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引用】岂独伤寒巨擘,亦为杂病圣手——浅话恩师刘渡舟  

2011-10-02 07:3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岂独伤寒巨擘,亦为杂病圣手——浅话恩师刘渡舟

作者 张炳厚                  更多精彩医案医话---请点击http://www.cmmsn.com/bbs

http://zgyx120.5d6d.com

    医林皆知,吾师刘渡舟精通医典,擅用经方,是卓越的伤寒大师。又谁知吾师亦精通百家,博览医籍,尤其对《医宗金鉴》、《东垣书十种》、《黄氏医书八种》等巨著,颇有研究,并富于实践,疗效显赫,所以也是卓越的临床大师。在这方面,吾毕业实习有幸跟随刘老一年,并且工、余、住、食,咫尺不离,了解最真,受益最大。仅从我写吾师医话集中即可窥之一斑。兹录以片段,以飨同仁。

1 辨证精严,遣方入微

    某星期天,吾与刘老对弈,吾师弃马掩护七步卒过河,名曰仙人指路,对弈三局,吾皆遭惨败。欲求再弈,开饭时间已到。吾师兴高采烈,餐饮逾常,吾心却久久不能平静,视食而不能进。吾师见而笑曰:“思虑过度伤心肝,汝能触事如此费神,长此下去,必伤于脾,今余授汝一方,以备后用。《医宗金鉴?杂病心法要诀》载开胃进食汤(含党参、土炒白术、云茯苓、炙甘草、陈皮、半夏、藿香、木香、厚朴、砂仁、丁香、生麦稻芽、建神曲) ,治疗饮食不馨或纳少,凡因脾胃虚弱、运纳无权者,投之即效。”数日后,临床遇一脾虚纳呆患者,刘老即用上方。三日后,病人喜来奔告:“服药后,脘闷消失,饮食倍增,总有欲食感,不知食多少为宜?”吾师说:“胃气始复,食量应徐徐而增,以防重损脾胃”。后又遇一位不食病人,吾欲投“开胃进食汤”,师摇头曰:“此人知饥而不能食,乃为胃强脾弱。胃强,受纳正常,故知饥; 脾弱,失其健运,故不能食。正宜‘消食健脾丸’,遂改为汤剂(即平胃散加炒盐、胡椒、麦芽、山楂、白蒺藜) 。”听毕,真让吾耳目一新,赞叹不已。

    四十年来,吾辨证运用此二方,每每获得佳效。如1967 年,治吾院一刘姓患儿,男,七岁,其母告曰:患儿长期食少,多方检查未发现器质性病变,请诊治。审其证,见其面色少华,毛发黄枯,形小体瘦,年虽七岁而与四、五岁者无异,舌淡苔白,脉细关滑。询问患儿,经常胃脘胀痛,大便溏薄。综观上证,诊为脾胃虚弱,“形不足者,温之以气”,拟“开胃进食汤”化裁。处方:党参三钱,土炒白术六钱,云茯苓三钱,炙甘草一钱,陈皮、半夏、藿香、佩兰、木香、厚朴、砂仁各二钱,丁香一钱,生麦稻芽、建神曲各三钱。进药五剂,饮食增加,胃脘胀痛、便溏顿瘥,遂停药注意观察,患儿面色逐渐转华,日益活泼喜动,饮食递增,平均每年身高竟长十厘米,两年后,比同龄者体质有过之而无不及。

    吾师所授二方,主治皆为不食,病位均在脾胃,但病因、病机不同,遣方治法也异,二方各臻其妙。可见吾师辨证之精严,遣方之入微,不愧人师,足堪效法。

2 独具匠心,益人智慧

    吾随刘渡舟老师临证,发现刘老每重用附子时,必用食指重诊尺脉,不解其故而请教之。师曰:“汝真有心! 余不负汝。”师继续说:“附子虽能回阳于顷刻,祛寒止痛,神效无比,但其性大毒,古今服中药中毒者,附子居于首位,切不可滥用。附子又属大辛大热之品,最易伤阴,凡一切阳证、火证、热证、阴虚血衰,均须慎用,更不可重用。而虚寒重病,又必须重用之,取其药力专一,能迅速驱病,但须中病辄止。而具体用量,以适合病情为要旨。余重用附子,依据有三:即症状必见形寒肢冷,舌象必见清润有津(不拘何苔) ,脉象必须尺弱无力,不能浮大长数。”吾又问:“重用附子,除脉、舌、症外,还有何要领?”师曰:“还须配伍得当,解附子热莫过知母,解附子毒莫过干姜。”又问:“煎法有何奥妙?”师曰:“余用附子三钱以上必先煎,用量愈大,煎的时间愈长,若量过一两, 必先煎四十分钟以上,皆在去其毒而保其性。”

    吾师医训,虽字句不多,却精辟至要,实属经验之谈,颇能益人智慧。多年来,吾临证用附子,皆以师教为准绳,效佳而无弊。

3 医贵通变,药贵合宜

    妇科经行腹痛,临床最为多见,病因病机复杂,施治甚为棘手,往往效不从心,遂请教刘渡舟老师。师曰:“欲治此病,先明其理,把握其证。大体经后腹痛多虚,经前腹痛多实,二者又以实证多见,实者或为气滞血瘀,或为寒凝血滞。其中,气滞血瘀者每每胀痛并见。胀为气滞,痛为血瘀,临床务须查明以孰为主,胀过痛者,乃气滞其血,痛过胀者,乃血凝碍气。前者宜用‘加味乌药散’,后者宜用‘本事琥珀散’。二方同出于《医宗金鉴?妇科心法要诀》,余验证多年,其效甚优,汝可一试”。吾闻之,如获至宝,连夜攻读,以待临证一用。翌日,余遇一青年女患者,证见月经后愆,色紫有块,经行腹痛,痛过于胀,舌边有紫斑,苔薄白,脉弦细。揆诸病情,诊为血凝碍气,即投“本事琥珀散”原方三剂,满以为药证合扣,必有捷效,不料治与愿违。翌晨,患者持药来找,言药后腹痛反剧,彻夜未眠。吾迷惑不解,请师会诊,师重审其证,六脉弦迟,腹痛且凉,询知腹痛以热水袋敷之为快。师见吾套用“琥珀散”,凝视而笑曰:“明代杜士燮有这样两句话:持鉴以索貌者不能得其腠理,而按方以索病者不能神其变通。汝犯此弊也!本例虽有血瘀气滞,但重责于寒,乃血为寒凝,血凝气滞,治宜温而通之,应以温经散寒,活血行气。汝用‘琥珀散’,亦非绝对不可,但必须加入温热药,方有建树。”遂将余药捡出生地,又加肉桂二钱,更加附子、干姜各三钱,嘱病人立即煎服,且忌生冷,避寒凉,药后定来复诊,以观其效。患者复诊曰:“药后血块顿时大减,腹胀痛瘥。”吾询问:“汝既往是否仅在经初有血块、腹痛?”答曰:“既往腹痛,血块贯于始终,且痛势递增。”可见,效属药功,惟经期腹痛递增,冥思费解。又求教吾师,师曰:“血愈去,阳愈虚,寒愈甚,血愈凝固也。”闻后,心悦诚服,可见吾师查证之详,辨证之精,用药之妙,不失为一代名流,临床大师。

4 谦虚好学,推崇同道

    吾毕业实习期间,临证遇一下颌关节疼痛患者,一诊无效,二诊如故,吾冥思苦想,一筹莫展,请吾师会诊。吾师见其寒热不著,随手开出“桂枝芍药知母汤”原方,未行加减。吾问:“何以用此方?”师曰:“这是从陈慎吾陈老那里学来的。说来还有一段插曲:一次,全国中医诸老在南方开教学会议,某老说:‘我身患下颌关节痛一疾,已延十载,叠治未瘥,祈求诸老,孰以高诊?’沉默片刻,陈老说:‘在下不才,班门弄斧,愿以一试’。即开‘桂枝芍药知母汤’原方。与会期间,某老连进三剂,竟痛止病除,诸老称赞不已。以后余用此方治疗下颌关节痛,屡治屡验,本例仍用此方,以期必效。”患者逾周复诊,曰:“数年之疾,三日痊愈,真乃神医。”药既有效,仍宗前法,吾师又以原方减小剂量,嘱继服三剂,以竟全功。随访一年,病情悉愈,一切如常。

    吾师道高望重,尚如此谦虚好学,推崇同道,这种风度,使诸弟子闻之肃然起敬。

5 精通养生,理简效宏

    刘渡舟老师不但医术精湛,而且对养生之道也颇有研究。师曰:“凡人四十五岁到五十五岁之十年,是为老年身体健康打基础的十年,可称是养生的关键。而四十五岁左右,又是人体阴阳气血盛衰的转折点。四十五岁以前为生长、发育阶段,此时脏腑功能健旺,即使阴阳气血有所耗伤,只要及时休息、给养,很快即能恢复如常。而四十五岁以后,人体脏腑功能始衰,阴阳气血生源匮乏,但人之兴趣、奢望未减,人仍好动而不好静。譬如有电影、戏剧仍然要看,贪求酒色,七情不节,劳役逞强,不知自量,最易虚损,又难以补充。逾五十五岁,人之兴趣、欲望淡薄,多喜静而不喜动,损伤途径亦由之大减,无大虑矣。若不明其理,依然妄作妄为,以致体质虚弱,易罹疾病,病后体虚难复,气血日亏,渐成阴阳俱虚,五脏内伤,无疑晚年痛苦不堪,体弱而寿减”。

    吾师从年龄方面论述养生,虽为沧海之一粟,但这一粟,却别具一格,十分珍贵难得,特录于此,以供读者品味。(原载《北京中医》2007 年3 期)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