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蓄血证并不是瘀血证,桃核承气汤和抵当汤只是解表汤  

2011-06-07 08:26:02|  分类: 我的伤寒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蓄血证并不是瘀血证,桃核承气汤和抵当汤只是解表汤,

自[伤寒论]问世以来,所有的注家都将106条的桃仁承气汤证,124.125条的抵当汤证和126条的抵当丸证理解为瘀血证,全世界只有我一人认为这四条条文所叙述的根本就不是瘀血证, 而是-个较严重的大青龙汤证,这是我与所有的注家又一个不同点,

我为什么标新立异,认为蓄血证并不是瘀血证,而是-个较严重的大青龙汤证呢?要回答这个问题,这就要从分析106和124这两条论述蓄血证证治的主要条文文意谈起,

从106条"太阳病不解"和124"太阳病六七日,表证仍在"这两句话里便可以知道,蓄血证是因太阳表证未解引起的,太阳病表证未解为什么会引起蓄血证发生呢?由于106条有"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句和124条有"所以然者,以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故也"句,故所有的注家都以这两句为依据,认为是表邪不解,循经深入,我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为什么说是错误的呢?1,先分析106条有"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句,什么叫"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成无己认为:"太阳经邪热不解,随经入府,为热结膀胱,其人如狂者,为未至于狂,但不宁尓", 成氏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表邪不解, 化热循经入腑, 邪热结在膀胱, 所以使人产生了较重程度的烦, 事实是不是这样呢?我们都知道,有诸内必有形诸外, 桃核承气汤证的症状只有两个"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 这两个症状并不是膀胱经的症状,请问这两个症状怎样反映出表邪循经入府,热结膀胱? 显然不能, 如果这两个症状不能显示膀胱有热?我们凭什么内解释"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这句话就是说太阳病不解的表邪化热循经入里了?钱天来认为:'盖太阳在经之表邪不解,故热郁随经,内入于府,而结于膀胱,此热在下焦,血受煎迫,故溢入回肠", 钱氐也许意识到成无己这样解释行不通, 故他认为这两个症状是郁热结于膀胱,血受煎迫,溢入回肠, 如按钱氐的说法, 蓄血证那除了"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这两个症状外必然还有其它能显示膀胱有郁热的症状才说得通呀, 条文并没有说桃核承气汤证还有其他症状, 是否存在-个可能, 即条文只是突出了这两个症状,未将膀胱热结的症状叙述出来?通过分析可以知道,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125和126条反复强调用小便不利,小便自利作区别是否有血的柡准,小便自利是使用抵当汤的依据,什么叫小便自利?以我的理解就是正常,有正常的小便,会有膀胱郁热?开玩笑了吧?从治法上讲,我们都知道,膀胱热结不用药物治疗是不能自动消失的,请问桃核承气汤中有那一味药是清膀胱之热的?如果膀胱热结引起这两个症状产生,仲景先师只用桃核承气汤治这两个症状,而不配伍清膀胱之热的药,使热从尿泻,就只会使做成这两个症状产生的原因未除,这即使令这两个症状消失了也必然会再出现,张仲景被称为医圣,会出现这种治症状不清源的蠢事?可见'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这句话不应理解为太阳病,表邪不从外解,反而循经深入,热结膀胱,如果表邪没有深入膀胱,戓热结膀胱,应怎样理解"热结膀胱"这句话呢?从条文"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当先解其外"句可以知道, "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这两个症状出现时, 其外尚未解, 故条文交代要先解表, 这个"其外未解", 我认为除了症状, -定还包括脉浮, 有了这个作依据, "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句我认为应理解为太阳表证不解,郁结在膀胱经脉,正因为太阳表证不解,郁结在膀胱经脉,故在其人如狂少腹急结等蓄血证症状出现时,表証症状还未解除, 换句话说, 蓄血证那除了"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这两个症状外, 还有太阳表证的症状可见,正因为蓄血证不是邪热深入膀胱,故不能象部份注家一样称它为太阳腑证,而应象部份注家一样称它为太阳变证,

认识到蓄血证并不是太阳表证不解, 郁热循经入里引起, 而是太阳病不解, 热郁膀胱经脉引起, 我认为对重新认识蓄血证有深远的意义, 因为这不但说明"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这两个症状的产生与表邪不解密切相关, 而且也为解释蓄血证必须从表而解, 桃核承气汤, 抵当汤是解表方剂留下了伏笔!(理据容后再述,本节先肯定蓄血证表邪未解,并未循经深入),

2.124条的"太阳病六七日,表证仍在,"在蓄血重证的症状出现时,表证症状仍在,就进一步说明了蓄血证的产生与太阳表证未解有关,由于现时我们所见的[伤寒论]版本都在此条文有"所以然者,以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故也'句,这也是所有的注家认为蓄血证是表邪入里引起的依据,有部份注家认为邪热并不是深入膀胱,而是深入下焦的的其它部位,[伤寒论方运用法]就认为。"本方证之病机为热在下焦与瘀血相结,故少腹硬满,发狂身黄,脉微而沉",,持这一观点的注家最多,就连我学伤寒论最为敬重的人物之一冉雪峰先生也是这种观点,

怎样反搏注家们的观点呢?[冉注伤寒论]在本条有这么句话,"考康平本此随经瘀热两句,系小字衬注,后人窜入正文,然为此二语旳的做谊,颇不寻常,巳知此病不是埃经顺传,是随经越传,不是由前而直下,而是由后直下,究之古人当日,是从何处看出,值得探索,曰即由脉而沉微和其人发狂六字体会肯定",这句话说出了冉雪峰的本意,即"我是知道在康平本里这两句话是夹注(即这两句话本来就不是原文旳,在康平本所载的,后学者的夹注,)只是从康平本以后的版本,将这句话当成正文了,但是我觉得这句话有道理,所以我不反对將这句活当成原文来理解,

如果按冉的说法我们再去重读一次没有了这句话的124条(即抽走"所以然者,以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故也'这段),整个条文的本意是不是象我分析106条一样,在蓄血证发生时表证仍在,这些蓄血证症状与表証未解有着必然的联系?问题就是。我们怎样判断这两句话,是不是原意了,

我是用分析注家们认为邪热深入到下焦什么部位的观点是否正确这-方法来反证出原文是没有这句话的,具体分析如下。

 

在表之邪如果不是循经入府,那么它深入到下焦的什么部位呢?对此,注家们旳观点并不-致,主要有下列二种

大小肠说,[伤寒论方运用法]认为。"历来注家多认为本方证属太阳腑证蓄,笔者认为本方证是蓄血,但与其说是太阳并于阳明,[伤寒论]谓'外解己,伹少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气汤',即外证未解,是病己离太阳,不得复称太阳病,,临床上,本方证多呈里热证侯,里热证乃阳明病,又本方由调胃承气汤加味而成,调胃承气汤属阳明病方,由阳明病方加味施治之证,安可谓之太阳病证?",

这种大肠说理由充足了吧?但是你如果将谓胃承气汤证和蓄血证的症状合在-起,你会发生什么?会发现只能认为这只是小承气汤证!因为小承气汤证腑气壅滞也有腹痛胀满,烦躁症状,这两者就无法区分了,还谈什么蓄血?阳明腑证之所以成为腑证,是因为津液外耗,肠胃干燥,以引起大便鞭,出现这种情况,小便也不会正常,至少也会色黄短少吧?125条的蓄血证是小便自利,126条是小便反利,注家们都认为因蓄血证并没有影响到膀胱气化,故小便正常,小便正常,说蓄血证是太阳并于阳明说得通吗?

因小肠属手太阳经,故自舒驰远始,有注家如刘渡舟等认为蓄血的部位应在少肠,故少腹拘急,甚至拒按,手太阳与手少阴互为表里,少阴心主血而藏神,太阳热与血结,浊热上扰小阴,心神不宁,故见烦躁,对此何志雄在[伤寒论选释和题答]一书188页说,小肠是出化物的诮,消化吸收,排泄是消化系统旳-个整体,根据[内经]大肠小肠皆属于胃的理沦,因此将小肠归入阳明,

[伤寒论]是忠于[内经]的,它不可能将小肠之病称之为太阳病,再加上蓄血证除了少腹急结,并没有其它属于大小肠的症状,甚至连口干口渴的症伏状条文也没有提及,故邪热深入大小肠之说难信,

下焦由肾,膀胱,大小肠构成,邪热不可能郁在小阴,又排除了大小肠,膀胱等部位,那邪热还能深入到那?血室?北京的印会河先生通过治经痛等使瘀血从阴道排出,不过即使有人认为血蓄血室总不能解释使用抵当汤等方剂,并不是大部份病例,都是从大便排血的,故此观点并不得到认同,

注家们认为太阳表证不解,循经深入下焦无非是因为蓄血证有少腹拘急戓鞭满,再加上又用桃核承气汤等攻下方剂,上述己分析了大小肠并无邪热,我将在续4来解释少腹症伏是由表邪不解引起的,与麻黄汤证会引起呕这一阳明症状的道理是一样的,

任何对伤寒有深入研究的人都知道,伤寒根本就无表邪不解,化热入里的可能,阳明里热不是寒邪所化,而是表邪郁遏,气不透表,郁而化火,再加上治疗不当,伤了津液而内生的,我虽然未深入研究过伤寒论,但是,总觉得寒就是寒,不可能化为热邪的,所以认为表邪化热,随经深入之说本身就是个错误说法,条文原文不可能是这样说的,

排除了蓄血证是表邪不解循经深入之说,又排除了下焦的部位有瘀热,那我所认为蓄血证是太阳表证不解引起的观点就成立了,蓄血证除了少腹急结其人如狂戓少腹硬满其人发狂外还有太阳表证症状的观点也就顺理成章地成立了,

这个太阳表证是什么类型呢?126条说"伤寒有热",可见条文所说的表证类型就是伤寒,历代注家虽然无涉及这个问题,但有注本如[医宗金鉴]将蓄水证归入中风变证篇,将蓄血归入伤寒变证篇,可见注家们虽无明说,也是有此意的

再说说蓄血证不是瘀血证

 我们先看桃核承气汤和抵当汤这两个方剂的组成,
桃仁承气汤方(见106条)
桃仁50个(去皮尖),大黄四两,桂枝二两(去皮),甘草二两(炙)芒硝二两,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内芒硝更上火微沸,先食温服三服,当微利,
抵当汤方(见124条)
水蛭.虻虫各30个(去翅足熬)桃仁20个,大黄三两,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下更服,
古今中外,只要是中医,都知道这两个汤剂是祛瘀的汤剂,特别是抵当汤,其祛瘀的功效,甚为峻猛,如果只从这两个汤剂的配伍来看,我说这两个汤剂是解表汤,相信所有人都说我是白痴,但是,只要各位拿出耐心,再看看我的分析,就会同意我旳的观点,认为仲景先师是将桃核承气汤和抵当汤作为解表汤使用的,只是不从汗解从血解而已,
要说明桃核承气汤和抵当汤只是解表汤,首先就要说明我们现在讨论的条文所叙述的蓄血证并不是瘀血证;
我为什么会认为这几条所讨论的并不是瘀血证呢? 我之所以认为蓄血证不是瘀血证,源于怀疑抵当汤这一祛瘀之力甚强的方剂是否适合刚刚产生的瘀血证,抵当汤峻猛的祛瘀功效是大家共知的,124条的抵当汤证,由太阳病开始,到这个病形成,前后也只有六七日,抵当汤证如果是瘀血证,则出血的时间即使从太阳表证出现时开始,七天时间所做成的瘀血也只是新瘀,凡是有中医跌打损伤知识的人都知道,新瘀有两个特点,1是易动,其血离经未久,容易消除,在-般情况下,治这类瘀血证,祛瘀之药不必峻猛,2是容易再出血,因其出血处的血管还未愈合,而祛瘀之药又具有溶血凝的特性故也,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峻猛的祛瘀药物,都必须要配伍止血之药,以防止做成再出血,抵当汤中的虻虫和水蛭都是峻猛的祛瘀药物,而汤剂中又无配伍止血之药,用如此峻猛的祛瘀方剂去治出血未久的新瘀,是无道理的,我在二十年前就亲自试过,在无瘀血的情况下服用抵当汤,很快(约半小时)就有带血的大便排出,用现代医学的观点来解释,是水蛭和虻虫强烈的溶血功效,在大小肠等组织,做成了毛细血管的出血,没有瘀血尚且如此,试问蓄血证如果是瘀血证,这种出血未久的新瘀,用抵当汤治疗有什么后果?出血加重的后果不言自知也!
有些注家也许意识到这-奌,故引用239条''本有久瘀血"来解释124条是久瘀之证,例如万友生就认为:"这是因为太阳瘀热内结于膀胱戓小肠戓胞室[戓阳胃肠本有久瘀血]所致,故宜桃核承气汤(新瘀)戓抵当汤(久瘀)以攻下瘀血",不过我认为这些观点同样不经一搏,1.无错,239条之证是本有久瘀血之证,也用抵当汤来治疗,但是,239之证是阳明蓄血证,不但症状与124条完全不同,而且用抵当汤治疗也是不尽合适的[原因留待后述],用239条怎样可证实124条是久瘀?2.如果124条是久瘀,是否意味着如果没有久瘀在体内,就不会产生124条之证?显然不是,虽然[伤寒论]问世后,随着医术的提高,因伤寒不解引起的蓄血证己甚少发生[可以从注家们的医案,抵当汤多用在内科杂病上可反证),但是,温病也有抵当汤证,为什么又不见久瘀?3.久瘀由于出血太久,其结巳坚,是很难一剂而祛除的,[伤寒论方运用法]一书,第164页介绍,久瘀有服至二十剂始病始愈,若抵当汤证是久瘀,为什么用抵当汤能-下即愈?可见用久瘀来解释为什么要用如此峻猛的抵当汤,其理亦不通,
正因有此怀疑,故重新去看106条的桃核承气汤证,才发桃仁承气汤所侧重的是泻热,祛瘀之力甚弱,其服法己说明是取''当微利''的效果.用这样的方剂所治之证怎能说明桃核承气汤证也是瘀血证?,这不由我想起傅青主在保胎汤中加入川芎等祛瘀药物,其目的只是撑开血管,使胎儿有更多的营养供给,可见有祛药物的汤剂,并不一定是为了治疗瘀血证, 故方中有桃仁亦不能证实所治之证有瘀血,
从条文上来分析,也难以找到有瘀血的证据,因106和124条是论述蓄血证证治的主要条文,故从这两条来分析,
从这两条条文可知道, 仲景先师并没有将这几条之证称之为瘀血证,125,126条称"血证""有血", 血证与瘀血证大家都知道两者是不同的,妇科有崩漏证,其崩漏可能有些类型与瘀血阻塞,新血不得归经引起,但有些类型只是中气下陷做成,我们总不能因崩漏有出血,就将崩漏称之为瘀血证吧?为什么所有的注家都将这几条之证理解为瘀血证呢,我认为除了239条的阳明蓄血是用抵当汤治疗的瘀血证,注家们张冠李戴,将同样用抵当汤治疗的239之证来看待这四条之证这个原因外,我认为最大的原因是自[伤寒论]问世以来,因医学的进步,由太阳病引起的抵当汤证在临床上己绝少发生了,抵当汤主要是用于内科杂病的瘀血证治疗,故注家们以临床所得来推断这几条之证就是瘀血证,可惜注家们的观点解释不了我上述的疑问,抵当汤在临床上能治内科杂病的瘀血证,叫经方发揮,我们总不能将内科杂病的临床发挥硬说是原文如此吧?

我们可以从症状来分析,桃核承气汤的症状是;''其人如狂.少腹急结'',抵当汤的症状是"其人发狂,少腹鞕满"这说明这两证实际上是轻重程度不同的一证,这两个症状那个显示出有瘀血呢?显然无法显示,如果没有学过伤寒论 单从这两个症状,是绝少有人敢有是证用是药,直接用桃核承气汤和抵当汤的,故有注家因此画蛇添足, 认为临床上蓄血证还应该还有肌肤错甲, 舌有瘀斑等显示有瘀血的症状, 这在临床上区别内科杂病是否有瘀血是可行的, 但用来解释这几条条文就混帐了, 肌肤错甲, 舌有瘀斑等是一两天就可形成的吗?别忘了由太阳病表证开始到蓄血证形成才几天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內身体内的瘀血是不可能出现这类显示有瘀血症状的, 可以斗胆肯定这几条条文之证并无这类症状, 而''其人如狂.少腹急结''戓"其人发狂,少腹鞕满"这些症状并不是瘀血证的特定症状, 如三承气汤证就有, ,这怎么能从这两组症状来证明蓄血证有瘀血?,注家们认为蓄血证有瘀血,无非是根据桃核承气汤和抵当汤是有祛瘀功效的汤剂,以方测证而己,刘力红师傅李阳波用麻黄治失眠,因为他认为他所冶的失眠是太阳不开引起的,故-剂即效,(见[开启中医之门]一书),如果我们不从证来分析,只从方去测证,又如何知用麻黄汤所治之证是失眠证呢?由此可知注家们以方测证的推判方法来判断蓄血证就是瘀血证不足信,学伤寒要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气慨才行,不能人云我亦云!

  正因为上述这些无法显示蓄血证是瘀血证,所以我斗胆认为蓄血证并不是瘀血证,通过我重新理解大青龙汤证及38条,以及46.47.55等条伤寒致衂衂后解解的机理,可以肯定,其实仲景先师创抵当汤的目的是解表,因为抵当汤证是最严重的伤寒表实证,也是大青龙汤证的进-步发展,在治疗上己不能从汗而解,故从下血的方法来解表,注家们不但错误地理解了条文,而且将这样好的药方局限在瘀血证上,真是可惜之至。

在[蓄血证并不是瘀血证,桃核承气汤和抵当汤只是解表汤]一文提到,所有的注家,错误地理解了"热结膀胱"这句话,正因为错误地理解了这句话,就不但対条文原意,桃核承气汤证的証和治全部理解错了,-字错,全盘皆错了,先不说注家们是怎样错误地理解''其人如狂,少腹急结''这两个症状是怎样产生的(这个留待续4去解释),先说说注家们是怎样错误地理解106条的'其外不解者,尚末可攻,当先解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气汤"句吧,

由于注家们认为蓄血证是表邪入里引起的,所以当蓄血证的症状与太阳表证症状同时出现,他们就认为这是两个证并见,"其外不解者,尚末可攻,当先解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气汤"是怎样解释呢?有注家如成无已理解为:'内经曰,从外之内.而盛于内者,先治其外,后调其内,此之谓也,'成的意思是。当两个不同的证同时出现时,由于表证要从表而解,里证要攻下,两者相互矛盾,怎样解决见呢?当按照[内经]从外之内.而盛于内者,先治其外,后调其内的圣训,分两步走,先治外,待表证解除了,再用桃核承气汤治内,攻下瘀血,所有的注家观点对此基本一致,

如果表証与蓄血证是两个不同的证,这种观点当然是正确的,伹是,如果表证与"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症状是同-个証呢,这种解释就行不通了,我们先看看冉雪峰在124条说的一句话:"前条(指106条)申诫曰,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又曰,外解己,乃可攻之,一条之中,反复叮咛",冉雪峰认为[伤寒论]的写作特点是"汉文古朴,一字不轻下",太阳主表,太阳病宜从表解,即使有里证,亦须表解后乃可攻里己被仲景先师作为原则大法提出来了,其它的条文并无在同一条文反复叮咛的必要,冉雪峰虽然和所有的注家一样错误地理解了蓄血证的证和治,但是,难能可贵之处,就是他注意到106条反复叮咛要先解表,各位,106条为什么会反复叮咛要先解表呢?你们可从这里悟出什么没有?

我就是从这悟出了蓄血证的治法是要表解的,正因为表证与"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症状是同-个証,其人如狂少腹急结等蓄血证症状的产生是同太阳表证不解,郁结在膀胱经脉密切相关,106条为什么会反复叮咛要先解表呢?这决不是仅仅为了表证未解,我觉得是为了治里,这与大青龙汤用发汗解表的方法解表,其目的是为了迅速治里的目的是一样的,表解了,这些其人如狂少腹急结等蓄血证症状就会随着表証的消失而消除,治表即治里也,,所以仲景先师才反复叮咛要先解的,否则就无必要在同-条文反复叮咛了,-字不轻下也,

我这样分析,反过来是不是从另一个角度反证出"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与表证未解密切相关呢?

 戓者有人会问,既然伤寒提出治106条的蓄血证要先解其外,表证消失后但见其人人如狂少腹急结者才改用桃核承气汤攻之,经己说明使用桃核承气汤治疗"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时己无表证的症状可见了,无表证的症状时怎样知道这两个症状与太阳表证有关联呢?表证解除了这两个代表蓄血证的症状还在,又怎样我认为治表即为治里的观点呢?这同样容易解释,,我们不妨用伤寒论的桃核承气汤与温病学派的桃仁承气汤作比较,看看两者有什么不同?只要作比较,就会发现桃仁承气汤将桃核承气汤中的桂枝炙甘草改为归尾丹皮赤芍,我们常说一个方剂不能适用不同的病的不同的阶段,但不同的病在相同的阶段却可适用同一个方剂,两种蓄血证的症状是相同的,既然相同为什么吴瑭在温病出现蓄血证时不直接用桃核承气汤治疗而将桃核承气汤化裁成桃仁承气汤治疗呢?显然是因为吴瑭高明之处在于认识到桃核承气汤配伍桂枝的目的是针对引起其人如狂,少腹急结症状的原因一一经络被寒邪阻塞,而温病的蓄血证是气血皆热引起,所以去桂枝炙甘草改用了凉血之药以针对引起温热型蓄血病的病因------血热,由此可知,桃核承气汤有桂枝,并不是単纯的攻下之剂,它还有温行血脉的作用,为什么在攻下时还要温行血脉呢?不难得出结论,解表虽然可治里,但是由于寒邪阻塞了血脉,发汗方剂己不能将它疏通,故内郁的阳热不能随汗而外透,"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不能消失,在这个情况下,只有通过下血来解表了,106条"血自下下者愈"124条"下血乃愈"既是说明蓄血证有自然下血则病自愈这-现象,同时也暗示,如果病人无血自下,为医者可以用泻瘀热瘀血的方剂,人为地令血下,血下了,经脉通了,郁热透了,表证就解除了,"其人如狂. 小腹急结"就自消了,这和46条47条发汗所致的衄,戓自衄,都可令表证解除的道理是一样的(伤寒论的条文,每条既是独立的,但这条文与那条文又有首联糸,我研究蓄血证,是麻黄汤证大青龙汤证,蓄血证,麻杏甘石汤证等合在一齐研究,将他们看作是人体感受风寒后因风寒轻重,人体反应强弱,而出现的轻重不同的证),但是,因寒邪阻塞血管,单纯用下,可能因药性偏寒,寒邪而固据,故还要在桃核承气汤中伍桂枝以利血脉疏通,这样解释是不是能解答上述疑问呢?宜桃核承气汤的'宜'字还不说明仲先师的用意是使用桃核承气汤时还带着考虑的意味?

124条与106条是同一个证,只是程度更重,因表证仍在而条文主张对蓄血重证直接用抵当汤治疗,而不先发汗,故注家们以蓄血重证的脉象脉微而沉为依据,认为脉沉是表邪入里的标志,所以对表证仍在"抵当汤主之"理解为表证己微,里证较急,故不考虑其表,里急先治里,如李克绍认为"桃核承气汤证是外不解者,尚未可攻,而本条是表证仍在就用抵当汤攻之,这是因为1本证发狂,病情己急不可待,2.脉微而沉,病己无外向之机.3.攻其血份,只用通瘀药,无枳朴等破气药,与表影响不大",更有甚者沈济苍认为,"凡蓄血重证,可能出现头痛发热等症状,,因此这个所谓表证仍在,实际上就是里证在外部的一种表现,并不是真正表证,本条用抵当汤治蓄血,方中并一味表药,可见抵当汤是不存在表证的",沈也是现代中医名人,研究伤寒这样不忠于原意,陷仲景医圣观察错误之罪了,表证仍在四字,医圣会误将不是表证的症状误认为表证症状来叙述吗?现在许多人学伤寒,总以为名师所说的就是对的,这种乱解伤寒的所谓名师只会将学生从错误道路越走越远,警惕呀,学伤寒之人,名师之言并不-定是对的,我有幸从无-人指导,所以我自悟的伤寒论可以说别具一格!

表证仍在就是表证仍在,至于脉微而沉亦非表证入里,脉象是反映症状的,里证太急脉象当然反映出其里急之象了,这在什么奇怪的?病情急重,用大青龙汤解表亦恐无效,危急关头,用抵当汤用破血行瘀的非常规方法来解表,不就象洪灾紧急关头炸提分洪的道理一样吗?若抵当汤是泻瘀方剂而不是解表方剂,下血后表证症状会消失?这同样也可佐证桃核承气汤有解表功效,不是吗?

肯定了蓄血证发生时太阳表证仍在,确定了蓄血证的太阳表证是伤寒表实证,蓄血证不是瘀血证,就客易描述蓄血证的症状是怎样发生了,

蓄血证症状,除了太阳表证症状还有就是其人如狂,少腹急结或其人发狂,小腹硬满,两者只是程度轻重而己,

如果抛开少腹急结少腹当鞕满这组症状暂时不谈,就会发现106条桃核承汤証与38条的伤寒兼烦躁之证,124条的抵当汤证与38条的伤寒与烦躁并见之证[即大青龙汤证]并无区别,只是烦躁症状更重而已,(这要参考我的[开博目的......大青龙汤的证治和38条之我见]才理解),

从38条可以知道,大青龙汤证是因颇甚的风寒外束,使相对较強的卫气郁遏在胸中[卫气虽然是膀胱所主,但它是汇于胸中,由肺输布的],而被郁遏在胸中的卫气所具有的阳热干扰了少阴心神令其不安,故产生了烦躁症状,被郁遏的卫气越盛,所做成的烦躁就越严重,106条的'其人如狂'和124条的"其人发狂"实际上就是程度更重的烦躁,其产生与38条的大青龙汤证的机理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124条的程度较大青龙汤证更甚而已,我在38条己说过,这种类型的烦躁轻重,实际上可以判断太阳表邪的郁遏程度,其人发狂者,卫气被遏于里的程度可知,反过来说,如此强的卫气还能被郁遏于里,不正是郁遏太阳之表的风寒之邪较大青龙汤证更甚,使如此强的卫气不能外透吗?这实际上从另一个角度来解释124条的蓄血重证,表证乃在,却不用发汗法来解表了,

为什么太青龙汤证没有少腹症状而蓄血证有"少腹急结"或"少腹硬满"的症状呢?,我认为是两者之所以有是否有少腹症状的区别,是取决于被郁的卫阳之气,有否影响到血液的运行,蓄血证的"腹急结"或"少腹硬满"症状,是被郁遏的卫阳之气不仅干扰了少阴心神,而且还令血液运行加速,唐容川在[血证论]提到:'其气冲和,则气为血之帅,血随之而运行,血为气之守,气得之而静谧,气结则血凝,气虚则血脱,气迫则血走,气不止而血欲止而不可得矣",心血被阳气所迫而加速,就会病及冲脉,[難经.二十九难]说:"冲之为病,逆气而里急",急者拘急也,这里急不就是106条"少腹急结"症状吗?为"少腹硬满"只是程度更重而己,为什么会病及冲脉的呢?,气这与奇经八脉的生理功能是分不开的,[难经]说奇经八脉的生理功能是:"比于圣人图设沟渠,沟渠满溢,流于深湖,故圣人不能拘通也,而人脉隆盛,入于八脉而不环周,故十二经脉不能拘之,其受邪气,蓄則肿热,砭刺之也",奇经八脉有溢蓄十二经气血的作用,而冲为血海,当十二经脉的气血受到被郁遏在胸中的卫气所具有的阳热所迫而欲奔腾急走的时侯,血脉却受到寒凝的阻塞,这和发洪水而河道却瘀塞的情形是一样的,气追血走而脉道阻塞,这血能往那走?只有两途,一是自下,二就是流入血海_____冲脉蓄积起来,我前靣提到,蓄血证并不是瘀血证,蓄血的病名是注家们张冠李戴误冠的,这是否需要改呢,我认为不需要,因为我觉得既然血液流入冲脉蓄积起来了,叫蓄血又何妨呢?不过这需要大家记住,在这称的蓄血,是生理上正常的血液蓄积,而239条的蓄血,是指病理上的血瘀阻塞,两者慨念不同,即使同样使用抵当汤治疗,也应用太阳蓄血证,阳明蓄血证来区分两者。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38条的烦躁症状是与太阳表证同时出现的,而106.124条的其人如狂,少腹急结或其人发狂,小腹硬满是先有太阳病不解而后出现的,故仅用38条是不能完全解释蓄血证.因此,要用46条来作进一步的解释,

46条是失治的伤寒表实证,患伤寒八九曰不解,所幸表证仍在,表证在,用麻黄汤治疗属正确方法,为什么服药后只是微除,并且发生烦躁症状呢?这是因为伤寒客表日久,邪己成固势,服麻黄汤后,麻黄汤的宣肺功效欲将被郁遏的卫阳之气宣之于表以驱邪,但外透无路,那受到药力鼓动的卫气不能外透只能心向里迫了,这样的话少阴心神就会受卫气所具有的阳热所扰而产生烦躁症状,"所以然者,阳气重故也",这个阳气,从55条衄后表未解丕要用麻黄汤继续发汗来判断,不是内热,因为若是指内热,则证属表寒内热,是不应用单纯的发汗剂来解表的,故这个阳气应该是指卫阳之气,被郁遏的卫阳之气得麻黄汤之助转强了,故医圣称之为"阳气重也"卫,阳之气转强了,所具有的阳热就盛了,足以影响少阴心神了,于是乎烦躁症状就产生了,

如果这样解释46条烦的产生机理,是不是可受启发,来解释蓄血证的如狂,少腹急结或其人发狂,小腹硬满为什么可以在发生表证六七曰后出现呢?恽铁樵在解释第2条为什么有些人初感伤寒时暂未发热时是这样解释的:"严冬酷寒,以手搏雪,掌切指骤遇寒,本有之体温,不胜压迫而骤缩,而手掌与指均奇冷,当此之时,两手肤色均白,十指皆痛,何故冷?冰雪之冷外袭,固有之体温,退避而却行,故冷,何故色白?当体温却行之先,血亦先退其处,无血,故色白,何故痛?痛有两个意义,其一凡肢体-部份不得血,则神经当痹,肌肉当死,痛者,痹与死肌之渐也,其-四肢之未,比如国家边陲,痛乃神经报告中央政府大脑,若曰此处骤被外侮侵占,速调大兵来援,须臾之间,神经之报告,己发生效力,全身体温,奔集于两手,冷者转热,卫气所至,营血随之,皮肤转红,神经得血,自然痛止,惟此反觉两手火热,肌肤如炙,则因向者遇冷太暴之故,物理原动力强者,反动力亦强,以卫气营血,奔集于两手者,其分量逾于适当之数,故觉火热如炙也",

蓄血证先有表证后出现其人如狂,少腹急结或其人发狂,小腹硬满症状也可用恽的观点来解释了,人体是有抵抗力的,客寒入侵人体,卫气就会奋起反抗而发热,由于寒邪与卫气抗御的力量相等,故病始终停留在太阳之表,在无得到药物帮助的情况下,人会不断蓄积卫气以求反击,故被遏的卫气会不断增强,当卫阳之气蓄积到一定程度时,卫气本身具有的阳热就会太甚而影响到少阴心神而使之不安,而影响到血液,就会使血液加速运行,故继太阳表证不解后其人如狂,少腹急结或其人发狂,小腹硬满等症状就会相继出现!

我这样解释蓄血证症状的发生机理,就很容易用46.47.55条伤寒衄解来解释蓄血证为什么血自下,下者愈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4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