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杂谈医话-----怎样学习《伤寒论》,学习《伤寒论》的方法 ,《伤寒论》为什么太阳篇最长  

2011-04-18 14:4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谈医话-----怎样学习《伤寒论》

转载自 古道瘦马


谈起学习《伤寒论》,可以说各路伤寒大家都各有各的方法,都值得参考。但是有一种方法却谈的不多不深不透,这就是我自己戏称为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即用仲景的立场、观点、方法去研究仲景的《伤寒论》,而不是用我们现代人的立场、观点、方法去研究或臆想。要想真正吃透《伤寒论》,最好方法就是把《伤寒论》,还原到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从原著中的条文方子里进行逻辑推理和排列,从而得出正确结论。如从类方的比较、方后药物的加减来体会用药之法,药物含义。我们先来看从麻黄汤、麻杏石甘汤、麻杏苡甘汤的比较中能发现些什么?首先三方的共同症均有发热,共同之药都有麻、杏、甘,仅有一味药不同。显然可以看出桂枝为恶寒身痛而没,薏苡仁为风湿身疼而设,石膏为汗出兼喘而设;桂技降逆、薏仁止疼、石膏清热。通过这样的类比,我们就可明确的知道桂枝、薏仁、石膏的药物作用,不用再作其它的分析和药书资料的论证,简捷而正确,直得仲景心法。如果我们不是这样去做,而是采取寒热补泻、四气五味学说去分析解释理解,就会谬之千里,离仲景之原意远也。现在流行的辨证论治是隋唐以后的产物,而仲景之方用药重病重症,唯不重后世的所谓辨证分型。仲景用药的原则是有是症用是药,咳则五味、干姜、细辛;腹痛白芍、寒痛附子;急则大黄、缓则甘草,书中比比皆是。再如论中可以看到仲景温补可与寒凉配的例子,人参配柴胡、黄芩、黄连、知母、石膏;温热配寒凉,干姜、附子配大黄、黄连、黄芩;麻黄、桂枝配石膏、知母;柴胡、黄芩配桂枝、干姜。后人注解,尽管用辛开苦降、反佐诸说释之,终嫌牵强附会,象乌梅丸、麻黄升麻汤一类大方,更是寒热补泻一起上。这种情况在《千金要方》《外台秘要》中更是比比皆是。如《金匮要略》中“产后下利虚极”的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注家均谓阿胶为产后血虚而没,岂知阿胶本为治利之药。《千金》治利方十之七八不离阿胶,且方中往往合用涩如赤石脂、龙骨、石榴皮,温如干姜、附子、蜀椒,寒如芩连、白头翁、秦皮,下如大黄,补如阿胶、归芍、人参。今人观之,必如堕五里云雾中,其实用药重症重病,不重分型功用,是汉方的特点,也是时代的背景。这一点今人学伤寒不可不知,千万不能用后人的思想去揣测古人的思路,否则就会在学习《伤寒论》的路上,南辕北辙,越学越离仲景越远。

杂谈医话-------学习《伤寒论》的方法

《伤寒论》是每一个中医的必读宝典。可以说凡是有成就的有经验的中医无有不精通《伤寒论》的。俗话说半部《论语》治天下,我说一部《伤寒》得中医。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一样;学好《伤寒论》,走遍天下都不难。这是说,《伤寒论》不仅传给了我们具体的方药,而且更重要的是教给了我们辨证施治的科学思维。我想具体从学习《伤寒论》27条说起。

原文  :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发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汤。

中医研究院1973年本《伤寒论语译》解释:太阳病,发热怕冷,发热时间多,怕冷时间少的,应当用桂枝二越婢一汤治疗。如果脉象微弱,这是表示阳气衰微,就不可以再用汗法治疗了。本条叙述太阳病表未解而里有热的症候和治法。

注 “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发汗”。这是古文自注的笔法,应当在“宜桂枝二越婢一汤”后面。“无阳”指虽有表症而无阳脉。这是阳衰,与亡阳不同。

桂枝二越婢一汤方

桂枝去皮  芍药  麻黄  甘草各十八铢,炙;大枣四枚,擘   生姜一两三铢,切  石膏二十四铢,碎,绵裹

上七味,以水五升,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  煮取二升,去滓,溫服一升。本云当裁为越婢汤桂枝汤,合之饮一升,今合为一方,桂枝汤二分,越婢汤一分。

注  “越婢汤”:《金匮要略》方:麻黃六两  石膏半斤  生姜三两  甘草二两  大枣十五枚 擘

本方由桂枝汤及越婢汤合成。其中桂枝汤取四分之一,越婢汤取八分之一。除桂麻以外,尚有石膏。从药物的主治来分析,则本条除有发热恶寒、热多寒少的表症外,还应当有烦渴的里热现象。

桂枝麻黄各半汤、桂枝二麻黄一汤、桂枝二越婢一汤三方,都是治疗桂枝症经日不愈,邪郁不解的方剂,都有微汗的作用,但桂枝二越婢一汤除表邪未解外,里热也较盛,这是表里两解的方法。

上述的解释对么?我认为值得商榷。翻遍【伤寒论】也找不着用桂枝汤治里热较盛的。27条我认为张仲景说的很明白,这是太阳病,和阳明病无关,并不存在内热。表热就是表热,太阳病三个字在那明摆着么,发热恶寒,热多寒少,明明指的就是在表。无阳说明表虚津液少,这里的阳并不是阳虚阳衰的概念,而是和46条的阳气重一个概念,是聚集于体表的津液,这是著名伤寒专家胡希恕的观点,我认为正确的。表的津液不足,是表虚,是无阳,是桂枝汤的病机。不过桂枝汤是突出的汗出,这里突出的是发热,热多么。综合起来就是一个:表虚发热证。这个如果是用对举法来分析会看得更明白。我们来再看38条大青龙汤证:原文  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之。服之则厥逆,筋惕肉瞤,此为逆也。

大青龙汤方   麻黄六两,去节  桂枝二两,去皮  甘草二两,炙  杏仁四十枚,去皮尖  生姜三两,切  大枣十枚,擘 

石膏如鸡子大,碎 

上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內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溫粉粉之。一服汗者,停后服,若复服,汗多亡阳,遂虛,恶风,烦躁不得眠也。

对照两方来看,一为桂枝汤合越婢汤,一为麻黄汤合越婢汤。桂枝汤为表虚而设,麻黄汤为表实而设。这是不争的共识。越婢汤为清热剂也甚明。如果我们客观的来看,就会发现27条为表虚发热而设;38条为表实发热而设,表虚量小,表实量大,对比起来其意甚明。根本不用作其它解释,什么太阳兼阳明,表里双热,我认为都是错的。仲景在撰写《伤寒论》里,开篇就叙述中风和伤寒证,其目的就是教我们用对举法掌握各证各方,论中这样的写法比比皆是,这里就不例举了。所以,学习《伤寒论》一定要用执柯伐柯的办法,一定要用仲景指给我们的对举方法,这样才能达到“寻余所集,思过半矣”。

杂谈医话------《伤寒论》为什么太阳篇最长
转载自 古道瘦马

读过《伤寒论》的人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问题,全书398条太阳篇就占去178条几近一半。这是什么原因呢?对此,很多学者均持“遗失说”。曰:三国两晋南北朝战乱不已,导致仲景文简遗失散落,故而不全。我认为可能不是这样的,这样的篇章结构应是仲景的原意,也是符合客观实际的。

首先,从《伤寒论》说起,这部著作是一个外感专著,六经辨证是仲景的发明(注:张仲景是用内经热病六经的名而不用其实,可以说不是一回事。),他开创了用六经的方法,分步治疗外感热病的科学施治。张仲景之所以在《伤寒论》中用几近一半的篇幅来论述太阳病,实因太阳病为表证,是疾病发展的初级阶段。这个阶段疾病的变化最多,兼证最多,证型最多,所以要把握好这一关键时期,把疾病消灭在萌芽状态。故而要特写大写。外感六淫在人体时,虽说病因基本一致,但具体到每个人却不一样,类型万千,五花八门。有虚体有实体,有热体有寒体,有病体有无病体,同样的病因作用于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表现,不同的证侯就要用不同方法去治疗。所以,仲景在太阳篇提出大量的方证,诸如桂枝汤证、麻黄汤证、五苓散证,大小青龙证、白虎汤证、柴胡汤证、陷胸汤证等一系列治法。由于疾病变化多,方子多,篇幅自然就多。随着疾病的发展,病程进行最后会越来越简单,君不见《伤寒论》最后到了三阴证大多为死证,出方不外是四逆汤一类,和太阳篇相比方相对均少,道理就在里。从西医的角度来看,不外乎是呼吸衰竭、循环衰竭、肾衰竭。疾病不会有太多的变化,即最后的殊路是同归的,故而治法不多,篇幅也就不多。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