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我对扶阳火神派看法 +解开附子中毒之谜 +柴胡见闻  

2011-09-18 12:5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扶阳火神派看法

 

   火神派是从四川郑钦安开启先河,临床善用附子干姜肉桂热药为代表的医家,当代的有卢崇汉,李可,他们用附子少则30克--60克,多则150克,先说说附子这味药,附子是大辛大热之药,有毒。有温阳散寒,回阳救逆,驱逐寒湿的效果。附子主产四川江油,每年夏季采挖,附子出土后极易腐烂,采挖后几吨的附子晒干与烘干的确难度大,所以出土附子就用胆巴池浸泡防止腐烂,等到加工时飘去胆巴,这叫退胆,你想想附子在胆巴池里浸泡,成分肯定流失,加上用清水退胆,我想附子的成分含之甚微,四川江油有一家中坝附子科技公司,我04年考察过,他们是附子科研生产单位,连全国最权威的附子公司都这么炮制附子,你说李可用附子200克能说明什么?卢崇汉常用60-90克而且是淡附片,淡附片蒸制时间很长,只能说明现今炮制的附子根本没法跟仲景的火炮法的炮附子相比。我04年在中坝带回来无胆晒干的生附子,回来自己炮制,有个风湿病的患者之前用中坝黑附片60克附子效果不明显,用自己炮制的无胆附子10克的效果很明显,对于文字中医感觉火神派用量百克左右,真是耳目一新,可是只有实践出真知呀!你也不看看是什么附子。记得02年去北京看望何绍奇老师的时候,师妹何沂说吃50克附子呃逆,我一看附子,附子不是很脆硬,肯定是含胆巴的,大剂量是胆巴的反应。所以学习火神派的大剂量用附子必须考证是什么样的附子。 

   病有寒热虚实,在六经三阴三阳之分,现在的确阳虚患者很多,可是有很多患者是因病致虚,因为慢性病导致的阳虚,扶阳派医家不管什么病,一见虚寒就附子干姜之辈。我认为沉痼之病去,阳气自恢复。你用附子也只是治标。上个月我有个患者自诉胃脘不适挛缩感觉多年,伴有形寒易冷,大便希溏,形体消瘦,脉弦长。辨证是胆胃不和,脾胃虚弱。我用了小柴胡汤加减治疗,一周后胃脘挛缩感觉消失,自己说食欲好转,体力恢复很快,这是典型的因病致虚。我临床接诊慢性湿疹患者很多,你看他的脉与体征阳虚寒症很多,可是性格急躁,喜食辛辣食物也可造成心经血热,但治疗湿疹你就不可能用温热药,因为这个湿疹与阳虚没有因果关系,哪是他的体质问题,这时即使大便希溏也要用清热燥湿凉血的药物,但寒凉药物用量不要太大以免伤胃气,即使按脾虚湿盛处方也没有效果,这样患者我用自拟苦参汤临床治愈很多,一般需要1-3个月。人体是一个有机的体,阳明有热也可以太阴虚寒,否则仲景为什么有半夏泻心汤寒热并用,不是阳虚脉证明显就是虚寒的三阴证,临床善于抓主证,对于有些疾病往往寒热虚实夹杂,必需定位定性准确,方可效如桴鼓。我临床研究面部痤疮10余年,临床有很多患者伴有有胃寒不敢吃凉食,痛经等阳虚症状,你如果用附子干姜肉桂辛热之药面部皮疹加重是肯定的,不要忘了头面为诸阳之汇,痤疮病就是阳经阳明与少阳的病,你用热药就是杀人无过呀!我临床虽然接诊肿瘤患者不多,但偏执于温阳治疗与中医理论不符,须臾不能离开三阳三阴六经辨证,天有寒暑,病就有寒热,我想肿瘤患者不可能如痤疮只长在头面为主的阳经之汇吧!它既然是全身皆可生长的疾病,治疗就不能偏执于扶阳之火神吧。

   最后我声明李可与卢崇汉前辈的医术高低只有吃过药的患者有发言权,我这里不妄加评论!只是说大家不要把中医的整体观与辨证论忘记,学习大剂量用附子必须知道附子怎么炮制来的。如果火神派天下无双,医圣仲景就只写三阴经辨证何必六经三阴三阳辨证呢,希望我同辈以仲景六经辨证为临床研究的方向才不至于流于偏执!     

                                                    张雷辛卯年3月27日于岐黄书屋!

解开附子中毒之谜

 
    附子为毛茛科植物乌头的子根,味辛性热,有毒,具有回阳救逆,温阳散寒止痛之功,但其有毒,古今很多医家总是怕服用中毒,处方用小量处之,诚如清代名医柯云迫所说,“今之畏事者,用乌,附数分,必制熟而后敢用,更以芩连监制之,焉能挽回危证哉”更有甚者“终身行医,而视附子为蛇蝎,每告人曰,附子不可服,服之必发狂,而九窍流血:服之必发火,而痈毒顿生,服之必内烂五脏,今年服之,明年发毒,(清张隐庵<本草崇原〉)。近几年的确有报道服用10-15克/剂即中毒死亡的,如有一例云南藤中所产的附子10克,煎汤连渣服下,即引起严重中毒,口唇肢体发麻,恶心呕吐,心慌气短,烦躁不安,《药典》。可是有用30-90克/剂也不见不良反应,如吾师何绍奇先生每剂大量服用附片30-60克治疗阳虚痹症疗效甚好。更有甚者,湖南灰汤温泉疗养院钟新山1987年冬治七旬老母,双下肢如冰裹,头冷似戴冰帽,始用独活寄生汤加盐附子25克,治疗7天无效,遂每日递加10克,3周后每日附子量达200克,肢冷头冷稍有减轻,药以中病,后改用盐附子300克,猪蹄一对,顿服,每周一次,每次增加50克,当附片用至400克后,其病若失,《中医杂志》1992年11期,我们再看看身为医圣的张仲景,《伤寒论》112方中,附子占20种之多,<金贵要略>用附子18方,与附子相配伍的药物达45种之多,仲景除回阳生用外,余则全是去皮而炮用,用量在1-3枚,根据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药标本所藏药物实测,附子中等一枚10-15克,大者20-30克,也就是汉代张仲景`就已用至45-90克/剂,以上可以看出有善用者,有喂用者,畏用原因就是怕中毒,有的人每剂100克以上也无丝毫副作用,难道是个体差异的原因吗?什么样的人易中毒?什么样的人不易中毒这个各体差异很难鉴别,的确是个谜,带着这些疑问2005年11月我去四川访学其间就专程去了一次四川江油中坝附子科技公司,江油是附子的故乡,四川江油中坝附子科技公司隶属于中国药材集团,可以说是附子科研生产的权威单位,接待我的是该1厂的副经理王民德,王经理是中药专业毕业的专家,陪我参观了该厂的各种附子加工品,的确不同市场上的附片,具有油润光泽,半透明状,质硬而脆断面呈角质样,可见筋脉走向,这时我详细询问了附子的成分及中毒因素,王经理语重心长的说“不是中医不行,而是药不行了,中医有被中药亡的危险呀”通过咨询我整理如下阐述:目前市场上的附子多是个人小加工生产的,由于我们加工的附片成本高质量好,多数是出口,内销只是一小部分,我们价格比市场要贵一倍,附子的主要成分是乌头碱,但也是有毒成分,生附子的乌头碱是以双酯形式存在,在长时间加热蒸煮,火炮时它的双酯乌头碱药分解为单酯乌头碱,毒性就大大降低了,而总碱不变,只是存在形式改变,加热时间越长分解越彻底,毒性就越低,由于小加工厂为了降低成本,减少蒸煮时间,附片中的乌头碱分解不彻底,这是附片中毒原因之一,附子从泥土挖出后,极易腐烂,要用食用胆吧水浸泡防止腐烂,炮制时先用清水漂净胆巴,然后水煮一小时再蒸制8-12小时,取出烘干,小加工厂的附片,胆巴漂洗不净,附子很饱满,质地不硬,在南方潮热地区象这种附片是很软的,这在临床上达不到应用量,如含百分之30的胆巴每10克,附子就7克,再者胆巴达到一定量人体服用后不良反应很多,乌头碱的分布皮部大于须根,须根大于心,以皮部乌头碱的含量最大,仲景当时用附子去皮的原因也反映了仲景是深知附子的药性及毒性分布的,否则仲景怎么敢生用附片,附子制品中的白附片黄附片及熟附片是去皮的,所以它们炮制时蒸制的时间远远少于黑附片的,附子除了含有乌头碱外,还含有钙离子和微量元素砷,乌头碱兴奋神经系统,钙离子的强心作用及砷改善微循环作用,种植附子地区无论砷在土中含量多大,附子都会含砷,临床附子的久煮除了降低附子的毒性,还有利于钙砷等成分的从分浸出。我们辽宁地区用的附子多是哪种乌黑无光泽,很不易煮烂,而且附片煮后尝有苦涩感,优质的附片易煮透,而且味淡,面面的象土豆,我们了解附子象仲景一样,用药也不至于畏手畏脚的,否则都败不知原由,还在医理上探求至理,真如盲人走路。唉哉!总之在辩证论治准确的前提下,药的质量炮制合格,煎煮方法合理,也就是在长时间的火炮水煮蒸制能把双酯乌头碱充分分解为单酯乌头碱是绝不会中毒的。张雷2010年6月13日于岐黄书屋。

柴胡见闻

 

   柴胡为伞形科植物柴胡,狭叶柴胡的根,即北柴胡与南柴胡,北柴胡也叫硬柴胡,因质地较硬。南柴胡也叫软柴胡,红柴胡。这就是药典现定的所谓“正品”。可因各地用药习惯不同药市有20余个品种,而且我发现大连很多药店用锥叶柴胡,性味与南北柴胡不同,疗效怎么能一样呢!再说竹叶柴胡,竹叶柴胡是柴胡成熟期的茎叶,上海的柴胡也是用茎叶,不过是春季幼嫩时采收,故叫春柴胡。南北柴胡都是秋季采挖的根,竹叶柴胡与春柴胡虽是地上部分,但采用时间不同,它们的性味怎么能一样呢!就是我们常吃的杏,成熟期酸甜,未成熟期苦涩,中药疗效来源于性味,性味不同,疗效怎么能一样?古有“三月茵陈四月蒿,五月茵陈当柴烧”之说,不也是例证吗。记得1999年我曾治愈一例肝病小三阳的患者,18岁,面黄体廋,舌淡脉弦弱别无不适,拟了疏肝健脾之法:红柴胡15 白芍30 白术20枳实15 茯苓15甘草15蒲公英30研粉冲服,一个月后小三阳转阴,身体见胖。后来治疗几例肝郁脾虚的的大小三阳患者疗效不好,这时才注意到所用的柴胡是所谓的“北柴胡”,北柴胡药市假次品甚多,就连GMP认证的中药饮片公司多以锥叶柴胡充之,所以合格的中医必须要会识药否则败不知原由。2004年我去四川成都时,专程去了乐山一次,本想拜访一下以善用柴胡著称柴胡派伤寒名家江尔逊先生,可江老于2年前病逝,与其子姜长康长谈中,才得知其父所用的柴胡是竹叶柴胡(姜长康是江尔逊学术继承人),当时心中一惊,若汉代医圣张仲景的大小柴胡汤是竹叶柴胡尚可,要是南北柴胡的根,哪不差之千里了吗?可惜笔者没有机会向江老请教。但其子送了江老的一些学术资料,从中可以看出江老是一位临床高手。所以我们研习前辈的学术经验时,不要忽视地区的用药习惯及个人用药习惯。如上海已故名医章次公先生,也是善用柴胡者,按地区用药章老用的当是春柴胡吧。

    仲景大小柴胡汤所用的柴胡,主要是针对少阳枢机不利,少阳郁滞而设,《素问.六元正级大论》云“木郁达之”要用具有升散,发越之作用的柴胡疏散郁结,而竹叶柴胡,春柴胡与南北柴胡性味差之甚远,我尝过水煮后的竹叶柴胡,味微苦,南北柴胡味辛,辛能疏散吗,所以我个人认为大小柴胡汤的柴胡当是南北柴胡的根。

    “柴胡劫肝阴”之说,我想当考证林北海,周扬俊,叶天士所用品种后才能下次定论,章次公,姜春华老前辈都是上海近代名医,他们认为柴胡不劫肝阴,当指春柴胡不劫肝阴,但也不能说上海没有南北柴胡,据说药用根部的红柴胡,硬柴胡在上海大小药铺仅作为非常用药的小量备货,以应个别中医师开冷方之需。《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云“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竹叶柴胡味苦,当不劫肝阴,春柴胡我暂没见过,南北柴胡味辛,若单用或配伍不当,应该有劫肝阴之弊。 

    今年有缘得知日本医生常用的三岛柴胡,气味很好,优于南北柴胡,柴胡皂甙含量高于北柴胡,笔者如今基本用三岛柴胡。

    此篇文章是笔者2005年写的,一共写了4篇文章,当时是准备给香港回京过年何绍奇老师的精神礼物,因为恩师淡薄名利,对我中医指导用心良苦百问不烦,看作是兴趣!今拿出与同仁交流!庚寅年戊子月张雷于岐黄书屋!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