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当归四逆汤+麻附辛汤证向当归四逆理中汤证的方证演变路线+当归四逆汤的用处  

2011-04-16 06:3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归四逆汤
【出处】 《伤寒论》
【分类】 温里剂-温经散寒
【组成】 当归(12克) 桂枝(9克) 芍药(9克) 细辛(3克) 通草(6克) 大枣(8枚,擘[bo]) 炙甘草(6克)
【方诀】
【功用】 温经散寒,养血通脉。
【主治】 血虚寒厥证。手足厥寒,或腰、股、腿、足、肩臂疼痛,口不渴,舌淡苔白,脉沉细或细而欲绝。(本方常用于血栓闭塞性脉管炎、无脉症、雷诺病、小儿麻痹、冻疮、妇女痛经、肩周炎、风湿性关节炎等属血虚寒凝者。)
【用法】 上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现代用法:水煎服。)
【禁忌】 斟酌。
【方解】 本方证由营血虚弱,寒凝经脉,血行不利所致。素体血虚而又经脉受寒,寒邪凝滞,血行不利,阳气不能达于四肢末端,营血不能充盈血脉,遂呈手足厥寒、脉细欲绝。此手足厥寒只是指掌至腕、踝不温,与四肢厥逆有别。治当温经散寒,养血通脉。本方以桂枝汤去生姜,倍大枣,加当归、通草、细辛组成。方中当归甘温,养血和血;桂枝辛温,温经散寒,温通血脉,为君药。细辛温经散寒,助桂枝温通血脉;白芍养血和营,助当归补益营血,共为臣药。通草通经脉,以畅血行;大枣、甘草,益气健脾养血,共为佐药。重用大枣,既合归、芍以补营血,又防栓枝、细辛燥烈大过,伤及阴血。甘草兼调药性而为使药。全方共奏温经散寒,养血通脉之效。
    本方的配伍特点是温阳与散寒并用,养血与通脉兼施,温而不燥,补而不滞。
【化裁】 治腰、股、腿、足疼痛属血虚寒凝者,可酌加川断、牛膝、鸡血藤、木瓜等活血祛瘀之品;若加吴茱萸生姜,又可治本方证内有久寒,兼有水饮呕逆者;若用治妇女血虚寒凝之经期腹痛,及男子寒疝、睾丸掣痛、牵引少腹冷痛、肢冷脉弦者,可酌加乌药、茴香、良姜、香附等理气止痛;若血虚寒凝所致的手足冻疮,不论初期未溃或已溃者,均可以本方加减运用。
【附方】 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伤寒论》)、黄芪桂枝五物汤(《金匮要略》)
【附注】 本方是养血温经散寒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手足厥寒,舌淡苔白,脉细欲绝为辨证要点。
方剂比较:
《伤寒论》中以“四逆”命名的方剂有四逆散、四逆汤、当归四逆汤。三方主治证中皆有“四逆”,但其病机用药却大不相同。四逆散证是因外邪传经入里,阳气内郁而不达四末所致,故其逆冷仅在肢端,不过腕踝,尚可见身热、脉弦等症;四逆汤之厥逆是因阴寒内盛,阳气衰微,无力到达四末而致,故其厥逆严重,冷过肘膝,并伴有神衰欲寐、腹痛下利、脉微欲绝等症;当归四逆汤之手足厥寒是血虚受寒,寒凝经脉,血行不畅所致,因其寒邪在经不在脏,故肢厥程度较四逆汤证为轻,并兼见肢体疼痛等症。因此,三方用药、功用全然不同,正如周扬俊所言:“四逆汤全在回阳起见,四逆散全在和解表里起见,当归四逆汤全在养血通脉起见。”(《温热暑疫全书》)
当归四逆汤、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黄芪桂枝五物汤三方均是在桂枝汤基础上演化而来。其中当归四逆汤主治血虚受寒,寒凝经脉的手足道冷及疼痛证;若在当归四逆汤证基础上兼见呕吐腹痛者,乃寒邪在胃,宜使用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黄芪桂枝五物汤主治素体虚弱,微受风邪,邪滞血脉,凝涩不通致肌肤麻木不仁之血痹。
【文献】 方论  许宏《金镜内台方议》卷7:“阴血内虚,则不能荣于脉;阳气外虚,则不能温于四末,故手足厥寒、脉细欲绝也。故用当归为君,以补血;以芍药为臣,辅之而养营气;以桂枝、细辛之苦,以散寒温气为佐;以大枣、甘草之甘为使,而益其中,补其不足;以通草之淡,而通行其脉道与厥也。”
《伤寒论·辨厥阴病脉证并治》:“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
参考资料:http://www.wl120.com/zyzt/zyfj/fjbk/wlj/wjsh/200508/zyzt_106620.html 
 
易正发表日志:麻附辛汤证向当归四逆理中汤证的方证演变路线(转载)
也是以当归四逆理中冲剂或四逆汤为首选。所以说,当归四逆理中冲剂和四逆汤是当今屡经中西医误治造成的变证、坏证,最常见的证型,不论急危重病还是慢性病。...
麻附辛汤证向当归四逆理中汤证的方证演变路线
一、方证演变规律
始得之为麻附辛汤证,但不得正治,其方证的演变路线有阴阳不同的两条途径。沿着阳虚方向的方证逆证传变路线是:
麻黄附子细辛汤证——病仍不离少阴病经表位,只不过脏寒与经寒二者同居主要地位的麻附辛汤证兼四逆汤证——见少阴病脏寒证,已无麻附辛汤证,但可以有少阴太阳经寒滞证(或血气外郁证)的四逆汤证——厥阴不合,但无显见的相火不位,此时是以脏寒为主,相火不位为次的当归四逆理中汤证或四逆汤证——相火不位为主要矛盾,治疗方药要以收纳相火和破寒兼顾,四逆类方为首选、酌情加用肉桂或介石类药——精不足和三阴证兼见(四逆汤合用子类药)。在此演变过程,随着误治的迭加,寒增正却,元气日渐虚衰。此条误治后的方证演变路线多见于因为误用寒凉药物或是抗菌素者。
处在当归四逆理中汤证或四逆汤证阶段过用辛热或大剂姜附剂或激素,或方证确定有误,或四劳不节,极易转入——当归四逆理中汤证或四逆汤证兼精不足之象(当归四逆理中冲剂去附子加菟丝子、枸杞,或酌情加用三克或六克的 附子或四逆汤加子类药)——精不足之象与三阴证兼见(四逆汤合用子类药)。
经误治后消症的所谓痊愈往往是进入了当归四逆理中体质状态,甚则为当归四逆理中汤证兼精不足体质状态。
在这条转化路线中,医者除了定病位外,首当关注的还是元气,即元气位居何处、在位与越位之别、精气的多寡等,以决定具体的方证,且随着方证演变的推移,同一患者的附子用量相对应减少。进入“精不足和三阴证兼见(四逆汤合用子类药)”方证演变阶段,如果还是不得正治,“病愈”后所出现的杂病或亚健康状态时的调理、治疗,暂用、少用附子或不用附子,治以甘剂或温润柔和之品为最佳方案。
这条转化路线适用于当今大多阴寒体质经中西医误治的演变规律,不论是急性病还是慢性病。不同的无非是初发病时或从四逆汤切入,或从当归四逆理中汤证进入,或病之初起立现相火不位证为主或短时间之内即进入相火不位为主要表现阶段。如果推之范围更广,还包涵三阳诸病证经误治,沿太阴病脏位不经少阴病经表位进入少阴病脏位。
因为体质的不同,精气多少的差异和误治时间长短、程度的悬殊,所以有的患者在出现相火不位时,或是表现为(太)少阴病脏寒四逆汤证或通脉四逆汤证或寒闭的白通汤证或附子理中汤证,有的则是长时间停留在当归四逆理中汤证上。前者急性病多见,后者以慢性病为常有。
医者有了这条方证转化路线的指导,临证时就要时时、处处注意是否有相火不位隐证和精不足隐证的存在:
相火不位显证易于识别,隐证则需要医者在切脉有相火不位的提示或根据方证演变路线的指导,临证主动问及或早为料见:如脸颊、两颧红或潮红为相火不位显证,脸颊未见有红,但患者已自觉发烫为相火不位隐证;唇红干为相火不位显证,唇不红无显见于外的干裂,但患者自觉干,喜舔觉舒为相火不位隐证;手足灼热为相火不位显证,手足温而躁扰不宁为相火不位之隐证;还有稍劳则病症加剧或有烘热感等是最常见的相火失位隐证。
精不足之显证不外是腰酸、人疲软异常、不耐劳及显见的但欲寐外观等。隐证更多的是从体质、病史、既往史和生活史考虑:如形瘦肉薄腹软无力的桂枝体质、人参体质外观者,先天精不足是其常态,即使无精不足之显证,见有姜附类方证以加用子类药为佳;转诊中医之前有过激素应用史,特别是发烧以激素当作退烧药或长期服用激素者,或是四劳不节者,或是病前有性生活为诱因者,当下虽无精不足之显证,医者除了一次性开出姜附剂数要少,也以加用子类药为佳;病史长者屡经误治不效者,脉证无精不足之显证,纯用温药不效时,加用子类药或是易于附(子)熟(地)类方立竿见影。
医者有了这条方证转化路线的指导,临证时还可根据药效反应及时调整方药,以顺应元气所处位势。特别是在方证判定无误,但姜附用量过大过小时,或是精不足之证不显未及时加用子类药,药后患者现有精不足之隐证,医者结合此条方证演变路线及时调整姜附量或是加用子类药,以尽量切合元气行进之位势和轨迹。
三七生先生于2006年11月12日在《民间中医》网上发表了一篇“小儿感冒误治恶果及救治方法”,以五脏分类分述误用寒凉药引邪深入,造成的种种病症。其中入肝而为“慢性乙肝病毒携带者,从此不再发烧咳嗽,成为肝硬化、肝癌后备军。”或“发为多动症、抽动症、自闭症、慢性癫痫等种种怪病。如误入神经科、精神科使用控制神经药物,则智力退化,运动机能逐渐丧失,沦为废人。”入骨髓而为“发为血小板减少、再生障碍性贫血、白血病等种种血液病,如用激素、化疗等继续摧残正气,则倾家荡产之后丧身失命是必然的结局。”等,均是用当归四逆理中冲剂加减或四逆汤加味治疗。事实上,排除证还有三阳病的表现,入心、肺、脾、肾四脏之病证,也是以当归四逆理中冲剂或四逆汤为首选。
所以说,当归四逆理中冲剂和四逆汤是当今屡经中西医误治造成的变证、坏证,最常见的证型,不论急危重病还是慢性病。
临证第一次接诊经中西医误治的患者,不论急性病或是所谓“病愈”后遗留下来的纳呆、便秘、盗汗、胃痛等内科杂病,大多是表现为当归四逆理中汤证或四逆汤证。这类病人如果还是不得正治,或是不治而由自身元气恢复进行自我修复,诸症的好转或消失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痊愈,而仅是邪能压正或正邪双方暂时能和平共处,但已有中医诊断意义的色、形、脉之病变。等下次因受寒或是四劳不节出现了痛苦的躯体症状,又是以当归四逆理中冲剂(需排除柴胡桂枝干姜汤证)或四逆汤证最为常见。或者无任何患者自觉不适,要求调理体质,或因现代医学检测有脂肪肝或子宫肌瘤等时,也是以当归四逆理中汤证或四逆汤证为多见。
三七生先生在网上最初应用当归四逆理中冲剂时,未加用菟丝子、枸杞,大概一年以后原方加用了菟丝子、枸杞,这正是基于患者屡经误治或四劳不节致精不足的考虑而加用。临证日久,当归四逆理中冲剂去附子加用菟丝子和枸杞我最为常用,是因为几经误治和现今的生活方式使得如今患者精不足已是常态。
特别说明:在具体决定当归四逆汤证或四逆汤证时当观其脉证,不可以此方证演变路线为定律,孟浪处方!
当归四逆汤的用处
当归四逆汤怎么做?治疗什么病 【方名】 当归四逆汤【出处】 《伤寒论》【分类】温里剂-温经散寒【组成】 当归(12克) 桂枝(9克) 芍药(9克) 细辛(3克) 通草(6克)...
当归四逆汤怎么做?治疗什么病
【方名】 当归四逆汤【出处】 《伤寒论》【分类】 温里剂-温经散寒【组成】 当归(12克) 桂枝(9克) 芍药(9克) 细辛(3克) 通草(6克) 大枣(8枚,擘[bo]) 炙甘草(6克)【方诀】 【功用】 温经散寒,养血通脉。【主治】 血虚寒厥证。手足厥寒,或腰、股、腿、足、肩臂疼痛,口不渴,舌淡苔白,脉沉细或细而欲绝。(本方常用于血栓闭塞性脉管炎、无脉症、雷诺病、小儿麻痹、冻疮、妇女痛经、肩周炎、风湿性关节炎等属血虚寒凝者。)【用法】 上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现代用法:水煎服。)【禁忌】 斟酌。【方解】 本方证由营血虚弱,寒凝经脉,血行不利所致。素体血虚而又经脉受寒,寒邪凝滞,血行不利,阳气不能达于四肢末端,营血不能充盈血脉,遂呈手足厥寒、脉细欲绝。此手足厥寒只是指掌至腕、踝不温,与四肢厥逆有别。治当温经散寒,养血通脉。本方以桂枝汤去生姜,倍大枣,加当归、通草、细辛组成。方中当归甘温,养血和血;桂枝辛温,温经散寒,温通血脉,为君药。细辛温经散寒,助桂枝温通血脉;白芍养血和营,助当归补益营血,共为臣药。通草通经脉,以畅血行;大枣、甘草,益气健脾养血,共为佐药。重用大枣,既合归、芍以补营血,又防栓枝、细辛燥烈大过,伤及阴血。甘草兼调药性而为使药。全方共奏温经散寒,养血通脉之效。 本方的配伍特点是温阳与散寒并用,养血与通脉兼施,温而不燥,补而不滞。【化裁】 治腰、股、腿、足疼痛属血虚寒凝者,可酌加川断、牛膝、鸡血藤、木瓜等活血祛瘀之品;若加吴茱萸生姜,又可治本方证内有久寒,兼有水饮呕逆者;若用治妇女血虚寒凝之经期腹痛,及男子寒疝、睾丸掣痛、牵引少腹冷痛、肢冷脉弦者,可酌加乌药、茴香、良姜、香附等理气止痛;若血虚寒凝所致的手足冻疮,不论初期未溃或已溃者,均可以本方加减运用。【附方】 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伤寒论》)、黄芪桂枝五物汤(《金匮要略》)【附注】 本方是养血温经散寒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手足厥寒,舌淡苔白,脉细欲绝为辨证要点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