘀血,桂枝芍藥調肝膽以和木氣。木氣調和,血行無阻,則經來照常也。土瓜根,性涼,善清血熱。
 
礬石丸
 
礬石一錢杏仁三錢治婦人經水下利,下白物者。
 
濕凝氣滯則下白物。礬石除濕,杏仁滯理氣也。
 
小青龍湯
 
方見前治婦人吐涎沫者。
 
中下寒,則寒水上逆而吐涎沫,小青龍湯,洩寒水也。
 
半夏瀉心湯
 
半夏四錢乾薑炙甘草人參各三錢大棗六錢黃連黃芩各二錢治婦人吐涎沫。誤下傷中,心下即痞者。
 
誤下傷中,中寒上熱,心下即痞。乾薑甘草人參溫補中氣以助旋轉,連芩降熱,半夏降逆也。吐涎沫而不痞者,宜小青龍湯輕劑,發汗逐水以除涎沫之來源也。
 
甘麥大棗湯
 
炙草三錢小麥四錢大棗六錢治婦人悲傷欲哭,喜欠伸者。
 
中虛肺熱,則成此病。草棗補中,小麥清肺熱也。
 
半夏厚朴湯
 
半夏四錢厚樸生薑茯苓蘇葉各二錢治婦人咽中如有炙臠者。
 
濕凝胃逆,則咽中有物不下,有如臠肉。朴夏薑蘇皆降胃逆,茯苓除濕氣也。
 
當歸芍藥散
 
當歸一錢芍藥二錢川芎一錢茯苓二錢澤瀉一錢白朮三錢治婦人腹中痛諸疾痛者。
 
婦人之病,多在土木二氣。歸芍川芎以治木氣,苓朮澤瀉以治土氣也。脾胃肝膽,升降調和,則諸病不生。
 
小建中湯
 
方見前治婦人腹中痛者。
 
膽經下降,肝經上升,中氣不虛,則痛自止。
 
紅藍花酒
 
紅花一錢治婦人腹中氣血刺痛者。
 
血瘀則氣滯,紅花去瘀活血,則氣行無阻也。
 
大黃甘遂湯
 
大黃二錢阿膠四錢甘遂一錢治婦人產後,少腹滿如敦狀,小便微難而不渴者。
 
此治水與血俱結,熱在血室。大黃甘遂逐水開結,阿膠養血也。
 
腎氣丸
 
方見前治婦人煩躁不得臥,倚物作息,不得小便,飲食如故,名曰轉胞者。
 
肝陽下陷,故小便不得。肝陽下陷,則膽陽上逆,故煩躁不得臥。膽木不降,阻礙肺氣下行之路,故倚物始能呼吸。此名轉胞。乃肝腎陽陷,尿胞不舉之病。腎氣丸,補肝腎之陽也。
 
膏髮煎
 
方見前治婦人陰吹者。
 
此病前竅喧鳴,後竅不通。此緣大腸乾濇,胃家濁氣不得後洩,肝木之氣因而阻滯,故迫而向前竅疏洩,則作喧鳴。豬膏滑大腸而通後竅,髮灰洩木氣之阻滯也。
 
蛇床子散
 
蛇床子治婦人陰寒者。
 
蛇床子溫暖腎肝,納入陰中,其寒自去也。
 
狼牙湯
 
狼牙四錢治婦人陰中生瘡,癢爛者。
 
此病少陰尺脈,滑而兼數,乃木氣陷於腎水之中,鬱生下熱之病。狼牙湯洗之,以去熱達木也。
 
謹按金匱原文。肺中風,肺中寒,肝中風,肝中寒,心中風,心中寒。云云。下列病證,所謂中風中寒,實是病熱病寒。大氣之中有兩種對待作用,寒熱是也。熱則疏洩,寒則收斂。風亦疏洩,故熱性與風性相通。獨病熱不可稱為中風,否則無法用藥。原文,以病熱的事實,冠以中風之名。中風者,乃中外來之風。五臟中外來之風,豈有不經過全身整個榮衛,而直入五臟之理。又豈有臟中風,腑不中風之理。此原文之疑點也。讀肺中風肺中寒,應認為肺病熱肺病寒。五臟風寒積聚,應認為五臟寒熱積聚。金匱原文,要略所載,夫人稟五常,因風氣而生長云云一條。與上條惟治肝也以下各句。筆法俚俗不類西漢文字。又其議論淺陋。恐係王叔和所加。讀者注意。其文曰,甘入脾,脾能傷腎,腎氣微弱則水不行。水不行則心火氣盛則傷肺。肺被傷則金氣不行,則肝氣盛,則肝自愈。豈有金不生水水不生木,病能自愈者。後之人不聞有以正之,且認為仲聖之法,怪哉。王叔和於傷寒論篇首妄加序例,將寒字搗個大亂。使後人治溫病,治麻疹認錯原理。又欲於金匱篇首搗風字的亂。遺禍後世,不可不辨。王叔和收集仲聖傷寒雜病全文,其功大矣。愚妄多事,以誤後人,其罪亦不小。
 
金匱方解篇終
 
圓運動的古中醫學
 
傷寒論方解篇
 
導言
 
讀傷寒論者,只喜讀方,最怕讀文。文無理路可尋、方有病證可按也。雖有病證,仍無理路可尋。前代儒醫徐靈胎謂傷寒論只可一章一章讀,不能整個讀。夫所謂論者,乃整個輪,非一章一章論,如按章去讀,不讀整個,何論之有?徐氏尚不能尋出文的理路,其他更不必道矣。本書傷寒讀法,已將整個理路尋出,讀者稱便。茲於方中尋出整個理路,讀者由方以求文,其興趣必有更多於先讀讀法者。如此則中醫人人皆能讀傷寒論,然後中醫學可告成立。
 
著者識
 
圓運動的古中醫學
 
傷寒論方解篇
 
目錄
 
上篇
 
榮氣本病方桂枝湯
 
衛氣本病方麻黃湯
 
榮衛雙病方桂枝麻黃各半湯
 
榮衛雙病氣虛方桂枝二麻黃一湯
 
榮衛雙病津虛方桂枝二越婢一湯
 
榮衛雙病兼裏氣濕寒方小青龍湯
 
榮衛雙病兼裏氣燥熱方大青龍湯
 
榮衛病罷裏濕方五苓散
 
榮衛病罷裏濕表虛方茯苓甘草湯
 
榮衛病罷裏燥方白虎湯白虎加人參湯
 
太陰脾臟本病方四逆湯
少陰腎臟本病方附子湯
 
厥陰肝臟本病方烏梅丸通脈四逆湯
 
陽明胃腑本病方調胃承氣湯大承氣湯小承氣湯
 
太陽膀胱腑本病方桃核承氣湯抵擋湯抵擋丸
 
少陽膽腑本病方小柴胡湯大柴胡湯
 
中篇
 
榮衛本病方桂枝湯麻黃湯
 
榮衛兼陽明胃腑之經氣病方桂枝加葛根湯葛根湯葛根加半夏湯
 
麻黃湯桂枝湯大承氣湯調胃承氣湯
 
太陰脾臟本病方四逆湯桂枝湯
 
少陰腎臟本病方桃花湯真武湯白通湯白通加豬膽汁湯
 
通脈四逆湯
 
少陰腎臟與榮衛同病方麻黃附子細辛湯麻黃附子甘草湯四逆湯
 
厥陰肝臟本病方當歸四逆湯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吳茱萸湯
 
陽明胃腑本病方調胃承氣湯小承氣湯
 
陽明胃腑津虛方蜜煎導方豬膽土瓜根汁方麻仁丸
 
小承氣湯大承氣湯
 
陽明胃腑病有瘀血方抵擋湯
 
少陽膽經本病方小柴胡湯小建中湯
 
少陽膽經與榮衛同病方柴胡桂枝湯黃芩湯黃芩加半夏湯
 
小柴胡湯
 
下篇
 
榮衛壞入太陰脾臟病方四逆湯桂枝湯新加湯五苓散文蛤散
 
白散三物小陷胸湯桂枝去桂加白朮茯苓湯
 
厚朴薑夏參甘湯桂枝加厚朴杏子湯
 
榮衛壞傷中氣與中復木燥方乾薑甘草湯芍藥甘草湯
 
榮衛壞入少陰腎臟方桂枝加附子湯芍藥甘草附子湯桂枝去芍藥湯
 
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茯苓四逆湯
 
乾薑附子湯禹餘糧丸桂枝甘草湯
 
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桂枝加桂湯苓桂朮甘湯
 
桂枝去芍藥加龍骨牡蠣救逆湯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
 
當歸四逆湯乾薑黃連黃芩人參湯桂枝湯
 
榮衛壞入陽明胃腑方葛根黃連黃芩甘草湯麻杏石甘湯
 
白虎加人參湯梔子厚朴湯梔子乾薑湯
 
梔子香豉湯梔子甘草豉湯梔子生薑豉湯
 
榮衛壞病中寒肺燥肝熱方麻黃升麻湯
 
榮衛壞病結胸方大陷胸湯大陷胸丸小陷胸湯桂枝人參湯
 
大黃黃連瀉心湯附子瀉心湯十棗湯
 
生薑瀉心湯甘草瀉心湯赤石脂禹餘糧湯
 
五苓散旋復花代赭石湯瓜蒂散
 
太陰脾臟熱證方黃連湯梔子蘗皮湯麻黃連翹赤小豆湯
 
茵陳蒿湯桂枝加芍藥湯桂枝加大黃湯
 
少陰腎臟熱證方甘草湯桔梗湯半夏散苦酒湯豬膚湯
 
豬苓湯黃連阿膠湯桃花湯
 
少陰陽復吐證方四逆湯
 
少陰陽復土勝水負方大承氣湯
 
厥陰肝臟熱證方白頭翁湯小承氣湯瓜蒂散四逆散
 
陽明胃腑寒證方四逆湯吳茱萸湯茵陳蒿湯梔子豉湯小柴胡湯
 
少陽膽經壞病方柴胡桂枝乾薑湯柴胡加龍骨牡蠣湯小柴胡湯
 
小建中湯炙甘草湯大柴胡湯柴胡加芒硝湯
 
少陽壞病結胸痞證方大陷胸湯半夏瀉心湯
 
疑難篇三陽合病方大小柴胡湯梔子豉湯
 
類傷寒篇方
 
溫病無方
 
痙病方詳金匱方解篇
 
濕病方桂枝附子湯桂枝附子去桂加白朮湯
 
甘草附子湯
 
暍病方詳金匱方解篇
 
霍亂病方理中湯四逆湯通脈四逆加豬膽汁湯
 
四逆加人參湯
 
大病瘥後喜唾方理中丸
 
傷寒愈後氣逆方竹葉石膏湯
 
大病愈後肺熱積水方牡蠣澤瀉散
 
大病愈後氣熱方枳實梔子豉湯
 
陰陽易方燒裩散
 
圓運動的古中醫學
 
傷寒論方解篇彭子益著李毓涇劉運玟校
 
本篇與傷寒論原文讀法篇對照著讀
 
上篇
 
榮氣本病方
 
桂枝湯
 
芍藥桂枝炙甘草生薑大棗榮氣疏洩則汗出,膽經不降相火上逆則發熱、鼻鳴乾嘔,榮衛分離則頭痛項強。發熱汗出,津液必傷、表陽必虛。榮衛分離,中氣必虛。芍藥降膽經降相火斂榮氣之疏洩、炙草補中、薑棗補中生津,桂枝調榮衛實表陽也。風傷衛氣,衛氣減少、榮氣加多,故榮氣與衛氣分離而榮現疏洩之病。緩脈乃疏洩向外之象。
 
原方分兩載在世行本傷寒論。原方一兩,可同今之一錢。棗有大小不同,原方十二枚,可用今之六錢。
 
衛氣本病方
 
麻黃湯
 
麻黃杏仁桂枝炙草衛氣收斂、則無汗惡寒、體痛腰痛骨節疼痛。肺氣不降,則嘔逆而喘。榮衛分離、中氣必虛,衛氣不開、表陽必虛,麻黃瀉衛氣之收斂,杏仁降肺氣之逆,炙草補中氣,桂枝調榮衛達表陽也。收斂之病,氣機滯塞、故不用棗,既不用棗、亦不用薑矣。寒傷榮氣,榮氣減少、衛氣加多,故衛氣與榮氣分離而衛現收斂之病,緊脈乃收斂向內之象。
 
榮衛雙病方
 
桂枝麻黃各半湯
 
芍藥桂枝炙草生薑大棗麻黃杏仁脈虛不緩不緊、卻微惡寒微發熱而身癢。身癢為榮衛俱虛、欲自解而未能。麻黃湯與桂枝湯減輕分兩雙解榮衛也。
 
榮衛雙病氣虛方
 
桂枝二麻黃一湯
 
桂枝芍藥炙草生薑大棗麻黃杏仁寒熱如瘧、日僅再發。此衛氣之虛。雙解榮衛,減輕麻黃,輕洩衛閉也。
 
榮衛雙病津虛方
 
桂枝二越婢一湯
 
桂枝芍藥炙草大棗生薑麻黃石膏形作傷寒,作渴,而寸脈弱、此津液虛而生燥也。雙解榮衛,減輕洩衛之麻黃、加石膏以清燥也。麻黃石膏能發越痺著。越婢二字想係越痺二字之誤。
 
榮衛雙病兼裏氣濕寒方
 
小青龍湯
 
麻黃桂枝芍藥炙草半夏五味子細辛乾薑榮衛不解而心下有水氣、以至膽經不降而乾嘔發熱。相火不降而作渴欲飲水,水入仍吐。胃氣不降而作噫。水入腸胃而作利。小便不利少腹滿,肺氣不降而作喘。水氣上衝而作咳。皆平日中下陽虛,寒水上淩陽位之病。此寒水乃中下皆寒而來之水,麻桂雙解榮衛之鬱,炙草補中氣,細辛乾薑五味半夏溫降寒濕水氣。乾薑溫脾陽,以杜其入臟。小青龍之咳、喉間作癢,清水中夾稀痰。小青龍湯加減法,詳世行本傷寒論。
 
榮衛雙病兼裏氣燥熱方
 
大青龍湯
 
麻黃桂枝炙草生薑大棗杏仁石膏如非中風而是脈緊惡寒無汗之傷寒,平日胃氣燥熱之人,胃氣閉於外,煩燥生於內,甚至燥極傷津,身重乍有輕時。麻黃杏仁以洩衛,桂枝以和榮、石膏以清燥,炙草薑棗以補中。因脈緊故不用芍藥之斂也。石膏清胃燥以杜其入腑。杜其入腑云者,杜其腑熱之成也。誤服石膏亡陽,須以真武湯救之。
 
榮衛病罷裏濕方
 
五苓散
 
茯苓豬苓澤瀉白朮桂枝無惡寒發熱項強之榮衛證,而發熱心煩,渴欲飲水,水入仍吐與心悸、皆水濕隔阻相火不降之故。朮苓澤瀉豬苓以洩水濕、桂枝助肝經之疏洩以行水。濕去火降,故吐止熱止悸止也。
 
榮衛病罷裏濕表虛方
 
茯苓甘草湯
 
茯苓炙草桂枝生薑汗出不渴、表陽虛也。汗出而渴,表虛兼裏濕盛也。汗出不渴、雖屬表虛、亦有裏濕、茯苓洩濕、生薑炙草溫中、桂枝實表陽以止汗出也。燥渴為陽實,濕渴為陽虛,濕阻相火不能下降,相火灼金,故渴。
 
榮衛病罷裏燥方
 
白虎湯
 
石膏知母炙草粳米傷寒而外有大熱、相火外出、裏氣必寒。裏熱實則熱聚於內,不浮於外,故外無大熱。肢厥有陽證陰證之分。陰證裏陽虛,陽虛於內、不能達外、故肢厥,其厥有如冰冷。陽證裏陽實,陽聚於內,不能達外,故肢厥,其厥不如冰冷,不溫而已。陰證脈微細而沉,陽證脈滑而實、或沉而實。陽明燥熱、故滑而實也。石膏知母清陽明經之燥,粳米炙草生津液而補中氣也。
白虎加人參湯
 
白虎湯內加人參白虎證,渴能飲水,雖能飲水而口仍燥。此燥熱傷津之所致。非補氣不能生津、於白虎湯內、加參以補氣、由氣生津也。榮衛表病未曾汗出而成五苓白虎證者,服五苓白虎,必汗出而解,裏氣和則表氣和也。濕渴飲水仍吐出、燥渴飲水不吐出。
 
太陰脾臟本病方
 
四逆湯
 
炙草乾薑附子此太陰脾臟之本氣病也,太陰脾臟土氣濕寒之人,表氣的榮衛分離,裏氣的脾臟即鬱而現本氣之病。乾薑炙草溫補中氣,溫寒除濕以復土氣之升降、附子溫水回陽以培土氣之根。凡用四逆湯皆陰寒陽亡之病也。
 
少陰腎臟本病方
 
附子湯
 
附子白朮茯苓人參芍藥此少陰腎臟之本氣病也。少陰腎臟病則水寒滅火、火滅土敗,陽氣微少。尺脈微細,但欲寐而不能寐,背微惡寒、骨痛脈沉皆陽氣微少,陰寒之象。水寒土敗、則木枯尅土。平日腎臟虛寒,陽氣不足之人,表氣的榮衛分離,裏氣的腎臟即鬱、而現本氣之病。附子回陽補火,白朮茯苓補土,人參補中氣,芍藥安風木。解骨痛。附子最動木氣。
 
厥陰肝病本病方
 
烏梅丸
 
烏梅乾薑附子人參細辛蜀椒黃連黃柏當歸桂枝
 
此厥陰肝臟之本氣病也。肝臟病則下寒上熱,中虛風動。上熱者因下寒木失溫養,化風上衝,風衝化熱,熱傷津液,故消渴心中熱痛而飢。下寒蛔不能居,尋胃間熱處而上,故病吐蛔。蛔動即是陽動故煩。人身火在水下,上清下溫則治。火出水外,上熱下寒則病。上熱下寒,中土必敗。木氣化風,木氣必傷。烏梅補木氣,生津液,歛風氣,附子蜀椒溫下寒,黃連黃柏清上熱,乾薑人參溫補中氣,桂枝當歸溫養木氣而達肝陽,細辛溫降衝氣也。
 
通脈四逆湯
 
於四逆湯內加重乾薑下利汗出,四知厥冷,陽將亡也。其脈必微而欲絕,中寒之至。用四逆湯以回陽,重加乾薑大溫中氣。此方名通脈者,脈生於中氣也。曰外熱者,汗出而陽亡於外也。此方即四逆湯加重乾薑分兩。凡陰寒脈微欲絕,皆宜用之。
 
陽明胃腑本病方
 
調胃承氣湯
 
大黃炙草芒硝惡寒發熱之榮衛表病,已經三日,已經發汗,卻汗發不透澈,而發熱更加,蒸蒸然手足出汗,脈現實大之象。此平日胃熱陽實之人,榮衛的表病不解,臟腑的裏氣偏鬱,府熱自現本氣之病。若由蒸蒸發熱,腸胃津液灼乾,腸胃有了燥屎,變成潮熱譫語,腹滿痛拒按之大承氣湯下證。如成下證則病矣。必須於胃熱未曾全實,但蒸蒸汗出發熱之時,用調胃承氣湯。大黃芒硝平胃熱,炙草養中氣也。曰調胃者,調和胃氣,不敢攻下,使熱退不成下證也。
 
大承氣湯
 
大黃厚朴枳實芒硝如當調胃承氣湯證時,不與調胃清熱,則胃熱愈實,便成燥屎腹痛拒按潮熱譫語等等之大承氣湯證。當用大承氣湯之攻下燥屎法。大黃芒硝攻下熱實,枳實厚朴開通滯氣也。大黃性寒芒硝性熱,枳實性寒厚朴性熱,寒熱混合,則成圓的運動。以圓運動的原則為下法,此大承氣湯之微旨。
 
小承氣湯
 
大黃枳實厚朴如應用大承氣湯攻燥屎,但不知屎已燥否,可用小承氣湯試探。已有燥屎,服湯後必放屁,如不放屁,是無燥屎,無有可攻之物,則不可用大承氣湯。小承氣湯即大承氣湯去芒硝之滑瀉,減輕厚朴之辛通也。
 
太陽膀胱腑本病方
 
桃核承氣湯
 
桃仁桂枝炙草大黃芒硝十二臟腑之經,公共組織行於軀體,稱曰榮衛。榮衛臟腑,雖有表裏之分,仍ㄧ整個,榮衛為臟腑之表,臟腑為榮衛之裏也。故榮衛之氣不和,臟腑之氣即鬱,三陰臟病之乾薑附子證,與陽明腑病之大黃枳實證,皆表氣不和,裏氣偏鬱之病。膀胱腑病亦然。表病不解,膀胱陽腑氣鬱而病熱,其人如狂。如自己下血,熱隨血去,病即自愈。如不下血,少腹有血,急結作痛,當用大黃芒硝攻其熱,桃仁攻其血,桂枝以和表,炙草以補中氣。先解表乃可用此方。
 
抵當湯
 
大黃水蛭蝱蟲桃仁如榮衛病而身黃,脈沉,少腹硬,小便利,人如狂,亦膀胱腑熱。亦當用抵當湯。大黃攻其熱,水蛭蝱蟲桃仁攻其血也。
 
抵擋丸
 
以抵當湯為丸,少腹滿而尿利,為有瘀血,一丸藥緩下。
 
少陽膽腑本病方
 
小柴胡湯
 
柴胡黄芩半夏生薑大棗人參炙草如榮衛表病不得汗解,臟腑裏氣又不偏鬱,則少陽膽經被迫於表裏之間,而成少陽經病。少陽經病,三焦經下陷,胆經上逆而成口苦耳聾諸證,用柴胡升三焦經以解少陽結氣,黃芩降胆經以清相火逆氣,半夏生薑降胃逆,大棗補中氣,人參炙草補土氣而扶陰臟之陽也。小柴胡湯加減法,詳世行本傷寒論。
 
大柴胡湯
 
柴胡黄芩半夏生薑大棗芍藥枳實大黃於小柴胡湯去人參炙草之補陽補土,加芍藥以降胆經之逆,枳實大黃以下胃腑之熱。仍用柴胡黄芩半夏生薑大棗以解少陽之經也。少陽經病,亦少陽經本氣病。小柴胡湯為和解少陽之經,預防陰臟陽退之法。大柴胡湯為和解少陽之經,預防陽腑熱進之法。口苦心下痞硬,少陽膽經之結也。嘔吐酸臭而下熱利,陽明胃腑之熱也。
 
中篇
 
榮衛本病方
 
桂枝湯方見前
 
衛氣不共榮氣和諧,只有疏洩而無收斂,故自汗。榮氣和者,榮氣自和不與衛氣和也。
 
發熱汗出,為榮弱衛強。榮氣疏洩,自傷本氣,故曰弱也。衛氣不與榮氣交和,故曰強也。邪風即榮氣偏於疏洩之氣,非外來之風。故以芍藥斂榮氣之疏洩以息邪風。桂枝實表陽,炙草薑棗補中氣也。
 
發汗ㄧ字,誤却後人不少。收斂之性如何能發,發汗宜作調汗讀,榮衛調和則汗出也。
 
煩為陽氣勝,先刺風腑以洩陽,俾桂枝湯奏全功也。
 
麻黃湯方見前
 
衛氣閉束,則肺金不降而病衂。麻黃湯發汗以洩衛閉,則肺金降不病衂。緊者,衛閉之象也。
 
既是傷寒,衛閉惡寒,用麻黃湯發汗宜解。半日許復煩,脈浮而數,應再用桂枝湯降胆經以去煩而和榮衛,不可再用麻黃也。
 
榮衛兼陽明胃腑之經氣病方
 
桂枝加葛根湯
 
桂枝芍藥甘草生薑大棗葛根
 
榮衛表氣與陽明胃腑之經氣同病。發熱、惡寒、頭痛、項強、汗出、惡風,榮衛病也。項背几几硬直,向後反折,陽明經氣病也。桂枝湯解榮衛,葛根解陽明經氣也。葛根清涼升散,專升手陽明經,手陽明升,足陽明自降。故葛根為陽明經病主藥。
 
葛根湯
 
葛根麻黃桂枝芍藥炙草生薑大棗若榮衛病惡寒無汗,又見陽明病之几几,桂枝湯加葛根以升散陽明經氣,加麻黃以解衛氣之惡寒無汗也。若此證又見下利,此亦陽明經氣下陷之熱利,仍用此方以升散陽明下陷之陽氣,而調榮衛之氣。表病兼下利,非裏病,乃經病,乃表病也。
 
葛根加半夏湯
 
於葛根湯內加半夏若葛根湯證不下利而嘔,此手陽明經氣下陷於後,因而足陽明經氣上逆於前。故用葛根湯以解榮衛表氣與陽明經氣,加半夏降足陽明經以止嘔也。
 
麻黃湯方見前
 
榮衛與陽明胃腑之經氣合病,喘而胸滿,宜麻黃湯瀉胃氣之喘滿,不可下也。單是陽明經氣病,脈浮無汗而喘,亦宜麻黃湯發汗。衛氣乃肺金所思,喘者,肺氣因衛氣之閉束而上逆,故宜麻黃也。
 
桂枝湯方見前
 
陽明病脈遲。遲者緩實之象,既緩實似近於可下之證,然汗出多又微惡寒,是有表證,宜桂枝湯發汗以解表也。總而言之,表證未解,總宜解表,解表用桂枝湯也。若誤下之,此為大逆。如便硬而脈浮大,亦不得因便硬而言下。浮為表證,亦宜桂枝湯發汗解表。至於傷寒六七日,不大便而頭痛有熱,此胃熱實象,宜調胃承氣湯以和胃,若小便清而不赤,仍是表病,病非裏病,仍用桂枝湯以解表。若頭痛無熱,則膽經上逆,必衂,亦宜桂枝湯以降膽經也。
 
大承氣湯方見前
 
煩熱,汗出則解,又如瘧狀,日晡發熱。日晡發熱,乃陽明燥,其脈當實。宜以大承氣湯下之。如不實,仍是榮衛表病,仍宜桂枝湯。
調胃承氣湯方見前
 
表氣鬱極,則戰而後汗解。將戰之先,其脈陰陽俱停。如不戰汗,而寸脈微者,先出汗而病解。但尺脈微者,熱傷津液,必用調胃承氣湯以和胃熱,使陰陽和平,其病乃解。陽脈微,胃腑之熱不實也。
 
太陰脾臟本病方
 
四逆湯方見前
 
太陰脾臟與榮衛同時為病,當先用四逆湯以溫脾臟,俟脾臟之下利腹脹愈後,乃用桂枝湯以解榮衛之表,此大法也。其實四逆湯服後,脾臟之病愈,榮衛之病亦隨之而愈。因裏氣為表氣之本,裏氣之陰陽和,表氣的陰陽亦隨之而和矣。脾臟與榮衛同時為病,先溫裏後解病,與胃腑與榮衛同時為病,先解表後攻裏,是對待理法。脾臟病陰寒,脾臟之陽未復而先發汗,裏陽愈虛,榮衛內陷,則成壞病。此法關係極大。胃腑與榮衛同時為病,詳下文。
 
桂枝湯方見前
 
太陰病脈浮者可發汗,此處之桂枝湯是陪辭。太陰臟病忌發汗,臟病脈浮,更忌發汗。
 
少陰腎臟本病方
 
桃花湯
 
乾薑赤石脂粳米少陰病下利,便膿血,腹痛,小便不利,此因火敗而病濕寒。乾薑溫寒去濕,赤石脂以固脫陷,粳米以補津液也。
 
真武湯
 
茯苓白朮附子生薑芍藥少陰病,腹痛、下利、尿短、四肢沉重疼痛,此為內有水氣。水氣由水寒土濕木鬱而生。附子補火回陽以溫水寒,朮苓洩水補土,芍藥潤木,生薑溫中。附子湯有人參,此方無人參,參能生津助水也。
 
白通湯
 
葱白乾薑附子少陰下利,水土寒而陽氣不升也。乾薑附子以溫水土,蔥白以升達陽氣而止利也。
 
白通加豬膽汁湯
 
於白通湯內加豬膽汁人尿少陰下利,脈微與白通湯。若利不止,厥逆無脈,而又乾偶煩躁,是下寒上熱,陰不藏陽,陽氣上越。蔥白附子乾薑以溫回陽氣,加豬膽汁人尿涼降之物,引薑附之熱性與上越之陽氣下行,且益陰以藏陽也。
 
通脈四逆湯方見前
 
下利清穀,肢厥脈微,不惡寒,面色赤,腹痛乾嘔咽痛,利止脈出,皆中氣虛寒之至。宜於四逆湯重加乾薑以溫補中氣,中氣復則脈出也。不惡寒,陽越於外,外不惡寒也。
 
少陰腎臟與榮衛同病方
 
麻黃附子細辛湯
 
麻黃附子細辛榮衛表病初得,少陰腎臟裏病即動。表證則發熱,裏證則脈沉。曰少陰病者,必有但欲寐、背惡寒等少陰證在也。麻黃以解表,附子以溫裏,腎臟病則寒水滅火,細辛以溫降腎家上凌之寒水也。細心是降藥,非散藥。此病不可發汗,麻黃和胃而已。
 
麻黃附子炙草湯
 
麻黃附子炙草榮衛表病少陰裏病同時施治,需用炙草以補中氣也。少陰病不可強發汗,發汗,口鼻眼目出血,為難治矣。
 
四逆湯方見前
 
少陰病脈沉者,急以四逆湯溫之。曰急者,言不可發汗也。
 
厥陰肝臟本病方
 
當歸四逆湯
 
當歸桂枝芍藥細辛通草炙草大棗不下利,不汗出,僅桂枝厥冷脈細,無內寒亡陽的關係,只是血脈不充,木氣不潤,中虛而經氣不達耳。當歸桂枝芍藥溫血調木,炙草大棗補中,細辛通草通經也。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吳茱萸人參生薑大棗厥陰肝木寒極無陽,以致膽胃皆寒。故乾嘔、吐涎沫、頭痛、吐利、肢厥、煩躁欲死。膽肝皆寒,木氣拔根,中氣大虛,故煩躁欲死。吳茱萸溫降木氣、生薑降胃、參棗補中。
 
茯苓炙草湯方見前
 
厥而心悸、悸乃心下有水,宜先用伏苓炙草以去水,然後可用溫藥以治厥。不先治水而用溫藥以治厥,溫藥將水蒸入胃中,必作利也。
 
四逆湯方見前
 
嘔而脈弱,小便復利,復利者,言尿多也。脈弱而嘔,陽亡於上,尿多陽亡於下,身微熱,陽亡於外。若加肢厥,是陽亡不復,是為難治。宜四逆湯以回陽也。
 
陽明胃腑本病方
 
調胃承氣湯方見前
 
發汗後惡寒,為腎陽虛,不惡寒而惡熱,為胃陽實,宜調胃承氣湯以和胃也。
 
陽明腑病,未曾吐下傷津而心寒,是胃有熱。宜調胃承氣湯。大黃芒硝輕洩胃熱。胃熱未食,炙草補中氣也。
 
小承氣湯方見前
 
太陽病時,吐下發汗,傷其胃中津液,津傷生煩,又加尿多,津液更傷,以致大便成硬。心煩而大便硬,是已成陽明胃熱之證,宜小承氣湯輕下胃熱也。
 
陽明病脈遲而實,汗出不惡寒,身重短氣,腹滿而喘,潮熱,此表證已解,裏熱已實,可以攻裏。再看其手足濈然汗出,手足秉氣於中土,中土熱實,則手足汗出,是大便已硬,可用大承氣湯以攻裏。若汗多發熱而仍惡寒,是表證仍在,其熱不潮,不可用大承氣湯。但雖不可用大承氣而腹大滿不通,是胃熱已實,可與小承氣湯微和胃氣。
 
陽明胃腑津虛方
 
蜜煎導方
 
蜜煉成挺納入肛門,為蜜煎導法陽明腑病,大變燥結,胃中並無實證,此乃發汗傷津,尿多傷津,津液內竭,不可攻下大便。應用蜜煎導法,蜜入肛門直腸吸收蜜之潤氣,自然大便得下。
 
豬膽土瓜根汁方
 
大豬膽汁,或土瓜根汁此方較蜜煎導方寒,津液內竭,脈較有力者,適用之。否則灌入肛門之後,直腸吸收而上,亦能寒胃也。
 
麻仁丸
 
麻仁杏仁芍藥大黃厚朴枳實蜜煎導豬膽汁土瓜根汁,此燥在肛門之方。若肛門與腸中皆燥,而又無燥之實證者,須麻仁丸。麻仁杏仁以溫潤之,芍藥以寒潤之,又兼小承氣湯以輕盪之。每服只梧子大之十小丸,輕緩極矣。
 
小承氣湯方見前
 
陽明病,瞻語發潮熱,是胃熱實也。脈滑亦實。可與小承氣湯下其胃熱。但脈雖滑而急數,急數之脈,屬於裏虛,不可用小承氣下胃熱。如其以小承氣為主,若裏不虛,服後必放屁。若不放屁,是裏虛也。不可服也。所以明日不大便,脈由急數而轉濇,虛濇為陽氣虛,故難治也。
 
大承氣湯方見前
 
腹滿痛,陽明燥土傷太陰之陰。發熱而汗特別之多,陽明燥土傷少陰之陰。月中不了了,晴不合,陽明燥土傷厥陰之陰。故皆宜急用大承氣湯,下燥土之腑陽,以救三陰之臟陰也。
 
陽明胃腑病有瘀血方
 
抵擋湯方見前
 
陽明病而善忘,此因有久淤之血,停於下部,阻礙腎氣之故。腎主臟智,腎氣不能升達,故善忘。何以知其有淤血,大便黑硬,便時反易也。下有淤血,腎氣抑鬱,故現黑色。故以抵當下其淤血也。
 
少陽膽經本病方
 
小柴胡湯方見前
 
嘔而發熱,少陽膽經上逆也。欲足少陽下降,必須手少陽上升,故小柴胡主之。
 
小建中湯
 
桂枝芍藥炙草生薑大棗飴糖陽脈濇,上焦津液不下也。陰脈弦,下焦木氣不升也。上焦津液不下,膽經相火上逆燒灼也。膽經上逆肝經下陷,則木鬱而腹痛也。芍藥重降膽經相火,桂枝升肝經木氣,炙草薑棗溫補中氣,飴糖補土氣,潤津液,木氣和則腹痛止也。如不差,是腹痛非肝木不升,乃三焦經不升,仍宜小柴胡湯以升三焦之經。
 
榮衛病過十日,脈浮嗜臥。脈細屬少陽經病,腹滿腹痛亦少陽經病,故主小柴胡湯。嗜臥者,少陽相火升降紊亂也。榮衛病過十日,榮衛病罷。
 
少陽膽經與榮衛同病
 
柴胡桂枝湯
 
柴胡黃芩半夏人參生薑大棗桂枝芍藥炙草既有發熱、惡寒,肢節煩痛之榮衛表證,又有微嘔心下支結之少陽經證,桂枝湯小柴胡湯合併雙解也。
 
黃芩湯
 
黃芩芍藥炙草大棗少陽經氣與榮衛表氣同時為病,少陽相火熱盛於經,則經熱與榮熱混合而病熱利。黃芩清少陽相火,芍藥解榮熱,草棗補中氣也。
 
黃芩半夏加生薑湯
 
與黃芩內加半夏生薑黃芩湯證而加嘔,於黃芩湯加半夏生薑以止嘔也。
 
小柴胡湯方見前
 
血結則陰陽之氣運行阻滯,故病發如瘧。中風經水適來,榮分之熱,即乘經水適來,血室空虛而入血室。血室為少陽相火所主,故以小柴胡湯調少陽也。傷寒經水適來暮即瞻語如見鬼狀,亦為熱入血室,故以小柴胡湯調少陽也。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