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下

静生慧,动生烦,-动不如一静

 
 
 

日志

 
 

伤寒论六经学习总结+黄元御的六气辨证学说   

2010-06-17 06:0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来自:民间中医网 作者:知止­

­

太阳病­

  ­

  太,是大的意思。太阳就是指机体气化过程中阳气最盛大的那一类过程。阳者,卫外而为固,所以太阳之气化最明显的体现是卫护一身肌表。故前人有云“太阳为一身之藩篱,主肤表而统荣卫”。这是说太阳之气化过程,主要是卫气在起作用,如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等等。而卫气要起作用,必然离不开荣气(营气)的支持。所以后人在解释太阳时多以荣卫论之。当然这种解释只是为了理解和掌握,在实践运用中,还是要直接以“象”来判断阴阳,这样才能整体而直捷。但这决不是以所谓的“症候群”搞对号入座,而是要“有者求之,无者求之”,在动态中把握当前的主证所在。为了便于理解,还可以再以肺主表、足太阳膀胱经布于肌表最广等来联系脏腑、经络理解。但这只能说明用“太阳”即可涵摄上述内容,不能颠倒主次地把这种直捷的阴阳辨证再异化为脏腑或经络辨证等,在思维中反倒不能以主证之象直接去辨明阴阳,因而不能真正地掌握三阴三阳辨证。《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提出:“察色按脉,先别阴阳。” 这就是“以象之谓”、就是阴阳辨证的指南。­

­

  太阳既然主肤表而统荣卫,又涉及肺、膀胱等脏腑,所以外邪中于肤表之后引起太阳气化所主的荣和卫、脏腑和经络的病理反应就叫作太阳病。譬如外邪侵入,太阳之气为了抗邪,必然会调动气血津液等趋于体表,就会出现脉浮、发热,同时正常的卫外、温煦功能受到影响,就必然恶寒,那么些主要发生在体表的异常表现,也就是太阳病必有的症状了。脉浮、发热、恶寒,虽然是太阳病必见的症状,但来严格来说,这还只能叫做表证,仅凭这几个症状来确定太阳病是不够的。因为在其他阴阳失和的类型中,其前驱阶段有的也会出现这样的表证。因此,要确定太阳病,还必须在表证的基础上还有“头项强痛”这一表现,这就说明病变不但在肤表,而且也在太阳的经络,把太阳气化的领地完全地波及到了,这样才是最典型的太阳病。当然,不完全具足太阳病的典型表现,只有其中的一个或几个,再结合全身的情况分析,也还是可以确定此时病变是否属于太阳病的。但这需要比较深入地理解、掌握这种辨证方法才能做得到。这也正是我们学习它的目的所在。­

­

  后世用“开合枢”来比拟阴阳的工作机制,以“开合”来概括气化过程中的升降出入运动,再加上一个“枢”来说明这些运动的调控与承接。用开合枢来比拟人体的生理现象首见于《内经》中的“太阳为开,阳明为合,少阳为枢”和“太阴为开,厥阴为合,少阴为枢”。后世以此理解《伤寒论》的三阴三阳病,虽然不是取《内经》中关于“开合枢”比喻的原意,但这样以开、合、枢来比拟阴阳工作的方式和关系,很有利于理解和掌握阴阳在整体上的变化过程,所以我们应对这种思想加以重视。“开合枢是认识六经的关键,也是研究《伤寒论》的方便法门。”(《刘力红·思考中医,107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太阳为开,太阳的“开”是指机体中的阳气在工作中处于开发、外达而为用,一直到其发挥到最为盛大阶段的气化过程。阳气外达所发挥的作用有宣发、卫外、温煦等等,这些都是太阳的开机才能正常维持。太阳出现了病变,必然是它的“开”出了问题,因而不能正常发挥上述作用,从而表现出相应的病证。“太阳的开机为什么会发生异常呢?这个原因可能来自内部,也可能来自外部,或兼而有之、外部的因素往往比较典型,如我们常见的伤寒、中风,就是因为外邪侵袭,障碍、束缚了这个开机,使阳气的开发受限,于是太阳病就发生了。除了外因,内在有哪些因素呢?有阳气虚,本身的力量不足,太阳这个开的作用会成问题,或者由于水饮、湿等因素障碍了阳气外出,太阳的开机也会出现问题。”“所以太阳病见得最多的是表病,表病就是因为阳不卫外,遭受外邪侵袭所致。另外,阳不化气,水液代谢就会失调,从而导致水液代谢障碍相关的疾病,我们看看整个太阳篇,表证、水气、痰饮、蓄水占了绝大多数,这些都是与阳用的障碍有关,都与太阳开机不利有关。因此,从太阳开机不利的角度去理解太阳病,就抓住了它的纲领。(思考中医·111)­

­

  由上述可知,太阳气化最典型的病变是表证,也就是卫气的功能发生异常变化。从而表现出“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的提纲脉证。太阳病在卫气职能方面的改变,不但能表现为发热恶寒,还必然影响其司开合的功能而表现为有汗或无汗。在正常情况下,卫气总是能开能合,以适应人体体温的调节和汗液的排泄。但受邪后就不同了,有的人是卫气但开不合,有的人是但合不开。但开不合的就有汗,有汗是疏泄外散之象,可见脉象浮缓,是风邪致病的特点,叫做太阳中风。但合不开则无汗,是寒主收引的凝敛之象,寒束表气不能,则身疼痛、脉浮紧,叫做太阳伤寒。这就是太阳病的两大类型。这两种类型的太阳病所表现的开合异常,只是太阳之气开发于表而受邪,肌表气机出现的异常,并不是全身阳气的开合异常。所以由太阳为开的角度看,不过是开的不及和开得太过而已。由于感邪轻重及人的体质不同,这两大类型的太阳病还可以有很多的兼夹证。在正邪交争的过程中,病情还会出现各种演变,但整个太阳篇所涉及的病变,在性质上基本都以寒为主。因为寒伤阳气,寒邪最易导致在太阳领域的功能异常。如果是热邪扰及阳气最多的太阳,热性炎上,就会影响一身阳气的合敛而使病变转属阳明。­

­

  此外,太阳病中较为重要的就是水液代谢异常的病变了。三焦是人体气化的场所,又是“决渎之官,水道出焉”,太阳开机不利,不能发挥正常的气化功能时,也会影响三焦出现水液代谢异常。我们者知道气帅血行、气帅津行,血以载气、津以载气的道理,这一关系说明了什么呢?最起码的一点是说明了正常情况下机体阳气最多的地方,其津液或阴血也必然相应为最多。因为气之与津、血,是须臾不可分离的。我们知道人体的津要比血多,且“营气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脉,化以为血,以荣四末,内注五脏六腑”(《灵枢·邪客》),血藏于肝,统于脾,五脏六腑都要由血来濡养。所以在肌表与太阳相配的阴气,主要是津,也就是在三焦气化的水液。这样一看,不仅仅是太阳病必然影响及水液代谢,事实上是所有的太阳病,必然同时也是水液代谢或运行出现了病变。就是最典型的太阳中风与太阳伤寒,不也是水液为汗失守或水液不能外出为汗吗?再看《伤寒论》太阳篇涉及到的主要方剂,麻黄汤、桂枝汤、大小青龙汤、五苓散、越婢汤,也都是能治水的方剂。一如刘力红先生在《思考中医》总结:“治太阳就是治水”。这样从阴阳两方面看,太阳病的主要内容就容易掌握了。­

­

  那么可不可以说太阳病就是水液病、是阴病呢?显然不是,因为太阳病的主导因素是阳气出现了问题,我们知道同时水液也一定有问题是因为中医学的整体观就是这种思维方式,要“知阳者知阴”。阴阳两方面都了解了,才能全面把握病情。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阳,所以是阳病。我们了解太阳病还是要抓住阳的病变特点。如果矛盾的主要方面在阴,且在于代表着最多阴气的水液,那就是太阴病了。­

­

另外,太阳的阳热之气郁久或循经入腑,还会伤及血分,出现衄血、便血、发狂等病证。但这些已经不是简单的太阳病了,这类病变往往更易于辨识,认清其特征表现即可,不用三阴三阳这样整体宏观的系统方法也是可以的。­

­

  综上所述,太阳病有以下三个要点:一,病位在表;二,病性多寒;三,开机受病。从这三方面来认识,就可以在复杂多变的病情中抓住太阳病的“主证”。那么是不是太阳病就是从病位、病性、气化运动的方向这三方面来分析病情呢?或者说是不是以这三方面的辨证结果综合起来,也同样可以得到一个和三阴三阳辨证所得到的太阳病相同的认识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三方面的综合并不能详尽太阳病的全部内涵。这些还只是在人体上的表现,太阳病患者的表现可以是仅仅如此,但太阳病这个概念同时还具有天人合一的内涵。三阴三阳的辨证是最具整体观念的辨证方法,真正地把人放在天地的大系统内来认识,不是只在人体的层次上进行的多角度认识的概括。这一思想在《伤寒论》的“欲解时”条文中有所体现。如“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所谓“欲解时”就是说疾病有可能解除、或有可能痊愈、或有可能减轻的时间区域。我们知道人体具有着精密的自我调节能力,凡有病变,机体自身都会本能地产生保护性反应对以抵抗致病因素的影响、修复受伤的组织及其功能。也就是说人体本身就有愈病的机能。太阳病在某一个时间内 “欲解”,就是说在这个时间段内机体正气的工作机制正好有利于增强其自愈反应。太阳病的欲解时是“从巳至未上”,即在巳、午、未这三个时辰内,也就是上午9时至下午3时之间。这一时间内机体的正气有什么特点呢?《素问·生气通天论》说:“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太阳病的欲解时正属日中,“日中而阳气隆”,与 “日西而阳气虚,气门乃闭”相对,就是指阳气外达盛于肌表,有利于“气门”打开,汗液排出。天时助人体的阳气外达,也就是助太阳的开机。阳气外达肌表则敷津为汗,而太阳病的主要治法也就是取汗。可见以开机不利,需要取汗可解的太阳病,在巳、午、未这个时段内机体会自然出现治疗它的机制,所以在这个时间段内就有可能或有利于解除病变。这是天人是相应的必然结果。就象春温、夏热、秋凉、冬寒一样,“时立气布”,到了某一时间,天地间就必然呈现相应的阴阳之气,这又必然影响着人体的阳阴。如《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说:“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气之常也,人亦应之,以一日分为四时,朝则为春,日中为夏,日入为秋,夜半为冬。” 就象夏天或正晌午时人们会热、会出汗一样。这是人生存在天地间必有的规律,我们需要的就是认识、掌握并加以运用。有了这个天人相应的认识角度,我们不但能够知道某类病在什么时间易于治愈,还能根据病变所呈现出的时间规律来判定其病理属性。如某种病情,每于“巳、午、未”这个时段内就自然减轻,其他时间则维持原样或有所加重,那我们就要考虑这是否属于太阳病了,这个时间规律至少能起到提示思路的作用。象前面提到的《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篇所讲,中医辨阴阳是“以象之谓”的,一年分四时,一日也可以分为四时,其道理就是分时所依据的阴阳之应象是相同或相类似的。据此原则,一日分作十二时,一年也相应的是十二月,都是以十二地支来划分,因为每一支所代表的阴阳之气及其应象是类同的。阴历以“寅”为正月,则“巳、午、未”即阴历四、五、六月,正值夏季,为一年中最热的时节。显然,这时天人相应的特点都是“阳气隆”。如果某些常年不愈、反复发作的疾病总是在夏天减轻甚至完全消失,而天冷或遇寒时又重,如风湿性关节炎、老慢支、支气管哮喘之类。我们就可以考虑从太阳论治。事实上太阳篇的桂枝附子汤、小青龙汤也正是治疗这些疾病的有效方剂。我们还知道,这一类疾病不但是到天热时“欲解”,如果是北方人患此类疾病(事实上也是北方人患这类疾病的比例高),到南方或偏于南方之地住上半年、一年或仅住一个夏天,他的病情一般都会得到明显的改善。也就是说不但时间因素能带来“欲解”,空间因素也能带来“欲解”。这是因为时空因素都有其阴阳属性,巳、午、未是“阳气隆”之时,南方则是“阳气隆”之地,只要是阳气隆,就会增强人体太阳气化的过程,就会形成对太阳病欲解因素。可见,太阳病的概念可以包括天地人这个大系统中的一切相关因素,一提到太阳,这些因素就全包括在内了。所以我们辨太阳病,乃至辨三阴三阳病,都需要以天地人这个大系统为背景,以阴阳为纲,在整体上寻找病变的主要矛盾。不可以把这种整体性的辨证方法分解成对这一系统内各要素的分别辨证。因为这样做只是对三阴三阳辨证的异化,还是没有掌握阴阳辨证的要领。《伤寒论》中所创立的三阴三阳辨证是最具全科意义的诊断方式,我们应该通过熟悉原文、熟悉中医经典来寻求辨识阴阳思维方式,从而掌握这一辨证体系。   ­


黄元御的六气辨证学说 ­

­

仲景伤寒以六经立法。从六气也。六气之性情形状,明白昭揭,医必知此,而后知六经之症,六经之变化虽多,总不外乎六气。此义魏晋而后,绝无解者。先圣之法,一线莫传,凌夷至于今日,不堪问矣! ­

­

太阳寒水   ­

­

寒者,太阳水气之所化也。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人为膀胱。太阳以寒水主令,足太阳膀胱水也,手太阳小肠火也。火水异气,而以寒水统之。缘水位于下而生于上,离中之阴,水之根也。离阴降而下交坎位而化水,水降于火,是以丙火化气于壬水。火化而为水,则热从寒化。故太阳之气,水火并统,而独以寒水名也。水性本寒,少阳三焦之火随太阳而下行,水得此火,应当不寒。不知水之不寒者,癸水而非壬水也。盖水以蛰藏为性,火秘于内,水敛于外,是谓平人。木火主里,自内而生长之,故里气常温。金水主表,自外而收藏之,故表气常清。血生于木火,故血温而内发。气化于金水,故气清而外敛。人之经脉,厥阴在里,春气之内生也。次则少阴,夏气之内长也,次则阳明,秋气之外收也,太阳在表,冬气之外藏也。阳藏则外清而内温,阳泄则内寒而外热,外易寒水而为热火,内易温泉而为寒冰。外愈热而内愈寒,生气绝根,是以死也。癸水温而壬水寒则治。癸水寒而壬水热则病。癸水病则必寒,壬水病则多热。以丁火化于癸水,故少阴之脏,最易病寒,壬水化于丙火,故太阳之腑,最易病热。是以病寒者,独责癸水,病热者,独责壬水。 ­

­

少阳相火  ­

­

暑者,少阳相火之所化也。在天为暑,在地为火,在人为三焦。手少阳以相火主令。足少阳胆以甲木而化气于相火。缘火生于木,相火既旺,母气传子,而木令已衰也。三焦之火随太阳之经下行以温水脏,出委中,贯腓肠而入外踝。君火升于足而降于手,相火升于手而降于足。少阳之火降,水得此火而后通调。故三焦独主水道。盖水性闭蛰而火性疏泄,闭蛰则善藏,疏泄则善出,相火下蛰,水脏温暖而水府清利,则出不至于遗溺,藏不至于闭癃,而水道调矣。水之所以善藏者,三焦之火秘于肾脏也。此火一泄,陷于膀胱,实则下热而闭癃,虚则下寒而遗溺耳。手之阳清,足之阳浊。清则升而浊则降。手少阳病则不升,足少阳病则不降。凡上热之证,皆甲木之不降,于三焦无关。相火本自下行,其不下行而逆升者,由于戊土之不降。戊土与辛金同主降敛,土降而金敛之,相火所以下潜也。戊土不降,辛金逆行,收气失政,故相火上炎。足少阳虽从三焦火化,而原属甲木,病则兼现其本气。相火逆行则克庚金,甲木上侵则贼戊土,手足阳明,其性本燥,木火双刑则燥热郁发。故少阳之病,多传阳明。然少阳之气阴方长而阳方消,其火虽盛而亦易衰。阴消阳长则壮,阴长阳消则病。病于相火之衰者十之八九,病于相火之旺者十之一二。 ­

­

少阴君火   ­

­

热者,少阴君火之所化也。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人为心。少阴以君火主令,手少阴心火也,足少阴肾水也。水火异气,而以君火统之。缘火位于上而生于下。坎中之阳,火之根也。坎阳升则上交离位而化火,火升于水,是以癸水发气于丁火,水化而为火则寒从热化。故少阴之气,水火并统,而独以君火名也。君火虽降于手而实升于足,阳盛则手少阴主令于上,而癸水亦成温泉。阴盛则足少阴司气于下,而丁火遂为寒灰。以丁火虽司气化,而制胜之权终在癸水。所恃者,生土以镇之。但土虽克水,而百病之作,率由土湿。湿则不能克水,而反被水侮。土能克水者,惟阳明承气一症。其余则寒水侮土者十九不止。土溃则火败,故少阴一病,必寒水泛滥而火土俱负,其势然也。至于上热者,此相火之逆也。火中有液,癸水之根,相火上逆,灾及宫城。心液消亡,是以热作。凡少阴病热,乃受累于相火。实非心家之过。而方其上热,必有下寒,以水火分离而不交也。见心家之热当顾及肾家之寒。盖水火本交,彼此相交,则为一家,不交则离析分崩,逆为冰炭。究之火不胜水则上热不敌下寒之剧,不问可知也。血根于心而藏于肝,气根于肾而藏于肺。心火上热则清心家之血,肾水下寒则暖肾家之气。故补肝之血则宜清,补肺之气则宜凉,补肾之气则宜暖,此定法也。 ­

­

阳明燥金  ­

­

燥者。阳明金气之所化也。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人为大肠。阳明以燥金主令,胃土从令而化燥。太阴以湿土主令,肺金从令而化湿。胃土之燥,子气而非本气。子气不敌本气之旺。故阴盛之家,胃土恒湿。肺金之湿,母气而非本气,母气不敌本气之旺,故阳盛之家,肺金恒燥。太阴性湿,阳明性燥。燥湿调停,在乎中气。旺则辛金化气于湿土而肺不伤燥,戊土化气于燥金而胃不伤湿。中气衰则阴阳不交,其燥湿偏见。湿胜其燥则饮少而食减,溺涩而便滑。燥胜其湿则疾饥而善渴,水利而便坚。阴易进而阳易退,湿盛者常多,燥盛者常少。辛金化湿者十之八九,戊土化燥者百不二三。阳明虽燥,病则太阴每盛而阳明每负。土燥而水亏者,除承气症外,绝无仅有。是以仲景垂法,以少阴负趺阳者为顺,缘火盛则土燥,水盛则土湿。燥则克水,湿则反为水侮。水负则生,土负则死。故少阴宜负而趺阳宜胜。以土能胜水则中气不败。未有中气不败而人死者。燥为寒热之中气。上燥则化火而为热,下燥则化水而为寒。反胃噎膈之家,便若羊矢,其胃则湿而肠则燥。湿为阴邪,阴性亲下,故根起于脾土而标见于膝踝。燥为阳邪,阳性亲上,故根起于大肠而标见于肘腕。所谓阳邪居上,清邪居下,一定之位也。然上之燥亦因下之湿,中风之家,血枯筋缩,其膝踝是湿,而肘腕未尝非燥。使己土不湿则木荣血畅,骨弱筋柔,风自何来。医家识燥湿之消长,则仲景堂奥可阶而升矣。 ­

­

厥阴风木 ­

­

风者,厥阴木气之所化也。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人为肝。足厥阴以风木主令,手厥阴心主以相火而化气于风木。缘木实生火,风木方生,火气初胎,而火令未旺也。冬水闭藏,一得春风鼓动,阳从地起,生意乃萌。然土气不升,固赖木气以升之。而木气不达,实赖土气以达焉。盖厥阴肝木,生于肾水而长于脾土,水土温和则肝木发荣,木静而风恬。水寒土湿,不能生长木气,则木郁而风生。木以发达为性,己土湿陷,抑遏乙木发达之气,生意不遂,故郁怒而克脾土,风动而生疏泄。凡腹痛下利,亡汗失血之症,皆风木之疏泄也。肝藏血而华色,主筋而荣爪。风动则血耗而色枯,爪脆而筋急。凡眦黑、唇青、爪断、筋缩之证,皆风木之枯燥也。及其传化乘除,千变不穷。故风木者,五脏之贼,百病之长。凡病之起,无不因于木气之郁。以肝木主生而人之生气不足者,十常八九。木气抑郁而不生,是以病也。木为水火之中气,病则土木郁迫,水火不交。外燥而内湿,下寒而上热。手厥阴火也。木气畅遂,则厥阴心主从令而化风。木气抑郁,则厥阴心主自现其本气。是以厥阴之病,下之则寒湿俱盛,上之则风热兼作,其气然也。 ­

­

太阴湿土 ­

­

湿者,太阴土气之所化也。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人为脾。太阴以湿土主令。辛金从土而化湿。阳明以燥金主令,戊土从金而化燥。己土之湿为本气,戊土之燥为子气。故胃家之燥不敌脾家之湿。病则土燥者少而土湿者多。太阴主升,己土升则癸水与乙木皆升。土之所以升者,脾阳之发生也。阳虚则土湿而不升,己土不升则水木陷矣。火金在上,水木在下,火金降于戊土,水木升于己土,戊土不降则火金上逆,己土不升则水木下陷。其原总由于湿盛也。阴阳交则生湿。湿者,水火之中气,上湿则化火而为热,下湿则化水而为寒。然上亦有湿寒,下亦有湿热。湿旺气郁,津液不行,火盛者,熏蒸而生热痰。火衰者,泛滥而生寒饮。此湿寒之在上者。湿旺水郁,膀胱不利,火衰者流溢而为白淫,火盛者梗涩而为赤浊。此湿热之在下者。便黄者,土色之下传,便赤者,木气之下陷。缘相火在水,一线阳根,温升而化乙木,木中温气,生火之母,升则上达而化火,陷则下郁而生热。木气不达,侵逼土位,以其郁热,传于己土,己土受之,于是浸淫于膀胱,五行之性,病则传其所胜,其势然也。阴易盛而阳易衰也。故湿气恒长而燥气恒消。阴盛则病,阳绝则死,理之至浅,未尝难知。后世庸愚,补阴助湿,泄火伐阳,病家无不夭枉于滋润,此古今之大祸也。­

伤寒论六经学习总结+黄元御的六气辨证学说 ? - 放下 - 放下的引用库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