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引用】生姜在《伤寒论》中的运用与意义+味姜辛的组合机理  

2011-09-29 02:4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姜在《伤寒论》中的运用与意义

转载自 圣手居士

生姜在《伤寒论》中的运用与意义+味姜辛的组合机理 - 舍得 - 舍得
生姜在《伤寒论》中的运用与意义+味姜辛的组合机理 - 舍得 - 舍得
生姜在《伤寒论》中的运用与意义 生姜始载于《名医别录》,是典型的药食同源植物,本为寻常之物,然仲景却有非常之用。而医者常似觉生姜为可有可无之物,其实不然。仲景非常重视生姜的运用,在被后世誉为“医方之祖”的古代经典医学著作《伤寒论》,全书载方用生姜者达37首之多,若运用得法,能提高疗效,故其应用规律值得研究,笔者就此利用《伤寒论》中相关条文以及结合现代药理研究成果作一浅析。
  一、 功效分析
1.解表祛邪  调和营卫
对于外感邪气、营卫不和者,仲景必用生姜配合大枣以调和营卫,如桂枝汤、柴胡桂枝汤等。清代周岩曰:“生姜味辛色黄,由阳明入卫。大枣味干色赤,由太阴入营。其能入营,由于甘中有辛,惟甘守之用多,得生姜乃不至过守。生姜辛通之用多,得大枣乃不至过通。二物并用,所以为和营卫之主剂。”说明了生姜在外感杂病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桂枝汤用于治疗风寒客于肌表、营卫不和的太阳表虚中风证,方中生姜性味辛散,能散在表在上之邪,既助桂枝袪邪解表,以治卫强,又与大枣相合,助营阴生化,以治营弱,姜枣合用还能扶脾和胃,脾胃乃营卫生化之本,胃气充则卫气足,卫气流动以固护周身,有利祛邪外出,且大枣与甘草有甘缓气壅之偏,得生姜之辛通走散而缓之,故有散邪而不伤正之优点,此正合《内经》“风淫于内,以甘缓之,以辛散之”之旨,《本草发挥》:成聊摄云:“姜、枣味辛、甘,固能发散,而又不特专于发散之用,以脾主为胃行其津液,姜、枣之用,专行脾之津液,而和荣卫者也。”清代陈修园《本草经读》也云:“生姜与大枣同用者,取其辛以和脾胃,得枣之甘以养心营,合之能兼调营卫也。”清代伤寒名家柯琴赞桂枝汤乃“仲景群方之冠,为滋阴和阳,调和营卫,解肌发汗之总方也”。可以看出姜、枣、草配伍意义甚大,故医者切不可盲目地将其去掉,而桂枝汤及其类方,都少不了这类配伍。
  
2.和中止呕  化饮降逆
生姜入脾、胃经,能和中止呕,从唐代起被誉为“呕家圣药”,可随证加减用于寒、热、虚、实各证所引起的呕吐。其性微温,对寒邪犯胃、中焦虚寒、痰饮中阻、内有水气者用之最宜,如生姜泻心汤、旋覆代赭汤、真武汤等,有的将生姜作为主药,不可替用或弃用。

“伤寒汗出解之后,胃中不和,心下痞硬,干噫食臭,胁下有水气,腹中雷鸣下利者,生姜泻心汤主之。”本证病机为中气虚弱,外邪乘机入侵,导致气机结滞,脾胃失常,故选择并重用生姜,则为取其健胃降逆,宣散水气而消痞满之意,中焦为决渎之官,脾胃为气机升降之枢,用生姜“温中”则中焦阳气得复,配以甘草、人参、大枣调和脾胃,脾胃健运又除痰饮之源,使气机升降有序,药学著作《汤液本草》云:“辛以散之,呕为气不散也,此药能行阳而散气。”此方仲景将生姜作为主药,涵义深刻。另真武汤证见“此为有水气”,水湿之邪有凝聚之性,故治疗湿邪为患之病,除制水、利水外,若配伍辛散之品,可收事半功倍之效,故在此仲景以附子佐生姜取辛散水气化饮之意。旋覆代赭汤主治胃虚痰阻、气逆不降之证,方中生姜独重,一为和胃降逆,增其止呕之效,二为宣散水气以助祛痰之功,三合参枣草以复中虚气弱之效,一箭三雕,可见仲景煞费苦心所在。
  
3.健脾和胃  和中防变
《药性解》按:“生姜辛入肺,肺气通畅,主宰能灵,故能通神明,神明通则一身之气皆为我使,而亦胜矣。一身之气胜,则中焦之元气定,而脾胃出纳之令行,邪气不能容矣。”中医治病很重视健脾养胃,保护胃气,许多疾病的防治,均有赖于脾胃的健运,脾胃的盛衰对疾病之转归与预后有着决定性的意义,并且药物功效的发挥离不开胃气的推动。
  
治疗伤寒之邪传入少阳的代表方剂是“小柴胡汤”,少阳为三阳之枢,邪犯少阳,邪则徘徊于半表半里之间,未有定处,往来无常,其邪增可内传阳明而入里,若正复可祛邪外达太阳而出表。方中生姜借其辛散之功,助柴胡散表邪,同时又助半夏和胃止呕,合大枣调和营卫,振兴中阳,益气健脾,俾正气旺盛,则邪无内向之机,将病邪控制在少阳,进而疏邪外解,《名医方论》谓:“人参能补久虚,滋肺金以融木,甘草和之,而更加姜枣助少阳生气,使邪无内向也。”显然用姜、枣、参、草不仅仅为和解少阳而设。治疗中焦虚寒,肝脾不和证的小建中汤,中焦虚寒,肝木乘土,故腹中拘急疼痛,故若得内气充实或可自解,此寓有“攘外必先安内”之意。方以重用甘温质润之饴糖为君,温补中焦,缓急止痛,生姜温胃,大枣补脾,合则升腾中焦生发之气而行津液,配桂枝、芍药而和营卫,汤证非阴阳自虚,故以甘温建中、补益脾气法以调和营卫,复建中阳,使中气立,脾胃传输有权,气血渐生,则阴阳可期平复。王子接《绛雪园古方选注》卷上:“建中者,建中气也。名之曰小者,酸甘缓中,仅能建中焦营气也……使以姜、枣助脾与胃行津液者,血脉中之柔阳,皆出于胃也。”大青龙汤证以生姜配合大枣培补中气以资汗源,利于发汗散热除烦,清代医学大家柯琴《伤寒方论》说得更加明确:“仲景于太阳经中,用石膏以清胃火,是预保阳明之先着,加姜枣以培中气,又虑夫转属太阴矣。”可见大青龙方中佐药石膏、生姜、大枣,有着防传阳明,固护太阴的重要作用。
  
二、应用讨论
《伤寒论》的精髓在于辨证施治,仲景在生姜的用法上也体现了这一指导思想。仲景制方,药不在于多与杂,而求其精专,其论证言变多于言常,论治则灵活多样,从生姜的配方应用中即可窥见一斑。他时用生姜,时用干姜,时生姜、干姜同用,又根据临床的需要采用不同的剂量,大则用半斤,小则用四片,既可用作君药、臣药,又可作为佐使药,而医者尤易忽视了生姜佐使的作用,常去之不用,仲景方之所以疗效明显,取效的关键不在君臣,全在合理配伍佐使药。这些常被医者忽视佐使之用,在临证时合理辨证使用,常会取得意想不到的疗效。但生姜走而不守,惟阴寒可温中散寒不再专事汗解,故仲景治太阴脏寒用干姜之守中如理中丸,而不取生姜之走泄;四逆类因生姜性味不及,故用干姜、附子大辛大热之品,以冀回阳救逆。如正气虚、阴血不足的同时,仲景多选用大枣、甘草扶正,因虑其辛温耗散,走而不守,误伤正气之弊,而一般也不用生姜辛温助火,阴虚火旺或热邪内盛也忌用。故处方应依证立法,依法选方用药,药随证转,全凭“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仲景开创临床用生姜的先河,为后人所推崇,仲景妙用生姜,其意义深奥,故应深入了解生姜在方剂配伍中之运用与意义来指导临床,提高临床组方、配伍技巧。仲景对药物的选择应用出神入化,实为后学之典范,值得我们反复学习研究与应用。

味姜辛的组合机理

转载自 薛海清 

生姜在《伤寒论》中的运用与意义+味姜辛的组合机理 - 舍得 - 舍得
生姜在《伤寒论》中的运用与意义+味姜辛的组合机理 - 舍得 - 舍得
味姜辛的组合,学习伤寒的没有不知道的,但是正确理解与应用的却很少。究其原因是没有对三味药的组合没有完全明白的缘故。
三味药主要用于水饮停肺引起的咳喘,学习三味药的组合,必须要明白形成水饮内停的机理,才能明白用药的机理。
在伤寒论中有三类方有此三味药,小青龙汤类,小柴胡汤类,真武汤类。小青龙汤类为肺气失宣,津液内聚,不得宣散而致,致使津液停于肺内,透于肺内形成水饮,阻碍肺气出现咳,喘,痰。小柴胡汤类由于气机郁滞,升发不利,津液不得布散,停聚于中出现胃肠道症状,停聚于上则充于心肺,充于心则烦,于肺则咳痰或胸闷。真武汤类是由于脾肾阳虚失运,津液停聚,在下为水肿,在中为下利,在上为咳喘胸闷。三类方的机理均是津液停聚于局部引起的,所以治疗除了针对根本病机以外,就是对症治疗。这时候就针对咳喘痰闷而用味姜辛了。
味姜辛的组合是取其五味子收敛肺气,以减少渗出(津液出于脉外则为水饮),用干姜温中散寒,以引血下行,使充于肺的津血下行于胃肠道,减少肺的压迫,渗出少了,血也下行了,那肺还得温养,取细辛以升散肾阳以上温,既能助心以通脉,又能温肺以化饮,还能通于脑以止痛,与五味子相反相成,通透以温养,不出现闭塞之副作用。三味合用止咳平喘,化痰利气,收散取其平,升降取其和,津液流通正常,则气机自然而顺。
小柴胡汤类由于有柴胡的升发之性,所以没有用细辛,这点要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