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引用】刍议“柴胡劫肝阴” (转载)  

2011-06-18 02:3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闻浅思杂录十五:刍议“柴胡劫肝阴”              
                    作者:黎小裕        邮箱:lichongyu103@163.com
     [摘要]“柴胡劫肝阴”之说一般医家认为是首先由叶天士提出的,而实际最先是由张司农提出,叶天士援引此说后却被后人误解其原意导致后世在很长一段时间视柴胡如蛇蝎,但经多方论证则证明柴胡无劫肝阴之弊,在临床上可以放心大胆地运用。
      关键词    叶天士;柴胡;劫肝阴;
      中国是乙肝大国,中医治疗乙肝的方法中疏肝解郁是必不可少的,而柴胡乃是疏肝主药,但是由于古人的一句“柴胡劫肝阴”使很多医家不敢用柴胡,使一味很好的疏肝主药被人们去之不用,实在可惜,故很有必要清醒认识柴胡到底劫不劫肝阴。
      一、柴胡
      要想知道柴胡到底劫不劫肝阴,首先得了解柴胡这味药。柴胡是伞形科多年生草本植物,以干燥根供药用。中药典收录有两种:柴胡Bupleurum dc 和Bupleurum scorzonerifolium WILLP。前者称为北柴胡,后者称为南柴胡。柴胡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列为上品,称之为地熏、茈胡,本品嫩者入菜,老者采而为柴,故苗有芸蒿、山菜、茹茸之名;根名柴胡,以条粗长,须根少者为佳。治疗伤寒发热多用北柴胡,清疏肝热多用南柴胡。[1]柴胡味苦,微辛,气平微寒。外能清宣透达,内可疏利肝胆、和解少阳;上能生举清阳,下可开郁降浊。功能颇广,疗效卓著,临床主要用于:和解退热,疏肝解郁,开阳举陷。[2]现代药理研究认为柴胡含柴胡皂苷、α-菠菜、甾醇、挥发油及多糖等。柴胡皂苷、挥发油有明显的解热、抗炎的作用。柴胡皂苷还有镇静、镇痛、镇吐的作用;柴胡皂苷、α-菠菜、甾醇及挥发油具有保肝、降血脂的作用。柴胡多糖能促进免疫力功能。尚有利胆、抗菌、抗病毒及抗疟等作用。[3]也就是说现代药理研究证明柴胡本身就有保肝的作用。
       二、“柴胡劫肝阴”之说的提出
       “柴胡劫肝阴”之说一般认为是首先由叶天士提出,而实际上在周扬俊的《温热暑疫全书》中即早已有此说。周扬俊说是他的老师林北海说的,至叶天士援引此说:“若幼科庸俗,但以小柴胡去参,或香薷、葛根之属。不知柴胡劫肝阴,葛根竭胃汁。”而王孟英在驳徐灵胎时说:“柴、葛之弊二语见林北海重刊张司农《治暑全书》。叶氏引用,原非杜撰,灵胎妄评,殊欠考也。”说明此语并非始于叶氏,而叶氏同意此说。由此可见实际最先提出“柴胡劫肝阴”的是张司农,林北海在重刊张司农的《治暑全书》得知此语后告诉他的学生周扬俊,然后周扬俊在其《温热暑疫全书》提到此语,后经叶天士在《三时伏气外感篇》和《劫科要略》中援引此说,再经王孟英驳徐灵胎时的大肆渲染。从此“柴胡劫肝阴”之说正式登上中医的历史舞台,被中医界所认同。
       三、“柴胡劫肝阴”之说的泛滥
      叶天士、王孟英都是温病学派的代表人物,乃一代名医,影响乃钜。经他们一提出“柴胡劫肝阴”之说后使后之医家视柴胡如蛇蝎,从此“柴胡劫肝阴”之说被温病学者所倡导,使很多医患较少使用或不敢用柴胡。如《温热经纬》引沈再平语云:“疟本非死证,唯概以柴胡治疟者杀之也。”又引汪氏语云:“正疟必用此汤(小柴胡汤),若似疟非疟,妄用柴胡,必提成长热不退,或两耳大痛,甚至神昏,更或引动肝风,痉厥立至,生平见之屡矣”。《重庆堂随笔》引赵菊斋说:“先慈……肝阴不足……患外感,医投柴胡数分,下咽后即两胁胀痛,巅顶之热,如一轮烈日当空”。肝阴不足,当忌柴胡,疟不可拘于少阳一经、小柴胡一方,固然有一定道理,但平心而论,有他们说的那么邪乎么?从此柴胡就被蒙上了不白之冤,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建国初期。北京伤寒学家胡希恕先生曾经回忆过北京五六十年代柴胡在临床上的应用已经比较少见了。[4]江迩逊先生曾说过“临证四十余年,因善用柴胡,屡遭诘难,纵起沉疴,亦毁誉参半。”[5]由此可见“柴胡劫肝阴”是到了何等的泛滥程度,真有“人参杀人无过,大黄救人无功”的意味。
      四、对“柴胡劫肝阴”的批评
      柴胡性味苦平,何以能劫肝阴?大概是因为柴胡的“升提”,但今人实验研究:单用柴胡、升麻,并无“升提”作用,单用参、芪,有一定的“升提”作用,参、芪、升、柴同用,始具明显的“升提”作用。[6]既然柴胡不是因为其“升提”而劫肝阴的,那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是不是误解了叶天士“柴胡劫肝阴”之说呢?章如真先生认为对叶天士的“柴胡劫肝阴”之说应结合临床来讨论,他认为叶氏是针对小儿暑疟用药而发论的,具有纠偏之意,原非概论柴葛之性能。他认为叶氏所谓“柴胡劫肝阴”可能是因小儿暑疟。热伤营分,造成肝阴不足,津液亏耗,舌绛无津无苔,这种现象当然不能用柴胡,而以“柴胡劫肝阴”为戒,这样一来,给后世带来一些错觉,导致肝病不敢用柴胡,而失去柴胡疏肝的本能,是对叶氏之说的片面理解。叶氏一代巨匠,一语一行,允为后世规范,为何叶氏出此语?实际在此语之前就说过:“若幼科庸俗,但以小柴胡去参,或香薷、葛根之属。”继而才说“不知柴胡劫肝阴,葛根竭胃汁”,这些语气都是纠偏之语,并非否定柴胡、葛根本身之功能也。由此可见后世之医家都误解了叶天士,回顾前贤寇宗奭曾说:“注释本草,一字亦不可忽,盖万世之后,所误无穷耳。苟有明哲之士,自可处治。中下之学,不肯考究,枉致沦没,可不谨哉?可不戒哉!”[7]这真是“柴胡劫肝阴”之说的真实写照。
       而实际上从六七十年代开始,就陆续有一些医药名家开始批驳 “柴胡劫肝阴”的错误药效认识。如章次公先生曾根据《本经》柴胡“推陈致新”、“去肠胃中结气”等记载,并考证《千金》用柴胡65方,《翼方》35方,《外台》54方,《本事方》11方,结合自己的用药经验,认为柴胡功用应有三,即除解热外,还有祛瘀和泄下作用。《章次公医案》曾用大剂量(30~60g)柴胡治热病,谓其“退热通便,稳当无比”。且常与葛根同用,颇不以“柴胡劫肝阴,葛根耗胃汁”为然。姜春华老师说他常用柴胡治外感高热、肝病、胆道疾病及妇女月经不调,即使大量长期使用,也未发现柴胡劫伤肝阴的副作用。相反,柴胡有保护肝脏的作用,且能降低转氨酶,这已为药物实验及临床实践所证明。应该说“柴胡劫肝阴”之说,是前人对于柴胡的一种误会。[8]程门雪对叶天士 “柴胡劫肝阴,葛根竭胃液”等臆测之辞,却极不赞同。程门雪认为,柴胡、葛根为退热佳品,临床自有用途,如陶节庵柴葛解肌汤即是;如兼阴虚者可配益胃、养肝,如张景岳归柴、葛柴等配伍。黄煌在《张仲景50味药证》提到:“中医界有‘柴胡劫肝阴’的传言,这是不符合实际的……。”[9]其书中观点显然认为柴胡不劫肝阴。
       结语
      由上可见对于古人之语不可盲目相信,要用辩证唯物主的观点去看待问题,学习中医要有自我的主见及思考。《神农本草经》谓柴胡:主心腹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推陈致新。柴胡味苦微寒,微寒能清热,热清邪去,邪去则正安,正安则肝阴血自生,此即是《本经》“推陈致新”之谓。况肝本性喜条达,若得柴胡疏泄,则气行郁解,气血畅达,肝血调顺,肝阴得养,何来肝阴被劫?《医宗已任编》之滋水清肝饮、滋肾生肝饮等均系六味地黄丸合柴胡加柔肝之品,由此可见柴胡非但不劫肝阴,反而是养阴之佐品,可疗肝阴之不足。而实际上只要配伍得当,则柴胡可尽收疏肝解郁之功而无劫肝阴之虞。因此柴胡并无劫肝阴之弊,在临床中可以放心大胆地运用柴胡。
     
参考文献:
[1]俞宜年.柴胡劫肝阴之说史略[J].辽宁中医杂志,2008,35(4):608
[2] 田利群. 柴胡的药理作用和临床运用[J].湖北中医杂志,2008,30(1):59~60
[3] 杨丽主编.《中药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39
[4]千古疑惑话柴胡:http://www.tcmbbs.com/read-htm-tid-19538-fpage-1-toread--page-1.html
[5]刘强.《名老中医医话》[M]重庆:科学文献出版社,1985:105
[6]何绍奇.《读书析疑与临证得失》[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148
[7]章真如.《章真如中医临床经验集》[M]北京:科学普及出版社,1993:116~118  
[8]何绍奇.《读书析疑与临证得失》[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149
[6]柴胡不劫肝阴:http://www.69123.com/Article/57/179675.htm
[9]黄煌.《张仲景50味药证》[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5:81
[ 本帖最后由 黎小裕 于 2008/9/3 17:34 编辑 ]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