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有关六纲辨证的帖  

2010-08-24 16:1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纲辨证的步骤思路
阴阳子鼠   

六纲辩证的步骤思路。
1,经方六纲的辨证有严格的套路,首先要辨明六纲,然后辨具体方证,最后有多余症状再辨药症加药。
辨六纲首先分清病位(表里半表里),病性(寒热半寒热),病态(虚实半虚实)。
这个就需要清楚六纲的实质(病位,病性,病态)是什么,比如太阳少阴病位为表,阳明太阴病位为里。少阳厥阴病位为半表里;三阳纲为热,三阴纲为寒,三阳之中少阳为半寒热,三阴之中厥阴为半寒热,三阳为实三阴为虚,三阳之中少阳为半虚实,三阴之中厥阴为半虚实。。。。。。具体请看《<伤寒论>师承课堂实录》
病位辨证,首先是看病人有没有表证,没有表证就是里证或半表里证,表证的表现:恶寒发热,或者恶风发热,两者并见多属于表证,或者鼻塞流涕、咽痒咳嗽、或者颈项强、头痛之类,脉浮等。。。。。。。
然后就是辨证寒热问题:
寒症:面色白,少气懒言,畏寒肢冷,精神萎靡,口淡不渴或喜热饮,小便清长,大便溏泄,或浮肿,小便不利,舌淡胖苔白滑,脉沉迟无力或弱等。
热症:形体消瘦,口燥咽干,午后潮热,五心烦热,两颧潮红,盗汗,舌红绛无苔或少苔,脉细数等。
这个寒热辨出来了,虚实也就出来了(一般情况下寒者为虚,热者为实,特殊情况除外,比如寒结),就可以基本分清属于哪一纲了。
例如:有表证,不是太阳病,就是少阴病(根据寒热来辨,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不过少阴病的病人除了一些有表证的表现,其肢体痹症表现很明显,例如四肢的疼痛、麻木各种症状(需要和太阴外证鉴别),但是也有没有表证的少阴病,患者主要以肢体痹症为主要表现,但是就是没有表证,也没有热症,问诊之后就是一个寒症。
如果病人没有表证,表现出单纯性的寒象,就要考虑太阴病,或者少阴病,或者太阴少阴合并病。如何区分这个?这时候就要靠临床表现了,如果患者表现出拉肚子、腹痛、腹冷、腹胀、胃痛、流口水多、小便清长之类的,这些症状都偏于里,就是太阴病,如果表现出肢体痹症的,就是少阴病,合起来的,就是太阴少阴合并病。但是要注意的是厥阴,虽然厥阴是寒热错杂,表现出寒热症状都有,但是有的厥阴的热症并不明显,例如一些痞证,或者热症只有小便黄,或者舌苔变黄,或者胃子有点烧灼感,或者心烦之类的,这些就是厥阴,厥阴就会有太阴或者少阴的症状,或者也会有少阳的症状,要注意。如果辨出来的是寒热错杂,就有可能是少阳,或者是厥阴(少阳症状单纯,明确,热多寒少。厥阴症状复杂,多变,寒多热少)。 同样,有里证的,里实热为阳明,里虚寒为太阴。
值得注意的是,临床症状有时不会按着书上的条文来生,有可能有太阳,有少阳或阳明,也可以有三阴。这个时候就要用合并系属病来区分细化六纲归属。为下一步精确选方证提供依据。
2,根据上面的资料辨出了六纲,接下来的就是选方,也就是方证对应了,要选什么方子,第一点,就是根据辨出来的六纲,确定是那一纲。然后在五证病机,卫气营血等理论指导下针对这一系列的症状组合或主要症状(抓主证),在经方200多个方证中选出符合这个组合的贴切方证。
例如你的病,辨出来就是少阴病,也就是(表寒证),这点出来了,就辨下一步,就是你还有个主要症状,就是“痹症”,所以你要在心中知道,这个病人就是:痹症(主证)+表寒证(少阴病系列证),可能有营血亏虚,也可能有真阳不足,水湿泛滥。接下来根据这些情况你就在经方200多个方证中选出符合这个组合的方子,可以是黄芪桂枝五物汤,当归四逆汤,或其它的方证。方证选出来以后,如果还有不能包括的症状,就要进行药症加减了。
3、经方理论,要进行药物加减,是非常严谨的。必须通过药症进行。一个病人,有没有加减的可能,就要看病人的临床表现有没有要加减的药症,也就是,这个方子,这个方子中的药物的药症的治疗范围内,还有没有不能解决的症状,如果这个症状比较要紧或者明显的话,就需要按照药症加减。这个是进行药症加减的前提了。之后就是选用符合药症的药物了,需要符合这个方证的寒热性质,例如:如果这个方证属于寒症,其表现出的,需要加减的药症也是属于寒症,那你的选用药物的药性就要属于热,就是热药。这个也是大前提。之后就是具体选用哪味药了,这就需要你对神农本草经的药物的了解,对里面的每一味药所治疗的临床表现(药症)娴熟了。所以神农本草经里面的记载就是药症。
使用经方,首先是不做任何加减,单方使用,不行的话,就方子合并使用,最后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做加减,并且加减药物不能超过2味!!
这些要记住的。
从这个看出,要加减,并不是按照什么气虚、血虚的来得,否则就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加了黄芪、当归还不行,还要把中药书上的所有补气的、补血的加上,这个就是卖药的了,疗效也不好
经方的运用技巧 

——刘志杰

经方的运用,最基础的,是会辨方证,进一步是辨药症。这是第一步,叫做守规矩。

规矩如何守?

在辨方证方面,就是原方原量,有是证而用是方,不能随意改变原方的配伍组成以及每味药的用量。

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这些经方方剂,是经过若干年的临床反复的循证之后而得来的,是经得起验证的,没有把病机和药性配伍以及药症吃透,就去妄行加减,就会改变方义,也就改变了其主治,造成方证不应,疗效尽失的后果,甚至会导致病情发生复杂的变化。

原方敲定了,要是有多余的某个症状夹杂,就要细辨药症。在药症方面,更是要求细辨某个症状的确切病机,属于六纲中的哪一纲的症状,然后选药,要与症状的病机绝对的符合,主治绝对的恰当,才允许加入原方当中,完成一个完善的辨证施方的过程。

这个规矩,是经方人必须要走的第一步,也是为经方的活用,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培养自己临床重依据,求严谨的经方人所具有的个性和观念。

规矩守好了,如何才能够跳出规矩,通权达变的成方圆呢?

所谓方圆之法,就是对方剂的广用和加减变化上。

一个定方,主治某一个特定的病证。如何才能广用,去治疗其它的一些不同的病呢?这就要深知该方的方证病机,以及组成该方剂的每一味药物所能主治的症状都是什么。每一味药,都能主治几个甚至十几个症状,只要是在相同的病机下,出现了方中任何一味药物所能主治的症状,乃至症候群,就都可以采用这个方子进行治疗。

这叫做经方广用。

那么,如何进行更高层次的加减变化呢?

加减变化,有换药法,加药法,减药法,增减用量法。

比如:桂枝汤,加附子,就是桂枝加附子汤。去芍药,就是桂枝去芍药汤。桂枝加量,就是桂枝加桂汤。

普通的换药法,如桂枝汤,根据病机,将其中的甘草换成黄芪三两,生姜加量为六两,就是黄芪桂枝五物汤。

高级的换药法,是利用其原方公式,如辛温+酸凉+甘温+辛热+甘平,可以用防风换桂枝,用枳壳换芍药,其它不变。其治疗的病机相同,都是营卫不和,但是,主治的范围便不与桂枝汤同日而语。

这样的方法,就是高层次的方圆活用法。前提是,必须熟知各种不同的方证病机,熟知药症以及药性,及其四气五味的配伍合化法则,否则的话,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守规矩。

医生是病法官。法官判案,要按照法律条文办事,医生,也要按仲景条文办事,要讲辨证依据。西医搞个诊断,也要写出充足的标准依据,这是必须的。肆意乱来,就是草菅人命。

有人说,守固定方,就是套方,就是日本方证派,这是错误的看法。日本人起码不懂辨方证病机,那是弃医存药的愚蠢行为。要会辨病机才行,要方证对应,病机符合,一套就准才是高手。

还有人说,他不进行加减变化,就宁可不学经方。很好,两个办法,一个是好好再学10年,熟知了各种病机和汤液配伍,就成了。另一个办法,就是马上改行,别给经方学术添堵!


六纲辨治与临床抓主症的关系

——张界锋
       六纲辩证施治是指导医者在临床运用上准确抓住疾病本质,正确指导治疗,迅速取得疗效的临床术。作为临床医疗工作者,必须予以掌握和运用。鉴于当前很多医者,误解为在临床上应当抓住主要的症状,予以解决患者主要的痛苦而后,再来运用六纲治本的错误辨证理念,经方大家刘志杰先生专门撰文予以解说,特摘录于下:
      “六纲辨证,必须所有症状全面参考,才可以称为辨证.证是一个特定的症候群.是由若干的症状组成的一个具有固定方剂对治的“证”。没有整体六纲辨证鉴别,光抓主诉容易导致误诊,很多主诉各纲都有 .抓主症,是一种临床辨证窍门.主症,往往代表着主证。这在辨证当中的系属关系上,很重要.比如阳明病,有一系列的实热表现.其中腹痛而大便干硬的症状十分严重,这就是承气汤对治.或者发狂谵语,就要结合看大小便,来分辨是承气汤证还是抵当汤证.如果这个人出现了紫癜出血或者便血尿血很重,为主症,这是伤了营、血,就必须看有寒证还是热证,热证就要属阳明,用阳明的清热、通闭法去对治.如果这个人热极而导致阴阳格拒,出现了真热假寒为主症的,就要按厥阴法去对治,属于“系厥阴”。又比方说一个“烦躁”为主诉的病人,假如你认为是烦证,不用六纲综合分析就去用阳明清热法,栀子豉汤,黄连阿胶汤等一顿乱用,如果人家不是阳明烦证而是真阳欲绝的烦躁呢?这样不就会是助纣为虐吗?这样就极容易出现医疗事故。
      抓主症,是在辨证的前提下展开的。否则,就是只看表面,不看实质,犯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大忌。一个主症,你要围绕他展开病机剖析,不用到其它症状参考不行,因此,就要整体的用辨“证”去衡量,最终,还是落到辨证上,才能搞清病机实质。正法无上,最是圆活,更是整体。一个辨证体系,是环环相扣,不能断章取义的拿出其中某一个环节的理论独断孤行。临床抓主症,治主症,要在方证的指导下去治。比如恶心或呕吐很重,这是一个主症,是患者主诉。你要把这个呕吐的主症,和其它的兼症结合起来考虑,分析它到底是什么病机,是什么方证。如果在兼症上,伴有头晕目眩,心烦,口苦口干,就是少阳病的病机,就是小柴胡汤的方证。用小柴胡汤治疗,如果呕恶现象解除的不满意,就可以加大半夏的药量,这是原方的“药症”加量法。打个形象的比如,就好比这棵树生病了,枝叶开始干枯,这是主症。怎么办?剪除它就行了?我们要找根本原因,如果是树根腐烂了,你不去管根本,这个可不行。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多纲同病,其中有一个最痛苦的症状。你就抓住它,围绕它去辨证,它要是属于某纲某方证的一个症状,就以某个方证为主,其它纲的病,要是不重不急,可以暂缓治疗。主症,是诸多的兼症协同造成的.其中某个兼症,就是造成主症的罪魁祸首。
     在临床工作中我们要重大局,顾整体,从根本上解决,这才是大道。如果我们不去整体的用六纲方证去衡量,是无法看清实质的,看不清实质,就是乱治。”
     综上所述,告诫我们在临床工作中,一定要谨守六纲,严格运用,方能取得满意疗效,望大家谨记。

 

六经阴阳辨证治百病·澄空先生 主讲

临证六经阴阳辨证,是万病之治疗指南。 
六经辨证并非只治伤寒,温病、杂病俱在其中。 人身十二经脉统分六经,经络所过的病变,《灵枢经》说:“是动则病”就是说,人体脏腑病变会反映在经络上,并且会反映在一定的穴位上,通过观察其病变就可找出六经所属,六经就是阴阳气在各经络脏腑的概括,经就是“常”的意思,恒久不变,所以可以统领万病。 阴阳经气统之为任督二脉,任脉(在身体的前正中线)统领一身之阴脉,也就是手足三阴经脉;督脉(在身体的后正中线)统领一身之阳脉,也就是手足三阳经脉。

 
督脉在两太阳经之间,三阳经气汇集于此,八卦配离卦,内藏骨髓也就是真阴精,外行阳气。 陽中有陰。 阳中有阴。

 
任脉行身体前正中线,三阴经气汇聚于此,八卦配坎卦,阴中有阳。

 
任督二脉需三阴经、三阳经经脉滋养,交通则水火既济。 阴阳二气合一周留不息,身轻神清体健,百病不生。
因此,陽足則陰精化氣不外溢,陰精足則陽氣生化不息。 因此,阳足则阴精化气不外溢,阴精足则阳气生化不息。

 
细分之,三阴经有手足三阴,三阳经有手足三阳;三阴三阳中各有阴阳,阴为精血津液,阳为阳精,二者合一就是气,循环往复,如环无端。

 
病理状况下,寒与湿、饮、痰、瘀同类属阴邪,无论内伤生冷还是外寒内侵都伤人阳气,阳气虚则身重懒言、昏昏入睡,四肢清冷,畏寒重,口不渴、不思饮,或渴喜热饮,大便稀溏不成形,小便清长,脉微细,属阴证。

 
寒与湿、饮、痰、瘀同类属阴邪得温热药而经过汗、吐、大便、小便排出体外,这个过程就是排病反映。

 
寒湿得热则化,瘀得温则行。 湿、痰、饮宜温化。 视其六经所属,分经辨阴阳用药,只要剂量足效如桴鼓。
臨床中痰飲病往往與瘀血合一而病。 临床中痰饮病往往与瘀血合一而病。

 
太阴饮邪,气亏虚不重者甘遂半夏汤,中焦虚寒饮停胃肠,肠鸣漉漉理中汤可用。


少阴饮邪,手少阴心下停饮苓桂术甘汤;足少阴饮邪真武汤。

 
厥阴饮邪,两胁胀满疼痛,小柴胡汤,柴胡桂枝干姜汤,柴胡桂枝龙骨牡蛎汤化裁。

 
寒饮停太阳,停于上肩背沉重冷痛,麻黄附子细辛汤,亦治寒饮停肺;寒饮停留足太阳膀胱,小便为之不利,五苓散可行。

 
少阳乃三阳枢机所在,不得寒热,寒热则胆汁不得疏泄,小便清浊不分,法宜和解。 视其寒热轻重,分阴阳辩证而用小柴胡汤,柴胡桂枝干姜汤,柴胡桂枝龙骨牡蛎汤。

 
阳明包括手足阳明,饮停胃肠,己椒苈黄丸或遇仙丹痰瘀同下。

 
郑重申明经方之剂量应参考阴阳辩证而下药,阳证苦甘寒,阴证辛甘淡温热。 配伍之后偏寒则治阴证,偏热则治阳证。 寒热同用则治阴阳驳杂之病。

 
人身是水火气化而成,气有余是火,真阴不足者属阳证,小便短赤、灼热,大便干结,此属阴虚火旺,苦甘化阴,甘寒养阴可治。 玄府(汗毛孔)闭塞者,阳气不能外达,此属火郁,火郁发之,如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小便淡黄,大便如常,发热重、恶寒轻则可用麻黄汤调理;

 

 气不足是水,也是寒,属阴证,大便稀溏或者不成形是太阴寒湿、湿困,也就是脏腑辩证的脾阳虚;小便清长者,属于少阴虚寒,也叫坎阳不足,也叫肾阳不足;四肢清冷,男子茎中寒,女子阴冷,男女少腹冷痛,属厥阴阳虚,也叫肝阳不足,凡此阴证是寒、湿、痰、饮、淤血久凝而成。 阴证在临床中占的比例最大。

 
寒邪从阳经而入内,气足者寒邪容易化为热邪,轻浅者如上所述麻黄汤可愈病;热甚则伤阴,轻者,仲景有人参白虎、小柴胡之类以存阴,最重者,仲景有大、小承气之类以救阴。 假使外邪从阴经而入内,阴寒同类,物以类聚,阴盛则伤阳,轻浅者,仲景有大、小建中、理中之类以扶阳,最重者,仲景有四逆、白通之类以回阳。 此即仲景治外邪入內之指南。 此即仲景治外邪入内之指南。

 
阳气足者,外寒不入,内寒不生。 内寒之形成,由于阳气不足,阳气一亏阴寒内生。 經書說:氣不足便是寒。 经书说:气不足便是寒。 考究阳气不足的原因:房劳者,伤精之后肾阳也损;因饮食无常者,则脾阳受伤,大便稀溏;因用心思虑过度者,则损伤心阳,导致心气不足。 阳者气也,阳气损于何处,阴寒便生于何处,积阴日久,元阳便为阴邪所伤,阴盛则阳浮游于外,疮疡之病发作。

 
此举一例疮痒病: 
郝香亭男59岁2005年10月20日 
糖尿病20年,脉沉细迟,舌质淡,舌苔白,面部疮痒疮疡此起彼伏。

 
处方
生姜250淡附子50荜茇10细辛3甘草30葱白3颗二十付 
2005年10月30日服药后诸疮陆续回头。 上方六付 
2005年11月14日脉沉弦,左太阳穴出一红色疮,破口流清水。 小便清,大便正常。 
处方
淡附子20干姜10生甘草10桂枝20生姜30肉桂10三付6付 
药后反馈疮疡痊愈。 
阳气损于上者,仲景用桂枝汤以扶心阳;损于中者,仲景用建中、理中以扶脾阳;损于下者,仲景用四逆、白通以救肾阳。 阳虚日久,不能化生真阴,阴液日亏,积之日久,血枯而虚阳又炽,反为客邪,此真可谓阴虚也,法宜甘寒养阴,切不可妄用苦寒,故仲景有炙甘草汤、桂枝龙骨牡牡蛎汤、甘草炮姜汤之法,从阳以引阴,滋阴、化阴。 此乃仲景治內傷之指南。 此乃仲景治内伤之指南。

 

 阳损不能化阴,阴液枯竭,肌肤枯搞,神气短少,吐痰胶粘,有火形可验者,按照仲景炙甘草、龙骨炮姜汤之法治之,阴虚门方,亦可择取。又要识得外邪从阳经入内,以致热伤血者,亦可称谓阴虚,若此而论者,是谓之真阴虚。从外而致者,苦寒、清凉、升解俱可治之,若此论者,只宜甘温微寒,从阳养阴以调之,内外之法,至此详矣。 


 辛甘化阳,苦甘化阴,乃用药之指南;气有余便是火,气不足便是寒,是一元盈亏之详征。
六经阴阳辩证是打开疑难病治疗的金钥匙。 疑难病往往是表里两经同病。 
此举两例说明之。 
椎体病变(腰椎间盘突出骶椎膨出) 
腰椎间盘骶椎膨出
此病是由于少阴虚寒心肾阳虚,太阳伤寒经筋椎体被寒邪收束拘引,少阴阳虚不足, 临症一般以四逆汤和麻黄附子细辛汤来治疗,重症用乌头汤加味治疗。
李永山男2006年1月25日腰椎间盘骶椎膨出 
患者货车出租车司机,以前就有腰椎间盘骶椎膨出。面色晦暗如黄土,脉浮数,沉弦,舌质青,舌苔厚白,小便清长。 腰腰椎盘突出,骶椎膨出,整个腰脊椎太阳经所过处拘急疼痛,发热则出汗2个月不能起床。
2005年12月19日栖霞市中医院CT平片扫描显示:
L3—4椎间盘未见膨征象,硬膜囊无受压,黄韧带无肥厚。 骨性椎管無狹窄。 骨性椎管无狭窄。 
L4—5椎间盘可见向四周的软组织影,硬膜囊观察欠清,骨性椎管无狭窄。
L5—S1椎间盘正后缘,局限性后突6mm并反应骨性改变,硬膜囊及左侧神经根受压,骨性椎管无狭窄。
印象:1腰椎间盘膨出(L4—5) 
2腰椎盘突出(L5—S1中央型)
处方
葛根20麻黄20生川草乌各30桂枝20生白芍60生甘草100生黄芪100细辛15生姜60三付水煎服,开水泡透,开锅后煎煮15分钟,煎三遍,分九次饭后服,每天服三次。
2006年2月4日复诊时患者已能够起床大小便,可以坐起来看电视了。 患者说服药半个小时后全身麻木酥酥,四肢无力抬举,心跳正常,喝蜂蜜小许,6个半小时后此症状消失,第三天就能下床走路了,现在面色红润。

 
按语:此例患者以前就有椎间盘病变,加上去年劳累,太阳经受寒导致经筋拘急,椎间盘受压变形。上方麻黄配合生川乌、细辛,去陈寒痼冷。
腰痛髂骨疼痛
林巨玲女33岁2006年2月15日市政腰痛髂骨疼痛 
脉沉细涩,舌质淡润,舌苔少,口不渴,咽哑后服用黄连上清丸后大便一日一次,小便夜间一次。  腰痛、髂骨疼痛三天(劳累出汗后引起)。 
处方 
麻黄30黑附子30细辛15干姜30桂枝20生甘草60生白术30黄芪100当归6三付水煎服分三次饭后服用。 
煎药方法:先将诸药用开水泡透,普通锅开锅后煎煮10分钟算一遍,倒出药液,如此煎三遍,分三餐饭后服。
2006年2月18日脉沉细,咽喉清凉,上方加柴胡10三付。
2006年2月22日脉沉细,舌质淡,舌苔薄白,咽喉清利,腰痛、髂骨疼痛消失,稍怕冷上方加鹿角胶6山茱萸20淡附子10六付。 
膀胱病变(太阳病少阴病) 
柳秀保男72岁大柳家2006年2月14日小腹疼痛前列腺炎、增生太阳病少阴病 
以往有前列腺炎、增生。 脉浮弦,沉取也弦,今晨因打扫卫生出汗后不久引起小便滴沥不尽,小腹疼痛难忍。 朝夕怕冷。 朝夕怕冷。
处方
麻黄30淡附子15细辛15生姜30生甘草30三付水煎分三次服用。
按语:此例患者昔有前列腺炎、增生,本身小便不畅,又汗出伤寒。 因為是急病。 因为是急病。 所以取太阳,朝夕怕冷属少阴虚寒。 总之辩证太阳少阴病。2006年2月23日当时送他看病的出租车司机说:“你的三付药真神,服完就好了。就是你给他看病收的钱太少了,你知道当时他带了多少钱准备住院? ”我说:“多少钱? ”。 司机说:“2000元,要是到了医院2000也不见得就能治好”。
吊线风(口眼歪斜) 
此举一口眼歪斜(吊线风病例)
李秀英女80岁公安局2006年1月6日高血压口眼歪斜
脉沉弦有力,舌质暗,舌苔薄白,舌不能抬举,头昏眩晕,两个月前患吊线风经各种治疗留有后遗症:左侧口眼歪斜,白睛充血,喝水时流口水,BP190/90。
处方
麻黄10桂枝20细辛6甘草30干姜10淡附子10桑寄生30杜仲20怀牛膝20羌活6生姜30六付
2006年1月16日头晕减轻,口眼歪斜几乎复正,白睛颜色回复正常。 六付。 六付。
要是按照教科书上的治法,麻黄谁敢用?  口眼为何歪斜?  风寒凝滞经络。 属于太阳少阴病,麻黄附子细辛汤,外散寒滞,内扶正气,与其它药配伍效力大增。
再说一个秘密:人70岁以后气血实同孩婴,古有七十来复一说,用药不宜过重,参考小儿用量。
六经病证脉症
凡伤于寒,传经则为病热,热虽甚,不死。若两感于寒而病者,急急回阳可不免于死。 
太阳病
寸关尺三部俱浮者,太阳受病也,当一二日发。 以其脉上连风府,故头、项痛,腰脊强。 
太阳为一身之藩篱,少阴气足则太阳气足,阳气敷布,寒邪难以入侵,太阳为开,即便入侵,也是郁而化热(太阳不开),在外者发而越之,麻黄汤主之。
太阳开之太过就是太阳伤风病,脉浮缓,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 
在此说说麻黄,麻黄用药取其茎,中空而多节,按照象数理论,物以类聚,所以走皮肤窍道,因此体表病变、关节病变,用之捷效,又因为其中空与膀胱同象,所以也可治疗膀胱病变。
在说说桂枝,桂枝其用全在皮,而诸书说去皮,是传写之误,桂枝气轻善走上肢,故上肢病变,心肺痰饮可温而化之。
阳明病
寸关尺三部俱长者,阳明受病也,当二三日发。 以其脉侠鼻、络于目,故身热、汗出、目疼、鼻干、不得卧。
阳明主合,合之太过大便秘结,诸如上证。 大便秘结,肚腹胀满,口渴能饮,小便黄赤属承气汤证。
合之不及,大便溏泻,又分阴阳。 阴证太阳病不解邪陷阳明太阳阳明合病,无汗、发热、大便稀,葛根汤主之。 
阳证小便黄赤,大便灼热,葛根黄芩黄连甘草汤主之。
少阳病
寸关尺三部俱弦者,少阳受病也,当三四日发。 以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耳聋。 此三经受病,未入于腑者,皆可汗而已。

 
太阴病
寸关尺三部俱沉濡者,太阴受病也,当四五日发。 以其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嗌干。

 
少阴病
寸关尺三部俱沉细者,少阴受病也,当五六日发。 以其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
厥阴病
寸关尺三部俱弦微者,厥阴受病也,当六七日发。 以其脉循阴器、络于肝,故烦满而囊缩。 此三經受病,己入于腑者,皆可下而已


伤寒相舌秘法
阴阳子鼠   
天师曰∶我有伤寒相舌法。凡见舌系白苔者,邪火未甚也,用小柴胡汤解之。舌系黄苔者,心热也,可用黄连、栀子以凉之。凡见黄而带灰色者,系胃热也,可用石膏。知母以凉之。凡见黄而带红者,乃小肠膀胱热也,可用栀子以清之。见舌红而白者,乃肺热也,用黄连、苏叶以解之。见舌黑而带红者,乃肾虚而挟邪也,用生地,元参,又入柴胡以和解之。见舌红而有黑星者,乃胃热极也,用石膏以治之,元参、干葛亦可,终不若石膏之妙。见舌红而有白点者,乃心中有邪也,宜用柴胡、黄连以解之,心肝同治也。见舌红。而有大红点者,乃胃热而带湿也,须茵陈五苓散以利之。盖水湿必归膀胱以散邪,非肉桂不能引入膀胱,但止可用一二分,不可多入。见舌白苔而带斑点,亦胃热也,宜用石膏以凉之。见舌黄而有黑者,乃肝经实热也,用柴胡、栀子以解之。
见舌白而黄者,邪将入里也,急用柴胡、栀子以解之,不使入里;柴胡乃半表半里,不可不用之也。见舌中白而外黄者,乃邪入大肠也,必须五苓散以分水,水分则泄止矣。见舌中黄而外白者,乃邪在内而非外,邪在上而非下,止可加柴胡、枳壳以和解,不可骤用大黄以轻下也∶天水加五苓亦可,终不若柴胡、枳壳直中病原,少加天水则更妥,或不加,用天水加五苓散亦可也。见根黄而光白者,亦胃热而带湿也,亦须用石膏为君,而少加去水之品,如猪苓、泽泻之味也。见舌黄而隔一瓣一瓣者,乃邪湿已入大肠,急用大黄、茵陈下之,不必用抵当、十枣汤也,若下之迟,则不得不用之。然须辨水与血之分,下水用十枣,下血用抵当也。见舌有红中如虫蚀者,乃水未升而火来乘也,亦须用黄连、柴胡以和解之。见舌红而开裂如人字者,乃邪初入心,宜用石膏、黄连以解之。见舌有根黑而尖带红者,乃肾中有邪未散,宜用柴胡、栀子以解之。见舌根黑而舌尖白者,乃胃火乘肾,宜用石膏、知母、元参以解之,不必论其渴与不渴不必问其下利也。舌根黑而舌尖黄者,亦邪将入肾,须急用大黄下之。然须辨其腹痛与不痛,按之腹痛而手不能近者,急下之,否则,只用柴胡,栀子以和解之。见舌纯红而独尖黑者,乃肾虚而邪火来乘也,不可用石膏汤,肾既虚而又用石膏,是速之死也,当用元参一两或二两以救之,多有能生者。见舌有中心红晕,而四围边防纯黑者,乃君相之火炎腾,急用大黄加生地两许,下而救之,十人中亦可救五六人。见舌有中心灰黑,而四边微红者,乃邪结于大肠也,下之则愈,不应则死;以肾水枯槁,不能润之推送,此时又不可竟用熟地补肾之药;盖邪未散不可补,补则愈加胀急,适所以害之也;必邪下而后以生地滋之则可,然亦不可多用也。见舌有纯灰色,中间独两晕黑者,亦邪将入肾也,急用元参两许,少加柴胡治之。见舌有外红而内黑者,此火极似水也,急用柴胡、栀子、大黄、枳实以和利之;若舌又见刺,则火亢热之极矣,尤须多加前药。总之,内黑而外白,内黑而外黄,皆前症也,与上同治,十中亦可得半生也。惟舌中淡黑,而外或淡红,外或淡白,内或淡黄者,较前少轻,俱可以前法治之,十人中可得八人生也。见舌有纯红而露黑纹数条者,此水来乘火,乃阴症也,其舌苔必滑,必恶寒恶水,下喉必吐。倘现纯黑之舌,乃死症也,不须治之。水极似火,火极似水,一带纯黑,俱不可治。伤寒知舌之验法,便有把握,庶不至临症差误耳。
伤寒得仲景而大彰,今又得天师而大着,又得吾子之补论,而无遗蕴矣。兹相舌法,正天师所传,较《金镜录》更备,且无误治之虞,诚济世之慈航,救生之实录也。愿众人细心观之,保无有操药杀人之祸矣。吕道人书于燕市。(伤寒大成中,相舌法较备,可参看。李子永识)
雷公真君曰∶我受广成夫子之传,深知医道。众人止推我炮制,可慨也。今得远公陈子,可以尽泄吾秘。汝注《内经》,无微不扬,无隐不出,虽岐公之助,然亦妆之灵机足以发之也。第其中止可因经发明,不能于经外另出手眼秘奥。虽岐公传汝《石室秘录》,实为医术之奇,而其中尚有未备,我今罄予子,附于《石室秘录》之后,以广岐天师之未备,使后代知我医道之神,不止以炮制见长,亦大快事也。当详言之,子细记之可耳。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